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两大魔头来夺宝 一双鸳侣各分飞

 侍梅道:“是呀,这事我也料想不到,他们相识还不到一天。头一天晚上见面,第二天早上就,就……”韩瑛道:“就怎么样?”侍梅道:“我们的侄少爷就把订婚戒指套在这位奚小姐的指上了。”

 韩瑛蓦地想起,当她爹爹喝了九天回阳百花酒,突然发现中毒之时,孟七娘怒气冲冲地赶来,不由分说,就要把奚玉瑾置于死地。后来她在奚玉瑾的衣袋中找到了一枚戒指,这才住手不杀奚玉瑾的。韩瑛仿佛记得孟七娘当时好像说了一句话,说是看在这枚戒指的份上,才放开奚玉瑾的。另外她好像还提起一个人的名字,只因韩瑛当时吓得呆了,没有听得清楚。

 韩瑛道:“你们的侄少爷叫什么名字?”

 侍梅道:“他名叫辛龙生。”

 韩瑛失声叫道:“不错,孟七娘说的正是龙生二字。”

 侍梅一听便即明白,笑道:“当然是不会错的了,这枚戒指正是孟七娘给我们的侄少爷,留给他作娶妻的聘礼的。”笑得甚是凄凉。

 “难道这当真是一枚订婚戒指?但奚玉瑾为了啸风,不惜破坏我的婚事,闹出了围攻百花谷的风波。她又怎会和别人订婚呢?可是孟七娘为什么见了这枚戒指就肯饶了奚玉瑾?这个丫头说的,恐怕也不全是捕风捉影之言?”韩瑛越想越是糊涂,不由得半信半疑了。正因她全副心神在想着这件“离奇”之事,以至对侍梅莫名其妙的异样笑声,也没有留意了。

 侍梅也没有发觉韩瑛的面色不对,还在笑着说道:“这才真是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呢!韩小姐,你不为他们欢喜么?”

 韩瑛讷讷说道:“欢喜,欢喜……但我不敢完全相信呢。”侍梅道:“你见着他们就相信了。”韩瑛道:“对啦,你刚才托我捎什么东西?”

 侍梅取出一个绣荷包,说道:“这是侄少爷叫我绣的,他忘了带去,麻烦你给我带给他。”韩瑛颇感诧异,为什么一个小小的绣荷包,侍梅如此郑重其事?

 侍梅道:“我们虽是下人,但也不能失信。这是我答应给他绣的。”原来侍梅一直在暗恋着幸龙生,希望他见了这个绣荷包,纵然不会回心转意,至少也该记得她。

 韩瑛自己也是心事重重,无心多问,当下将绣荷包收了起来,说道:“好吧,我倘若见着他们,给你转交便是。”

 韩瑛下了山,心里想道:“玉瑾如今不知身在何处?这件事情,只有见着她才能明白了。”

 奚玉瑾此时正在和辛龙生去找她的哥哥,可是他们却走错了路。

 原来那日奚玉瑾和碧波躲在山洞里偷听,偷听任天吾的大弟子余化龙和朱九穆谈话,初时他们在房间里没有发觉,后来在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却听到了山洞里似有声息了,他们一时间还不敢断定是否有人。

 余化龙十分机警,狡猾亦不亚乃师,立即打个手势,向朱九穆示意,叫他不可马上搜索。却将任天吾代丐帮押运韩大维的藏宝的路线故意说错,诱令偷听的人上当。这一招奚玉瑾虽然聪明却也没有料到,她和辛龙生跟着错误的路线追下去,结果当然是越走就和任天吾这帮人距离越远了。

 且说奚玉瑾的哥哥奚玉帆担当任天吾的副手,护送这批宝藏,他只知道任天吾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却怎知道任天吾心怀叵测,正在和敌人串同来谋夺这批宝藏。这批宝藏是要护送到距离洛阳五百里外的紫萝山去送给义军的,山道崎岖,驴车载重,本来就走得慢了,任天吾力持稳重,一不许走夜路,二不许“轻率”通过险峻之处,必先派人先行探路,回报之后,方许前进,而他所选择的这条路线,偏偏又是最为荒凉,险处最多的。他的理由是必须保密,所以绝不能走人多的大路。这样一来,走得更慢,每天至多不过走五六十里路,奚玉帆虽然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而且他知道任天吾老成持重,迟到两天总胜于途中出事,自己年轻识浅,也不敢另作主张,一切听他安排。

