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妙计退敌

 娄人俊知道凌浩武功并不甚高,冷笑说道:“你鬼叫什么,我听见了。你不过是赶来给儿子送丧而已,好,我就如你心愿吧!来人,把他拿下!”张彩玉补一句道:“若是不能活捉,就用暗青子将他废了!”

 轰天雷又惊又喜,他刚才只见师父,没见父亲,心中一直惊疑不已,此时方始知道他们是一同来的。但轰天雷在一时之间,却还未懂何以他的父亲要独自藏在另一处地方,不和师父一起。

 说时迟,那时快,娄人俊的手下已是从四方八面向凌浩藏身之处跑来。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且已发出暗器了。但因凌浩有假山屏障,暗器一时之间也还未能打得着他。

 轰天雷惊急之下,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力,陡然一声大喝,一掌劈出,乌蒙识得厉害,闪过一边,另一个金帐武士替他挡了灾,给轰天雷的霹雳掌力震得飞出一丈开外。

 轰天雷一跃而出,叫道:“爹爹!”

 凌浩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威儿,止步,切莫上来!”

 娄人俊哈哈大笑,说道:“你们父子都是插翼难飞,等着送命吧!”

 凌浩跟着也在哈哈大笑,笑得比他声音更响,笑过之后,说道:“娄人俊,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叫你的娄家庄夷为平地!你们这些人若再上前十步,我叫你们化作飞灰!”

 娄人俊冷笑道:“你有什么本领,胆敢虚声恫吓!”但他的那班手下,听了凌浩之言,倒是有点惊疑不定,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止步凝身,暂且观望。

 凌浩缓缓道:“你不信吗?好,我就让你先看一看!”说罢把手一扬,一枝“蛇焰箭”射出,“蛇焰箭”箭头中空,藏有硫磺药剂,射出即燃,平常是江湖上的夜行人用来作讯号的,射也是射向天空,但凌浩这枝“蛇焰箭”却是射向地下。

 火花着地,陡然间只听得轰的一声,一座假山给炸得塌了半边,碎石纷飞,那些人幸而早已止步,刚在爆炸威力所及的范围之外,但饶是如此,也有许多人被石块打伤。

 凌浩冷笑道:“这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娄人俊,我告诉你吧,我已经在你的娄家庄之内十个地方,埋了炸药!如今爆炸的这个地方,还是炸药埋得最少的!”

 原来凌浩是世代相传的火器专家,他的祖父就是善于制造火炮名闻天下的梁山泊好汉凌振。凌浩迟至现在方始现身,就是由于他要选择地方,偷偷埋好炸药之故。

 娄人俊吓得心胆皆寒,硬着头皮说道:“就算你有本领能够把我的娄家庄炸成平地,你们父子也难免骨化飞灰!”

 凌浩冷冷说道:“我们父子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出去,嘿,嘿,你们娄家庄老幼一百三十七口,连同你们的‘贵宾’在内,可就都得给我们陪葬了。这桩交易很不坏呀,娄人俊,你是不是赌我不敢和你同归于尽?”双指挟着一枝蛇焰箭,箭头蓝光闪烁,对准了娄人俊的方向,作势欲射。

 娄人俊慌忙说道:“凌大侠,有话好说,何须弄得两败俱伤?我也并不想难为你们父子呀!”

 凌浩说道:“好,那么你是愿意和我作另一桩交易了?但只怕你作不了主吧?”

 此时双方早已停战,娄人俊跑进东院,与龙象法王悄悄说道:“法王,这班人都是亡命之徒,只怕他们当真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其实龙象法王比他还要惊慌,他是国师身份,还有一位公主身份的云中燕和他同在娄家庄,他焉敢拿公主和自己的性命当作赌注,和对方同归于尽?

 凌浩喝道:“我可没有功夫等你们,这桩交易你们是做还是不做?我可得有言在先,我的价钱是决不减的!”

 龙象法王连忙说道:“你告诉他,咱们都依他就是。”

 娄人俊苦笑道:“凌大侠,你划出道儿来吧!”

