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公主有情空惹恨 襄王无梦各分飞

 李思南见杨婉哭得出来,心上的一块石头方才放下。要知一个人遭受巨大的不幸,最怕是把深沉的哀痛郁积心中,哭得出来,反而好了。

 果然杨婉在大哭一场之后,神情显得疲倦不堪,也知道饿了。她恶斗半天,又跑了这许多路,疲倦、饥饿乃是正常的现象,倘若一直麻木无知,那就十分不妙了。

 李思南说道:“婉妹,你要记住哥哥的吩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总得吃点东西,才能长气走路呀。这山溪里有鱼,我来捉两条鱼吧。”

 李思南跳进水里,许久才捉到了两条银白色的小鱼,笑道:“平时看渔翁捕鱼,容易得很,到自己去做,才知道艰难。可知工多艺熟这句俗话,的确是很有道理。不过,这两条鱼儿虽小,总比只吃干粮好些。”

 杨婉已经生起了火,说道:“咱们的食量不大,这两条鱼儿也不算小了。来,我给你做烤鱼吃。呀,你湿淋淋的,也应该来烤烤火啦!”

 李思南一面烤火,一面看着杨婉烤鱼,只觉身上暖烘烘的好不舒服。不只是身体觉得温暖,心中尤其觉得温暖,好像是杨婉点起的火将他的一颗心也燃烧起来了。

 李思南看着杨婉被火映红的脸正自出神,忽见杨婉面色一变,低声道:“南哥,你听,好像是有人来了。”

 李思南霍然一惊,从沉思中醒来,只听得山谷里果然是隐隐有着“得得”的蹄声,而且来的不止一骑。

 李思南忙道:“快把火弄熄,找个地方躲躲!”要知他们此刻都是又饿又累,倘若来的乃是敌人,他们已是无力再斗一场了。

 话犹未了,三个人六匹马已在谷中出现。杨婉抬眼望去,大为奇怪,说道:“这三人都是女子,大约不会是来追捕咱们的吧?但三更半夜,三个女子却到荒山幽谷来作什么?咦,南哥,你、你做什么?”

 来的这三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明慧公主和她的侍女。原来明慧公主虽然交代了那黑衣喇嘛,仍是放心不下。她做事本来任性,忍受不了那份坐在家中等候消息的焦急,终于自己也赶来了。她怕追赶不上,和她的侍女每人都带了一匹空骑,在路上轮流替换。本来黑夜荒山,她们是很难找得着李思南的,无巧不巧,杨婉恰巧在这个时候烧起了一堆火,这就把她们引来了。

 李思南见是明慧公主,心中虽然惊疑不定,却也存着一线希望,既然躲避不开,索性就迎上前去,朗声说道:“不敢有劳公主远来。一人作事一人当,我李思南任凭公主处置!”

 明慧公主面挟寒霜,冷冷说道:“你那天为何失约?我爹爹待你不薄,你又为何私自逃出和林?”

 李思南道:“第一、我那天本来就没有答应你的约会,是余一中擅自替我作主的,你要追究失约之责,只能去责问余一中。第二、我并没有受你爹爹的官职,我是汉人,也不能在你们蒙古住一辈子,我光明正大地回家,又怎能说是私逃?”

 明慧公主诧道:“你说什么?谁是余一中?你没有做官,你的爹爹可是做我们蒙古人的官。你的家就在和林,你又要回到哪一个家去?你这番说话简直是漏洞百出,骗孩子也骗不过去。”

 李思南道:“公主有所不知,此事说来话长,请容李某详禀。”

 明慧公主显出很不耐烦的神气,挥一挥手,冷笑说道:“你不必费神编造谎言了,哼,你不说我也明白,你不赴我的约会,原来是跑到这里和这个小妖精幽会。这小妖精是你的什么人?说!”

 李思南虎目一轩,亢声道:“要杀要剐,我李思南随你的便,你可不能侮辱我妻子!”

