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惊悉阴谋寻旧侣 究明真相悔前非

 谷涵虚听到一半的时候,早已料到这女子定是严浣,但如今从祝老二口中得到了证实,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失声说道:“她怎么会落到这恶道的手里?”

 祝老二道:“是呀,初时黑石道人还几乎吃了她的亏呢。后来他用了迷香暗器,这才把严姑娘擒了的。”

 祝老大善于观颜察色,看了谷涵虚这副又惊又急的神情,已知谷涵虚与这女子的交情非浅,为了讨好谷涵虚,忙说道:“我们是前天在苏州城外三十里的野猪林碰见他的,他说他要把这女子送到飞龙山去给窦寨主,从这里到飞龙山和从野猪林到飞龙山的路程是一样的,一般的坐骑,总得跑个四五天。若是有快马去追还可以在他未到飞龙山之前追赶得上。这牛鼻子虽然是我们的朋友,但我想不到他会干出这种为武林朋友所不齿的事情,只恨我的本领与他相差甚远,否则我也要教训教训他了。”

 谷涵虚咬牙道:“他就是走到天边,我也要找着他!”

 祝老大道:“对呀,不畏强横,打抱不平,这才是大英雄的本色。不过,他若到了飞龙山,人多势众,大侠你虽然还是可以稳操胜券,究竟要费许多功夫了。不如在途中截住他可以省点气力。成庄主,你赶快挑选一匹好马送给这位大侠吧。”说出话来,好像是完全为谷涵虚着想,连自己是来为恶霸抢亲而作贺客的身份都忘记了。

 那傻里傻气的祝老三却忽地叫了起来:“哥哥,你怎能说出这种话!黑石道人是抢了那位严姑娘,但这却是飞龙山的窦寨主请他做的,窦安平才是主使的人。这位大侠,我求你一件事情。”

 谷涵虚虽然痛恨黑石道人,却也有点喜欢祝老三这个心直口快的傻小子,说道:“你不用开口了,我知道你是求我饶了这臭道士是不是?我不能答应!”

 祝老三道:“你不答应,我也要说。我告诉你,我们碰见他的时候,他非常难为情,怕我们以为他是淫贼,这才告诉我们是因何抢这女子的。但窦安平为何要他抢这女子,这他就不知道了。你们骂他行为不当,我不为他争辩,但他却绝对不是贪花好色之徒。这件事情,他也只是帮凶而已。老实说,讲起在黑道中的行为,他还算得是个响当当的汉子呢。最少要比我们三兄弟强多了!”说到此处,瞪了他哥哥一眼,显然是不服气哥哥刚才所说的话。

 祝老大喝道:“这样的恶道你还替他求情!侠士,我的弟弟有点糊涂,请你原谅。”

 谷涵虚“哼”了一声,说道:“你的弟弟或许糊涂,却没有你这样令人讨厌!好,祝老三,看在你的份上,我不杀他也就是了。但我可不能答应你就饶了他,至少也得废掉他的武功。”

 成庄主看见谷涵虚要走,战战兢兢地说道:“好汉,我已叫人给你老挑选坐骑了,马上就可牵来。”嘴巴向管家一呶,管家连忙捧上一盘银子,说道:“这是敝主人送给你老的一点盘缠。不成敬意。”成庄主巴不得谷涵虚早走,只怕他一不如意,又要和自己为难。

 谷涵虚双眼一翻,想把银子摔掉,忽地转念一想,随手抓起了十几锭碎银,说道:“也好,反正你这是不义之财!但你可不要以为有了钱就什么都行了。你若是不依从我的吩咐,我一定回来和你算帐。”

 成庄主见他收了银子,松了口气,说道:“是,是。三天之内,我一定把你老吩咐的事情办妥。”他以为谷涵虚收了他的银子,已是多少给了他一点情面。却不知谷涵虚乃是另有用途。后来成家父子因为并没有遵照谷涵虚的吩咐,将三年来所收的田租折成银子老老实实地退还佃户,结果给谷涵虚率领的一支义军抄了家,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成家的家丁牵来了坐骑,谷涵虚道:“我自己会挑,不要你的。”蓦地想起一事,回头问祝老三道:“姓白的那厮是什么人,住在哪里?”

