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鸳侣分飞悲丧志 恩师训诲醒痴迷

 谷涵虚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心情也是一片茫然。

 雪月交辉,大地俨如纤尘不染的明镜,他的心上却在滴着血,许许多多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的回忆,一起涌上心头!

 经过四年的养息,时间是最好的医生,医治了他身心的创伤。脸上的伤痕早已复合,心上的伤痕也给他用冷漠的感情遮掩起来,就像用冰雪覆盖本来具有生命力的野草似的,不是故意去触动它,就好像不觉得它的存在了。

 可是今晚他却给杨婉和阿盖触及了心上的创伤,伤口又裂开了。因为杨婉提起了孟明霞的名字,而阿盖则揭开了他的蒙面布,叫他记得自己是个丑陋的男子。

 他不知道严浣在找寻他,但他却是有意把自己隐藏起来,躲避严浣的。四年来他没有打听过严浣的下落,也听不到关于严浣的任何消息。

 想不到“安安静静”地过了四年,今晚却给杨婉在他“平静”的心湖投下了一块石子。杨婉告诉他,孟明霞就在这条路上!这个消息正就是震撼他心灵的“石子”啊!

 孟明霞就在这条路上,严浣又在何方?

 孟明霞是严浣的表妹,见着了孟明霞,总该知道了严浣的消息吧?他想。他当然不会知道,孟明霞帮忙她的表姐偷走之后,她们表姐妹音讯断绝亦已经有四年了。

 四年来他虽然是有意地在躲避严浣,可是他又是何等的在渴望知道严浣的消息啊!去不去找寻孟明霞,试一试向孟明霞打听呢?

 心在跳动,脸上的伤痕也好像在发烧,烧得他火辣辣作痛。他不知不觉拉下了他的蒙面布,雪地上现出一个丑陋的脸形。他不觉苦笑道:“我这副尊容还配接受任何女子的爱么?何况我与严浣之间,有着许多障碍。我们必须分手,这已经是‘注定’的了。纵然她和阿盖一样,不介意我的丑陋,我又何忍再挑起她的伤心?既然我不想再见她,那又何必要她知道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想到此处,他几乎就想放弃去找寻孟明霞,向孟明霞打听的念头。

 可是在这条路上,还有一个人,也是他非常希望能够见面的。这个人就是与孟明霞结伴同行的褚云峰。

 他听了阳坚白那晚的说话,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褚云峰一定是和他同门的师兄弟。而且这个褚云峰也是和阳天雷、阳坚白作对的人。

 谷涵虚想起了另外一桩令他非常感动的往事。

 他被迫与严浣分手之后,身心受创,万念俱灰,回山静养了三年多,身上的伤痕早已好了,心上的伤痕却是难望痊愈,一个生龙活虎的少年竟然变得精神颓丧,暮气沉沉。

 有一天晚上,他的师父耿天风突然问他道:“你知道师父并非江南人氏,但你可知道师父为什么离乡背井,独自来到无亲无故的江南么?”

 谷涵虚从未听过师父说及自己的来历,师父不说,他不便问,如今师父自己提起,他当然是要问其中缘故了。

 耿天风双眸炯炯缓缓说道:“你要问其中缘故么,这很简单,只因为我没有忘记我是汉人,我不能忍受异族的统治。

 “你的师祖是一位隐姓埋名的大侠,毕生以驱除金虏,恢复中原为职志。可惜在他的弟子之中,却出了一个叛徒。这个叛徒而且是武功最强,尽得他衣钵真传的大弟子!”

 谷涵虚问道:“师祖是否有欠精明,何以会立他做掌门弟子?”

 耿天风道:“这人作伪的功夫极是到家,在师门之时,反骨丝毫不露。师祖并非有欠精明,而是爱才心切。他入门最早,习艺最勤,人又聪明,对本门的‘天雷功’又最有心得,师祖给他骗过,不立他还能立谁?

