第三十八回 好友重逢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那老叫化打了个哈哈,说道:“你冒充是我,却不认识我么?”

 端木赐虽然早已猜着他是何人,但从他的口中得到了证实,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吓得面无人色,讷讷说道:“你,你,你原来就是丐、丐帮帮主陆昆仑?”

 陆昆仑哈哈笑道:“不错,我陆某人正是叫化子的头儿。你们这些官老爷不是最看不起讨饭的么,怎的却都冒充起我的徒子徒孙来了?嘿嘿,你们既然自愿做我的徒子徒孙,那我也唯有不客气要做你们的老祖宗了。乖孩子,见了爷爷,还不磕头?”

 端木赐情知难免受辱,横了心肠,定一定神,暗运毒功,陡地扑上,呼的便是一掌。怒喝道:“你们丐帮到处滋事,我正要拿你这叫化头儿!”

 陆昆仑笑道:“好得很,我正要找个啖饭的处所,你把我捉去,那是求之不得。”

 话犹未了,只听得“蓬”的一声,端木赐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着他的胸膛,陆昆仑纹丝不动,端木赐却是好似喝醉了酒一般,面孔涨得通红,跄跄踉踉的直向后退。

 陆昆仑道:“喂喂,你快来捉我呀,怎么反而逃了?”

 就在这一瞬之间,端木赐的面色由红变黑,一条右臂肿得碗口般粗大,却是软绵绵的垂下来。

 原来他的毒掌打着了陆昆仑,却给陆昆仑的内力反震回来。陆昆仑没有中毒,他反而自己中毒了。

 还幸陆昆仑无意杀他,端木赐这才能够逃入后堂,又再发号施令。

 陆昆仑叹口气道:“官老爷不肯赏饭吃,没奈何,我这老叫化只好走了。你们的体己话说完了没有?”

 云中燕面上一红,说道:“陆帮主,你怎的让这恶贼走了?”

 陆昆仑笑道:“杀一个端木赐有什么用,谅他也阻止不了咱们。走吧!”

 端木赐的手下早已聚集了来,在门外严阵以待。陆昆仑神色自若,拿下他所背的那个大红葫芦笑道:“你们不肯赏饭给老叫化吃,老叫化赏酒给你们喝吧。”打开葫芦塞子,呼噜噜的把一大葫芦老酒喝个干净。

 陆昆仑揉一揉肚皮,蓦地张口一喷,喷出一股酒浪。在门外严阵以待的这班武士忽觉眼前白一片,酒花已似雨点般的洒得他们满头满面,脸皮竟然火辣辣的作痛。这些武士吓得慌了,不约而同的人人都是把双掌掩护眼睛,以防眼睛会给弄瞎。

 陆昆仑哈哈笑道:“我这陈年老酒的滋味好不好?”大笑声中,和黑旋风、云中燕已是出了大门,扬长而去。

 云中燕在路上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笑过之后,问黑旋风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给鹰爪骗在这里?”

 黑旋风笑道:“端木赐派出许多冒充丐帮的弟子,怎能瞒得过身为帮主的陆老前辈?你给那个弄蛇的恶丐引诱离开烤肉苑之时,已有丐帮的弟子回来报告了。”

 云中燕笑道:“幸亏丐帮耳目众多,我这次倒是歪打正着了。但你又怎么猜想得到是我呢?”

 黑旋风说道:“你的蒙古口音,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走遍各地吃四方饭的丐帮弟子。你可知道在烤肉苑的食客之中,就有丐帮的一个六袋弟子在内,不过他不是作乞丐的装束罢了。他是为了打探敌方动静,帮主特许他如此的。我不但知道是你,还知道你一定是来找我的呢。”

 云中燕心里甜丝丝的,却故意说道:“你就料得这样准吗?”

 黑旋风道:“这有什么难料,你若不是为了找我,怎会一个人冒了这么大的危险,单独跑到金国的京城里来?”

