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云中燕初会黑旋风

 就在此时,忽见火光冲天,不知是谁,在王府的库房放了把火,那些卫士忙着去救灾,忘了捉贼,黑旋风方才得以平安无事的逃了出来。

 过了几天,黑旋风找着那个在王府卧底的丐帮弟子询问,以为这把火是他放的。

 那丐帮弟子说道:“我还以为是你放的呢。我怎有这个胆量?有这个胆量,也没有偷入库房放火不让人家发觉的本领!”

 黑旋风心中一动,“你可曾听得什么声音?”

 那丐帮弟子想了一想,说道:“你这样问,我倒想起来了。起火之时,我似乎听得一个笑声,从库房那边的屋顶掠过。”

 黑旋风道:“是不是女子的笑声?”

 那丐帮弟子说道:“那时,卫士们正在纷纷叫喊捉贼,我为你捏了一把冷汗,可没仔细分辨。嗯,那笑声清脆得很,是不大像男子的笑声。”

 黑旋风心里明白,又是那个曾经帮他杀了恶霸的少女再次来帮忙他了。

 黑旋风想起了这两件往事,不禁站在虎头岩上发呆,“莫非又是她么?”

 一阵山风吹过,茅草猎猎作响,黑旋风心中一动,朗声说道:“是哪个丫头插手来管我的闲事?哼,我要惩治的人,何用你来越俎代庖!”

 话犹未了,忽然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在骂谁?”乱草丛中果然跳出一个白衣少子,晃眼之间,就到了黑旋风的面前。

 黑旋风笑道:“我不骂你,怎能激你出来?姑娘,你帮了我两次忙,我还未曾好好谢你呢。这次你可别忙着走了,咱们谈谈。”

 那白衣少女忽地一声冷笑,说道:“谁有工夫陪你闲谈?我只要和你较量较量!”

 黑旋风道:“姑娘的功夫我是佩服得很,不用较量,我认输就是。”

 白衣少女道:“不行!你目中无人,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

 黑旋风笑道:“对别人说的或许是假话,对你说的却是真话。”

 白衣少女粉脸生嗔,唰地拔出剑来,喝道:“黑旋风,休要对我油嘴滑舌,看剑!”

 黑旋风“啊呀”一声,叫道:“我说的真话,你当成了油嘴滑舌,太冤枉了!唉,你真的说动手就动手吗?”

 白衣少女怒道:“不是认真动手难道是儿戏吗?哼,你不还招,那只有自讨苦吃了!”说话之间,接连攻出三个招式,每一招式,都是凌厉之极的剑法,黑旋风险险给她刺中!

 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下,黑旋风已是难以避闪,当下剑眉一轩,道:“恭敬不如从命,姑娘既然定要伸量,我也只好献拙了!”说到“献拙”二字,便即解招还招,双掌如封似闭,划了一道弧形,夹击少女的皓腕。

 这一招有个名堂,名叫“三转法轮”,脱胎自少林派的小擒拿手法,而又兼有武当派的绵掌之长。是一招变化十分奥妙的空手入白刃功夫。倘若这少女贪攻的话,黑旋风立即可以乘虚而入,夺了她手中的长剑。

 白衣少女暗暗赞了一个“好”字,剑随身转,已是倏地变招,依然采取凌厉的攻势。但攻中有守,黑旋风想要诱她上当,她可绝不上当!

 双方一合即分,稍沾即退,转瞬间斗了三五十招,黑旋风兀是占不到半点便宜。但那少女以一柄青钢剑斗他一双肉掌,不过堪堪打成平手,心中却是有点不忿,起了务求必胜的念头了。

 黑旋风看出她有点急躁的情绪,心里想道:“我本来难以胜她,不过她若要勉强求胜,倒是给我可乘之机了。不过我胜了她也不好,最好是恰恰打成平手。可是要恰恰打成平手,这就更难了。”不得已而思其次:“不如让她心里明白,知难而退。”

 心念未已,那少女已是重取攻势,向他进逼。黑旋风觑准空门,也是倏地欺身逼进。他和这少女已经斗了三五十招,知道了她武学造诣。料想她是应该看得出自己这一招的厉害,那就非得后退躲闪不可。只要给自己一抢了先手,对方就唯有步步后退的份儿了。

 不料这少女“唰”的一剑,突然从黑旋风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这招是攻敌之所必救,黑旋风既然不想与她拼个两败俱伤,这就反而给她逼得后退了。幸而他的武学造诣亦已到了能发能收的境界,先手虽失,尚未吃亏。

 少女这一招虽然有点取巧,不过剑法变化的精奇,却的确是黑旋风始料之所不及。黑旋风不由得暗暗道了一声:“惭愧!”想道:“我只道已经摸到了她的路数,谁知仍是莫测高深。”不由得好奇心起:“这少女的剑法与各家各派都不相同,奇招妙着,竟似层出不穷,我倒要试试她究竟有多少本领了!”

