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破帽遮颜寻旧侣 华堂结彩闹新娘

 褚云峰笑道:“想不到谷师兄如此英雄,对无关轻重的容貌竟然会看不开。”

 孟明霞道:“他以前本是个十分英俊的少年的。咳,每一个人都可能或多或少的有点什么心病,只是自己不知而已。”

 孟明霞乃是有感而发。褚云峰听了,忽地恍然如有所悟,说道:“原来那位杨姑娘是李思南的未婚妻子,若不是你刚才说了出来,我还不知道呢。”

 孟明霞笑道:“这也是无关重要的别人之事,你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褚云峰道:“没什么。我只是有一事未明,何以她在山寨之中,要女扮男装,不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如今又要私自下山,累得你去找她?”

 孟明霞笑了一笑,说道:“我不信你现在还不明白,你这是明知故问吧?”

 原来孟明霞本是不想给褚云峰知道她和杨婉之间的误会,但因相处数日之后,两人情意相投,孟明霞觉得已是无须瞒住他了。她刚才对谷涵虚说出这件事情,其实也是说给褚云峰听的。

 褚云峰的确是早已猜到几分,心里想道:“明霞是个爽朗的姑娘,我又何必把话闷在心里?”于是也跟着笑了一笑说道:“是不是那位杨姑娘也怀有什么心病?”

 孟明霞双颊微红,点了点头。

 褚云峰笑道:“谷师兄的心病给你医好了,杨姑娘的心病,恐怕也是要你给她医治才能得好。明霞,想不到你倒是个善于医治别人心病的名医呢!”

 孟明霞佯嗔说道:“云峰,我可不许你笑我!”

 褚云峰道:“不,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哪里是在笑你?”

 孟明霞诧道:“你感谢我什么?”

 褚云峰道:“感谢你也给我医好了心病。”

 孟明霞一时间未能领悟,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褚云峰道:“实不相瞒,起初我也是怀着和杨姑娘同样的心病,以为,以为你是……”

 底下的话,无须褚云峰自己说出来,孟明霞已是知道。褚云峰是因为误会她与李思南相爱,所以才不敢把心事对她说出来的。

 孟明霞双颊晕红,说道:“那么,现在你都明白了?”

 褚云峰道:“都明白了。明霞,现在我可真是放心啦!”

 孟明霞“噗嗤”一笑,说道:“你这个傻子!”两人心底的阴霾,尽都在这一笑之中扫除干净了。

 褚云峰低声道:“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谷师兄此去,能够和你表姐一同回来。”

 且说谷涵虚与褚、孟二人分手之后,便即独自东行,准备到飞龙山东南三百里外的黑石庄去找严浣。他在一个小市镇上买了一个药箱和几样常用的药材,背上药箱,扮作一个走江湖的郎中,他的长剑就藏在药箱之中。

 三百里路程,谷涵虚不过走了一天,第二天上午,便已到了黑石庄了。

 一路行来,谷涵虚好几次碰见快马驰过,骑马的人都带有兵器,一看就知是江湖上的人物。最后一次,是在距离黑石庄约十里之处碰上的。但骑马的却是两个军官。

 谷涵虚暗自起疑,心里想道:“莫非这些人都是去找那个黑石庄的成庄主的?这个成庄主既然是一方的恶霸,想必也是多少会点武功的了。”

 庄口的路旁有个茶馆,谷涵虚希望能够打听到一些关于黑石庄的消息,便进去喝茶。

 茶馆的主人看见一个面上有刀疤的“恶汉”走进来,不禁吃了一惊,慌忙战战兢兢地捧上茶来。谷涵虚喝过之后,伸手掏钱,茶馆主人连忙说道:“这,这是我孝敬你老的。一碗粗茶,不成敬意,你老还要吃些什么,尽管吩咐。”

 谷涵虚笑道:“你这是小本生意,哪有喝了你的茶不付钱的道理。”当下掏出了二钱银子,纳入他的怀中,迫他收下。

 一碗茶不过是卖一文铜钱,二钱银子,大可以吃一只肥鸡了。

 店主人苦着脸道:“小店只有卤牛肉,临时恐怕买不到鸡鸭奉客。你老要喝酒吗?一斤绍酒,一斤卤牛肉怎么样?”