 祝老三道:“他名叫白千胜,他爹爹白万雄乃是一位已经金盆洗手的绿林大豪,和绿林中鼎鼎大名的淳于寨主是结拜兄弟。家住沧州白槐庄。淳于寨主单名一个周字。他是──”祝老三因为觉得谷涵虚好像比较看得起他,心里很是高兴,因此不厌其详地要一五一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谷涵虚。

 谷涵虚却不耐烦再听下去,说道:“够了,够了。我知道了他的所在住所,自会去找他的。”当下跑进马厩,取了白千胜的那匹坐骑,跨上马背,绝尘而去。

 谷涵虚走后,祝氏兄弟这才争吵起来。祝老大骂他弟弟道:“你倒会向这丑汉讨好!”

 祝老三反唇相讥:“你才是向他讨好。我问你,你不是一向都在人前自称黑石道人是你的好朋友吗,为什么你却向那丑汉子夸张了他的罪过,好像巴不得这丑汉子去杀了他!”

 祝老大冷笑道:“你懂得什么?我这是唆使两虎相斗的妙计。对我们有大大的好处。”

 祝老三道:“此话怎说?”

 祝老二说道:“三弟,大哥的意思你还不懂?”

 祝老三双眼一瞪,傻虎虎地说道:“不懂!”

 祝老二道:“黑石道人在黑道上抢了我们不少的买卖,这丑汉子找着了他,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若果是伤了丑汉子,等于是黑石道人替我们报了仇。伤了黑石道人呢,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嘿嘿,哈哈!这你可懂了吧?”

 祝老三睁大了眼睛,半晌说道:“懂了,懂了!你们这是借刀杀人之计,但这样的用心不是太恶毒了吗?”

 祝老大哈哈大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干我们这一行的,难道还想做正人君子?”

 原来黑石道人的泼风刀法乃是武林一绝,祝老大猜准了谷涵虚为了要救严浣,必定是马不停蹄的日夜赶路,谷涵虚的体力消耗之后,和黑石道人相斗,鹿死谁手,就难以预料了。祝老大盼望的最好是两败俱伤,所以他才把黑石道人的行踪告诉谷涵虚的。

 谷涵虚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骑了白千胜那匹骏马,马不停蹄的一路追踪。除了吃饭和向途人打听之外,一天两晚,连瞌睡都没打过,更莫说躺下来歇息了。

 谷涵虚身上有几十两从成庄主那里拿来的碎银子,是以他的相貌虽然凶恶,但因出手豪阔,一路上向人打听,却是人人都乐意把所知的消息告诉他。

 第三天早上,他已到了距离飞龙山只有五六十里的一个地方。路旁茶馆的主人告诉他,说是看见一辆骡车经过,驾车的正是一个道士。至于车上有没有女子,他就不知道了。

 谷涵虚得到了确实的消息,精神陡振,按照茶馆主人指点的方向去追。这天早上,刚刚下过一场雨,路上的蹄痕轨迹,十分清晰,等于是给他引路。

 谷涵虚跟着骡车轨迹,到了一座林边,不见车迹,颇为诧异,心里想道:“怎的这个恶道把骡车驾到林中去了,难道他竟敢心怀不轨,意图非礼么?”

 祝老三虽然一再和他说过黑石道人并不是采花贼,但谷涵虚却怎敢完全相信他的说话?

 谷涵虚策马入林,心头卜卜乱跳。就可以见着严浣了,这次该会见她了吧?哼、哼!那恶道若敢动她一根毫发,我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不错,骡车中的那个女子的确是严浣,但事情的变化却大大出乎谷涵虚的意料之外。

 按下谷涵虚暂且不表,且说严浣的遭遇。

 严浣离家之后,到处打听谷涵虚的下落,不觉过了三年,踏遍江南,仍是得不到谷涵虚的消息。

 严浣忽地想起谷涵虚曾经对她说过自己的身世,是从北方逃来的难民。“或许他已经回老家去了。”严浣在江南找不着谷涵虚,于是便渡过长江,到北方来继续找寻。

 不料这天在冀北道上遇上了黑石道人,给黑石道人用会喷迷香的暗器擒了。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在一辆骡车之中。

 黑石道人所用的那种迷香有酥筋软骨之能,严浣醒了过来,手足虽然能够动弹,气力却使不出。不过身体并无异状,严浣这才稍微放心。

 严浣又惊又气,醒了过来,对黑石道人破口大骂,心里想道:“我宁愿给他一刀杀了,决不能受他所辱!”

