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野岭危崖逢异丐 金簪罗帕请援兵

 公孙璞三人出了相府,回头一看,并没追兵,这才放下了心。

 厉赛英道:“这女魔头好厉害,我几乎吃了大亏。哼,待我找着爹爹,再去和她算账。”

 公孙璞道:“我倒有点担心白老前辈呢,出了这件事情,不知他会不会受到我们的连累。”

 奚玉帆道:“这倒无妨,白逖是韩胄和江南武林人物之间的联络人,在蒙古鞑子即将南侵之际,韩胄有些地方还是要倚仗他的。咱们还是赶紧前往太湖,见了谷啸风再说吧。”

 公孙璞道:“对,太湖的王寨主和柳姑姑(蓬莱魔女)常有信使往还,咱们可以请他把这女魔头在相府出现的消息告诉柳盟主,柳姑姑自会告诉檀叔叔。那就不心等待找着你的爹爹,也可以和那女魔头算账了。”

 厉赛英道:“不错,听那女魔头的口气,她和韩希舜这厮的师父是认识的。这厮的师父一定就是抢了穴道铜人图解的那个蒙面人,让武林天骄知道,武林天骄非得找他们不可。”

 三人同行,一路谈谈说说,倒是不觉寂寞。这日到了太湖,只见万顷茫茫,水天一色,不觉逸兴遄飞,胸襟为之一爽。忽听得一声长啸,芦苇丛中摇出一只小船,那舟子笑道:“可是百花谷的奚公子么?”

 奚玉帆诧道:“你怎么知道?请恕眼拙,咱们好像以前没有会过?”

 那舟子笑道:“你们一路行来,早就有人打探清楚,禀告我们的总寨主。我是奉了总寨主之命,特地在这里等候你们的。”

 太湖义军防范的周密,三人都是不禁佩服。上船之后,奚玉帆问那舟子道:“有一位谷少侠谷啸风是不是在你们的寨子里?”

 那舟子道:“不错,谷少侠来了许多天了。”

 公孙璞道:“文大侠的掌门弟子辛龙生和他的新婚夫人是不是也已经来了?”

 那舟子道:“这倒没有听说,不过我只是一个小头目,总寨主的宾客,我也不尽知道。”

 王宇庭是太湖七十二家的总寨主,大寨在西洞庭山。摇到对岸,弃舟登山,王宇庭早已和谷啸风在半山迎接他们了。好友相逢,自是欢喜无限,不过在无限欢喜之中,奚玉帆想起那次谷啸风的婚变,和他的妹妹闹出的轩然大波,却是不禁颇为感慨,有点尴尬了。

 王宇庭不知就里,说道:“奚少侠,你们是从文大侠那儿来的吧,令妹和文大侠的掌门弟子成婚,我抽不出身子去喝喜酒,很是抱歉。”

 奚玉帆吃了一惊,说道:“舍妹未曾来到吗?”王宇庭诧道:“令妹新婚,怎会来此?”

 奚玉帆怔了一怔,说道:“文大侠说他们早已来了的,何以还没有到呢?”

 王宇庭不禁亦是有点惊疑,说道:“是吗?那恐怕是在路上碰着什么事情耽搁了。但你也不必担心,江南的武林人物,谁不识文盟主的掌门弟子?有事耽搁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你们先住下来,待我派人给你打听打听。”

 既来之则安之,奚玉帆等人也只好如此了。

 这晚奚玉帆与谷啸风联床夜话,说起别后各人的遭遇,大家都是不胜感慨。

 奚玉帆说道:“我这次在临安韩胄的相府碰上一个人,你一定意想不到。”

 谷啸风说道:“什么人?”

 奚玉帆道:“辛十四姑。”

 谷啸风果然甚为诧异,说道:“她怎么会在相府之中出现?”

 奚玉帆把穴道铜人图解的故事和如何碰上韩希舜与辛十四姑的经过,一一告诉了谷啸风,谷啸风听得惊奇不已,说道:“不瞒你说,这个辛十四姑我也正想找她。”

 奚玉帆道:“哦,你也要找她,为什么?”