 云中燕面上一红,说道:“你以为我非见你不可么?我只是因为知道你在这里,才想起要找你罢了。”

 黑旋风笑道:“不管怎样,你今天冒了这样大的危险找我,我总是感激你的。不过,我却有一事未明,你怎么知道我在丐帮?”

 云中燕道:“是你的好朋友耿电告诉我的,对啦,你另外的一个好朋友轰天雷,我听说他是和你在一起的。”

 陆昆仑好似有意让他们倾诉离情,特地放慢脚步,让他们走在前头。此时他们已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那个荒废了的砖窑工地了。

 黑旋风道:“轰天雷今早去拜访他的一位世伯,那人也是梁山泊好汉之后,隐居西郊的秘魔岩下,他只是要见轰天雷一人,故此我不便和他同行。你是在哪里碰上耿电的?”

 云中燕笑道:“你一定猜想不到,我是在凉州总管府的小姐闺中碰上他的。”

 黑旋风诧道:“有这样的事情?难道他做了凉州总管李益寿的女婿?”

 云中燕笑道:“起初我也是这样猜想,后来才知道完全错了。”

 黑旋风道:“错了?那么这是怎样一回事?”

 云中燕道:“他是途中碰上强敌,身上受了伤,后来给李益寿的儿子李学松捉去的。不过这个李学松和他的妹妹李芷芳却是咱们这边的人,知道捉错了他,就瞒住父亲,将他藏在李小姐的闺房里养伤。后来,他的脱险,我倒也曾经帮了一把忙呢。”

 她把在凉州的经过一一告诉了黑旋风,听得黑旋风又是惊奇,又是好笑,道:“如此说来,这位李小姐也算得是位女中豪杰。但那完颜豪受了你的捉弄,待他知道你是骗他,只怕是要把你恨之刺骨了。”

 云中燕笑道:“我若是怕他,我也不敢到这大都来了。”接着又笑道:“耿电虽然没有和那位李小姐成为佳偶,但他却也另外有了意中人呢!这位姑娘才貌双全,武功还在那位李小姐之上。”

 黑旋风喜道:“这位姑娘是谁?”

 云中燕道:“你可曾听人说过有个小魔女么?”

 黑旋风道:“啊,耿电的意中人就是这位小魔女吗?听说曾有好几个金国的大内高手在她的手里栽过筋斗。”

 云中燕道:“不错,就是这个小魔女了。她姓杨,名叫浣青。她的父亲是耿电父亲的旧属,两家还是生死之交呢。”

 黑旋风越发欢喜,说道:“耿大哥得此佳侣,真是可喜可贺。如今只是凌大哥还没着落了。”

 云中燕道:“不是听说凌大哥和吕东岩的女儿互相爱慕的吗?”黑旋风道:“吕东岩的妻子势利得很,这桩好事只怕还有许多磨折呢。我们上次到吕家的时候,那位吕姑娘业已离家出走。他们两人现在也还没有见着呢。”

 云中燕道:“你们上次离开吕家,是什么时候?”

 黑旋风道:“就在我们逃出娄家庄之后的第三天。”

 云中燕道:“可惜,可惜。”黑旋风道:“什么可惜?”云中燕道:“如果你们在吕家多留两天,说不定就可以见得着吕玉瑶。”

 黑旋风道:“啊,她回家了吗?你怎么知道?

 云中燕道:“我也是那天晚上逃出娄家庄的,第二天就在一座树林里碰上了吕玉瑶,她和一个姓秦的少年在一起。”

 黑旋风诧道:“姓秦的少年?”

 云中燕说道:“我无意中听见他们说话,这姓秦的少年名叫秦龙飞,自称是轰天雷的师弟。”

 黑旋风道:“不错,轰天雷是有这么一个师弟。这秦龙飞还是他的师父的独生子呢。”

 云中燕道:“这个姓秦的小子是个大大的坏蛋。”

 黑旋风吃了一惊,问道:“他怎么样?”