 谷涵虚笑道:“我并不肚饿,只是口渴,不用费神张罗了。茶已喝过,我就要走的。”

 店主人怔了一怔,说道:“你老给的是二钱银子……”

 谷涵虚道:“对不住,我身上没带零钱。这二钱银子是给你的,你不用找赎了。”

 店主人吃了一惊,说道:“小老儿不敢受客官厚赐。”

 谷涵虚笑道:“你卖茶,我卖药,咱们就交个朋友吧。你再推辞,就是看不起我了。”

 店主人见谷涵虚和颜悦色,不像开他玩笑,这才放心收下,心里想道:“我还只道他是黑道中人呢,却原来他的相貌虽然凶恶,却是一个大大的好人。”

 茶馆主人连连道谢,收下银子,问道:“你老是上哪儿?”

 谷涵虚道:“听说贵庄有位成大财主,不知他家在哪儿?”

 茶馆主人面色一变,说道:“原来你也是到成家喝喜酒的吗?失敬、失敬!”口中说是“失敬”,其实却是惧意多于敬意。

 谷涵虚说道:“不,我是跑江湖的穷郎中,与成大财主哪里高攀得上?”放低声音,笑道:“我不瞒你,我只是想去打打秋风,卖卖假药而已。”

 茶馆主人这才放下心上的石头,哈哈笑道:“那我就劝你老兄不必打这主意了。”

 谷函虚道:“为什么?”

 茶馆主人也放低了声音说道:“你老兄是外路人,我不怕说给你听。这成大财主乃是个为富不仁的财主,他有个外号叫活阎罗,他不打咱们穷人的主意已经好了,你还想打他的主意?给他看破了卖假药,只怕你要给他白做三年长工呢!”

 谷涵虚伸伸舌头,说道:“这么厉害!”

 茶馆主人道:“不厉害也不叫活阎罗了!”

 谷涵虚道:“成家有什么喜庆之事?我一路碰到好多骑马的人,敢情都是到他家喝喜酒的。”

 茶馆主人道:“他的儿子,今日娶亲。这两天从小店门前经过的贺客可真不少呢,所以我才会以为你老兄也是去喝喜酒的。”接着又低声道:“这门亲事是抢来的!”

 谷涵虚吃了一惊,说道:“是抢亲?”

 茶馆主人道:“是呀,那个可怜的女子还是外路人呢!”

 谷涵虚更是吃惊,心里想道:“莫非就是严浣。”

 茶馆主人看看天色,说道:“这个时候恐怕已在拜堂了。唉,那女子真可怜!”想和谷涵虚说那女子的事情,谷涵虚已是双手一拱,说道:“多谢老丈见告。”忙的便跑出去了。

 谷涵虚暗自思量:“按说严浣的武功,不应该落在一个土霸的手里,但只怕众寡不敌,失手被擒,也是有的。不管是不是她,这桩事既然给我撞上,我就非管不可!”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谷涵虚听说是午时成亲,只怕去得迟了,赶不上拜堂,那时要冲进内宅去把新娘子救出来,可就费事多了。于是迈开脚步,跑进黑石庄,果然隐隐听得有唢呐的乐声,谷涵虚便朝着那个方向飞跑,也顾不得路旁的人惊讶了。

 方向没有跑错,不消片刻,谷涵虚已是来到了那成大财主的门前。

 谷涵虚放慢脚步,暗自思量:“想个什么法儿混进去呢?嗯,若是无法可施,那也只好硬闯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健马嘶鸣之声,有四骑马同时来到。但这四个客人却似乎并非一伙,走在前面的是一式打扮的三个黑衣汉子,从后面追上的是一个白袍少年。这白袍少年面有如冠玉,骑的也是一匹白马,越发显得丰神俊秀,意态潇洒。

 谷涵虚的目光登时给这少年吸引过去,他注意不是这个少年的面貌,而是他骑的这匹白马。谷涵虚善于相马,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匹十分难得的名驹。

 那三个黑衣汉子又惊又喜,说道:“白公子你也来了?令尊可好?”看来这个姓白的少年乃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那白公子也抱拳说道:“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你们祝氏三雄,幸会,幸会,家父时常和我提起你们的。”

