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荒山夜话

 耿电笑道:“你以为是杨姑娘么?说出来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虽然没有正面见着她,但从背影看来,相信是个男的。”他迫于无奈,唯有继续说谎,笑得可是甚为勉强。

 罗浩威面上一红,说道:“当然不会是杨姑娘了,她怎能拿暗器打咱们的白二哥呢?不过,说老实话,这人轻功如此高明,在他没有用暗器打白二哥之前,我倒是有点疑心是杨姑娘的。”

 耿电又再勉强笑道:“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对这位杨姑娘梦寐不忘,也就难怪你是盼望她来了。”

 罗浩威脸色越发红了,忽地正正经经地说道:“耿兄,你别开我的玩笑,说老实话,我对这位杨姑娘是仰慕得很,但我却怎配得上她?在我心目之中,她是我的良师而兼益友呢,我可不敢有亵渎她的念头。说真个的,耿兄,你们两家的渊源如此之深,才貌武功又正相匹配……”

 耿电忙道:“你别拉到我的身上,罗兄,你怎能说是配不上她?两情相悦,又岂在乎于斤斤计较彼此的相貌武功?”心里想道:“他这样说,越发见得他对浣青爱慕之深。唉,君子当成人之美,我,我……”

 罗浩威涨红了脸,正待再说,忽听杨守义的声音叫道:“啊,你们回来了!”原来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已是快将回到这座古庙了。杨守义听得他们的脚步声,连忙跑出来迎接。

 耿电心念一动,说道:“三哥,这金创药你拿进去给二哥敷上,我和大哥说几句话。”

 杨守义、罗浩威都是不禁为之一愕,杨守义出来迎接他们,此时是已离开庙门十数步。耿电悄悄对他说道:“我碰见的是杜复派来的使者,他有一封机密文书给龙帮主的,请你过目之后收藏,但此事他郑重叮嘱,不要给任何人知道。”他和杨守义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罗浩威已经进去了。

 杨守义匆匆看了一遍,吃了一惊,心道:“果然是件紧急的大事。”但却不解,杜复的使者何以要他瞒着三个结拜的兄弟,不觉望着耿电,眼光中露出一派疑惑神气。

 耿电正要和他耳语,说出白坚武不可信任之时,白坚武的呻吟之声却正好传了出来。

 杨守义道:“咱们进去再说。”心想:“杜复既然这样交代,想必是有缘故,我若向耿公子一再询及,倒是显得我对杜复太多疑心,不够尊重了。”

 耿电也在心里想道:“杨守义和白坚武是最早参加青龙帮的,我忽然说出白坚武不可信任,他定然不肯相信。而我又没有工夫和他细说,再不进去,只怕白坚武也会起疑。”再又想道:“杨姑娘的这个法子也不是十分妥当,青龙帮和金鸡岭自必是有往来的,我假传‘杜复’的说话,将来一对口供,这谎话岂不是就要给拆穿了?反正我是和他们一起回到祁连山的,即使白坚武当真不是好人,在这段路程,料想他也不能够干出什么坏事。”

 心念未已,杨守义已是跨进庙门,耿电自然只好跟着他进去了。

 白坚武究竟是好是坏,耿电在未曾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也有点害怕那只是杨浣青的捕风捉影之谈。是以他看见白坚武躺在地上呻吟,于理于情,不能不问:“白二哥,你伤得怎么样?”

 白坚武恨恨道:“那小贼好不可恶,暗器伤人,打死我也还罢了,如今打伤了我的腿,叫我如何能够走动?唉,我走不动不打紧,帮主要我们迎接公子,当然是希望能够早日见着你,这一来可不就是我误了大事了?”

 耿电见他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知道他的伤不会很重,倒是放下了心,当下说道:“我迟一天早一天见到龙帮主,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现在到祁连山也不过三天路程,我们就是背着你走,最多也不过多走一两天而已。”

 杨守义忽道:“耿公子,你早日回到总舵,这是一件大事!我看咱们现在只有变更计划了。”

 耿电瞿然一省,懂得杨守义的意思,心里想道:“不错,完颜长之正在设谋暗袭青龙帮在祁连山的总舵,虽说他送给凉州总管的那封文书,已经落在我们手中,但怎能担保他不会派遣第二个使者八百里快马加鞭的另行送去,这个消息是应该早点让龙帮主知道的,不宜耽搁!”想至此处,道:“我见识不到,大哥说的是。那么大哥的意思──”

 杨守义道:“我的意思是耿公子你先走一步。”

 白坚武假惺惺说道:“什么,你叫耿公子一个人先回总舵,这、这太失礼数了。帮主是叫咱们迎接他回去的!”

