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 何惧孤身斗强敌 却从群盗悉芳踪

 原来双方虽是同时收招,但无妄大师技逊一筹,在最后一招,仍是不免吃了点亏。这还是文逸凡只是有心对他略施惩戒,叫他识得厉害,故而没有伤他,只是以金刚指力,在他胸前,划了一个交叉十字。

 无妄大师气沮神伤,叹口气道:“罢了,罢了。完颜贝子,咱们还是回去吧。”

 公孙璞喝道:“且慢!”他已经放下了完颜豪,但还是抓着他肩上的琵琶骨。

 完颜豪颤声叫道:“公孙少侠,你不是说可以和解的吗,怎么又反悔了?”

 韩希舜也在失声叫道:“公孙少侠,大丈夫可要说话算数!”

 公孙璞道:“我说的话当然算数,但我的失物却非追讨不可,这也是我一开头就说过的。”

 完颜豪吁了口气,说道:“原来,你是要那把玄铁宝伞。”

 公孙璞道:“不错,宝伞交还,放你回去!”

 完颜豪苦着脸道:“你看得见的,宝伞我可没有带来。”

 公孙璞道:“你叫人回相府去拿,总之宝伞到了我的手,我才能够放你。”

 完颜豪道:“相府到这里一个来回,那是要明天才能到了。请你先让我回去,我保证送回宝伞就是。”

 公孙璞冷笑道:“我信不过你,你就在这里‘屈驾’一天吧。”

 韩希舜道:“完颜公子今晚不回去,家父只怕难以放心。”

 公孙璞道:“韩胄放不放心,关我什么事。我要的只是宝伞。”

 完颜豪愁眉苦脸,连连说道:“这怎么办?这怎么办?韩公子,你叫人快马赶回去吧。”

 韩希舜这才说道:“让我出去看看,说不定有人已经把宝伞带来了。”

 他出去一会,和完颜豪的随从西门柱石一同进来,西门柱石手上,果然是拿着那把玄铁宝伞。

 原来西门柱石在那间小客栈吃了大亏回去,知道史宏已经带领人马去围攻文逸凡,料想公孙璞也在那里,他心怀不忿,是以带了这把玄铁宝伞赶来,意图助完颜豪一臂之力。他以为文逸凡、公孙璞等人本领再大,也是寡不敌众,却不料完颜豪已是为公孙璞所擒,他正好是赶来送宝。韩希舜则是早已知道西门柱石带来了宝伞的,他却诸多推搪,非到最后关头,不肯说出实话。

 完颜豪道:“公孙少侠,你已经得回宝伞,可以放我了吧?”公孙璞正要把手放开,白逖却道:“且慢!”

 韩希舜大吃一惊,说道:“咱们不是说好的么,白老师,你怎的又横生枝节?”

 白逖冷笑道:“我可信不过你们两位公子爷,对不住,我可要完颜豪送我一程。你不放心,可以跟来。”

 完颜豪道:“我又怎知道你们不是骗我?”

 文逸凡大怒道:“你当我和白老师是像你们金虏一样不讲信义的么?到了山脚,自然放你!我们江南豪杰要对付的是你们金国的朝廷,是你们敢于渡江南犯的虏骑!岂在乎拘留你一个区区的贝子。”

 韩希舜吃下一颗定心丸,说道:“完颜兄放心,文大侠是江南的武林盟主,说的话自然算数。”完颜豪落在人家掌握之中,心里虽然惴惴不安,也只好依从对方了。

 当下韩希舜命令手下留在山上,他陪伴完颜豪“送”文逸凡等人下山。

 到了山下,文逸凡果然将完颜豪交回给他,说道:“韩公子,请你回府上复令尊,义军是‘袭灭’不了的,文某以大宋江山为重,不愿与他为难。但令尊若是再欺迫我们,终有一日,只怕我们也难以和他客气了。”韩希舜哪里还敢多话,与完颜豪诺诺连声而退。

 这两人走了之后,文逸凡说道:“现在朝廷大计已变,柳女侠还未曾知道。我和白老师要分头去通知江南的各路义军,一年半载之内,恐怕是不能到金鸡岭的了。公孙世兄,这件差事还是麻烦你再走一趟吧。”

 公孙璞道:“我本来是要回去禀报柳姑姑的,那么晚辈告辞了。”白逖道:“你路上当心一些,你如今回去不比来时,和你作对的人多了许多呢!”

