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作法自毙

 杨浣青把西门柱石说过的话拿来“回敬”他,这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弄得西门柱石难堪之极。罗浩威在旁哈哈大笑,心想道:“怪不得人家叫她做小魔女。”

 西门柱石如何肯喝这碗毒酒,恼羞成怒之下,一个缩身,伸手抓那海碗,大喝道:“小魔女,我与你拼了!”

 他本来想要抓起那碗毒酒,向杨浣青泼过去的。哪知他的手指尚未碰着碗边,陡然间微风飒然,杨浣青已是骈指如戟,点到他的脑后。

 脑后的“风府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西门柱石焉敢给她点着?幸而他的武功也是委实不弱,一觉脑后风生,立即斜身一跃,这才堪堪避开。

 杨浣青道:“哪里跑?”如影随形,跟踪追上,西门柱石一个盘旋,脚跟未转过来,反手就是一掌。掌心漆黑如墨!

 罗浩威叫道:“小心毒掌!”杨浣青笑道:“放心,他的毒掌如何伤得了我?”话犹未了,只听得“啪”的一声响,西门柱石的脸上已是一片鲜血,原来杨浣青笼手袖中,用袖子打他耳光的。袖子虽是柔软的布质,但杨浣青打下去的劲道却是非同小可!

 西门柱石发了蛮劲,和身扑上,左掌一弯,五指成钩,来撕杨浣青的袖子,右掌平推,指骨凸起棱角,自下而上的反击过来,合成了一招“烘云托月”。准备一掌击空,立即用指骨击打她的胸口穴道。这完全是拼命的打法。

 杨浣青心道:“你不拼命,或许还可以打得久些。”要知高手搏斗,最忌气躁心浮,双方功力相若。那还罢了,如今是杨浣青的本领比他高明得多,他这一拼命打法,当然就只能自促其败了。

 杨浣青不慌不忙的一抖衣袖,西门柱石未能撕破她的袖子,手腕却已给她衣袖束住,只听得“咔嚓”一声,杨浣青一招“斩龙手”,疾劈下去,把他左手手腕关节劈碎,一条左臂脱了臼,软绵绵的垂下来。

 杨浣青缚着他的左臂,好像牵一条羊似的把他牵到桌边,一托他的下巴,西门柱石禁不住张开了口,杨浣青道:“喝下去吧!”一碗毒酒,全都灌进他的口中。这才把袖子一挥,解开他的束缚。

 西门柱石面色惨白,连忙把手指挖进喉咙,大呕特呕。杨浣青斥道:“臭贼,你弄得这里臭气薰天,是不是想我杀你!”西门柱石瞿然一省,听出了杨浣青并无杀他之意,连忙夺门飞逃。他自己有解药,不过喝的毒酒太多,最少也得一年半载方能复原的了。

 罗浩威笑得打跌,说道:“杨姑娘,你这一招真绝!”

 杨浣青笑道:“小心,莫要踩着了那臭贼呕出来的脏东西。唉,那臭贼弄脏了人家的地方,只好由我来认晦气啦。店家,请过来。”

 店主人抖抖索索地走过来,杨浣青说道:“对不住,弄脏了你的地方,又打坏了你的东西,这锭银子,给你当作赔偿。”

 店主人不敢要,杨浣青强他收下,笑道:“我又不是强盗,打坏你的东西怎能不赔?”店主人战战兢兢的收了银子,问道:“那个‘臭贼’可是官府的人?”杨浣青笑道:“你放心,我没有将他打死,就不会连累你的。”原来杨浣青饶了西门柱石一命,正是为了不想连累店主人之故。

 杨浣青和罗浩威走到无人之处,方问他道:“你去哪里?”

 罗浩威道:“我正是奉了帮主之命,准备到凉州帮忙你和杨大哥救耿公子的。你和杨大哥会了面没有?耿公子有何消息?”

 杨浣青先答后一问题,说道:“耿电三天之前已经脱险了。”

 罗浩威大喜道:“真的。但我从山上下来,一路之上,可没有碰见他们。”

 杨浣青道:“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是上祁连山吧?”

 罗浩威诧道:“他们?是谁和耿公子一道?”

 杨浣青道:“是凉州总管的千金小姐。”

 罗浩威蓦地想起一事,叫起来道:“原来他们是一男一女,这就对了。”

 杨浣青道:“什么对了?”

 罗浩威道:“三岔路口对边的一座山坳,有家猎户,是我们的人。今天大清早,他们看见一男一女在一条很少人知道的可以通往后山的山路上飞跑,一转眼就不见了。他还恐怕是敌方奸细,想要偷入后山呢。这一定是他们了。”

 杨浣青道:“你怎么拿得这样准,敢说定是他们?”