 杨守义道:“事急只能从权,我们不能丢开你不管,耿公子又必须早日见着帮主,只有这样才能兼顾了。好在耿公子本领比咱们都强,轻功比咱们都好。咱们陪着他,也帮不了他的什么忙。”

 耿电踌躇莫决,暗自思量:“白坚武受了伤,料想也干不出什么坏事。但我不与他们同在一起,总是有点放心不下。早知如此,那封机密文书,还是不必急于交给杨大哥的好。”

 杨守义一面说话,一面已是拿出一枝令箭,递给耿电,接着说道:“到了祁连山,会有本帮的兄弟查问,你拿出这枝令箭给他们看,可免阻延。”

 耿电只好把令箭接下,道:“好,我马上动身,咱们祁连山上再见。”心想:“杨守义是个稳重的人,我已经郑重的吩咐了他,机密文书之事,不可对别人泄漏,料想无妨。我一到祁连山,就可以请青龙帮主派人接应他们,只几天功夫,白坚武又是受伤的,总不至于就出意外之事吧?”此时天色已亮,耿电和杨守义等人分手,便即独自下山。

 此际杨浣青正在惘惘前行,她本来是有坐骑的,骑的是那匹夺自那个金国军官的坐骑。这匹坐骑早已给她驯服,放在山坡吃草,昨晚她因为要追踪双雄双煞,并没骑它上山。

 不料下山的时候,这匹马却不见了。杨浣青大为奇怪,心里想道:“这荒山怎有人来,这匹马是不会随便就跟人走的,普通的马贼也降伏不了它。”

 杨浣青一声长啸,坐骑仍没出现,当下便即施展轻功,往山下跑。

 昨晚曾经下过一场大雨,雨后的大路上,马蹄的痕迹分外分明,看得出是两匹马并辔西去。

 杨浣青心里想道:“不知其中一匹,是不是我的坐骑?且追下去看看。”

 这匹坐骑是从金国御林军中挑选出来的骏马,完颜长之特地赏给那个军官,好让他到凉州送信的。杨浣青轻功虽好,自忖亦是难以追得上它,不过由于心爱这匹坐骑,姑且一试罢了。她只能希望盗马的人中途在茶馆中歇息,说不定还有追上的希望。

 不料追了一程,路上还没见到茶馆,却先看见她的那匹坐骑了。

 但她那匹坐骑,却是空骑,没人乘坐的。前面有个军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她的坐骑跟在那一骑马的后面。

 杨浣青好生奇怪,心里想道:“我已经驯服的坐骑,为什么会跟着他走?”蓦地恍然大悟:“对了,这人想必是金国御林军中的军官,这匹马和他相熟,看见他在山下经过,就跟他走。”

 那一人一骑缓缓前行,看情形并不急于赶路。

 杨浣青仗着艺高人胆大,心里想道:“这军官的坐骑,比我的那匹更好,索性都抢了他的。”当下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追上前去,大喝道:“好大胆的小贼,竟敢偷我的坐骑!”

 那军官哈哈大笑,回过头来,打量杨浣青,说道:“我正要等你这小贼出现,你这个小丫头也真算得是胆大包天,偷了东西,碰上原主,居然还反咬一口。哼,这匹坐骑,你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原来骑这匹坐骑的金七哪里去了?是不是你把他杀掉了?快说实话!”

 当日杨浣青和杜复截劫那两个送信的军官,杀一个,放一个,杀掉的那军官正是金七。不过这个军官尚未知道确实的消息,不知他这两个手下是死了还是投降敌人,是以想套杨浣青的口风。

 杨浣青冷笑道:“你们女真鞑子抢了汉人的江山,连你的坐骑也只能算是赃物!你还要向我查根问底,不太笑话了么?”

