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公主情多徒怅怅 良朋义重恨绵绵

 就在此时,忽听得人声嘈杂,哗啦啦乱成一片!有人喝道:“阿盖,你反了吗?不许进去!”有人叫道:“咦,这不是三公主吗?公主来了,住手,住手!”申斥的喝声与诧异的叫声混合在一起,随即听得“蓬,蓬”两声,是两名武士给阿盖摔倒地上的声音!

 拖雷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只见明慧公主和阿盖夫妇业已硬闯进来,阿盖一马当先,挥舞长绳问道!

 这一下大出拖雷意料之外,失声叫道:“三妹,你怎么来了?”

 外面的武士不敢阻拦明慧公主,里面那四个武士仍在围攻李思南,龙象法王和孟少刚的恶斗也未停止。

 此时正是李思南遭遇险招之际,明慧公主顾不得回答哥哥,也来不及跑进去阻止那四个武士,急中生智,皓腕一脑,把一柄脱了鞘的宝剑掷进圈子,叫道:“快,接着!”

 李思南匕首刚给龙象法王的大弟子打落,反手一掌,击退了二弟子,龙象法王的三弟子又是一刀劈过来了。

 李思南听得明慧公主的叫声,手急眼快,飞身一跃,把宝剑接到手中,登时如虎添翼,立即便是一招“夜战八方”的招式,龙象法王三弟子的月牙弯刀正在朝着他的天灵盖劈下,只听得“当”的一声,月牙弯刀竟给宝剑削掉了刀头!

 这把宝剑正是明慧公主以前送给杨婉的那把宝剑,杨婉被擒之后,又给拖雷缴了去的。

 原来明慧公主与阿盖、卡洛丝到了“国师府”,其时正是府中大混战之际,守门的卫士听说是蒙古的公主到了,由于阳天雷和龙象法王都在激战之中,他们不敢作主,只好慌里慌张地找了一个拖雷的随从出来认人。

 这个随从当然不敢阻拦公主,但又不愿意给她见到李思南,只好把明慧公主带到拖雷的住处。

 拖雷此时已经离开房间,跑到李思南被囚的所在去看出了什么事,这个随从尚未知道。

 服侍拖雷的一个宫女是明慧公主以前用过的丫鬟,明慧公主见拖雷不在,心知有异,严词诘问之下,那宫女说出了拖雷刚刚听得李思南企图越狱的消息因而跑了出去的事情。明慧公主大吃一惊,连忙在房中搜出那柄宝剑,迫使拖雷的随从给她带路!

 这柄宝剑有断金削铁之能,吹毛立断之利,李思南宝剑在手,吸一口气,展开了少林派嫡传的达摩剑法,剑光四面荡开,众武士纷纷后退。

 拖雷大为着恼,说道:“三妹,你这是怎么啦?你忘记了你是咱们蒙古的公主吗?”

 明慧公主道:“正因为我没有忘记我是成吉思汗的女儿,我才回到这里。”

 拖雷道:“好呀,那你为什么胳膊反而向外弯了?”

 明慧公主道:“第一,李思南和你是换了哈达的安答,不算外人。咱们蒙古有句俗语:好朋友的情谊就像阿尔泰山岩石一样的坚固,你又怎么忘了?”

 拖雷怒道:“我不能因私废公!除非你能使得思南安答归顺于我,助我平定中原。”

 明慧公主道:“我不懂你们的军国大事,我只知道咱们蒙古有广大无垠的牧场,老百姓养牛牧羊,也尽可以过活,用不着侵占汉人的地方,大家砍杀不休,造成多少孤儿寡妇!”

 拖雷冷冷说道:“不看在你是我妹子的份上,说出这等摇动军心的说话,先就要把你治罪!”

 明慧公主道:“我若是怕你治罪,我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拖雷怒道:“好呀,那么你说,你要怎样?”

 明慧公主道:“李思南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要报答他的恩义,求你将他们放了。”

 拖雷冷笑道:“你还是要求到我么?哼,放了?有这样容易!”

