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欲谋策马图中土 只识弯弓射大雕

 那两个卫士伤得不轻,还幸好没有伤着骨头,敷上了金创药,已无大碍。李希浩出来查问,那两个卫士报告了发现“刺客”的经过,说道:“都是我们无能,捉不住刺客,还连累了公子受惊。不过,我们虽然着了那厮暗算,那厮也着了我们的一柄飞刀,伤在肩头,决难掩饰。在和林的汉人不多,相信可以查得个水落石出。”

 这两个卫士是成吉思汗派来给李希浩使用的,名义上是做他的卫士,实际上是监视他,李希浩当然知道。

 李希浩不敢得罪他们,和颜悦色地安慰了他们几句,立即叫人快马向木华黎报讯。木华黎是专司搜捕罪犯的“神翼营”武士首领,“神翼营”武士每人都有三匹骏马,长途追敌,马力乏时,可以替换,一天走个三五百里,是极寻常之事,所以号称“神翼”。

 李希浩派人向木华黎报讯,木华黎自会出动“神翼营”的武士,搜捕这个“刺客”。即使这个“刺客”逃出了和林,也很难逃出追兵的缉捕。

 李思南见父亲如此诚惶诚恐地谄媚蒙古武士,心中极不舒服,想道:“如此一来,又不知要连累多少汉人了!”

 李希浩处理了这件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回过头问李思南道:“这刺客在你的帐幕前面发现,似乎是冲着你来的。依你推测,他是想刺杀你呢,还是另有其他目的?他可曾对你说过什么话么?”

 李思南本来还有点踌躇,不知是该告诉父亲好,还是瞒着他好?听了他这番说话之后,心意立决:“此事定有蹊跷,还是瞒着爹爹的好。”于是说道:“我听得捉刺客之时,方才惊起,怎知他来意如何?”话中已是回答了李希浩的问题,这“刺客”未曾和他说过话了。

 李希浩道:“那么你是不认识他了?”语气之中显然还有几分猜疑。

 李思南道:“这刺客蒙着面孔,我也不知是否曾经见过的人。看那背影,则似乎是不相识的。我今天刚到,我看不会是为了要刺杀我而来的吧?”

 李希浩沉吟不语,受了飞刀削膝的那个卫士忽道:“不对,不对!我看这人就恐怕正是公子的仇家!”

 李希浩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卫士说道:“公子不是曾经碰过屠百城的手下,在草原上几乎丧在他们手里么?我看今晚的这个刺客,也多半会是屠百城的党羽。”

 这个卫士曾得过李思南的救助,当然决不会疑心刺客是李思南的朋友。木华黎打跑宋铁轮夫妻救了李思南性命之事,他又是知道的,因此毫无怀疑地就作出了这个判断。

 这卫士这么一说,不啻是给李思南作了掩护。李希浩解除了心上的怀疑,道:“南儿,你和屠百城的手下结了仇,以后倒要多加小心才是。当然,我也会加强守卫,保护你的。现在天快亮了,你回去歇一歇,换好衣裳,就和我去朝见大汗吧。”

 李思南应了一个“是”字,心里想道:“爹爹的主意好像还没有十分拿定,有关屠百城手下对我的误会,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免得刺激了他。”

 回到自己的帐幕,李思南悄悄的把那个纸团打开来看,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字是:“欲释疑团,可到阿儿格山松风谷中查访。绝秘,切莫告诉别人。”

 李思南看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几句话,心里想道:“我有什么疑团?这人是谁,他又怎知我有疑团?”

 李思南读过蒙古的地理,知道阿儿格山是在库伦池北面约二三百里的一座大山,心想:“爹爹在那一带做过苦工,不知他可曾到过那阿儿格山的松风谷?松风谷中有甚人家,爹爹倘若知道,我就可以找得线索了。”但随即又想:“这人冒了性命之险给我送来这个纸团,告诫我切莫告诉别人,想必也是不愿意让我爹爹知道的了。我岂能不遵从他的嘱咐。”

 李思南正想把那字条焚毁,忽地心念一动,又仔细看了一遍,不觉大为奇怪:“这字迹好像很熟,我在哪里见过的呢?”