 任天吾走了七八天,兀是不见西门牧野和朱九穆那班人按照计划来到,心中也是十分焦急。这一天来到了青龙口,走出山口,就是紫萝山义军的势力范围了,任天吾又下令停止前进,叫人先去探路。

 奚玉帆道:“这是最后一道险关了,不如稍微冒险,赶快过去,免得夜长梦多。”

 任天吾道:“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一程,尤其需要小心。”暗自思量:“糟糕,糟糕!难道余化龙竟没见着西门牧野么?今天他们若是不来,可就没有机会了。”

 奚玉帆道:“既然如此,那就索性叫探路的人走远一些,和紫萝山的义军取得了联络,请他们前来接应。”

 任天吾想了一想,说道:“也好,那么就是你去吧。”心想支开了奚玉帆,若然找到机会,那就可以更便于行事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胡笳声响,一队骑兵突然从山上驰下,四面展开,迅速便把丐帮的车队包围起来。骑兵是蒙古骑兵,领头的两个人正是西门牧野和朱九穆。原来他们二人在那天激战之后,各自受了一点伤,故此来慢了两天。至于这一小队骑兵,则是蒙古军中精选的武士。

 这两大魔头同时来到,任天吾自是喜出望外。当下装作又惊又怒的神气,拍马向前,喝道:“任天吾在此,可不容你们鞑子猖狂!”唰唰两剑,首当其冲的两名蒙古军官登时落马。用的劲力恰到好处,剑锋划破了这两名军官的甲衣,却连他们的皮肉都没伤着。

 西门牧野喝道:“好呀,任天吾!你本来不是丐帮的人,却来丐帮作保镖。你这老儿爱管闲事,我且看看你有什么本领?”声到人到,呼的一掌拍出,腥风扑鼻,在任天吾左右的两名丐帮头目给这腥气一冲,晕了过去。

 任天吾叫道:“你们后退,让我对付这个魔头!”朱九穆哈哈笑道:“如今乃是两国之争,谁和你讲究单打独斗的江湖规矩?放箭!”一声令下,飞箭如蝗。

 丐帮弟子舞起藤牌防身,但驾车的骡马和胯下的坐骑却是无法保护,转眼间都给射毙。丐帮弟子奋勇向前,和蒙古骑兵步战。马上和马下交锋,丐帮弟子甚是吃亏。

 任天吾的坐骑也给乱箭射毙,西门牧野大喝道:“任老头儿,知道厉害了么?”任天吾喝道:“叫你见识我的七修剑法!”青钢剑扬空一闪,抖起了七朵剑花,西门牧野的坐骑双目给他刺瞎,四蹄屈地,西门牧野也跳下马来,冷笑说道:“别人怕你的七修剑法,我却不惧。七修剑法又怎么样,看你能奈我何?”掌风剑影,假戏真做,打得十分激烈。方圆数丈之内,沙飞石走,旁人竟是插不进手来。

 奚玉帆展开百花剑法,身似水蛇游走,专削蒙古骑兵的马足,剑光所及,健马哀号,转眼之间,也有十多个蒙古骑兵给他杀得滚下雕鞍。双方混战的形势,渐渐拉平。

 朱九穆见是奚玉帆,哈哈一笑,说道:“好小子,你是我手下败将,也敢逞能?”奚玉帆喝道:“我正要找你这老魔头算账,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朱九穆冷笑道:“凭你这点微末之技,也能伤得了我么?”奚玉帆拼着豁出性命,咬紧牙根,狂风暴雨般的攻去。朱九穆发出了“修罗阴煞功”,掌风呼呼,寒飙卷地,周围数丈之内,好像变成了冰窟,旁人也是不能立足其间。

