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太息容颜非往日 只须心地胜从前

 杨婉在旁观战,也是惊疑不定。

 杨婉凝神默想,这人的剑法,似曾见过?骤然想了起来,可不正是那日褚云峰所用的剑法?

 那日,李思南与淳于周争夺盟主之位,褚云峰突如其来,替李思南出场,与对方的剑术名家柳洞天比剑,结果打成平手,令群雄惊异不已!那一天杨婉躲在人丛之中观战,对他所用的奇诡绝伦的剑法,印象甚深。

 “难道这蒙面人就是褚云峰?但声音与身材却又不大相象,倒叫人捉摸不透了。”杨婉心想。

 心念未已,只听阳坚白大声喝道:“褚云峰,你别装神弄鬼啦!”要知声音与身材虽然不对,但声音可以假装,身材经过高明的化装术也可以改变。阳坚白就是个中高手,故此他认定了这个蒙面人必是褚云峰无疑。

 杨婉想道:“果然是褚云峰!”不料这蒙面人却似怔了一怔,说道:“谁是褚云峰?”

 阳坚白冷笑道:“你还不认!”冷笑声中,猛扑过去,剑中夹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

 那人以剑封剑,以掌敌掌,“蓬”的一声,将阳坚白震退三步!

 阳坚白喝道:“好,你还敢说你不是褚云峰?哼,你这小子是和我作对定啦!”

 双方所拼的那一掌,用的都是“天雷功”,“天雷功”正是阳坚白的师门绝学,只有他的本门高手,才懂得这门功夫。据阳坚白所知,除了他的叔父与师叔华天虹之外,晚一辈的就只有自己和褚云峰练成了这门功夫。这蒙面人当然不会是他师叔,那么不是褚云峰是谁?

 蒙面人晃了两晃,随即稳住身形,说道:“哦,我明白了。褚云峰大约是华天虹的弟子吧?想必他也是不值你们所为的了,是么?”

 阳坚白试了这掌,试出对方的“天雷功”与自己不相伯仲,比褚云峰似乎稍逊一筹。在自己那招杀手之下,照理对方是不敢不用全力的,阳坚白不禁又是惊疑不定了。这蒙面人究竟是不是褚云峰呢?

 阳坚白喝道:“大丈夫何必藏头露尾?你不是褚云峰又是谁?说!”

 蒙面人冷笑说道:“你要不要我揭穿你的行径,你干下的那些肮脏案子,那才真是见不得人的下流勾当呢!目前我不愿意你知道我是谁,那是因为我还不想杀你。日后你自会明白的。现在我只是问你一句,你滚不滚?你不自己滚开,可就莫怪我手下无情了!”

 阳坚白老羞成怒,喝道:“你若是本门弟子,你就该知道我的叔叔乃是掌门。你敢对我如此无礼!”

 蒙面人冷笑道:“亏你开口本门,闭口本门,本门祖师的戒律,开宗明义第一条说的是什么?你说来给我听听!”

 阳天雷这一门派的开山祖师,本是个侠义之士,生前订下十条戒律,第一条就是叛国求荣者,本门弟子人人得而诛之。第二条才是欺师灭祖者死。蒙面人开口就问这一条,显然他确是阳坚白的同门无疑了。

 阳坚白老羞成怒,喝道:“什么戒律,我叔叔是现任掌门,他说的话就是戒律。你敢拿什么祖师的戒律来压我么?”

 蒙面人虎目放光,蓦地斥道:“住口,你们叔侄卖国求荣,欺师灭祖,还配和我拉扯什么同门关系?”

 俗语说邪不胜正,阳坚白给他一喝,不觉有点吃惊。但他平素横行惯了,怎甘示弱?当下一声怒吼,再度扑上。

 掌风剑影之中,阳坚白蓦地一招“云锁苍山”,向那蒙面人琵琶骨抓去,阳坚白沉肩缩肘,横掌击出,“蓬”的一声,双方又硬对了一掌。这一次却是阳坚白退多了一步了。

 蒙面人一占上风,剑中夹掌,紧纵急上,迫得阳坚白应付不暇,无可奈何,只好与他拼掌。

 蒙面人掌若奔雷,剑如骇电,转眼之间,已和阳坚白对了八掌。双剑相交,叮叮当当之声,更是有如繁弦急奏,也不知碰击了多少下了。

 这八掌硬拼下来,阳坚白只觉胸口发闷,冷汗直流,气喘心跳。原来他们的功力本是在伯仲之间的,但因阳坚白前晚与褚云峰硬拼“天雷功”,伤了元气,虽无大碍,却也未能完全恢复。是以和这蒙面人再拼“天雷功”自是不免要吃亏了。