 那军官并不发怒,反而大笑,突然一跃下马,一挥手那两匹坐骑跑入林中,那军官大笑之后说道:“你大概就是那个专门和我们作对的‘小魔女’吧?说话如此横蛮,我倒是从未见过!”

 杨浣青喝道:“今日就叫你见识见识!”心里想道:“这鞑子已经知道是我,居然还是如此傲岸,看来只怕有点本领?”她的江湖经验虽然很浅,武学却是行家,此时仔细打量对方,只见这个军官两边太阳穴贲起,双目炯炯有神,显然是个内功造诣颇深的高手。

 那军官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好吧,那我就见识见识你的功夫吧!我若输给你,这两匹坐骑就都让你拿去,你若输了给我,嘿、嘿,你可要乖乖的跟我进京。”

 杨浣青冷冷说道:“你划出的这个道儿,我可要稍微修改。”

 那军官似乎甚感兴趣,说道:“随你的意,说吧!”

 杨浣青道:“我赢了你,要你的坐骑,也要你的性命!”

 那军官笑道:“好,你用什么兵器,亮出来吧,我就凭这双肉掌接你!我比你年长,不能给人说我以大欺小。”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气,明知她是“小魔女”,也不把她放在眼内。

 原来这个军官乃是金国御林军中的第二号人物、副统领翦长春。

 完颜长之不见那两个使者回来复命,特地请他亲自出马,飞骑赶往凉州的。

 杨浣青气往上冲,心里想道:“先下手为强!”皓腕一翻,银光疾闪,手镯化成了银丝鞭,唰的就向翦长春打去。

 翦长春笼手袖中,大袖一挥,冷冷说道:“来得好!”他还未出手,衣袖已是把杨浣青的银丝鞭裹住,喝道:“撒鞭!”

 杨浣青的银丝鞭几乎掌握不牢,吃了一惊,忙使师门心法,不退反进,借力使力,银丝鞭抖得笔直,“嗤”的一声,刺破他的衣袖,脱困而出。这才有空还嘴,冷笑道:“凭你这点本领,就想夺我的鞭。狗爪子亮出来吧!”但她口里虽然奚落敌人,心中却已知道对方的本领是远在自己之上了。

 翦长春的衣袖被她的银丝鞭刺破了一个小洞,亦是颇感惊异,心道:“这小魔女果然有两下子。”当下哈哈笑道:“你以为我当真夺不了你的鞭么,瞧着!”双手倏地伸了出来,掌风一压,银丝鞭登时荡过一边,翦长春伸手就抓。

 杨浣青鞭梢一转,点他“肩井穴”,翦长春化抓为夹,双指好似一把剪刀,迎着鞭梢便“剪”。说时迟那时快,杨浣青的软鞭已是倏地变招,从“霸王鞭石”变为“云麾三舞”,一个圈圈接着一个圈圈的向翦长春卷来。翦长春左掌拍出,右掌中食两指伸开一剪,只听得“喀嚓”一声,银丝鞭竟然给他剪去了一段。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断,杨浣青这一惊可也是非同小可了!

 不过杨浣青也并非全无还手之力,鞭梢一断,她的银丝鞭已是顺势抖开,闪电般地收了回来,把翦长春的袖子又撕了一幅。

 杨浣青倒跃三步,说道:“你剪断了我的鞭,我毁了你的袖,咱们各不吃亏,再来,再来!”其实虽然是双方各自吃亏,杨浣青吃的亏却是大得多了。

 翦长春也不和她计较,淡淡说道:“我先叫你长鞭变短鞭!”双掌如环,滚斫而进,只见他的衣裳宛似涨满的风帆一样,鼓了起来。杨浣青知道他已经运起上乘内功,即使打到他的身上,也是不能伤害他了。

 杨浣青心里想道:“我且和他游斗,只要他夺不了我的鞭,斗个五七十招,我交代几句门面话,给他来个一走了之,那也不算是败在他的手下。”

