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骨肉团圆如隔世 亲恩须慰缔良缘

 这汉子一面说话,一面脱了上衣,只见他右肩有个铜钱般大小的伤疤。

 那晚留字给他的那个刺客,李思南虽然没见着他的庐山真面,但他的身型和他的剑法李思南则是见到了的。那“刺客”那晚中了卫士的一柄飞刀,伤的正是右肩。如今这汉子露出了伤疤,李思南当然是更无怀疑了。

 李思南道:“多谢你的指引,我如今已是依约而来,不知你是为了何事约我?”

 那汉子笑道:“不是我约你,是松风谷中有一个人想要见你,我代他请你来的。”

 李思南道:“那人是谁?”

 汉子笑道:“你见了他自然知道。我只想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心里有了疑团了?”

 李思南道:“正是。所以我特地来请你指点迷津。”

 那汉子道:“你的‘迷津’,也只有那个人能够给你指点。好,你现在就跟我去吧。咱们慢慢再说。”

 李思南跟着他走,路上请教他的姓名,始知这人姓杨,单名一个“滔”字。李思南道:“杨兄使的好一套落叶剑法,敢情杨兄是峨嵋门下?”

 杨滔笑道:“果然瞒不过公子的法眼,家师裴叔度正是峨嵋派的掌门大弟子。”

 李思南好生欢喜,原来裴叔度和他师父谷平阳乃是知交,早年曾有“武林双秀”之称,因为他们身份相同,同是少林、峨嵋第二代中最杰出的人物。

 李思南曾听得师父说过裴叔度的事迹,不过因为峨嵋山是在四川,属于南宋疆域;嵩山少林寺在河南,则是属于金国的统治之下。所以谷平阳和裴叔度见面无多。近十年来由于金宋两国经常处于战争的状态之中,两人就一直没有相见了。不过,虽然平生见面无多,消息又中断了十年之久,他们的交情仍然不是普通人所能相比的。

 李思南说了自己的师承,杨滔笑道:“我也听得师父说过,说是谷大侠收了一个得意的弟子,原来就是你。那时你大约尚未出道,把这消息带来的人也还未知道你的大名呢。”

 李思南道:“我入门得迟,未曾拜见过裴大侠,想不到今日得见杨兄。这样说,咱们更不是外人了。却不知杨兄何以到了蒙古?”

 杨滔说道:“我来了已经有七年了,说起来一言难尽……嗯,松风谷已经到了,我的事以后再慢慢说吧。”

 这松风谷是在两峰夹峙之间的一条山沟,并不像一般所谓的山谷是在底下的。这山沟长的都是松树,凉风习习,名实相副。风中送来松子的清香,令人精神顿爽。

 李思南说道:“果然不愧松风谷这个嘉名。但这样幽僻的地方,若非杨兄带引,小弟焉能找到?”

 说话之间,到了一个窑洞外面。杨滔悄声说道:“脚步放轻些。”李思南弯下腰,怀着几分好奇几分惴惴不安的心情,跟他钻进窑洞。

 窑洞洞口狭窄,里面却很宽广。李思南定睛一瞧,只见洞中布置得像一间普通农家的卧室,用于草堆作床铺,卧着一个老人,在这老人的身边,坐着一个少女。

 这少女看见一个陌生人进来,有点惊诧。杨滔道:“我把李公子接来啦。”

 少女望了李思南一眼,看来已是明白,但却摇了摇手,说道:“病人刚睡着了,别吵醒他。”

 那老人忽地张开了眼睛,说道:“是谁来了?”原来他久病体虚,刚才只是闭目养神而已,并未熟睡。

 杨滔道:“好教老伯喜欢,我把令郎带来了!”

 这两句话胜似灵丹,那老人双眼放光,霍地就坐了起来,说道:“走近一些,让我仔细看看,当真是我的南儿么?”

 李思南早已猜到这老人是他父亲,但因他受过一次骗,一时间还不敢冒昧相认。是以他虽然走近那老人身边,却未跪下叩头叫爹。

 窑洞中光线微弱,但李思南是练过暗器的人,目力比常人为佳,此时他进了窑洞已有一会,也渐渐习惯于洞中暗淡的光线了。眼光一瞥,只见墙上挂有一张羊皮纸,纸上有字,仔细一看,写的是一首唐诗,墨渍犹新,想是不久之前写的。

 老人叹了口气,说道:“我等了你许多天,以为你不会来了。前两天我想家想得心烦,写了唐诗人崔礼山这首思家之诗,想不到你今天就来了。你妈好么?”

 李思南顾不得回答,先看这首诗,诗道:“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蝴蝶梦中家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故园诗动经年纪,华发春催两鬓生。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思家之情,藉这首诗表露无遗。但李思南留意的不是诗的本身,而是字迹,一看之下,果然和他所熟识的他父亲的笔迹一模一样。

 李思南泪咽心酸,跪下来道:“不孝儿来迟,累得爹爹受苦了。妈、妈身体还好,只等着爹爹回去!”