 当下黑旋风认真的使出浑身解数,掌法跟着也是骤然一变,捏着剑诀,以指代剑,与那少女游斗。这种将掌法、剑法以及点穴手法熔于一炉的功夫,乃是黑旋风师门秘传的武林绝学,自他出道以来,从未曾用过这套功夫对付敌人,这次是第一次使用。

 白衣少女道:“对啦,这样打才有点味儿!”

 白衣少女剑锋一转,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剑气如虹,耀眼生辉。黑旋风不为所动,待她剑尖堪堪刺到之际,忽地肩头一缩,左掌一拿,硬抢她的宝剑。一招之间,蕴藏着三种不同的手法,比刚才所用的空手入白刃功夫,更为奥妙雄奇!

 哪料白衣少女这一剑看似刺他肩上的琵琶骨,待他出掌擒拿之际,却突然自偏旁刺出。黑旋风拿了个空,点穴指法迅即变为剑法,刺她捏着剑诀的左掌掌心“劳宫穴”。他的攻势虽然顿挫,却仍然能够威胁对方。但白衣少女也并不如他所想象的急躁,黑旋风只觉微风飒然,白衣少女已是从他的身旁掠过!这一招双方都是别出心裁,结果仍是未分胜负。

 顿然间只见四面八方都是白衣少女的影子,衣袂飘飘,剑花错落,就像有十几口明晃晃的利剑同时向他刺来一样。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身法的轻灵,剑法的翔动,难以名状,难以捉摸!

 黑旋风不觉给她激起了好胜的念头,一声长啸,说道:“好,我再领教姑娘的轻功!”脚踏五行八卦方位,转眼之间,变换了十几个方位。白衣少女从四面八方进袭,依然是难奈他何!

 激斗中白衣少女长剑一伸,黑旋风中指弹出,“铮”的一声,恰恰弹着她的剑柄。白衣少女借着这一弹之力,脚尖一点,身子腾空飞起,在半空中挽了个剑花,以“鹰击长空”之势,凌空刺下,剑势铺开,黑旋风的身形已是给它笼罩!

 黑旋风也当真是不愧这个绰号,身形一个盘旋,旋风似地从白衣少女头顶掠过,比她跃得更高。双方在空中交叉穿过,居然并没碰上。

 双方落在地上,回过头来。白衣少女道:“你以双掌对付我的长剑,总算是很不错了。好,现在我已经领教过了你的本领,再见啦!”说话的神气,显得十分得意。

 黑旋风听她的口气,好像是已经赢了自己,不觉一怔。忽地觉得胸口似乎有点冷意,低头一望,只见衣裳的当胸之处,裂开了纵横交叉的“十字缝”,不问可知这是给白衣少女的剑尖划开的了!

 黑旋风一怔之后,说道:“姑娘慢走!”白衣少女柳眉一皱,回过头来,道:“怎么,你还不肯认输吗?”

 黑旋风说道:“姑娘剑法精妙,远远在我之上,我是甘拜下风。不过有一件东西,姑娘你可忘记带走了。”

 白衣少女诧道:“什么东西?”只见黑旋风手上捏着一支玉钗,已是向她递来。

 这刹那间,白衣少女的面上现出一抹羞红。原来这支玉钗正是她头上所戴的玉钗。

 她以为自己胜了一招,却不知刚才在半空中交叉掠过之际,黑旋风却拔掉了她头上的玉钗。

 黑旋风哈哈一笑,说道:“刚才不是姑娘手下留情,我的胸口早已开了窟窿。说起来还是你赢了我,我这小小的无礼,姑娘不会见怪吧。”

 白衣少女想了想,不觉也笑了起来,心道:“这倒也有趣,原来他的心思和我一样,彼此都是手下留情,点到即止。妙又妙在各出绝招,却又大家都没发觉。不过若是当真对敌的话,我那一剑未必刺得死他,他在我天灵盖上打一掌,我焉能还有命在!”于是说道:“你不必讨我欢喜,今日你没有输,我也没有赢,咱们算是打个平手。”说罢,插上玉钗,转身就走。

 黑旋风叫道:“姑娘,怎么你又要走了?”

 白衣少女道:“咱们已经比试过了,当然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还有什么事?”

 黑旋风道:“咱们还没有互通姓名呢。我叫──”

 白衣少女道:“你不必向我通名,我知道你叫做黑旋风。”

 黑旋风笑道:“这是江湖上的朋友给我的绰号。”

 正想说出真名,白衣少女却道:“名字不过是个记号,既然大家叫你做黑旋风,我跟着叫也就是了。”

 白衣少女不想知道他的真名实姓,倒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黑旋风心里想道:“不知有多少人想要知道我的姓名来历,我说给她听,她却不要听!这姑娘的行径倒是古怪!”

 白衣少女道:“你没有要问的吧?我走了!”

 黑旋风连忙说道:“怎么没有?你可以叫我做黑旋风,但我叫你做什么?”

 白衣少女摇了摇头,说道:“唉,你这个人真麻烦。不过,礼尚往来,你既然定要知道我的名字,好,就让你知道。”说罢,把衣角一翻,只见上面绣有一只燕子,在云中飞翔。

 黑旋风瞿然一省,失声叫道:“你就是云中燕?”