 成家的知客连忙上前迎接贵宾,对这姓白的少年尤其恭敬。这少年跳下马来,道:“多烦你们给我照料这匹坐骑,观过礼后,我便要走的。”成家的知客说道:“难得白家公子来这一趟,请让敝主人略尽地主之谊,多住两天吧。”

 那姓白的少年道:“我是奉了家父之命,有事前往蓟州的,路经此地,听说贵庄的少庄主大喜,特来道贺,恐怕不能久留了。”成家的知客道:“白公子既然有事,我们也不能勉强,请公子放心,公子的宝骑,我们自会细心照料。”

 谷涵虚跟在他们后面,便想进去,那知客说道:“白公子,祝大哥,这位朋友是和你们一起的吗?”那姓白的少年看了谷涵虚一眼,似乎有点诧异,说道:“请问这位朋友高姓大名。”原来他从谷涵虚精华内蕴的目光,业已看出了谷涵虚是个内功高明之士,是以说话相当客气。

 谷涵虚道:“小人是个走方郎中,贱名不足以污清听。”

 那三个黑衣汉子却没有这个眼力,很不客气地说道:“谁知他是干什么的?不认识!”

 成家的仆役一听谷涵虚和这两批人都没关系,便即上前拦阻。那姓白的少年本来想给谷涵虚说两句好话的,便转念一想:“我又不知他的来历,何必多管闲事?”于是不发一言,默默地便跟知客进去。

 谷涵虚道:“不是告诉你们我是走方郎中吗?贵府办喜事,我来卖药,请你们让我进去吧!”那些恶仆纷纷骂道:“混帐,混帐,你是有意来触霉头的是不是?”

 姓白的那少年和祝氏三雄此时已经踏进内院,和他们相识的人很多,纷纷上来和他们寒暄。

 谷涵虚忽地隐约听得有人说出“抢亲”二字,不禁心头一动,连忙竖起耳朵来听。说话的声音很轻,原来是祝氏三雄中的老二和一个人躲在一角偷偷议论。谷涵虚有听风辨器的本领,能够在诸声杂作之中,“捕捉”他所要听的那个声音。但由于宾客实在太嘈吵了,听起来还是十分吃力。

 只听祝老二跟着轻声笑道:“这可真是无独有偶!”此时成家的豪奴正在拦阻谷涵虚,骂他来触霉头,中间一句话谷涵虚听不清楚,跟着听得那个人说道:“哦,原来冀北道上也有这样一桩事情。”

 祝老二道:“是呀,成庄主也就是黑石庄主,所以我说这岂不是无独有偶吗?”

 那豪奴见谷涵虚不理不睬,大怒说道:“你装傻吗?滚出去!”不但动口,而且动手来推谷涵虚了。

 不推自可,一推之下,只听得“卜通”一声,倒下来的不是谷涵虚,而是那个豪奴变成了滚地葫芦。

 原来谷涵虚因为事情紧急,已经放弃混进去的打算,决定硬闯了。他有“沾衣十八跌”的武功,若非手下留情,那个豪奴吃亏还要更大。

 那个豪奴躺在地上破口大骂:“岂有此理,你这小子打人!”

 谷涵虚笑道:“你别着慌,你若受伤,待会儿我给药医你。”双臂一振,又跌翻了几个豪奴,立即便往里闯。未曾倒的知道厉害,只敢大呼小叫,却没一个人敢上去追他。

 恰巧就在这个时候,鞭炮噼噼啪啪响了起来,礼堂中八音齐奏,新人正在“上堂”了。

 喧闹的声音给鞭炮声和乐声盖过,里面的人也不知道外面在闹些什么,只道是无关轻重的小事,大家忙于观礼,也就没有人来管了。

 谷涵虚在烟雾的遮掩下钻进人丛,径入礼堂,想找那祝老二,却没有找着。只听得祝老大说道:“咱们来得正是时候,我还恐怕赶不上拜堂呢。”

 旁边有个人小声说道:“本来是午时行礼的,听说新娘子不愿出来,所以才拖到这个时候。想必是已经费了许多唇舌来劝她的了。”

 谷涵虚心里想道:“肯出来拜堂的,只怕多半不是严浣了。但既来到,总得查个水落石出。”