 谷啸风道:“瑛的爹爹在她家里养病,她却失了踪,瑛担心得不得了。要找瑛的爹爹,不是先得找她吗?”

 奚玉帆叹了口气,说道:“幸好你当时没有见着韩老英雄。”

 谷啸风懂得他的意思,假如当时自己见着韩大维,当然是一定会提出要和韩瑛退婚之事了,想不到一年来的变化竟是如此巨大,谷啸风不由得心中苦笑了。

 事情的变化,确实是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外的,辛龙生和奚玉瑾这对夫妇的遭遇就是如此。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奚玉帆和谷啸风的事情不提,且说辛龙生夫妇的遭遇,他们奉了文逸凡之命,前往太湖和王宇庭联络,这日到了浙西的一个山区,为了赶路,走山间小路,路上辛龙生忽地想起一件事情,说道:“瑾妹,到了太湖,你可能见着一个你所想不到的人。”

 奚玉瑾觉得他的神色有点古怪,说道:“王宇庭那里常有江湖上的异人来往,碰上意想不到的人,那也不足当奇。”

 辛龙生道:“不,这人是你的好朋友,却并不是什么江湖异人。”

 奚玉瑾何等聪明,心中已经隐隐猜着了辛龙生要说的是什么人了,嗔道:“你究竟说的是谁?”

 辛龙生冷冷说道:“谷啸风。那天我听得他和我的师父说,说是要到太湖去的。”

 奚玉瑾心里甚是难过,却道:“碰上他又怎么?唉,龙生,咱们已经结为夫妇,你还不相信我吗?”

 辛龙生道:“你不嫌弃我,我是感激得很。不过我遭了那丫头之害,与你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我,我总是觉得对不起你。唉,谷啸风现在不知成婚了没有?如果──”

 奚玉瑾杏脸飞霞,嗔道:“不许你再说下去,夫妻紧要的是两情相悦,相互扶持,难道只是贪欢作乐么?这件事以后不准再提!”

 话是这样说,奚玉瑾心里可是难过得很。不由自己的又想起了谷啸风以往对她的种种好处来。“我当真是更喜欢龙生么?还是只贪图可以做未来的盟主夫人呢?”无意间自己揭开了自己心底的秘密,奚玉瑾不禁暗暗有点羞愧了。

 这天是个阴天,他们二人心上也像蒙了一层阴影,辛龙生不敢再试探她,奚玉瑾也没心情说笑,两人默默无言的走了一程。

 走到一个险峻的路口,忽见有个老叫化睡在那儿。

 他们走的是两峰挟峙之间的山路,那叫化睡觉的地方正是绝险之处,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幽谷,叫化子枕着路口的一个石头,只要稍一转身,就会跌下去的。

 辛龙生正自不好气,骂道:“哪里来的这个臭叫化,你死活不要紧,这条路可给你拦住了。”

 奚玉瑾道:“你别推他,咱们做个好心,唤醒他吧。你守在那边,提防他滚下去。”

 辛龙生道:“哈,你还要我服侍这个臭叫化,你可真是太好心了。”

 奚玉瑾道:“他这样睡法,可是危险得很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反正咱们也不是要赶路。”

 辛龙生赔笑道:“好,好,依你就是。”脸上赔笑,心里可是在埋怨妻子多事。

 奚玉瑾叫了几声,那老叫化的鼾声打得更响了。辛龙生苦笑道:“睡得像个死人,别理睬他吧,从这块石头上跳过去不就行了?”

 奚玉瑾道:“不好,你看,这块石头摇摇欲坠,万一给咱们碰着了那怎么好?”

 话犹未了,那老叫化忽地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把奚玉瑾吓了一跳。

 那老叫化睁开惺忪睡眼,咕咕噜噜的埋怨道:“我睡得好舒服,你们偏来扰人清梦,真是可恶!”

 辛龙生怒道:“我们好心救你一条性命,你却反而骂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老叫化道:“你咒我是死人不是?哼,你死了我还活着呢,谁要你救?”

 辛龙生心头火起,正要发作,奚玉瑾劝道:“你何必和他一般见识,他不领情,咱们走吧。”

 那老叫化揭开一个红漆葫芦的盖子,酒香四溢,说道:“这女娃儿倒是有点好心,来,来,来,我请你喝酒。”

 辛龙生冷笑道:“谁要喝你的酒,你滚吧!”