 老人苦笑道:“我只怕回不去了,见得着你一面,我也已经心足了。”

 李思南咽下眼泪,说道:“爹,你别难过,你会好起来的。你歇歇再说吧。”

 李思南劝他父亲不要难过,他自己心里却是难过之极,他父亲不过是五十岁左右的人,不应该衰老得成这个样子的。“爹爹不知受了多少折磨,他额上一条条的皱纹都是蒙古鞑子作恶的罪证!可恨我却受奸人欺骗,几乎识贼作父。”李思南心想。

 那少女端来一碗药茶,说道:“爹,你喝了药再说。”李思南听见这少女叫他的父亲做“爹”,有点奇怪,但此时他只要知道他父亲的事情,对这少女的身份,暂时无暇询问。

 这碗药茶是有人参的,李希浩喝了之后,精神好了一些,说道:“我注释的那本兵书你带来了没有?这是我未曾完成的心愿,除了你们母子之外,我一直记挂的就只是这本书了。我还记得这本书一共有一百一十二页,我只注释了六十八页。你可曾看过么?”

 李思南道:“这本书就在我的身上,我看过了。前半部有你的注释,我看得很明白,可惜到了没有注释的后半部,就看得不大懂了。”

 李希浩接过儿子给他的那本书,翻了一翻,眼中发出喜悦的光芒,但随即却是叹了口气道:“我没有精力继续下去了,你好好保存它,将来可以替我完成这份工作。嗯,我真担心你给那人骗去呢,现在我安心了。”说罢把书又交回给李思南。

 李思南藏好兵书,说道:“那人是谁,我正想知道。”

 李希浩道:“我知道他现在是冒用我的名字。他原来的名字叫余一中,是我在俘虏营中最要好的一个朋友。想不到这个最好的朋友,后来也就是把我害得最惨的人。”说至此处,连连咳嗽。

 李思南道:“爹,你慢慢地说。孩儿会给你报仇的!”

 李希浩道:“我恨不得一下子都告诉你。好,慢慢地说吧。”

 “我和他是在库伦池北垦荒的时候结识的。垦荒的汉人俘虏有二三千人之多,蒙古鞑子不耐烦记咱们汉人的名字,他们给俘虏编了号数,我是八百七十三号,这个余一中是八百七十四号,因此白天我们是同在一个小队,晚上是同宿一个营房。他读过书,也会一点武艺,因此我和他比较谈得来,日子一长,自自然然地就成了好朋友了。蒙古鞑子只知我是八百七十三号,他是八百七十四号。李希浩和余一中这两个名字,那时鞑子们还是不知道的。”

 李希浩喝了一口参汤,继续说道:“垦荒生活,苦不堪言。俘虏营中,固然也有贪生怕死之辈,但更多的却是不甘受鞑子凌辱之人。于是我就秘密联络了一班人,计划逃走,其中也有这余一中在内。

 “我和余一中稍为懂得一点武功,被推为首领。我们准备分为两批逃走,第一批逃走成功,第二批跟着便逃。因为人数若果太多,难以瞒过敌人耳目。所以必须分开行动。我们的计划本来是相当周密的,预料第一批一逃出营地,可能便给鞑子发现,其时鞑子必定要抽出大批人力追捕,第二批跟着便逃,就容易多了。而第二批一逃,又可以引得鞑子分兵,先逃的人,也可以减轻压力。

 “当然任何周密的计划都是一定要有冒险的成分,先逃、后逃,都得担当风险。当晚拈筹决定逃走的次序,结果是由余一中率领第一批先逃,我则作第二批首领。

 “出乎意料之外,第一批逃出营地之后,鞑子发现了,并不派兵追赶,却立即封锁了出口,第二批准备逃走的人,一个也逃不出去。

 “先逃的人未过库伦池,蒙古的另一股骑兵已经开到那里等候他们了。结果第一批逃走的人竟被敌人一网打尽,死的死了,伤的伤了,侥幸没受伤的也都给捉了回来,余一中就是‘侥幸’没伤,被捉回来的俘虏之一。

 “鞑子扬言要把捉回来的人尽数处斩,除非他们供出来主谋之人。我挺身而出,直认不讳。鞑子用酷刑迫我供出同党,我闭口一字不说,给他们打得死去活来。

 “鞑子从我的口中得不到半点东西,于是把我囚禁起来。我已经伤得不能动弹,他们认为我是决计不能逃走的了,因此并无特别派出看守。只不过每隔一些日子就来鞭打我一顿,要我始终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也希望我被打得不能忍受之时,会对他们屈服。”

 李思南虎目流泪,咬牙说道:“鞑子的手段如此狠辣,真是可气,可恨,可杀!不过,他们没有派人特别看守,只怕其中还有诡计,不一定是因为爹爹伤重之故。”

 李希浩叹口气道:“你比我聪明,我当时却没有想到这一层,以致受了小人的暗算。”

 李思南道:“这小人一定是余一中了?”