 罗浩威道:“我和耿大哥虽然相处不久,却可说是相知甚深。他既然脱了险,那就一定是上祁连山。只有那位李小姐不肯跟他上山,他是不会和那位小姐跑到别的地方,叫大伙儿担心他的。”

 杨浣青面上一红,心里想道:“罗浩威都能这样相信他,我是忒多疑了。”当下笑道:“听你这么说,那位李姑娘亦已是跟他上山的了。那条路我不熟,你能不能给我带路,去找他们?”

 罗浩威觉得她说得有点奇怪,笑道:“我正是为了耿电而来凉州,当然是要找他了。”言下之意,你何须多此一问。

 杨浣青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也很重要,所以我的意思只是想你给我带路。走上那条路之后,倘若能够很快找着他们,固然很好;倘若找不着,你就不必耽搁时间了,那时我已经知道怎样走法,我可以单独去找他们。”

 罗浩威道:“你说的那另一件事情是什么?”

 杨浣青道:“你刚才不是问起你的杨大哥么?我说的就是杨守义和白坚武的事。”

 罗浩威道:“对,我正要问你,他们怎么样了?”

 杨浣青把白坚武的劣行以及一切可疑之点告诉了他,听得罗浩威目瞪口呆,半晌说道:“二哥会投降敌人,不至于吧?”

 杨浣青说道:“你的杨大哥就是因为不相信我的话,所以又再跑回凉州去了。我正在为他担心呢。”

 罗浩威回想起那晚的事情,心想道:“那晚冀北双雄和陕中双煞来向白二哥寻仇,事后大哥问他原委,他的神情甚是不安,我还只道他是身上受了伤而又心中气愤的缘故。现在看来,只怕他当真是为了做过亏心事的缘故了。还有更可疑的一点是,他受了伤,大家都很关心,只有耿电显然对他冷淡,而且那晚耿电和我说话,也隐隐透露出对白二哥须加防范的意思。耿电是非常重视友情的人,决不会无缘无故对白二哥这样。”

 杨浣青笑道:“你还是不肯相信我的话么?”

 罗浩威道:“若是别人说的,我定然不信。是你说的,我可不敢不信。要我怎样做?”

 杨浣青道:“我想要你到凉州去劝你的杨大哥。”

 罗浩威想了一想,说道:“杨大哥极重手足之情,但他也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他既然说了要回去查明真相,那就决不会鲁莽从事。我还是待找着了耿公子之后再去凉州吧。否则我也放心不下。”

 杨浣青道:“对,现在该你说一说山上的情形了。和官军打起来没有?”

 罗浩威道:“还没有。不过官军已经进入前山了。我是仗着熟悉地形,一路避过官军,才能跑到这里来的。后山是否也有他们的人埋伏,我不知道。所以非找着了耿公子实是不能放心。”

 杨浣青说道:“好吧,既然如此,咱们见着了耿电再说吧。”

 两人转入后山僻路,只见一处处丛莽密菁,荆棘满道。杨浣青道:“这条路恐怕很久没人行走了,若非有你带路,真不知如何寻觅。”

 罗浩威说道:“这条路本是山中的猎户开辟的,自从耶律元宜和我们的青龙帮先后上了祁连山,官军常来骚扰,猎户也不能安居,搬往他处了。不过官军也似乎始终没有发现这条路。”

 杨浣青摇了摇头,叹道:“古人说苛政猛于虎,这话当真说得不错。”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分,罗浩威抬头看看天色,说道:“彤云密布,看样子今晚恐怕会有一场大雨。”

 杨浣青道:“那位李姑娘是千金小姐,一定要找地方避雨,咱们可以趁这机会,追上他们。”

 罗浩威笑道:“我是粗生粗野的穷人孩子,冒惯了风雨的,你不怕雨淋,我更不怕。”

 走了一会,果然下起雨来,树林里一片漆黑。杨浣青想起那晚和耿电在荒山避雨的事。心里想道:“今晚也是一般情景,但和他避雨的人已经不是我了。”心事如潮,一个疏神,踩着一块长满苔藓的石头,险险摔了一跤。

 罗浩威连忙拉她一把,说道:“小心,路滑得很。我拉着你走吧。”

 杨浣青定了定神,说道:“用不着,我小心一点也就是了。”

 罗浩威面上一红,放开了她的手,心里想道:“她轻功极是高明,本不应该摔这一跌,莫非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杨浣青道:“咦,你怎么不说话呀,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吗?”