 朱九穆连发数掌,只见奚玉帆面色铁青,显然是受到了阴寒毒气的侵袭,但剑法依然未乱,倒是不禁一怔,想道:“才不过两个月,怎的这小子的功力似乎大大增进了?”殊不知这不是奚玉帆的功力大增,而是因为他自己在那天和韩大维硬拼了一掌,元气大损,修罗阴煞功的威力也打了折扣的缘故。

 另一方面,奚玉帆又因为喝了“九天回阳百花酒”,身体确也增进了可以抵抗寒毒的功能。

 但虽然如此,双方的功力毕竟还是相差甚远,奚玉帆仗着“九天回阳百花酒”的功效对抗朱九穆业已打了折扣的修罗阴煞功,开头二三十招,还可以勉强对付,三十招过后,只觉如坠冰窟,越来越冷,皮肤起栗,牙关也禁不住格格打战了。

 这队蒙古骑兵,乃是大军中精选出来的武士,人人都是十分剽悍。丐帮弟子也是人人抱了必死之心,奋勇抵抗。

 一场恶斗,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蒙古骑兵的损失比丐帮多了一倍以上,可是由于双方众寡悬殊,蒙古骑兵本来的人数是比丐帮多了三倍的,互有死伤之后,尽管蒙古骑兵伤亡的更多,但却也更占到了优势了。

 奚玉帆眼看丐帮弟子伤亡累累,心里又惊又怒,但在朱九穆的掌力笼罩之下,自身难保,却又如何能够冲出去救援?

 朱九穆哈哈笑道:“好小子,那日给你侥幸逃脱,如今在这绝路,你还想有人来帮你吗?嘿,嘿,今日只怕你是有翅难飞了!你还不甘心束手就擒吗?”

 眼看丐帮就要一败涂地了,不料朱九穆话犹未了,忽见三骑快马如飞而至,为首的一人喝道:“原来又是你这两个老贼在这里横行霸道,好呀,今日我们就要决雌雄!”来的这三个人正是公孙璞、宫锦云和谷啸风。朱九穆和他们都是曾经交过几次手的,宫锦云也还罢了,公孙璞和谷啸风的武功却是与他相差不远。而且宫锦云虽然较弱,她的父亲黑风岛主宫昭文却是他最顾忌的一个人,如今宫锦云和这两个本领高强的少年联袂而来,朱九穆纵然艺高胆大,也是不禁暗暗吃惊了。

 原来谷啸风那日找不着奚家兄妹,却碰上了公孙璞和宫锦云。三个人遂同往丐帮打听消息。

 路上宫锦云说道:“谷大哥,我是肚皮里装不住话的,你休怪我直言。”

 谷啸风已知她的脾气,笑道:“宫姑娘有话但说无妨。”

 宫锦云道:“依我看来,你的舅父只怕不是好人。”

 谷啸风怔了一怔道:“何以见得?”

 宫锦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找不着奚姑娘吗?老实告诉你吧,她是给你的舅父骗走的。”当下将她躲在韩瑛的绣床之下所见所闻的事情都对谷啸风说了,谷啸风这才知道,原来任天吾竟然造谣说他和韩瑛幽会、私逃,不禁大为气愤。

 宫锦云又道:“我看你的舅父到韩大维的家里来,根本就没有安着好心。我亲眼看见他在韩姑娘的房中翻箱倒箧,也不知是要找寻什么。看来多半是想趁火打劫!”

 谷啸风对这个舅父殊无好感,心里想道:“舅父曾经在我的面前极力诋毁韩伯伯,说韩伯伯是私通蒙古的奸细,如今已证明是假的了。但却不知他是挟嫌造谣,还是由于误会所至。若是后者,那还情有可原。”又想:“不过妈虽然和他失和,兄妹从不往来。但妈也说,舅父虽然专横固执,但为人还是方正的。在武林中舅父也算得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该不至于是觊觎韩家的宝藏吧?”