 “师祖去世之后,他方始公然投敌。说是‘投敌’,恐怕也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他的父亲是汉人,母亲是金人。师祖死后,他就以金人自居了。说不定他本来就是女真鞑子派他来偷学师祖的武功的,亦即是说他本来就是我们的敌人,不过在他反迹未露之前,我们不知罢了。”

 谷涵虚道:“这人的武功既然极是高强,投靠了金虏,想必会受重用,他是谁呢?”

 耿天风道:“就是现任金国国师的阳天雷。”

 阳天雷是金国的第一高手,臭名昭彰,谷涵虚也曾听过他的名字,却想不到他竟然是自己的大师伯。谷涵虚听了师父的话,不觉愤然说道:“这真是本门之耻!师父,你莫非就是给这叛徒迫走的么?”

 耿天风道:“不错,这当然是原因之一。但是迫得我不能在家乡立足的,主要还是鞑子朝廷。今晚我要把全部的事实告诉你,我还要你替我做一件大事,了结我这一生所未能完成的心愿。你要牢牢记着我今晚的说话。别忘了我的吩咐!”

 谷涵虚见师父说得如此郑重,连忙说道:“弟子多蒙师父教养成人,恩逾父母,有事但请恩师吩咐。”

 耿天风道:“你师祖有四个弟子,我排行最末,头上有三个师兄。三师兄顾天樵早死,二师兄华天虹为人正直,与我最为相得。大师兄就是那叛徒阳天雷了。

 “同在师门之日,阳天雷虽然反迹未露,但我已感到与他气味不投。其时我已暗中加盟义军,此事只有我的师父知道。本来我可以告诉二师兄的,但因二师兄有个缺点,他为人虽然正直,性情却稍嫌懦弱,遇事不能当机立断。我不愿意勉强他加盟义军,是以必须等待他自己露出口风之时,我方能把秘密告诉他。

 “师父去世之后,第二年阳天雷就公然出面,做了金虏的鹰犬。我一得到这个消息,便立即去找二师兄,想要与他联手,代师清理门户。哪知二师兄怕事,不敢与大师兄相抗,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我自知本领和阳天雷距离甚远,独自去对付他,绝无成功希望。因此唯有一方面自己勤练武功,一方面打听二师兄的下落,希望找着了他,可以说服他同心合力。

 “我家中只有老母尚存,但我已订下婚事,未婚妻是我的表妹,自小在我家中居住,也幸亏有她,替我尽了人子之责。

 “母亲本来要我在出师之后,就回家完婚的。我找不着二师兄,也准备完婚之后再说,于是便赶回家去。

 “我知道阳天雷绝不会放过我的,不是迫我同流合污,就一定要把我杀掉。但却以为他不知道我加盟义军的秘密,此时他正在宦途得意,未必就会那样着急的要对付我。我也想不到他会用卑劣的手段对付我的老母、妻子。

 “表妹是我的青梅竹马之交,我自小就喜欢她。因此这门亲事虽是由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却也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我与她一别多年,如今完婚在即,归途中的满怀高兴,那自是不消说了。

 “哪知回到家中一看,登时就像冷水浇头,把我的满怀高兴冲掉。只见大门上贴着官府的封条,母亲和表妹都已给官差捉去了。收押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邻家的一位老伯把我拉进他的家,将那日的事情告诉我,我这才知道竟是阳天雷这厮亲自带领官差来捉拿我的母亲妻子的,而且他还留下了一封信,托这位老伯转交与我。”

 谷涵虚替他师父又是难过,又是气愤,说道:“阳天雷这人面兽心的东西,居然还有脸留下信来。信上说些什么?”