 想了一会,李思南如有所触,赶快把他贴身收藏的那本他父亲所注释而尚未完成的兵书拿出来,对照着看,纸上的字迹和书上的笔迹甚为相似,不过前者却是苍劲一些,又大概因为是匆匆书写所至,写得颇为潦草,因此李思南还不敢断定是同出一人的手笔。

 李思南想了又想,终于哑然失笑,想道:“天下字迹相似的也很多。我这个爹爹总不会是假的吧?孟大侠要想杀我,不就是为了爹爹做了蒙古人的官的缘故么?若果真我的爹爹是藏匿在阿儿格山,孟大侠也就不至于要杀我了。”

 李思南又再想道:“这人本来是要亲口告诉我一件事情的,想必他也料到可能没有机会和我说话,所以就准备了这个纸团。但他为什么不多写一些,至少也应该让我知道他的身份呀!”李思南又回忆一下刚才所见的那人的印象,虽然是蒙了面,也可以看得出是个不会超过四十岁的中年汉子,而且这个人的武功极高,决不会是他父亲。

 李思南百思不解,只好把那纸条焚化,让这哑谜暂时留在心中。

 李思南甚是小心,焚了纸条,就把灰烬放入杯中,和水喝了,免得留下痕迹,刚收拾妥当,卫士已来催促。李思南匆匆换过衣裳,便与父亲同往“金帐”,谒见成吉思汗。

 路上,李希浩对儿子说道:“大汗最喜欢有本领的年青人,你若是讨得他的喜欢,咱们以后行事就方便了。”

 李思南道:“是。不过,我却是最不会奉承人的。”

 李希浩笑道:“大汗的脾气虽然喜欢奉承,但也是讨厌拙劣谄媚的。他赏识的是有胆识的少年英雄,你对付他只要不卑不亢,就可以了。其实大汗雄才大略,武功盖世,你即使不愿意依附他,也是应该佩服他的。今日之会,对你关系很大,你善自为之吧。”

 李思南心想:“爹爹这不是教我拍马的技术吗?”不由得心里很不舒服,但却也不愿顶撞父亲,当下默不作声。

 李希浩又说道:“大汗有四个儿子,长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最小的儿子拖雷。术赤的母亲曾被大汗的敌人蔑里吉部所俘,术赤是在释俘之后他母亲在归路中生的,因此,他的兄弟说他‘来历不明’,都不把他当作长兄看待。他性情鲁莽,大汗也不大喜欢他。次子察合台很会打仗,但十分跋扈,部下只是畏威而不怀德,看来也是很难继承汗位。三子窝阔台性情忠厚,最得部下拥戴。但大汗最喜欢的则是小儿子拖雷。看来将来继承大汗之位的,不是窝阔台就是拖雷了。他们的年纪和你相若,你倒不妨和他们结纳结纳。”

 李思南道:“咱们又不打算久住蒙古,也用不着费心机去结纳王子。”

 李希浩道:“话不是这样说,别人知道你是王子的朋友,对你总有好处。最少对你的监视也会放松一些。”

 李希浩又道:“大汗还有三个女儿。长女、次女都已婚配。三女阿勒海别姬,许婚给汪古部酋长的儿子镇国,尚未完婚。大汗在三个女儿中,最喜欢最小的这个女儿。‘阿勒海’在蒙古话的意思是‘明慧’,你可以尊称她作明慧公主。”

 正说话,忽见成吉思汗手下的“金帐武士”赤老温骑马跑来,哈哈笑道:“恭喜你们父子骨肉团圆。”

 李希浩道:“这都是靠了将军的恩惠。要不是你们救了他,我们父子焉能得有今日?”