 不料黑石道人却不动气,揭开了车帘,说道:“你醒来了么?”

 严浣骂道:“臭道士,你要怎样?”

 黑石道人笑道:“没什么,请你吃两个馒头。你已经睡了一天,没有吃过东西,现在醒来,想必亦已饿了。”

 果然黑石道人抛进两个馒头,连手指都没有碰她一下。

 严浣怔了一怔,骂道:“贼道,你为什么不把我杀了!我告诉你,我是川西大侠严声涛的女儿,决不会平白让人欺负的。你不杀我,终有一日,我会杀你报仇!”

 黑石道人道:“也没有办法,谁叫我受了人家的恩惠呢!”

 严浣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好奇心问道:“怎么,你是拿我去报答人家恩惠的吗?”

 黑石道人道:“小姐真是聪明,猜得一点不错。”

 严浣道:“那人是谁?”

 黑石道人道:“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向你担保,那人决不会污辱你的,你可以放心。”

 严浣骂道:“我不信你们这些臭道士泼皮贼会安有什么好心肠!”

 黑石道人冷冷说道:“信不信由你。但我也要告诉你,你若再骂,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你骂一句,我就打你一记耳光!”

 严浣想要自杀,但她的佩剑早已被黑石道人缴去,又使不出气力,想要自杀也难。黑石道人倘若打她耳光,她是丝毫也没办法抵抗的。

 严浣无可奈何,心里想道:“他对我也还不算太过无礼,我就暂且忍受吧。待我恢复了气力,再与他算帐。”于是住口不骂,拿起了黑石道人抛进车厢的馒头。

 严浣本来要摔掉他的馒头,但实在是饿得难受,心里想道:“如果馒头里有毒药,我死了也好。如果没有毒药,吃饱了再跟他拼命。”

 严浣吃了两个大馒头,气力倒是恢复了一些,可是试一运气,胸口便隐隐作痛。黑石道人所用的酥骨散,药力是能够维持七天之久的。严浣自知在未能得到解药之前,决计不是黑石道人的对手,也只好暂且忍耐了。

 如此一来,双方倒是可以暂时相安无事。黑石道人每天把粮食用水拿到车厢来给严浣,对她颇有礼貌。每天三次歇息和晚上睡觉之时,他也总是远远的离开严浣,让严浣可以做一些女儿家不便为外人所见的事情。

 这一天到了飞龙山东面约一百里之处,已经可以隐隐看见高耸入云的飞龙山了。黑石道人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服侍妞儿的事,好,还有一天,我就可以不干这苦差事了。”

 严浣忍不住问道:“你是要把我送到飞龙山吗?”

 黑石道人道:“不错,现在不妨告诉你。不是我要捉你,是飞龙山的窦寨主,要我将你‘请’到他那儿去的!”

 严浣诧道:“飞龙山的窦寨主是什么人,我又不认识他!”

 黑石道人道:“为什么他要‘请’你,我也并不知道,但据我所知,窦寨主也是绿林中一位响当当的汉子,我想,他不会对你无礼的。”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严浣虽然仍是痛恨黑石道人,但对他的能以礼相待,却也有一丝好感,心里想道:“落在他手里还好一些,落在那个什么窦寨主的手里。那就不知如何了。”尽管她对黑石道人有一丝好感,总还是不能相信他的说话。

 严浣本来是个个性十分倔强的女子,就是在父母的压力之下,她也是不肯低头的,想不到如今竟然要受人摆布,禁不住心中气苦,想起谷涵虚来。

 “那次我和爹爹碰上了滇南七虎,幸亏得谷大哥赶来相救,唉,如今却不知他在何方?谷大哥,谷大哥,你可知道我现在正在受人欺侮吗?”