 明慧公主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你说这、这女人是你的妻子?”

 杨婉一声冷笑,接着说道:“我和李公子是光明正大的夫妻,要偷汉子的小妖精也许是会有的,但不是我!”杨婉气愤不过,绕了个弯儿,狠狠地刺了明慧公主一下。

 明慧公主忽地哈哈笑道:“李思南,你在我的面前居然敢撒这样的弥天大谎!那日狩猎之时,你爹爹亲口对我说过,你还没有定亲,你哪里来的这个妻子?”明慧公主自以为拆穿了李思南的谎话,很是得意,对杨婉的讥刺,也不放在心上了。

 李思南道:“这位杨姑娘是我爹爹给我娶的妻子!我的爹爹是李希浩,在和林假冒我爹爹之名的那个人是余一中。你明白了么?”

 明慧公主呆若木鸡,过了好一会才从昏乱中稍稍清醒过来,说道:“哦,你说的那个余一中原来竟是假冒你爹爹之名,在我父亲手下做官的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思南说道:“余一中和我爹爹本来是同在一个俘虏营的,他知道你们要我爹爹出去做官,遂昧了天良,谋害我的爹爹,冒名顶替!他是我的杀父仇人,只是我初到和林之时,还不知道罢了。”当下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又惊又急,半晌说道:“竟有这样的怪事?好,我回去告诉爹爹,替你伸冤就是。可是,你却不该闯下了大祸,现在你怎么办?”

 李思南道:“这句话似乎应该由我来说,请问公主待要如何?我们夫妻是要回国的,公主若肯高抬贵手,我们永世感激你的大恩。公主若是不肯放过我们,那就由我一人承担吧。不过,和林我是决不回去的了,公主若然定要拿我回去,就请把我的首级带回去吧!”

 明慧公主叹了口气,说道:“如今就是你想回和林也不成了。你最不该杀了我们的两个喇嘛,又伤了我们两个金帐武士。唉,只怕是我也难以庇护你了!”

 李思南道:“他们已经杀了我的大舅,倘若我不杀伤他们,我们夫妻如今岂能活着和你说话!但我知道你们的人是不会和我讲道理的,我也不想请求公主的庇护,只是此事与我妻子无关,你把我的首级带回去交给你的爹爹,也总可以交代得过去了吧!”

 明慧公主道:“你莫要说这些愤激的活,我并不想伤害你。你容我再想一想,看看有什么两全之策。”

 过了半晌,明慧公主苦笑道:“我也不想拆散你们夫妻,但我以为还是杨姑娘跟我回和林的好!你要知道你的丈夫是不能落在我爹爹之手的,但你跟我回去,即使不能免于受罚,至少可逃一死。我可以收你做侍女。照我们蒙古的法律,你只是个‘从犯’,我收了你做侍女,就没有人敢加害你了!”

 杨婉一咬牙根,说道:“好,只要你放过我的丈夫,我随你去!”

 李思南道:“不,我已经害了你的哥哥,决不能再害你了,一定要去的话,我去!大不了是一死而已!”

 杨婉抱着李思南哭道:“你还不懂得公主的意思,她是要你活,要我和你分离!”这几句话杨婉是用家乡话说的,声音呜咽,说得又快,明慧公主虽然学过一些汉语,却听不懂她说什么。

 明慧公主虽然听不懂杨婉的话,但见她与李思南难舍难分的样子,心中却不由得又是妒忌,又是伤心。在伤心妒忌之中,又不能不感到几分内疚。

 这刹那间,明慧公主转了好几个念头,善恶交战于心,终于善良的一面占了上风,心里想道:“我纵然能够使他夫妻分开,他的一颗心也总是在他妻子身上,我折磨他的妻子又有何用?我若是真的欢喜他,就应该让他快乐。”

 思念及此,心意立决。明慧公主压下了心中的妒火,说道:“好吧,你们不用哭哭啼啼了!我拼着受爹爹怪责,让你们都走!”