 赤老温哈哈笑道:“大汗听说令郎年少英雄,他也正想见一见令郎。你们来得正好!”

 李希浩问道:“大汗升帐没有?”

 赤老温道:“大汗今天兴致很好,一早就到肯特山狩猎去了。我知道你们父子今天要来金帐谒见大汗,所以在这里等候你们。好,咱们一同去吧。”

 李希浩喜道:“犬子得将军引见,那是最好不过。”

 赤老温笑道:“李公子,今天可是你大显身手的机会了。我还记得咱们相遇那天。你在戈壁上射一头兀鹰,箭法之妙,当真是令人佩服!”

 李思南面上一红,说道:“我可没有射下那只兀鹰。”原来那日李思南因为气力不足,射着了兀鹰,却给它带箭飞走了。赤老温就是由于发现了那只带箭兀鹰,一路寻来,碰上李思南的。不过李思南此际之所以觉得羞愧,还不仅仅是因为射不下那只兀鹰的原故,而是因为他当日受辱于赤老温,今日还要靠他引见。

 赤老温怎知他的心思,免不了再称赞他几句,说道:“那只兀鹰磨盘般大,翅膀像铁一般,猛禽中比它更厉害的就只有大雕了。你能够一箭射伤了一头兀鹰,已经是很不错了。”

 肯特山是和林附近的一座大山,从成吉思汗的金帐前往不过十里之遥,没多久就到了。李希浩父子跟着赤老温上山,只见满山的蒙古武士正在放鹰纵犬,追猎野兽,李思南却不知哪个是成吉思汗。

 忽听得隐隐雷鸣,李思南心道:“晴日当空,毫无变天迹象,怎的忽然打起雷来了?”抬头一看,只见天边两个黑点,越近越显,渐渐看得清楚了,却原来是两只大雕,大雕挟风飞行,发出闷雷似的声响。

 李思南吃了一惊,心道:“果然比我那日所射的兀鹰大得多!”那两只大雕,想是因为下面人马喧闹,不敢低飞,盘旋在白云之下。

 众人正自仰首而观,忽见一个穿着金黄色战袍的武士纵马出来,张弓搭箭,叫道:“我若能报先世之仇,扫平金国,箭到雕落!”

 弓如霹雳,箭似流星,大雕果然应声而落,而且不只一只,这武士竟是一箭双雕,两只大雕都落下来了!

 登时满山欢呼,武士们齐声歌颂:

 我的万众圣主──

 成吉思汗!

 上天赐给你超人力气,

 百步穿杨的箭,

 使逃逸的百姓,

 屈服投降;

 百发百中的箭,

 使溃逃的叛众,

 缴械投诚。

 李思南大吃一惊,方始知道这弯弓射大雕的武士就是成吉思汗。李思南心里想道:“成吉思汗果然不愧是一代天骄,当真是有气吞山岳的气概。别的不说,只说他这弯弓射雕的本事,当今之世,只怕已是无人能及。”

 诸将拜伏于地,齐声说道:“一箭贯双雕,上天已经加倍的答允了大汗的请求,此去不但世仇可报,金国可灭,只怕天下都要归于一统呢!请大汗刻日兴师。”

 蒙古和金国乃是世仇,成吉思汗的伯祖俺巴该汗就是给金人捉去,将他钉在木驴背上,令他辗转惨毙的。是以成吉思汗一向用报仇作为号召,统一蒙古诸部。刚才射雕告天之时,所说的誓词也是灭金报仇。

 但诸将的请求,则不仅仅是要他们的大汗灭金,而是要讨平包括宋国、西夏、花刺子模等等国家在内的“天下”了。其实成吉思汗的雄心也是志在统一天下,诸将不过迎合他的意思而已。

 李思南听了这些言语,凛然戒惧,不觉望了他父亲一眼,心道:“爹爹,你以为蒙古不会侵宋,这该醒来了吧?”李希浩一看他的眼神,已经知道了他心里要说什么,忙把眉头一皱,示意叫他不可胡言。