 凌浩说道:“请你娄大庄主备马送我们出庄,只许你一个人。离庄十里后,方才许你回去。”

 娄人俊道:“你们可不能拿我当作人质。”

 凌浩冷笑道:“你当我们也是像你一样,说话不算话的么?”

 龙象法王忙道:“娄庄主,你就送他们一趟吧!”

 凌浩接着说道:“在我们走出娄家庄之前,所有人都得站住不动!否则,哼、哼,只要我在娄家庄内,就能够叫你们化骨扬灰。”这一着乃是防备龙象法王这班人偷施暗算的。娄家庄纵深一里多长,他们到了庄外,龙象法王就是要想追来,也是追之不及了。

 龙象法王强笑道:“凌大侠,你太多心了,老衲岂会暗算你们?”

 凌浩冷笑道:“谅你也不敢!”当下会齐了自己人,把娄人俊夹在当中,一行人等,大踏步便走出了娄家庄。

 庄丁早已备好马匹,当下一行人跨上坐骑,风驰电掣的火速离开了娄家庄,到了十里之外,依约放回娄人俊。

 待至娄人俊的背影看不见了,凌浩这才哈哈大笑起来。

 轰天雷道:“爹爹,你笑什么?”父子相逢,当然十分高兴,但他知道父亲的性情一向拘谨,纵然十分高兴,也不会如此开怀大笑的,是以他觉得有点奇怪。

 凌浩忽地正容说道:“威儿,我是不是教导过你不许说谎?”

 轰天雷吃了一惊,说道:“孩儿并没有违背过爹爹教导,不过,那些蒙古鞑子盘问我的时候,我是不敢完全实话实说,这不算得是违背爹爹吩咐吧?”

 凌浩笑道:“当然不算。我正是怕你拘执我以前的教导,想要和你说呢。你已经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轰天雷一时是莫名其妙,凌浩接着说道:“一个人是该老老实实,说谎是不好的。但也要因人而施,有时为了对付敌人,骗骗他也无所谓,我刚才就骗了娄家庄的人。”

 轰天雷从未见过父亲如此风趣,好奇心起,笑道:“爹爹怎样骗了他们?”

 凌浩说道:“其实我只是埋了一处炸药,就是刚才已经爆炸了的那一处。我说什么在十处地方埋了炸药,只不过是吓吓他们的。”

 众人方始恍然大悟,都不由得笑了起来。黑旋风笑道:“娄人俊也是不够聪明,他应该想到,若是在十处地方埋了炸药,你怎能不给人发现?”

 凌浩笑道:“我是和他们赌上一赌,赌他们纵有怀疑,也不敢拿身家性命和我一搏!”

 轰天雷急于知道一件事情,笑过之后,说道:“吕伯伯可有见着令嫒么?”

 吕东岩愁眉不展,说道:“她已经逃走了,你的时叔叔曾见过她。”

 轰天雷道:“听说她是和一个人一起来的,那个人不知是谁,时叔叔可见着吗?”

 时一现道:“其实我也没有见着,我只知道吕家侄女被囚,听到她的叫声,后来就和娄人俊交上手了。”说了之后,心里暗暗叫了一声“惭愧”,想道:“凌浩教他儿子只可对敌人说谎,我对自己人却也说谎了。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吕东岩道:“小女逃出了娄家庄,想必她是要回家的。请大家到舍下盘桓几天吧。铁威贤侄,你伤还未好,就走出来,这次我可要请你多留几天了。”

 轰天雷颇感踌躇,心里想道:“我当然是想见玉瑶的,但只怕到了她的家中,伯母又要不高兴了。”

 吕东岩道:“铁威,你在想什么,是不是有甚为难之事?”吕东岩老于世故,料想轰天雷这次不等他回家,便即提前离开,其中定有蹊跷,是以有此一问。

 轰天雷道:“吕伯伯,你不怕我们连累了你吗?”

