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人间魍魉知何限 心底波涛或更深

 孟明霞不由得气上心头,冷笑说道:“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我走过的地方也不算少,从来没听说过开饭店的不许女客进门!”

 掌柜的道:“别处没有这样的规矩,我们这儿就有!你不相信,尽可以到别家去!”

 酒楼上的两个客人做好做坏地劝道:“大姐,做买卖是两相情愿的事,他不愿意卖东西给你,那也是不能勉强他的。”

 另一个说得更干脆:“你看这酒楼上哪有女客人,你别在这儿惹事了!”看这情形,她如果不走的话,不待掌柜的开声,这伙客人就要替掌柜的下逐客令了。

 孟明霞不愿自讨没趣,只好走出了这家酒家,越想越是奇怪:“惹事?他们怕我惹什么事?难道他们知道我是在绿林中厮混的女强盗不成?绝没有这个道理!哼,我一定要打听清楚。”可是向谁打听呢,酒楼客店,对女客人都是避若蛇蝎,这真是孟明霞从所未有的“奇遇”,孟明霞心里想道:“倒霉,莫不成今晚竟要饿着肚皮过一晚么?”

 孟明霞正自低首思量今晚如何是好,忽听得有人低声说道:“姑娘,你别气恼。你在城中可有亲友么?”

 孟明霞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汉走到她的身边,神色似乎有点慌张,但说话的口吻,却是十分同情她的。孟明霞认得这老汉是刚才在那酒楼上的一个客人。

 孟明霞道:“我若是有亲友在此,也用不着上酒楼吃饭了。”

 那老汉道:“那么你何以单身一人到此?”

 孟明霞道:“我前往灵武投亲,路经此地。”灵武在飞龙山附近,孟明霞不惯说慌,急切间想不到别的合适地名,信口就说了出来。

 那老汉道:“唉,我劝你还是别往前走了。”

 孟明霞道:“为什么?”

 那老汉道:“这里不方便说话,你今晚大约还没有住处吧?”

 孟明霞道:“正是,客店都不肯收留我。”

 那老汉道:“可怜,可怜!这么晚了,你也不便出城去找地方求宿了。不如就到老汉的家里去吧。”

 孟明霞道:“客店不肯收留我,定有原因。你不怕我连累你吗?”

 那老汉道:“我只有一个老伴儿,都是一大把年纪了。”言下之意,即使受到连累,他也不在乎。

 孟明霞是爽直的脾气,说道:“好,你既然不怕,那我也就不客气打扰你了。”

 当下那老汉在前领路,穿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小巷,把孟明霞带回他的家中。孟明霞心里想道:“这老头儿看似老态龙钟,步履倒是甚为矫捷。”

 那老汉关上了大门,叫道:“老伴儿,有客人来啦。”一个老婆婆走了出来,见了孟明霞,不觉好生惊异,说道:“这位姑娘是──”

 那老汉道:“对啦,我还没有请教姑娘贵姓芳名。”孟明霞报了姓名,那老汉道:“这位孟姑娘是前往灵武投亲的,路经此地,无处可以投宿。”那老婆婆说道:“这两日风声正紧,你把这样标致的姑娘带回家里,若是出了岔子,咱们可担当不起。”

 孟明霞道:“老丈一片好心,我是极为感激,但若连累了你们,我却过意不去。我往别处就是。”

 那老婆婆忙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们不是不肯收留你,只是怕你出了事情,我们可对你不起。”

 孟明霞道:“若是这样,那你倒不用替我担心。但不知婆婆担心的是什么事情?”

 那老婆婆道:“此事说来话长……”那老汉道:“这位孟姑娘还没吃晚饭呢,你先给她弄点东西吃吧。这桩事情,我和她说好了。”

 那老婆婆道:“不怕孟姑娘见笑,家里只有几斤粗面,我给你打两只鸡蛋下碗面儿,你可别嫌简慢。”

 孟明霞向这对老夫妻重新见过了礼,说道:“婆婆不要客气,我在这城里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吃,但求一饱,已是感恩不浅。”

 那老汉道:“我姓贺,排行第九,没儿没女,姑娘,请你恕我倚老卖老,你到了我的家里,我就把你当作孙女儿一样看待,我不客气,你也不必客气了。”

 那老婆婆进去之后,孟明霞道:“九公,客店酒楼,何以不肯招待女客?请你老人家明白见告。”

 贺九公道:“因为县里出了个采花贼。”

 此言一出,倒是大出孟明霞意料之外,问道:“一个采花贼,怎的就闹得如此猖獗,人人都怕了他!连客店酒楼,都不敢做女客的生意了?”