 那老叫化“哼”了一声,说道:“别人想喝都喝不到呢。你这臭小子懂得什么?你不喝,你给我滚!”

 奚玉瑾忙道:“龙生,别吵了。走吧,走吧!”

 辛龙生道:“我才不屑和叫化子吵呢!”迈开大步便走,只听得那老叫化在背后连连冷笑。

 路上辛龙生埋怨道:“玉瑾,我叫你不必理这臭叫化,你看,非但得不到他的感谢,反而受了一顿腌闲气。”

 奚玉瑾忽道:“龙生,我看这老叫化恐怕是个江湖异人。普通的叫化怎敢睡在那样险峻的地方,不是和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还有,他后来说的那几句话也着实有点可疑。”

 辛龙生人极聪明,奚玉瑾所想到的可疑之点,他此刻亦是想到了。颇为后悔刚才自己一时之气,开罪了这个叫化。不过一想自己是江南武林盟主的掌门弟子,就算这老叫化是江湖异人,开罪他也不见得就有什么大事,不愿意在奚玉瑾面前认错,强笑说道:“哪来的这许多江湖异人?你别瞎猜疑吧。”

 不料走了一程,忽又听得呼呼噜噜的鼾声,奚玉瑾抬头一望,吓得跳了起来,叫道:“龙生,你瞧!”

 原来在那路口之处,只见又是那个老叫化伸开双脚枕着石头睡觉,口角还流着酒涎。

 他们少说也走了十多里路,虽然不是施展轻功,也是走得比普通人快得多的。这山路又只有一条,这叫化子要赶在他们前头不让他们发现,只有绕过一个山坳才行。不到半个时辰,这叫化子就能躺在前面的路口睡觉,奚玉瑾焉能不吓得一跳。

 辛龙生低声说道:“你不必惊慌,江南的武林人物,我师父无有不识。不错,我刚才是骂了他,但看在我师父的份上,他也不能怪我。”

 他料这老叫化是装睡无疑,这几句话自是有心想说给老叫化听的。

 奚玉瑾叫道:“老前辈请恕我们刚才有眼无珠,不识高人。”

 老叫化伸了一个懒腰,睁开眼睛说道:“哼,又是你们,怎的老是来扰人清梦。”

 辛龙生道:“老前辈何故戏弄?”

 那老叫化道:“谁有闲情戏弄你们?我问你,文逸凡是你的什么人?”

 辛龙生道:“正是家师。”

 那老叫化点了点头,说道:“我早已瞧出来了,那么你是他的掌门弟子辛龙生吧?辛十四姑是你姑姑?”

 辛龙生大为欢喜,说道:“不错。原来老前辈和我的姑姑也是认识的,那就是更好了。”

 那老叫化忽地冷笑道:“你有一个做武林盟主的师父,又有一个这样奢拦(有来头而又本领了得之意)的姑姑,这两个人给你撑腰,怪不得你目中无人!”

 辛龙生吃了一惊,说道:“晚辈不敢,请、请恕……”

 “请恕晚辈无知之罪”,这句话还未能说出口来,那老叫化已是喝了一口酒,忽地张开嘴已,向他喷去。烈酒夹着口涎,喷得他满面淋漓。

 辛龙生所到之处,无不受人尊敬,哪曾受过如此侮辱?明知这老叫化是江湖异人,也禁不住怒火勃发,唰的拔剑出鞘,就向他刺去。喝道:“管你是什么人,少爷和你拼了!”

