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铁掌争雄嗟老将 飞刀巧掷折强人

 众人惊呼中,只见宋铁轮倏地翻身,反手擒拿,大喝一声:“着!”右掌从周镇海肘下穿过,左掌斜削下来,双掌一合,“咔嚓”一声,登时把周镇海的一条右臂硬生生折断!周镇海大吼一声,左拳挥出,正中宋铁轮的心口!宋铁轮摔出了一丈开外,周镇海手臂折断,痛彻心肺,晕了过去。

 柳三娘大惊失色,赶忙跑出来救援丈夫,崔镇山也赶出来扶他师弟。

 柳三娘未曾跑到丈夫身边,只见宋铁轮已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来。柳三娘松了口气,知道丈夫受伤不重,但受伤之后,便即用力,总是不宜。

 柳三娘眉头一皱,说道:“你怎么了?”心想:“他这倔强的脾气真是至死不改,在这个当口还要逞强!”

 宋铁轮不答妻子的话,一跃起来,便即抱拳道:“毕竟是周大哥本领高强,我受伤了,这一场我是甘心认输!”说罢,这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宋铁轮甘愿作负,此言一出,群雄都是大感意外!要知宋铁轮虽然是受了伤,吐了血,但对方折臂昏倒,受的伤可是比他更重。认真说来,应该算是周镇海输了。

 原来宋铁轮与周镇海恶斗一场,反而起了惺惺相惜之感。此时迫于无奈,折断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心里好生过意不去。是以自甘作负,表示敬重对方。

 柳三娘熟悉丈夫的脾气,暗自叹道:“我只道他是逞强,却原来他是赶着起来认输,生怕人家说在前头,判他得胜。唉,他竟然不顾自己伤后不能用力,当真是不知爱惜自己的身子了!但这也才真正说得是性子倔强的硬汉子大丈夫!”

 崔镇山轻轻给师弟推拿,周镇海醒了过来,叫道:“不成!不成!”众人莫名其妙,一时间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崔镇山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师弟,你别难过。待宋铁轮的伤养好了,我再去找他为你报仇。”

 不料周镇海接着就说道:“不成,不成!这怎能算是你输?我的伤比你重,当然是我输了,我可不能占你的便宜!”他说了这几句话,痛得面上变色。

 崔镇山将他抱起,说道:“师弟,你养伤要紧!”周镇海道:“师哥,愿打服输,报仇二字,你再也休提。免得我心里不安!”

 两人抢着认输,群雄听了,不禁又是好笑,又是佩服。董开山朗声说道:“两位光明磊落,都是一般的好汉子大丈夫。这一场就算是打平了吧!什么伤轻伤重,何必斤斤计较!”此言正合众心,双方均无异议。

 淳于周取出一个盒子来,挑出了一团药膏,说道:“还是用我这续断膏吧,我替令弟接骨。”

 淳于周这续断膏乃是用千年“续断”制炼的药膏,珍贵无比,续筋驳骨,功效如神。崔镇山如果是自己受伤,决不愿受他恩惠,但因是师弟受了重伤,只好接受下来,向他道谢。

 淳于周叫人用两块木板,夹着周镇海的断臂,敷了药膏,对正臼口,接好断骨,手法纯熟之极。崔镇山虽然是讨厌他,也不由得有点感激,心里想道:“如果由我施救,师弟只怕要多吃许多苦头。”

 淳于周替周镇海接好断骨,淡淡说道:“令师弟愿打服输,不愧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但他是用‘五行拳’折在宋铁轮的手下的,宋铁轮不过是绿林中的二流脚色,旁人不知道,恐怕会看轻了‘五行拳’了!”

 淳于周这话用意十分明显,是要激崔镇山下场的。崔镇山也明知他是激将之计,但一来受了他的恩惠,二来又是涉及师门荣辱,明知淳于周要利用他,也只好说道:“淳于前辈,你别忙催我,崔某素来是恩怨分明。今日多蒙你救了我的师弟,崔某定当设法报答于你!”