 贺九公道:“唉,孟姑娘你不知道,这采花贼可是心狠手辣,凶得很呀!据说他在别处已经做了许多案子,没人能够制服他,最近才闹到我们这个县里来的。姑娘,我只说我们县里的两个案子给你听吧。”

 贺九公喝了口茶,说道:“我们县里有个姓孙的大户,家财万贯,家中的护院就有八人之多,听说都是从各地重金聘请来的名武师。

 “孙大户有个独生的女儿,年方十八,已经许配人家,就要出嫁的了。邻县出现采花贼的风声,开始传来,一般老百姓还未知道,孙大户消息灵通,听得此事,当然是叫那些护院严密戒备,不在话下。

 “不料就在这位孙小姐出嫁的前三天晚上,那个采花贼来了,公然就在绣房中迫奸,声喧户外。八个护院闻声而至,那采花贼笑道:‘我本来不想抢人的,现在给你们败了我兴,我却偏要抢人了!’

 “据说还不到一盏茶的时刻,和这个采花贼动手的护院,八个人中就死了六个,另外两个也受了重伤,一个断了一条手臂,一个给斫掉一条大腿。

 “这采花贼当时是抱着孙大户的闺女的,只用一只手就杀伤了那八个护院的。他伤人之后,抱着孙小姐从屋顶逃出去,听说他在瓦面行走如飞,连一片瓦也没踩碎。”

 孟明霞心里想道:“大户人家的护院,大多是相互标榜,彼此吹嘘,骗取钱财的二三流角色,未必有什么真实本领。不过,这采花贼抱着一个人,在瓦面飞跑,没有踏碎一片瓦,如果是真的话,这份轻功,倒也是不容小觑。”

 贺九公继续说道:“第二件案子可就是前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了。这次闹得更凶,闹到了城里守备老爷的官衙里。

 “守备老爷的媳妇不肯依从,大声叫喊,给那采花贼活生生的扼死!官衙里的卫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总有一百几十吧,都来围拢了那间房子。采花贼手舞双刀冲出去,乱箭雨下,却没一支箭射得着他,反而是有十多个卫兵,伤在他拨回来的利箭之下。那么多人,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逃跑。”

 孟明霞道:“这采花贼是怎样的一个人?既然有许多人和他朝过相,想必你曾听人说过吧?”

 贺九公道:“听说大约是一个二十五六岁年纪的少年,身材高高的,眉心有颗黑痣。”

 孟明霞自幼跟随父亲在江湖上行走,有点名气的黑白两道人物,她没见过也听说过,她打听这个采花贼的年纪、相貌,就是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线索。不料听了贺九公的描绘,却不由得她不大感意外。

 原来贺九公说的这个采花贼,很像说的就是褚云峰!孟明霞心里想道:“身材年纪或者还有相似,但眉心上的一颗黑痣,褚云峰也有。如果不是他,这就未免太巧合了。”

 孟明霞想了一想,问道:“孙大户家那件案子是哪一天的事情?”

 贺九公道:“是初五那天晚上发生的。”

 孟明霞道:“这么说距今也不过只有五天。”

 贺九公道:“是呀,五天之内,这采花贼就做了两件案子,而且所抢的人家又是非富即贵,你说焉能不令得人心惶惶!”

 孟明霞暗自寻思:“假定褚云峰那晚已经逃下山去,他也不过只是比我先走两天。守备衙门那件案子,或有可能是他做的,但孙大户家那件案子,就决不能是他所为的了。”

 孟明霞疑团满腹,又再问道:“两宗案子的采花贼是否同一个人?”

 贺九公似乎有点诧异,说道:“孟姑娘何以怀疑不是同一个人?”心里想道:“这位姑娘也真胆大,听了采花贼的事情,居然毫不惊慌,还要查根问底。”

 孟明霞道:“我不过问问而已。说不定那采花贼还有党羽呢?”

 贺九公叹口气道:“一个采花贼已经闹得天翻地覆,再多一个,那还得了!”

 孟明霞道:“这么说,是同一个人了?”