 这天晚上,他们混在难民之中进了洛阳,当晚就见到了丐帮的总舵主陆昆仑。

 从陆昆仑口中,谷啸风知道了奚玉帆已经来到,并且是跟着任天吾押运韩家那批宝藏去给义军去了。

 谷啸风吃了一惊,宫锦云却在旁冷冷说道:“如何?现在就快要到了水落石出之时了!”

 陆昆仑莫名其妙,说道:“宫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谷啸风因为兹事体大,不敢隐瞒,说道:“宫姑娘疑心我的舅舅觊觎韩家的宝藏。因为她曾经见到舅父在韩家搜索。”陆昆仑怫然说道:“任老先生德高望重,怎会如此?”

 宫锦云冷笑道:“只怕到了你们相信之时,后悔亦迟了。”

 谷啸风连忙说道:“宫姑娘也是出于一番好意,即使是看错了我的舅父,我也不会怪她的。陆帮主,不如这样吧:我们三人也赶去帮忙押运这批宝藏如何?”

 公孙璞也是爽直的人,说道:“不错,这倒不是为了防范谷兄的舅父。人多一些,风险也总可比较少些。”

 陆昆仑是相信任天吾的,但听了谷啸风的话,谷啸风也似乎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舅父,想了一想,便道:“也好。有谷贤侄和你们两位同去,我当然是更可以放心了。”

 且说谷啸风他们三人及时赶到,谷啸风看见任天吾正在和西门牧野恶斗,虽是吃惊,心上的一块石头却也落了地,想道:“毕竟是我错疑了舅父了。”

 奚玉帆和任天吾的形势都是十分危险,谷啸风由于感到错疑舅舅,内疚于心,说道:“公孙大哥,我去斗西门老贼,请你对付这姓朱的老魔头。”

 公孙璞道:“好!”举起玄铁宝伞,当作五行剑使,一招“举火燎天”,刺将过去,朱九穆识得厉害,侧身还了一掌。

 奚玉帆脱出身来,便与宫锦云联手,狠杀蒙古骑兵,救出许多被包围的丐帮弟子。混战的局势,渐渐又有利于丐帮了。

 谷啸风看见公孙璞力战朱九穆,并没吃亏,放下了心。忽听得任天吾一声大叫,喝道:“老魔头,我与你拼了!”抬头一看,只见任天吾给西门牧野一掌打个正着,任天吾迅速还了一剑,这一剑也刺伤了西门牧野的左肩。

 任天吾叫道:“可惜可惜,算你这老魔头侥幸,没有刺穿你的琵琶骨。”

 西门牧野冷笑道:“任天吾,看你这几根老骨头还能够挡得我的几下化血刀!”

 两人口中骂战,手底又已交锋。

 谷啸风见舅父口喷鲜血,显然已是伤得甚重,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疾冲过去。挡道的素古官兵哪里遮拦得住?谷啸风运剑如风,转眼间连杀数人,蒙古兵只好两面分开,让他过去。可是那些蒙古兵虽然遮拦不住,也毕竟阻慢了他片刻。

 就在这片刻之间,任天吾与西门牧野又已各自下了一招“杀手”,比刚才更见骇人心魄!西门牧野双掌齐出,击中了任天吾的胸膛,任天吾大吼一声,像皮球般地抛了起来。西门牧野小腹中了一剑,血水也在不断流出,衣裳都染得一片殷红了!

 谷啸风如飞赶来,喝道:“老贼休得猖狂!”出手便是“七修剑法”中的精妙杀着,剑花错落,一招之间,遍袭西门牧野的七道大穴。

 西门牧野冷笑道:“好小子,你来送死,那是最好不过!我就让你们两舅甥同时同日去见阎王吧!”