 心念未已,只见新郎和新娘已经一同出来,那新娘子是有两个健妇扶着的,显然是遭受挟持的了。

 赞礼的高声唱道:“蜡烛光光,新人上堂,百年好合,五世其昌。新人拜天地,一拜,拜……”“拜”字刚刚唱出,突然变作了一声尖叫。原来是谷涵虚从人丛中扑出,闪电般地插进了这对新人之间。赞礼这人是个教蒙馆的老学究,骤然看见谷涵虚这满面狰狞恐怖的脸孔,谷涵虚并没打他,他已是晕过去了。

 “谷涵虚一手抓着新郎,一手揭开新娘的罗帕,心头卜通通地跳,一揭之下,不由得大为失望,原来这新娘果然不是严浣。

 新娘看见了谷涵虚伤痕遍布的脸孔,也是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起来。但她因为连日遭受凌辱,早已有点神经麻木,甚至不把生死当作一回事了,是以虽然吃惊,尚不至于像那老学究的晕倒。

 谷涵虚道:“你别着慌,我是来救你的,你家住何方,有父母吗?”

 黑石庄的成庄主又惊又怒,喝道:“你们还不快,快……”猛然想起儿子落在了别人手中,投鼠须当忌器,连忙改变口气,求道:“好汉且慢、且慢动手,你要什么,尽管开口,可别难为了我的儿子!”

 谷涵虚道:“我本来要取你儿子的性命,你若想我饶他,那就得听我的吩咐!”

 成庄主叠声说道:“是,是,请好汉吩咐,小老儿一定依从。”

 谷涵虚冷笑道:“也不怕你不依!”正待说出条件,忽觉背后微风飒然。原来是两个擅长于使暗器的人,向他打出一枚透骨钉和一支蝴蝶镖,两般暗器都是打他背心的大穴的。

 谷涵虚就似背后长着眼睛,头也不回,反手疾弹,只听得“铮铮”两声,两枚暗器都飞了回去,“物归原主”,透骨钉插进了一个人的脑袋,蝴蝶镖钉在另一个人的头角,这两个发暗器暗算谷涵虚的人,害人不成,反而害了自己,给反弹回来的暗器伤着要害,登时一命呜呼。

 谷涵虚冷笑道:“有哪个不要命的便请上来!”

 成家财雄势大,称霸一方,和黑道及官府中人均有来往,观礼宾客,十九懂得武功。可是见谷涵虚如此厉害,全都给他吓住了。武功好的还在强摄心神,静观其变,胆子小的则已是在争先恐后的向大门跑去,想要逃命。

 纷闹之中,谷涵虚听得有一个人冷笑道:“挟持人质,算得什么好汉!”说话这人,正是那个姓白的少年。

 谷涵虚一声冷笑,突然把新郎一掌推开,飞身疾掠过去,抢在众人之前,堵住大门。

 有两个军官刚跑出礼堂,谷涵虚把手一扬,使出威猛无俦的“天雷功”,只听得“砰、砰”两声,那两个军官从石阶上一个倒栽葱就滚下去,瘫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烂泥。原来已是给谷涵虚的劈空掌力震毙了!

 谷涵虚堵住门口,回过头来,双手疾抓,把涌到门口的那些人,就像抓小鸡似的,一手一个,一把抓着,就往里抛,转眼之间,已有六七个人给他掷了回去。谷涵虚喝道:“一个都不许跑!谁要跑的,这两个军官就是你们的榜样。”

 那些想跑的人,武功都是比较平庸的,见了谷涵虚如此声势,吓得魂不附体,只好再往角落里躲。

 那姓白的少年道:“连跑都不许跑,真是强横得可以!”

 祝老大怒道:“我还没有见过这样凶恶的人,咱们大伙儿齐上,把这小子干了吧!”