 明慧公主淡淡说道:“你不放他也行,但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报答不了恩人,我只有和他同死。”

 拖雷大怒道:“你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是金枝玉叶,竟然、竟然要为一个普通的汉人殉情么?”

 拖雷口不择言,说出“殉情”二字,明慧公主又羞又恼,说道:“四哥,你、你这是什么话?你不顾我的体面,我也只好不顾你的体面,我就以公主的身份,留在汉人的地方,你又如何?”

 拖雷冷冷说道:“只怕你今天来了就走不了!”

 明慧公主也是冷冷说道:“那也没有什么,反正我并不打算活着回去。我反抗不了你,难道我自己寻死还不容易?我死了也好叫大家知道是你迫死我的!”

 龙象法王一招“覆雨翻云”把孟少刚迫退数步,劝解道:“四殿下,你们兄妹有话好好的说吧!”

 原来龙象法王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他见韩大维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杨婉和韩佩瑛的脸色已经逐渐红润,知道他们即将大功告成,自己与孟少刚棋逢敌手,要摆脱孟少刚去阻止韩大维运功也是不易,倘若待到韩大维能够腾出手来,只怕今日之战,就难讨好了。他要保住天下第一高手的面子,故而也是有点不大愿意再打下去。

 拖雷忍住怒气,说道:“明慧,我可以依你之言,但你也得听我说话!”

 明慧公主道:“你说!”

 拖雷说道:“我放了他,你可得乖乖跟我回去,不许再胡闹了。”

 明慧公主一咬银牙,说道:“好,依你!”

 拖雷沉声喝道:“住手!”围攻李思南的那班武士一齐退下,龙象法王和孟少刚也各自跃出圈子。

 龙象法王披起袈裟,只见袈裟上小孔密密麻麻,好似蜂巢一样,心中不禁骇然,暗自想道:“这人号称神剑无敌,果真名不虚传。久战下去,我纵然能够击毙他,但若稍有不慎,只怕也保不住要给他在身上刺一个透明的窟窿!”孟少刚插剑归鞘,只觉胸中气血翻涌,脑袋阵阵晕眩,也是好生骇然,心里想道:“倘若久战下去,我纵然能够刺伤了他,只怕也是难免要大病一场了!”

 明慧公主把剑鞘掷给李思南,说道:“李公子,我不能喝你的喜酒。这把剑本来是我送给婉姐的,如今物归原主,也就权当我给你们的礼物了。”

 李思南纳剑入鞘,抬起头来,只见明慧公主眼角有颗晶莹的泪珠,李思南又是感激,又是为她悲伤,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韩大维嘘了口气,双掌一收,说道:“行啦!”杨婉一跃而起,奔向明慧公主,叫道:“明慧姐姐,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应该怎样报答你才是。但我可不放心让你回去!”两名蒙古武士伸出长矛将她拦住。

 明慧淡淡说道:“人生有缘相聚,缘尽则散,这几个月来我青灯礼佛,总算参悟了这点佛理。你们汉人不也是有句俗语么,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是蒙古人,如今是叶落归根,你也不必为我难过了。但愿你们鱼水和谐,白头到老!”

 拖雷道:“三妹,走吧!”

 明慧公主道:“且慢!”

 拖雷皱起眉头,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明慧公主道:“请你把弓箭手撤去!”