 李希浩道:“不错。他偷偷地来看过我好几次,每一次都带了食物和药来,这些药虽不能医好我的病,却能令我苟延残喘。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居心,对他还是十分感激的。他每次到来,又都是作出义愤填膺的样子,口口声声说是他要去自首,好减轻我的‘罪责’,否则要死也一同死。我感激他的‘义气’,费尽口舌,劝阻了他。”

 李思南道:“这奸贼的骗术如此巧妙,难怪爹爹把他当作了好人。爹,你是什么时候才识破他的真面目的?”

 李希浩歇了一会,说道:“那次逃亡事情之后,大约过了半年光景,蒙古鞑子对汉人俘虏的态度忽然有了大大的改变,打骂越来越少,小恩小惠的施与则越来越多。看得出蒙古鞑子是有心拉拢咱们汉人。

 “不久,俘虏营的鞑子官出了一张告示,说是凡有一技之长的人,愿意给他们做事的都可以去登记,登记之后,立即可以从俘虏营中释出,送到和林,分配工作。有些人受不着诱惑,跑去登记,也果然得到了释放。

 “鞑子改变政策的原因,不久我们也知道了,原来蒙古是在计划和南宋联盟伐金,它要利用咱们汉人。

 “余一中并没有跑去登记。我则还是像往常一样。仍然是给鞑子囚禁,十天八天就受一顿鞭打。他们对待别的俘虏客气了,对我可没有放松。

 “没有放松,但也没有加紧看管。由于别的俘虏看管得比较松了,有些胆子大的朋友也偷偷地来看我,我知道多了一些外间的消息。我叫他们揭破鞑子的阴谋,叫同伴不可上当。听我劝告的那些人之中,当然也包括了余一中在内。

 “一天,突然来了一个消息,鞑子在这个俘虏营中查询,查问有没有李希浩这个人!”

 李思南道:“爹爹,他们怎么知道你的?”

 李希浩道:“听说是因为成吉思汗要延揽人才,我以前待过的俘虏营中有人告密,说是有李希浩这么一个人,是将门之子,很有本领,所以成吉思汗要把我找出来给他做事。”

 “我说过,汉人俘虏都是编了号数不用原来名字的。我也不愿意别人知道我的名字,因此即使同是俘虏营中的难友,知道我的名字也只是廖廖数人。余一中是其中之一。后来我又知道,在这个消息发布之后,几个知道我的真名实姓的人,几天之内,一个个的离奇暴毙。俘虏营中,死人之事,极是寻常,鞑子也没有查究。我当时也不知道,只觉得这几个朋友没有来看我,我有点奇怪而已。

 “余一中当然没有死,他对我的‘照顾’更周到了。

 “一天晚上,他单独来看我、劝我,说是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何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假意投降,少受痛苦?养好了身体,那时逃走也还不迟。

 “我当然不肯依从,责备了他一顿,我说我劝别人不可上鞑子的当,我又岂可给自己找个藉口,苟图活命?我是宁可死了也不能玷污自己的气节的!”

 李思南拍掌道:“爹爹骂得好,余一中这厮怎么样?”

 李希浩道:“他哈哈大笑!”

 李思南愤然说道:“哼,他不知羞耻,还在哈哈大笑?但这也好,如此一来,爹爹不就是可以识穿他了?”

 李希浩说道:“不,我被他骗得更惨了。他笑过之后,说道:‘希浩,你真不愧是个铁铮铮的好汉子,老实说,我是怕你的心不坚、志不刚,所以特地试探你的。现在我可以放心了。但我不能让你死去,现在鞑子为了笼络咱们汉人,警卫没有从前严密,我已经探清楚一条路线,从这条路线逃跑,虽然不能说是全无危险,但成功的希望却是很大。’可叹我给他这么一说,竟完全相信了他。我考虑的只是怕连累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他要我逃走是否还有阴谋。

 “他拍起胸膛,发誓与我同生共死,还责备我:‘希浩,就只许你慷慨捐躯,不许我从容就义么?既然最多只是一死,又何不冒险一试,要是逃得出去,留下有用之身,岂不胜于无声息的死在俘虏营里?’

 “他说得慷慨激昂,我却不过他的‘好意’。只好让他背我逃走。这次逃走,果然很顺利地就逃出了俘虏营。”

 李思南道:“他不向鞑子告密,却要和你一同逃走,他的目的究竟何在?”