 柳三娘正要回去照料丈夫,淳于周这边有一个人已到了场心,叫道:“柳三娘,且慢回去!”柳三娘回过头来,冷冷说道:“哦,原来是卜寨主。敢情卜寨主有意赐教么?”那人道:“不错。卜某久仰柳三娘的神鞭绝技,暗器功夫,尤其了得。卜某不自量力,要向三娘讨教几手高招!”

 原来这人名叫卜图南,外号“多臂猿”,以一手暗器的功夫驰誉大江南北。但自柳三娘崛起后,他这擅使暗器的名头,却是不免给柳三娘夺了他的几分光彩。俗语说:“一山不能藏二虎”,是以他定要与柳三娘分个高低。

 柳三娘道:“好说,好说!卜寨主的判官笔点穴功夫和暗器本领我也是久仰的了。卜寨主既是不吝指教,就请赐招吧!”

 卜图南道:“客不僭主,还是请三娘先赐高招!”话似客气,神情却是甚为狂妄。卜图南在绿林中的行事一向是心狠手辣,柳三娘本来就对他没有好感,此时见他神情傲慢,心里也是不禁有气,便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长鞭一挥,登时卷起了一团鞭影,向卜图南扫去。

 卜图南用的是一支判官笔。判官笔一般是双笔合使的,他却只用单笔,而且比普通的判官笔长得多,可以当作小花枪使。柳三娘长鞭打来,他用判官笔轻轻一挑就挑开了。

 哪知柳三娘的鞭法巧妙非常,她这一招名叫“回风扫柳”,一荡起来,从半空中倏地一抖,接连个几转折,鞭梢呼响,鞭影重重,竟然不知她是打向何方。卜图南把判官笔盘头挥舞,叫道:“神鞭绝技,果然名不虚传!”话犹未了,柳三娘的长鞭已是缠上他的笔身!

 卜图南一声大喝,陡地振笔一挥,缠在笔上的软鞭登时解了。鞭风笔影之中,卜图南欺身猛扑,扬笔点柳三娘的“愈气穴”,柳三娘斜身一掠,身随鞭转,鞭梢掠过之处,卜图南头上戴的毡帽已给软鞭扫落。柳三娘落在三丈之外,冷冷说道:“卜寨主,你要不要歇一会儿?”

 原来柳三娘以“回风扫叶”的神鞭绝技,缠上了笔身,本来是想夺了他这支判官笔的,夺不成功,鞭梢一抖,乘机就点了他的“肩井穴”,再一掠,又扫落了他的毡帽。

 论内力是卜图南较强,他能把缠在笔上的软鞭抖开,这份功力比柳三娘胜过不只一筹。但论招数,他则是接连输了两招。彼此都是绿林的成名人物,按说他是应该认输了的,但他明知柳三娘的实力比不上他,而他的看家本领又未使出,自是不肯甘休!

 柳三娘点着了他的“肩井穴”,见他居然还是纵跃如飞,右臂也并无挥动不灵的迹象,心里也是好生骇然,想道:“此人不但内力深厚,点穴解穴的功夫也是在我之上。看来我是不宜和他硬打下去了,要制胜非得使用暗器不可!”

 岂知卜图南也是同样想法:“这婆娘的轻功比我高明,招数也是比我奇诡。她的鞭长,我的笔短,要防御她这条神出鬼没的长鞭真不容易!看来还是立即和她较量暗器为佳!”

 双方都是知己知彼的高手,柳三娘吃亏在气力较差,给卜图南一个猛扑,不能不倒纵开去,她身形未稳,卜图南已是出手!

 只听得“铮铮”数声,卜图南弹指发出三枚钱镖,向上中下三路打来。上取眉尖的“阳白穴”,中取胸口的“乳突穴”,下取膝盖的“环跳穴”。这三枚钱镖是同时发出的,到了敌人跟前,竟然能分成上中下三路,认穴不差毫厘,当真是一等一的高明手法!