 公孙璞道:“我理会得,白老师不用挂心。”心里却在想道:“我倒是巴不得再碰上完颜豪,这次真是太便宜他了。”

 出乎公孙璞意料之外,他渡过长江,一路都是平安无事。既没有相府的人找他麻烦,也没有碰上完颜豪派遣的追兵。

 这日他进入山东嘉山县的山区,离金鸡岭不过三日路程了。正行走间,忽见两骑快马对面驰来,马上是两个粗豪汉子,腰悬刀剑,看来似是黑道上的人物。

 公孙璞注意他们,这两个人也是很注意他。公孙璞避在路旁,当他们的快马跑过之际,只听得他们“咦”了一声,低声说了两句“黑话”,公孙璞可听不懂。

 公孙璞心里暗暗好笑:“他们若来劫我,那就是要大失所望了。我身上的碎银子总共也不到十两。”

 那两个人从他身旁驰过,虽然神色有异,却无举动。公孙璞只当是自己的瞎猜疑,也就不再放在心上,继续赶路。

 不料走了一程,只听得背后马铃声响,那两骑快马又跑回来。公孙璞心道:“来了,来了!”故意停在大路当中,看他们怎样对付自己。

 公孙璞只道他们是回来行劫的,谁知又没料中,那两个人竟然连叫他让路也没有叫,接近他的时候,两骑马左右分开,倒似是好意避他似的,从他两旁驰过。

 公孙璞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心道:“原来还是我的多疑。这两个人相貌虽然凶恶,未必就是黑道中人。是黑道中人,也未必就是胡乱劫掠行人的下三滥之辈。”

 行行重行行,不知不觉,天色已是渐近黄昏,忽又听得马铃声响,后面又来了两骑快马越过他的前头,一样的劲装汉子,腰间涨鼓鼓的显然藏有兵器,这两个人也像上午碰到的那两个粗豪汉子一样,对他十分注意,跑了过去,又回头看他。

 公孙璞不由得疑心大起:“该不会有这样凑巧的事吧?但他们对我毫无举动,却又不像是对我怀有恶意。其实我又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劫的,他们若然真的是黑道中人,也应当有点眼力,我又何须担忧,倒是现在已经天黑,我错过了宿头,须得找个地方过一晚了。”

 心念未已,忽又听得蹄声得得,这两骑马没挂马铃,从山上跑下来,那两个骑者年纪较大,一样的带着兵器。

 公孙璞闪过一旁,心想:“不知他们是不是一伙的,这么晚了,还在赶路,大概是有急事。”

 这次公孙璞没有猜疑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不料走了不过一会,那两骑马又跑回来,和最先碰上的那两个人一样,一来一回,从他身旁经过之际,都是目不转睛的在盯着他。

 公孙璞隐隐听那两个人说话:“你看莫大哥是不是走了眼?”“不会,我看这小子也是肥羊。”“他身上不似藏有大量黄鱼(金子)。”“只怕是比黄鱼贵重百倍的猫眼(珍宝)。”“当真如此,那倒是要分外小心了。”

 公孙璞内功深厚,耳灵目聪,百步之外的小声谈话也听得见,不过这两骑马跑得很快,他只能够隐约听见这几句说话,后面的说话就听不见了。

 这两个人的对话只有几个“唇点”(黑道术语),公孙璞倒是完全听懂了。

 “原来果然是踩盘子(侦察要劫的对象)的贼人,可笑他们还说没有走眼呢,什么黄鱼猫眼,我身上的银子,只怕还不够他们六个人吃喝一顿。哈哈,我倒是盼望他们动手,乐得奚落他们一番。”公孙璞心想。此时已是日落西山,夜幕笼罩大地了。

 公孙璞抬眼望去,暮色苍茫中只见那两骑马已是变成两个黑点,转眼之间,没入密林深处。公孙璞心里想道:“他们为何不走大路,莫非前面那一座山,就是他们的巢穴?我正要找个地方过一晚,不如就到那个林子里陪伴他们吧。”

 公孙璞倒不是喜欢惹事,只因接二连三的碰上“踩盘子”的黑道人物,不免引起了好奇之心,反正此际无事可做,要找地方过夜,是以打定主意,反过来侦察他们。

 主意打定,公孙璞立即施展轻功跑上山去。那座山看来似在前面不远,走起来才知道也有十数里之遥,山路崎岖,进入那座林子之时,天色已是完全黑了。

 山深林密,林子里黑漆漆的也不知他们藏在何处,正自为难,忽地隐隐听得西面似有两下掌声,公孙璞伏地一听,伏地听声,听得比较清楚,听得东面也响起两下掌声,随即便听得有脚步声,从西面向东面奔去。