 李思南喜出望外,拉了杨婉,向公主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公主,那么我们走啦!”明慧公主忽道:“且慢!”李思南只道公主改了主意,登时呆了。

 明慧公主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的本领虽然不错,但要想逃出蒙古,恐怕还是不很容易吧。哲别一回和林,必定知会神翼营统领木华黎派追兵缉捕你们。而且你们又是汉人,各地关卡即使尚未接获命令,对汉人也必定严加盘问,不会轻易放行的。重重关口,你们过得了一关,也过不了第二关。”

 李思南双眉一竖,说道:“这些困难,早就在我意料之中。我拼着豁了性命,也顾虑不了那许多了。”

 明慧公主道:“救人须救彻,送佛送到西,我索性成全你们到底。这面金牌你拿去!”

 李思南接过金牌一看,只见上面雕有一头兀鹰,神态威猛,栩栩如生。旁边有两行蒙古文字,李思南只识得“金帐”二字。

 明慧公主道:“这是我爹爹的金帐令牌,有了这面金牌,各处关卡就不敢留难你了。可是只有金牌没有坐骑还是不行,因为你们必须赶在缉捕文书尚未送到各处关卡之前逃出去。此外你们还得提防给金帐武士追上,这些人奉了木华黎之命捕你,可以不理这面金牌。”

 明慧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都是带有一匹空骑的,说至此处,明慧公主挥一挥手,把三匹骏马放过来,说道:“这三匹马是千中选一的良驹,你们可以替换乘坐,用不了十天就可以到边境了。哲别受伤颇重,即使他回得了和林,至少也是四五天之后的事情。到了和林,再发出缉捕文书,那就要迟你们十天八天了。不过,你们也不能因此松懈大意,既然要逃,那就越快越好。好,但愿你们平安脱险,以后我也不希望再见到你们了。”

 李思南想不到公主给他设想得这样周到,杨婉更是大感意外,想起刚才还在心里骂她,不觉甚是尴尬,正要上前道谢,明慧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早已拨转马头,一阵风地跑了。

 杨婉呆了半晌,说道:“南哥,这位明慧公主对你很不错啊!”

 李思南面上一红,说道:“我只陪她打过一次猎,谈不上什么交情,你可莫要误会。”

 杨婉笑道:“你和她相识在前,就是有甚交情我也不能怪你。何况,她待你固然不错,你待我更不错呀!要不是你刚才以死相胁,她恐怕不肯放过我呢。南哥,我是真的感激你,你也莫要误会我是说的反话。”

 这是杨婉三天来第一次现出的笑容,这笑容出现在杨婉的面上,却扫去了李思南心上的阴霾。

 杨婉闻得一股刺鼻的气味,回头一看,笑道:“哎呀,这两尾鱼儿已经烤焦了。”

 李思南接过一条烤鱼,纳入口中大嚼,把鱼骨都吞咽了,说道:“滋味好得很呀,我生平从未吃过这样好的东西。”杨婉道:“我不信。”咬了一口,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又焦又苦,好像一块木炭似的,亏你吃得下去。”

 李思南笑道:“我已经觉得很好吃了。我们家乡的风俗,新娘子婚后三日,就要下厨洗手作羹汤,作羹汤用的必定是鲤鱼。如今你只用普普通通的两尾白鳞鱼,又不是作的羹汤,烤出来的味道却比鲤鱼还好吃,我岂能不大大地夸赞你呢!以后你就是天天做这样的烤鱼给我吃,我也心满意足了!”

 杨婉羞得满面通红,嗔道:“原来你是哄我欢喜的。好,以后可有得你吃苦呢!”