 罗浩威道:“没有。我是以为你在想着心事呢,所以不敢打扰你。”

 彼此都在猜疑对方怀有心事,杨浣青不觉笑了起来,道:“这么说来,倒是我猜错了,你猜对了。”

 她直认不讳,罗浩威心头“卜通”一跳,说道:“杨姑娘,你在想些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

 杨浣青道:“也没什么。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罗浩威道:“请说。”

 杨浣青道:“耿电和你交情很好,你们一路同行,他可曾经和你提过我么?”

 罗浩威道:“有一天晚上,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我们和耿大哥在一座破庙躲雨,他第一次谈起了你,我才知道你们两家的关系的。”

 “啊,他怎么说?”杨浣青心头鹿撞,暗自思量:“我与他有婚约之事,不知他知不知道?是否已经和罗浩威说了?”

 罗浩威道:“他是触景生情,想起小时候曾在你的家里度过的那些雨夜。他还记得住的是破屋,一下大雨就十分狼狈!大家忙着补漏。杨姑娘,我不知道你小时过得这样苦,和我也是一样。”他不知不觉又说到自己身上来了。

 杨浣青笑道:“我可不喜欢多说我的事,不过我倒想知道他还说了我一些什么?”

 罗浩威瞿然一省,道:“对,咱们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吧。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很感激你的父母。后来知道你爹爹已经去世,更是十分伤感。”说至此处,接着笑道:“那时他还不知道有一个你呢。他问起你家里的人,我才告诉他的。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就在那天晚上,我和他说过这话不久,你和他就认识了。”

 杨浣青笑道:“他离开我家,我还没有出生,他当然不会知道我了。他还说了什么?”

 罗浩威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她对耿大哥说的话,要打听得这样仔细?”想了一想,说道:“对,他还说这次到北方来,有两桩最紧要的事情。一桩是找我们青龙帮的龙帮主,另一桩就是奉了父母之命来找你!”

 杨浣青又惊又喜,又是害羞,红了脸说道:“你不是说他根本不知道有我这个人么?怎的又奉父母之命来找我了?他这父母之命是、是──”她只道这次定是提到婚约的事无疑,说到此处,不好意思太着痕迹地问下去,说了两个“是”字便无下文。幸亏天黑如墨,她满面羞红,罗浩威也看不见。

 罗浩威笑道:“他说他曾受过你家大恩,故而奉父母之命,必须找着你家的人。虽然他不知道你,但他要找的可不正是你吗?我想这些话他也应该早就对你说过了吧。”

 杨浣青大失所望,说道:“没有了么?”

 罗浩威想起耿电要想撮合他与浣青一事,不由得脸上也发起烧来。好一会子,缓缓道:“没什么了。不过有一件事,我可要向你道歉,求你原谅。”

 杨浣青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事情?”

 罗浩威道:“我把你教过我刀法的事情告诉了他。因为他问起我怎样认识你的,我可不能捏造事实,胡乱骗他。”

 杨浣青淡淡说道:“师父虽然吩咐咱们不可告诉外人,但告诉耿电,我想是无妨的。”

 黑暗中罗浩威看不见她的脸色,但从她的平淡的语调之中,却也听出了她好似带着几分失望的心情,不觉怔了一怔:“她究竟想要知道什么呢?”

 虽然有点猜疑不定,不过罗浩威的心情也还是兴奋的,当下说道:“是呀,龙帮主创立本帮,本来就是奉了耿大哥的爹爹之命的。龙帮主还准备把帮主之位让给他呢,他当然不是外人。杨姑娘,我,我──”

 杨浣青道:“咦,你怎么啦,有话就说吧。”

 罗浩威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向她试探,说道:“耿大哥也曾和你谈起我么?”

 杨浣青道:“他说你是他最要好的一个朋友。”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罗浩威当然是不能满足的,不过,杨浣青已是意兴索然,罗浩威自也不好意思喋喋不休了。

 两人在风雨之中默默无言地走了一段路,杨浣青忽地说道:“浩威,你瞧,那里好似有一点火光。”

 罗浩威定睛看去,果然看见黑黝黝的松林里隐现着一丝光亮,大喜说道:“一定是他们躲在那里避雨了。下着大雨而有火光,他们可能是躲在一个山洞里。”

 杨浣青想了一想,说道:“咱们还是谨慎一点的好。让我过去先看一看,你在这里给我把风。若是敌人的话,咱们也好有个照应。”

 罗浩威道:“对。到底是你的心思更为缜密,计虑周详。”他可不知杨浣青另有心思,不愿意有他在旁。

 杨浣青施展超妙轻功,悄悄地走近那个山洞,心里想道:“且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嗯,他有这样一位漂亮的千金小姐作伴,大概是不会再想起我了?”