 阳坚白本来想速战速决,此时战这蒙面人不下,而杨婉与阿盖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不由得心里发慌,暗自想道:“若待这蛮子和杨婉也恢复了气力,那时,只怕我要逃走也难。罢了,罢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当下虚晃一招,夺门而逃。蒙面人冷笑一声,说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今日暂且饶你一遭。你回去自己好好想吧。”

 阳坚白走后,杨婉与阿盖上前道谢,蒙面人说道:“武林同道,理该患难相助。些须小事,何足挂齿。”

 阿盖竖起拇指赞道:“好汉子,好汉子!我们的官长常说汉人狡猾,原来这全是骗我们的。现在我才知道,汉人才真是够朋友呢!你我素不相识,这次多亏你救了我的性命了。”

 杨婉恐他起疑,说道:“这位朋友虽是蒙古人,但他却是不甘替蒙古大汗卖命,逃出来的。”

 蒙面人道:“我知道。你们刚才和那两个贼子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蒙古人和咱们汉人一样,都是有好人也有坏人的。”

 阿盖喜不自胜,说道:“好汉子,你愿意和我交朋友?”蒙面人道:“当然愿意。”阿盖道:“我叫阿盖,你叫什么名字?”蒙面人道:“名字不过是个符号,你叫我做蒙面人就行。反正不论我叫做阿猫阿狗,你都是愿意和我交朋友的,是么?”

 杨婉在江湖历练了几年,颇知一些江湖忌讳,料想此人定是有难言之隐,是以不愿把姓名示人。

 阿盖点了点头,说道:“说得有理。我们蒙古贵人的名字都是起得十分好听的,但十个至少有九个是坏人。”

 卡洛丝皱了皱眉,在阿盖耳边低声说道:“杨姑娘正在和他说话,你别打岔了。”

 杨婉道:“原来你已经听见我们的说话,那就不用我多费唇舌了。我叫杨婉。”

 蒙面人道:“杨姑娘,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杨婉道:“什么人?”

 蒙面人道:“是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子,名叫孟明霞,是江南大侠孟少刚的女儿。”接着笑道:“初时我还以为你是孟姑娘呢,谁知跟踪错了。不过错得也是正好。”

 杨婉喜道:“原来你是孟明霞的朋友。”

 蒙面人道:“谈不上是朋友,不过我和她父亲相识,与她却只是见过一两次面。你认识她?”

 杨婉笑道:“何只认识?几天之前,我还和她同在一起呢。此际,她和她的父亲已经往飞龙山去了。你是不是要找他们父女?”

 蒙面人道:“我并不想特地去找她。见了面请你替我向孟大侠问候一声,说是曾经碰见过这样一个人,孟大侠就会知道的了。”

 杨婉心里想道:“我可不愿在孟明霞眼前露面。不过,我总是不能永远瞒着南哥的,瞒不过南哥,当然也就瞒不过她了。”为了不愿让这蒙面人失望,于是也就答应下来。杨婉想了一想,又再问道:“你刚才说跟踪错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蒙面人道:“孟姑娘昨晚曾在这个县城露面,当晚县城里就发生一宗采花案子,可惜我没碰上。不过,大致的情形我却打听到了。这件案子是在贺九公家里发生的,贺九公是个隐藏的江湖大盗,也是附近这几县的黑道头子,平生作恶多端。不问可知,这是他安排下的陷阱了。不过,听说这次这采花贼和贺九公夫妻却是吃了大亏。在他家寄宿的女客人不知怎的得了一个少年侠士之助,不但逃出虎口,而且杀得那采花贼大败而逃。贺九公行藏败露,也吓得连夜逃走,另找地方躲藏,不敢再回家里。”

 杨婉听了,不禁说道:“这可就有点奇怪了。”

 蒙面人道:“奇怪什么?”

 杨婉道:“那女的想必是孟女侠了。但那男的──”

 蒙面人道:“听阳坚白刚才的口气,那男的似乎是一个名叫褚云峰的人。否则这厮不会将我误认作他,而且在话语之中,透露出曾吃过那姓褚的亏。”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因此才觉得奇怪。”

 蒙面人诧道:“这却为何?明霞和那姓褚的同在一起,有何不对?”