 主意打定,银丝鞭一屈一伸,轻灵翔动变化莫测,翦长春连抓几抓,果然都没抓着。

 可惜杨浣青要顾面子,本来她倘若马上就跑是可以逃得脱的,她却要多斗几招,变成了弄巧成拙,不知不觉就给翦长春的掌力所困了。

 五十招才过,翦长春掌力越催越紧,杨浣青纵跃之际,已是逐渐感到一股无形的阻力,不若初时的灵活了。

 杨浣青跳跃不灵,汗下如雨,只听得“喀嚓”一声响,鞭梢又给翦长春剪上了一段。

 杨浣青逃不出去,咬牙苦斗,转眼间银丝鞭给他剪了几次,已是剪掉一尺有多。翦长春哈哈笑道:“叫化子死了蛇,你快没得弄啦!”银丝鞭短了一尺,威力相应减弱,翦长春本来要在距离一丈开外进招的,此时圈子越缩越小,已是敢于欺身进迫她了。

 斗到分际,翦长春找到她老大一个破绽,立即向她的琵琶骨抓去,哈哈大笑道:“小丫头,跟我走吧!”

 且说耿电怅怅惘惘的独自前行,尽管他强自抑制自己,心中仍是禁不住要思念着和自己有夫妻名份却仅仅见过一面的杨浣青。

 正自胡思乱想之际,忽听得树林里有厮杀的声音,其时翦长春正在大声吆喝,杨浣青则禁不住发出一声娇呼。

 耿电吃了一惊,心道:“原来是个女子在这里和人厮杀,这声音好熟,难道是杨姑娘?恐怕没有这样巧吧?”本来他有要事在身,原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好奇之心一起,立即飞奔入林,向着声音来处跑去。

 他来得正是时候,翦长春刚刚在对杨浣青施展杀手。

 翦长春一抓抓下,忽觉背后生风,说时迟,那时快,耿电的折扇已是指到了他的背心大穴。

 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翦长春一声大喝,反手一掌。

 耿电的折扇边缘嵌有钢片,迅速改戳为削,双方动作都快,距离又近,谁都没有料到对方的本领竟是那样了得,结果斗了个两败俱伤。

 翦长春虎口给折扇锋利的边缘割破,耿电的胸膛却给他结结实实打了一掌。

 杨浣青趁势一鞭卷地扫来,缠翦长春双足,翦长春一个踉跄,和身一滚,杨浣青扯不动他,银丝鞭缠在他的脚上,却是不能不放手了。

 耿电晃了两晃,立即又追上去,杨浣青道:“穷寇莫追,耿大哥,你怎么了?”

 耿电说道:“不妨事,这鞑子可是不能让他逃跑。”

 翦长春大吃一惊,心道:“这小子的内功怎的这样了得?我这铁沙掌难道竟然未能伤他么?”他虎口割破,无心恋战,一踢腿甩开了银丝鞭,跑入林中,跨上坐骑,绝尘而去。杨浣青那匹坐骑也跟着他跑了。

 耿电看他已经远去,哈哈笑道:“好险,好险!”笑声带涩,额头现出青筋。

 杨浣青道:“什么好险?”陡地吃了一惊,失声叫道:“耿大哥,你──”

 此时一阵大风吹过,只见耿电的上衣当胸之处现出一个掌印,耿电轻轻一揉胸口,那衣裳登时霉烂,第二层的内衣在同一方位又是一个掌印,不过没有外衣的掌印那样鲜明而已。

 杨浣青大吃一惊,说道:“耿大哥,你别骗我,你是不是受了伤?”

 耿电道:“好厉害!但也不用担心,我死不了的。伤嘛,大概会有一点,三五天之内,总可以支持得住。”

 原来耿电受的这一掌之伤,实是不轻,好在他练的是正宗内功,已经颇有造诣,是以还可以支持得住。他刚才佯作无事,纵声大笑,乃是必须如此,方能把翦长春吓跑的。

 杨浣青皱眉说道:“耿大哥,受了伤可莫逞强,这里有颗小还丹,你先服下。我和你到前面小镇,找个大夫看看。养好了伤再走吧。”

 耿电把药丸吞下,说道:“这是少林寺秘制的小还丹吧?”

 杨浣青道:“不错,是少林寺的方丈送给我师父的。”

 耿电说道:“有这颗小还丹更不碍事了。我哪里还有工夫养伤?”