 不料大大出乎她的意外,耿电和李芷芳在山洞里正在谈论着她。

 杨浣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并非不知有这婚约,他是误会我和罗浩威了。哼,他当真岂有此理,怎能这样,小心眼儿,有话藏在肚子里也不说出来!不过,这位李姑娘对他一往情深,我在这个时候闯进去也是不好!”这刹那间,杨浣青又是气愤又是心酸,不假思索地扭头就跑。

 耿电看见她的影子从洞口掠过,虽然看不清楚,却已料想定然是她无疑了,当下也就不假思索地追了出去。

 雨势已经渐渐小了,但阴云未散,十步之外的景物仍是一片模糊,幸而耿电轻功超卓,一发现人影从洞口掠过,立即就朝着那个方向追下去。追了一会,前面一条黑影已是隐约可见。耿电叫道:“是杨姑娘么?”

 杨浣青心中一片茫然,跑了一会,这才发现方向错了。罗浩威是在东边等她的,她却跑到西边来了。

 两人轻功本在伯仲之间,但杨浣青因为心绪不宁,终于渐渐给耿电追上。

 听见耿电在呼唤她,杨浣青呆了一呆:“我是见他呢,还是不见?”心中大感踌躇,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说时迟,那时快,她稍一迟疑,耿电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大喜叫道:“青妹,果然是你!”

 杨浣青犹有余愤,不自觉的用力一推,冷冷说道:“你还跑来追赶我做什么?”

 耿电冷不及防,几乎给她推倒,他是身具上乘武功的人,本能的在身形侧俯之时反手一抓,握住了杨浣青的手腕。这刹那间,杨浣青忽地瞿然一省:“我怎么可以对他这样?”也是不自觉的就抓牢他,将他拉了起来。

 两人同时抓着对方,两下一凑合,身子已是贴得很近,耳鬓厮磨,气息可闻了。

 杨浣青面上一阵红,连忙甩开耿电的手,退后一步。

 耿电说道:“青妹,我做了什么错事,你生我这样大的气?”

 杨浣青冲口而出的就说道:“你,你全都弄错了!”话出了口,这才后悔:“我不该说得如此直率!”

 耿电怔了一怔,问道:“我弄错了什么?”

 杨浣青话已经出了口,心里想道:“索性我就和他明说了吧。”咬一咬牙,低声说道:“你,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她心里想要把话说明,但结果也还是只能说到这个地步。

 耿电又惊又喜又是尴尬,道:“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那么,你,你也知道──”他想说的是婚约之事,但急切之间,却是讷讷不能出之于口。同时他对杨浣青那句话的意思,一时之间也还是未能弄得明白,不觉想道:“她说我全弄错了,是指婚约而言呢?还是指我说的她和罗浩威之事呢?”

 杨浣青转过脸,说道:“罗浩威也来了,他在那边。你,你可以去问一问他,我,我和他的交情是不是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最后那两句话,她说得好像蚊叫一样,风雨声中,耿电凝神细听,也还是听得不怎么清楚。

 耿电凝神细听,本来是要听杨浣青说些什么的,却忽地隐隐听得金铁交鸣之声,正是从东面传来。

 耿电吃了一惊,连忙问道:“罗大哥可是在那一边?”

 杨浣青说道:“不错,正是你指的这个方向。啊呀,不好!”此时她亦已听得金铁交鸣之声了,连忙说道:“一定是他碰上敌人了,咱们快点过去看看。”

 李芷芳的轻功远远不及他们二人,出那山洞之时,又迟了一步,跑到外面已经不知耿、杨二人的去向。

 天黑如墨,李芷芳独自在密林之中,不觉有点害怕,想道:“那人若果当真是小魔女,耿大哥还会不会回来呢?唉,他心里还是记挂着那个小魔女!”

 李芷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只好凝神静听,希望能听见他们的声息。她听见了金铁交鸣之声从东面传来,立即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她所在的地方距离罗浩威较近,因此虽然她的轻功较弱,却是她最先赶到。

 那两人使的都是快刀,李芷芳走近了看,只见刀光如雪,两条黑影搏斗得正十分激烈,一时间却还未能看得清楚是什么人。

 李芷芳又惊又喜,心道:“这两个人似乎都是男子,小魔女可不在其内。咦,但他们又不像是耿大哥。”

 心念未已,天空忽地闪过一道电光,其中一人“啊呀”一声,叫道:“小姐,快来!”