 贺九公道:“前天晚上的案子,守备衙门的卫兵有数十人之多看见这个采花贼,对他的相貌自然是说得比较清楚。孙大户家却只有八个护院和他朝过相,其他的家人,当时不是躲起来,就是赶到现场之时,那采花贼已经走了。孙家的八个护院六死两伤,重伤的那两个想来一定是说得不清楚的。所以你问我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也不知道。

 “因为我只是在酒楼上听得有人谈论守备衙门发现的那个采花贼,那些人和衙门的卫兵非亲即故,说起来绘影绘声,是以听的人也可以讲得出那采花贼的样貌。孙家那两个受了重伤的护院,在我认识的人中谁也没有和他们说过话,不过大家都没有想过是否同一个人的问题,我也只能当作是同一个人了。”

 贺九公哩唆地说了一大篇,还是不能解决孟明霞心中的疑问。孟明霞寻思:“倘若是同一个人的话,那就一定是有人假冒褚云峰来陷害他了。但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守备衙门那件案子,却有可能是他做的。”

 贺九公道:“孟姑娘,你好像并不怎么害怕采花贼?”

 孟明霞笑道:“贵县那些酒楼客店的掌柜却不但害怕采花贼,连我也都害怕。”

 贺九公道:“采花贼闹得这样凶,谁敢不怕?尤其是开客店的,假如有个女客人被采花贼迫奸不遂杀了,即使这采花贼没有乱杀别人,客店里的人也都要受到连累了。最少官府就要把当晚住在客店的人一个个拿来盘问,你想谁愿意惹这麻烦?”

 孟明霞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见我上门,就好似碰上灾星一样。”

 贺九公道:“孟姑娘,你若是相貌丑陋的话,我倒不用替你担心。你又年轻,又貌美,可是千万不能让那采花贼碰上啊!怎的你倒好像并不如何忧虑?”

 孟明霞道:“我正巴不得那采花贼前来找我!”

 贺九公怔了一怔,随即好像有点明白过来的神气,重新打量了孟明霞一眼,说道:“敢情姑娘是一位懂得武功的女中英杰,小老儿倒是失敬了!”

 孟明霞忽道:“九公,我看你也是一位大有本领的人,我刚才倒是看走眼了。”口中说着话,突然就是一掌向贺九公的琵琶骨抓下!

 贺九公大吃一惊,本能地把手臂一抬,说时迟那时快,已是给孟明霞抓着了他的手腕。孟明霞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抓着了对方的手腕,就试出了贺九公武功的深浅,心里想道:“这位老前辈果然是会武功,但却不如我所料的高明。”

 原来孟明霞因为刚才在街上的时候,贺九公走到她的身边她才发现,又从贺九公的眼神和矫健的脚步看出他懂武功,还只道他是一位前辈高手。是以心里不禁颇有怀疑:“何以他要装那样怕事的样子呢?”

 贺九公给她一把抓着手腕,吓得连忙叫道:“姑娘,别开玩笑,我这几根老骨头可经不起姑娘的一抓。”

 孟明霞把手放开,赔了个罪,说道:“请九公莫怪,我若不是这么一试,只怕九公还是真人不肯露相呢!”

 贺九公苦笑道:“还说什么‘真人’不‘真人’呀,老了,不中用了。我倒是想不到姑娘有这样好的身手,减少了我几分的忧虑。”

 孟明霞说道:“老英雄过谦了。但不知九公可曾侦察过那采花贼的行踪么,若是有甚线索,我倒想去会一会他。”

 贺九公道:“实不相瞒,小老儿少年之时,是曾学过几天功夫。如今一来是年纪老了,二来那采花贼实在厉害,小老儿自问,即使是年轻三十年,也决不是他的对手,如何敢去惹他?”

 孟明霞试过他的功夫,并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高明,心里想道:“如果那采花贼当真有他所说的那样厉害,这位老人家倒也是有自知之明,怪不得他的胆小。”

 心念未已,只听得贺九公又已说道:“孟姑娘,我有几句不中听的说话,请姑娘不要见怪。”

 孟明霞道:“九公但说无妨。”

 贺九公道:“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姑娘本领虽然了得,可惜孤掌难鸣,单独去斗那采花贼,只怕未必能够稳操胜算。老朽自恨本领不济,恐怕帮不了姑娘的忙。”

 孟明霞道:“说实在话,我虽然想斗一斗这个恶贼,但我有事在身,恐怕也不能在贵县逗留多久,能不能会上这采花贼还是未可知之数呢。不过,若是万一遇上,斗不过也是要斗的。”

 贺九公道:“我倒曾想过一条好主意,不过、不过其中还有为难之处,只怕行不通。”

 孟明霞道:“先别理会行不行得通,九公既有主意,请说出大家参详如何?”