 吕东岩怫然不悦,说道:“这是什么话,我若是怕受连累,也不会和你爹爹一同来这里救你了。”其实轰天雷正是说中他的心病,当轰天雷初到他家的时候,他还是怕受连累的,不过,现在的想法已经是有所改变了。

 凌浩说道:“这孩子不会说话,吕大哥你莫见怪。威儿,吕伯伯现在和咱们已是自己人一般了,你有的那重顾虑,虽然也是该有,但现在则大可以抛开了。过来给你的吕伯伯赔罪吧!”言内之意,暗示吕东岩可能答允他的婚事。当然这只是凌浩自己认为而已。

 轰天雷过来赔罪,说道:“吕伯伯,我说错了话,你莫见怪。”吕东岩哈哈笑道:“我知道你也是一番好意,只要你愿意跟我回去,我就欢喜了。嗯,瑶儿见到了你,她更是不知道该多么高兴呢!”

 他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听了轰天雷的话,已经猜到几分,想道:“定是玉瑶的娘想把她许配给大成,是以冷淡了他,叫他受委屈了。这次我回去倒应该和她好好的谈一谈。”

 轰天雷以为到了吕家,就可以见着玉瑶,放下心事,说道:“风兄,可惜云中燕不敢跟咱们出来。”

 时一现心中有愧,生怕别人再问起是谁与云中燕一起的事情,咳了一声,扭转话题道:“对啦,说起云中燕,我正有一桩事情要向你交代呢,喏,这就是那部吴用留下的兵法,她叫我交还给你的。”

 黑旋风接过了那部兵书,欢喜之中又不禁有几分怅惘,心里想道:“云中燕经过今晚之事,只怕很快就要与龙象法王回转和林了。今生不知还有没有和她重见之时,唉,只怕是千难万难的了!”

 哪里知道,云中燕虽然没有跟他出走,但也没有跟龙象法王回转和林。她是在娄家庄最混乱的时候偷偷离开的,比黑旋风他们还早半个时辰。龙象法王后来发现,又惊又气,却也无可奈何,只好留下四个金帐武士找她,自己先回和林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云中燕不说,光说吕玉瑶的遭遇。

 且说秦龙飞背着吕玉瑶,溜出娄家庄,一口气跑了二十多里路,不知不觉,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吕玉瑶还未醒来。

 秦龙飞怕在大路碰上行人,躲到附近的树林里去,把吕玉瑶轻轻的放下来。定神一看,只见吕玉瑶星眸紧闭,气吐如兰,“好一个睡美人!”秦龙飞才离险境,色心又起,不由得心旌摇荡了。

 忽听得似有“沙沙”声响,秦龙飞吃了一惊,跳将起来,只见树梢风动,哪里有人的影子?秦龙飞心里苦笑道:“怪不得俗语说一次被蛇咬,见了草绳也害怕。时叔叔被困在娄家庄,轻功再好,只怕也是逃不出来,我何须害怕?”原来他以为是时一现跟踪追到,待得看清楚了,始知是风吹树叶的声音。

 秦龙飞吃惊过后,心乱如麻,想道:“按说娄家庄高手如云,时叔叔是跑不掉的,但倘若吕东岩真的到了娄家庄,娄人俊看在吕东岩的份上,或许会放他走也说不定。”原来在秦龙飞逃走之时,吕东岩是尚未赶到的,但时一现呼唤吕东岩来救他的女儿,秦龙飞则是已经听到了。

 昨晚的事情给时叔叔撞破,我如何还能回家?吕家当然也是不能去的,除非米已成炊,吕玉瑶心甘情愿的嫁了我,否则只怕吕东岩也要取我性命!

 “唉,此地不能留,回家又不可,怎么办?”秦龙飞恶念陡生,接着想道:“没奈何,我只好骗她到底了。我说带她回家接她父亲,谅她也不知道到我的家乡是该走哪一条路。我与她远走高飞,不论走向何方,总之是离家乡越远越好,孤男寡女,一路同行,我又比轰天雷这小子英俊得多,俗语说姐儿爱俏,不怕我不能把她弄上手!”