 李希浩道:“告密他可能得到一些赏赐,但好处却没有继续骗我大。你听我说下去。”

 再喝了一口参汤,李希浩继续道:“我受刑太重,身体本来已经是十分虚弱了,跟他逃进荒山里去,吃野菜、住山洞。我的病越发重了。他向我抱歉,说是早知如此,不逃还好。我说:‘不!只要不是死在敌人手里,就是死了,我也死得瞑目!’的确,那时我的肉体虽然受苦,精神却是比在俘虏营中愉快多了。因此,我是十分感激他的。

 “我与他‘相依为命’,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日夕相对,我有什么话也只有和他去说。病中思家,不知不觉,我把家中的情形都告诉了他。

 “我的病越来越重,我自知离死不远,我虽说是死可瞑目,心中却还是有两件事情牵挂的。第一是你,第二是那本我未编成的兵书。

 “我告诉他,我被俘的时候,你只有三岁,如果在战乱之中,你们母子侥幸不死的话,你现在应该是二十三岁的少年了。因此我‘拜托’他,希望他能够到我的故乡去走一趟,找到你。”

 李思南苦笑道:“怪不得他知道我的年岁生辰。他是找到了我,我也因此受他骗了。”

 李希浩继续说道:“第二件我所挂心之事就是这部兵书。我告诉余一中,请他找着你们母子之后,向你们取这本兵书。这次你受了这奸贼之骗,他有没有向你索取兵书?”

 李思南道:“第二天晚上,他就想骗取我这本兵书了。当时,我还未知他是假冒的,可是我对他的为人已有怀疑,所以我就谎言搪塞过去。侥幸没有上他的当。”

 李希浩继续说道:“我的原意是要他取了兵书之后,请他把这本兵书携往江南,献给一位真正肯抗敌的将领,以了我的心愿。可怜我竟然糊涂到这种田地,一点也不知道他正是想把我的兵书窃为己有,以便向鞑子的大汗邀功。我竟然把这个秘密让他知道,还郑重地‘拜托’了他。”

 李思南虽然知道父亲没有给余一中害死,听到这里,也不禁失声惊呼:“哎呀!爹你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他,这可真是危险极了!”

 李希浩叹了口气,声音低沉,说道:“你料得一点不错。他套取了我的全部秘密之后,忽地就面色一变,哈哈笑道:‘希浩,反正你是要死的了,迟死早死都是一样。我没有工夫在这荒山再陪你受苦了,不如早早送你归西,给你一个大解脱吧!’说罢,双手紧紧扼着我的喉咙,我透不过气来,只听得他还在笑道:‘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让你落个全尸,也算对得起你了。’

 “转眼间我已是气绝脉停,断了呼吸,人事不省。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中听得沙沙声响,不知怎的,又似有了一点知觉。想来他是以为我早已断了气,我‘临死’时那副愤恨的神情令得他害怕,他才松开了手的。

 “我恢复了一点知觉,发觉自己是躺在一个坑中,余一中这奸贼正在旁边铲土,不用说他是要把我活埋的了。

 “我只是恢复了一点知觉,身子不能动弹,叫也叫不出声,但也好在我叫不出声,如果叫出声来,这奸贼一定把我杀了。

 “这奸贼一面铲土,一面还在得意地笑:‘希浩,你成全我的富贵功名,我给你掩埋尸体,免你做了兀鹰的食物,你也应该感激我了。’我知道他掩埋我的‘尸体’,只是不想让人发现而已。他没法将我的‘尸体’完全毁灭,只有这个法子,活埋了我,把土填平。还有谁人知道荒山之中有这一具给人谋杀了的尸体?

 “我气恨得不得了,骂又骂不出来,只听得沙沙之声,余一中一铲一铲地把泥土铲在我的身上,淹没了我的手,淹没了我的脚,淹没了我的头,眼睛一片漆黑,不见天日,整个人都封闭在泥土之中了。沙的一铲,沙的又是一铲……”

 李思南听得毛骨悚然,叫道:“爹,不要再说下去了。”

 李希浩苦笑道:“你怕么?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今倒是不觉得死的可怕了。你不敢听下去,我就简略地说吧。”

 那少女把剩余的参汤都倒了出来,让李希浩喝了,说道:“爹,你歇歇再说。”

 李希浩笑道:“现在要说到你们了。我说了这一段,以后的事,就可以让你们说了。”

 李希浩喝了参汤,接着道:“那时我以为双脚已踏进了鬼门关,正在闭目待死,忽听得有说话的声音,随即又听得有杂乱的脚步声。后来我才知道,余一中这奸贼看见有人走来,大约是以为我早已死了,恐怕给来人发现了他干的勾当,当场将他抓住,于是便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幸亏我还有一口气,在鬼门关给人拉了回来。南儿,你应该知道救我的人是谁了吧?就是他们兄妹!”

 李思南这才知道这少女乃是杨滔的妹妹,连忙跪下去磕头,多谢他们救父之恩。杨滔托住他的身子,不让膝头着地,说道:“世上岂有见死不救之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何况我的妹妹就是你的妹妹,你谢我一声,我还可以勉强受得下,你若向我的妹妹磕头,却叫她如何受得起?对啦,我还没有告诉你呢,舍妹单名一个‘婉’字,多蒙老伯看得起她,收了她做干女儿。我可没有她的福气,想认干爹,老伯也不肯答应。”

 李希浩笑道:“我收了一个干女儿,已经是折了我的福分了。”原来杨滔的年龄比妹妹大十岁有多。李希浩可以认他的妹妹做干女儿,但若与他以父子相称,在年龄上则是不相称的。

 李希浩说了这句话,忽地正色说道:“你们救我,固然是你们认为当为之事;南儿向你的妹妹磕头,这也是应该的!南儿,我告诉你,我能够活到现在,全是靠你的婉妹。这半年来,她衣不解带地服侍我,我这个女儿当真是比亲生的女儿还亲!”