 杨婉道:“据我所知,褚云峰与孟明霞恐怕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蒙面人道:“哦,那么这姓褚的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了。”

 杨婉道:“我对他的来历毫无所知。不过前几天在琅山上,曾发生过两桩事情,与这姓褚的有关。他的行径十分古怪,大家疑心他可能是私通蒙古的奸细。”

 蒙面人道:“私通蒙古的奸细?不会吧!那两桩事情你可以说给我听么?”

 杨婉道:“前几天琅山上有个绿林大会,推举盟主……”

 蒙面人插口道:“这件事我已知道,听说一方是武林中后起之秀的少年侠士李思南,一方是绿林中早已成名的人物淳于周。”

 杨婉接下去说道:“斗到半场,褚云峰突然出现,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来历,他却帮李思南打败了对方的一名高手,又和对方的剑术大名家柳洞天斗了一个和局,李思南夺得盟主,得他助力不少。”

 蒙面人道:“这么说,褚云峰不也是侠义道么?何以你又说他和孟女侠不是同一道?”

 杨婉道:“但他当晚又与屠龙私会,屠龙这厮已经证实了是蒙古的奸细。那晚我无意之中偷听到他们的说话,他们还在合谋篡夺琅山寨主之位呢。嗯,我忘记告诉你,屠龙就是琅山女寨主屠凤的哥哥,他们兄妹是各走各路,大不相同的。”

 蒙面人道:“既然这样,这就真是有点奇怪了。不过,说不定也许褚云峰是想套取屠龙的秘密。如果他当真是奸细的话,昨晚他就不会和阳坚白作对了。又即使昨晚那个男的是另一个人,但阳坚白那样痛恨他,也可以证明他不是奸细了。”

 杨婉道:“这姓褚的行踪诡秘,我也摸不清他的底细。你要不要到琅山去访查访查,探个水落石出。”

 蒙面人道:“我是想打探这个褚云峰的底细的,昨日我就是因为想要找寻他们,以致跟踪错了。不过,目前我还不能到琅山去。我想褚云峰也未必与孟明霞就回转山寨去的。”

 杨婉说道:“既然阁下另有要事,我自是不便相强。不过,你若是找不着他们。不妨到琅山打听消息。”

 蒙面人点了点头,道:“杨姑娘,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时候不早,我也应该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阿盖忽地上来,说道:“我交了你这样一位好朋友,心里很是欢喜,请你接受我一点敬意。”阿盖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丝巾。

 蒙面人知道这是蒙古人的礼节,送手帕名为“献哈达”,是对朋友表示尊敬的。

 蒙面人道:“你是我的第一个蒙古朋友,我得有你这样的好汉子做朋友,我也是很高兴的。但抱歉我可没有什么礼物给你。”当下接过那条手帕,按照蒙古的礼节,与阿盖拥抱。

 忽听得蒙面人叫道:“你、你干什么?”忽地一掌推开阿盖。原来阿盖与他拥抱之际,突然扯下他的蒙面巾。大家都没想到阿盖傻里傻气的,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面巾揭开,卡洛丝和明慧公主不觉“啊呀”一声,叫了出来。阿盖也吓得呆了。杨婉虽然没有失声惊呼,但见了这人的真面目,也是有点不寒而栗。不过,因为她素有教养,才能忍着。

 这人的相貌奇丑,简直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之外。只见他脸上几道伤痕,纵横交错,就如十字路口的车轨一般。由于伤疤凹凸不平,脸上的肌肉也因而扭曲变形,令人一看就觉得恐怖,不敢再多看一眼。

 杨婉初时还有几分怀疑他是褚云峰的,此际见了他的“尊容”,当然知道不是了。同时杨婉也才明白,他为什么要蒙面的缘故了。“他是恐怕吓慌了别人,还不仅仅是因为不愿意让阳坚白知道吧?”杨婉心想。

 阿盖给他一掌推开,呆了一呆,讷讷说道:“对不住,我,我不知道……我们蒙古人交朋友,是、是这样的……”他拙于言语,不知如何才能表示心中的歉意。

 原来阿盖心地单纯,在他的想法是:“我和他做了朋友,岂能连他的相貌是怎么样的都不知道。对敌人或需遮瞒,对朋友应该可以剖心相见,何况面目呢?”草原上的牧民最重友谊,朋友之间,是什么都可以坦白的。是以阿盖一时高兴忘形,根据自己的想法,不觉就把他的面巾揭了下来。

 “蒙面人”苦笑道:“我不怪你。其实我又何必自惭形秽呢?我这个模样并非生来的,但既然变成了这个样子,给人看看,又有何妨?阿盖,你害怕我吗?”