 成吉思汗哈哈一笑,指着四个儿子说道:“你们都过来。”

 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人齐集父亲身前,成吉思汗取出一束箭杆,说道:“术赤,你把它折断。”成吉思汗所用的箭是特大号的包着铁皮的箭,十支一束,术赤用尽了气力,纹丝不动。术赤涨红了脸,道:“孩儿没有爹爹神力,折它不断。”成吉思汗道:“察合台,你试试。”依次窝阔台、拖雷都试过了。无人能折断这束箭杆。

 成吉思汗把这束箭拆开,转眼间一枝枝都折断了。成吉思汗道:“你们懂得了吧,你们合起来就像这束箭一样,没人能折断你们,分开来就是自取灭亡了!”原来成吉思汗早已知道他们兄弟不和,是以藉此告诫。

 成吉思汗又道:“你们都要像射出的箭一样有力,飞快射杀敌人。总有一天,全世界都是咱们蒙古人的牧场!”

 诸将欢声雷动,唱起蒙古战歌:

 星天旋转,诸国争战。

 连上床铺睡觉的工夫也没有,

 互相抢夺、掳掠。

 世界翻转,诸国攻伐。

 连进被窝睡觉的工夫也没有,

 互相争夺、杀伐。

 没有思考余暇,

 只有尽力行事。

 没有逃避地方,

 只有冲锋打仗。

 李思南听了战歌,心中想道:“成吉思汗要把世界变作他的牧场,野心之大,确是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的了。可惜他只识弯弓射大雕,这首蒙古战歌唯知崇拜武力,纵然能够无敌天下,只怕也是难以久长!

 赤老温道:“李公子,我先给你禀报大汗,你跟着来。”

 李希浩在成吉思汗射雕之时,跟随蒙古武士俯伏歌颂,此时方才站起来,说道:“你去谒见大汗,还不赶快下马。”

 李思南是个年轻的汉人,在满山的蒙古武士之中,本来就已受人注意,此时除了成吉思汗,又只有他一个人骑在马上,目标就更显露了。成吉思汗听了赤老温的报告,看了李思南一眼,心中想道:“这小子倒是胆气不小。”

 李希浩正要拉儿子下马,成吉思汗摇了摇手,说道:“不必下马,你过来吧!”李希浩不知他的用意,心中惴惴不安。

 李思南策马过去,成吉思汗在一个卫士的箭袋中取了一枝箭,待李思南到了百步距离之内,忽地说道:“你小心了,接箭!”

 李思南大吃一惊,只听得霹雳一声,那枝箭已是射来。李思南识得成吉思汗箭法厉害,知道无法闪避,只好也是一箭射去。

 两枝箭在半空中碰个正着,李思南那枝箭先掉下来,成吉思汗那枝箭余势未衰,到了李思南的马前十步之内方才掉下。众武士不由得又是大声喝彩。蒙古武士崇拜本领高强的人,这彩声固然是为他们的大汗而发,但也不无佩服李思南的意思在内。

 成吉思汗微微一笑,说道:“听说你曾在戈壁射落兀鹰,箭法果然不错,再接一支!”从另一个武士的箭袋中取出一支,接着说道:“这枝箭是二号铁胎弓的箭,你可要加倍小心了!”

 李思南这才知道成吉思汗是要试他的箭法,他刚才射落成吉思汗的第一枝箭已是用了不少气力,两膊正自酸痛,心道:“不好,这枝箭恐怕我是接不下了。”但也只好尽力而为,和他对射。

 “叮”的一声,两枝箭在空中又是恰好碰个正着,只见数点火星飞溅,李思南的箭头断折,立即坠地,成吉思汗那枝箭仍然飞来。

 忽听得蹄声急骤,一骑马从林中飞出,弓弦声响,一枝箭斜刺射来,恰好把成吉思汗这枝箭碰落。在马上发箭是个明眸皓齿的少女。

 少女射落了成吉思汗的箭,叫道:“爹爹,这不公平!”

