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柔情暗自缠佳士 恶阵安能困孽龙

 乔拓疆与钟无霸抵挡正面,采取以逸待劳的打法,那四个头目轮番上来骚扰,亦有牵制之功,明霞岛主的落英掌法本以轻灵飘逸见长,用重手法打了几十招,伤不着敌人,不觉已是额头见汗,有点力不从心了。

 厉赛英大为着急,不理那老仆的阻拦,倏地就跳了出去,叫道:“爹爹,接剑!”

 厉赛英用的这口宝剑是父亲传给她的,有断金截铁之能,出手化作了一道青虹,飞进了那个正在激斗的圈子。

 乔拓疆跃起抢剑,明霞岛主一掌拍出,喝道:“有本领你就接下给我看看!”

 那口宝剑给明霞岛主的劈空掌力一逼,笔直的向乔拓疆射去,乔拓疆吃了一惊,不敢硬接,连忙侧身闪躲,只听得“当”的一声,那口宝剑撞着了钟无霸的独脚铜人,反弹回来,恰好给明霞岛主接在手中。

 明霞岛主得了宝剑,神威大震,登时暴风骤雨般的向敌人杀去。钟无霸舞起独脚铜人,只听得叮当之声不绝于耳,铜屑纷飞,转眼之间,铜人身上已是伤痕斑驳。

 可惜明霞岛主毕竟是寡不敌众,仗着宝剑,开始的时候,抢了上风,没有多久,又给对方反夺先手,那六合阵也越围越紧了。

 厉赛英明知敌人比自己强得多,但怎忍见父亲独受围攻?父亲既然不能取胜,她银牙一咬,也就不顾一切地跑上去了。

 明霞岛主叫道:“英儿,你给我远远地走开!”

 厉赛英叫道:“爹爹,是生是死,咱们父女都在一起!”

 明霞岛主怒道:“你这丫头,胆敢不听我的话了!”心神一分,险些给乔拓疆打着。

 厉赛英道:“爹爹,你舍得离开女儿么?请恕女儿这次不能听你的话了。”

 说话之际,厉赛英已是拔出一柄短剑,向一名头目攻去。这把短剑是她母亲生前所用之物,也是十分锋利的一柄宝剑。厉赛英的轻功甚是不弱,以短剑作近身搏斗之用,招数更为险狠,那个头目竟然给她迫退。

 乔拓疆一抓向她抓下,哈哈笑道:“好,我就成全你这孝女的心愿吧!”明霞岛主掌中夹剑,掌劈乔拓疆,剑刺钟无霸,叫道:“英儿,用穿花绕树身法避强就弱!”他知道女儿的脾气,既是拦阻不来,只好指点她的打法。

 乔拓疆化解了明霞岛主的掌式,厉赛英已是跃过一边。她虽然没有被乔拓疆抓着,但胸口亦似受石头击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呼吸为之不舒。

 厉赛英避开乔、钟两个强敌,在六合阵中,穿花蝴蝶般的穿来插去,与那四个头目游斗,父女同心合力,形势稍微好转。可是要想突围,却是谈何容易?

 厉赛英气力渐感不支,激战中钟无霸的独脚铜人拦腰打来,厉赛英飘身一闪,从两名头目刀剑交插的缝中穿过,身法稍微慢了一点,刀光过处,削去她头上的一缕青丝。她自己还未知觉,她那个老仆已是不由得失声惊呼,这个老仆人就是厉赛英刚才叫他“照料”奚玉帆的那个老仆人,此时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厉赛英身上,为她捏着一把冷汗,哪里还记得要“照料”奚玉帆。

 奚玉帆按捺不住,倏地就从隐蔽之处跑了出来,径自向厉赛英跑去了。

 厉赛英大惊道:“你来做什么?丁大叔,快点将他拉回去!”