 李思南道:“只要是你亲手做的菜式,苦的吃进口里也会变甜。你快吃吧,说正经的,吃饱了也好长气力呀。”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咱们可不能辜负了明慧公主赠送良驹的美意。”杨婉本来是疲倦不堪的,此时心头之结已经解开,逃生又有了希望,不知不觉精神好了起来,于是在饱餐之后,两人就跨上坐骑,连夜赶路。

 明慧公主给他们的这面“金帐令牌”果然大有用处,沿途经过的关卡,一见金牌,无不殷勤侍侯,非但没有留难,而且还送给他们粮食和沙漠上需用的篷帐等等用具。

 这天,他们进入了大戈壁,杨婉热得喘不过气来,说道:“我那年和哥哥来的时候是冬天,别人说沙漠怎么炎热,说是鸡蛋埋在沙里一会儿就会烤熟,我还不相信呢。现在才知道是真的如此!”

 李思南道:“现在是九月天时,已经好得多了。我来的时候正是骄阳如火的七月,那才真叫热得难受呢!岂止鸡蛋可以烤熟,人也像放在蒸笼似的要给它烤熟了。”

 踏入了大戈壁,李思南不由得想起了来时的奇遇。他曾在这戈壁上发现屠百城的尸骸,他曾在这戈壁上巧遇孟少刚父女……往事一幕幕的翻过心头,孟明霞的影子不知不觉的又在他心头出现了。

 李思南也曾好几次想把孟少刚父女的事情告诉杨婉,但又怕杨婉多疑,几次想说都没有说。现在他旧地重游,往事的回忆变成了他精神的负担,他突然想起杨婉说过的一句说话,那晚在明慧公主走后,杨婉曾经说道:“你和她相识在前,就是有甚交情我也不能怪你。”

 李思南心里自思:“我与孟明霞其实也不过是一面之交,我为什么怕和婉妹说呢?”想至此处,他便似“作贼心虚”似的,面上红了起来。

 杨婉久久不见李思南说话,回头一看,问道:“南哥,你在想些什么?咦,你好像是发烧是不是?”

 李思南道:“没什么,热是热得厉害,我还抵受得了的,你别担心。”幸好他们是在酷热的沙漠之中,李思南这么一说,轻轻地就掩饰过去了。可是由于他不惯说谎,脸上就更是红了。

 杨婉说道:“南哥,你别逞能,身体当真是受得住才好,在沙漠中生病,可不是当耍的啊。”

 李思南道:“不要紧的,现在已是日头偏西,过一会就有晚风来了。我来给你说个故事吧。”

 杨婉笑道:“热得这样厉害,亏你还有兴致说故事。也好,你说故事,我听故事,也许就会忘却热了。你说吧,什么故事?”

 李思南道:“是我在这沙漠上遭遇的事。”正要原原本本地告诉杨婉,杨婉忽地叫道:“南哥,你瞧那边,有一片绿,哈,是树木哩!快来,快来!你的故事留到那儿再说吧。”

 李思南抬头一看,却原来就是他和孟少刚父女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晚的那座小山。那日他给呼黎奢打晕,一醒来就是在孟家父女的帐幕之中。那晚,他曾无意中偷听了他们父女的谈话,第二日一早,他们父女不辞而行,孟少刚曾在地上留下“为虎作伥,必取你命”八个大字警告他……这许多事情,都是发生在这座小山上的。

 往事历历,如在目前。李思南按下一颗跳动的心,跟着杨婉跑。杨婉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有一股海凉的味道,我猜这山上可能还有甘泉。”李思南笑道:“不用猜,这山上是有甘泉。”

 杨婉道:“你怎么知道?”

 李思南道:“我曾经在这山上盛过两大皮袋的水。”此言一出,不觉又是面上一红,因为那两大皮袋的水,其实是孟明霞留给他的。

 杨婉正为发现沙漠的绿洲而高兴,根本就没有注意李思南的面色,当下兴冲冲地说道:“咱们水囊里的水所剩无多,这可是再好不过了。南哥,到那林子里,你先好好地睡一觉,暑气退了,再给我讲故事。”

 杨婉体贴入微,李思南心里又是感激,又是惭愧,想道:“我一定要把我的过去都告诉她,一点儿也不隐瞒。她、她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岂能心里还有别人?”