 秦龙飞打定了主意之后,傍着吕玉瑶坐下,俯首看她妖媚的睡姿,越看越是心动,正想亲一亲她,吕玉瑶忽地睁开眼睛,失声叫道:“咦,你为什么偷入我的房间?”原来由于她一路上受到震荡,本来还要一个时辰才醒的,药力提早过去,却恰巧在这个时候醒来了。她睁开睡眼,神智未清,只认出了在她面前的是秦龙飞,却还以为是在娄人俊妻子的卧房里。

 秦龙飞退后一步,笑道:“好了,你醒来了。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吕玉瑶游目四顾,大惊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睡在荒林里?”

 秦龙飞道:“吕姑娘,你可知道,你昨晚几乎给人加害么?”

 吕玉瑶大吃一惊,说道:“什么人?”

 秦龙飞笑道:“还有什么人,当然是娄人俊夫妻了。他们殷勤的招待你,原来是别具用心的,你当他们是好人吗?”

 吕玉瑶道:“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但到底他们是怎样来暗中害我,你快说吧!”

 秦龙飞编好谎话,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昨晚娄人俊的婆娘陪你进去歇息之后,我越想越是疑心,于是睡到半夜,我就悄悄的出来,本来是想窥探一下动静的,当经过他们卧室外间的庭院之时,无意中却给我偷听到了他们夫妻的密语。”

 吕玉瑶道:“他们是在商量怎样对付我么?”

 秦龙飞道:“不错。其实,那时已经不仅只是商量而已了,你早已着了他那婆娘的道儿了。吕姑娘,你仔细想想,临睡之前,你是不是喝过他们的茶水?”

 吕玉瑶道:“不用回想了。我也知道定是着了他们的蒙汗药,否则我不会到了这里方始醒来,途中毫无知觉。你听到他们说些什么,快点告诉我吧!”

 秦龙飞道:“娄人俊说,你这蒙汗药药力能够支持多久?他婆娘说,不到天亮,她决计不会醒来。娄人俊道:好,那么咱们可以把她交给龙象法王,在天明之前,把她带走。他婆娘道:你不怕吕东岩?娄人俊道:第一、龙象法王的武功远胜于吕东岩。第二、龙象法王把她带回蒙古,吕东岩纵有天大神通,也难追踪觅迹。第三、和她同来的那个小子,我马上就要把他杀掉,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泄漏出去。第四、咱们有了龙象法王这个大靠山,以后要功名有功名,要富贵有富贵,还怕什么?”

 吕玉瑶吓出一身冷汗,说道:“好险,好险,不是你把我救出来,我在迷迷糊糊中给他们送到蒙古,那可就真是插翼难飞了。但娄人俊不是说那个蒙古国师已经和云中燕、轰天雷都走了的么?莫非他说的这个也是假话?还有龙象法王要把我擒往蒙古,却又为了什么?”

 秦龙飞道:“云中燕和轰天雷确是已经走了,娄人俊说的并非假话,不过龙象法王却仍然留在娄家庄,只是昨晚没露面罢了。咱们昨晚刚踏入娄家庄之时,不是曾经碰上一个蒙古鞑子吗,这个人就是龙象法王的手下了。吕姑娘,我劝你莫再想凌铁威了,他愿意只是和云中燕一个人远赴蒙古,万里同行,他们交情如何,你也应该明白的了!”

 吕玉瑶恼道:“他们的交情与我何干?我也没有说到凌大哥,这都是你的疑心罢了。其实凌大哥是我家恩人,我就是想念他,也是应该的。”

 秦龙飞赔笑道:“是是。我说话不当,你莫生气。不过,我也是为了你好呀。凌铁威是我师兄,我又何尝……”

 吕玉瑶嗔道:“好了,别再提凌铁威了!”心里想道:“你说来说去不过是那些话,我也已经听厌了。”但因她一直以为秦龙飞是救她的人,讨厌他的说话,可是不便出之于口。

 秦龙飞道:“对啦,你还要知道龙象法王为何要把你擒往蒙古是不是?昨晚我偷听娄人俊夫妻的谈话,这个原因也知道了。”

 吕玉瑶道:“他们怎样说?”

 秦龙飞道:“娄人俊说,龙象法王是要把你送给拖雷做王妃!”