 “滔侄,你不要阻拦他了,他不替我磕这个头,我的心也不能安然。”

 李思南挣脱了杨滔的手,立即跪下去给杨婉磕头。杨婉不好意思扶他起来,羞得满面通红,只好也跪下去给李思南磕头还礼。

 李希浩乐得哈哈笑道:“也好,难得你们相敬如宾。你们就在我的面前认了兄妹吧,也好叫我高兴高兴。”

 这“相敬如宾”四字,杨滔读书不多,还不感到刺耳,李思南听了,可是甚感尴尬,霎时间脸都红了。要知这四个字是只能用在夫妇之间的,兄妹之间,岂能乱用?

 李思南红着脸道:“多谢婉妹。”

 杨婉道:“南哥来了,这可就好了。爹爹最挂念你,你这一来,胜于治病的灵丹,爹爹定可占卜勿药。”

 李思南道:“但愿如此。”他见杨婉落落大方,自然也就消了窘态,心中想道:“爹爹病得糊涂,偶然用错成语,亦属寻常。我若多心,反而是着了痕迹。”

 李希浩堆满笑容,说道:“如今我只有一桩心愿还未曾了,嗯,过两天再和你说吧。”他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杨婉,心中若有所思,神情微露倦态。

 杨婉说道:“是呀,爹,你今天说了许多话,也该歇歇了。”

 李希浩不知是由于太过疲倦的缘故还是因为心中已无牵挂,闭上眼睛,果然不久就睡着了。

 杨婉低声说道:“爹爹已有几晚没有好睡,难得他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哥哥,人参刚用完了,你再去找找吧。”原来这阿儿格山盛产野生的人参,李希浩之得以苟延残喘,活下命来,都是靠杨滔给他掘来了野生的人参续命之功。

 李思南一来是觉得不好意思和杨婉单独相处,二来也有事情要问杨滔,于是说道:“大哥,我和你一同去。”

 杨滔说道:“好吧,我找人参,你帮我拾柴草。”

 到了密林深处,杨滔没有怎样费力就找到了一支粗如儿臂的人参,笑道:“南弟,这次真是托你的福,这是一支老山参,我入山以来,还未曾得过这样大的呢。”掘了人参,又来帮忙李思南捆好一大捆的柴草。

 李思南道:“杨大哥,你的师父裴大侠是峨嵋派的掌门弟子,你却怎么会跑到蒙古来,住在这个荒山之上?”

 杨滔苦笑道:“说来话长。我和你一样是将门之后,我家的第一代祖先就是曾经辅佐太宗皇帝征辽、人称‘杨令公’的杨继业。”

 李思南又惊又喜,说道:“大哥,原来你是杨家将的后人!”杨家在北宋代出名将,从杨继业到杨延昭、杨文广等人,个个都曾统率重兵,镇守边关,为朝廷抵御外祸,二百多年来,民间不知有多少关于他们的传说。论起功业的彪炳,声威的显赫,李思南这一家族是远远不能与之相比的。

 杨滔说道:“自从徽、钦蒙尘,宋室南渡之后,我们这一家人,有的在北方埋名隐迹,也有人随高宗到了江南。先祖没有渡江,到了我爹爹这代,和南方的家人消息隔绝也有了几十年了。

 “我十八岁那年,有人知道我们是杨家的后代,爹爹恐防金虏加害,把我的祖母和幼妹安顿在乡下,带了我投奔江南。”

 李思南不胜欣羡,说道:“家父给我命名‘思南’,我却是直到如今还未曾到江南,报国无从,思之有愧!”

 杨滔神色黯然,似乎是给李思南的话勾起了沉痛的回忆,说道:“我到了江南,最初何尝不是和你一样想法,以为总可以为国效劳了。谁知不消多久,我这颗火热的心,就不由得不渐渐冷却了。”

 李思南惊道:“这却又为何?”

 杨滔叹了口气道:“你听过这首诗吗,这是在江南传诵一时的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南宋君臣,耽于逸乐,早已忘记了沦陷在金虏铁蹄下的大好河山,忘记了渴望一见故国旌旗的中原父老了。他们把杭州改成了‘临安’,你只从这‘临安’二字,就不难想见一斑,所谓‘临安’,其实也就是只图‘苟安’而已!”

 李思南道:“难道江南就再也没有了像岳飞、韩世忠那样的抗敌将领么?”