 李芷芳呆了一呆,这才知道自己猜想的完全错了。

 原来这个人名叫李平化,乃是她的家将,而且是他哥哥倚为心腹的家将。

 “李平化跟哥哥去攻打祁连山,怎的会在这里?莫非哥哥出了事了?”在那电光一闪之间,李芷芳已经看见李平化给那人杀得手忙脚乱,形势十分危险,当下无暇思量,立即拔刀助战。

 罗浩威看见对方来了帮手,心想:“他们不知还有多少人,须得快刀斩乱麻才行。”李芷芳不知道他是耿电的朋友,他也不知道李芷芳是谁,电光一闪即逝,两人在黑暗中交起手来。

 双方使的都是奇怪的刀法,闪电般过了十数招,都不由得心头一凛,李芷芳心道:“怪不得李平化不是他的对手,这人的刀法使得比我还快!”罗浩威初时见她是个女子,还不怎样在意,此时亦是暗暗吃惊,想道:“这女子的刀法倒是不可小觑!”

 两人的刀法各有千秋,李芷芳的身法比较轻灵,但罗浩威夜战的经验却是比她丰富。

 李芷芳唰唰两刀,分刺罗浩威两胁,罗浩威转不过身,横刀向前一扑。李芷芳情知对方欺负自己力弱,心中气恼,却也无可如何,只好退开一步,迅即猱身而上,绕到他的侧面,刀锋直指他的耳后的“风府穴”,罗浩威早料到她有此一着,一个沉肩缩肘,挥刀反劈她的肩头。双方各自抢攻,一口气交换了数十招,漆黑的树林中,只见刀光闪烁,人影穿梭,李平化插不进手去,但觉招招都是拆得令他惊心动魄。

 剧斗中,罗浩威快刀如电,倏地划了一道圆弧,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夜战八方”,本是对付敌人围攻的以攻为守的招数,但在单打独斗的情形之下,却变成了封闭敌人前后左右退路的纯粹攻招。

 罗浩威猛地喝道:“撒刀!”只听得“当”的一声,双刀相磕,火花四溅,李芷芳气力远不如他,兵刃果然脱手。

 罗浩威腾出左手,正要擒她。不料李芷芳也是蓦地喝道:“撒刀!”罗浩威持刀的右手虎口一麻,他的长刀果然也是应声坠地。

 原来李芷芳使的乃是败中求胜的一招险招,她的气力不及对方,身手却比罗浩威灵活,刀一脱手,立即欺身进招,乘着罗浩威得意之际,一指点着了罗浩威的脉门。

 罗浩威一声大吼,左臂一弯,抱着了李芷芳。右手反手一抓,登时也把她的左腕抓着。不过他一条臂膊颇感酸麻,十分气力,只能使出七分,急切之间,却也不能把李芷芳拿下。

 李平化见小姐被擒,这一惊非同小可,提起月牙弯刀,要劈过去。罗浩威脚跟一旋,他的左臂还是抱着李芷芳的,这轻轻一转登时也把李芷芳的身子也转了过来,对着李平化的刀锋,喝道:“你斫!”

 李芷芳有生以来,哪曾有过和男子这样贴近,不禁又羞又气,喝道:“你放不放手!”

 罗浩威瞿然一省,想起对方是个女子,不由得也是满面通红。但此时双方都失了兵刃,罗浩威已经见过她的本领,放开了她,只怕拳脚上未必是她对手,何况她还有一个家将拿着月牙弯刀在旁虎视眈眈。

 这刹那间,罗浩威不知是放她的好,还是趁着自己正在大占上风的时候,将她擒了再说的好。就在此时,忽听有人叫道:“三哥放手,她是自己人!”跟着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罗大哥,这位是李姑娘,不可对她无礼!”

 不用说来的当然正是耿电和杨浣青了。

 罗浩威吃了一惊,忙把李芷芳放开。耿电擦燃火石,把掉在地上的两把刀拾了起来,分别交给他们。

 李芷芳心头犹自有气,接过了刀,向罗浩威怒目而视。

 耿电说道:“这位李姑娘是凉州总管的千金,她和她的哥哥都是在暗中帮忙咱们的。这次我更是多亏了她,方能逃出性命。李姑娘,他就是我和你说起的那位罗浩威罗大哥了,他是我最要好的一位朋友。”

 罗浩威听说她是耿电的恩人,忙即抱拳赔礼,说道:“我不知道是李姑娘,适才多有冒犯,请李姑娘千万见谅。”

 李芷芳一来见他赔了礼,二来又已知道他是耿电的好朋友,心中的怒气也就渐渐消了。说道:“刚才我没有查问清楚,就和你动手,也有不是之处。”

 李平化跟着上来与罗浩威重新见过了礼,说道:“我以为你是完颜豪的手下,暗地来跟查我的行踪,这才真是我的鲁莽了。”

 罗浩威笑道:“我也以为你是暗中伏击我的鹰爪呢。”

 耿电哈哈大笑道:“不打不成相识,大家都是误会,揭过了也就算了。不过我有一事未明,想向李大哥请教。”

 李平化是和耿电见过面的,当下躬腰说道:“不敢当。不知耿公子欲知何事?”