 柳三娘霍地一个凤点头,避过了打向上盘的钱镖,长鞭倏地收回,打落了射向胸口的钱镖,一伸腿,“叮”的一声,又把打她膝盖的那枚钱镖踢飞了。她脚上穿的是一双镶有铁片的鞋子。

 这几下兔起鹘落,卜图南的暗器固然是发得妙,柳三娘闪挡暗器的功夫更是妙到毫颠。群雄都不禁大声喝彩。

 卜图南抢了先发制人之利,不容柳三娘有喘息的机会,一扬手又是三柄飞锥打来。

 飞锥是分量沉重的暗器,打落钱镖容易,要打落飞锥可就难得多了。卜图南手段狠辣之极,三柄飞锥刚发,跟着又是双手齐扬,续发六柄飞锥,左面三柄,右面三柄,堵死了柳三娘向两边闪躲的路。最先发的三柄飞锥则是向她正中飞来。

 在场的绿林豪客,人人都会使用暗器,但像卜图南这样高明而又狠辣的暗器功夫,却是从未见过。是以本来是应该喝彩的,此时却忽然鸦雀无声,大家都在提心吊胆,为柳三娘的性命担忧了。

 只听得柳三娘一声长啸,叫道:“卜寨主好暗器功夫!”长鞭挥出,闪电般打了一个盘旋,左撩右拨。向她正面打来的三柄飞锥,给鞭梢拨歪了准头,一柄向左边飞去,一柄向右边飞去,但当中的一柄仍然向她飞来,柳三娘戴上鹿皮手套,伸手一接,接下了这柄飞锥。

 两柄飞锥左右飞出,刚好碰上卜图南从两面向她打来的两组飞锥,每组飞锥虽有三柄,但一经碰撞,连环互击,都是失了准头。柳三娘只须接了正中的一柄飞锥,就从容不迫的从正面闯出了飞锥之阵。

 柳三娘本来要把接下的这柄飞锥反打回去的,但接到了手之时,虎口竟然感到一边酸麻,情知打出去也不会打中对方,献丑不如藏拙,索性故示大方,抛下了飞锥,笑道:“卜寨主,你的暗器打完了没有?请一并打来吧!”

 原来柳三娘的内力不及对方,若是凭着硬功夫扫打的话,一柄飞锥她也不能打落。但妙就妙在她借力使劲的功夫使得恰到好处,拨歪两柄飞锥,借对方的劲力,打乱其他的飞锥,这才能够化险为夷。

 卜图南想不到他发出的三面夹攻敌人的锥阵,竟然给柳三娘用如此巧妙的手法轻描淡写地破了,心中不禁一阵茫然。

 此时群雄方始放松了扣紧的心弦,登时爆发了如雷震耳的彩声!

 柳三娘叫卜图南把剩下的暗器一并向她打来,这话说得十分挖苦,卜图南毕竟是绿林中的成名人物,如何能够给别人看小?当下只好勉强笑道:“卜某今天是抛砖引玉,如今是该见识三娘的高招!”心中则在盘算,如何在挡过柳三娘的一阵暗器之后,再施反击,挽回面子。此时他已不求打胜对方,只求两无损伤,打成平手,于愿已足。

 柳三娘用说话“克”住对方,此时倒不急于出手了。当下从容笑道:“卜寨主客气了,但来而不往非礼也,卜寨主既然如此客气,那我就还敬吧,请卜寨主指教!”

 柳三娘说罢,扬手发出三柄柳叶刀。三柄飞刀排成“品”字向卜图南射来,卜图南见她手法并无特异之处,心道:“原来她接暗器的功夫虽然了得,发暗器的功夫却是寻常。”有心炫耀本事,随手发出三枚铜钱,把三柄飞刀齐都打落。铜钱的分量比飞刀轻得多,他用铜钱打落飞刀,确是难得的真实本领。淳于周这边的人纷纷给他喝彩助威。

 柳三娘微微一笑,说道:“卜寨主功力深厚,佩服,佩服!但礼尚往来,我也还有一点微末之技,要请卜寨主再加指教!”