 耿天风冷笑道:“信上倒是说得十分客气。他说师兄弟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他知道我为国事奔走,恐怕难以兼顾家庭,既然分属同门,我的母亲就等于是他的母亲,我的妻子也就等于是他的弟嫂一样,所以他把我的母亲妻子接往大都‘奉养’云云。

 “他的信里已经透露出知道我加盟义军之事,十分明显,他是要把我的母亲妻子作为人质,要挟我了。

 “是跑去与他拼命,还是暂且委屈求全,以免连累老母爱妻呢?两种念头在我心中反复交战,实在令我难以决断!但最后我还是决定了无论如何也得先见了她们再说。

 “阳天雷用尽手段笼络我,我一来到,他就设宴为我洗尘,可是却不让我与母妻见面。

 “我不肯喝他的酒,非迫他摊牌不可。他说了一大车子的话劝我,这些污耳之言也不必细说它了。最后他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要我留下来做他帮手,与他共享‘荣华’。第二要我说出我所知道的义军秘密。两件事情,一个目的。总之是要我卖国求荣,助他加官进爵罢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投鼠忌器,顾虑到母亲和妻子的安全,我还是不能不暂时吞声忍气。我不说答应也不说拒绝,我说你既然把我的母亲妻子‘接’来,我必须和她们见面。你不让我们见面,那就什么也谈不上。

 “他以为我已经有点动摇,便说:‘这个容易,伯母和嫂子就住在这儿。’我要求单独和她们见面,他也答应了。

 “但说句老实话,见面之后,又如何呢?我的母亲和妻子都是不会武功,我的武功虽经苦练,自问也还比不上阳天雷。若要硬闯出去的话,只怕自身难保。更不要说能够把她们救出去了。

 “说来惭愧,为了老母和爱妻,我当时的确是心乱如麻,毫无主意的。明知阳天雷设下了陷阱,这陷阱可以令我身败名裂,但心里也未尝没有半点动摇的。

 “想不到见了她们,反而是她们轻轻易易地替我解决了难题。唉,这四个字说来容易,在她们可是委实不容易做到的啊!”

 谷涵虚听到这里,心中很觉奇怪:“既然师父的母亲和未婚妻子都是不会武功,她们又用什么法子脱身呢?”

 耿天风斟了满满一碗酒,一颗颗泪珠滴在酒中。谷涵虚从来没有见过师父这个样子,不觉大吃一惊,说道:“师父,你怎样啦?”他本以为所谓“解决难题”就是“脱险”,此时已隐隐知道猜得不对了。

 耿天风听了徒弟这声呼唤,好像是从恶梦中惊醒过来,说道:“记得那天我也曾这样的问我的母亲。‘娘,你怎么啦?’因为我见着她的时候,她的面色已经是很不对了。

 “娘说:‘没什么,我就是等着和你见这一次面。不过,其实你是不该来的。’我说:‘娘和表妹都在这儿,我怎能够不来呢?’

 “娘说:‘我知道你是对我一片孝心,但你可知道男儿应该先国后家的道理?’我说:‘孩儿不敢忘记母亲的教训。’

 “娘的两只眼睛忽地张开,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可曾答应替阳天雷做任何事情?’我说:‘孩儿并未上他的当。’

 “娘这才好像稍稍放了心,说道:‘好,你没有上他的当就好!但你现在一定是好生为难,阳天雷用你的母亲和你的妻子要挟你,你不愿意屈服,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是吗?’我给母亲说中心事,只好默然不语。

 “娘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怕你一时把持不定,丧了名节。所以我下了决心替你解决这个难题,只要你记着今晚我对你说的话就行了。’说到这里,娘的面上突然现出一片黑气,声音也都嘶哑了。大惊之下,我连忙抱着母亲,再次问道:‘娘,你怎么啦?’

 “娘的脸上现出笑容,说道:‘你进来的时候,我口里已经含了一粒药丸。我帮不了你的忙,但也不能做你的绊脚石。所以我先走一步,见你爹爹去了。你赶快闯出去,即使不能成功,死了也是我的好儿子。但你可千万不要自己寻死!’声音越来越是微弱,但每一个字却像巨雷打在我的心上。我这才知道娘是为我服了毒!我撬开她的嘴巴,但已经迟了,那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药,用白蜡裹住,作成药丸,咬破了外面的一层蜡,不消片刻,就会中毒而亡。

 “当时我惊得呆了,忘记了我的未婚妻还在身旁,忽听得她说道:‘你忘记了娘的吩咐么?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我霍然一省,跳起来道:‘你呢?’表妹说道:‘婆婆求仁得仁,做媳妇的岂能苟且偷生?’突然从楼上跳下去,我一把没有拉着,她撞在假山石上,发出一声裂人心肺的呼喊。我跳下去,恰好赶得上听她最后几句话:‘大哥,请原谅我不能伴你了,因为,因为我不想拖累你!’