 宾客之中不乏黑道上的成名人物,平素也是自恃武功,横行霸道惯了的,但他们自问谁也比不上谷涵虚,见谷涵虚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先就慌了。

 祝老大要“大伙儿齐上”,谁都没有答话,连那个“众望所归”武功最强的姓白少年也默不作声。他之默不作声,却并不是纯粹由于害怕谷涵虚,而是要保持自己的身份。但他自忖单打独斗也没有取胜的把握,只好当作没有听见祝老大的话了。

 谷涵虚大踏步走了回来,朗声说道:“我并非有意难为各位,只是须得待这件事了结之后,才能让各位出去。有哪个不服气的,尽管冲着我来,单打独斗也好,群殴也好,在下一并奉陪。”

 此时姓白那个少年正在替新郎通解穴道。可是这新郎是给谷涵虚用独门重手法闭了穴道的,姓白少年虽然看出他受封闭的穴道,却是无法解开。

 谷涵虚走上前去,冷笑道:“你说我强横,难道他们父子强抢民女,反而是善良之辈?嘿,嘿,枉你相貌长得不俗,却原来也是一副黑心肠!”

 姓白这少年老羞成怒,冷冷说道:“阁下要怎么样?”

 谷涵虚左掌划了一道圆弧,右掌穿出,向他胸前一按,喝道:“接招!”姓白这少年双掌齐出,使出浑身气力,要把谷涵虚推开,他的功力虽然不弱,却怎挡得住谷涵虚天雷功的威力,一推之下,谷涵虚纹风不动,姓白这少年给他一按一挤,却是不由自己地蹬蹬蹬退出了六七步!谷涵虚见他没有跌倒,倒也感到有点意外,心里想道:“若是再多一个与他本领相若的人,只怕我就要难以应付了。”

 谷涵虚一掌震退了姓白的少年,立即又把新郎抓着,冷笑说道:“你说我挟持人质,如今我把他交了给你,你又有什么能耐将他保护?嘿,嘿,哪一位自问有本领可以保护他的,不妨向我讨取,我还可以将他交给你们。”

 姓白这少年硬接了他的一掌,胸口如给铁锤重击,此时正躲在角落里呼呼喘气,哪里还敢说话。

 在这一班人中,姓白的少年武功最强,众人见他一照面就吃了大亏,连他都不敢说话,众人自然更是噤若寒蝉了。

 成庄主哭丧着脸,不迭求饶:“好汉、好汉,这不关我的事。小老儿决不敢冒犯好汉的虎威,请好汉别要动手,有什么吩咐,小老儿定必依从。”

 谷涵虚道:“这位姑娘,你是从哪里抢来的,我要你把她送回去。”

 成庄主道:“是,是。她的爹爹就在这里,我马上请他领回去。”

 新娘子惊魂稍定,知道谷涵虚是来救她的了,连忙裣衽施礼,说道:“多谢恩公搭救,但只怕恩公一走,小女子又重要落虎口。”

 谷涵虚道:“救人便须救彻,送佛送到西天。你不用担忧,我自有法子对付这老贼。”

 人丛中走出一个头戴儒冠的老人,满眶都是眼泪,新娘子扑上前去,叫道:“爹爹!”两父女抱在一起,忍不住放声大哭。

 谷涵虚道:“你们别哭了,你是哪里人氏,怎样给他抢了女儿的,都告诉我!”

 那老儒生道:“我是个落魄秀才,青州人氏,带了女儿到蓟州投亲的,不料来到此地,却给他们强抢了去,还迫我写了卖身契。”

 谷涵虚道:“好,姓成的老贼听着,马上把卖身契还给他们,另外罚你十两金子,给他们父女遮羞。”

 成庄主叠声应道:“是,是!”连忙吩咐管家把这女子的卖身契找出来,连同十两金子奉上。

 那老儒生屈服于淫威之下,签卖身契卖了女儿,自觉羞惭,说道:“我不要他的金子,只要回女儿。”

 谷涵虚道:“不义之财,取之何伤,你尽管拿去,做个小买卖也好。在金虏之下,我也劝你别去考什么劳什子的秀才举子,做升官发财的梦了。”

 那老儒生道:“是,是。多谢恩公金石良言。”

 谷涵虚回过头来,横目一扫全场,缓缓走到礼堂正中的供桌前面。

 供桌上点着一对大红蜡烛,还有金猪之类的供品,谷涵虚把供品扫落,蜡烛拔掉,缓缓举起手掌,说道:“姓成的老贼,你睁大眼睛,仔细看了!”