 一掌劈来,腥风扑鼻。只见剑光流散,恍似天上繁星千点万点洒落下来。

 谷啸风的一剑刺七穴的“七修剑法”,竟是连他的衣角也没沾着,便给荡开了。这刹那间,谷啸风只觉胸口作闷,几乎就想呕吐。谷啸风连忙运用少阳神功,真气从胸口的“璇玑穴”下沉丹田,这才稍稍舒服一些。

 谷啸风暗暗吃惊,心里想道:“这老魔头给舅舅接连刺了两剑,伤得也不是轻呀,怎的还有如此功力?看来我今日只有一死与他相拼了!”谷啸风拼着豁出性命,倒是比刚才沉着得多。

 西门牧野也是吃惊不小,心里想道:“我的化血刀居然奈何不了这小子,只怕我纵能胜他,也得在百招开外了。不如丐帮还有没有后援,倘若多来几个强手,这可就要夜长梦多了!”

 原来西门牧野因为前几天与韩大维硬拼一掌,元气也未曾完全恢复。谷啸风所练的“少阳神功”,本来是抵御“修罗阴煞功”最有功效的,对付“化血刀”稍差一些,但因西门牧野元气未曾恢复,故此也还可以勉强应付。

 任天吾在地上爬起,满面血污,颤巍巍的又走过来了。

 谷啸风叫道:“舅舅,你歇一歇吧,让甥儿对付这个老贼。”

 任天吾喘着气叫道:“啸风,还是你退下的好。谷家一脉单传,你若有错失,叫我何颜见你母亲?舅舅活了一大把年纪,死不足惜,舍了这几根老骨头,和这老魔头拼了就是。”不理谷啸风的劝阻,挥动长剑,东一指西一划的又加入了战团。

 西门牧野哈哈大笑,说道:“你们两舅甥也不必互相顾惜了,我成全你们就是!”呼呼两掌,杀手招数,全是向任天吾击去。谷啸风劝阻不了舅父,只好慌忙替他招架。

 谷啸风哪里知道,他的舅父和西门牧野乃是假戏真做,任天吾根本就没有受伤,西门牧野也只是肩头给剑尖划损了一点皮肉而已。至于小腹所中的那一剑,则完全是假装出来的。他的衣内放了一块牛肉,那一剑是割开牛肉,沁出血水的。

 公孙璞那边才是真正的性命相搏。朱九穆的功力本来比公孙璞稍胜一筹,也是因为元气未曾完全恢复,刚好和公孙璞扯了个直。

 但公孙璞的玄铁宝伞,却是一件武林异宝,合起来可以当作五行剑使,撑开来又可当作盾牌。这么一来,就变成了反而是朱九穆稍稍吃亏了。

 激战中公孙璞一招“大漠孤烟”,玄铁宝伞向朱九穆的咽喉刺去,朱九穆怒道:“好小子,胆敢如此欺我!”使出大擒拿手法夺他宝伞,左掌则以修罗阴煞功击他肋骨,哪知公孙璞的剑法奇幻无方,朱九穆一抓抓来,他已倏地变刺为劈,朱九穆一掌打着伞骨,伞骨是玄铁做的,坚逾金铁,“蓬”的一声,震得朱九穆的腕骨就像断了一般。

 朱九穆这才蓦地记起,对方用的乃是玄铁宝伞。吃了大亏,暴跳如雷,喝道:“好小子,你恃着有玄铁宝伞,就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今日若不杀你,誓不为人!”盛怒之下,不惜耗损真力,接连使出了第八重的修罗阴煞功。

 公孙璞撑开宝伞,冒着狂风,仍然向朱九穆连施攻击。风声呼呼,宝伞滴溜溜地转,公孙璞亏得有宝伞挡着寒风,但牙关仍是不禁冷得格格作响。

 公孙璞冷笑道:“你这老贼本来就不是人!好,你如今已是黔驴技穷了吧,却又能奈得我何?”

 朱九穆接连使了几次修罗阴煞功,感到气力不加,正自暗暗叫苦。公孙璞调匀气息,蓦地跨上一步,喝道:“你会使邪派毒功,难道我就不会?好,如今也叫你看我的!”一掌从宝伞下面打下来,掌心如血,发出了一股腥风。

 朱九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公孙璞使的正是“化血刀”的功夫。

 朱九穆和西门牧野是老搭档,当然识得这门毒功的厉害,见公孙璞掌心如血,看来他的这门功夫似乎比西门牧野练得更纯,朱九穆元气业已受损,自忖难以抵御,焉得不惊?