 贺九公道:“琅山的屠寨主在日,最肯济弱锄强,威名远震,附近县份,官军和黑道上的强人都不敢作恶。但听说他已经死了,不知接任的寨主是否还是像他从前一样?”

 孟明霞道:“哦,九公是想求助于琅山?”

 贺九公道:“不错,琅山离此不过数日路程,倘若他们肯帮忙,何惧一个小小的采花贼?但即使新寨主继承屠寨主的遗风,我也认不得琅山的人,却找谁穿针引线?”

 孟明霞心想这倒是个好主意,于是笑道:“这个忙我倒可以帮得上。”

 贺九公喜道:“孟姑娘和琅山的头领有交情?”

 孟明霞道:“实不相瞒,琅山的新寨主屠凤就是老寨主的女儿,她与我情如姐妹。这样吧,我打算在这里耽搁两天,侦察那采花贼的动静,若然得不到结果,我写一封信给你带给屠凤,她一定会伸手管这桩事的。”

 贺九公大喜道:“这么说老朽可要为阖县的百姓拜谢姑娘的大德。”

 孟明霞连忙将贺九公扶起,说道:“为民除害,这是我辈当为之事,何须言谢!”

 那老婆婆捧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诧道:“咦,你们在闹什么?”

 贺九公道:“老伴儿,你想不到吧,这位孟姑娘原来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物,她和琅山屠老寨主的女儿乃是金兰姐妹,她已经答应帮忙咱们除掉那采花贼了。”

 那老婆婆似乎有点半信半疑的神气,笑道:“这敢情好,但在琅山的人未来之前,姑娘今晚还是多加小心的好。”又说道:“姑娘,这么样说,你倒就是一位请也请不来的贵客了。可惜我没有好东西招待你,只有一碗粗面。”

 孟明霞连忙接过那一碗面,说道:“婆婆,你太客气了。若不是多得你们,今晚我恐怕只有饿肚子了呢。”

 孟明霞把这碗面吃得干干净净,只觉有生以来,从来没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不禁暗暗好笑:“俗语说饥不择食,当真不错。屠凤若然见到我这副馋相,一定会笑破了肚皮了。”

 吃过了面,那老婆婆道:“姑娘,你一路辛苦,早点歇息吧。”领孟明霞进了客房,又再低声说道:“姑娘,我知道你很累了,可也不要睡得太熟。倘若听得什么声息,你马上叫喊,我们的房间就在斜对面。我那老伙伴虽然不济事,也还会几手拳脚。”看来她并不相信孟明霞真是个有本领的女侠,也不知道孟明霞已经试过了她的“老伴儿”的功夫。孟明霞说道:“多谢婆婆关心,你也早点歇吧。”

 其实不必这老婆婆叮嘱,孟明霞也是睡不着觉的。“那采花贼是不是褚云峰呢?爹爹没有见过他,何以敢相信他是好人?可惜那日没有时间仔细问他。”孟明霞想起了褚云峰种种古怪的行径,想起了那日她父亲说话的神气,虽然没有明言,却分明是很信任他,不禁疑团满腹。当下和衣而睡,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孟明霞渐渐有了一点倦意,忽听得“卜”的一声响,似乎有人在窗子轻轻弹了一下。这轻轻的一弹,登时令孟明霞睡意全消,精神一振,心里想道:“莫非当真是那贼儿来了?”

 孟明霞拿起宝剑,正要假装熟睡,待那采花贼进来,冷不防地给他一剑。

 不料事情大出孟明霞意料之外。在那轻轻一弹过后,贼人并没有推开窗子,孟明霞却好似听得有人在她耳边说道:“孟姑娘请别声张,我是褚云峰,我有话和你说。请你出来!”