 走到山脚,只见树林里隐隐露出绿色的帐幕,杨婉道:“咦,还有人在这里呢。他们先来是主,咱们应该和他们打个招呼。”

 李思南心中一动,想道:“怎的这样巧,那日有孟少刚父女在这里安下帐幕,现在又有人在这里,却不知是什么人?”心念未已,帐幕中人已经闻声出现,双方打了个照面,不由得都是大吃一惊!

 从帐幕中出来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宋铁轮和柳三娘这对夫妇。

 他们夫妻二人本是屠百城的部属,那日,李思南在草原上碰见他们,他们也像孟少刚一样,以为在和林做蒙古人的官的余一中是李思南的父亲,不分皂白,就和李思南打了起来。

 恰值成吉思汗的“金帐武士”木华黎与赤老温来到,木华黎一箭射伤了宋铁轮,吓退了柳三娘,把李思南救去。因此误会越来越深,在宋铁轮的心目中,早已把李思南当作卖国求荣的武林败类了。

 宋铁轮本来就是一个性情非常暴躁的人,一见了李思南,不由得无名火起三千丈,登时冲上前去,大怒喝道:“好小子,老子正要找你算帐!”双轮高举,一招“旋转乾坤”,日轮左推,月轮右压,向李思南猛打。

 李思南一个倒纵,叫道:“宋大哥……”底下的话尚未说出,宋铁轮的双轮又已砸到,骂道:“不要脸,谁与你称兄道弟?”

 宋铁轮频施杀手,攻势凌厉,李思南不得不拔剑招架。解了一招,缓过一口气,叫道:“且慢动手,我有话说!”

 宋铁轮不理李思南的呼叫,动手不饶人,“旋转乾坤”“雷电交轰”“泰山压顶”“五丁开山”……一招紧接一招,招招都是杀手。

 柳三娘见李思南着着退让,倒是有点起疑,一时踌躇莫决,说道:“大哥,你就听听他说些什么吧?”

 宋铁轮道:“那日之事,你是亲眼见的。蒙古鞑子难道会无缘无故地救他,我给鞑子射的那一箭,疮疤还未脱呢,你还要听他的花言巧语?”

 柳三娘道:“可是孟姑娘……”

 宋铁轮一面攻击,一面说道:“孟姑娘看上这个小子,你也信她的话?孟大侠都后悔那日放走这小子呢!”

 李思南叫道:“你们见过孟大侠了?我正是有冤情要向他老人家禀告。你能不能暂且住手?”

 宋铁轮喝道:“不错,我见过孟大侠了。孟大侠叫我杀你!”他受了木华黎那一箭,好了疮疤,忘不了痛,杀得兴起,哪容李思南分辩,非但不住手,反而是攻得更猛了!

 杨婉呆在一边,疑团莫释:“他们说的这位孟姑娘是谁呢?为什么南哥从来没有和我提过?”

 可是杨婉虽然心有所疑,但从宋铁轮夫妻的口气中,也已隐约猜到了他们要杀李思南的症结所在,连忙叫道:“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南哥是好人,他是从和林逃出来的,决不是如你们所想象的那样是和鞑子一路的!”

 柳三娘“噗嗤”一笑,说道:“南哥,南哥,叫得好亲热哟!你是他的什么人?”杨婉见她问得这样无礼,不由得杏脸通红,柳眉倒竖,冷冷说道:“我是他的妻子,怎么样?”

 柳三娘怔了一怔,冷笑说道:“哦,原来你是不知他的底细,被他骗上了手的女子,怪不得你说他是好人了。哈哈,现在可不用盘问这个小子了,你说他是‘好人’,这就恰恰证明了他是坏人了!”