 卜图南先后发了三枚钱镖,九柄飞锥,此时柳三娘才不过发了三柄飞刀,若是要讲“礼尚往来”的话,柳三娘当然还有续发暗器的权利,除非卜图南不要面子,不顾身份,否则就不能抢发暗器。

 卜图南打落了她的三柄飞刀,胆气陡壮,哈哈笑道:“咱们是公平较量,我岂能占你的便宜?你还有多少暗器,尽管发来吧!”

 柳三娘说道:“好,我也不要占你的便宜,如数奉还,请你收下!”双手齐扬,转眼之间,只见满空都是银光,不多不少正是六柄飞刀。虽然只是六柄飞刀,但交叉穿插,却似织成了一面光网,令人看得眼花缭乱!

 旁人看得眼花缭乱,卜图南是个暗器的大行家,一眼看去,却是看出了其中大有奥妙。这六柄飞刀没有一柄是向他笔直飞来的,来势并不迅猛,六柄飞刀在空中盘旋飞舞,倒好像用意不在乎伤人,而是在“变戏法”似的!

 卜图南吃了一惊,心里想道:“这是什么打法?”饶他见多识广,这样古怪的暗器手法他也从未见过。

 卜图南“哼”了一声,心道:“管她是什么打法,我把她的飞刀都打落下来,她不认输也是不行!”当下掏出了一把铜钱,向空中一洒。他生怕一枚铜钱打不落一柄飞刀,这一大把铜钱足有十几枚之多!

 不料铜钱尚未碰着飞刀,那满空的飞刀先自碰撞起来,有的斜飞,有的直射,有的划着圆圈前进,有的作弧形飞行……一瞬间,飞行的方位全都改变!卜图南的一大把铜钱洒去,只有几枚碰着飞刀,其余的全都打空。给铜钱碰着的飞刀也没有打落,而是转了个弯,又向着卜图南飞来!

 原来柳三娘最先发的三柄飞刀不过是试探性质,这次发的六柄飞刀才是她的平生绝技!她深知卜图南功力比她深厚,故此发出的飞刀不是向他笔直飞去,这样就可以避免与他钱镖打来的力道直接碰击。至于她自己所发的六柄飞刀互相碰击,那却是一种极巧妙的手法。碰击之后,飞行的轨道改变,仍然可以飞去伤害敌人。而且在飞刀先自碰击之后,就会产生一股新的力道,再给对方的铜钱碰着,也就不会打落了。

 卜图南这一惊非同小可,飞刀业已来到,距离太近,想再用暗器抵御飞刀,也是不可能的了!危急之中,卜图南只好用判官笔护着顶心,立即将身子倒下,在地上打了几个大翻。

 只听得“叮当”声响,有两柄飞刀给他的判官笔挑开;有两柄飞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双肩削过;还有两柄飞刀落在他的后面,只差少许就要钉着他的双足。

 六柄飞刀虽然都没有伤着卜图南,但他也是够狼狈的了,他在地上打了几个大翻,跳起来时,衣裳满是污泥,手脚头面也都沾了不少污泥浊水!

 卜图南想起刚才的惊险,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在惊魂稍定之后,心里又在暗暗得意:“毕竟她也未能伤我,这一场最多是算打个平手,总不能说我输了!”

 他正想发话,忽觉头顶好像给蚂蚁叮了一口似的,有点麻痛。就在此时,只见宋铁轮站起来,脱下帽子,说道:“好热,好热,你们打得这样激烈,我在旁边观战的也都流汗了,你们不觉得热吗?”宋铁轮刚才所受的伤虽是不轻,但在服了“小还丹”之后,休息了一段时间,说话的声音已是宏亮如常。

 柳三娘气定神闲地站在卜图南对面,笑道:“卜寨主,你歇一会儿再打好不好?说老实话,我也是热得难受,很想到一边凉快凉快去了!”