 耿电说道:“你不是随军出发的吗?怎的却独自一人在这里?”

 李平化道:“我是奉了少主人的密令,偷回凉州的。”

 耿电说道:“你们的公子和完颜豪、翦长春他们闹翻了吗?”

 李平化道:“这倒没有。”

 耿电说道:“然则你何以害怕完颜豪的人跟踪?”

 李平化道:“虽没闹翻,不过我们公子的处境也是颇为危险,我这次偷回凉州,若是给他们的人知道,只怕也会连累公子。”

 李芷芳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哥哥出了什么事了?”

 李平化叹了口气:“这个,说来可是话长──”

 此时雨势已小、但还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耿电笑道:“既是说来话长,大家回到那个山洞烤火再说吧。”各人刚才在大雨之中奔跑,衣裳都已尽湿。

 李芷芳和杨浣青并肩同行,不由得心乱如麻,不知和她说些什么话好。

 杨浣青道:“李姑娘,那天晚上,我到过你的府上,不过当时却是不便和你相见。但好在咱们还是见着了。”

 李芷芳回想起那晚的情形,甚是尴尬,说道:“杨姑娘,你的轻功真是令人佩服,当时耿电说是外面有人偷听,我还不相信呢。”

 杨浣青道:“你待耿大哥这样好,我也是很感激你的。”

 李芷芳脸上一红,心里又不禁有点酸溜溜的感觉,想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分明在向我暗示,她和耿电的关系比我更为亲密吗?”

 雨已停了,李芷芳抖落衣裳上的水珠,笑道:“杨姐姐,你们真是太客气啦,罗大哥刚才已经向我道过谢了。”她特地把杨浣青和罗浩威算是一边,当成杨浣青是因为罗浩威和耿电是好朋友的关系才向她道谢的。她心里也希望真是这样。

 杨浣青微微一笑,说道:“罗大哥的父亲是我师父的至交,家父和耿大哥的父亲也是至交,不过我们以前都不知道。嗯,世上往往有许多出人意料的事情,事前实是无法预知的,好像我碰上耿大哥就是这样。耿大哥和青龙帮渊源极深,罗大哥当然是应该多谢你的,但我也应该多谢你呀!”

 这番话说得甚为含蓄,但话中有话,却也不难索解。她是把自己和罗浩威分开,罗浩威是为了青龙帮的渊源感激李芷芳救了耿电,她则是为了和耿电两代的交谊感激于她,虽然没有说出婚约之事,但已是十分明显的表示了她和耿电的交情实不寻常了。

 这番话她固然是说给李芷芳听的,也是有意说给耿电听的。耿电正在前头和罗浩威边走边谈,也不知是听见了她的说话而受震动还是偶然的失足,身子突然颤抖一下,踩着一块石块,一只右脚陷入泥沼之中,污泥掩过他的脚背。

 罗浩威却没有留意杨浣青的说话,看见耿电突然失足,不觉怔了一怔,正要过去拉他,耿电已是把泥足拔了出来,苦笑说道:“黑夜里的路真不好走,好在现在天快亮了。”

 罗浩威怔了怔,心里想道:“奇怪,他怎的和浣青刚才一个样子,好像是心神莫属而险些摔跤的。他们的轻功可都比我高明得多呀,即使不习惯走这样泥泞的路,按说也不该弄得如此狼狈。”

 洞口的火光已经看得见了,耿电笑道:“罗兄放心,我不会再失足了。”走得很快,不一会儿,便到了那个山洞。

 东方吐出了鱼肚白,雨也早已停了。山洞狭窄,耿电把那堆火移出来,五个人在洞口围着火席地而坐,李平化开始讲述李学松在祁连山上的情况。

 “少主人的处境相当危险,他名义上是担当先锋,可是却没有一点权柄,对他的部下,他也难以号令!”李平化说道。

 李芷芳道:“为什么?”

 李平化道:“老大人派了延寿三叔做他的监军,说是恐怕他少不更事,故而下了手令,要他军中诸事都得听从三叔之命。”

 耿电说道:“你们这个‘三叔’是个怎样的人?”