 原来刚才激战之际,木华黎已经把随从拖雷的武士尽都招来。木华黎是有名的神箭手,此次前来大都扈从拖雷的一批武士,正是他亲自训练的“神机营”武士,人人都是精于骑射的。

 蒙古武士所用的“神臂弓”,能够同时发出十二支利箭,当时蒙古人刚刚发明火炮,尚未普遍使用,这种“神臂弓”可说是最厉害的武器了。木华黎和这班神箭手埋伏在园中的树木山石之间,只听拖雷一声令下,就要发箭伤人的。

 拖雷心里想道:“我放过他们,阳天雷也未必肯放过他们。如今我要三妹回去,也不必忙在此时来对付他们。”

 拖雷心里暗怀鬼胎,口里却哈哈笑道:“三妹,你也忒多疑了,我已经答应了你,岂能伤害思南安答?木华黎将军,请你撤了弓箭手,过来与公主相见。”

 木华黎谒见了明慧公主,拖雷说道:“我们与你一同离开,这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明慧公主定了定神,隐隐听得有厮杀之声,心里起疑,说道:“这里是金国的国师府,我还是不能放心!”

 拖雷冷冷说道:“我是蒙古的王子,可管不着金国的事情。我只能答应你,咱们蒙古的武士决不伤害这几个汉人。至于他们有没有本领闯出这座国师府,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当然这是拖雷的故意为难,如果他肯出头的话,阳天雷岂敢不卖他的情面。

 李思南傲气勃发,虎眉一竖,说道:“这国师府谅也不是虎穴龙潭,我们来得,就能去得!多谢公主好意,请公主善自珍重,不必为我们担心了。”

 拖雷说道:“好,好汉子,明慧,人家已经领了你的情了,你这可该走了吧?”

 明慧公主道:“且慢!”拖雷皱眉道:“还有什么?”

 明慧公主回过头来,说道:“阿盖大哥,卡洛丝姐姐──”

 阿盖夫妇走到明慧公主身旁,说道:“公主有何吩咐?”

 明慧公主道:“你们跟我一场,共同患难,就像兄弟姐妹一般,但现在我与哥哥回国,可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你们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咱们就此分手。”

 阿盖一时未懂明慧公主的用意,躬腰说道:“公主回国,我们当然是护送公主回国。”

 明慧公主噙着眼泪说道:“不是我不要你,咱们还是分手的好。你要回国,可以先走,我有这许多武士护送,用不着你们了!”

 原来明慧公主深知拖雷的性格,拖雷外表豪放宽厚,其实却是忌刻之心甚重的。阿盖在军中私逃出来跟从自己,此际拖雷碍着自己的面子,对阿盖夫妇只能暂时容忍,回国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是以明慧公主必须把他们先行遣走。

 阿盖不懂,卡洛丝已是明白了公主的苦心,叹口气道:“公主,你刚才说得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阿盖,咱们走吧。”说话之际,轻轻在阿盖手心捏了一下,阿盖恍然大悟,不禁虎目流泪,说道:“多谢公主处处为我们着想,今后只怕相见无期,愿公主多多保重!”

 阿盖夫妇走了之后,杨婉咽着眼泪和明慧公主道别,大家心里明白,这一别就是生离死别了。

 杨婉说道:“公主,但愿你吉人天相,遇难呈祥。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只是你的大恩,只怕我是不能报答了。”

 明慧公主道:“咱们相交以心,我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孟姑娘和屠姑娘就要来的,见了她们,请你为我代致歉意,原谅我不辞而行。好,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无复以我为念。”说至此处,突然想起在和林之时与李思南相处的那段日子,不敢回头,咽下眼泪,就跟拖雷走了。

 这班蒙古武士跟着拖雷离开,立即便有金国武士多人来到,齐声呐喊,围拢上来。

 孟少刚冷笑道:“你们值不得污我宝剑,且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长剑一挥,登时闪起了千百道光芒,只听得“哎哟!哎哟!”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之间,已有十几个金国武士倒了下去,但只是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并没一人流血,原来是给孟少刚以最上乘的刺穴剑法点了穴道。孟少刚的宝剑果然丝毫不受血污。

 韩大维笑道:“孟兄,你也该让我过一过瘾!”他刚才忍受蒙古武士的围攻,未能一展身手,此时才把这口闷气发泄出来。只见他使出了大摔碑的功夫,就像饿鹰扑兔一般,那些武士一碰上他,就给他抓着颈项摔出去,不消片刻,数十名武士或是给孟少刚点了穴道,或是给他摔倒,余众一哄而散。

 李思南忽道:“不好!”杨婉道:“这些金狗给咱们杀得望风披靡,还有什么不好。”李思南道:“这些武士都是二三流货色,阳天雷的国师府怎会没有能人?”杨婉霍然一省,说道:“不错,那些高手哪里去了?”李思南说道:“拖雷刚才说有咱们的人给阳天雷的手下包围,只怕是真的了?”