 吕玉瑶气得柳眉倒竖,说道:“岂有此理,见了爹爹,我定要爹爹给我报仇!只可恨那个龙象贼秃已经走了。但娄人俊可还没有跑掉,爹爹回来,先挑了他的娄家庄,好歹也出口气!”

 秦龙飞笑道:“我虽然没有本领给你挑了娄家庄,多少也给你报了一点仇啦!”

 吕玉瑶道:“对啦,后来怎样?”

 秦龙飞得意洋洋地说道:“我知道他们要暗算你,当然就冲进去和那娄人俊较量啦!哈哈,他在黑道上声名那么大,却原来也只是银样蜡枪头,给我一掌就打得他受了伤,慌忙和他那婆娘跑了!可惜你看不见,他可真是败得狼狈呢!”

 吕玉瑶大为欢喜,说道:“好,打得好!秦大哥,这不是娄人俊本领不济,是你武功太高!”她相信了秦龙飞的谎话,禁不住连连夸赞他。却哪知道娄人俊原来是秦龙飞的师叔。

 秦龙飞忍着心中的高兴,淡淡说道:“这算不了什么,多谢你夸奖啦。我没有解药,打跑了娄人俊之后,只好背着你跑出来,你不怪我吧。”

 吕玉瑶粉脸晕红,道:“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会怪你,以后别再提这事啦。”

 秦龙飞道:“是,是。你现在可以走路了吧?”

 吕玉瑶道:“上哪儿?”

 秦龙飞笑道:“你怎么忘了,你不是要见爹爹吗,你爹爹在我家,当然是和我一道回家了。”

 两人刚要动身,忽听得林中有冷笑之声!

 秦龙飞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只见一个黑衣女子已是出现在他的面前。秀发披肩,长眉入鬓,有一股慑人心魄的美,令人不敢逼视。秦龙飞本来要发作的,想不到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绝色佳人,倒不禁呆住了。

 黑衣女子笑道:“秦大英雄,我令你受惊了吧?”

 秦龙飞定了定神,说道:“姑娘是谁?怎的知道秦某?”

 黑衣女子道:“你是轰天雷的师弟,名叫秦龙飞对不对?嘿、嘿,你的大名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实不相瞒,我就是为了仰慕你秦大英雄的大名的。”

 吕玉瑶的江湖阅历虽浅,却也听出了她话中的讽刺意味,心里不由暗暗嘀咕:“这女子看来倒是有点邪门,不知是什么来头?”

 可笑秦龙飞给她这么一“赞”,却是不禁飘飘然了,说道:“不敢当,我不过是初走江湖的年轻人而已。姑娘,你尊姓大名?找我可是有事?”

 黑衣女子说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有的人一辈子出不了头,有的人初出江湖,就是一雷天下响了。你的师兄轰天雷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不过,我听说你的本领比轰天雷还强得多,所以我才特地要来会你。”她说出了来会秦龙飞的原由,但却不肯说出自己姓名。

 吕玉瑶心中一动,问道:“这位姐姐,你可曾经见过轰天雷的吗?”

 黑衣少女淡淡说道:“轰天雷在吕家庄打败黑鹰年震山,江湖上早传扬开了。”

 秦龙飞得意非凡,说道:“轰天雷打败年震山,你知道他不足为奇,但你又怎知道我的本领胜过我的师兄呢?”

 黑衣少女道:“你昨晚不是打得娄人俊夫妻狼狈而逃,勇救佳人,单身匹马就闯出了娄家庄吗?娄人俊的本领和江湖上的名头都是不弱于年震山的啊!”

 秦龙飞呆了一呆,说道:“你也知道这件事情?”

 黑衣少女似笑非笑地说道:“这难道不是真的么?”

 秦龙飞心想道:“我刚才编造的谎言莫非是给她偷听去了?看她这模样,倒象是相信我的谎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是,是真的!”

 黑衣少女道:“我也相信是真的,所以我才特地要来会你!”

 秦龙飞怔了一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衣少女笑道:“出于仰慕英雄侠士之心,特地来向大英雄大侠士讨教几招呀!”