 “我本来是要赶回家完婚的,不料一夕之间,母亲死了,妻子也死了。但表妹说得对,她们乃是求仁得仁,她们是虽死犹生的!我不必为她们伤心,我只应该替她们报仇!”

 谷涵虚听得手心捏了一把冷汗,紧张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心想:“我只道我的遭遇已经不幸,谁知师父的遭遇比我还要不幸得多!当时他的处境,只怕也要比我那晚的处境更为凶险!”

 耿天风继续说道:“当时的处境也没有空暇容许我伤心了,阳天雷的人在楼下看守,我一跳下来,他们便即一拥而上。

 “当时我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勇,一场恶战,给我击毙了金虏的七名高手,连阳天雷也给我拼了个两败俱伤!”

 谷涵虚抹了一额冷汗,方始松了口气,说道:“痛快,痛快!师父,你这一战也足以大寒敌胆了!你的伤伤得重吗?”

 耿天风道:“那一晚真可以说得是死里逃生!我的武功本来是不及阳天雷的,连接了三次他的天雷掌,其实我已受了很重的内伤,但他在我拼命反击之下,也中了我的两剑,他这才不敢追我。我躲到深山里自行医治,医了一年,身体方才复原。可是所受的内伤,迄今仍是未能痊愈。”

 谷涵虚吃惊道:“已经过了二十年了,现在都还未好吗?”

 耿天风道:“你不必担心,对身体已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只不过师祖所传的上乘内功,我只能教给你,本身却是不能练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到了江南之后,从来不敢在人前显露过武技的原因。”

 耿天风又喝了一碗酒,继续说道:“我不能再练上乘内功,这还不打紧,更遗憾的是,在我养好了身体之后,北方的局面更为恶化,我和义军也失掉联络了。

 “我已经列入金虏的‘钦犯’名单,阳天雷受的伤比我轻,早已好了。他正在亲自率领征骑,到处搜查我的下落,我在北方已是没有容身之地。

 “没奈何,我只好逃往江南。当时我年纪还轻,武功虽然受损,胸中尚有一腔热血。我以为朝廷总是要谋恢复中原的,我对朝廷抱有很大的希望。

 “谁知我到了临安,才知道我想得太天真了,朝廷上下,只求苟安,主张抗敌的将领,不是遭受贬抑,就是给奸臣害死。我心灰意冷之余,只好隐姓埋名,流浪江湖。

 “可是我身负国仇家恨,我还是不能甘心就此埋没一生的。我这一生恐怕是不能亲自手刃仇人的了,因此我就到处物色佳徒,希望我的徒弟能够替我了此心愿。我找了十年,才找到你做我的徒弟。从此,我就把我毕生的心血,都放在你的身上。”

 谷涵虚大为感动,说道:“弟子实在惭愧,你老人家对我一片苦心,我、我一点也不知道。”

 耿天风继续说道:“你的先祖本来也是北方人氏,你的祖父跟随宋室南迁,来到湘西落籍的。你的父亲在逃难途中,上要侍奉老父,下要照顾幼儿,颠沛流离,一路上也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因此伏下病根。逃到江南之后,不到一年,你的祖父去世,再过两年,你的父亲也因病体虚弱,支撑不住,弃你而去了。所以,说起你的家世,也是与金虏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你知道么?”