 公孙璞多少有点江湖经验,心里想道:“原来他们果然是约好了在林中聚会的,聚会之处,是在东边。”当下便以八步赶蝉的上乘轻功,悄悄的向东面循声觅迹。

 忽地眼前一亮,只见林子里一块树木比较稀疏的空地上有一堆野火,火堆边围着六个人,正是他日间所曾碰见的那六个人。

 公孙璞攀上一棵大树,这颗大树枝叶茂盛,正好可以藏身。公孙璞轻功超妙,那些人又绝想不到他会来得这样快,此时正在议论纷纷,一个也没发觉。

 只听得一个人说道:“这小子并无行李,但一看就知他身上藏有重物,显然不是黄鱼,就是猫眼!”

 公孙璞听了这话,方始恍然大悟。原来黑道中人,大都有这样的本领,一看就看出别人的身上是否藏有金银珠宝的,因为金银珠宝体积小而比重大,比如一块金子就要比同样大小的铁块沉重,同样的一块宝石又要比金子重。身上藏有沉重的金属,走起路来也不同的。

 公孙璞暗暗好笑:“他们哪知道我携的是玄铁宝伞,却把玄铁宝伞当成黄鱼猫眼了。”

 另一个人说道:“我也知道他是携有重宝随身,不过,唯其因为如此,咱们可就是要小心从事。你想一个孤身的小子,携带重宝独走长途,倘非有高强的本领,就必是有极大的来头,否则怎敢如此?咱们必须打听清楚,清楚了他背后是否有什么奢拦的靠山方能下手,是不是呢?”公孙璞心道:“原来如此,他们是因为有所顾忌,所以才要接二连三的采盘。”

 心念未已,只听得第三个人说道:“打听清楚之时,只怕就要错过动手的机会了。走了肥羊,岂不可惜?”

 第四个人说道:“不错,咱们在黑道上并非无名之辈,大丈夫岂能如此畏首畏尾?”

 第五个人说道:“咱们有六个人之多,那小子纵然懂得武功,甚或武功不弱,他也不是三头六臂,咱们还怕收拾不了他吗?”

 第六个人道:“你们稍安毋躁,这小子走这崎岖的山路,最少还得两个时辰,方能从这山下经过。说不定天色晚了,他不敢走夜路,要明天早上方能经过这里呢,你们急什么?”

 第一个人道:“但咱们也得商量定夺呀,大家意见纷纭,怎好办事?”

 那个主张慎重的人说道:“我赞成六哥的意见,等待跳虎涧的人来了再说。”

 一个人问道:“什么?跳虎涧的人也在打那小子的主意吗?”

 那第六个人笑道:“我叫你们稍安毋躁,就是因为我已经知道跳虎涧的韩大哥就要来了。韩大哥见多识广,昨天他已经注意这小子了,他正在打探这小子的来历呢。”

 第一个人叹口气道:“跳虎涧的人来了,最少也要占个双份,这碗水分开来喝,可就只能润润喉咙了。”

 主张慎重的那人笑道:“我宁愿只是喝口凉水润润喉咙,可不愿凉水变成热馒头,烫坏了口。再说这一口凉水乃是甘露,大家少喝些,也足以延年益寿的了!”话中之意,即是说他敢断定公孙璞所携的“重宝”价值连城,大家瓜分,收获亦是不小。

 其余的人听了这之话,一致同意。过了一会,果然便听得两下掌声。

 那个“六哥”跳起来道:“跳虎涧的韩大哥来啦!”

 只见一个虬髯汉子现出身形,哈哈笑道:“韩大哥今晚也要来吗?那就更好了。各位欢不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原来来的并非“跳虎涧的韩大哥”。

 众人呆了一呆,随即纷纷涌上去迎接,那个“六哥”似乎是这班人的首领,说道:“金大哥,听说你正在西门先生的手下得意,早已飞上了高枝,难道还要做这黑道的买卖?”