 图穷匕现!秦龙飞这才知道,原来这黑衣少女恭维他是大英雄大侠士,只不过是绕着弯儿说话,奚落他的。而最终的目的则是要伸量他!

 吕玉瑶道:“姑娘,你是娄家庄的吧?娄人俊是你什么人?”她一开始就觉得这黑衣少女有点“邪门”,此时见她径自向秦龙飞挑战,只道自己的所料定然不差,心里想道:“听说娄人俊有个出嫁的女儿,昨晚虽没见着,却怎知她不是正在娘家?莫非这女子就是娄人俊的女儿?”接着又想:“对啦,一定是这样。否则她焉能知道秦大哥昨晚的事情?她是赶来代父亲报仇的!”

 吕玉瑶哪里知道秦龙飞所说的昨晚之事,全是假话,她对这黑衣少女的猜测,更是豁了边,完全错了!

 黑衣少女冷笑说道:“娄人俊是什么东西,他给我做奴才也不配!吕姑娘,你莫胡乱猜疑,我只要来试试这位‘秦大侠’是真的英雄还是狗熊?”

 吕玉瑶惊疑不定,暗自思量:“女儿决没臭骂父亲之理,听她这么说,即使她不是娄人俊的仇人,至少也是不齿娄人俊为人的了。为何她又要伸量秦大哥,令人疑心她是要为娄人俊报仇呢?”

 黑衣少女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说道:“真的作不了假,假的当不了真。我说句公道话,娄人俊为人虽然可鄙,武功可是不弱,这位秦大侠倘若打得过我,我才相信他是个英雄!”言下之意,秦龙飞打不过她,那就是“狗熊”了!

 秦龙飞是个最爱体面的人,岂能忍受人家说他是“狗熊”?对这少女的好感登时灰飞烟灭,冷笑说道:“我用不着你封我做英雄,不过我若是不和你比试,只怕吕姑娘也要怀疑我是说谎了。好吧,那咱们就比划比划几招。只是我拳头上没长眼睛,万一伤损了你的花容月貌,叫你嫁不了人,你可莫要怪我!”心里则在想道:“你长得虽然貌美,玉瑶也不见得逊色于你。我又不是要你作妻子,何须惜玉怜香!”

 话犹未了,只听吕玉瑶叫道:“秦大哥小心!”就在这眨眼之间,黑衣少女出手如电,已是“啪”的一声响,在秦龙飞脸上打了一记清脆玲珑的耳光!

 原来这黑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昨晚从娄家庄偷走出来的云中燕。

 无巧不巧,她也是藏在这座林中,秦龙飞和吕玉瑶说的那些谎话,全给她听见了。秦龙飞自己吹牛也还罢了,最令她气恼的是他丑诋轰天雷,而且还牵涉到她的身上。

 秦龙飞猝不及防,吃了这记耳光,虽未皮破血流,亦已脸上乌青,火辣辣的作痛。这一气当真是气得七窍生烟,大怒骂道:“小妖女,你是哪家的贱丫头,没有父母管教的么?未曾出嫁就学会了打男人,正一泼妇所为!哼,要较量就该光明正大较量,暗算人家,算什么本领?”

 秦龙飞只顾自己骂得痛快,却不知正是犯了云中燕的大忌。云中燕自幼父母双亡,大汗给她一个“公主”的封号,对她却是十分冷淡,皇室中人,除了拖雷之外,也并不把她当作金枝玉叶看待。她最伤心的就是别人提起她的父母。何况秦龙飞还骂她是没有家教的“贱丫头”!

 她打了秦龙飞一记耳光,本来气已平了一些,听了这番痛骂,不由得又怒火上冲,心里想道:“看在轰天雷的份上,我不取他性命就是。不过这小子委实可恶,却非得狠狠惩戒一下不可。”

 云中燕忍着气让秦龙飞骂完之后,淡淡说道:“你是打败娄人俊的大英雄、大豪杰,我已经声言向你领招,你还给我打着,怪得我么?好吧,我现在告诉你,我又要打你耳光了,你招架吧。你招架不了,那就只能说是狗熊了!”