 杨滔道:“有是有的,但可惜的是他们也逃不掉岳飞、韩世忠那样的命运。不是遭奸臣陷害,就是被皇上解除兵柄,置散投闲!老弟,我给你说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也正就是我们父子的遭遇。”

 杨滔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们父子到了临安,其时秦桧已死多年,但当朝的宰相,却仍是秦桧晚年所提拔的党羽魏良臣。这个魏良臣名为‘良臣’,实是奸臣,他碍着我们杨家的勋望,不能不安置我的爹爹。但我爹爹不肯谄媚他,于是得了一个五品‘签事’之职,拨在淮右一个小县给淮阳节度使练兵。像这样的练兵官在一个节度使之下有十几个之多,练成的兵每年都要交出去的,亦即是说,负责练兵之人并无兵权,他只是为人作嫁而已。

 “本来倘若所练的兵用于抗敌那也很好,我的爹爹并非争权夺利之人。但结果经他的手所练成的精锐之师,尽都用于‘袭匪’,而所谓‘匪’,又只是一些无以为生,不堪暴政,迫得‘铤而走险’的百姓!

 “这样过了几年,爹爹灰心极了。因此他不要我在军中任职,要我多学些本领,希望朝政更新,待时而用。裴大侠和我爹爹交好,于是收了我做峨嵋派第三代弟子。

 “时光流矢,我们到了江南,不知不觉已是十年有多。这一年金主完颜亮要‘立马吴山第一峰’,亲自领兵,要讨平江南。满朝文武,都作投降的打算,敢于统兵抗战的,只有虞允文一人。虞允文当时只是一个中级将领,有兵不过万人。而完颜亮的大军号称百万!”

 李思南道:“你说的这位虞允文可是在采石矶大败金兵的虞元帅?”

 杨滔道:“不错。你们在沦陷区的也知道了?”

 李思南道:“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我们怎能不知?金虏虽然极力掩瞒战败的消息,但民间却是奔走相告,人人都知道完颜亮的百万大军在采石矶全军覆没。但我们却不知道虞元帅只有这么一点兵,一万新兵对百万久历沙场的强虏,‘以一当百’还不足以形容双方的强弱悬殊,这个仗不知是如何打法?”

 杨滔说道:“依靠老百姓嘛!虞允文虽然只有一万新兵,但战事一起,各方民军都来助战,江北的义军也大举响应,截断金虏运粮的道路。这样一来,完颜亮的百万大军反而陷入百姓的包围之中,就像瓮中捉鳖一样,叫他们一个也逃不掉。

 “这次采石矶之战,我的爹爹也尽了他的一份力量。当时他刚好有三千名业已训练期满的新兵,本来要拨给淮阳节度使拿去‘袭匪’的,他看到了虞元师号召百姓抗金的檄文,就把这支新兵开到采石矶去了。”

 李思南道:“这不是违抗了朝廷的命令吗?”

 杨滔道:“当时正是战事最吃紧的时候,打败金虏要紧,爹爹早已是把个人荣辱、甚至是连生死也置之度外了!”

 李思南拍掌赞道:“好,这才是大英雄大豪杰的襟怀!”

 杨滔道:“不,我爹爹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做的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所应该做的事情。”

 李思南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如果是换上了我,我也会这样做的。”

 跟着又眉飞色舞地说道:“这一仗打得漂亮极了。有个笑话,也许你还不知道呢。我们在沦陷区的百姓,大家都把完颜亮叫做‘完颜暗’。”

 杨滔笑道:“有这么一个说法?”

 李思南道:“据说完颜亮在出兵之时,曾做了一首诗,诗道:‘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他以为他的百万大军,投鞭足可断流,一定可以吞并江南、统一天下的了,哪知身败名裂,不但全军覆灭,他自身在逃命途中也给乱军杀了。所以百姓说他毫无自知之明,不配称‘亮’,只能叫做‘完颜暗’。

 “但是北方的老百姓也很失望又很奇怪,为什么虞元帅在大败金兵之后,不乘胜收复失地。”

 杨滔叹口气道:“这是因为临安小朝廷的皇帝也是一个昏君!‘十二道金牌’的悲剧在虞元帅身上重演了!”

 “十二道金牌”说的是岳飞的故事。当年岳飞大破金兵于朱仙镇,正拟直捣黄龙,却被宋高宗连发十二道金牌召回,其后就给秦桧以“莫须有”的三字冤狱害死了。

 李思南听了这话,大吃一惊,说道:“虞元帅也给奸臣害死了么?”

 杨滔说道:“虞元帅的‘命运’较为好些,这也是因为魏良臣碍于清议,不敢把他打下冤狱的缘故。秦桧死后数十年,兀今仍是受人唾骂,魏良臣不能不有些儿顾忌。故此他只是假借君命,把虞允文召回,明升暗降,让他做个京官,剥夺了他的兵权。”

 李思南慨叹良久,说道:“陷害忠良,古今如出一辙。但不知令尊又如何了?”