 心念未已,忽听得蹄声得得,有一骑马迎面而来。严浣心头“卜通”一跳:“难道当真是天从人愿,谷大哥来了?”

 蹄声戛然而止,那人似乎是又惊又喜地叫道:“黑石道长,想不到你已经来了!我正想去找你呢!”

 并不是谷涵虚的声音。

 严浣心头一沉,她的幻想破灭了。

 严浣揭开车帘一角,只见来的是个瘦脸孔小眼睛的汉子,令人一见,不由得心里生厌。

 黑石道人定睛一看,说道:“嗯,你不是窦旺么?”原来窦旺乃是飞龙山寨主窦安平的远房侄儿,也是他所宠信的一个心腹头目。

 窦旺听得黑石道人说得出他的名字,大为欢喜,说道:“难为道长还记得我,我正是窦旺。家叔特地叫我来迎接你老人家的。”

 黑石道人笑道:“你的叔叔又不是诸葛孔明,怎会有未卜先知的本领,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来到此处?”

 窦旺说道:“严家那小妞儿一直不见有人将她送来,家叔这两天正在等得十分着急。我说,别人恐怕也没那么大的本领活擒严声涛的女儿,能够办妥这件事的除非是黑石道长。家叔说,不错,不错,那你赶快去找黑石道长探听消息吧。我说不用跑那么远去打探,黑石道长准保已是手到拿来,此刻只怕已在途中了。家叔说,很好,那你就去迎接黑石道长便是,看看你料得中还是不中。哈哈,果然我今天一早下山,天还未黑就碰见道长了。”

 原来窦安平乃是遍托江湖友好,请他们捉拿严浣的,不仅是请托黑石道人一个而已。窦旺奉了他的命令,也是要到各处去打听消息的。适逢其会,一下山就碰上了黑石道人,他说的这番话,当然就完全是为了拍黑石道人的马屁了。

 爱戴高帽的人十居其九,黑石道人也不例外,听了哈哈大笑:“窦旺,你这小子倒是看得很准。严声涛的女儿现在正是在这骡车之上。不过你可得放尊重些,不许你惊吓了她。人家的父亲好歹也是有大侠之称的成名人物呢!”窦旺本来已经伸出手来,想要揭开车帘,瞧一瞧严浣的相貌,给黑石道人这么一说,不由得满面通红,连忙缩手。

 黑石道人受了他的高帽,也不想令他太过难堪,于是找话来和他说,笑问他道:“令叔叫我把这妞儿送来,我已遵命办到了。但我还不知道令叔为什么花这样大的气力,把这小妞儿请来呢。你可以告诉我么?”

 原来黑石道人因为某次遭受仇家围攻,得到窦安平出面,替他解围,黑石道人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受了窦安平的恩惠,窦安平又低首下心的与他结纳,两人遂成了八拜之交。黑石道人答应可以为窦安平做任何事情,是以这次他接到了窦安平的绿林箭,虽然不知道原因,也照办了。

 好奇之心,人人皆有。是以黑石道人虽然知道见到了窦安平之后,窦安平一定会告诉他的,但还是禁不住要先向窦旺探问因由。

 窦旺说道:“原来道长还不知道。实不相瞒,家叔要这个女娃儿,乃是为了要来对付孟少刚的。”

 黑石道人怔了一怔,说道:“是不是人称江南大侠的孟少刚?”

 窦旺道:“不错。这孟少刚又有神剑之称,家叔恐怕打不过他,只好出此下策。”

 黑石道人道:“为什么用这个女娃儿就可以对付得了孟少刚?”

 窦旺道:“严声涛是孟少刚的姐夫,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她落在咱们手中,孟少刚就不能不投鼠忌器了!”