 成吉思汗笑道:“怎么不公平了?”

 这少女道:“爹爹,你常夸口对任何强敌都只是一箭,一箭未中,决不再射,为什么对这个年轻小伙子你却射了两箭?”

 成吉思汗笑道:“阿勒海,你错了。这小伙子不是咱们的敌人,他是咱们的朋友。我听得赤老温说,他曾经在戈壁射伤兀鹰,所以试试他的箭法,你不见我用的只是寻常的小号弓箭吗?”

 李思南这才明白成吉思汗为什么要拿武士的箭,原来是不想使用他自己的那种特大号的铁箭。

 李思南心里想道:“成吉思汗倘若用他自己的箭,我只怕是一枝也接不起。”此时,尽管李思南还是不愿降顺,但对成吉思汗的箭法却已是心悦诚服,对成吉思汗的豪气,也不能不有几分心折,当下跃下马来,向成吉思汗行过了礼,说道:“大汗神箭,天下无双,小子拜服。”可是李思南的“拜”服,所行的礼也只是长揖而已,并没像他父亲那样俯伏跪拜。

 成吉思汗哈哈笑道:“你能够接得我的两箭,也很是不错了。这是我的女儿阿勒海,她也很喜欢骑马射箭,你们今天可以有伴了。”

 李希浩听得成吉思汗称赞他的儿子,眉开眼笑地走过来说道:“南儿,你还不谢谢明慧公主?不是她帮了你忙,你怎接得起大汗的神箭?”

 李思南道:“公主的箭法高明,我也是非常佩服的。”

 明慧公主笑道:“你不必说客套话,我看咱们的箭法恐怕正是半斤八两。等会儿打猎,我和你比比,看是谁射的野兽多,好吗?”

 成吉思汗问道:“你从中原来,你看看我的武士比金国的怎样?我的军队可以荡平天下吗?”

 李思南道:“大汗兵强将勇,要打败金国是容易的。不过──”

 成吉思汗道:“不过什么?”

 李思南道:“我们汉人讲究的是以德服人,不是以力服人。以德服人者是王者之师,不须多事杀伐,天下自会翕然景从。请大汗整军经武之际,兼施仁义。”

 成吉思汗摇了摇头,大笑道:“这就是你们汉人的所谓儒家之说吧?嘿,嘿!这些腐儒之见,怎能信得!不用武力怎能讨平天下?空谈仁义,这不是孩子的说话吗?”

 李思南见话不投机,正待退下,成吉思汗却又把他叫了回来。

 成吉思汗说道:“我贬斥了你们汉人的腐儒之见,你心里很不舒服,是么?”

 李思南答道:“不敢。各有所见,岂能尽同?”意思是说: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我劝你不听,你也不必勉强我跟随你的主张。成吉思汗的手下见他答得仍是如此倔强,不禁相顾失色。

 成吉思汗哈哈大笑,说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不过,我虽然看不起你们汉人中的腐儒,那些真正有本领的人我还是很佩服的。听说你们古时有个孙武子,曾著有《孙子兵法十二篇》,讲的行军用兵之道,很是不错,可惜我没有见过这本书。又听说你们百年之前曾出过岳飞、韩世忠两位英雄,把金人打得望风而逃。尤其岳飞,金人曾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之叹。可见他们的用兵也一定是很为了得的了。不知他们可有兵法遗留下来么?”

 李思南心中一动,想道:“难道爹爹曾经对他说过我们的祖先是韩世忠的部下?也曾经参加过岳飞所指挥的会战么?”他父亲所注释的那本兵法还在他的怀中,李思南定了定神,答道:“我不知道。”

 成吉思汗又道:“那么你可曾学过兵法?如果你学过的话,不妨来给我讲解讲解。我想知道你们汉人是怎么样用兵的。”

 李思南道:“我是一个乡下孩子,只读过几年书,识得几个字罢了。兵法么?那我可是一窍不通。”

 成吉思汗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可惜!你们先人的好东西你没有学到,只学了些腐儒之见。”

 诸将说道:“大汗用兵,天下无敌,还何须学什么汉人的兵法?”