 云中燕道:“他乱造轰天雷的谣言,想骗吕玉瑶跟他走。我气不过跑出来打了他一记耳光,把他赶跑。”

 黑旋风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啊,竟有这样的事情。怪不得秦老伯向时一现查问他儿子的事情,时一现好似有什么话不敢说出来似的,总是支吾以对了。时一现那晚是先我们进入娄家庄的,敢情他早已发现秦龙飞有什么不对了。”

 云中燕道:“我赶跑秦龙飞之后,曾对吕玉瑶说明真相,劝她回家。”

 黑旋风道:“据我所知,吕东岩的妻子想把女儿许配给自己的侄子,她那侄子也是一个坏蛋,比秦龙飞还要坏,吕姑娘回到家里恐怕也是待不住的。”

 云中燕笑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咱们也用不着为凌大哥担忧,他们两人若是有缘,什么也阻挡不了。”

 黑旋风道:“对,好一个有缘千里来相会!”

 云中燕面上一红,嗔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黑旋风忽地咦了一声,说道:“你看那边。”

 云中燕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一座砖窑冒出缕缕黑烟。

 云中燕道:“咦,怎么只有一座砖窑开工,恐怕有什么不对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们后面接下去说道:“当然不对,你看那几个人,根本不是窑工。”原来陆昆仑已经追了上来,他们却还没有发觉。黑旋风定睛一看,隐约看见几个人堵着那座窑口,窑口烧着一堆草料,顺着风向,浓烟倒灌窑中,那几个人竟然是金国武士的装束。

 黑旋风暗暗佩服陆昆仑的眼力,说道:“这几个鹰爪不知在干什么,咱们过去看看。”

 陆昆仑道:“老叫化不想多管闲事,既然你们要去,老叫化在这里给你们把风。”原来陆昆仑表面虽然好似玩世不恭,其实却是颇为老成持重,眼前的事颇为古怪,他是要为黑旋风提防对方可能埋伏的党羽。

 荒地中间是个臭水塘,旁边长满高逾人头的野草,黑旋风和云中燕不想打草惊蛇,于是藉着野草的掩护,悄悄地走过去一探究竟。

 还未走近,已听得那几个武士的吆喝声,一个喝道:“你这雌儿出不出来?哼,当真要找死么?”另一个则笑道:“你长得这样漂亮,给熏得像个黑脸玄坛,那就难看死了。”话犹未了,忽见窑口金光闪烁,另一个武士“哎哟”一声,连忙跃开,破口大骂:“臭丫头,看你能够在窑里躲到几时?老子倒是有怜香惜玉之心,你这臭丫头偏偏这样不识抬举,居然还敢伤了你的老子。好,把火烧旺一些,熏死这臭丫头。”原来他是着了一根梅花针。

 黑旋风这才知道,这座砖窑里是困着一个女子,那几个武士想是害怕她的暗器厉害,故而不敢进去,在窑口采用火攻之法。

 黑旋风怒气勃发,喝道:“咱们可不能容忍这班鹰爪干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云中燕和他一样心思,早已在他说话之前扑上去了。

 那几个武士叫道:“又有一个雌儿来了,哈哈,这个雌儿还更漂亮!”

 “还有一个小子呢,哼,你们来干什么?”他们看见只是一对少年,尚自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的还在说些风凉话儿,哪知话犹未了,云中燕已是倏地扑到他们面前,喝道:“我要你们的命!”