 此时在他们周围的武士都已散了,孟少刚凝神一听,说道:“西南角和东北角都有人厮杀,西南角是高手拼斗,东北角似是混战!”韩大维道:“混战的恐怕必是丐帮弟子。西南角一定是褚云峰和谷涵虚他们。我与瑛儿去助陆帮主一臂之力,少刚兄,你与思南贤侄去斗一斗阳天雷吧。”

 “国师府”占地数十亩,东北角与西南角相距有数里之遥,李思南被囚之处则是园子当中的一个偏僻处所,孟少刚能够听出何处是高手比拼,何处是混战,这样的听声辨器本领确是高明之极,众人无不佩服!

 李思南挂念褚、谷二人的安危,赶忙说道,“好,咱们现在分道扬镳,突围之后,在东北角会合。”

 且说褚、谷二人与阳天雷拼斗,此时正到了最吃紧的关头,阳天雷狞笑道:“你们胆敢犯上作乱,如今知道我的厉害了吗?你们服是不服,否则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忌辰了!”

 褚、谷二人齐声说道:“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大丈夫死而何惧!纵使我们今日不能清理师门,你也终须难逃公道!”

 阳天雷冷笑道:“死到临头,还要口响。哼,你们要杀身成仁是不是?好,我就成全你们的心愿吧!”说到“成全”二字,呼的一掌劈下。这一掌是他留作致命的一击的,全身气力都已使了出来。

 褚云峰一咬舌头,喷出一口鲜血,谷涵虚红了眼睛,眼中也好似要喷出火来,两人各出一掌,合成一道圆弧,也是使出了最后一招的杀手“雷电交轰”!

 阳天雷只道他们已经筋疲力竭,不料褚云峰咬舌喷血,竟能把残余的精力都凝聚起来,和他作最后的一拼!加上了一个尚有五六分功力的谷涵虚,这一招“雷电交轰”,实是非同小可。

 阳天雷不禁心头一凛,想道:“我这一掌纵然击毙了他们,只怕也是难免要大病一场,耗损十年功力!”但此时双方都似离弦之箭,谁也不能避开!

 眼看就要两败俱伤,而褚、谷二人定然将伤得更重,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忽见白刃耀眼,一条人影闪电似的掠来,来的正是江南大侠孟少刚。

 孟少刚插在中间,唰的一剑向阳天雷刺去,左掌轻轻一推,使了一个巧劲,将褚云峰推开,右脚一拨,又把谷涵虚的身形拨得打了一个盘旋,恰恰脱出了阳天雷掌力的笼罩。

 只听得“轰”的一声,孟少刚身形连晃,斜退数步,阳天雷的衣袖却给他的宝剑削去了一截,在剑光疾绞之下,化成了片片蝴蝶。

 原来孟少刚因为与龙象法王恶斗了一场,内力已是耗损不小,阳天雷激战褚、谷二人,内力虽然亦有耗损,毕竟不如他耗损之甚,而孟少刚又要分出内力救人。是以他本来可以稍胜阳天雷一筹的,结果却变成了他似乎吃亏更大了。

 这时才听得“哎哟,哎哟”之声此起彼落,原来是给孟少刚闯进门来之际,用快剑刺伤的几个武士,此时方始倒了下地,叫出声来。

 阳天雷虽然并未吃亏,甚至还略占上风,但看见孟少刚的剑法如此精妙,也是不禁心头一震。在大惊之下,同时又是暗暗叫了一声“侥幸”。要知倘若不是孟少刚恰好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来到,将褚、谷二人拉开,谁人能够化解他们的这一招死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受伤的武士声声惨叫声中,李思南、杨婉二人也杀进来了!