 李芷芳噘着小嘴儿道:“什么三叔,我一提起他就讨厌。他和我的爹爹是要算到五代以外才同一远祖的疏堂兄弟,为人最爱巴结权势,以前在我们家里帮闲,对我们兄妹,都不敢叫做侄儿侄女而是叫做少爷小姐的,哼,他现在倒管束起我的哥哥来了。”

 耿电说道:“令尊精明能干,他既然是这样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令尊何以又会重用他呢?”

 李芷芳说道:“金国灭了我们辽国,他是皇族之中第一个跑去巴结完颜长之的人,爹爹接受金国的官职,也正是他从中穿针引线的。故而爹爹一做了凉州总管,他也跟着就抖起来啦。”

 李平化道:“我也讨厌他。不过他总是少主人的尊长,又是持有老大人的手令来做监军的,少主人可不能不听从他的管束。”

 李芷芳道:“他纵然作威作福,也总不敢加害哥哥吧?何以你说我的哥哥处境相当危险呢?”

 李平化道:“还有一个人跟着你的哥哥,你的哥哥到什么地方,他都不离左右。这个人名义上是你哥哥的随从,实际上当然是奉命来监视你哥哥的了。”

 李芷芳道:“哦,有这么一个人?他是奉谁之命?”

 李平化道:“这个人就是完颜豪带来凉州的那两个随从之一,他名叫郑友宝。”

 罗浩威道:“怪不得我们那天只碰见西门柱石,原来郑友宝担当更重要的任务去了。”

 杨浣青说道:“郑友宝和西门柱石是完颜豪的左右手,听说他的武功比西门柱石更胜一筹。”

 李平化道:“就是呀,延寿三叔不敢加害少主人,他却是毫无顾忌的。少主人本来计划要和青龙帮暗通消息,他却形影不离的跟着少主人,少主人如何还敢轻举妄动。你说这个处境是不是相当危险?”

 李芷芳道:“那么哥哥现在是用什么办法对付他?”

 李平化道:“少主人十分为难,他既不能按照原来的计划去做,又不愿意和青龙帮真正作对,因此目前只好假装水土不服,在军中养病,暂时避免交锋了。”

 耿电说道:“郑友宝肯任由李公子按兵不动么?”

 李平化道:“他曾经带过人上山搜索,没有发现一个‘敌人’,入山越深,地势越险,他就不敢深入了。”

 罗浩威道:“耿大哥放心,咱们的总舵早已转移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了,官军想要偷袭,也决不会成功,只能扑一个空,给咱们伺机歼灭而已。”

 李平化道:“李延寿根本不懂兵法,郑友宝武功虽好,也不是将帅之材,因此他们如今只能屯兵在前山的山头,要等待做主帅的翦长春来了,才会大举进攻。”

 李芷芳道:“哥哥现在装病,这只是暂时的缓兵之计呀,他可得想法摆脱困境才好。”

 李平化道:“是呀,所以他才叫我潜回凉州的。”

 李芷芳道:“他叫你如何办事?”

 李平化道:“我去禀告老爷、夫人,说是公子有病,老大人纵然心肠硬,老夫人也定必要他把公子调回来的。”

 李芷芳道:“一去一来,最少也得六七天工夫,倘若山上双方开始接触,我的哥哥可就为难了。他如今在郑友宝监视之下,处境甚危,我可不能不为他担心。嗯,我有一条计策,你们看好不好?我独自跑去见我哥哥。”

 耿电说道:“你怎么可以让他们知道你偷上了祁连山?他们问你原因,你如何解释?”

 李芷芳说道:“我冒充是爹爹派来叫哥哥回去的,谅李延寿不敢不信,他不信也不敢阻拦。”

 李平化道:“不行!”李芷芳道:“何以不行?”李平化道:“有老大一个破绽,老大人怎肯让你孤身冒险,没有家将护从,就独自上山了?”

 罗浩威接着说道:“咱们现在是在后山,从后山到前山,重峦叠嶂,地形复杂,不是十分熟悉道路的人,只怕会在荒山野林之中迷路,兜了许多圈子也走不出来。还有,倘若碰上我们的人,他们不知你的来历,只怕也不会让你过去。”

 耿电忽地说道:“李姑娘这条计策是行得通的,我有一个法子。”

 李芷芳道:“你有法子,赶快说呀!”

 耿电笑道:“我这个法子要稍为委屈一下罗大哥。罗大哥,你和他们是没有朝过相的,你可以冒充她的家将,给她带路!”