 他两夫妻一唱一和,旁人听来,只道宋铁轮是怜惜他的妻子,故而提议休息。有的人还在替柳三娘可惜,想道:“何必忙在这一时,一鼓作气,将他打败了不是更好?”这些人都已看得出来,卜图南虽然本身的功力较高,但此时已是累得不堪,且又气馁的了,而柳三娘却尚有余力。

 卜图南看见宋铁轮脱下帽子扇凉,目光盯着自己的头顶隐隐似含笑意,心也陡地一惊:“莫非我已着了暗算!”大惊之下,连忙脱下自己的帽子,只见帽子正中齐齐整整的插着三口梅花针,只露出一点针头,除了他本人之外,旁人都看不见。

 卜图南翻过帽子一看,见那针尖亮晶晶的,知道不是毒针,这才松了口气。他是个使暗器的大行家,当下也就恍然大悟。原来柳三娘把三口梅花针混在飞刀之中打出,梅花针无声无息,卜图南顾得抵御飞刀,这就着了对方的道儿!

 柳三娘的手段虽然是有点取巧,但以分量极轻的梅花针居然能够和飞刀同时打到,这却是最上乘的暗器手法!卜图南要对方提出方始发觉,虽未受伤,亦已是输了招,何况柳三娘并非不能伤他,只是顾全他的颜面,手下留情而已!卜图南自忖:“这三口梅花针正是当着我脑门的百会穴方位,若她稍稍用多一点劲道,又或者是改由毒针的话,此际我焉能还有命在?”

 卜图南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当下双拳一拱,说道:“柳香主的暗器功夫远远在我之上,卜某甘拜下风。”此言一出,淳于周这边的人都是大感诧异,纷纷嚷道:“你还没输啊!”“这一场至少也该算是打个平手!”

 淳于周黑了面孔,沉声道:“叫嚷什么?胜负兵家常事,又尚未完场,何必斤斤计较?崔兄,令师弟的断骨驳好吧?”

 原来卜图南着了柳三娘的三口梅花针,在场诸人只有淳于周和李思南看得出来。其他的人都还是莫名奇妙。淳于周生怕柳三娘抖露出来,更损自己这边的面子,是以宁可认输,还可稍稍遮瞒。

 淳于周最后一句话是向崔镇山说的,崔镇山当然懂得他的意思,心里想道:“好,我给你扳回两场就是。”于是缓缓走下场心,说道:“今日难得有这机会,崔某甚愿以武会友,请各位英雄指教。”言下之意,已表明了他不愿涉足两方的盟主之争,只是意欲切磋武功,点到即止而已。而且他所要“请教”的是“各位英雄”,也并没有指明只是要和屠凤这边作对。

 不过他既然是淳于周邀来的高手,又是在淳于周催促之下出场的,因此他的话虽然说得不是十分明白,也算是替淳于周出场的了。屠凤这边的人知道他的为难之处,也听出了他并无敌意,但却也不能不找人应付他。

 崔镇山的大力金刚掌久已蜚声绿林,群雄都知道他的本领远远在他师弟之上,要找一个人能和他匹敌的还当真不易。屠凤心想:“李思南若然下场,可以胜他。但李思南要留着气力对付淳于周,而且崔镇山是以掌力称雄的,李思南若是用剑胜他双掌,亦是胜之不武。”

 屠凤正自考虑人选,只见董开山已经走了出来,说道:“老朽本来不敢与崔兄争胜,但好在彼此都是以武会友,谁胜谁败,付之一笑,亦是无妨。”

 董开山以大摔碑手驰誉江湖,少年时候,曾有一双铁掌打败河朔七雄的战绩。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如今已是年迈体衰了。是以刚才群雄考虑人选,谁都没有想到要他出场。