 成吉思汗正色道:“不错,用兵之妙,存乎一心。不过汉人的两句话‘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也还是说得很对的。我告诉你们,凡有你们不会的本事,你们都要学。记住了!”诸将碰了一个钉子,齐声说道:“是!”

 成吉思汗招了招手,把四个将领招到他跟前,对为首的忽必来说道:“你给我扭掉了强梁的头,你给摔得力士的屁股坐地。你和者勒蔑、哲别、速别额台就像是我的忠实猛狗。我要你们:说到的地方就到,去把坚石粉碎;说攻的地方就攻,去把硬岩捣毁;把高山劈开,把深水断涸,这样勇敢杀敌!”

 忽必来等四人齐声答道:“是。只要大汗一声令下,我们一定像你的忠实猛狗一般。奔往指定的地方,咬啮敌人,撕碎敌人!”

 成吉思汗很是得意,说道:“你们刚才已经听得我的祷告了,我一箭射落双雕,上天已经许我灭金。我要你们做先锋,速往边境,领兵出发。我将亲率大军作你们的后援。你们现在就去吧!”原来蒙古已有一部分征调的兵士聚集边境,只等成吉思汗派出的将领去指挥。

 成吉思汗派遣了忽必来等四将之后,对其他的人说道:“你们不久也就要出征了,今天让你们痛痛快快地玩一天。好,你们不必跟着我了,都去打猎吧!”

 木华黎走来问李思南道:“听说你昨晚碰上刺客,是屠百城的党羽,本领很是厉害,你受惊了吧?我还未曾向你慰问呢。”

 李思南说道:“没什么。刺客是什么人还未知道,他们认为是屠百城的党羽,那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

 木华黎笑道:“刺客是什么人,很快就会知道的。我接了令尊的报告,今天一早已经派出‘神翼营’的十八名好手去追捕了。那刺客受了伤,一定跑不掉的。”

 说话之间,明慧公主骑马走来,说道:“你们说完了没有?爹爹叫他陪我去打猎呢!”木华黎连忙说道:“我们也并没有什么要谈的。好,我不阻碍你们打猎了。”木华黎说了之后,便即走开,去找李希浩说话。

 李思南记挂那个受伤的刺客,陪着明慧公主打猎,却是心神不安。“但愿那人能够逃脱‘神翼营’的追捕,不然倒是我累了他了。”又想:“大汗已经派出先锋,大军伐金在即,爹爹和我恐怕也要随军出发了。我必须赶快到阿儿格山的松风谷去,可是却怎生找得个藉口呢?”

 李思南由于心神不属,箭法大失水准,好几次碰着野兽,都射不中,明慧公主猎取的野兽比他多得多。

 明慧公主说道:“你是存心让我的呢?还是有着什么心事?我可不要你让!但若是你有什么心事,倒不妨说给我听听,我总可以帮你的忙。”

 李思南不知如何回答,正在砌辞,忽听得野兽的吼声,树林里突然蹿出一头独角犀。来势凶猛,一见有人,便即扑来。

 明慧公主连忙一箭射去,独角犀是比老虎还凶的猛兽,皮坚肉厚,明慧公主的箭虽然射中了它,却是伤它不得。独角犀发了怒,立即用它那根利刀一样的独角来抄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虽然时常打猎,却也从未碰过这样凶恶的犀牛,见它扑来,吓得慌了,这下瞬间,双腿竟是不听使唤,眼看犀牛的利角就要戳到胸口,闪避都来不及了。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陡然间只觉身子一轻,就似腾云驾雾般地飞起了。