 白衣少女道:“不错。但这也只是我的绰号。”

 黑旋风最初听得“云中燕”这个“名字”,是从丐帮的帮主陆昆仑那儿听来的。但陆昆仑却也不知这个“云中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原来这个“云中燕”也是最近两年,方始在江湖上出现的人物。

 像黑旋风一样,江湖中人谁也没有见过她的庐山真面。

 但她的行径却又和黑旋风不尽相同,甚至还有相反的地方。

 第一,黑旋风与金国朝廷作对,杀恶霸也杀贪官,杀金国的贪官更多。

 云中燕杀恶霸,但却没听说她杀过金国的官儿。

 第二,云中燕偷过武当、青城、嵩阳三大门派的剑谱。这三大门派都是中原武林的名门正派,即使是开玩笑,侠义道中人物也决不会开到这三大门派的掌门头上。黑旋风当然更是不会做这种事了。

 这三大门派在失掉了剑谱之后,发现壁上画有一只燕子。

 给她杀掉的恶霸的家里,每次事情过后,也都发现有燕子的“标记”。

 也就是说她做“案”之后,例必画有一只燕子,和黑旋风现在所见的绣在她的衣角上的在云中飞翔的燕子一样。

 第三,黑旋风还有正派中的人物知道他,虽只是有限的几个人,但总不至于没人知道。

 可是正派中的人物,却都不知道云中燕是谁。交游最广的丐帮帮主陆昆仑,曾经到处打听。也没得到任何线索可以追查她的来历。是以当陆昆仑和黑旋风提起“云中燕”时,根本就不知此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还要拜托黑旋风帮忙他打探。

 总而言之,这个“云中燕”做过“坏事”也做过好事。由于她每次做案,都在暗上画有一只燕子,是以正邪中人,都叫她做“云中燕”。

 不过“云中燕”所做的坏事,也只不过是偷正派的剑谱而已,除此之外,却没听说她有过什么恶行。

 但也因为她做过这种事情,而又从未杀过金国的官儿,因此黑旋风虽然知道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却从未把“云中燕”引为同道。也正是因此,他虽然两次得到“云中燕”的帮忙,却未猜想到是“云中燕”!

 如今这个神秘的人物站在他的面前,承认了是“云中燕”之后,黑旋风不由得大为惊诧了。

 “这个云中燕是何等样人呢?唉!真不知她是正是邪?”黑旋风心想。

 除了她是正是邪难辨之外,黑旋风还有一样感到难以置信的事情,这就是她怎能偷武当派的剑谱?

 疑念方起,云中燕却又要走了!黑旋风忙说道:“姑娘,我还想请教一件事情!”

 云中燕道:“有话爽快的说,我最讨厌别人嗦!”

 黑旋风道:“是。那就请恕我直言问你了,武当、青城、嵩阳三派的剑谱是不是你偷去的?”

 云中燕柳眉一扬,说道:“是又怎样?”

 黑旋风道:“没怎么样,我只不过有点好奇罢了。”

 云中燕道:“我还以为你是受了他们之托,要来向我讨还剑谱呢。”

 黑旋风笑道:“青城、嵩阳暂且不说,只是武当门下,本领胜过我的就不知多少,何须用到我这无名小卒?何况我也没有这个胆量。”

 云中燕噗哧一笑,说道:“你倒很会说话,明里是捧我,暗里是贬我!”

 黑旋风道:“我对姑娘佩服得很,哪有这样心思?”

 云中燕哼了一声,说道:“你我打成平手,你说武当门下的弟子都能胜你,那不是贬了我吗?嘿嘿,武当门下纵然高手如云,也不见得奈何得我。”

 黑旋风道:“你的剑法比他们高,偷了他们的剑谱要来何用?”

 云中燕道:“我欢喜就偷来玩玩,你管得着吗?”黑旋风心道:“哪有将这种当作儿戏的?”明知她不肯说真话,但却也不便再问下去了。

 云中燕又是噗哧一笑,说道:“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对不住,我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心,少陪啦!”

 黑旋风道:“是呀,我怎敢小觑姑娘。”

 云中燕道:“你别以为我偷了他们的剑谱,就是想偷学他们的剑法。”

 黑旋风说道:“这个不用姑娘解释,我也明白。刚才你所施展的剑法,每一招都是别出心裁,没有和他们的剑法相同。嗯,不是我夸赞你,武当的剑法固然精妙,却又哪里比得上你!”

 云中燕明知他是送给自己高帽,但奉承的话听在心里,也是颇为舒服,笑道:“我不要听你的油腔滑调,但我却要问你,你好奇什么?”

 其实黑旋风的好奇还不仅是要想知道云中燕何以偷了这三大剑法的剑谱,而是奇怪云中燕何以能够予取予携,偷了这三派的剑谱?

 黑旋风暗自想道:“以她的本领而论,或者勉强可以和青城、嵩阳两派打成平手,武当派的掌门金光道长,她是决计打不过的,莫说武当掌门,就是武当四大弟子,也不见得就会输给她。”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