 崔镇山道:“得董老英雄指教,何幸如之!久仰老英雄大摔碑手的英名,咱们就在掌底印证印证吧!”群雄听得崔镇山说出“印证”二字,等于再次表明只是“切磋”之意,这才稍稍放心。

 崔镇山分属晚辈,先行出招表示敬意,只见他单掌划了一道圆弧缓缓推出,董开山弓腰蓄势,待他掌到,陡地手腕一翻,反手一掌拍出。只听得“蓬”的一声,崔镇山倒退三步。

 掌风所及,沙飞石走,站得较近的旁观诸人纷纷后退。

 屠凤这边的人大为欢喜,心想:“董开山宝刀未老,只怕打得赢崔镇山也说不定。”因为崔镇山给他一掌震退三步,崔镇山是否手下留情,大家都不知道。但双方掌风的强劲却是有目共睹的。

 董开山自己心里明白,崔镇山不但是手下留情,而且根本是蓄力未发。原来崔镇山那一掌有个名堂,叫做“龙门三激浪”,若是掌力尽发的话,应该有三重力道,一重猛过一重,可是崔镇山只发出第一重力道,便即收掌退步了。

 这一掌崔镇山给他震退三步,也是始料之不及。他以为董开山年迈,生怕用力太猛伤了董开山,这可不好意思,试了一招之后,始知董开山的掌力虽然比不上他,却是在他原来的估计之上。

 武林中人,对一个“名”字都是颇为着重的。崔镇山不愿伤了前辈,可是也不愿输给董开山,于是在试了一招之后,就逐渐加强掌力,双方掌风呼呼,战况也就渐渐紧张了。过了片刻,只见董开山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那是他的汗水所蒸发的。崔镇山的额上却还未见一颗汗珠。

 屠凤不禁暗暗吃惊,心想:“崔镇山虽无敌意,但在激战之中,也难保不会失手伤人!唉,董老前辈也是好胜,斗到这个时候,也该认输才是,何必再拼下去?”

 屠凤不知,她所想得到的,崔、董二人也早已想到了。董开山心想:“待他这一套金刚掌招式使全,我自当甘拜下风。”原来董开山生性酷嗜武学,难得有这机会,一窥金刚掌的绝技,是以宁愿苦苦支撑,也想一窥全豹。

 崔镇山则暗自想道:“再打下去,我虽不想伤他,只怕这老儿过后也要大病一场。”于是卖个破绽,待董开山双掌从中宫击进,他轻轻使了一招“鹤膊手”,一拧、一托、一拍,把董开山轻轻推出了六七步。

 他这一拧、一托、一拍,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迅速之极,众人还未看清他的手法,只见他也“蹬、蹬、蹬”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董开山打了几个盘旋方始稳住身形,他也跟着打了几个盘旋,和董开山完全一样,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董开山站稳了脚步,喘过口气,正想说话,崔镇山已抢着说道:“董老英雄掌法高明,晚辈多承相让,侥幸打了个平手。”崔镇山这话倒也并非言不由衷,以掌法而论,董开山的“大摔碑手”确是与他的“金刚掌”各有千秋,难分高下。董开山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这才叹口气道:“老了,不中用了。但这分明是老弟让我,我可不能厚着脸皮当作打和。”

 淳于周一直黑着脸孔,此时方始有了一丝喜色,翘起拇指赞道:“两位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佩服,佩服!”