 剑光闪处,血花飞溅,一名武士已是中剑受伤。他们这才大吃了一惊,知道来的乃是劲敌。呼呼风响,一条水磨钢鞭立即向云中燕猛扫过来,跟着一个使锯齿刀的武士和一个使链子锤的武士也从两翼扑来,向云中燕围攻了。水磨钢鞭、锯齿刀和链子锤乃是长兵器和重兵器,云中燕剑法虽然精妙,急切之间,却也只能施展腾挪闪展的轻灵身法暂且躲避,无法进攻。

 说时迟,那时快,黑旋风亦已扑到,一个使双刀的武士和受伤的那个武士上前堵截。黑旋风喝道:“你受了教训犹自不知进退,那就休怪我了。”声到人到,出手狠辣之极,只听得“咔嚓”一声,那个受伤的武士伤上加伤,一条右臂硬生生的给黑旋风拗断。他刚才受的剑伤本是轻伤,断了右臂,可是疼痛难当了,倒在地上,杀猪般的惨叫。

 使双刀的那个武士大惊之下,慌忙转身就跑,黑旋风也如影随形,倏地到了他的背后,那武士感到背后微风飒然,反手一刀。黑旋风使了一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那人劈了个空,右手钢刀已给黑旋风夺去。黑旋风笑道:“总算你还有几分本领,居然没有给我夺去双刀,好,那我也就网开一面,让你去吧。”

 围攻云中燕的那三名武士本领较强,但见自己的两个同伴和黑旋风只是一个照面,便即一伤一逃,亦是不禁胆怯。黑旋风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在对付那两个武士的时候,早已留意这三个围攻云中燕的敌手,此时看准了他们的弱点,一个“黄鹄冲霄”的身法,身形平地拔起,立即向其中一个武士的天灵盖抓下。

 这武士一甩链子锤,意欲使个“雪花盖顶”的锤法保护自己,哪知他链子锤挥舞得快,却还没有黑旋风身法之快,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黑旋风一抓抓破他的衣裳,这武士的琵琶骨断了一根,链子锤脱手飞出。琵琶骨断折,武功已废,但能够避开天灵盖抓裂之灾,却也算得是不幸中之幸了。他顾不了疼痛,立即也就转身飞逃。

 此刻只剩下两个本领最强的武士,都是心胆俱寒,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叫道:“风紧,扯呼!”黑旋风哈哈笑道:“不留下一个活口怎成?你们哪个够义气的自动留下,否则我可要把你们都抓回来!”

 刚好就在此际,困在窑中的那个少女钻了出来。云中燕一看,这少女脸上沾了煤灰,本来的面目看得不很清楚,但却像“似曾相识”,不觉怔了一怔:“她是谁呀?”心念未已,这少女已在大喜叫道:“云女侠,你来了!你还认得我吗?我是吕玉瑶!”在她说出自己姓名的同时,云中燕亦已看得清楚她是谁了,失声叫道:“原来是吕姑娘!”

 黑旋风刚才才和云中燕谈及吕玉瑶,想不到吕玉瑶就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现,这刹那间,他不觉又惊又喜,呆了一呆。那两个武士,趁这机会,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慌忙逃跑。

 黑旋风笑道:“我本来要抓活口的,现在用不着了,就让你们走吧。”正要过去和吕玉瑶相见,忽听得一声惨呼,只见那个给他拗断手臂,正在地上打滚,还未爬得起来的武士,血流满面,已是一命呜呼。

 原来在逃命的那两个武士,不想自己的人给黑旋风抓去迫问口供,两个人同一心思,同时发出暗器,一枝袖箭插入他的太阳穴,一枚透骨钉穿过他的咽喉。他们竟是不惜把自己人杀了。

 黑旋风大怒道:“我本来要饶你们的,你们这样狠毒,却是饶你们不得了!”

 陆昆仑笑道:“老叫化最擅于打落水狗,这两个落水狗你让给我打发吧。”

 这两个武士已经算得很是机灵,他们是一个向东,一个向西,从不同的方向逃走的。不料陆昆仑身形一起,疾似离弦之箭,几个起伏,就把向东逃走的那个武士一把揪着,抓了回来。他挟着一个人,再去追那个向西逃走的武士,不过百步,这个武士也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陆昆仑好像倒提两只小鸡一样,一手一个,把他们捉了回来,在那臭水塘边,盘问他们的口供。

 云中燕笑道:“吕姑娘,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了你,你怎么一个人来到大都?”