 杨婉又羞又恼又气又疑,怒斥道:“你胡说什么?”柳三娘道:“你上了他的当也不知道,我不怪你。但这负心的小子,我却是非要严惩他不可!”唰的一鞭,就向李思南打去!

 这一鞭来得快如闪电,李思南正自叫道:“婉妹,别听她的话,我会告诉你的。”话犹未了,已是被柳三娘狠狠地抽了一鞭,上衣化成了片片蝴蝶,背上起了一道深紫色的血痕。

 原来那日宋铁轮夫妇负伤而逃,仗着马快,第二日就追上了孟少刚。孟少刚听了他们的投诉,认为李思南父子都已投靠蒙古无疑,后悔没有将李思南杀掉。但他的女儿孟明霞依然为李思南辩护,不相信他是坏人。

 在孟明霞的想法是认为真相未明,不应随便冤枉一个人。她是个爽朗无邪的少女,根本就没想到需要“避嫌”,就替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男子辩护了。但她的辩护,却也提不出有力的证据作为支持,因此,在柳三娘想来,则认为她是为了儿女私情替李思南“曲辩”。

 宋铁轮夫妇是屠百城的手下,屠百城死得不明不白,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夫妻明知杀得屠百城的人必定是武功高明之士,只凭他们夫妻决不能为舵主报仇,但至少也要查明杀他们舵主的仇人是谁,才能回去向弟兄们交代,因此决意留在蒙古继续侦察。孟少刚则要赶回江南报告蒙古之行打听到的虚实,对李思南的事情,他只能相信宋铁轮的说法,自己却是无暇去查究个水落石出了。

 柳三娘的丈夫对她是百依百顺的,在她的心目之中,天下的男子都应该像她丈夫一样用情专一才对,她生平最恨的就是负心男子。既然她早已认定了李思南是孟明霞的情人,故此一听说李思南又另有妻子,就不由得大为恼怒,恨不得把李思南痛打几十百鞭!

 说时迟,那时快,柳三娘打了一鞭,跟着又是一鞭,喝道:“这一鞭我是替孟姑娘惩罚你的!”李思南已经被她狠狠打了一鞭,这一鞭若再打着,只怕不死也受重伤。杨婉大惊失色,连忙出剑刺柳三娘的背心。

 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柳三娘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连忙一摆柳腰,金莲步换,杨婉一剑刺空,柳三娘已是闪过一旁。如此一来,柳三娘打李思南的那一鞭,也就没有打着他的身体,只是把他的衣裳又撕去了一幅。

 杨婉并无杀伤柳三娘之心,但却气恨她那样狠狠地鞭打李思南,是以一剑刺空,跟踪即上,使出了一派进手的招数,心里想道:“即使失手伤了她,我也顾不得那许多了,谁叫她要杀我的南哥。”

 柳三娘给她疾攻十数招,心头火起,骂道:“你这臭丫头真不知好歹,我给你出气,你反来打我!”银鞭一抖,使出了“回风扫柳”的绝技,只听得呼呼风响,卷起了一团鞭影,霍地打来。

 杨婉运剑挑她的鞭梢,几乎给她的长鞭缠上了手腕。幸而杨婉轻功不弱,迅速换招,青钢剑这才没有给她卷出了手。

 但杨婉的本领虽然不弱,柳三娘却比她更胜一筹,临敌的经验也要比杨婉丰富。杨婉初时还怕误伤了她,此时连招架也感为难,百忙中只好叫道:“南哥,你说话呀!”说话稍稍分心,又险些着了柳三娘的一鞭。

 幸而李思南的本领在宋铁轮之上,初时他为了避免误会加深,着着忍让,给宋铁轮强攻猛打,迫得透不过气来,此时他着了一鞭,心里想道:“我若是不把他杀退,怎能分辩?”于是一咬牙根,忍着疼痛,反守为攻。