 原来这个“金大哥”本来也是江湖上闻名的大盗,比跳虎涧的“韩大哥”名头更大,后来跟了西门牧野,投奔蒙古,早已不干黑道的生涯了。不过他和黑道的人物仍是常有联络,黑道中的邪派人物慑于他过去的名头,更畏惧他现在的势力,都是不敢不听他的话的。

 那“金大哥”哈哈一笑,说道:“一条小小的羊牯算得什么,我有一炷更大的财香送给各位!”这意思即是说不要去打那小子的主意了,另有一宗更大的买卖等着他们。

 六个人都是怔了一怔,随即说道:“金大哥肯照顾我们这些穷兄弟,我们自是感激不尽。但不知是怎么样的财香?要我们做些什么?还请金大哥示下。”

 “金大哥”缓缓说道:“黑风岛主的大名,想必各位都是知道的了?”

 众人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说道:“听说黑风岛主来到中原,不知是真是假?”这个人就是刚才力主谨慎从事,要等待跳虎涧“韩大哥”来的那个人。

 “金大哥”说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不错,黑风岛主非但来到了中原,而且就快要做中原的武林盟主了呢!”

 那人说道:“但我听说西门牧野要当武林盟主,这么一来,他们两个岂不是要冲突了么?”

 “金大哥”笑道:“西门牧野非但不会与他冲突,还要巴结他呢。”那人诧道:“西门牧野竟有这样的宽宏大量?”

 那“金大哥”这才把真相说了出来,说道:“各位有所不知,西门牧野之所以敢于想做武林盟主,那是因为有蒙古国师龙象法王替他撑腰。龙象法王则是想把他扶起来与蓬莱魔女对抗的,但现在龙象法王觉得黑风岛主比他更为适合,他当然就得退位让‘贤’了。尽管他心里或许不服气,口头上也不能不巴结黑风岛主呀!”

 众人说道:“原来如此。但黑风岛主要做武林盟主,不知和金大哥说的那炷财香又有什么关系?”

 “金大哥”道:“当然大有关系。是这样的,黑风岛主有个女儿,名叫宫锦云,本来是和父亲到了龙象法王的客寓,就准备动身前往和林的,这小妞儿不知和她爹爹闹了什么别扭,不声不响悄悄的就逃跑了。黑风岛主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是以非得把她找回来不可。

 “各位都是雄据一方的寨主和香主,黑风岛主托我,我就只能托各位了。

 “各位想想,黑风岛主现在已是龙象法王的副手,将来还要当上武林盟主,各位替他效力,这好处还用说吗?将来蒙古大汗统一中原,各位要升官的可以升官,要发财的可以发财,还用得着去打一条小羊牯的主意?”

 公孙璞暗中偷听,又惊又喜:“原来锦云果然是逃走了,却不知她身在何处?”

 公孙璞想要知道的果然就有人问了出来:“金大哥可知道那位宫姑娘逃向何方?”

 “金大哥”笑道:“我若知道,也用不着劳烦各位了。”

 有两个不大愿意帮这个忙的便皱起眉头说道:“人海茫茫,我们又不认识她,却是怎生寻找?”

 “金大哥”缓缓说道:“只要各位愿意帮这个忙,当然是有办法。那位宫姑娘性情好玩,她是绝不会逃回黑风岛的。她是大前天从密云(地名)逃出来的,并无坐骑,不论逃到何方,算行程总该在这方圆数百里之内!

 “各位都是雄据一方的寨主香主,这方圆数百里的州县属于你们的势力范围,只要你们各回原地,分派手下探查,还怕找不着吗?

 “至于说到你们不认识宫姑娘,这更无须顾虑了。一个会武功的单身女子怎瞒得过各位大行家的眼睛?就是抓错了也不打紧,九个错了,第十个也会找对!”

 那两个人给他说得无法再找遁辞,想了一想,说道:“金大哥提携我们,我们哪有不识抬举之理,自当尽力效劳,不过、不过……”

 “金大哥”冷冷的向他们瞅去,说道:“不过什么?”

 那两个人道:“不过我们干这桩买卖,已是烤熟了的馒头,眼看就可以到口了的。待我们干了这桩买卖,然后回头去替金大哥办事如何?”

 跟着有人说道:“是呀,那小子明天早上必定从这山下经过,做了这桩买卖,回去也不迟呀!”

 “金大哥”似乎很不高兴,说道:“各位请放明白,这是给宫岛主办事,也是给我们的国师龙象法王办事!迟一天半天本来不打紧,但只怕那位宫姑娘已经走出了各位的辖地,找起来可就麻烦了。万一误了事怎么办?我劝各位还是别打小算盘吧!”