 黑石道人眉头一皱,心里想道:“窦大哥本来是黑道上一位响当当的汉子。但这样的作为,却是未免有点卑鄙了。”但因他受过窦安平的恩惠,不便在窦旺面前直斥其非,心里想道:“且待我见了安平,再好好的规劝他,宁愿我替他出马,与孟少刚剧斗一场,死在他的剑下,也胜于做出这等事来,给天下英雄耻笑。”

 窦旺说道:“我们已经得到了确实的消息,孟少刚这两天就会来到飞龙山,所以家叔很急。”

 窦旺正要说出他的要求,黑石道人已先问道:“我有一事未明,不知老弟是否可以为我一破疑团?”

 窦旺连忙说道:“道长这样客气,折煞了小侄了。不知道长欲知何事?”

 黑石道人道:“令叔何时与孟少刚结的仇,为何我从来没听他说过。”

 窦旺道:“家叔与这孟老头子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黑石道人诧道:“那又为何要费尽心机来对付他?”

 窦旺一来因为黑石道人给了他的面子,二来他只道黑石道人和他叔叔乃是八拜之交,说也无妨,为了炫耀自己是窦安平的心腹,便道:“这个秘密除了家叔只有我知道,家叔本来是不许向外人说的,道长是自己人,当然可以说得。不过希望道长千万守口如瓶。”

 黑石道人心里很不高兴,但仍是忍着不发,说道:“你若信不过我,那就不说好了。”

 窦旺惶然说道:“道长千万不要误会,我怎会不相信道长?此事实在牵连太大,所以我多说了两句,请道长见谅。”

 黑石道人道:“别卖关子了,爽爽快快说吧!”

 窦旺凑到黑石道人耳边,小声说道:“实不相瞒,最急于要对付孟少刚的,还不是家叔呢!”

 黑石道人道:“那人是谁?”

 窦旺说道:“是阳天雷。”

 黑石道人说道:“阳天雷不是金国的国师么?”

 窦旺笑道:“一点不错。道长想不到吧?”

 黑石道人暗暗吃惊,一时间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窦旺接着说道:“道长这该明白了吧,屠百城与孟少刚乃是阳天雷的两大对头,屠百城去年在蒙古给阳天雷与成吉思汗的金帐武士联手杀掉,如今就剩下一个孟少刚了。但若然他不杀掉孟少刚,也还是不能安枕无忧的。”

 黑石道人强摄心神,暗自想道:“兹事体大,我须得套他说出实话才行。”当下作出稍微惊诧但不太过分的神色道:“确实是有点意想不到,令叔是几时和阳天雷搭上的交情?”

 窦旺说道:“家叔与阳天雷本来没有交情,但因如今已是一条路上的人,自然也就必须同仇敌忾了。”

 黑石道人道:“这么说来,令叔是已经暗中投顺了金国么?”

 窦旺道:“这倒不是。金国目前衰亡在即,连阳天雷都要另投明主呢,家叔岂能不识时务,在这个时候投顺金廷?”

 黑石道人恍然大悟,说道:“敢情令叔是和蒙古人已经挂上了钩?”

 窦旺笑道:“道长这一猜可猜对了。我还可以告诉道长一个秘密,阳天雷如今虽然是身为金国国师,其实也是看风使舵,和蒙古的使者经常暗通消息的。”

 黑石道人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二人要合力对付孟少刚了。但何以孟少刚又会到飞龙山来呢?难道他也知道了这个秘密,特地跑来找令叔的晦气么?”

 窦旺笑道:“孟老头儿再神通广大,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这次他是自投罗网。”当下便把窦安平设计骗新任的绿林盟主李思南来飞龙山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黑石道人,跟着说道:“孟少刚是作李思南的保镖来的。听说这姓李的小子也极了得,所以家叔虽然请来阳天雷的侄子和白万雄白老爷子这两位强手,也还是恐怕难操胜券,故此宁可备而不用,多找一个办法来对付孟少刚。这就是家叔为什么要麻烦道长将这个女娃儿请来的原因了。”窦旺哪里知道,他以为孟少刚和李思南是“自投罗网”,其实他们二人正是将计就计,来找他们的晦气的,黑石道人倒是无意中说中了。

 黑石道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出他意料之外了。但因窦旺不是他可以说真心话的对手,他只好隐忍不发,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想不到令叔倒是个识时务的俊杰呢。”

 窦旺咧开嘴巴笑道:“难得道长也是一样的心思,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了。说老实话,咱们做山大王虽也不愁吃喝,但总不能一辈子在刀口上讨生活啊。蒙古人眼看就可以得天下了,找个官儿做做,下半世倒是可以安享荣华。”

 黑石道人心里暗道:“鬼才和你一样心思!想不到窦安平竟会如此,这飞龙山去还是不去?”