 阳天雷这间密室,有富贵人家的厅堂那么大,但毕竟也还是地方有限,只能容得十数个人捉对儿厮杀。阳天雷刚才没有出去,那是因为一来形势于他有利,二来他与褚、谷二人拼斗内功,谁都不能摆脱的缘故,如今孟少刚已将他们拆解,阳天雷要出去无人能够阻拦。形势逆转,对他来说,也是与其困在室中,不如闯出去,来一场大混战的有利了。

 李思南、杨婉双剑合璧,卷起了一道银虹,向阳天雷疾刺过去,孟少刚大喝道:“哪里走!”长剑一横,截住阳天雷的去路,他顾住身份,没有和李、杨联手,但他截住去路,等于是给李思南押阵,阳天雷焉得不慌?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阳天雷打定主意,双掌齐出,呼呼风响,荡开了李思南和杨婉的两柄长剑,突然一个退步抽身,只听得“轰”的一声,响若雷鸣,在他身后那堵墙壁,竟然给他用天雷功撞开一个大洞,刚好能够容他穿过。泥块纷飞,砖瓦雨落之中,阳天雷已是到了外面了。

 孟少刚恐怕无人能够制他,如影随形地立即追去,褚、谷二人喘过口气,见阳天雷突然破壁而出,呆了一呆,也就马上跟着追出去了。

 此时在房子里的还有两对厮杀未休,一对是柳洞天和阳坚白斗剑,柳洞天稍占上风;一对是崔镇山与白万雄拼掌,却是崔镇山十分不利。

 李思南一声叱咤,宝剑扬空一闪,唰的便是一招“白虹贯日”,剑光如练,向白万雄径刺过去,喝道:“你这老贼,你从前在白家庄是怎样对我说的?你说你从此金盆洗手,革面洗心,为何如今又来此助纣为虐?”

 白万雄奋力解了三招,叫道:“李盟主高抬贵手,容我回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李思南冷笑道:“自作孽,不可活!谁还能够相信你的说话?”

 白万雄陡地一个飞身疾扑,趁着李思南说话之际,向崔镇山猛下杀手,心里想道:“只要抓住这人,李思南不能不投鼠忌器!”哪知他快,李思南的剑招更快。李思南见他如此狠辣,怒从心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觑个正着,唰的一剑,刺穿了他的琵琶骨!白万雄像根木头似的,晃了两晃,“卜通”倒地。李思南喝道:“饶你不死,以后好好做人吧!”白万雄琵琶骨削断,武功被废,已是成了废人。李思南手狠心慈,故而饶他一命。

 另一边,杨婉对阳坚白亦已出手。她曾受过阳坚白的欺侮,此时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剑走连环,招招都是杀手。

 阳坚白对付柳洞天已是力不从心,此时加上了一个本领和他差不多的杨婉,如何还能应付?不过十数招,只听得“咔嚓”一声,阳坚白左手五根指头,全给杨婉削断!

 阳坚白一声惨叫,右手长剑掷出,柳洞天一招“横云断峰”,击落他的长剑,追上去待要取他性命,阳坚白已经逃出去了。金国武士蜂拥而上,拦住柳、杨二人。阳坚白在重伤之下,居然逃出了性命,也可算得是侥幸之极了。

 阳天雷逃了出去,一声长啸,召集手下,忽见一个御林军军官匆匆跑来,说道:“这几个小贼不足为患,外面来了两帮人马,业已攻了进来,请国师前往督阵要紧。这里有一营弓箭手料想已是足以对付。”

 阳天雷大吃一惊,心道:“怪不得西北角上厮杀之声在这里也听得清清楚楚。”说道:“哪里来的两帮人马?”那军官道:“一帮是叫化子,另一帮却不知是哪里来的草寇。”

 阳天雷道:“好,我马上就去!”话犹未了,假山后忽地跳出一个老叫化,喝道:“不用费神,老叫化来找你了!”