 那个主张慎重的人说道:“我有一个主意,跳虎涧的韩大哥马上就要来的,他的耳目最为灵通,说不定金大哥要找的那位宫姑娘,在他那里可以打听到什么风声。”

 先前那两个人齐声说道:“是呀,就算打听不到,反正韩大哥马上就会来到,多他一个人办事也好呀!迟也不迟在这片刻!”

 “跳虎涧”在黑道上颇有势力,那“金大哥”虽不高兴,也只能给他们几分面子,说道:“好吧,那就稍等片刻,过了三更,若然韩大哥还是未来,咱们可要分头办事了。”话犹未了,只听得已是有人叫了起来:“韩大哥来了,韩大哥来了!”

 另一个人说道:“还有一位朋友和韩大哥来呢,这位朋友是谁,你们认识吗?”

 那几个人都不认识和“韩大哥”一同来的汉子,躲在树上偷看的公孙璞却倒是认识他,心里又惊又喜。

 原来这个人正是完颜豪的两随从之一,会使“化血刀”毒功的西门柱石。

 “好呀,我正要找这厮算账,他自己撞上来了!且先听听他怎么说吧?”

 那个“金大哥”呆了一呆,忽地也叫了起来:“咦,西门兄,你怎的也了了?”原来他和西门柱石也是相识的。

 西门柱石笑道:“金七,你来这里做什么?我的叔父好吗?”

 金七颇有点尴尬,说道:“令叔正在密云与国师一起,前两天还说起你呢,你为什么不去跟他?”原来这个西门柱石,正是西门牧野的侄儿。

 西门柱石笑道:“我们叔侄乃是分道扬镳,各干各的。不过虽说是各为其主,但也可说得是殊途同归。”

 金七约略知道一些关于西门柱石的事情,心里想道:“人家说他投奔了金国的皇叔完颜长之,以他这样说来,这件事大概是真的了。”当下说道:“西门兄,我明白。但不知西门兄和韩大哥一起来,却是为了何事?”

 西门柱石道:“你先说吧!”

 金七想道:“黑风岛主要抢他叔父的武林盟主来做,这事情说了出来,只怕他不高兴。”但“跳虎涧”的“韩大哥”是这班人的首领,他不说这班人也会说,无可奈何,他只好说了。

 西门柱石笑道:“原来是这件事情。说来凑巧,我们可也正想找一个人呢,我们找的人说不定和你们找的这位宫姑娘也有点关系。”

 金七道:“哦,你们找的是谁?”

 西门柱石道:“是一个背着雨伞,模样象是个庄稼汉的乡下少年。”

 此言一出,那六个人齐声欢呼,说道:“我们本来就是要干掉这个小子的,西门大哥,欢迎你来主持此事,这碗水你和韩大哥喝双份好啦!”

 金七皱起眉头道:“这小子纵然有些油水,怎比得上黑风岛主的女儿值价?西门兄,令叔与黑风岛主都在法王手下办事,你应该先帮我这个忙才对。”

 西门柱石笑道:“你可知道这小子是什么人,他有的又是什么宝贝吗?”

 金七道:“正要请教。”那六个人也渴欲知道,围拢了来听。

 西门柱石缓缓说道:“这个人名叫公孙璞,他的那把雨伞乃是稀世奇珍,名叫玄铁宝伞!”

 此言一出,那个金七大吃一惊,首先叫了起来:“呀,玄铁宝伞!”

 跟着那个主张慎重的汉子也叫了起来:“原来是玄铁宝伞,怪不得他好象身藏重物了!”

 其他的人却是莫名其妙,争相问道:“玄铁宝伞是什么玩意?为何说它是稀世奇珍?”

 金七说道:“玄铁宝伞是兵器之王,比凡铁要重十倍,任何宝刀宝剑都比不上它!”

 那汉子说道:“那柄雨伞的伞柄是玄铁造的,至少也有百多斤重,那是比‘猫眼’更贵重的‘重宝’了,嘿嘿,哈哈,咱们这次可都失眼啦!”

 骏马宝刀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何况是比宝刀宝剑更宝贵十倍百倍的玄铁宝伞?这班人明白之后,不觉都是馋涎欲滴了!

 有一个人说道:“咱们共有九人之多,玄铁宝伞只有一把,抢了来应该归谁所有?”