 杨浣青道:“小还丹虽然能治内伤,但也不是仙丹,怎能不歇息一两天?”

 耿电说道:“你不知道,我有紧要的事情,必须赶到祁连山去见龙帮主。”

 杨浣青道:“对啦,我还未曾问你,杨守义、罗浩威他们呢?”

 耿电笑道:“你打伤了白坚武,他们自是不能丢下他不理呀!”

 杨浣青好生后悔,说道:“早知如此,我也不用暗器打白坚武了。原来你是因此才要独自赶路的。”心想:“他受了伤,没人照料,途中万一再遇上敌人,那岂不是我害了他?”

 耿电说道:“浣青,你上哪儿?咱们后会有期,就此分手吧。”

 杨浣青道:“耿大哥,我和你一道往祁连山。”

 耿电又惊又喜,说道:“你,你也去,你这是不是仅仅为了我的缘故?”

 杨浣青笑道:“杨守义不能丢下白坚武,我又岂能把你抛开不理。咱们是结拜兄弟,也用不着避嫌!”

 耿电暗自想道:“不错,大事要紧,不能拘泥小节。我如今受了伤,寻常的小贼对付得了,但若碰上一个像刚才那个本领高强的敌人,我就上不了祁连山啦。”当下笑道:“好,那我就请你做保镖吧。”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上倒是不感寂寞。不过耿电怀有心病,错以为她和罗浩威已是一双心心相印的情侣,是以虽然形迹上已经熟络许多,却总是保持兄长的身份,不敢稍有半分越礼。

 耿电急于赶到祁连山,不料心里越急,跑得越慢,渐渐就有点感到支持不住了。杨浣青劝他道:“大哥,古语有云:欲速则不达。你受了伤,再不顾生命的施展轻功,病倒了怎么办?”耿电无可奈何,只能听从她的劝告。这一天才走了一百多里。

 第二日更糟,走了一程,耿电就感到头晕目眩。他不敢让杨浣青知道,强自振作精神,挨到黄昏时分,不过走了八十多里,面色已是苍白如纸。这时他虽然力加掩饰,杨浣青早已看出来了。

 依杨浣青之意,本是要和他到小镇上找个大夫看病的。耿电却是不肯依从,理由一是不能耽搁时日,二是恐怕泄漏风声,给敌人发现。一男一女,又都是口音不同的外乡人,找大夫看病,难免要惹别人起疑。而此地又正是凉州总管李益寿的辖境。

 杨浣青道:“那也必须找个地方歇息,不能再赶路了。”

 他们在树林里找到一棵枝叶密茂,可避风雨的大树,杨浣青在树下生起了火,给耿电烧了一壶开水,吃了一点东西,耿电精神好一些。杨浣青强迫要他睡觉,耿电笑道:“我本来想晚上也赶路的,如今听你的话,明天才走也就是了,要我这样早睡觉,我可是睡不着。”

 天上下起了毛毛雨,杨浣青皱了眉头,说道:“三天下了两场雨,真是倒楣。不过这场雨看来不会像前日那场雨那样大,希望它快点过去。”

 耿电笑道:“世事真是往往料想不到,前晚下雨的时候,我和罗浩威他们围着野火作长夜之谈,和今晚的情景也差不多,但陪我夜话的人却换成你了。”

 杨浣青道:“你们那晚谈些什么?”

 耿电道:“没什么。我和他们说起咱们两家当年在一起的旧事。”他本来要把罗浩威说的一些话告诉她的,但想了一想,觉得还是不宜于这样坦率的和她谈及儿女之情。

 杨浣青笑道:“你在我家的时候,我还未曾出世呢,你谈的是什么旧事?”

 耿电说道:“那时咱们两家同住在一间破庙里,下雨的时候,我们的娘忙个不得了,我却爬在地上戏水。”

 杨浣青笑道:“是吗,那你小时候一定很顽皮。可惜我没有看见你小时候的样子。”耿电说道:“是呀,我常常因为顽皮,挨妈的骂。幸亏你的妈却给我保护,不让我妈打我。”

 杨浣青笑道:“这样说,我娘一定是很疼你了。我也曾听得娘说过,你小时候很可爱,不过却完全没有说起你这些顽皮的事情。”

 耿电说道:“你妈还曾和你说过一些什么关于我的事情?”