 话犹未了,对方的一名头目已是飞出了三柄匕首,两柄打奚玉帆,另外一柄却射向那个随后追来的老仆人。

 这老仆人慌不迭地追上去,正在张开喉咙大叫,“奚相公,回来,回来,回──”那柄匕首恰好穿过他的喉咙,那第三句“回来”哽在喉头,未曾叫得出来,就倒在血泊中了!

 奚玉帆长剑一挥,一招“乱披风”的剑法把两柄匕首打落。咬了咬牙,鼓一口气,冲到了厉赛英的身边。

 他虽是抱病在身,但因练有少阳神功的底子,在这紧急关头,本能的发挥了出来,竟是超过了他平时所能使用的“极限”。这情形就像遭遇火灾的时候,被困在危楼的人一样,平时怎也不敢下去的,危急关头,自自然然就跳得下去了,而且常常会出乎他本人的意料之外,竟未受伤。

 乔拓疆正自一抓向厉赛英抓下,明霞岛主的长剑又刚好给钟无霸的铜人挡住,一时间来不及为她救招。厉赛英心神大乱,眼看就要给他抓住,奚玉帆陡地一声大喝,一招“李广射石”,俨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剑尖上吐出碧莹莹的寒光,指到了他的背心。

 乔拓疆是个识货的行家,听得背后金刃之声,心头一凛:“想不到这岛上还有一个强手!”他的背心焉能给奚玉帆刺中,当下只好放松厉赛英,反手一弹,“铮”的一声,弹开奚玉帆的长剑。说时迟,那时快,明霞岛主已是连环三剑,杀退了钟无霸,闪电般的又向乔拓疆攻了过来,乔拓疆忙于应付明霞岛主,来不及向奚玉帆再施杀手了。

 厉赛英又惊又喜,叫道:“你怎么可以丝毫不顾自己!”

 奚玉帆道:“我这条性命是你救的,大不了为你送掉,那也是应当的!”

 奚玉帆是个至诚君子,心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并没考虑到所说的话是否会给人误解的。尤其在这样紧急的关头,他还能够推敲辞句?

 厉赛英听在耳中,心里可是甜丝丝的有说不出的舒服,想道:“不枉我救了他一命,他当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此时奚玉帆已是陷在阵中,厉赛英要拉也是不能将他拉出去的了。厉赛英银牙一咬,说道:“奚大哥,多谢你了。好吧,咱们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明霞岛主听得女儿叫这少年做“奚大哥”,倒是不觉一怔,说道:“他不是公孙璞吗?”厉赛英道:“他是百花谷的奚少谷主,女儿特地带他来见你老人家的。”她只能简简单单地说两句话,内里因由,自是不能细说了。

 明霞岛主心里想道:“原来英儿看中了他,这也是缘份。百花谷奚家是中原有名的武学世家,倒也还算得门当户对。”

 乔拓疆狞笑道:“好,叫你们父女翁婿同往地府团圆吧!”他以为奚玉帆定是明霞岛主的女婿无疑,却不知他们根本尚未曾谈过一句有关男女私情的话的。奚玉帆面上一红,却也无暇分辩。

 明霞岛主纵声笑道:“好女儿,你很有眼力,没有选错了人!爹爹拼了这条老命,也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明霞岛主抖擞精神,一柄长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剑中夹掌,每发一掌,都是带着劲风。奚玉帆跳跃不灵,就牢牢的像打桩一样把双足钉在地上,左来左挡,右来右挡,一口青钢剑盘旋飞舞,竟也遮拦得住。当然在乔、钟两个强手攻他的时候,他就必须明霞岛主来给他化解了。

 奚玉帆的百花剑法以轻灵奇诡见长,他跳跃不灵,剑法的功效不免打了一个折扣,好在剑路奇诡,那四个头目从未见过这套剑法,摸不清虚实,一时间也不敢强攻。他们这边以三敌六,居然可以勉强扳成平手了。

 不过奚玉帆毕竟是有病在身,凭着一时气血之勇,抵挡着敌人的围攻,过了数十招之后,也就觉得有点力不从心,遮拦不住了。他的身体,究竟不是铁铸的啊!