 声音细若游丝,但却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褚云峰!他用的是上乘的“传音入密”的内功,把声音凝成一丝,送入孟明霞的耳朵,即使孟明霞旁边有人,那人的内功若是不如孟明霞,也决不会听见。

 孟明霞心里想道:“看这情形,他多半不是采花贼了。”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孟明霞从窗口跳出去的时候,仍然是亮出了宝剑,把宝剑挡在身前的。

 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屋顶有条黑影。原来褚云峰早已防她会有疑心,先躲开的。孟明霞面上一红,跟着就跳上去。

 小户人家的房屋,屋檐离地不过是一丈多高,以孟明霞的轻功,按说跳上去乃是不费吹灰之力,不料跳虽然是跳上去了,但当她提气之时,胸口忽似微有麻木之感,落脚稍重,几乎踏碎了一片瓦。幸亏褚云峰立即伸手扶她,帮她稳着身形,这才没有弄出声响。

 褚云峰吃了一惊,悄声问道:“你可有什么觉得不对么?”孟明霞知道他这一问乃是因为自己几乎失足而发,她对自己的轻功突然失灵也是有点诧异,但却以为这是因为心神不定所至。要知心神不定,内息就难以调匀,轻功也就不免受了影响。

 孟明霞试一运气,觉得并无异状,于是说道:“没什么呀。”

 褚云峰道:“好,那我就放心了。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快点走吧。”

 孟明霞道:“你的意思是贺九公不是好人?”

 褚云峰说道:“我还未拿得准,我只知道他是黑道出身,以前的声名,可是并不怎样好的。”

 孟明霞道:“但他们夫妇对我可是很好,我怎可不辞而行?”

 褚云峰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还是走的好!”

 孟明霞还是不愿意走,她暗自寻思:“贺九公本领平庸,即使他想害我,也做不到。”

 孟明霞并不把贺九公放在心上,倒是觉得褚云峰突如其来,甚为奇怪,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褚云峰知道她对自己尚有疑心,不说明白,恐怕她是不肯跟自己走的。

 “你从那间酒楼出来,我已经看见你了。”褚云峰说。

 “那么有人冒充你做采花贼,想必你也是知道的了?”

 “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

 孟明霞不觉又是一怔,说道:“你到这里找采花贼,难道你以为贺九公是那采花贼的党羽?”

 褚云峰道:“不错,是有此怀疑,所以我才叫你快走。”

 孟明霞诧道:“这我就不懂了,你不想拿那个冒充你的采花贼?如果当真如你所说,那采花贼会来此处,咱们二人联手,不正是可以拿获他吗?”

 褚云峰道:“我也料得不是很准,不过如果是真的话,咱们二人联手,恐怕也还是要吃亏的。你别忘记,他们是有三个人呀!”

 孟明霞不觉失笑,心里想道:“贺九公本领平庸,他的妻子更是丝毫不懂武功,褚云峰竟会怕了他们,真是笑话!”但也觉得有点奇怪,褚云峰那日斗崔镇山与柳洞天之时,能把生死置之度外,何以此时忽地又变得胆子这么小了?

 孟明霞正想对他说明贺九公夫妻不足为惧,褚云峰忽地说道:“迟了,迟了,那厮已经来啦!”

 孟明霞凝神看去,只见一条黑影奔来,捷如飞鸟。褚云峰将她一拉,伏在屋脊的瓦沟之间,悄声说道:“不可鲁莽,且看他们有什么把戏。”

 只听得“啪”的一声,采花贼推开窗子,进了房间。孟明霞想道:“这采花贼忒也胆大了,竟敢不用迷香。若然我在房中,冷不防的给他一剑,只怕他不死也得重伤!”

 心念未已,那采花贼已是“咦”的一声叫了出来:“这女娃儿哪里去了?”

 随即听得贺九公的声音喝道:“好胆大的淫贼,竟敢欺负到我老人家头上来了!”那采花贼冷笑道:“你这几根老骨头不足挡我一击,快快把那女娃子交出来,饶你一命!”

 孟明霞听见下面已是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按捺不住,就想下去。褚云峰抓着她的手,悄声说道:“再看一会。”

 不过片刻,刀剑碰击的声音已经静寂,屋子里却透出灯光,原来那采花贼已是把贺九公打倒,点起灯来。此刻他正在亮灯寻找花姑娘了。

 那老婆婆颠颠巍巍地走出厅堂,哀哀求告:“大王,你饶了我的伴儿吧。我家里委实是没有闺女。”

 那采花贼骂道:“你这老虔婆还想骗我,你没有闺女,可有别人的闺女在你家投宿,你当我不知道吗?她躲到哪里去了,快说!”