 杨浣青道:“听说你是四岁的时候离开我家的。那时我还在妈的肚子里。”说至此处,脸上泛起一片红云。

 耿电心中怦然而动,说道:“不错,亏你妈还记得清楚。但这又怎样?”

 杨浣青低下了头,说道:“没什么,妈因为我没有见过你,说起的两家旧事我却全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怎样多说了。今晚你说起来,我倒是很感兴趣。你多说一些给我听,好不好?”

 耿电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淡淡说道:“我年纪太小,记不得这许多了。”

 他们两人彼此试探,总希望对方先把那桩关系他们终身大事的事情说出来。但杨浣青是个女孩儿家,当然羞于启口;耿电怀着心病,在还未确切知道杨浣青的芳心谁属之前,则不敢启口,结果变成了互相试探,大家都感失望。

 杨浣青本来想要问他:“你记不得这许多,你妈和你说的总不止这一些吧?”但一想,这一问也还是太着痕迹,话到口边又吞回去了。

 本来十分融洽的气氛突然变得僵冷,两人不约而同的望了对方一眼,杨浣青低下了头,耿电也转过了脸,大家都想不出要说什么话好。不由得大感尴尬。

 好半天耿电说道:“干柴没有了,咱们拾些枯枝添火。”

 杨浣青忽地跳了起来,说道:“别走出去,你听!”

 耿电伏地听声,只听得隐隐似有脚步之声,而且来的人数似乎很多。

 杨浣青没有生病,耳朵比耿电更灵,说道:“他们正是朝着咱们这边来的,大约有二三十人呢,他们步履不齐,听得出有的人轻功很好,另一些人则是极力放轻脚步,却不能隐没声息的。荒山上怎会突然来了这许多人,料想是冲着咱们来了。我弄熄火头,你躲一躲。”

 耿电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大病,正好找个小贼消遣消遣,岂能袖手旁观?”

 忽觉软玉温香,醉人如酒。杨浣青握着他的手,贴在他的耳边柔声说道:“大哥,听我的话,我不准你出手!”爱护之情溢于辞表。耿电心神一荡,不由得点了点头。

 杨浣青大喜,连忙弄熄那一堆火。把耿电安置到大树后面,她自己则跃上树顶。刚刚藏好,只见火把光亮,那些人已然来到。耿电看见并无那日的那个军官在内,心里想道:“来的不过二三十人,以她的本领料想可以应付。为了免她担心,我就让她唱一出独脚戏吧。”

 带队的是个少年军官,说道:“咦,这里刚才还有火光,怎的却不见人了?”当下上前察看,跟在他后面的军官说道:“这堆火刚刚弄熄,想必藏在附近。”另一个军官道:“你们瞧这脚印,一大一小,看来定是一男一女。我看多半就是翦大人所说的那两个人了。”那少年军官笑道:“你们且莫乱猜,说不定是两个在这里偷情的乡下男女呢。莫要把他们吓坏了。喂,你们出来,躲是躲不了的。只要你们不是匪徒,问过了话,就让你们走。”耿电想道:“他们说的什么翦大人,想必就是给我打跑的那个鞑子了。这班鞑子官兵果然是冲着我来的。不过,这个领头的小鞑子,倒似乎心地还好。”

 藏在树上的杨浣青则在暗中盘算:“这小鞑子倒像是个公子哥儿,本领料也有限。擒贼先擒王,待我一举把他拿下,也省得多耗气力。”

 军官没见有人出来,正要展开搜索,杨浣青突然从树上一跃而下,冷冷说道:“我在这儿,你们瞎了眼么?”

 翩如飞鸟,快如闪电,杨浣青人在半空,已是一招“鹏搏九霄”,朝着那个少年军官疾抓下来!