 吕玉瑶抹干了脸上的煤灰,说道:“我是离家避祸的,爹爹叫我去找凌大哥,我到过他的家里,这才知道他已经来了大都,因此我也跟着来了。唉,说来话长。”

 云中燕笑道:“既然说来话长,那你慢慢告诉我好了,我先给你介绍一位朋友。”

 黑旋风过来说道:“吕姑娘,我们刚才还在谈你呢。你这一来,大家都可以放心了。”他的语气,好像对老朋友说话一样,吕玉瑶不觉怔了一怔,说道:“这位是──”

 云中燕笑道:“你真是和你的外号一样,吕家姐姐还未知道你是谁呢,你的说话就像旋风一样吹过来了。”当下说道:“这位是风天扬,风大哥,他的外号叫黑旋风。你要找的凌铁威正是和他同在一起。”

 吕玉瑶大喜过望,说道:“我早就听得凌大哥说过你了,他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听说你到过我们家里,可惜我不在家,今天才能见着。”心想:“怪不得他和我说话显得这样熟络,想必凌铁威也早就对他谈过我们的事情了。”

 黑旋风笑道:“那晚你在娄家庄的时候,我也在那里,而且是同凌大哥一起闯出去的,可惜大家都没见着,否则你就不用这样费力找他了。”

 云中燕道:“你赶快把凌铁威的消息告诉她吧。”

 黑旋风道:“我和他正是住在这位丐帮的帮主陆老前辈家里。”

 吕玉瑶喜上加喜,说道:“原来这老叫化就是丐帮的帮主陆昆仑吗?”

 刚说到这里,忽听得“卜通、卜通’两声,原来是陆昆仑把那两个武士,掷进了臭水塘中。

 黑旋风哈哈笑道:“痛快,痛快,这两个臭贼,正应该让他们喝喝臭水。”

 吕玉瑶跟随他们过去和陆昆仑见过了礼,正想自报姓名,陆昆仑已先说道:“令尊东岩先生我是久仰的了,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大可不必客气。”吕玉瑶想道:“我的姓名来历想必是那两个鹰爪说出来的。”当下说道:“多谢帮主。晚辈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想找一位朋友。”

 黑旋风道:“她要找的人正是轰天雷。”陆昆仑笑道:“这个忙太容易帮了,你和我一同回去吧,包你今天就见得着他。”

 云中燕道:“陆帮主,你盘问那两个臭贼,可问出了一些什么?”

 陆昆仑道:“对了,吕姑娘,我正想问你一个人。”吕玉瑶怔了一怔,说道:“不知帮主问的哪个?”

 陆昆仑道:“这个人名叫丘大成,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吕玉瑶吃了一惊,说道:“丘大成?他可正是我的表哥呀!陆帮主,你打听他干嘛?”

 此言一出,陆昆仑也是感到有点意外,说道:“哦,他是你的表哥。哼,你这表哥可不是好人!”

 吕玉瑶惊疑不定,连忙问道:“丘大成他怎么样?”

 陆昆仑道:“你可知道这几个鹰爪何以知道你是吕东岩的女儿,他们为什么又要捉拿你吗?”

 吕玉瑶道:“不知道。难道、难道这和丘大成有关?”

 陆昆仑道:“不错,正是丘大成告的密。”

 吕玉瑶大惊道:“他向谁告的密?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又怎值得他告密?”