 谷涵虚一掌击下,发出郁雷似的声音,那张供桌是檀木做的,纹丝不动。这一下倒是大出众人意外,谷涵虚刚才大闹礼堂,一举手就击毙两个军官,一扬掌就打退了姓白的少年,众人本以为他有更厉害的手段炫露给大家看的,哪知这张桌子竟是动也不动。有的人就不免想道:“原来他的本领亦不过如斯,白公子打不过他,只怕也是浪得虚名的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哗啦啦一片声响,那张供桌突然倒塌,转眼之间,裂成了无数小块,满堂木屑飞扬,地上堆满一块块的木头。

 原来谷涵虚是用“天雷功”的威力,那一掌击下,力道从桌子中心像波浪般地向四面开展,是以得须过了一会,桌子才会寸寸“肢解”。

 击塌一张坚实的檀木桌子已是不容易,更难的是还能够把它裂成无数小块,这手功夫一显,登时把众人吓得目瞪口呆,矫舌难下。

 谷涵虚冷笑说道:“姓成的老贼,你看清楚了没有?谅你的狗头再硬,也硬不过这张桌子。以后你若敢难为他们父女,我不但要打碎你的狗头,还要杀你全家老幼,鸡犬不留!”

 成庄主吓得面无人色,“卜通”地就跪了下来,叩头如捣蒜,说道:“小老儿不敢,小老儿不敢!”

 谷涵虚冷笑道:“谅你也不敢。打开大门,送他们父女出去吧!”

 那两父女走后,谷涵虚又说道:“你为富不仁,欺压百姓,本当取你性命,如今姑且饶你。罚你把佃户的三年田租折成银子,统统交回原来的佃户。你若阳奉阴违,我访查清楚,你少还一两银子,我就在你的身上割一块肉,限你三日之内办妥,你听清楚了没有?”

 成庄主磕头道:“侠士吩咐,小人遵命。”

 谷涵虚发落了成家父子之后,这才对宾客说道:“现在你们可以走了。不过,有一个人可得留下来!”双眼一瞪,指着角落的一个人道:“祝老二,你留下来,我有话要问你。”原来谷涵虚刚才不许众人出去,就是因为怕祝老二趁乱逃跑的。

 “祝氏三雄”不知谷涵虚要把祝老二留下来干什么,三兄弟又是吃惊,又是愤怒。

 那些来喝喜酒的黑白两道人物,听得谷涵虚说可以让他们走了,如奉皇恩大赦,争先恐后而逃,谁也不再理会祝家的三兄弟。

 姓白那少年道:“祝大哥,咱们有福同享,有祸同当。”原来他喘息已定,心里自思:“祝氏三雄虽然不是一流好手,但有他们三人相助,或许可以和这鬼脸恶汉一争胜负,未必就一定输给了他。”他的父亲乃是武林中极有名望的人物,父子二人都是受人奉承惯了的,这次给谷涵虚打了一掌,自是不甘凌辱。

 谷涵虚冷笑道:“我只想问祝老二一句话,你们既然要和我打架,我也正好乐得趁这机会,惩戒惩戒你们这些武林败类了。不必唆,你们四个人一齐上吧!”

 祝老大听说他只是想问一句说话,不由得大为后悔,心里想道:“早知如此,让他问老二好了,何必与他拼命?”但此际谷涵虚已经说出了要惩戒他们的说话,祝家三兄弟下不了台,只好硬着头皮应战。

 “祝氏三雄”并肩而立,祝老大道:“人有面,树有皮,阁下迫人太甚,我们祝氏三雄难道还怕你不成。不过咱们毕竟没有深仇大恨,似乎也不必拼个你死我活。我们若是输了,由你问话就是。阁下若是输了,我也不想与你为难,只是我们祝氏三雄的事情,可得请你阁下少管了!”口头虽然还在强硬,心中怯意已是暴露无遗。

 谷涵虚纵声大笑道:“好,好,好!就按照你划出的道儿来走!你们自称三雄,如今我倒要看看你们是英雄还是狗熊了!动手吧!”

 谷涵虚说到“动手”二字,话犹未了,祝老大阴恻恻地应道:“遵命!”三兄弟一齐出手,三条杆棒,三只金环,同时向谷涵虚打来。这是他们三兄弟苦练成功,仗以称雄的独门兵器。左环右棒,一圆一直,一刚一柔,互相配合,倒是深得上乘武学之旨。

 三条棒杆从滴溜溜转动的金环中伸将出来,俨如三条毒蛇出动,择人而噬,谷涵虚也不禁心头微凛,想道:“他们自身本领虽不过是第二流人物,这两件兵器,却委实是不可小觑了!”