 贺九公怒道:“老伴儿,咱们拼着夫妻一同毙命吧!哼,莫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决不能告诉你。你把我一刀杀了吧!”

 那采花贼冷笑说道:“你不说,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找么?不过,你这两个老家伙如此嘴硬,我却非给你一点苦头吃吃不可!”一面说话,一面把贺九公夫妻缚了起来。缚好之后,拿了一条鞭子,噼噼啪啪地就朝着这对老夫妻的身上乱打!

 贺九公也真硬气,咬着了牙抵受,不吭一声。可是那老婆婆却经受不起,采花贼一鞭一道血痕,打得她嘶声嚎叫!

 老婆婆的声声叫喊,听在孟明霞心里,就似鞭子打在她身上一样难受,禁不住猛地就甩开了褚云峰按着她的手,说道:“你听,难道你还以为这两位老人家是采花贼的党羽吗?”她甩开了褚云峰的手,口中说话,身子已是跳了下去!

 采花贼见孟明霞闯了进来,哈哈笑道:“想不到还是一位会把戏的姑娘呢,这更好了,你就正式嫁了我吧,咱们夫妻俩……”

 孟明霞喝道:“住嘴!”唰的一剑刺去,灯光下只见这采花贼身材颀硕,面貌和褚云峰果然有几分相似,眉心也有一颗黑痣。但孟明霞一看就知道这颗黑痣是用人工点上的,他的相貌也是经过化妆,看得出是有意扮得似褚云峰,好掩饰本来面目的。

 采花贼假扮褚云峰本是在孟明霞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值得奇怪。但奇怪的是,这采花贼虽然掩饰了本来面目,给孟明霞的印象仍是似曾相识。但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呢?急切之间,孟明霞却是想不起来了。

 此时亦已不容孟明霞再想,这采花贼端的是十分厉害,双手空空,居然就来硬抢孟明霞的长剑。

 孟明霞见他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甚为了得,不敢轻敌,连忙剑走偏锋,青光一闪,剑尖直刺那采花贼颈后脊骨的“天隙穴”,那采花贼一个“移形换位”,已是绕到孟明霞侧面,喝声“撤剑!”反掌就切她脉门。

 孟明霞家传剑法以变化奇诡见长,对方的擒拿手法虽然凌厉,她也傲然不惧。当下一声冷笑,说道:“不见得!”剑尖一颤,径变成“海燕掠波”的招数,斜点对方脊骨的“精促穴”。

 这一招“海燕掠波”,本来是孟明霞的得意杀手招数,此际双方距离甚近,孟明霞迅速刺出,满以为非中不可,不料就在她刺出之时,忽地感到胸口一麻,剑尖虽然沾着对方的衣裳,却已是软而无力!这采花贼会“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剑尖尚未刺穿他的衣裳,就滑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采花贼纵声笑道:“美人儿,过来吧!”双臂箕张,俨似兀鹰扑兔,倏地就向孟明霞抓了下来!

 孟明霞剑招使老,急切间哪能回剑防身。眼看就要给采花贼抓着了,忽听得“砰”的一声,一条人影,疾如飞箭般的射来。原来是褚云峰踢开大门,及时赶到。

 褚云峰的劈空掌力使得妙到毫巅,人还未到,掌力已到了孟明霞身上,轻轻把她推过一边,迅即就把虚招变招,向那采花贼疾扑过去。

 双掌相交,发出闷雷似的一声巨响。采花贼身形一晃,斜退三步。褚云峰道:“原来是你!”采花贼冷笑道:“是我又怎么样?哼,你见了我,居然还敢无礼!”

 褚云峰纵声笑道:“你走眼了,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哼,你胆敢冒我之名为恶,我不但无礼,我还要杀了你呢!”