 辛龙生的剑法是融会两家之长,以辛十四姑所传的奇诡绝伦的剑法作为基础,再加上他的师父“铁笔书生”文逸凡的点穴功夫,一柄青钢剑当成了判官笔使,一招之间,同时刺那老叫化的七处穴道。

 老叫化哈哈笑道:“文逸凡的铁笔点穴功夫我也还不曾放在眼内,你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卖弄!嘿,嘿,这真是孔夫子门前卖百家姓了。”

 话犹未了,只听得“铮”的一声,辛龙生那柄长剑已经给他弹开,辛龙生正要变招,只觉身子忽地一麻,已是给他点着了穴道,不能动弹。连他用的是什么手法,都未曾看得清楚。

 奚玉瑾刚要拔剑,一见丈夫已给他制住,心念电转,想道:“我决不是他的对手,不如向他求情的好。说不定他只是恼怒龙生无礼,对他薄施惩戒罢了。”

 心念未已,那老叫化已是哈哈一笑,说道:“你是他的妻子吧?我看你的心肠比他好得多了。”

 奚玉瑾道:“请你看在他师父文大侠的面上,恕他无礼之罪。”

 那老叫化道:“文逸凡吓不倒我,我也不必卖他情面。嘿,嘿,看在你的面上嘛,那倒还可以。”

 奚玉瑾道:“那就请你看在我的面上,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

 老叫化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我是曾听说文逸凡的掌门弟子娶了媳妇,但现在看来,你们好像是还未同房的吧?你对他倒是很有情义啊!是不是真正喜欢他呢?”原来这老叫化早已看出奚玉瑾还是处子之身。

 奚玉瑾羞得满面通红,说道:“嫁猪随猪,嫁狗随狗,他好歹也是我的‘良人’。请老前辈休要取笑。”

 那老叫化忽地端起面孔,说道:“好,那我就和你说不是开玩笑的话,你必须老老实实的答我!”

 奚玉瑾道:“老前辈请问,晚辈若有所知,定当奉告,绝不敢虚言。”

 那老叫化冷冷地盯着她,说道:“穴道铜人的秘密,你知道多少?我信不过你的丈夫,所以我要问你。”

 奚玉瑾怔了一怔,说道:“什么穴道铜人的秘密,我连听也没有听过。”

 那老叫化道:“辛十四姑一直没有和你提过这件事吗?”

 奚玉瑾道:“我们成婚之后,就没有见过他的站姑。”

 那老叫化道:“以前呢?”

 奚玉瑾道:“以前我也只是在她家里住过一晚,那时和他的姑姑刚刚相识,她有什么秘密也不会告诉我呀。”

 那老叫化道:“邵元化的小老婆高小红你们见过没有?”

 奚玉瑾道:“邵元化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过的,却从来没有见过他,更不用说他的什么大老婆,小老婆了。”

 那老叫化眼珠一转,若有所思,半晌说道:“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说话,但却不能不委屈你们做我的人质了。”

 奚玉瑾大惊道:“你可是要扣押我们吗?我,我们是有事在身的呀!”

 那老叫化道:“我对你已经算得是十分客气了,谁管你们的什么劳什子事情?好,你不想陪你丈夫受罪,你自己走也行。”

 奚玉瑾忙道:“不,不,你既然捉了我的丈夫,我自然是要陪他的,但你总得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呀。”

 那老叫化道:“好,我就老实告诉你吧,辛十四姑一个人我是不怕她的。但她有个好朋友叫做韩大维,他们两个人倘若一同来找老叫化的晦气,老叫化只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她的侄儿在我手上,她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了。”

 奚玉瑾道:“不知老前辈和他的姑姑结的是什么梁子?”

 那老叫化哼了一声,说道:“你问的也太多了,老叫化可没工夫告诉你呢。我不强迫你,你愿意跟你丈夫就跟来吧。”

 说了这话,老叫化拖着辛龙生就走。奚玉瑾追上前去,说道:“请问老前辈高姓大名。”

 老叫化怒道:“你这女娃儿也忒罗唆,你叫我老叫化不就行了。”奚玉瑾不敢再问,心里想道:“这老叫化本领如此厉害,想必是丐帮中的高手?”