 厉赛英对他又是感激,又是为他着急,把心一横,想道:“我和他一同死去,那也不是很好吗?我从来没有知心的朋友,想不到现在却找到了。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想至此处,索性把生死置之度外,心情倒是坦然了。

 乔拓疆这边正在再次占到上风!六合阵的包围圈越缩越小之际,忽听得有人长啸而来,啸声宛若龙吟,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乔拓疆吃了一惊,把眼望去,只见一个青袍老者业已来到不远之处。

 这青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黑风岛主宫昭文。他这一下突如其来,不但乔拓疆这边的六个人都是大吃一惊,奚玉帆因为不明他的来意,也是不觉心神为之一乱了。

 黑风岛主哈哈笑道:“我来得可是正合时候,嘿嘿,明霞岛主的绝世武功,乔兄、钟兄惊世骇俗的本领,这都是难得一见的啊!难得你们大发‘雅兴’,在这里‘印证’武功,令我大开眼界!嘿嘿,哈哈!嘿嘿!哈哈!我可真是端的好眼福啊!好眼福啊!”

 他把双方的性命相搏,轻描淡写的称为“大发雅兴”,“印证武功”,而且把乔拓疆和钟无霸一律称之为“兄”,这分明是要袖手旁观,两不相帮的了。

 乔拓疆深知黑风岛主心狠手辣,初时见他来到,不免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这老魔头和明霞岛主有数十年的交情,远在与我的交情之上,他若出手相助明霞岛主,我们六个人只怕都是插翼难飞,凶多吉少的了!”待至听了他的这番说话之后,这才转忧为喜,心道:“只要他袖手旁观,我就可以稳操胜算!”

 可是正因为他深知黑风岛主心狠手辣,一喜之后,跟着立即想道:“莫非他是意欲我们两败俱伤?我们鹬蚌相争,他却是渔翁得利!”

 厉赛英叫道:“宫伯伯,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乔拓疆也在同时叫道:“当今之世,只有明霞岛主的武功能够与你并驾齐驱,你不如趁这机会将他除掉,独霸天下?”

 黑风岛主不置可否,笑道:“你这算盘倒是打得很如意,不过,我可还得好好想想,这到底值不值得?”

 厉赛英情急叫道:“宫伯伯,你的七煞掌是怎样练成的?你岂能用七煞掌来对付我的爹爹?千万不要听他们唆摆!”

 黑风岛主冷冷说道:“多谢你提醒我了,不错,我的七煞掌是多得你的爹爹帮助,方始练得成功的!”

 明霞岛主喝道:“英儿,不许这样说!宫兄,你知道我生平不愿受人恩惠,你若肯助我一臂之力,我领你的情,但必须是出于你的自愿,我决不勉强你!你若是想乘人之危,将我除掉,那我也决不向你求饶!”这番话充分表现了他的傲气,可是在“傲气”之中,却也隐瞒不住他想要黑风岛主相助的心情。

 乔拓疆连忙叫道:“黑风岛主,你若肯与我们联手,我们只要厉擒龙的一条性命,这明霞岛上的一草一木,我们都不染指,全都归你!另外,还有两船宝货,请你笑纳!”

 黑风岛主纵声笑道:“这样说,你们给我的好处,可是很不少呢?”

 厉赛英叫道:“宫伯伯,你要不要知道你女儿的下落?你要不要知道有关那本毒功秘笈的消息?”

 黑风岛主又纵声笑道:“这就是你给我的贿赂了?嘿嘿,这两件事情,对我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说至此处,眼光射到奚玉帆的身上,笑道:“这小子的功夫倒是不错,想不到他在我的七煞掌下,居然能够逃出了性命!不过,赛英侄女,我可是有点莫名其妙呢,那日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子呢?怎的如今却又换了这个人了?”