 窦旺只道黑石道人是自己人,哪知黑石道人听了他这一番说话,心中已是颇有悔意。窦旺道:“家叔如今正在急着等这女娃儿,不如道长将她交给我,让我快马送她回去如何?”

 黑石道人心里想到:“若不是打狗要看主人面,你这小子我早就一刀将你杀了。但窦安平毕竟是于我有恩,这飞龙山恐怕还是要去一趟的。只是这女娃儿却如何处置。难道我就当真将她交给了窦安平,让窦安平拿去讨好蒙古鞑子吗?孟少刚纵然不杀我,天下英雄也要耻笑我啊!”

 黑石道人内心交战了好一会,终于立下了决心,说道:“窦旺,我没有见过你的本领,你斫我一刀试试。”

 窦旺莫名其妙,吃了一惊说道:“道长是什么意思?”

 黑石道人淡淡说道:“待会儿再告诉你,你不用害怕,尽管斫来就是。”

 窦旺道:“小人不敢。”

 黑石道人说道:“这是我叫你的,谅你也不能够伤得了我。就算你伤了我,我也不会怪你!”

 窦旺知道黑石道人的脾气是不容别人违拗他的,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也只好拿起了刀,说道:“那就请道长恕我放肆了。”虚张声势,挥了一刀,可还不敢当真朝着黑石道人的身子斫下。

 黑石道人眉头一皱,道:“我叫你斫就斫,你竟敢小看我么?”

 窦旺道:“是,是。小人斫了!”闭起眼睛,一刀斩下。

 黑石道人待刀锋堪堪劈到之际,双指一伸,钳着了刀背,轻轻一推,窦旺跌了个四脚朝天,额头碰得肿起了一大块。

 窦旺爬了起来,又羞又恼,说道:“小人本领不济,教道长见笑了,但不知道长为何要试我的功夫?”

 黑石道人冷冷说道:“你也自知本领不济了吗?老实告诉你吧,这女娃儿的本领和我不相上下,她的父亲在北五省也有许多朋友,你要将她押解回山,不怕出事么?哼,你现在只不过跌了一跤,若然出事,那就只怕连你的吃饭家伙也保不住了。”

 窦旺面上一阵青一阵红,讪讪说道:“原来道长乃是一番好意,小的却吃不消了。既然如此,小的就先赶回去给道长报信如何?”

 黑石道人道:“对啦,这样就没你的事了。你快去吧。”

 窦旺心中暗暗咒骂:“你这牛鼻子臭道士纵然是出于好意,也不该如此作弄我。且等你到了山寨,我再慢慢的摆布你。叔叔虽然和你是八拜之交,谅他总还是听我的话。”

 且说严浣在骡车上听到了窦旺所说的那番说话,心中又喜又惊。喜的是听到了舅舅江南大侠孟少刚的消息,惊的是知道了他们要拿自己来要挟舅舅的这个阴谋。

 严浣心乱如麻,暗自思道:“舅舅来了,不知明霞表妹来了没有?一别四年,不知明霞可曾见过了谷涵虚?”又想:“舅舅武功绝世,他见了我,一定会救我的。不过,只怕我在他们挟持之下,舅舅不敢动手,那就反而累了他。这是关系义军抗敌的大事,倘若因我而误了大事,我就更是罪孽深重了!”

 想到此处,严浣不禁大骂起来:“你这牛鼻子臭道士自夸是黑道上响当当的汉子,却原来是卖国求荣的奸徒!哼,这比杀人放火、掳掠奸淫的匪徒还更可耻可恨!”

 黑石道人叫道:“小姐,你先别胡骂好不好?”