 老叫化拖着个人,登山涉涧,如履平地,奚玉瑾使出全副轻功,兀自落在他们后面。

 那老叫化也似乎知道她的本领如何,并不回头看她,却始终和她保持着数丈的距离,让她不至太过落后。

 奚玉瑾忽地得了一个主意。奚玉瑾素来爱美,每次出门,总忘不了要带一盒胭脂,这次也不例外。

 那老叫化走在她的前面,一直没有回头望她,奚玉瑾大着胆子,悄悄打开胭脂盒子,用指甲挑了一点胭脂,在一方手帕上写道:我们夫妇给一个老叫化捉去,仁人君子,拾获此帕,请送太湖王寨主,金簪聊作报酬。辛龙生、奚玉瑾。

 奚玉瑾是把手伸入怀中偷写的,字迹写得歪斜了草,但料想还可以辨认出来。写好之后,拔下头上一根金簪,折好手帕,用金钗穿过它,插在路旁的一棵树上,那老叫化在她面前数丈之遥,果然没有发觉。

 这方金钗钉着的字帕给人拾获的希望甚为渺茫,但总是有个希望。至于她为什么叫拾获的人向太湖王寨主王宇庭报讯,而不是向辛龙生的师父文逸凡报讯呢?则是因为下面两个原因。

 第一、这个地方距离太湖只有两天路程,距离文逸凡所在的中天竺则有七天路程,她急于脱困,当然是就近向王宇庭求援的好。

 第二、王宇庭占领太湖,对附近的百姓很好,百姓和义军亲若家人,倘若樵夫、猎人发现这方字帕,多半会给她送到。文逸凡的住址只有江湖上侠义道中的成名人物知道,普通百姓,只怕连他的名字也未必知道。

 奚玉瑾做了手脚,暗自想道:“这老叫化未必会注意到我的头上少了一根金钗,若是给他发觉,我就装作惊诧的神气,说是中途跌落了。”

 老叫化拖着辛龙生走得飞快,奚玉瑾使出全副轻功,紧紧跟在他们后面,不知不觉,上了一个山峰,只见山顶有间石屋。

 忽听得“咿咿呀呀”的叫声,树林里有个披着兽皮的小厮跑出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体格甚是壮健,长得几乎有老叫化那么高。这小厮扛着一只吊睛白额虎,他虽然长得不算矮,但这只老虎实在太大,前脚搭在他的肩上,后脚还是拖在地上。

 老叫化斥道:“虎儿,我叫你守门,你总是不安本分,又跑去打老虎了。”

 那小厮也不知是否听见了师父的说话,只是望着奚玉瑾傻笑。

 老叫化道:“我这徒弟是个哑已,在山上长大,很少看见外人的。不过,他对你并无恶意,你不用害怕。”当下笑道:“这是别人的媳妇儿,你傻乎乎盯着人家干嘛?”那小厮黑脸泛红,喉头发出“荷荷”的喊声,老叫化笑道:“奚姑娘,他是说你漂亮。”

 奚玉瑾心里想道:“这小厮赤手空拳就能打死一只老虎,不用他的师父监视我们,有他看守,只怕我们已是偷走不了。”

 进了屋子,老叫化把辛龙生推入柴房,笑道:“未来的武林盟主,委屈你在这柴房受苦几天,待你的姑姑来了,只要她向我求情,我就放你。”说罢,轻轻一拍,便给辛龙生解了穴道。

 辛龙生几曾受过这等委屈,他听这老叫化的说话,似乎对他的姑姑也是颇有顾忌,穴道一解,不禁就发起怒来,“哼”了一声,说道:“有胆的你就把我杀了!哎哟,哎哟,哎哟!”

 话犹未了,只觉遍体如焚,十分难受。本来还想再骂几句,已是骂不出来了。

 老叫化冷笑道:“我杀你做什么,让你多吃一点苦头不更好么?哼,你再嘴硬,我还有更厉害的手段请你尝尝好滋味呢!”

 奚玉瑾慌忙替丈夫求情,老叫化这才笑道:“好,看在你的份上,我姑且饶他一次。”说罢把那红漆葫芦一顿,说道:“我的独行点穴手法,本来在穴道解了之后,也要受苦三天的,只有喝了这酒,才可免你受苦。嘿,嘿,酒中可有老叫化的口涎,你喝不喝?”

 辛龙生遍体如焚,实在忍受不住,只好捧起葫芦,捏着鼻子喝了几口。

 老叫化抢了过去,笑道:“你摆什么少爷架子?哼,你嫌老叫化腌,老叫化可还舍不得给你多喝呢!”