 杨滔双目蕴泪,说道:“我爹爹名位不及虞元帅,魏良臣对付他的手段就狠辣得多。他加给了我的爹爹两条大罪:一是擅自调兵,二是私取官粮。我爹爹那次带兵到采石矶打仗,朝廷是没有粮草发给的,只好在经过的州县,借用公粮。以为事急从权,朝廷可以追认。哪知过后魏良臣非但不准报销,反而给我爹爹加了罪状,要他赔偿。

 “本来我的爹爹虽是擅自调兵,但他打了胜仗,还是可以将功赎罪。然要他私人赔出这许多官粮,就是要他的命也赔不了。

 “我爹爹受不过牢狱的折磨,终于在狱中自尽了。临死之前,写了一封遗书,托一个狱卒带出来给我,叫我立即回北方的老家,一来可以侍奉老母,照顾幼妹;二来在金虏统治之下,一样可以为国尽力。如果能够组成一支义军,在敌人的后方打仗,比起在这里受奸臣的钳制,那还要痛快得多。另有一个原因,我爹爹没有说出来的,是他怕魏良臣抄家,连累于我。

 “那狱卒是个好人,他把我爹爹的遗书和平日对他所说的言语都告诉了我,又资助盘缠与我,帮我偷渡长江。我问他的名字他都不肯说。”

 李思南叹道:“仗义每多屠狗辈!秦桧、魏良臣这些奸臣可杀可恨,这个无名的狱卒却是可钦可敬了!杨大哥,你既是回乡与家人团聚,后来又怎么到了蒙古来的?”

 杨滔说道:“我离家十载,家中的变化已经很大。母亲年老多病,妹妹尚未成人,仅余的一些祖业也都卖光吃尽了。还幸我回家得早,得见母亲一面。

 “母亲死后,日子更是难过。这还不算什么,更糟糕的是金虏知道我从江南回来,从大都行文到我所属的那个地方,要地方官把我逮捕送京,有公门中的朋友送信给我,迫得我只好带了妹妹逃亡。江南去不成,金国境内又不能立足。因此最后只能逃到了蒙古来了。”

 李思南道:“蒙古鞑子没有发现你的身份?”

 杨滔道:“我们兄妹是七年前来到这里的。那时成吉思汗还没有完全统一蒙古,部落之间,各自为政,有些荒凉的地方,根本就没人管。有些部落,也欢迎汉人给他们开荒。头三年不用交租。我们兄妹就在阿儿格山山口,和许多各地来的流民开荒。”

 李思南道:“哦,原来山谷入口之处,那两面山坡上的梯田,就是你们开荒的成绩。但何以现在又是野草丛生了呢?”

 杨滔道:“说来气人,我们辛辛苦苦开荒,头三年是没有什么收成的,一到有了收成,那些蒙古的王公就要来霸占我们的土地了,纳租之后还不够口粮。不纳租么,就不许耕。这还不算,更要命的是,此时成吉思汗已统一蒙古。说凡在蒙古境内,不论是汉人、金人、西域各国人,都是他的子民,要服兵役。

 “这么一来,谁还愿意给他耕田?有的再逃亡他方;有的就在草原上流浪,东躲西避的靠做短工度日;有的已过了服兵役龄的改行做工匠糊口;还有跑不掉的青年、壮汉给抓了去当马夫。我们兄妹避入深山打猎度日。这阿儿格山绵亘数百里,山口以前还略有人家,到了深山密林之处,那就只有与鸟兽同群了。不过,虽然寂寞,却是比耕田自在得多。”

 李思南道:“此地与俘虏屯殖区相去不远,你有没有见过那些俘虏?”

 杨滔道:“他们耕作之时,是有蒙古鞑子在旁监视的。我们见是见过,但不能与他们交谈。不过,他们先后几次闯营逃亡,血斗鞑子之事,我们也有耳闻。那时我们虽不知道令尊的大名,但已知道他是俘虏营中最受爱戴的老英雄了。有一个侥幸逃出来的俘虏,曾和我详谈过令尊在俘虏营中的故事。因此,在我们救了令尊之后,一说起来,就知道他是谁了。”

 李思南心道:“怪不得他们如此悉心调护我的爹爹。”

 杨滔接着说道:“令尊在松风谷养病期间,我去过几次和林探听消息。余一中冒充你的爹爹,做了鞑子的大官,我早已知道了。可是那一晚我却不敢明白地告诉你,为的是怕你知道之后,忍耐不住,就要报仇,那就定遭余一中的毒手了。因此,我只能故布疑阵引你到这里来。”

 李思南道:“我懂得大哥的苦心,不过这个仇我以后总是要报的。”

 杨滔道:“这个当然。莫说你要为父报仇,就是没有私仇,这厮为虎作伥,我们也是非杀他不可!”

 李思南听了这“为虎作伥”四字,不由得又想起了孟大侠对他的误会来……

 孟少刚那日给他的“留言”,正是“为虎作伥,必取你命”这八个大字。李思南不禁心中苦笑,“余一中这奸贼害得我父子可惨,我爹爹蒙了不白之冤,连累我也几乎丧在孟大侠的剑下。”

 他感到冤屈,但也感到了“苦尽甘来”的喜悦。“现在可好了,真相已经大白,我可以和孟大侠说个清楚了。只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和他再见?”