 跳虎涧的邓飞性情爽直,“哼”了一声,道:“若不是董老英雄认了输,谅你也不会赞他。”淳于周幸得崔镇山给他扳回一场,欢喜不暇,对这些冷嘲热讽,只装作是听不见。

 董开山道:“可惜,可惜!”崔镇山怔了一怔,道:“可惜什么?”董开山道:“听说你的大力金刚掌共有八八六十四式,可惜我只见了四十八式,未曾得窥全豹。”

 崔镇山微微一笑,说道:“多承董老英雄相让,小可幸未落败,哪位英雄再来指教?”按照比武的规矩,他胜了一场,还可以再打一场。崔镇山这几句话的意思,一来是表明了他愿意再打下去,二来也等于是间接答允了董开山的请求,只要有人跟他再打,他就可以把八八六十四式金刚掌演个齐全。

 但这一来又等于是给屠凤出个难题了。董开山的大摔碑手都败在他的金刚掌下,还有何人可以应付他的掌力?

 群雄正在商议,忽见一个黄衣汉子从人丛中走出,说道:“小可不才,请崔镇山指教个三招两式。”这人年纪不过二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倒像是个文弱的书生,哪里是个绿林好汉的模样?

 两边的人都不认识这个少年,不禁大为诧异,俱是想道:“这人是谁,有此胆量?”

 崔镇山道:“不敢。请问阁下高姓大名?是哪条线上的朋友?”

 那黄衣少年道:“小可不过是琅山的一个无名小卒。”

 屠龙冷笑道:“无名小卒也好,大英雄大豪杰也好,总得有个名字吧?”

 黄衣少年这才缓缓说道:“小姓褚,贱字云峰。但求得会高人,非图扬名闯万。冒昧出场,教各位见笑了。”

 群雄都是一怔,心道:“褚云峰,这名字可从来没有听过。”屠凤听他说是自己山寨的人,心里想道:“或许是最近投来的吧?待会儿我问宋铁轮,想必是经他的手招收的。”

 原来屠凤也不知道此人,只道他是自己不在山寨的时候来投奔的。但因副寨主宋铁轮受了伤已进内堂休息,是以无从询问。

 崔镇山道:“彼此印证武功,褚兄何用客气?请!”

 褚云峰双掌一合,缓缓划了个圈,使出“童子拜观音”的“请手式”,平推出去。掌势缓慢无力,群雄看得都不禁暗暗皱眉。要知他们虽然不敢期望这“无名小卒”能够取胜,但他既然是代表琅山出场,至少也应该打得有个“谱儿”,若然三招两式就折在对方手下,岂非大大损了己方的颜面?

 众人正在暗笑这个姓褚的少年未免太过不自量力,只见崔镇山已经和他对了一掌,双掌相交,无声无息,与刚才那一场崔、董二人的斗掌大不相同。一招过后,崔镇山的面上竟然露出十分惊诧的神情!

 原来褚云峰的掌势虽似缓慢,但崔镇山那么霸道的金刚掌打过去,竟然不能摇撼他的分毫。双掌一交,只觉有一股极柔和的力道迅即就把他的金刚掌力化解了。这情形就似把一块大石头投进水中一样。

 崔镇山大为惊诧,心道:“想不到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竟是个身怀绝技的高手!可得打醒精神,莫要折在他的手下才好!”当下一个“跨虎登山”,进步欺身,把掌力加到了八九分,接连使出了三招极为猛烈的招式。

 褚云峰仍然是轻飘飘的发掌,全用柔力化解对方的猛劲,但见他身形晃动,衣袂飘飘,宛如流水行云,随着对方的掌势倏进倏退,崔镇山那么刚猛的掌力竟然无奈他何!群雄这才大大惊异。

 孟明霞自幼跟随父亲,见多识广,低声对屠凤说道:“这是最上乘的内家掌力。恭喜,恭喜,屠姐姐,我竟不知你的山寨里有如此一个能人!”

 崔镇山成名以来,从未碰过如此高手,不禁精神陡振,越斗也越见猛烈,在他全力施为之下,八八六十四式金刚掌使得兴会淋漓,手脚起处,全带劲风。场边站得稍近的人都觉得有如利刀刮面,慌不迭地后退。

 这一场恶斗看得人人惊心动魄,屠凤虽然看出了褚云峰是个内家高手,也是不禁有点暗暗担心,想道:“崔镇山的金刚掌猛扑,内力竟似无穷无尽,虽说柔能克刚,却不知这姓褚的少年能否支持到最后一刻?”