 眼看这一掌就要打到自己身上,而公孙璞撑开了的玄铁宝伞又封闭了侧身闪避的退路,朱九穆无可奈何,只好不顾体面,忙把身躯一矮,几乎是伏到了地上,像丧家之犬一般的从宝伞下面钻出去。饶是他钻得快,屁股也给伞尖戳了一下,玄铁宝伞的伞尖锋利不亚刀剑,登时戳得他血流如注,咬着牙还不敢哼声。

 朱九穆哪里知道,公孙璞的“化血刀”虽然是练得较纯,但论功力却是不如西门牧野。朱九穆倘若敢和他硬拼一掌的话,纵然元气未复,也绝计不会受伤。

 奚玉帆和宫锦云看见公孙璞获胜,登时精神大振,齐声欢呼,杀得那些剽悍的蒙古骑兵也不能不四散逃窜!

 西门牧野见朱九穆败得如此狼狈,也不禁吃了一惊,大怒喝道:“好呀,我先要了你这老儿的性命,再收拾那两个小子!”

 任天吾瞿然一省,心里想道:“不错,这出戏也该收场了。”当下佯作奋不顾身的模样,西门牧野一掌打来,他非但不躲,反而硬冲过去,喝道:“老魔头,我与你拼了!哎哟,哟!”给西门牧野一掌打个正头,长剑脱手飞上半空!“哇”的又是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谷啸风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连忙抱住舅舅,疾向后退。他本来就打不过西门牧野,如今只得一只手应敌,而且又不知舅舅生死如何,不免心烦意乱。这么一来,如何还能是西门牧野的对手?

 奚玉帆、宫锦云飞身过来救援,公孙璞紧紧盯着朱九穆,不让他过去和西门牧野联手。

 奚、宫二人尚差几步就要赶到,只听谷啸风一声大吼,左肩血肉模糊,原来他也给西门牧野打了一掌了。

 大吼声中,谷啸风唰的一剑刺去,西门牧野想不到他在重伤之下居然还敢拼命,冷不及防,也给他刺了一剑,可是这一剑刺不着要害,西门牧野受的只是轻伤,但也吓得他不能不连退了几步。

 奚玉帆、宫锦云双双赶至,宫锦云剑中夹掌,使出了家传绝学的七煞掌功夫,西门牧野识得这是黑风岛主宫昭文的独门掌法,心里想道:“这几个小辈都有来历,实是不可小觑。”因为他功力亦是未曾完全恢复,一时间又摸不清宫锦云武功的深浅,而奚玉帆的剑法他也有点顾忌,是以倒也不敢鲁莽扑前,当下横掌当胸,静观敌势。

 奚、宫二人志在救人,并非想和西门牧野拼命。西门牧野采取守势,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奚玉帆忙把谷啸风扶起,见他面如金纸,显然是伤得不轻。奚玉帆大吃一惊,问道:“谷兄,你怎么啦?”

 “化血刀”的毒性非常厉害,谷啸风只觉伤口火辣辣作痛,转瞬之间,半边身子已是感到麻木不灵。但谷啸风的心头还是清醒的,暗自想道:“男儿马革裹尸,死何足惧?但舅舅一世英名,我绝不能让他受敌人所辱!”他哪里想得到正是他那位在武林中“德高望重”的舅舅和敌人勾结,他才会受到这样重伤的。

 谷啸风吸了口气,以残存的精力暗运少阳神功,推开了奚玉帆,说道:“我没事,你赶快救护我的舅舅要紧!”

 任天吾在地上挣扎,打了个滚,以肘支地,十分吃力的样子爬了起来,叫道:“你们不必顾我,我这几根老骨头业已打算埋在这里,我,我和这老魔头拼啦!”颤巍巍地走了两步,“哇”的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奚玉帆也是像谷啸风一样,做梦也想不到任天吾是在做戏!只道任天吾果然是比谷啸风伤得更重,当下瞿然一省,想道:“不错,任老前辈是一队之主,他受了重伤,我怎么置之不理。”虽然不放心谷啸风,也只好暂且将他放开了。

 奚玉帆跑过去不理任天吾的挣扎,便将他背了起来。任天吾仍在大呼小叫地嚷道:“解给义军的军饱不能落在鞑子手里!”奚玉帆道:“是,我们定当尽力而为。”谷啸风道:“舅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就让玉帆背你突围吧!”