 姓白那少年也没闲着,他比祝老大还要狡猾阴狠,当谷涵虚发话之时,他身形微侧,早以蓄势以待。“祝氏三雄”一出手,他立即也是一声喝道:“小子休太猖狂!”身移步转,倏的到了谷涵虚背后,一招“游龙探爪”,五指如钩,疾抓下来,所抓的方位,正是谷涵虚背心的“大椎穴”。这穴道若是被人拿着,多好武功,也是不能动弹!

 谷涵虚是何等人物,岂能着他暗算,掌风棒影之中,只听得“砰”的一声,谷涵虚身形一拱,背着的药箱从头顶甩过,“祝氏三雄”的三条杆棒,一齐打在药箱之上,登时把药箱打碎!

 姓白这少年一抓抓去,眼看就要抓着了谷涵虚背心的“大椎穴”,谷涵虚的身形突然这么一拱,只差半寸没有抓着,说时迟,那时快,谷涵虚已是反手一掌。反拿对方手腕,登时把这姓白少年也迫开了。

 谷涵虚那柄长剑是藏在药箱中的,药箱打碎,长剑掉下,谷涵虚脚尖一挑,长剑到手,剑未出鞘,已是一招“倒卷珠帘”,将三条杆棒格住。

 姓白这少年拔出一口厚背朴刀,说道:“好,我再领教阁下剑法!”他刚才与谷涵虚拼了一掌,几乎受了内伤,对谷涵虚的掌力自然极为忌惮,他练成的一套“游身八卦刀法”,出道以来,罕逢敌手,所以希望在兵器上可以图个侥幸。

 谷涵虚因为要留下祝老二盘问口供,恐防自己的“天雷功”威力太大,把他打死,故此也宁愿使用兵器,当下哈哈一笑道:“随你的便!”唰的拔剑出鞘,一招“八方风雨”,剑光霍霍,四面展开,祝家三兄弟和姓白的少年都觉得白刃耀眼,好像谷涵虚这柄长剑是只为对付自己而刺来的,四人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

 姓白这少年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想不到这厮的剑法竟然也是如此了得!”连忙施展闪、展、腾、挪的小巧身法,身似水蛇游走,乘暇抵隙,有机可乘,才劈一刀,避免和谷涵虚硬拼。

 这少年的“游身八卦刀法”,造诣确也不凡,谷涵虚的剑法本来是以奇诡见长,接连几招,竟然给他避过。

 谷涵虚心里想道:“我且收拾了祝家三兄弟,回头再对付他。”当下一声长啸,剑招一变,暴风骤雨般的向“祝氏三雄”攻去,根本就不去理会姓白这个少年。可是因为他力贯剑尖,业已使出了几分“天雷功”的威力,长剑挥舞之际,隐隐挟着风雷之声,姓白这少年的朴刀,一到了他的剑光笼罩之下,就给荡开,休想斫得到他的身上。

 谷涵虚加强内力,剑招由快而慢,剑尖就像坠了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论剑势的凌厉似乎大不如前,但只要给他的剑尖轻轻碰着,就不由得虎口发热,心头一震!

 “祝氏三雄”的三环三棒,首尾相联,互相呼应,防御得十分严密,但却禁不起谷涵虚内力的冲击。不消片刻,三兄弟都是大汗淋漓,气喘如牛。

 谷涵虚见时机已到,猛地喝道:“着!”一剑刺进祝老二的环中,正中他的虎口,当啷一声,金环坠地,老大老三大惊之下,双环双棒左右扑来,但业已缺了一环,如何还能阻挡得住谷涵虚的攻势?只听得“咔嚓”连声,谷涵虚一剑横披,把两根棒杆同时削断。谷涵虚出指如风,迅即点了三人的穴道。

 姓白那少年溜滑之极,一见“祝氏三雄”形势不妙,立即冲出大门,出了大门,这才扬声说道:“阁下剑法高明,佩服,佩服!请阁下赐个万儿。”

 这是江湖上的术语,留个“万儿”即是报个姓名的意思,要对方报出姓名,乃是准备日后寻仇的。当然这也只是失败一方要挽回几分面子的门面话了。

 姓白的这少年只道谷涵虚忙于收拾“祝氏三雄”,无暇分身来追自己,是以乐得说几句漂亮的门面话。哪知谷涵虚点穴的手法快到极点,点倒了祝氏三雄,姓白这少年刚刚跑出大门,他也跟着追出来了。

 谷涵虚冷笑道:“软的硬的,我全不吃,你要我报个万儿以待日后寻仇是不是?不必这样费事了,现在就来吧!”