 李芷芳冷冷说道:“我可不敢委屈名列四大金刚中的青龙帮好汉。”显然对罗浩威仍是心中有气。

 耿电笑道:“这可不是讲客气的时候,你帮了我们的忙,罗大哥当然也应该帮你的忙,对不对?我刚才说的不过是句笑话,其实怎能算是委屈呢,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李芷芳仍是冷冰冰的口气说道:“这可是你替他说的。”不过,口气虽然冰冷,大家却都可以听得出来,李芷芳已是唯恐罗浩威不给她带路了。虽然她下面那句话“怎知他答不答应?”没说出来。

 杨浣青笑道:“罗大哥,你说话呀!江湖好汉,为朋友不辞两肋插刀,何况李公子还是青龙帮的恩人呢。你再不开口,我都要骂你了。”

 罗浩威道:“杨姑娘,王吉豆腐店隔壁的那个张大叔,人可靠吗?”

 杨浣青怔了一怔,说道:“你问这个干吗,我不是早已对你说过了,杨大哥和王吉那次得以脱险,那位张大叔着实帮了他们不少的忙,当然可靠。”

 耿电已明白了他的意思,说道:“罗兄,你是要给杨大哥捎个信是不是?”罗浩威道:“不错,我应当先交代这桩事情。”当下回过头来,向李平化道:“李大哥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李平化道:“你是帮忙小姐去救我的小主人的,有事但管吩咐,何须客气。”

 罗浩威道:“请你给我捎个口信,给王吉那间豆腐店隔邻的那个卖菜的张老头,请他转告王吉,我不久要来凉州,在我未到之前,请他们暂停买卖。这事请你保守秘密,千万不可让你们总管府里面的人知道。”杨浣青接着把那间豆腐店的地址告诉他。

 李平化道:“小人理会得。好,我先走啦。”此时天已亮了。

 罗浩威说道:“杨姑娘,咱们总舵搬移到什么地方,你是知道的了?”杨浣青道:“知道,我自会带领耿大哥上山的,你放心吧。”罗浩威这才缓缓说道:“李姑娘,那么咱们也可以走了。”

 耿电和杨浣青并肩同行,转过山坳,低声道:“罗大哥似乎不大愿意陪伴那位李姑娘,不知是不是因为,因为──”说至此处,停顿下来,眼睛望着杨浣青,原来他想说的是“不知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但可是不便出之于口。

 杨浣青何等聪明,一看他的神气,早已知道他下面要说的话了。

 杨浣青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人真是多疑!”

 耿电心头一跳,说道:“哦,你以为这只是我的多疑?”

 杨浣青说道:“为什么不是?我要说你看错了人啦?”

 耿电说道:“我看错了人,你指的是──”

 杨浣青说道:“罗浩威这个人我是知道的,去年我替师父传授他刀法,你猜他对我怎么样?”接着自问自答道:“他一直把我当作师父一样尊敬,一般朋友间开开玩笑的说话,他都没有和我说过半句。他的年纪比我大,这么样的尊重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他是一个有恩必报的老实人,那位李姑娘于你有恩,也即是于他有恩了。他怎会像你所想的小心眼,为了别的什么缘故,就心里不愿意陪伴那位李姑娘。小心眼的人是有的,但绝不是他,只怕还是那位李姑娘吧。哼,哼,也许还有别人!”

 杨浣青把郁积在心里的说话,一口气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表面上是在说罗浩威和李芷芳这次的事情,骨子里却是说自己和耿电的事情;表面上是反驳耿电对罗浩威的误解,骨子里则是为自己给耿电解释误会。妙就妙在她每一句话都可以移作两方面的解释。

 耿电又是欢喜又是惭愧,心想:“我这误会可真是闹得大了,幸好还不至于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呆了半晌,笑道:“你说得不错,是我失言了。”

 杨浣青“噗哧”一笑,说道:“当然不错,我要说的不是罗浩威不愿陪伴她,是她不喜欢罗浩威作伴,她喜欢的恐怕是另一个人。”

 耿电大为尴尬,勉强笑道:“李姑娘是有点小姐脾气,心地还是好的。她虽然刚才和罗大哥闹得不大愉快,但罗大哥帮了她这次大忙,她一定会感激罗大哥的。经过了这次事情之后,我想他们也会变成好朋友的。嘿嘿,事情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倒是应了一句俗语!”

 杨浣青笑道:“你先别说,让我猜猜。啊,这句俗语一定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耿电笑道:“一点不错,正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初升的太阳把他们两人的影子拉在一起。他们并肩走路,本来也还有一点距离的,但地上的影子却是两个头并在一起了。

 当他们说到“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俗语之时,蓦地发现地上并着头的影子,这刹那间两人不觉脸同时红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