 她只道手到擒来,不料这少年军官的本领竟是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杨浣青疾抓下来,他霍的一个凤点头,一招“拂云手”,双掌向上一推,只听得“卜”的一声,少年军官头戴的狐皮帽子跌落地下,杨浣青那一抓的力道给他卸开,身不由己的斜飞出去了。

 好个杨浣青,在敌人包围之下,登时显出了超卓的轻功,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银丝鞭倏地抖开,脚尖着地时,四个扑上来捉她的官兵已是每人着了一鞭,都变作了滚地葫芦了。

 一个手执大刀的军官本来正在扑过来,见杨浣青这样厉害,吓得慌了,失声叫道:“小魔女!”

 杨浣青纵声笑道:“不错,我就是专杀你们鞑子的小魔女!”银丝鞭一卷一勒,那军官虎口如割,大刀脱手飞出,众官兵发一声喊,慌忙闪避。

 杨浣青一个转身,银丝鞭又向那少年军官打去。仍然打着擒贼先擒王的主意。

 那少年军官仗剑防身,鞭影翻飞,剑光缭绕,一个攻得迅猛,一个守得沉稳,竟是各有千秋。那少年军官从未见过她的这路鞭法,被迫得连退数步。但他退一步就把杨浣青的攻势解了一分,杨浣青的长鞭可也打不到他的身上。

 忽地又是一个少年军官越众而出,大喝道:“休得猖狂,我来会你这小魔女!”声音清脆,虽然是在喝骂,听来也很悦耳,但来得可是真快,说到一个“会”字,杨浣青已是感到背后金刃劈风之声。

 杨浣青反手一鞭,重使“缠腕夺刀”的那招鞭法。但这个少年军官却非刚才那个手执大刀的军官可比,“他”一个移形换位,跟着便是一招“彩凤夺窝”,两柄柳叶刀竟然反客为主,抢杀过来。

 此时杨浣青方始看得分明,原来这个少年军官乃是一个女子。

 杨浣青好生诧异,心道:“想不到鞑子之中竟然也有这么一个武功出类拔萃的女子!”不敢轻敌,迅即便是连环三鞭。

 这女子和杨浣青一交上手,便知自己的本领还是比对方稍逊一筹,她是个好胜的人,生怕在手下人跟前给“小魔女”打败,失了面子,心里一急,便即嗔道:“大哥,你怎么不来帮我?你是看上人家姑娘的美貌了么?”

 杨浣青大怒,喝道:“不要脸!”唰唰唰鞭风呼响,夭矫如龙,看似打向上盘,倏地卷到下盘,那少女给她打得有点手忙脚乱,却还是回骂道:“谁不要脸,你这小魔女才是不要脸。你那野男人呢,为什么还不出来?”

 那少年军官叫道:“妹妹小心!”只听得“嗤”的一声,杨浣青的银丝鞭疾掠而过,已是把她的衣裳撕去了一片。那少年军官初时不想以多欺少,看见妹妹打不过杨浣青,这才急忙上来。

 耿电初时本来也是不想出手的,但看了几招,已知杨浣青决难以一敌二,顾不得自己身上有病,一声大喝,就跑出来。

 耿电突然窜出,身法快得难以形容。待官兵们发一声喊,上前兜截之时,他早已是声到人到,扑向那少年军官了。

 少年军官横剑一封,耿电折扇斜指,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少年军官挥剑划出一个圆圈,圆圈尚差少许缺口未曾划成;耿电引开他的目光,扇柄闪电般便从缺口插入,点着他的身子,正当小腹“愈气穴”的穴位。

 少年军官闷哼一声,倒跃三步,赞道:“好俊的身手!你是谁?”竟然没有跌倒。

 原来耿电虽然点着了他的穴道,但气力不足,却是难收封闭穴道之效。那少年军官内功颇有造诣,一个吞胸吸腹,隔着衣裳,耿电的那股力道已是给他化解。但虽然如此,小腹亦已感到隐隐作痛。

 说时迟,那时快,有两个本领较高的军官已是双双赶到,帮忙他们的“少帅”。其中一个叫道:“不用问了,这厮一定是姓耿的那小子!”

 少年军官心里想道:“他点穴的手法神妙非常,但真力却是不足,难道是受了伤么?”他不甘在手下面前示弱,哈哈笑道:“闪电手果然名不虚传,你们退下,待我会他!”