 犀牛一声大吼,地动山摇,明慧公主感到有人将她紧紧抱住,双脚也似乎踏着了实地。只听得李思南在她耳边说道:“公主不用害怕,犀牛已经死了。”

 明慧公主睁眼一看,只见李思南在她身边,一条手臂还在半拥着她,那头独角犀则已倒毙在一座危岩之下,牛头上还压着一块大石。

 原来李思南就在那间不容发之际,将明慧公主一把抱了起来,而且出剑如电,刺瞎了那独角犀的双眼。幸亏他的轻功超卓,抱着个人,还能够跃起一丈多高,犀牛的利角几乎是擦着他的脚板底冲过。这头犀牛瞎了双眼,发怒乱撞,撞着岩石,头脑开花,这才倒毙。

 蒙古人虽然不似汉人那样讲究男女之别,但躺在一个男子的怀中,也还是明慧公主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明慧公主定了定神,不由得双颊晕红,说道:“多谢你救了我的性命。你的本领真好,你是怎么杀了这头犀牛的?犀牛的角很有用处,咱们现在可以去剥它的角了。”话中之意亦即是提醒李思南,可以放开她了。

 李思南刚才急于救人,根本就未想到要避嫌疑,此时蓦然一省,也是不由得满面通红,放开了公主,讪讪说道:“我只是侥幸刺瞎了它的双眼,它自己撞岩死掉的。”

 公主笑道:“你倒是一个打猎的大行家呢,犀牛皮粗肉厚,若不是刺瞎了它的双眼,只怕你这把宝剑也未必就杀得死它。”

 正说话间,忽见有几个人从树林里飞跑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披着狐裘的少年。后面跟着随从,这几个随从正在向着他们指指点点地和那个少年说话。李思南隐隐听得其中一人说道:“阿勒海别姬是大汗最宠爱的女儿,王子你可不能向她发脾气啊!”

 李思南很是奇怪,心里想道:“这是哪里来的王子,为什么他见了公主要发脾气呢?”心念未已,只见那少年已是旋风般地跑到了他的面前,陡地就亮出了一柄月牙弯刀,向他大吼道:“好小子,你逞能杀了我要猎取的犀牛,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领?”不由分说,朝着李思南就是一刀劈下。

 原来这少年就是汪古部酋长的儿子镇国,他正是明慧公主的未婚夫。

 镇国生得面如锅底,两齿獠牙露出唇边,相貌丑陋,气力却是不小。李思南拔剑招架,挡了一招,给他冲得倒退三步。

 明慧公主骂道:“哪里来的丑八怪,敢到这里撒野。”她不知道这个“丑八怪”正是她的未婚夫,拿起弓箭,就要射他。

 李思南道:“公主不用动手,待我和他理论。”唰唰几剑,精芒电射,剑光过处,镇国所披的狐裘被削去了一幅。镇国大吃一惊,不由得也倒退了三步。

 李思南喝道:“你是什么人?这犀牛又不是你养的,谁有本领谁就可以猎它,你怎能这样不讲道理?”

 明慧公主见李思南占了上风,大为高兴,叫道:“不必管他是谁,你给我揍他一顿!”

 镇国听得未婚妻如此说话,气得七窍生烟,蛮性一发,不顾死活地就乱劈乱斫。李思南不禁也动了火气,心道:“不给这鞑子一点教训,他也不知道厉害。”

 镇国只是有一身蛮力,刀法却是普普通通,怎比得上李思南少林派嫡传的达摩剑法的精妙,不过数招,李思南用了一个“粘”字诀,将他的月牙刀一牵一带,“粘”出外门,再把长剑只是轻轻一绞,只听得“当”的一声,镇国的那口月牙刀已是脱手飞出。

 就在此时,只见赤老温飞骑奔来,大叫道:“住手,大汗来啦!”