 阿盖坦然说道:“你面貌丑陋,心地很好。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会怕你?”

 蒙面人仰天大笑,朗声吟道:“宋玉潘安何足道,人间难得热心肠。你不嫌我丑陋,我很高兴!”

 阿盖不懂诗意,见他高兴,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也就跟着他傻里傻气地道:“你不怪我,我也是很高兴啊!”

 杨婉却在心里想道:“这人的本来面目一定是个美少年,他这两句诗虽然好似毫不在乎容貌,其实却是耿耿于怀的。他自慰自解,也正就是自嘲自伤啊!”

 “蒙面人”接着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但世人多是以貌取人,像你们这样不怕我相貌奇丑的恐怕不多。我还是只好做蒙面人吧。”说罢又蒙上了黑面巾,长笑声中,飘然而去。

 明慧公主笑道:“我只道镇国王子是天下第一丑汉,谁知还有相貌比他更丑的。不过,这人倒也真有意思。但他武功这样高,却不知怎的会给人伤成这个模样?”

 杨婉道:“这就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了。”

 明慧公主道:“但伤他的人一定是个坏人,坏人有这样高的本领,可就不是好事了。”

 杨婉点了点头,道:“公主说得不错。”蓦地想起了李思南来,如今她已知道阳坚白是金国国师阳天雷的侄子,而阳坚白就是那晚去暗算李思南的人。

 杨婉禁不住想道:“要害南哥的坏人可真不少,有淳于周和屠龙,又有阳天雷叔侄,这些人都是武功极为高强的。他此去飞龙山,又正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说有孟大侠暗中保护他,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想至此处,杨婉恨不得插翼飞到飞龙山,纵然帮不了李思南大忙,也可与他分担祸福。当下说道:“天已大亮,我也该走了。你们先去琅山,在屠凤的山寨安顿下来,我再回来看你们。”明慧公主道:“但愿你早日见着李公子,替我问候一声。”两人依依不舍而别。

 杨婉独自赶路,越往北走,行人越少。杨婉心想:“听那蒙面人所说,昨晚孟明霞碰上阳坚白这厮,而助她打败阳坚白十九是褚云峰。此事若然是真,这可真是出人意外了。不知他们会不会一路同行?褚云峰是友是敌,尚未分明。不过,我倒是希望如那蒙面人所说,褚云峰是个好人。”原来在杨婉的内心深处,多少对孟明霞还是有点猜忌,因此她希望褚云峰是个好人,希望他们一路同行,会生情愫。

 这日天气奇寒,下了一场大雪,杨婉独自前行,但见一片白茫茫的雪景。雪地上连野兽的足印也没一个。

 杨婉心想:“他们恐怕不是到飞龙山的了。不过他们若是同行的话,我却是不怕碰见孟明霞了。”

 杨婉哪里知道,孟明霞也正是在找寻她。孟明霞渴望与她相见的心情,比她更甚。

 且说那晚孟明霞与褚云峰从贺九公家里逃出来,褚云峰给她治好了伤,不待天明,便即赶路。

 褚云峰是个精明干练的人,料想阳坚白和贺九公一定还有党羽,这次吃了亏,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孟明霞伤虽好了,武功尚未完全恢复,还是小心为上。因此,不走大路,选了一条比较荒僻的山路行走,避免给敌方发现行踪。

 时节虽是春初,封山的冰雪尚未溶解,大路上都是行人稀少,何况山间僻道,更是没有行人了。

 两人性情相近,一路同行,不知不觉便似多年相识的朋友一般,毫无拘束了。

 褚云峰见孟明霞不时地察看地上有无行人足迹,若有所思,不禁问道:“孟姑娘,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孟明霞道:“我在找寻一位朋友,她就是那晚高呼捉奸细的那个‘小喽兵’。”

 褚云峰笑道:“对,你说过这个小喽兵就是李思南的未婚妻子,是么?那晚我在林中套取屠龙的秘密,给她误会了。我也希望能够见着她,向她解释呢。”

 孟明霞道:“她多半是到飞龙山找李思南去的,我担心她单身一人,倘若碰上了阳坚白这班人,可是很不妙啊!咱们现在走小路,恐怕难以与她相遇。”