 谷涵虚双目流泪,说道:“徒儿曾听得玉峰道长说过,徒儿不敢忘记。”原来谷涵虚在祖、父双亡之后,成了孤儿,幸得附近的一个道观收留,那个道观的主持是青城派名宿玉峰道长的师侄。谷涵虚在道观做了几个月小厮,玉峰道长来到,见他资质甚佳,又可怜他的身世,这才收了他做徒弟,带了他到青城山。

 玉峰道长与耿天风相识,深知耿天风的武学造诣远在自己之上,又知道耿天风正在物色佳徒,因此把这个徒弟让了给他。

 耿天风点了点头,说道:“没有忘记就好。”接着说道,“江湖武林人物之中,只有玉峰道长知道我的来历。他认为你是可造之材,因此把你推荐给我,要我做你的师父,这固然是想把你培养成材,另一方面,也是玉峰道长要助我完成心愿。

 “玉峰道长法眼无差,你的确是天生的学武材料,资质远远在我之上。我教你的,你一经指点,便能领悟。不是我夸赞你,以你现在的本领,已经是胜过我尚未受伤的当年了。

 “但是,你的资质虽佳,却是令我好生失望!少年人情场失意,难免伤心。但我想不到你为了一个女子,竟会颓丧如斯!事情过去都将近三年了,你竟然还是委靡不振。唉,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谷涵虚听得汗流浃背,低下头来,说道:“徒弟实在该死,辜负了师尊对我的期望。”

 耿天风这才展颜一笑,说道:“我只是想让你振作起来,如今醒悟,为时未晚!你的性命,留去与鞑子拼吧。”

 谷涵虚道:“师父有甚差遣,弟子万死不辞。”

 耿天风道:“好,你现在已经好了。那么明天你就动身,到北方去。我要你替我清理门户!”

 谷涵虚又是兴奋,又是担忧,说道:“多蒙恩师宽宥,还把这样的大事付托给我,弟子纵然粉身碎骨,亦当尽力去做。但只怕担当不起,负了恩师的期许。”

 耿天风道:“你的武功在后辈之中已算得是出类拔萃的了,但要你去对付阳天雷,你当然还是有所不及的。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因为本门还有长辈,清理门户这样的大事,他决不会让你独自担当。”

 谷涵虚道:“师父说的可是三师伯华天虹么?”

 耿天风道:“不错,他虽然稍嫌懦弱,却也是侠义中人。他当年为了怕阳天雷,不知跑到什么地方躲了起来。但我料想阳天雷绝不会放过他的。这二十年来,他一定也受到阳天雷的许多迫害的了,我深知他的为人,在难操胜券之前,或许他会与阳天雷虚与委蛇,到了忍无可忍之时,他也非奋然而起不可。

 “你到了北方,必须设法打听华师伯的下落。事情虽属渺茫,但亦并非毫无希望。依我推想,他对清理门户之事,一定也是像我一样,时刻不能忘怀。我要找他,当然他也一定想要找我。你在北方闯道,不妨露出本门武功,让消息传到他的耳朵,你不找他,他也会来找你了。”当下,亲笔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了徒弟。

 谷涵虚接受了师父的重托,渡过长江,不知不觉已是一年。在这一年之中,他首先遇到的本门中人,乃是阳天雷的侄子阳坚白。起初他不知道阳坚自的来历,还曾在暗中帮过他一点忙,后来知道帮错了人,又是懊恼,又是失望,直到今晚他在古寺中击败了阳坚白,方始出了口气。

 在击败阳坚白的同时,他无意中又得到了第二个同门的消息。

 他蒙着面与阳坚白交手之时,阳坚白把他错当作褚云峰,口口声声说要报一掌之仇,显然这个褚云峰乃是和阳天雷叔侄作对的同门了。

 “这姓褚的一定是华师伯的弟子,找到他,就可以得知华师伯的下落。为什么我还要踌躇?”