 严浣道:“最多你杀了我,我偏要骂!”

 黑石道人道:“我的心里也正在烦着呢,求求你别骂好不好?让我想一想!好,你若再骂,我只好把你抛在这荒野喂狼了!”

 严浣听得他说得恳切,倒是不禁一怔,想道:“难道他和那个什么飞龙山的窦寨主并不是一条心?但他为什么又要听那寨主之命来捉拿我?”严浣一来起了疑心,二来也确实有点害怕他将自己抛在荒野,“无论如何,这臭道士虽然可恶,也还是比较正派,我若落在飞龙山的人手中,就只怕要更难堪了。”于是住口不骂,冷冷说道:“好,那你就好好想吧。我是个女子,也知卖国求荣的可耻,你是个男子汉,倒是该好好的想一想,该不该做出辱没祖宗的事情了。”

 黑石道人给她这么一说,不禁暗暗觉得惭愧。原来他虽然和侠义道一向没有往来,但国家民族的观念却还是有的,心里想道:“这女娃儿倒是说得不错,我倘若帮窦安平干出这种事来,只怕不但是受天下英雄的耻笑,也的确是对不住自己的祖宗了。给人骂是卖国求荣的奸徒,我还有何面目立于人世?”但另一方面他又曾受过窦安平的大恩,自己曾经亲口答应过窦安平,说是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以报他的大恩。

 车轮滚滚向前,黑石道人的心也随着车轮转动,一步一步接近飞龙山了,“去呢还是不去?”

 “为了顾全我和窦大哥的交情,飞龙山恐怕还是应该去一趟的。但若果窦大哥不听我的规劝,那又如何?”黑石道人并不是一个莽夫,他虽然念及八拜之交,想去劝告窦安平,希望他能够改弦易辙,但他也不能不考虑到,窦安平是经过周密的安排,长期的准备,才会干出这桩事情的。他有可能只是听了自己的一席话而就改变主意吗?

 “窦安平私通鞑子的秘密,决不能让外人知道。他若是不听我的规劝,又岂肯放过我?纵然我和他有八拜之交,只怕他也是非杀我不可的了!如今在他的山寨里,已经有阳天雷的侄子和白万雄等人,在准备着帮他对付孟少刚。到了其时,这些人也当然会来对付我了。阳天雷的侄子本领如何,我不知道。但只以白万雄而论,我就决计不是他的对手!”跟着又想道:“我死不足惜,以一死来报答窦安平的恩惠,也算得是一笔勾销。但这位严姑娘却是我将她送入了虎口了!”

 黑石道人转了好几次念头,终于驾驭骡车,离开了通往飞龙山的那一条路。

 骡车在树林中停下,严浣的心也跟着一沉,不知黑石道人带她进入荒林,有何用意?

 黑石道人揭开车帘,说道:“严姑娘,这是解药。葫芦里还有半葫芦的水,你用水送服吧。”说罢,掌心一摊,将两颗药丸放在严浣的跟前。

 严浣怔了一怔,说道:“你给我解药?”

 黑石道人说道:“你不相信,那就当作是毒药好了。我并不强迫你吞。”

 严浣冷冷说道:“我的性命本来就在你的手中,我又何须害怕这是毒药。”一张口便吞下了那两颗药丸。

 黑石道人道:“好,难得你相信我。这把剑也还给你吧。”严浣的剑,是在被擒之时给他缴去的。

 严浣吞了药丸,只觉一般热气从丹田升起,过了一会,只觉得气血畅通,气力也渐渐恢复了。

 严浣唰地拔出剑来,一剑向黑石道人刺去。黑石道人叫道:“好,你要报仇,那也随便你。”他正在为着不知如何去处理他与窦安平之间的恩怨而苦恼,是以严浣一剑刺来,他既不躲避,也不拔刀招架。

 只听得“咔嚓”一声,黑石道人身边的一棵松树,给严浣一剑斩断了一株粗如儿臂的树枝。原来严浣乃是试试她是否已经恢复了武功的。正是:

 娥眉见识超凡俗,死里逃生岂偶然?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