 褚云峰笑道:“阳坚白要的是像你一样标致的花姑娘,那位杨姑娘若然还是小喽兵的打扮,保管没有危险。”

 孟明霞嗔道:“你不知我心里多么着急,你却和我说笑。她单身一人,纵然没有危险,我也是得见着她才能安心。”

 褚云峰道:“既然她是到飞龙山的,迟早总会见着,现在急也没用。你和那位杨姑娘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这一问勾起了孟明霞的心事,暗自想道:“你只知她对你有所误会,却不知她对我误会更深。她为我而离开山寨,若果在路上有甚意外,叫我如何对得住李思南?”但因不便细说其中原委,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

 褚云峰赞道:“孟姑娘,你对朋友真是热心!”孟明霞嫣然一笑,说道:“你不也是一样吗?这次若不是有你暗中相助,我此刻哪里还能和你同行,恐怕早已给阳坚白捉去了。”

 褚云峰心里甜丝丝的,笑道,“你又来和我客气了。嗯,又下雪啦,你冷不冷?”

 孟明霞笑道:“你当我是娇生惯养的小姐么,我在江南,难得看见这样的雪景,就是再冷,又有何妨?嗯,你看这山上到处都是雪树银花,俨如琉璃世界,真是美极了,美极了,咦,你怎么倒好像不大欣赏,莫非你也有什么心事么?”

 褚云峰道:“我在北方长大,这样的雪景从小就看惯了。我从未到过江南,对你们江南的风景倒是心向往之呢!”接着摇头晃脑地念道:“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孟明霞给他逗得越发忍俊不禁,“噗嗤”笑道:“瞧不出你倒是读了满肚子文章。”

 褚云峰道:“我读书不多,可是前人赞美江南风物的诗文却太多了,只要随便翻翻,就可以找到。现在是二月中旬,再过半个月,就是暮春时节了,在这里看得见的只有梅花,鸟儿么,更是连丑乌鸦都躲到巢里,莫说群莺乱飞了。我读到的前人描写江南风景的文章,却不知几时才能够亲自到江南看看,看看那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美景。”

 孟明霞微笑道:“这还不容易,你来我家里做客人吧,我可以给你作向导,带你游遍江南!”

 褚云峰道:“真的么,那么我先谢谢你了,但盼这一天能够早日来到。”孟明霞听出他话中有话,不禁杏脸晕红。

 褚云峰笑道:“你又在想什么心事了么?”

 孟明霞道:“我只是记挂着杨姑娘。我的心事已经对你说了,哪还有什么心事?倒是你的心事还未对我说呢。”

 褚云峰心弦颤动,几乎忍不住就要对她倾吐心事。但他们相识毕竟只有几天,孟明霞虽说是落落大方,总也还有少女的矜持,孟明霞既然没有表露心事,褚云峰自也不敢冒昧。当下定了定神,笑道:“我是有一桩心事,就不知你能不能帮我的忙?”

 孟明霞心头鹿撞,说道:“你要我帮什么忙?”

 褚云峰道:“我想请你们父女帮忙,打听一个人。”

 孟明霞想不到他说的也是寻人之事,心头方平静下来,可也有点失望,当下问道:“你要打听的是什么人?”

 褚云峰道:“我有一位师叔,失踪差不多二十年了,听说是逃到江南去的,一直没有消息。师父在同门之中,与他最为要好,极为挂念。令尊是名满天下的江南大侠,交游广阔,江南的武林人物,令尊一定极为熟悉,是以我想问你打听打听。”

 孟明霞道:“你这位师叔叫什么名字?”

 褚云峰道:“师父这一辈都是以‘天’字排行,四师叔姓耿,名天风。”

 孟明霞沉吟半晌,说道:“耿天风?这名字我可没有听过。”

 褚云峰道:“或许他已用了化名。不过俗语说得好: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耿师叔的本领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到了江南,除非从未露过半点武功,否则总会有人知道。令尊是江南的武林泰斗,江南的武林人士,若然发现有外来高手,想必也会告诉他吧。孟姑娘,你从这方面回想一下,是否听过有这样的人物?”