 阳天雷认得是丐帮的帮主陆昆仑,又惊又怒,喝道:“朝廷容许你们这班叫化子在大都立足,你们不感恩还要造反!”陆昆仑斥道:“放你妈的屁,我这打狗棒认得你!”阳天雷一掌劈出,陆昆仑棒中夹掌,棒打胫骨,掌劈胸膛。

 只听“蓬”的一声,接着“卜”的一响,双掌相交,陆昆仑抵敌不住他的“天雷功”,给震退一丈开外。但陆昆仑的打狗棒法神妙无比,阳天雷在连番剧战之后,却是闪避不开,给他结结实实地在膝盖打了一下。

 就在此际,弓箭手已经调来,阳天雷喝道:“放箭!”登时箭如雨下。

 孟少刚、李思南、杨婉等人业已会集一起,看见陆昆仑来到,又喜又惊,孟少刚运剑如风,荡开箭雨,冲过去与他会合,说道:“韩大哥父女呢?”陆昆仑道:“没有见着。丐帮兄弟给挡在外面,我是一个人杀进来的!”

 原来丐帮原定的计划是并不准备兴师动众袭击“国师府”的,但见日已落山,孟少刚等人尚未回来,情知有变,故而不能不冒险来援。

 “国师府”与皇宫相邻,他们刚刚攻破花园的两道门户,御林军就开来了。丐帮弟子善于人自为战,不谙阵法,而且众寡悬殊,是以虽然攻了进来,却陷入了御林军与“国师府”卫士的包围之中。陆昆仑是豁出了性命独自进来想救李思南的。

 众人会合一起,李思南说道:“陆帮主,为了我连累贵帮兄弟,叫我如何能够心安?”

 孟少刚道:“现在不是说客气话的时候,杀出去要紧!”

 这营弓箭手都是金国的善射之士,其中还有数十张从拖雷那里借来的神臂弓,一发就是十二支,强弓硬弩,甚是不易抵挡!

 孟少刚奋起神威,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让你们也见识见识我的箭法!”这一喝恍如晴天霹雳,平地焦雷,把那营御林军的吆喝声都压了下去,震得他们耳鼓嗡嗡作响,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但孟少刚手上并无弓箭,却如何“见识”他的箭法?是以敌方虽然吃惊,只当孟少刚是虚声恫吓。

 大喝声中,孟少刚把手一抄,将神臂弓射来的三支长箭接到了手中,振臂一甩,喝道:“看箭!我这三支箭要穿过你们三名神臂弓箭手的咽喉!”

 话犹未了,只听得声如霹雳,箭似流星,在假山上当中的三名神臂弓箭手,果然都给利箭穿喉而过!

 孟少刚以甩箭法掷出的箭,腕力之强,竟然胜过用弹簧发射的长臂弓,这一下登时吓得那些弓箭手魂飞魄散!

 李思南揉身疾上,截住一名掉队的兵士,抢了他的铁胎弓,喝道:“我这一箭要射瞎你们统带的眼睛!”

 那名御林军军官正在呼喝手下不许慌乱,听得此言,大吃一惊,刚刚蹲身避箭之时,那支箭已是射个正着,恰恰射瞎了他右边的眼睛!李思南发箭之际,早已料到他要蹲下身子,箭法的神妙,当真是无以复加!而且他用的不过是一把寻常的铁胎弓,射程本来是远不及神臂弓的,但从李思南的手中射出,劲道却比神臂弓还强。这手功夫一发,那些本来就已慌乱了的弓箭手,哪里还能压得住阵脚!