 厉赛英叫道:“宫伯伯,你快点动手吧,打发了这班家伙,我才有工夫和你说的啊!”

 黑风岛主淡淡说道:“只怕我帮你打发他们,你的这位好朋友却又要向我寻仇了呢?”

 厉赛英道:“不会的,不会的!”黑风岛主道:“好,那么我要他亲口答应,事情过后,任凭我的处置!”

 奚玉帆怒道:“大丈夫死则死耳,岂能向人摇尾乞怜!你若是怕我报仇,那你就现在杀了我吧!”

 黑风岛主赞道:“好汉子,好汉子!”明霞岛主道:“对,这才不愧是我厉擒龙的女婿!”

 黑风岛主侧目斜睨,似乎有点诧异的神气,说道:“哦,现在是这个小子变成了你的女婿么?”

 奚玉帆有病在身,激战了这许多时候,本来已经是有点支持不住了,此时心神一乱,正碰上乔拓疆向他一抓抓来,奚玉帆挥剑遮拦,“当”的一声,长剑给他的掌力震得脱手飞去!明霞岛主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施展绝顶武功,挥袖一拂,把奚玉帆的身子托起,掷出数丈之外,这才没有给乔拓疆接着而来的一招抓着他的琵琶骨。

 黑风岛主纵身上前,把奚玉帆接到手中,奚玉帆受了掌力的震荡,此时已是昏迷过去了。

 厉赛英大吃一惊,叫道:“宫伯伯,你袖手旁观也罢,可千万不能伤他!”

 黑风岛主把奚玉帆放在一边,顺手又点了他的穴道,忽地说道:“好,厉兄,凭着你我的交情,我是应该帮忙你的。可是,你却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有什么话问赛英侄女,她也绝不能有半句隐瞒!”

 厉赛英抢着答道:“宫伯伯,我答应你!”明霞岛主却是“哼”的一声,说道:“厉擒龙平生从未受人要挟!”

 乔拓疆叫道:“对,这厮不识好歹,你还是和我们联手的好!”

 黑风岛主忽地喝道:“乔拓疆,你给我滚出去!”乔拓疆愕然叫道:“什么!你又变卦了?”

 黑风岛主喝道:“我和厉岛主几十年的交情岂是你离间得了的?你听见了没有?你给我滚!”喝声中已是闯入了他们的六合阵来,掌挟劲风,向着乔拓疆打过来了!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黑风岛主一个跟跄,连退两步,乔拓疆只是身形微晃,但额头却是红筋暴露。

 表面看来,似乎还是乔拓疆稍占上风,殊不知他心里叫苦不迭。

 原来乔拓疆用的是极为刚猛的大摔碑手功夫,只以掌力而论,他是比黑风岛主稍胜一筹,但黑风岛主的“七煞掌”却是兼有毒功的,乔拓疆硬接了他这一掌,登时感到胸口胀闷,就像吃饱喝醉了的人,想吐又吐不出来一样。

 乔拓疆的内功造诣确也不凡,运气三转,胀闷之感居然给他消去了七八分。可是乔拓疆心里明白,他在经过与明霞岛主的一番恶斗之后,最多也不过是只有接三招七煞掌之能了。

 黑风岛主一个转身,双掌又向钟无霸打去,钟无霸提起铜人一挡,心里想道:“你的毒掌纵然厉害,也绝不会打到我身上!”哪知“七煞掌”虽然没有打到他的身上,那股腥风却是扑面而来,钟无霸的功力比乔拓疆更弱,只好暂停呼吸,气也透不过来,这份难过,也就不用说了。钟无霸心头大骇,连忙跳出圈子,跑到距离黑风岛主数丈之外,才敢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对方的两大高手忙于应付黑风岛主之际,明霞岛主一声大喝,一手一个,就像抓住小鸡似的把乔拓疆手下的两个头目抓了起来,作了一个旋风急舞,把这两名头目抛出了七八丈之外,冷笑喝道:“我还不屑于杀你这两个无名之辈!”