 孟明霞道:“北方避难来的高手倒是有好几个,但他们的来历,爹爹都是知道得很清楚的,似乎和你说的这位师叔都不符合。”当下说出那几个人的姓名、来历、年岁、派别,果然都不是耿天风。

 孟明霞又说道:“而且我的爹爹和你的师父相识,你这位师叔失踪之事,想必他也曾得知。若是得到什么风声,或是碰上可疑的人物,他一定会亲自去查个水落石出。可是他从来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情。”

 褚云峰道:“耿师叔当年何故失踪,家师也从未和我谈过。我只知道他出道未久便失踪了。此事令尊不知亦有可能。不过,你也说得有理,令尊至少是见过我这一门派的功夫的,倘若他发现江南有这样一位外来高手,定会去查访的,即使查访不到,也会引以为奇告诉家师的。既然令尊从未提过,想必这位耿师叔不是隐姓埋名,就是已经不在人间了。”

 孟明霞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忽地问道:“昨晚你与阳坚白这厮交手,他和你对了一掌,很是吃惊,当你好像嘲笑他的一种功夫练得尚未到家,你说的是三个字,其时我正受贺九公的暗算,听得不大仔细,是不是叫做天、天雷功?”

 褚云峰道:“不错,你说得一个字都没错呀,是叫做天雷功。这是本门绝技之一,与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异曲同功,练得成功的人却是极少。”

 孟明霞道:“名叫天雷功,是不是阳天雷创的?”

 褚云峰道:“不是,这是本门始祖所创,本门号称剑掌双绝,但最重视的还是掌上的天雷功。家师四个同门之中,以阳天雷练得最好,师祖认为他可以胜过前人,因此才立他为掌门弟子的。恰好他那一辈以‘天’字排行,他的‘天雷功’最好,就索性赐他以‘天雷’为名。这对他本是殊荣,但想不到祖师对他期望如是之殷,他却非但不能光大门户,反而做出了欺师灭祖、卖国求荣之事。家师常说好在师祖死得早,不知阳天雷后来变得如此,否则他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

 孟明霞道:“多行不义必自毙,阳天雷武功再高,也未必就能如心所愿。你的师父不会放过他,我的爹爹也不会放过他的。”

 褚云峰道:“你说得不错,阳天雷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的。不过家师却想亲自清理门户,是以必须找得四师叔联手才行。”武林规矩,清理门户,只能是本派中人联手,不能邀请外人帮忙的。

 孟明霞道:“咱们暂且不谈阳天雷之事,云峰,我倒是想再看一看你的天雷功。”

 褚云峰道:“我的天雷功不过才有七成火候,昨晚对付阳坚白这厮,是不得已才使出来的。何必还要我献拙呢?”

 孟明霞道:“你不必客气了,演给我看看吧,请你打这棵大树试试。”

 褚云峰笑道:“既然小姐有命,那我只好献丑了。”当下挥掌划了一道圆弧,隐隐挟着风雷之声,一掌击下。那棵大树纹丝不动,但过了一会,只听得喀喇喀喇一片声响,树上的数十枝树枝尽都折断。树叶本来是早已落尽的,此时只剩一棵光秃秃的树干!

 褚云峰道:“若是家师用这天雷功,一掌可以劈倒大树,我的功夫差得太远了。”孟明霞心想阳天雷的功夫还在他的师父之上,不禁骇然。

 褚云峰觉得有点奇怪,问道:“明霞,何以你对天雷功这样感到兴趣?”

 孟明霞若有所思,半晌说道:“不错,不错。招式和功夫都是一样的,确是天雷功无疑了。”

 褚云峰诧道:“你说什么?”

 孟明霞道:“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会使天雷功。”

 褚云峰连忙问道:“是什么人?”

 孟明霞道:“这人是我在四年前碰上的,当时他不过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当然不是你的四师叔。不过,他既然会使天雷功,说不定是你四师叔的门人。”

 褚云峰大喜道:“真的么,你怎样碰上他的,事情经过如何,快说给我听听!”

 一幕往事,翻上心头。四年前孟明霞年方十七,家传武艺,刚刚练成。这一年她父亲孟少刚到北方会友,因为孟明霞本领尚浅,深入敌后,恐有意外,是以没有带她同行。

 孟少刚有个堂姊,远嫁川西,丈夫是有名的川西大侠严声涛,有个女儿,名唤严浣,拜峨嵋派的无相神尼为师,年纪比孟明霞大两岁,已经学成出师,待字闺中。

 孟少刚恐女儿在家寂寞,就叫她到川西探亲,也好见见这位从未见过面的表姊。正是:

 探亲有奇遇,姻缘一线牵。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