 孟少刚、李思南齐声喝道:“谁敢放箭,我就射谁!”霎时间数百张弓都停了下来,鸦雀无声!孟少刚这一行人风驰电掣般的便硬闯过去了。

 其实这营弓箭手若不慌乱的话,几百张弓齐发,他们本领再强,也决计难保不中一箭,只因怯意一生,人多也没用了。

 孟、李等人突围而出,杀到了西北角。只见御林军和“国师府”的卫士,布成了一道防线,丐帮的弟子和另一帮人正在勇猛进攻,但因敌众我寡,防线没有攻破,伤亡在敌方箭下的已是不少。

 李思南一出现,丐帮弟子认识他的纷纷告诉同伴,登时爆出了轰天似的呐喊:“盟主来啦!”孟少刚和李思南两柄长剑开路,里应外合,不消片刻,杀出重围。

 李思南道:“陆帮主,为我一人,累了贵帮许多兄弟,快快下令撤退吧!”丐帮之众,本是为救李思南而来的,如今李思南已经脱险,当然是可以撤退了。

 陆昆仑道:“盟主休要如此说,弟兄虽有伤亡,鞑子的损失却比咱们更大,这一仗咱们可并没有蚀本!”

 当下陆昆仑下令撤退,御林军伤亡的更多,但求他们退走,哪里还敢追击?

 两帮人退出“国师府”,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走过来说道:“属下刘大为谒见盟主!”李思南一看这人,却是不认得。

 褚云峰喜出望外,跑过来道:“大为兄,原来是你!”当下给李思南介绍,李思南这才知道他是北芒山的义军首领之一,也是刘琼姑的哥哥。

 刘大为忙问道:“我的妹妹怎么样了?”李思南强抑悲痛,说道:“刘兄,我这次得回性命,都是亏了令妹,令妹虽死犹生!”当下将刘琼姑壮烈牺牲的经过,简略地告诉了她的哥哥。

 杨婉咽泪说道:“令妹临终之际,托我传话给你,说她并没辱没家门,求你原谅。她还叫我代她问候褚大哥。”

 刘大为捶胸泣道:“只怪我来迟了一步!”原来屠龙昨晚连夜叫人把刘琼姑那封信送到北芒山去,却不知这封信内有玄虚。刘大为一看就知妹妹是在被人挟持之下写的,于是把那使者一刀两段,立即带了一队人马快马驰来。也幸亏有他这队人马及时赶到,丐帮的弟子才不至于给敌人消灭。

 褚云峰更是伤痛,说道:“刘兄,我对不住令妹,昨晚我已经见着她的,可恨我不擅言辞,劝不动令妹和我一同逃出魔窟。”刘大为咽下悲痛,说道:“这怎能怪得褚兄,我这妹妹一向性子倔强,不过她这次虽然行差踏错,最后却能手刃仇人,也不愧是我刘家女儿了。唉,只是可惜她没有福气。”说罢,忍不住又是虎目流泪。

 陆昆仑道:“刘兄、褚兄,现在还不是悲痛的时候,咱们须得赶快闯出京城,这才能够给死难的兄弟和令妹报仇。”

 要知丐帮这次参加围攻“国师府”之后,在金国的京城自是不能立足,故而必须把总舵转移。幸好御林军大部分在“国师府”不敢追来,小部分要保护皇宫,也不敢出动。守城门的一营兵卒拦不住这群好似下山猛虎的丐帮弟子和北芒山义军,他们是从东门闯出去的,待得九城兵马调来,他们早已去得远了。

 在离大都一百多里的密云县的一个名叫“黄竹坑”的山村,设有丐帮的分舵,此地在群山之中,甚为荒僻,从大都撤退出来的弟子正好在此安身。

 安顿停妥之后,第二日各人分道扬镳,刘大为率领那队义军回北芒山,韩大维父女则往扬州投亲,李思南与孟少刚商议是否即回琅山,杨婉想起一事,说道:“明慧公主临走之时,说是屠姐姐和孟姐姐就要来的,咱们不如多留几天,免得彼此错过。”正是:

 迭起风波难把晤,良朋未至起忧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