 这一来“六合阵”登时瓦解,乔拓疆苦笑道:“好,我们遵命离开就是,宫岛主,请你手下留情。”

 黑风岛主淡淡说道:“你们既然听了我的吩咐,我也不与你们为难,走吧!厉兄,请你看在小弟的面上,不必和他们计较了。”

 原来黑风岛主并非有所厚爱于乔、钟等人,而是要想留下他们以备将来作为掣肘明霞岛主之用。

 乔拓疆等人走后,明霞岛主插剑归鞘,说道:“宫兄,不枉我交了你这个朋友!”

 黑风岛主哈哈一笑,说道:“你不再骂我了么,好,那我也该走了。”

 明霞岛主道:“且慢!”黑风岛主道:“有何指教?”明霞岛主说道:“厉某平生恩怨分明,刚才你要我答应什么,说吧!”

 黑风岛主望他一眼,冷冷说道:“你不是早已拒绝答应我的任何条件么?”

 明霞岛主说道:“那是因为我不惯受人要挟之故。如今你在不谈条件的情形之下帮了我的大忙,我倒是应该报答你的大恩了。”

 黑风岛主淡淡说道:“多谢,不用了!”突然一个转身,倒跃数步,倏地就把奚玉帆抱在手中。

 厉赛英大吃一惊,叫道:“宫伯伯,你干什么?将他放下!”

 黑风岛主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不要你爹爹的酬谢,这小子是我从乔拓疆的手中夺过来的,我将他带走,理所应当!”

 明霞岛主眉头一皱,说道:“宫兄,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是感激得很。可是你把奚公子带走,这就为德不卒了,再给我一个面子如何?”

 黑风岛主冷冷说道:“厉兄,你是恩怨分明,小弟也是一样。这姓奚的和我有点小小的梁子,看在你说情的份上,我不会取他性命,但我要把他囚在黑风洞里,受些少折磨,那是免不了的!”

 黑风岛上有个黑风洞,这洞日夜不断都是吹着透骨奇寒的阴风的,把人囚在黑风洞里,胜于给他任何酷刑。厉赛英大为惶急,连忙说:“宫伯伯,我答应过你!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可以告诉你!求你不要将他这样折磨!”

 黑风岛主淡淡说道:“你是和我谈交易么?这个价钱开得低了一点!”

 明霞岛主心里想道:“我只道他是看在二十年交情的份上,帮我的忙,却忘了他平素的为人是只有损人利己,绝不会见义勇为的了。如今我上了他的圈套,这个筋斗,只好认栽了吧!”

 明霞岛主打定主意,冷笑说道:“宫兄,你别诸多作态了,爽快的说,你要我答应什么?”

 黑风岛主道:“你何以一定要维护这个小子?”

 明霞岛主道:“他是我的女婿,我不是已经对你说过了?”

 黑风岛主道:“此话当真?”

 明霞岛主怒道:“女婿岂有胡乱认的?”

 黑风岛主冷冷道:“你的女婿恐怕不是这人,是冒名姓耿,真名叫做公孙璞的那个人吧?”

 那日厉赛英和公孙璞同在一起碰上黑风岛主,厉赛英为了要使公孙璞免遭他的毒手,曾经故意向他暗示她与公孙璞的关系非比寻常,并给公孙璞捏造了一个耿除奸的假名,这才得以逃过难关的。

 此际厉赛英听他说出这番说话,不禁脸上一红,心想:“原来他已经知道真相了,没奈何,我只好和他实话实说吧。”

 实在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能不把真相说出来了。

 明霞岛主听了这番话也不禁吃了一惊,暗自思量:“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想夺他的女婿?但好在英儿如今选中的不是公孙璞,我倒是有话好说了。我矢口否认有过这念头,他总不能硬是诬赖我的。”

 当下明霞岛主装作大怒的神气,说道:“宫兄,你胡说什么?小女与这位奚公子已经订下终身,不日就要成亲了!”