 褚云峰是和严浣的表妹孟明霞同行的。谷涵虚为了不愿触动心底的创伤,不愿让严浣知道他还活在世上,是以他才有踌躇的。

 此际,他想起了师父交托给他的重任,心里想道:“师父教训我不要为了儿女私情误了大事,可是如今我若为了逃避严浣,不去找褚云峰的话,这却正是矫枉过正,反而误了大事啊!”思念及此,心意立决,于是加快脚步,在通往飞龙山的那条路上,追赶褚云峰。

 风雪已经停止了,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午夜荒山,万籁俱寂,谷涵虚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心中的烦恼全都净化,灵台一片空明。

 忽听得冰雪碎裂的“历历”声响,声音只是隐约可闻,若不是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分,当真不易觉察。

 谷涵虚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两个夜行人的轻功可是高明得很啊!”此时他正走到树林中一处隐蔽的所在,有两块相向峙立的环形岩石,中间正好藏身,谷涵虚因为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不想给他们发现,只好暂且躲避。

 刚刚将身藏好,只见两条黑影已经出现眼前,后面的那个人说道:“鲁兄,你这踏雪无痕的功夫当真是名不虚传,小弟服了你啦,不用比了。歇一歇吧。”

 前面那人笑道:“周兄,你的内功小弟也是佩服得很。论轻功我或者胜你一筹,论到内力的悠长,小弟可就甘拜下风了。倘若走到五十里开外,小弟一定跟不上你。不过,我倒不是有意和你比试的,咱们是要在限期之内,赶到飞龙山啊!”

 姓周那人说道:“以咱们的脚程,后天一定可以到达飞龙山,绝不至于误了大事的。这样日夜赶路,小弟可是有点吃不消呢。”

 姓鲁的那人道:“好吧,那咱们就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轮流看守。”

 姓周的笑道:“你在冰天雪地过惯了的,我可没有你的能耐,可以在雪地上睡得着觉。你不要较量我了,咱们还是聊聊天吧。这次的事情,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想不到飞龙山的窦寨主,竟然是我们的人。”

 姓鲁的说道:“窦安平外貌粗鲁,其实却是极工心计的一个人。你别以为他和那些亡命侠义道的人物往来,就是他们一路。他这样做,其实还是咱们的国师暗中授意的呢。”

 谷涵虚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原来这两个人乃是阳天雷的手下。却不知道他们要到飞龙山作何勾当,好,且听听他们说什么。”

 姓鲁的继续说道:“事情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的,比如这一次找不着阳公子,可不是一件怪事吗?”

 姓周的说道:“是呀,本来说好了是在贺九公家里等我们的,如今连贺九公竟也不知去向,恰恰在咱们到来的前一天就搬了家,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姓周的汉子道:“鲁大哥,你的轻功在咱们这班人里面是数一数二的了,但不知比阳公子如何?”

 姓鲁的说道:“不是我奉承阳公子,我自问是有所不如。我号称踏雪无痕,其实还差得远。有一次我和阳公子在雪山打猎,看他追捕雪鸡的身手,那才是真正的踏雪无痕呢。你老哥的内功,恐怕也还不如阳公子吧?”

 姓周的道:“一点不错。有一天我与他印证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他在绵掌中用上了天雷功,一掌击碎十二块坚实的青砖,我只能击碎六块。”

 姓鲁的叹道:“咱们的国师号称金国第一高手,当真是名不虚传。咱们的本领在江湖上也总算是过得去的了,却连他的侄子都比不上。”

 姓周的道:“着呀!所以我说你其实用不着担心,即使有什么意外,以阳公子这样的本领,料想也不会出事的。”

 姓鲁的道:“我不是怕阳公子出事,我是怕误了飞龙山的大事。”

 姓周的道:“我正想问你,国师要咱们会同他的侄子,赶往飞龙山去,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姓鲁的道:“你听过李思南这个名字么?”

 姓周的道:“李思南?这名字好熟!待我想想。啊,对了,前几天我听得黑道上的朋友说起,绿林新任的盟主,这盟主的名字好似就叫做李思南。”

 姓鲁的道:“不错,国师就是要咱们去帮忙窦寨主,对付李思南这小子的。”

 姓周的道:“这小子和咱们的国师有何仇怨?”

 姓鲁的道:“我们的国师与他是往日无仇,近日无冤。”

 姓周的道:“那却为何非要千方百计将他除去不可?”