 陆昆仑道:“你要找的凌铁威,他可是梁山泊好汉的后代。丘大成是向金国的御林军统领告密的。”当下将他刚才盘问那两个武士所获得的口供,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我盘问这两个臭贼,他们说是奉了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之命而为的。因为有人向完颜长之告密,说你是吕东岩的女儿。吕东岩和梁山泊‘遗孽’秦虎啸、凌浩等人,私自往来,而你这次前来大都,为的也正是要找凌浩的儿子凌铁威。”

 吕玉瑶又惊又怒,说道:“我早知道丘大成不是好人了,凌大哥在我家里养病的时候,他就妒忌凌大哥了,但我还想不到他竟是如此丧心病狂。”

 陆昆仑道:“他还不仅仅是告密呢,带领鹰爪搜寻你的也是他。不过他是躲在暗中,不露面罢了,否则鹰爪如何能认得你?”

 吕玉瑶这才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我昨天才到大都,今天就出了两件古怪的事情,原来是丘大成捣的鬼。”

 云中燕道:“你不要气恼,慢慢告诉我们吧。”

 吕玉瑶道:“好,待我从头说起吧。”

 原来吕玉瑶到了轰天雷的家乡,不料秦虎啸的一家和凌浩的一家都已搬到别处去了,凌家更是连老屋都烧掉才出走的。

 云中燕道:“这么说,你是扑了个空了。”

 吕玉瑶说道:“幸亏有个好心的村人,知道我是凌大哥的朋友,大概他看出了我不是坏人,就把我留在他家。那天晚上,偷偷的帮忙我把凌伯伯找了回来。原来凌伯伯并非弃家远走,而是躲在附近的一座山里。乡人恐怕官府害他,所以都是帮他遮瞒的。”

 黑旋风道:“你只见着了凌伯伯吗?”

 吕玉瑶道:“不错。秦伯伯找他的儿子秦龙飞去了。嗯,风大哥,你不是外人,我可以告诉你,轰天雷的这个师弟秦龙飞和丘大成一样,同样不是好人。”

 黑旋风道:“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是因为看在秦老前辈的面上,所以我们才没有揭穿他的。”

 吕玉瑶说道:“凌伯伯也曾问起我那晚在娄家庄的事情,我也是因为念在他是轰天雷师弟的份上,没有告发他,只说是一同逃出娄家庄之后,就失散了。”

 陆昆仑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忽地问道:“那么秦龙飞去了什么地方呢,你可知道吗?”原来陆昆仑和秦虎啸交情甚厚,他知道秦虎啸只有这一个儿子,不禁动了故人之情,想要帮忙秦虎啸把儿子找回来,好劝秦龙飞改邪归正。

 吕玉瑶道:“那天云姐姐帮忙我将他赶跑,他是和一个青袍汉子一同走的,他叫那个人做师父。至于他们是往哪儿,我就不知道了。”

 陆昆仑吃了一惊,说道:“哦,他竟然另拜青袍客为师吗?这可就有点麻烦了。”

 黑旋风道:“这青袍客是什么人?”

 陆昆仑道:“听说是从西藏来的,真名叫萨怒穷,是个十分阴险狠毒的魔头。好,秦龙飞的事情暂且搁在一边,吕姑娘,你说下去。”

 吕玉瑶道:“凌伯伯告诉我,凌大哥是和风大哥一同到大都去了。他劝我回家,我不肯听,他这才给我指点。”

 陆昆仑道:“他应该猜到他的儿子会住在我这里呢。”

 吕玉瑶道:“他知道的,不过他说我是一个毫无江湖经验的女子,要找你老人家恐怕很难,因此他叫我先去找他的一个老朋友。”

 陆昆仑笑道:“不错,你这样一个年轻姑娘,要找一个老叫化,当然是会令人起疑的。但他的那个老朋友却不知是谁?”

 吕玉瑶说道:“这位老前辈姓林,单名一个重字,他的爷爷是梁山泊好汉中的豹子头林冲。”

 陆昆仑道:“哦,原来你找的就是林重。”

 吕玉瑶道:“陆帮主和他相熟?”

 陆昆仑道:“我知道他在大都,但因他要躲避朝廷耳目,居处甚为隐密,我可没有见过他,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吕玉瑶连忙问道:“他在什么地方?”