 说时迟,那时快,耿电已是倏地一个转身,折扇指东打西,作势攻左面那个军官,突然就欺到了右面那个军官的身边。

 那军官武功不弱,但他用的却是长矛,急切间难以收回护身。只觉半边身子一麻,已是给耿电用分筋错骨手法折脱了他的腕骨。

 耿电脚步一个踉跄,另一个军官刚扑过来,耿电好似收不住脚步的样子,跌入了他的怀中。这个军官用的是一对护手钩,双钩一合,但耿电比他还快,一指戳出,已是先点着了他的穴道。双钩虽然勾着耿电的身子,但力道已经消失,只是撕烂了他的一幅衣裳。

 少年军官见他兔起鹘落的只是照面一招,便制伏了他手下两个本领最强的军官,大吃一惊,也不管他是受伤还是没受伤了。连忙使出浑身本领,以“乱披风”的剑法连环三招和耿电抢攻。

 杨浣青更是吃惊,叫道:“耿大哥,你快跑呀,你怎么不听我的话!”

 耿电解了对方两招,叫道:“你听我的话,快去给龙帮主报讯!”第三招力不从心,话犹未了,折扇给那少年军官一剑挑落。耿电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登时不省人事。他的气力已经用尽,不待敌人擒他,他已是先自倒下了。

 杨浣青喝道:“你杀了我的大哥,我要你的命!”和她交手的那个少女本领稍逊于她,急切之间,杨浣青却是摆脱不开。

 少年军官抱起耿电,一探他的鼻息,笑道:“姑娘,你别着急,你大哥只是一时晕倒,并没丧命。他大概是早就受了伤的吧?”言语温和,颇出众官兵意料之外,俱是想道:“这小魔女美艳非凡,莫非咱们的公子是当真看上她了?”杨浣青亦是觉得有点奇怪,忽地想起一件事情,禁不住心头一动。

 此时那个使双钩的军官已得同伴给他解了穴道,他的武功本来不弱,但刚才一交手就被耿电点了穴道,自是感到颜面无光,于是穴道一解,便即挥舞双钩,跑上前去,帮那少女夹攻杨浣青。

 杨浣青暗自思量:“耿大哥说得不错,给祁连山送信乃是最紧要的事情。看来这少年官军似乎并无害耿大哥性命之意,不知是否就是杜复说的那人?”又再想道:“他们兄妹本领不凡,我是众寡不敌,即使拼了性命,也是救不了耿大哥的了。不如还是听他的话,先到祁连山禀报青龙帮主,大伙儿再设法救他吧。”

 主意打定,唰的一剑向那使双钩的军官面门刺去,她这一招名为“南斗七星”,剑尖颤动,抖起七朵剑花,剑花错落,当真就似幻成点点星光一样,耀眼生缬。那军官急把双钩封闭门户,岂知杨浣青乃是一记虚招,迫退那个军官,剑锋倏地一转,那少女双刀招架之时,杨浣青已是翩如飞鸟的从她身旁掠过。

 那少女喝道:“小魔女,咱们还未曾分出胜负呢,要打就打个尽兴!”

 杨浣青道:“很好,有胆的你就来和我单打独斗。你们以多为胜,我恕不奉陪!”说话之间,已是逃出重围,众官兵哪里拦得住她?杨浣青回过头来,又扬声喝道:“我大哥少了一根毫毛,你们可休想安枕!我说得到做得到,必定来找你们算帐。”

 那使双钩的军官飞身上马,说道:“和这种妖女讲什么单打独斗的规矩?她轻功再好,也跑不过骏马,咱们追她!”他说这话一来是为那少女解窘,二来也是因为失了面子,确实是想带头追赶敌人,即使捉不到她,也可以逞逞威风,登时有几个自恃本领不弱的官军跨上坐骑和他去追。

 那少女虽然气恼杨浣青看不起她,但一想单打独斗,自己确是胜不了她,倚多为胜,又是胜之不武,是以眉头一皱,却不肯随众去追了。

 那少年官军也是眉头一皱,但一想:“我若禁止他们去追,只怕也是太着痕迹。杨姑娘本领高强,谅他们也是拿她不下。”当下笑道:“好,妹妹,那咱们跟上去看看吧。”言下之意只是“看看”而已,并不准备动手的。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