 这班人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论目前在黑道的地位是跳虎涧的韩大哥最高,论势力是金七最大,论武功则是西门柱石最强,抢了玄铁宝伞,定然是落在这三个人的手中,不管是哪一个取得,总之无论如何是轮不到他们身上,他们出力卖命,也不过是为人作嫁衣而已!这么一想,这班人不觉又都是意兴索然了。

 西门柱石缓缓说道:“玄铁宝伞虽然只有一把,但我决不能叫各位白出力气,应该得的好处嘛,我管保各位谁也不会落空!”

 有人问道:“此话怎说?”有人说道:“咱们先君子后小人,不知西门先生许的是什么好处?”

 西门柱石这才把真相说了出来:“实不相瞒,小弟是为大金国的完颜王爷出差,公孙璞这小子是我的少主完颜贝勒的仇人,各位若能为助我抢得这把玄铁宝伞,贝勒答应每人送十万两银子,若能把这小子也都杀了,加送五万两银子,另外各位的辖地(意即指他们的黑势力范围),官兵决不侵犯。即使各位在外地做案,官府也会眼开眼闭,任凭各位横行!”

 十五万两银子在这班强盗头子的眼中,也算得是很大的数目了。何况令得他们更动心的是今后可以横行无忌呢!要知他们是在金国的统治下做强盗,而完颜长之正是金国掌握兵机的第一号人物,得了他的允许,这就不啻是一道护身符了!于是这班人争先恐后的答应:“完颜王爷要我们办事,这是看得起我们,我们当得效劳!”

 金七说道:“那么黑风岛主的事情怎么办?完颜王爷固然是不能得罪,但蒙古大汗和龙象法王以及未来的武林盟主,恐怕也是不能得罪的吧?”

 这些人心里都是想道:“不怕官,只怕管,蒙古虽然是兵强马壮,金国也要向它屈膝求和,但毕竟尚未打进中原,我们当然是应该先讨好完颜王爷了。”但想是这样想,他们对龙象法王与黑风岛主究竟亦有所顾忌,尤其是心狠手辣的黑风岛主,他们更为忌惮,是以谁都不敢作声,只把眼睛望着西门柱石。

 西门柱石打了个哈哈,说道:“七哥是和我争生意了,其实这两件事情也未尝没有关系,我倒想和七哥也做一桩交易呢!”

 金七道:“如何交易?”

 西门柱石说道:“请七哥先帮帮我的忙,杀了公孙璞这小子。我答应替七哥找回那位宫姑娘。”

 金七半信半疑,说道:“你已经知道了那位宫姑娘的下落?”

 西门柱石笑道:“不是我知道,是韩大哥知道!”

 跳虎涧的寨主韩老大说道:“不错,我已知道了宫姑娘现在什么地方,而且最少在三天之内,她是不会离开这个地方的。”

 金七连忙问道:“什么地方?”韩老大微微一笑,却不回答。西门柱石说道:“办妥了这件事,我们自然会带七哥前往,包管可以找到那位宫姑娘就是,七哥,这桩交易你是做还是不做?”原来西门柱石吃过公孙璞的大亏,此时虽然说服了七个强盗头子帮他的忙,还是有点害怕力量不够,这个金七的武功比这班强盗头子都强,是以他必须拉他作个帮手。

 金七说道:“好,我同意做成这桩交易!”西门柱石笑道:“对啦,这才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呢。有一件事情我还未曾告诉七哥,你要找的那位宫姑娘正是公孙璞这小子的心上人,但黑风岛主却是不愿意有这个女婿的。所以你帮我杀了这小子,黑风岛主也会领你的情,感激你呢!”

 金七这才恍然大悟,哈哈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说是有关联了!好,咱们这就下山把守路口,等候那小子吧!”

 公孙璞此时正是又惊又喜,心里想道:“原来那姓韩的汉子已经知道宫锦云的下落,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就在那班人商量要动身的时候,公孙璞忽地从树上跳下来,高举玄铁宝伞,朗声说道:“不劳各位费神寻找,公孙璞送上门来了!谁想要这把玄铁宝伞的,就请来吧!”

 众人呆了一呆,蓦地发一声喊,亮出兵器,纷纷向公孙璞扑去。西门柱石叫道:“小心,别让他的宝伞碰着兵刃!分出人来,背后攻他。对,用暗青子招呼也好!”正是:宝伞防身何所惧,要擒强贼审真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