 黑风岛主道:“是么?好,我要听得这位奚公子亲口和我说,方能信以为真!”

 说罢黑风岛主便给奚玉帆解开穴道,冷冷说道:“奚少谷主,你与明霞岛主是怎么个称呼?”

 奚玉帆练有少阳神功,其实他的穴道早已自解,不过黑风岛主不知而已。

 黑风岛主与明霞岛主父女的说话他也都已听进耳朵了。

 奚玉帆好生为难,心里想道:“厉姑娘的爹爹恶斗了一场,如今已是精疲力竭,一定不是黑风岛主的对手。他误会我是他的女婿,我也只好暂且承认了。”

 黑风岛主喝道:“你耳朵是聋的吗?听见我的话没有?”

 奚玉帆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拔足就向明霞岛主跑去,叫道:“岳父大人,救救小婿!”

 “小婿”二字出口,厉赛英听了不由得满面通红,心里却是甜丝丝的。明霞岛主哈哈笑道:“你听见了吧?”

 黑风岛主道:“好,那么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了。”

 明霞岛主道:“什么事情?说!”

 黑风岛主道:“现在还没想好,待我问了你的女儿再说!”

 黑风岛主回过头来,向厉赛英道:“那自称姓耿的小子是不是公孙璞?”

 厉赛英道:“你已知道了,何须再问?”

 黑风岛主道:“你何以骗我?”

 厉赛英道:“宫伯伯,我这正是为了你呀!”

 黑风岛主道:“什么意思?”

 厉赛英道:“锦云姐姐和公孙璞早已相遇,认了夫妻了!你意欲对女婿不利,锦云姐姐也已经知道了。宫伯伯,我劝你为女儿着想,不要做出害人害己的事情。”

 黑风岛主“哼”了一声,说道:“我的事不要你来多嘴。他们二人哪里去了,你和我实说吧!”

 厉赛英道:“同往金鸡岭去了。”

 黑风岛主暗暗叫苦,心里想道:“这小子果然是跑去投奔蓬莱魔女了,连锦云也给他拉去站在我的仇人那边,这可怎么好呢?”

 原来黑风岛主在知道了那个化名姓耿的少年就是公孙璞之后,心里还存着一线希望,希望他听来的消息是假的,那么他就可以按照原来的计划,将公孙璞招赘为婿。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他才要迫奚玉帆亲口承认是明霞岛主的女婿的。

 黑风岛主暗暗叫苦,厉赛英道:“宫伯伯,你还要问什么?”

 黑风岛主说道:“桑家那本毒功秘笈,落在谁人手上?你刚才说你知道的!”

 厉赛英道:“实不相瞒,是落在西门牧野这个老魔头的手上。”

 黑风岛主半信半疑,说道:“桑家没有儿子,怎的这本秘笈不是传给公孙璞,反而落到西门牧野的手上呢?”

 厉赛英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黑风岛主道:“那你又何以知道是落在西门牧野之手?”

 厉赛英指着奚玉帆说道:“他身上受的就是化血刀之伤。这是在你给他的七煞掌之伤已经好了八九分之后,又给西门牧野门下的弟子郑友宝打伤的。”

 黑风岛主道:“此话当真?”话犹未了,突然飞身一掠,疾跃上去,一把抓着奚玉帆!

 明霞岛主喝道:“放下!”呼的一掌拍出,黑风岛主单掌划成一个圆圈,化解了明霞岛主的这招,双方各自退了三步。黑风岛主心头微凛,想道:“他经过了这场恶斗,居然还能够发出这样深厚的内力,不输于我!”