 陆昆仑说道:“凌铁威今日有个约会,你知道了没有?”黑旋风道:“我还没有告诉她呢。”吕玉瑶道:“这个约会他的人是──”

 陆昆仑道:“正是你要找的这位林老前辈林重,约会的地点是西山秘魔岩,想必他是住在西山了。”

 吕玉瑶道:“原来他已经搬家了,怪不得我没找着他。”

 黑旋风笑道:“吕姑娘,你这回真可以说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待咱们回到陆帮主那儿,凌大哥大概也应该回来了。你见到了凌大哥,也就可以知道那位林老前辈的消息了。”

 云中燕道:“咱们一路走一路说。吕姐姐,你今天碰上的那两件古怪事情,你还没有说呢。”

 吕玉瑶一面走一面说道:“我昨天来到大都,到过几家客店求宿,他们见我是个单身女子,都不敢收留。后来好不容易,在一个横街小巷,找到一间小店栈,方有容身之地。”说至此处,看了看云中燕,笑道:“早知如此,我应该效法姐姐,女扮男装就对了。”

 云中燕笑道:“我女扮男装也是没用。在烤肉苑里,就给那个冒充化子的鹰爪识破。”

 吕玉瑶继续说道:“也不知是否因为我到过几家客店求宿,引起了鹰爪的注意,今早我依照凌伯伯告诉我的地址,跑到帽子胡同找林重,邻居告诉我,林重在一个月前已经离开,我扑了个空,回到客店,立刻发觉房间里有些异样。”

 黑旋风江湖经验丰富,说道:“敢情你的房间已经给人搜查过了?”

 吕玉瑶说道:“不错,我的行囊给人翻过,虽然按原样又给我收拾好了,但还是看得出来。”

 云中燕道:“想必是丘大成这小子带人来搜你。好在你够细心,回来就立即发现了。”

 吕玉瑶继续说道:“这还用说吗,一定是他干的好事了。我知道行踪已给发现,便即离开那间客店。其时刚好是正午时分,找客店投宿总得在黄昏时候才不致令人起疑,我没处可去,只好到东安市场溜达。

 “初时我不在意,忽地发觉有四个汉子总是跟在我的身后,我才起了疑心。我故意走到人多的地方去,那四个汉子也挤上来,其中一个汉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地碰了我一下。”

 黑旋风道:“他是有意试试你的功夫的。”

 吕玉瑶道:“我也知道他是不怀好意的了,我捏了一根梅花针,让他碰上来就用梅花针刺他手心。他哎哟一声叫,我也跟着大叫。哈,这一下他可狼狈了。”

 云中燕笑得打跌,说道:“妙,你这么一叫,旁人定然把他当作心怀不轨,欺侮女子的无赖之徒,是吗?”

 吕玉瑶笑道:“可不是吗,我边叫边跑,他们追我,还有好些旁人动了义愤,拥上来打他们呢。那些人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可也阻迟了他们片刻,我这才能够逃了出来。”

 黑旋风道:“追你的人就是刚才的那几个鹰爪吗?”

 吕玉瑶道:“不错。他们给闲人追打,大概是急于抓我,不愿和闲人多所纠缠。他们把外面的长衣一脱,现出金国武士的装饰,大叫是捉拿女匪,这才把闲人吓退了的。

 “我跑出市场的时候,有两个躲在柱子后面的人,向我指指点点,其中一个背向着我,看样子似乎是怕给我看见似的。当时我心中一动,觉得这人的背影好熟,他的那个同伴也就跟着跑了出来,和那些人一起追赶我了。这个人就是刚才给陆帮主扔到臭水塘中的那一个,也是这几个鹰爪中武功最高的一个。

 “我现在才想起来,那个不敢让我看见他的脸孔,也不敢和他的同伴来追我的人,正是丘大成!”

 吕玉瑶把她来到大都的种种遭遇一五一十都说了个清楚之后,他们也回到陆昆仑的寓所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