 回忆像一杯苦酒,味道虽不好受,却也令他心头兴奋。孟明霞的影子替代了她父亲,忽地在他脑海之中浮现,那晚孟少刚本来要杀他的,全靠孟明霞给他说情,孟少刚才改为“留书示警”。李思南心里想道:“我与孟姑娘只是一面之交,难得她肯信我。如今真相大白,我也可以告慰她了。”

 想至此处,李思南蓦地一省,恍然自悟,原来他所想要再见的人,孟大侠还在其次,最紧要的还是孟明霞!他头一次发觉自己心底的秘密,脸上不禁微微发热。

 杨滔道:“南弟,你在想什么?”李思南道:“没什么。天快黑了,咱们快些走吧。”

 杨滔笑道:“拐一个弯就到了,你记不得路么?”

 李思南面上一红,说道:“山上的路峰回路转,确是不易记认。”

 李思南钻进窑洞,放下柴草,喜孜孜地说道:“爹爹睡醒了么?爹,你瞧,杨大哥给你找来了一支又粗又大的老山参!”

 杨婉已经在洞中燃起自制的油烛,烛光摇曳之中,只见杨婉眉心深锁,脸上似有泪痕。李希浩的脸色在日间本是苍白如纸的,此际在烛光映照下,却呈现着一片奇异的红光。李思南突然感到空气冷得似乎凝结,笑容也在他的脸上凝固了。

 李希浩张开眼睛,咳了一声,苦笑道:“贤侄,你不必为我费神去找人参啦,我用不着了。南儿,你过来。”

 李思南道:“爹,你不要胡思乱想。你的气色比刚才好多了。”

 李希浩道:“我知道我这是回光反照,趁我现在还有精神,我得赶快和你说一件紧要的事情,以了我的心愿!”

 李思南道:“爹,你不会死的!你、你不要这么想!”

 李希浩微微一笑,神情十分安详地说道:“南儿,你不要难过。死有什么可怕?我能够见着了你才死,比我给余一中活埋而死,那已经是好得多了。我现在心里很高兴、很高兴,真的,我一点也没有遗憾了。不过,就只有一个心愿,你、你不要流泪,赶快定下神来,听我说!”

 李思南道:“是。爹爹,你说吧。你有什么心愿,孩儿一定替你办到。”

 李希浩摸了摸儿子的面孔,说道:“我离家的时候,你才只有三岁。晃眼过了二十年,你今年已是二十三岁了。你妈给你定了亲没有?”

 李思南心头鹿撞,涨红了脸,说道:“没有。”

 李希浩面露笑容,说道:“好!那我就趁着双眼未闭之前,给你办了这件事吧。你的婉妹服侍了我大半年,我是没法报答她的,你必须替我好好的报答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思南道:“爹爹放心,婉妹的大恩我永世不忘,我一定把她当作亲妹子看待。”

 李希浩道:“唉,你这傻孩子,你还不懂爹爹的意思吗?我是要她做你的媳妇儿,不是要她做你的妹子!异姓兄妹虽也是亲,怎及得上夫妇之亲?我是要把你们的关系更进一层,这才能够报答你婉妹的情义。”

 李思南低下了头,说道:“这个,这个──兄妹恐怕,恐怕──”

 李希浩愠道:“什么这个那个,我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异姓兄妹有什么不可成亲?这是我唯一未了的心愿,我要你们在我的面前订了亲,我才能够瞑目!”

 李思南道:“孩儿立誓替爹爹报仇,我是准备豁了性命去刺杀仇人的,是否能够活着回来还说不定。岂能拖累婉妹?”

 杨滔道:“你这就说得不对了!你即使不是我妹夫,我们兄妹也要帮你报这个仇的!”

 李希浩道:“滔侄,这是你的义侠心肠,我很感激。但在我来说,我受了你们兄妹的恩惠已经太多,如果他们不是结为夫妇,你妹妹为我舍命报仇,这恩义我就受不起了。”

 杨滔道:“我看南弟似有为难之色,只怕南弟是嫌我的妹妹配他不起!”

 话说到这个地步,李思南还怎能够推辞?当下只好惶然说道:“杨大哥,你这话颠倒过来说才对,是我怕配不起婉妹。”

 李希浩这才笑道:“思南,你这样说就对了。说真的,我也曾有此顾虑呢!你婉妹的人品武功,我所深知。要找一个这样的巾帼须眉,只怕你打了灯笼都难再找一个了。好在我刚才问过你的婉妹,她没有嫌弃你,我才放下了心上的石头。”

 杨婉满面通红,说道:“爹,你……”

 李希浩哈哈大笑道:“你们都不要害羞了,如今既然是你们彼此都情愿了,趁我还有口气,你们就在我的面前交拜成亲吧!”正是:

 患难之交情义厚,相逢萍水缔良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