 姓鲁的道:“这是一个绝大的机密。说给你听不打紧,你可不许泄漏出去!”

 姓周的道:“鲁大哥,你是国师的心腹,我跟随国师也有多年,难道你还信我不过。”

 姓鲁的道:“国师就是因为知道你对他的忠心,所以才叫我把你找来,一同去办这桩事的。”原来飞龙山的窦寨主请求阳天雷派人帮忙之时,这姓周的正在外地出差,他是奉了阳天雷的手令临时调派的。给阳天雷传令的人,就是这姓鲁的汉子。

 姓鲁的继续说道:“咱们的国师和李思南虽然没有冤仇,但这小子却是蒙古窝阔台大汗所要的人。这可明白了吧?”

 姓周的道:“原来如此。国师的深谋远虑,当真是令人佩服。”

 姓鲁的道:“可不是吗,他一面是金国的国师,另一面又和蒙古大汗挂上了钩。将来不论哪一方得胜,他的地位都是不会动摇的了。”

 姓周的道:“蒙古铁骑,无敌天下。看来不出数年,中原就要易主。”

 姓鲁的哈哈笑道:“所以我说,咱们国师爷这着棋是走得对了。”

 姓周的跟着笑道:“这么说,李思南就是咱们国师所要钓的大鱼。但我有一事不明,李思南既然是新任的绿林盟主,想来不致太过糊涂,何以他会上钩?”

 姓鲁的道:“这条大鱼是无意中上钩的。飞龙山的窦寨主起初本是要钓琅山屠百城的女儿屠凤的。恰好李思南这小子新任了绿林盟主,他大约是想把窦安平收为己用,所以就替代屠凤来了。他虽然并不糊涂,但却怎知窦安平早已是咱们国师的人呢?”

 姓周的道:“听说屠凤颇有美名,窦安平安排陷阱,设计擒她,莫非是看上她么?但现在钓上了李思南,窦安平岂不是又要失望了?”

 姓鲁的笑道:“周兄,你生平好色,也怪不得你想到夹缝里去。但你这么说,才真是糊涂!”

 姓周的道:“哦,原来其中另有原因?”

 姓鲁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屠凤的行径和她的哥哥屠龙全不一样!屠龙与咱们的国师虽然是有杀父之仇,但他们走的却是同一条路,他也是和蒙古人早已挂上钩的。屠凤就不同了,她不但要报杀父之仇,而且她还是义军的首领。窦安平若能将她擒获,一方面可以讨好屠龙,一方面又是替蒙古的大军清除障碍。一举两得,岂不美哉?但现在钓上了李思南,这又更胜于屠凤了。他欢喜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失望?”

 谷涵虚躲在岩石后面,周、鲁二人就在前面不远处说话,谷涵虚听到这里,不觉怒火中烧,心里想道:“好个毒辣的阴谋!这件事比找褚师兄更紧要,我与李思南虽然素不相识,但他既是义军的盟主,我就不能让他落入奸人的陷阱!这两人的武功看来不弱,我不知能不能胜过他们?但就是杀了他们,也不是最好的办法!”

 姓鲁的继续说道:“窦寨主已经准备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蒙汗药,只待李思南来到,就用在接风酒上来对付他。嘿嘿,只要他酒一沾唇,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他擒了。”

 姓周的道:“既然如此,还何必兴师动众,要咱们老远的赶去帮忙?”

 姓鲁的道:“李思南是蒙古大汗所要的人,关系非同小可。所以算盘虽然是这样打,但也得预防万一给他识破,不肯喝酒,那就要动武了。”

 姓周的道:“李思南这小子本领如何?”