 辛龙生喝了这酒,果然便觉遍休清凉,但身体仍是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对这老叫化的点穴功夫好生惊骇,不敢再发一言。

 老叫化道:“奚姑娘,你愿意留在这里服侍丈夫,我可以让你自由走动。你什么时候要走,我也决不阻拦,就只不许你将他带走。”说罢,回过头来,对那小厮说道:“我和他们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小厮点了点头,老叫化道:“倘若我不在家里,这个人要走的话,你把他的双腿打断,这姑娘要走,你就不必留难。”小厮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老叫化冷笑道:“你这小子倒是好福气,有这么一个贤慧妻子。”

 老叫化出了柴房之后,辛龙生满面通红,说道:“瑾妹,虽说你是嫁猪随猪,嫁狗随狗,但你我只是夫妻的名份,你可不必陪我受苦。”

 奚玉瑾知道他气量狭窄,心里想道:“原来他是为我刚才说的这两句话犯了心病了。”想起自己为他受苦,仍然给他奚落,不觉眼圈一红,说道:“你我已经拜堂成亲,做了正式夫妻,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唉,咱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屋檐底下,我劝你还是暂且忍住一时之气吧。”

 辛龙生话出了口,这才觉得有点过分,心中也有歉意,说道:“瑾妹,你待我这样好,我真不知应该如何感激你才是。”

 奚玉瑾强颜笑道:“夫妻之间,何必说这样的客气话?”奚玉瑾口里是这么说,心里想起了谷啸风往日对她的温柔体贴,却是不禁有点黯然神伤了。

 奚玉帆到了太湖西洞庭山王宇庭的山寨,住了几天,仍然不见他的妹妹和辛龙生来到,也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心里十分着急。

 这一天来了一个中年叫化,是丐帮中的一个八袋弟子,姓焦名奕。

 焦奕来的时候,奚玉帆和公孙璞正在陪王宇庭说话,焦奕问道:“这两位是谁?”王宇庭知道丐帮的八袋弟子前来,定然是有事商量,说道:“这位是百花谷的奚少谷主,这位是耿大侠的弟子公孙璞,他们都不是外人,焦香主,有话你但说无妨。”

 焦奕忽地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这可真是巧极了。”

 王宇庭怔了一怔,说道:“什么巧极了?”焦奕望了望奚玉帆,笑道:“奚少侠,令妹是不是芳名玉瑾?”

 奚玉帆又惊又喜,连忙问道:“焦香主,你可是有舍妹的消息么?”

 焦奕道:“不错,我就是为此来的。请你先看看这个。”说罢拿出一根金钗和一方手帕。

 奚玉帆吃了一惊,说道:“这金钗正是舍妹的,焦老前辈你是从何处得来?”

 焦奕道:“是这样的,松风岭出现了一个踪迹可疑的老叫化,接连几天都在山口的险峻处所睡觉。我的弟子发现他的行踪,初时还以为是本帮的长老,告诉了我。我跑去暗中窥伺,这才知道不是,我起了疑心,就在松风岭上躲藏起来,看他究竟是想干些什么。第二天就看见令妹夫妇二人从那里经过,出事了!”原来焦奕乃是那个地方的丐帮首领。

 此时,王宇庭已经把那方手帕展开,和奚玉帆一同看了奚玉瑾在手帕上写的那封信了。

 奚玉帆大惊道:“原来他们竟是给那老叫化捉了去,这老叫化是什么人呢?他的本领这样高强,难道不知辛龙生是武林盟主文大侠的掌门弟子?”

 焦奕说道:“我就是因为这老叫化的本领委实太过高强,自忖决不是他的对手,当时不敢声张。

 “令妹误会他是我们丐帮中人,这件事我们丐帮当然不能不管。我本来要向帮主报讯的,但帮主在北方,远水不能救近火,我想想还是照令妹的吩咐,来给王总舵主送信的好。”

 王宇庭说道:“人多去恐怕打草惊蛇,这老叫化的本领如此高强,可得找几个好手去对付他。”

 奚玉帆知道王宇庭在此风云紧急之秋,难以擅离山寨,说道:“我们三人前往,大概也可以和那老叫化斗一斗,请焦香主给我们带路,不用王寨主操心了。”正是:三英寻异丐,联袂探荒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