 姓白那少年本来是奔向马厩去找自己的坐骑,看见谷涵虚追来,顾不得跑进马厩去找自己的坐骑,连忙抢了一匹马,便即落荒而逃。成家因为宾客众多,马厩容纳不下许多坐骑,是以在地上立了系马的木桩,有些马匹乃是系在外面的空地上的。

 谷涵虚见他胡乱骑了一匹劣马而逃,这才哈哈一笑,止步不追,说道:“你要我留下万儿,我可要留下你的马儿。”原来他是看中了姓白少年那匹千里马,故意追出来吓吓他的。此时他急于回去盘问祝老二的口供,当然是不想去追这姓白的少年了。

 谷涵虚回到了大厅,“祝氏三雄”还在哼哼唧唧,想要运气冲关,自解穴道,但谷涵虚用的是重手法点穴,他们功力不够,穴道解不开,反而弄得痛苦难当。一运力浑身如针刺。

 祝老大勉强可以出声,呻吟道:“好汉,咱们说过不是拼个死活的,你手下留情吧!”

 谷涵虚道:“我说话当然算数。但你们说话也得算数。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若有不尽不实之处,我一发现,立即就取你们性命!”

 祝老大道:“好汉尽管问话,我们决不敢有半句虚言。”

 谷涵虚替他们三兄弟解开了穴道,问道:“祝老二,你刚才说的无独有偶,这是什么意思?”

 祝老二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我和快马韩躲在角落里小声谈话,当时他还没有进来,怎的却给他听见了?”这件事情本来是不敢泄露给外人知道,但在谷涵虚威胁之下,性命要紧,也不能不说了。

 祝老二定了定神,喘过口气,说道:“因为冀北道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一桩事情。”祝老大补充道:“一位黑道上的朋友在冀北道上抢了一个女子。”

 谷涵虚道:“那人是谁?”

 祝老二道:“是一个道士,但也是在线上开扒做独脚生意的黑道朋友。”“线上开扒”就是在江湖上走动,并无固定山寨的强盗。“独脚生意”是并无伙伴独自行劫的意思,亦即是说那是个独脚大盗。

 谷涵虚道:“是不是黑石道人?”这个人是他听得褚云峰说过的。

 祝老三道:“不错,正是黑石道长。阁下是和他相识的吧?”他以为谷涵虚和黑石道人有交情,暗暗欢喜。

 谷涵虚哼了一声,说道:“不错,我是知道他的,我正要去找他呢!”

 祝老大见谷涵虚面色不对,已知不妙,连忙说道:“这个牛鼻子臭道士胡作非为,我们都是不齿他的所为的。这次他强抢了人家的黄花闺女,我也看不过眼。”

 祝老三年纪较轻,有点傻气,尚未省觉,倒有点为黑石道人不平,说道:“黑石道人虽是强横霸道,但却并非贪花好色之徒。我听说他抢的这个女子,并不是留给自己用的。他是拿去送人的,要这女子的人也并不是要玷污她的清白。”

 祝老大瞪了弟弟一眼,说道:“一个出家的道人要干出此等事来,总是不该。”

 谷涵虚道:“你们只要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不必管黑石道人为人怎样。祝老三,你说,他要拿这女子送给何人?”

 祝老三道:“听说是要送给飞龙山的窦寨主。”

 谷涵虚暗暗吃惊,大声说道:“那个女子是不是姓严的?”

 祝老三道:“原来你亦已知道了。”

 谷涵虚道:“我要你们说得仔细一些,和我知道的对证对证,看看你们有否隐瞒。”

 祝老二道:“正是,那个女子据说还是江南鼎鼎有名的武林人物,号称川西大侠严声涛的女儿呢!”正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