 镇国黑脸泛红,拾起刀,气呼呼地道:“好小子,你别跑。我和你到大汗跟前理论。”他打不过李思南,此时才说要和他“理论”。

 成吉思汗骑马来到,喝道:“谁在这里胡闹?嗯,原来是你,是你爹爹叫你来的吗?你们却怎么打起来了?”第二句话向镇国发问,最后一句却是向李思南说的。

 明慧公主不待镇国申辩,先就抢了上去和父亲诉说:“这头独角犀几乎要了我的性命,多亏李思南救了我。他杀了犀牛,但这黑炭头却跑来大叫大嚷,说是我们猎了他的犀牛,因此就要杀李思南,爹爹,你说有没有这个道理?”

 成吉思汗笑道:“阿勒海,不可无礼。你知道他是谁?他是你的夫婿!”

 明慧大吃一惊,又羞又恼地喊道:“什么,他是我的夫婿?我才不嫁这黑炭头呢!”

 成吉思汗双目一瞪,说道:“都是我把你宠坏了,我说的话居然也敢不听了!这桩婚事是我亲口答应的,岂能容你不依?你退下去!”

 明慧公主究竟还是有几分怕她父亲,心里想道:“嫁不嫁是我的事。但现在爹爹正在发气,我暂且忍它一忍。”

 明慧虽然退下,心有不甘,仍然道:“爹爹,你常常说赏罚公平,可不能徇私偏袒。”

 成吉思汗道:“你怎么知道我赏罚不公平?李思南过来!”

 李思南上前行礼,成吉思汗说道:“你射死犀牛,救了我的女儿,我这副弓箭赐给你,封你做金帐武士!”

 李思南道:“大汗的赏赐,我不敢受。”

 成吉思汗怒道:“什么,你敢看轻我的赏赐?”

 李思南道:“不敢,但我一无战功,二无本领,金帐武士的封号我怎敢厚颜承受?”

 成吉思汗想了一想,说道:“你很谦虚,实在难得。好吧,我不给你实职,暂且先给你以金帐武士同等待遇,待你有了军功,再实授你这个封号,你总可以接受了吧。你的箭射得很好,这副弓箭正合你用,你就不必推辞了。”

 原来“金帐武士”的封号是极尊贵的,受封金帐武士的人都是跟随成吉思汗身经百战、出死入生的人,而且也从来没有汉人得过。成吉思汗再加考虑之后,也怕诸将不服,是以接纳了李思南之请,将它撤回。他却不知李思南实是不愿在他手下为官。

 封号虽然撤销,但成吉思汗亲口许以“金帐武士”的同等待遇,这即是说他不但可以有同样的俸禄,而且也应该受同样的尊重了。何况成吉思汗还把自用的弓箭赏赐给他,这更是蒙古武士都从未得过的“殊荣”。成吉思汗的手下当然体会得到大汗的意思,纷纷向李思南道贺。李思南只要不在成吉思汗的手下当差,也就愿意接受了。他对“金帐武士”的封号毫不在乎,但对成吉思汗这副弓箭他却是十分欢喜的。

 众人纷纷向李思南道贺,汪古部的镇国王子冷落一旁,却是尴尬得很。成吉思汗赏赐李思南之后,向他招一招手,说道:“好,现在你过来吧。”镇国惴惴不安,心里想道:“大汗赏赐了这小子,岂不是要处罚我了?”走到成吉思汗跟前,红着脸说道,“我只是不服气他,要和他比比本领而已,并不敢怎么样的。”

 成吉思汗面孔一板,说道:“你妒忌别人本领比你好,这就不对了。不过。好在你们都没有受伤,少年人好胜,只比比武也是寻常之事。今次我不罚你,你好好跟我打仗,待打了胜仗回来,我就把我的小女儿给你。”

 镇国这次来见成吉思汗的目的,正是想要迎亲的,如今得到了成吉思汗亲口许下婚期,对他来说,这可是比什么赏赐都更宝贵的了。正是:

 喜有佳人青眼赏,却惊瀚海起风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6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