 任天吾又吐了一口鲜血,装作气愤不堪的样子骂道:“你,你这是什么话?我,我绝不能让你们这样做!”他这几口鲜血倒是真的暗运内功吐出来的。吐了几口鲜血,精神也觉有点困倦,伏在奚玉帆的背上,装作晕了过去,动也不动了。

 朱九穆在公孙璞手下吃了大亏,再度交锋,已是胆怯。斗了几招,无心恋战,摆脱了公孙璞赶忙过去和西门牧野会合。

 朱九穆是曾经和宫锦云交过手的,知道她在这几个“小辈”之中,实是本领最弱的一个。见西门牧野对她好像有点顾忌,便即说道:“西门兄,把这女娃儿交给我,你发落这几个小辈吧!”

 公孙璞随后赶到,西门牧野已经知道他是公孙奇的儿子,自己偷了公孙奇的毒功秘笈,当今之世,将来有可能制服他的就只有一个公孙璞了。西门牧野咬了咬牙,心里想道:“这小子一日不除,我一日不能安枕!”

 西门牧野喝道:“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那你就来领死吧!”双掌一搓,两大毒功同时发出。左掌用的是“化血刀”,腥风扑鼻;右掌用的是“腐骨掌”,竟然发出一股尸臭气味,中人欲呕。西门牧野练成两大毒功以来,这次还是第一次同时使用。

 公孙璞的“化血刀”已经练到了第八重,“腐骨掌”的火候尚浅,不敢用这门毒功和他硬拼,当下仍以玄铁宝伞抵敌,一招“玄鸟划砂”,伞尖指向西门牧野掌心的劳宫穴。

 公孙璞的武功得自当世三位武学宗师的传授,这招“玄鸟划砂”就是柳元宗所传授的上乘刺穴剑法。

 西门牧野吃了一惊,心道:“这小子学的武功真杂!”他是个识货的大行家,一见公孙璞使出这招剑法,自是不敢轻敌躁进,在距离八尺之处,用劈空掌发出两大毒功应战。

 西门牧野功力未完全恢复,公孙璞也是经过了和朱九穆的一番恶斗,真力颇有损耗,仗着玄铁主伞之利,双方才恰恰打成平手。

 另一边宫锦云可就不是朱九穆的对手了,朱九穆虽然伤得不轻,但他发出的“修罗阴煞功”仍是令得宫锦云如坠冰窟,浑身发抖。

 奚玉帆背着任天吾上前和宫锦云联手,处处要提防任天吾又再受伤,两人联手,仍是抵敌不住。

 剽悍的蒙古骑兵又围拢来,丐帮弟子人人都是奋不顾身的死战,可是毕竟寡不敌众,双方伤亡增加,蒙古骑兵还有数十人之多,丐帮弟子却只剩十多个了。

 谷啸风运功御毒,扶剑力战,只觉手足渐渐麻木不灵,杀了几个蒙古兵,身上又添了几处伤。

 此时运宝的骡车已经给蒙古兵劫去,谷啸风忍着疼痛,叫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最紧要的是人,你我赶快保护我的舅舅回丐帮报信吧!”

 公孙璞见大势已去,亦已无心恋战,当下一个转身,以闪电般的攻击助宫锦云迫退了朱九穆。西门牧野扑来,刚好又给他的宝伞挡住。

 奚玉帆不放心谷啸风,叫道:“公孙大哥,请你照料谷兄!”公孙璞且战且走,正要过去和谷啸风会合,忽见谷啸风一声长啸,招来了一匹坐骑,那匹坐骑四蹄屈地,谷啸风跨上马背,冲了出去。正是:可叹英雄冒锋镝,却遭奸计险亡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