 那采花贼也冷笑说道:“你错了,我冒你的名字,正是因为早已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可笑你还洋洋得意,以为是我走眼了?”两人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在说这几句话的时间,已是迅即过了十余招。

 孟明霞闪过一边,只觉气喘心跳,不禁大吃一惊:“怎的我今晚气力如此不济?”未及仔细思量,那老婆婆又在“哎哟,哎哟”的叫起痛来。这几声嘶叫,叫得孟明霞心烦意乱。

 褚云峰与那采花贼越斗越紧,双方均已改用兵刃。但见刀似游龙,剑如飞凤,走的都是狠辣之极的招数,谁人偶一不慎,便有血溅尘埃的危险,此时谁也不敢分神说话了,但仍然是褚云峰稍占一点上风。

 孟明霞喘过口气,本来就想上去与褚云峰联手的,听得那老婆婆“哎哟,哎哟”的连连叫痛,霍然一省,心里想道:“我怎地如此糊涂,应该先救了这两位老人家才是!”当下连忙过去给那老婆婆解开束缚。

 那老婆婆是给五花大绑缚在一张长椅的靠背上的,孟明霞小心翼翼地给她割断绳子,那老婆婆含泪说道:“孟姑娘,多谢你啦。”孟明霞十分难过,说道:“不,都是我连累了你老人家。”

 不料话犹未了,忽听得“唰”的一声,只觉劲风飒然,有一条软鞭之类的兵器,已经袭到了她的背后。

 孟明霞大吃了一惊,幸而她是个武学颇有造诣的人,虽惊不乱,一觉不妙,立即斜身一跃,这才没有给软鞭卷着。但饶是她躲闪得如此之快,背脊还是给软鞭抽了一下,火辣辣的作痛。

 孟明霞反手一剑,削断了那人的一截软鞭,回过头来,看清楚了那个向她偷袭的人。这一下更是吓得孟明霞口呆目瞪,如同做了一个恶梦!

 你道这个向她偷袭的人是谁?原来就是那个同情她、收留她,而且曾被采花贼“毒打”一顿之后缚起来了的贺九公!

 此时贺九公已是自己脱缚而出,他用来向孟明霞偷袭的兵器,原来不是软鞭,而是本来缚在他身上的一条长绳。

 恶梦尚未结束,就在孟明霞惊诧已极,一个“你”字刚刚叫出来的时候,陡然只觉肩头剧痛,孟明霞一个踉跄,几乎跌倒。耳边只听得那老婆婆狞笑道:“孟姑娘,你中计了!”

 孟明霞这才知道贺九公这一对夫妻,果然是那采花贼的同党。这老婆婆的衰迈神态完全是装出来的,她岂只懂得武功,而且是个颇为厉害的高手。至于贺九公的本领,远远在她估计之上,那是更不用说了。

 孟明霞又惊又怒,想不到人心险恶,竟至如斯!此时她的右肩着了那老婆婆的一抓,还幸没有抓碎琵琶骨,但一条臂膊已是麻木不灵。

 孟明霞大怒之下,剑交左手,喝道:“你这个老贼当真是蒙着人皮的恶狼,好,只要你们杀不了我,我就非杀了你们不可!”

 贺九公哈哈笑道:“孟姑娘,你还想和我们拼命吗?嘿嘿,只怕你是有心无力的了!不信你就试试!”

 孟明霞一剑刺出,果然是力不从心。这一招名为“龙门三叠浪”,一招三式,本来应该连发三重劲道,结果只发到第二重,第三重便使不出来。贺九公挥舞长绳,当作软鞭来使,只听得“噼啪”声响,孟明霞已是着了两鞭,贺九公哈哈笑道:“如何?”

 原来在孟明霞食的那碗面中,贺九公已经下了一种药物,这种药物无色无味,却有酥筋软骨的功效,当时不会察觉,要过一个时辰方始发作出来。

 褚云峰叫道:“孟姑娘,沉住气,不可动怒!”口里说话,手中已是唰的一剑刺出,径刺那采花贼的面上双睛。这一招用得凶险之极,采花贼身形一侧,还了一招“举火燎天”,剑尖上指,刺向褚云峰的小腹。

 说时迟那时快,褚云峰趁着对方避招之际,立即飞身跃起,身形后纵,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褚云峰的衣裳下摆,给那采花贼削去了一幅,但褚云峰却已跃到孟明霞的身旁。

 褚云峰脚步未稳,剑招已先攻出,他的背后就像长着眼睛一样,反手一剑,登时抖起了三朵剑花,指向那老婆婆的三处要害穴道,老婆婆大吃一惊,只好变作了“滚地葫芦”,伏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方始避开了褚云峰剑势的笼罩。

 贺九公喝道:“好小子,还敢逞强?”褚云峰笑道:“为何不敢?谅你这老贼也留不住我!”动作快如闪电,一招迫退了那老婆婆,已是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银光,攻进了贺九公的长绳飞舞所围成的圈子!