 姓鲁的道:“他能够做绿林的盟主,想来一定不弱。所以阳国师还恐怕咱们对付不了,要他的侄子也亲自出马呢。”

 姓周的道:“听说他年纪不过二十来岁,我不相信他的本领能在阳公子之上。”

 姓鲁的道:“可是现在找不着阳公子,只能由咱们对付了。”

 姓周的道:“论本领咱们虽然比不上阳公子,但若是咱们二人联手,却也未必就不如他了。”

 姓鲁的道:“不错,咱们二人联手,大约是要比阳公子强些。”

 姓周的道:“那么还怕对付不了李思南这小子吗?何况窦安平也是绿林中一等一的好手呢。国师也未免小觑了咱们了!”

 姓鲁的道:“料敌不妨从宽,须知这样的大事是绝不可有失的。何况李思南也未必是单刀赴会。”

 姓周的道:“屠百城去世之后,绿林中的高手,除了淳于周父子和屠龙外,最多再加上一个八仙剑柳洞天,这四个人是咱们比不上的。其他的人,不是我夸口,我还不曾将他们放在眼内呢。”

 姓鲁的笑道:“周大哥,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说出一个人来,恐怕你就不能不另眼相觑了。”

 姓周的道:“哦,那是谁人,倒要请教。”

 姓鲁的道:“这人并非绿林人物,但却是屠百城生前的好友,和琅山有极其深厚的交情。”

 姓周的大吃一惊,颤声说道:“你说的可是号称江南大侠的孟少刚么?他也来了?”

 姓鲁的道:“不错,他也来了。”

 姓周的苦着脸道:“假如是他陪同李思南去飞龙山,咱们二人加上了阳公子,恐怕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了。”

 姓鲁的笑道:“你也用不着这样害怕,孟少刚这老儿另外还有人对付,无须咱们操心,窦安平只是要咱们去对付李思南。”

 姓周的道:“淳于周么?”

 姓鲁的笑道:“周大哥,你的消息太不够灵通了,淳于周在这次绿林大会之中,就是因为败在孟少刚手下,做不成盟主的。如何还能用淳于周去对付他?”

 姓周的道:“那么还有谁能够对付得了孟少刚?”

 姓鲁的道:“不能力敌,难道不会智取吗?”

 姓周的道:“你又说要预防万一。孟少刚是老江湖,想必比李思南更要精明,如果他识破了窦寨主的蒙汗药……”

 姓鲁的笑道:“我说的智取,不仅是指蒙汗药一项啊。不过,当然也是要预防万一的,否则国师何必要咱们会同了他的侄子一道去呢!”

 姓周的道:“鲁大哥,你快点揭开谜底吧!闲话请不必多说了。”

 姓鲁的慢条斯理地说道:“瞧你急成这个样儿,我倒是不便卖关子了。你可知道有个号称川西大侠的严声涛吗?”

 姓周的更是吃惊,说道:“听说严声涛在江南的武林中也是有数的人物,不过他足迹从来不到长江以北,难道他也来了?”

 姓鲁的道:“严声涛没有来,他的女儿来了。”

 姓周的道:“严声涛的女儿和咱们这件事情又何干?”

 姓鲁的笑道:“你不知道严声涛是孟少刚的姐夫吗?嘿,嘿,要对付孟少刚,可就用得着这女娃儿了!”

 谷涵虚听到这里,不禁大吃一惊,三年来他一直躲避着严浣,想不到如今严浣也到北方来了。“她的父母怎会让她独自一人深入敌区?难道是她嫁了人了?不,不,一定不会的!经过了那晚的事情,她怎能够还嫁给张元吉呢?又难道是她听到了我的消息,从家中私逃出来找我的么?”

 谷涵虚心乱如麻,不觉呼吸紧促,发出轻微的喘声。姓鲁的忽地喝道:“什么人?”

 谷涵虚吃了一惊,以为这两人发现了自己,正要挺身而出。忽听得有人冷笑道:“你们两位认不得了我么?”

 谷涵虚从石隙望出去,只见雪地上出现了一男一女,那女的正是孟明霞。谷涵虚心道:“这男的想必就是褚云峰了。想不到我正要找他,却在这里遇上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鲁、周二人齐声喝道:“原来是你这个反贼!哼,哼!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呀!”正是:

 岂有英雄甘作贼,相逢陌路破奸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