 秦龙飞大喝一声,使出了霹雳掌一招“横扫六合”,这一招攻中带守,门户守得非常严密,心想:“看你还如何打得着我!”

 不料云中燕的身法手法快得难以形容,这一招霹雳掌虽然是攻守兼备的上乘掌法,但秦龙飞功力未深,火候未足,却如何抵挡得了云中燕超卓的轻功、闪电的手法?

 只听得“噼啪”声响,秦龙飞比刚才更惨,接连着了两记清脆玲珑的耳光!打得半边脸孔都红肿了!

 云中燕冷笑道:“秦大英雄、秦大侠士,这一打可把你打得原形毕露啦,原来果然不是英雄,只是狗熊!”

 秦龙飞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喝道:“小妖女,我要你的性命!”

 大骂声中,他呼的一掌拍出,使上了青袍客所传的内功心法。

 云中燕临敌经验甚丰,一看他掌心发黑,料想乃是毒掌,倒也不敢轻敌了,当下把双手笼在袖中,一招“玄鸟划砂”拍去,衣袖裹住手指,五指在秦龙飞掌心一划,秦龙飞痛如刀割,一声大吼,倒纵开去。说时迟,那时快,云中燕腾的飞起一腿,把他跌得四脚朝天,滚出了数丈开外。这还是云中燕手下留情,没有戳伤他的劳宫穴,否则,他的武功已是废了。

 云中燕出了心头之气,想道:“看在轰天雷的份上,我也不能太过将他难为了。不过,却如何和这位吕姑娘说明真相呢?”要知云中燕是蒙古的公主身份,轰天雷和她早已相识,也还是直到最近才相信她的,如今吕玉瑶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根本就还谈不上“相识”,云中燕若把真相和盘托出,焉能取信于她?

 云中燕正自在想如何措辞之际,秦龙飞忽地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叫道:“师父,师父!你老人家快来!这妖女要杀我!”

 只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哪来的什么妖女?”声到人到,突然间在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青衣老者。

 云中燕怔了一怔:“这人难道就是秦虎啸么?怎的他们父子的相貌如此不同!而且他也应该是叫爹爹才对,为什么却叫师父?”

 当秦龙飞给云中燕踢翻之际,吕玉瑶大惊之下,亦已拔剑出鞘,正待上前为他防护,此时忽地看见一个是秦龙飞口称“师父”的人来到,她也不禁怔住了。

 原来秦龙飞因为给云中燕打得他一佛出世,二佛涅,心里是又惊又怒又气,而且也还当真是有点害怕云中燕要来取他性命,是以一见青袍客来到,就禁不住大叫起来,忘记了青袍客的吩咐,不可在人前泄漏他们师徒的关系了。

 云中燕喝道:“来的是谁?”心想:“若然他当真是轰天雷的师父,我再向他赔礼!”她接了秦龙飞一掌,虽然手是笼在袖中的,掌心亦是感到有些麻痒。她不比吕玉瑶,吕玉瑶的父亲虽然是武学名家,她本人却是从未走过江湖,无甚见识。秦龙飞把毒掌说成是“霹雳掌”骗她,她也相信了。云中燕是和轰天雷交过手的,一接了这掌,立即就知道不是“霹雳掌”了。“秦虎啸是一代武学名家,岂能练这种邪派的毒掌?轰天雷和我谈论武功,也从未说过师门有这种功夫!”正因为云中燕起了疑心,她才敢向这青衣老者喝问。

 青袍客抬眼一看,看清楚了云中燕是谁之后,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说道:“请公主恕小徒无知之罪,看在小老儿份上,饶了小徒吧!”说话之际,长揖到地。云中燕挥掌一推,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我要看在你的份上,饶了这个小子?”

 她这一推乃是存心试试青袍客的功力,青袍客当然不敢还击,可是他的护身功夫已是远在云中燕之上,云中燕一推没有推动,只觉自己发出的内力宛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心知对方本领远胜于她,想道:“幸而他还未知道我是逃出来的,如今只有想法快快脱身了。”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