 明霞岛主夺不回奚玉帆,心知自己此际决计是打不过黑风岛主的了,冷冷说道:“你一定要乘人之危,把他携去的话,我拼了这几根老骨头,你也未必就走得出我的明霞岛!”此话倒也不是虚声恫吓,明霞岛主若是与他拼命,即使免不了要死在七煞掌下,黑风岛主也是免不了要受重伤。

 黑风岛主哈哈笑道:“厉兄,你误会了!”一按奚玉帆的伤口,暗运几分内力输送进去,只觉掌心一热,跟着便是隐隐发麻。

 黑风岛主道:“不错,他受的是化血刀之伤!”说罢,便即把奚玉帆放回。明霞岛主这才知道他是为了要证实厉赛英的说话。

 原来“化血刀”的伤口有毒,黑风岛主以内力输送进来,毒气激发出来,他的掌心初时发热,乃是受了奚玉帆少阳神功的反震,跟着发麻,便是化血刀的毒气传到他的掌上了。以他的功力,这点毒气,自是伤不了他。

 黑风岛主说道:“好,你的女婿我就交回给你,你刚才说的话可要算数才好!”

 明霞岛主怒道:“厉某人的说话几曾有过不算数的?你要我答应什么?说!”

 黑风岛主道:“我要你在一年之内给我办成功一件事情。”

 明霞岛主道:“只要我做得到的,一定给你办妥。做不到的也当尽力而为,你满意了吧?”

 黑风岛主道:“好,我相信你的话,不过期限总还是要的!”

 明霞岛主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

 黑风岛主缓缓说道:“我要你给我在西门牧野的手上抢回那本桑家的毒功秘笈!”

 明霞岛主暗自思忖:“西门牧野的本领非同小可,而且听说他与朱九穆深相接纳,我必须准备对付他们二人才行。这件事情可是不大好办!”但话已出口,不答应又未免有失面子。

 正在踌躇,只听得黑风岛主冷冷说道:“厉兄,你武功盖世,难道竟然怕了西门牧野这老儿么?”

 明霞岛主给他一激,怒道:“你不必用激将之计,这件事我给你做到就是。不过,一年期限,未免短些!”

 黑风岛主道:“好,那就给你多一倍时间,两年为期!两年之后,我再来宝岛。告辞了!”

 黑风岛主走后,厉赛英道:“爹爹,西门牧野如今是蒙古大汗的客卿,这事情恐怕很不容易办呢!”

 明霞岛主道:“我是言出必行,难办也要办的。但盼在这两年之内,我的走火入魔未曾发作才好。”

 厉赛英道:“不会的。只是奚大哥的伤你可得替他治好。”

 明霞岛主一搭奚玉帆的脉门,试出他的少阳神功很有根底,心中一喜,说道:“这个容易,一个月内,我包管他可以复原。”

 奚玉帆道:“多谢岛主,你们父女对我这样好,我真不知如何感激才好?”

 明霞岛主道:“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你再和我客气,那就是不应当了。我现在助你疗伤,说不定我将来也有事情要求助于你呢!”

 奚玉帆道:“岛……岳父若有要用到小婿之处,小婿赴汤蹈火,决不敢辞!”

 明霞岛主大笑道:“这才像是一家子的人说话!”心中暗暗欢喜:“我若得他以正宗内功心法相援,走火入魔这个难关料想是可以度过了。”

 此时躲在树林里的仆人纷纷出来,向明霞岛主道喜,有几个人又连忙上去要扶奚玉帆,因为奚玉帆此时已是显出疲态毕露的模样。

 厉赛英道:“你们不必打扰他,我会照料他的。”明霞岛主笑道:“你们给姑爷准备房间吧。好,英儿,我把他交给你了,我也该歇歇啦!”众家人会意,让厉赛英扶奚玉帆走在前头,一行人远远的跟着他们。

 厉赛英与他走入一个幽静的花径,粉脸微红,说道:“奚大哥,你不怪我吧?”正是:一片芳心难出口,不知郎意究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