 殊不知在表面看来似是崔镇山占了八成攻势,褚云峰只有化解他攻势的份儿,偶然才能还一两招。但在崔镇山本人,却是每一招都感到对方的压力!

 褚云峰发掌柔如柳絮,但内中暗藏潜力,崔镇山封闭得稍微不够周密,对方掌力就反扑过来,犹如惊涛骤至,逢隙即入。崔镇山全神对付,不过片刻,汗如雨下,心中暗暗叫苦。

 不知不觉之间,崔镇山一套八八六十四式金刚掌法,已经反复使了两遍。激战中,褚云峰忽地一飘一闪,扑进了崔镇山双掌合击的圈子,左掌一牵,右掌一带,崔镇山立足不稳,斜窜出数丈开外,接连转了几个圈圈。褚云峰一招得手,立即也窜过一边,同样的转了几个圈圈。

 李思南叫道;“当真是棋逢对手,这一场又是打个平手!”其实李思南何尝不知,褚云峰乃是依样画葫芦,有意让崔镇山的。崔镇山刚才让董开山一招,此刻褚云峰也同样的让回了他一招。

 李思南看出褚云峰的用意,但想这几句话若是由他来说,未免太着痕迹。是以李思南替他说了。

 崔镇山叹了口气,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这话当真说得不错。褚兄,我平生自负金刚掌力未逢敌手,今天却是不能不服你了!”

 众人听得崔镇山自己认输,都是不禁大为骇异,纷纷打听褚云峰的来历。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历。崔镇山刚刚退下,淳于周这边一个白衣的中年汉子立即跟着出来,微笑说道:“褚兄神技,令人大开眼界。柳某见猎心喜,特来请教高招。”

 这个人是崔镇山的好朋友,也是淳于周百般的大套交情,才请得他来的两大高手之一的柳洞天。

 柳洞天的名头比崔镇山更大,他是剑术的大名家,以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法称雄绿林。虽然或者还未能与孟少刚、谷平阳等前辈剑客比肩,但武林公论已是认为他可以列名在当世的十大剑客之内。

 柳洞天最初本来是和崔镇山一样,并不准备出手帮忙淳于周的。但后来看见崔镇山败在这无名少年的手上,却是不由得不引起了好奇之心。他说他是“见猎心喜”,这也的确是他的真心说话。不过,他虽然不含敌意,却也多少有点想要替好友赢回一场的意思。

 董开山道:“柳兄,你是使剑的大名家,不如请李公子陪你过招吧。”屠凤这边的计划是准备留下李思南来对付淳于周或者屠龙的,这计划董开山当然知道。不过因为柳洞天出场出乎他们这边的意料之外,柳洞天太过厉害,董开山再三思量,除了李思南只怕无人能够应付得了他的剑招,是以只好临时改变计划。

 不料柳洞天却道:“剑术名家的称号我不敢当,但李公子若要指教的话,留待下一场我再奉陪如何?这一场请让我先与褚兄切磋印证掌上的功夫。”

 柳洞天竟然舍长用短,不使剑而要与褚云峰比掌,此言一出,群雄都是始料不及。褚云峰掌法的精妙是有目共睹的,群雄心想:“柳洞天若不用剑,那倒是不必怕他了。”

 只有淳于周知道,柳洞天不但剑术高明,他的绵掌击石如粉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只有在崔镇山之上,决不在崔镇山之下。只因为他剑术的名气太响,对付强敌又从来只是用剑,是以他的掌上功夫,为剑术的名气掩盖,绿林中少人知晓。

 淳于周心想:“柳洞天剑术第一,掌法第二。但即使只是比掌,料想也可以赢得这小子了。”正是:

 一鸣惊人好身手,不识少年何处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