 剑光索影之中,只见一段段黑忽忽的东西四方飞出,原来在这瞬息之间,贺九公那条一丈多长的绳索,已是给褚云峰削成了十七八段,只剩下三尺不到了!贺九公本是把这条长绳当作软鞭使的,此时长绳变作了连缚东西也不够用的短短一截,软鞭的功用如何还能发挥?再不缩手,只怕就要给褚云峰削到手指了。

 贺九公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跳开。采花贼此时方始攻到,褚云峰横剑护胸,左手拉着孟明霞便跑。双剑相交,“当”的一声响,褚云峰的长剑竟给荡开,肩头着了一剑。

 原来褚云峰的本领不过比那采花贼稍胜一筹,此时要分出一臂之力相助孟明霞逃跑,故而在这一招就不能不吃了点亏。但虽然如此,那采花贼的脉门也险些给褚云峰划伤,采花贼吃了一惊,未及换招再攻,褚云峰已是带着孟明霞闯出了大门。贺九公夫妻给他杀得怕了,都是不敢拦阻。褚云峰闯出了大门,忽地身形一矮,反手揽着孟明霞的柳腰。

 孟明霞给他突然一抱,不觉愕然。褚云峰身躯一矮,把孟明霞背了起来,急声道:“抓紧我的肩头!”孟明霞这才知道,褚云峰是要背着她跑。

 孟明霞本来是个性情豪迈的女中豪杰,此际她自知已是不能施展轻功,也只好不避男女之嫌了。但她有生以来,从未曾有过与一个男子如此亲近,伏在褚云峰的背上,仍是不禁面红耳热,一颗芳心卜卜乱跳。

 褚云峰的左肩受了剑伤,幸亏只是伤着皮肉,并无大碍,不过亦是鲜血淋漓了。孟明霞不敢碰着他的伤口,只能抓紧他未受伤的右肩。心中又是感激,又是羞愧。感激的是褚云峰不顾受伤,救她性命。羞愧的是自己刚才不相信他的说话,没有听从他的规劝,从速离开,以致自己受了贺九公的暗算,还连累他也受了伤。

 那采花贼追了出来,褚云峰背着孟明霞刚刚跳上瓦背,采花贼喊道:“还想跑么,下来吧!”呼的一掌劈出。

 褚云峰冷笑道:“你的天雷功还差几分火候,回去再练两年吧!”一个在屋顶,一个在地上,又用劈空掌较量上了。掌力激荡之下,屋顶开了一个天窗,碎裂了十几块砖瓦。但褚云峰却没有跌下,而是跳过了另一座民房。倒是那采花贼给他的掌力一震,不由自己地踉跄后退,胸口好像给巨锤一击似的,几乎倒下。

 采花贼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厮的天雷功果然是比我高明,虽然他已受伤,我孤身跑去追他,只怕也未必能够稳操胜算。”要知贺九公夫妻的本领虽然不弱,但轻功却与褚云峰相差甚远。若在屋内搏斗,他们夫妻虽然斗不过褚云峰,还可以做这采花贼的帮手。一到褚云峰闯了出去,他们可就帮不上这采花贼的忙了。这采花贼怯意一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褚云峰背着孟明霞逃走。

 孟明霞只敢抓着褚云峰未受伤的右肩,在褚云峰跳过另一间民房的时候,几乎给抛了下去。褚云峰觉察,连忙说道:“孟姑娘,你不必顾忌,我的伤并不重。”

 孟明霞大为感动,说道:“褚大哥,我真不该,我、我一直在疑心你,却原来你是这样的好人!”

 褚云峰道:“现在不是讲客气话的时候,快,快抓紧我的肩头。”那采花贼虽然不敢追来,但褚云峰却不能不提防他来追赶。

 孟明霞掏出金创药,伏在他的背上,给他敷上伤口,这才敢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双肩,避免碰着他的伤口。

 褚云峰跑出县城,见那采花贼没有追来,这才放下了心。当下把孟明霞背到林中,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坐下,此时已是东方大白的清晨了。正是:

 世故未深遭暗算,最难猜测是人心。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