 宋铁轮大怒道:“好呀,你这小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话虽如此,但有心无力,要想拼命,双轮也打不着李思南。但李思南在他狂攻之下,又不能伤他,应付得也是甚为吃力了。

 李思南实在气他不过,忍不住骂道:“你这蠢材,谁和你拼命?但你不退,我的剑可没长着眼睛,你死了可别怨我!”唰唰唰使出凌厉非常的连环夺命剑法,宋铁轮知道厉害,暗自想道:“原来这小子的本领如此了得,难道他刚才真是手下留情?”心中惊疑不定,于是暂时放弃了“拼命”的念头,连连后退。

 李思南缓过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你们一定以为在和林做鞑子的官的那个奸贼是我的父亲了。我告诉你,那个奸贼的真姓名是余一中,他是冒了我爹的名字去博取富贵功名的。我的爹爹是顶天立地的好汉,他已经给余一中害死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哼,你为什么还不住手?”原来宋铁轮听了他的话,虽然惊疑不定,却还不敢完全相信。

 就在这时,忽见山下尘头大起,蹄声急骤,宛如暴雨。宋铁轮面色倏变,喝道:“这些是什么人?”

 李思南一愣道:“我怎么知道?”回头望时,只见七骑马已经上了山岗。其中有两名武士,李思南依稀记得是在狩猎那天见过的,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这两个蒙古武士发现了李思南在山上和宋铁轮交手,颇是惊奇,齐声叫道:“李公子,你也来了!”“哎呀,贼人要逃,快追上去!”

 原来这两个蒙古武士乃是木华黎的手下,在狩猎的第二天,木华黎派遣他们和神翼营的另五名武士,一共七人去搜查屠百城的党羽。他们知道李思南甚得他们大汗的恩宠,却不知道李思南后来逃出和林、伤了哲别等等情事。如今他们看见李思南和宋铁轮交手,只道李思南已经接受了“金帐武士”的封号,奉命来搜捕疑犯的。

 宋铁轮又惊又怒,冷笑道:“好小子,编得好一套谎话,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老子与你拼了!”

 李思南虚晃一招,回身便跑,那两个武士连忙飞奔上去,叫道:“李公子别慌,我来助你!”话犹未了,李思南突然唰唰两剑,疾如闪电,这两个武士本领其实不差,但却做梦也想不到李思南会突然向他们施展杀手,冷不及防,只见剑光过处,血花飞溅,一个给刺穿了喉咙,登时死掉,一个给削断两根肋骨,受伤亦是不轻!

 宋铁轮双轮正要朝李思南劈下,幸而李思南出手得快,已先杀伤了两名蒙古武士,用事实证明了他的受冤。宋铁轮大吃一惊,连忙把双轮煞住。说时迟,那时快,那五名卫士已经一拥而上,包围了他们。

 李思南高声叫道:“你们快跑,这几个人我们夫妻对付得了。”宋铁轮叫道:“我、我该死!”蓦地一声大吼,双轮盘旋飞舞,凶神恶煞般地向那名武士打去。那名武士使铁枪一架,“当”的一声,铁枪变曲,虎口流血,但宋铁轮的肩膀也给他的枪尖挑破了一层皮肉。宋铁轮不顾疼痛,双轮一齐压下,把那名武士打成了一团肉饼。

 柳三娘、杨婉同时来到。柳三娘长鞭一卷,把一名武士围腰卷了过来,猛地一挥,又把他摔了出去,碰翻了另一个武士。杨婉跟着补上两剑,杀了他们,紧接着使了一招“玉女投梭”,又把肋骨受伤的那名武士杀了。

 七名武士死了五名,剩下的两个武士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连忙逃跑。李思南和杨婉紧迫不舍,那两人未曾逃到山下,便给他们追上。

 宋铁轮道:“三娘,看来咱们是冤枉他了,怎么样好呢?”柳三娘先不作声,一扬手却把两柄毒龙锥打了下去。正是:

 纵有浮云能掩日,阴霾过后是清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