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心似断云空出峡 身如飞絮已无家

 公孙璞道:“多年前我似乎听得师父说过,这韩大维是个武林隐士,号称拳剑双绝,但因久已不在江湖走动,知道他的人却是不多。但这对兄妹和韩大维有何关系,这我就不知道了。听他们的口气,似乎朱九穆与韩大维有仇,但何以要争夺这一坛酒,我也不懂。”

 宫锦云道:“韩大维是哪里人氏?”

 公孙璞道:“听师父说他早年浪迹江湖,后来突然销声匿迹,隐居何处,却是不知。”

 宫锦云道:“韩家既以拳剑双绝驰誉江湖,韩大维虽然隐居,他的子女总会得到他的传授吧?难道他的子女还没出道吗?”

 公孙璞道:“对,你不提起,我倒忘了。听说他有个女儿,家学渊源,甚是了得,四年前曾在江湖出现过一次,打败过冀东独脚大盗邓灵官。”

 宫锦云道:“韩大维女儿叫什么名字?”

 公孙璞道:“不知道。邓灵官是从她的剑法知道她是韩大维的女儿的。”

 宫锦云道:“韩大维有没有儿子?”

 公孙璞道:“听说他是只有一个女儿,并无儿子。”

 原来公孙璞是在光明寺练了三年武功,新近才下山的。韩瑛在老狼窝大败群盗,其后又因与谷啸风的婚变,引起群雄围攻百花谷的轩然大波,这些事情,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公孙璞却还未知道,他所知道的仅是四年之前的一桩事件。

 公孙璞回房之后,宫锦云独自思量:“天下姓韩的人多得很,这个韩大维既然没有儿子,当然不会是韩大哥的父亲了。不过,也说不定是他的同宗叔伯?”跟着又想:“这兄妹俩是要把那坛九天回阳百花酒送给韩大维的,我倒希望他是韩大哥的家里人,但万一不是,这就错过了机会了!”

 原来“九天回阳百花酒”有何功能,公孙璞不懂,宫锦云却是懂的。她的父亲是邪派大魔头,对邪派中的几种绝顶神功,虽未学过,亦有所知。是以宫锦云也从她父亲口中得知,这九天回阳百花酒乃是世间唯一可以医治修罗阴煞功之伤的灵药。

 倘若宫锦云已知韩大维是韩瑛的父亲,她当然不会动这偷酒的念头,但因她不敢断定,这偷酒的念头却是不禁油然而生。她心里想道:“朱九穆这老魔头意图对韩大哥有所不利,这是我已经知道了的。万一韩大哥受了这老魔头的修罗阴煞功之伤,这九天回阳百花酒就正是合他用了。那女子对我已然起疑,人又骄傲得紧,我向她明讨,她一定不肯给我。”

 待到三更过后,宫锦云悄悄摸到奚玉瑾的窗下,取出一支吹管,把“鸡鸣五鼓返魂香”吹了进去。她知公孙璞是个正人君子,是以只好瞒着他单独行动。

 “鸡鸣五鼓返魂香”本是江湖上常用的一种迷香,但黑风岛秘制的这种迷香,却是另有一功,与众不同。黑风岛的迷香加多了两样特别的药物,不但见效极快,而且令人吸了这种迷药就会骨软筋酥。

 奚玉瑾早有提防,此时她正在床上盘膝而坐,运行正宗内功的吐纳之法,调匀呼吸,恢复战后的疲劳。

 迷香吹来,中人如酒。奚玉瑾初闻迷香之时,心里还在暗笑:“这种下三滥的江湖伎俩,岂能奈我何哉?”不料吸了一口迷香之后,只觉舒服无比,迷迷糊糊的就想睡觉。奚玉瑾吃了一惊,知道不妙。连忙一咬舌头,藉着舌尖上的疼痛之感打消了睡意,随即躺下,闭了呼吸,假装熟睡。心想:“待他进来,我正好来个人赃并获。”

 奚玉瑾的内功已经颇有根底,闭了呼吸,也可以支持一盏茶的时刻。但她却不知道黑风岛的迷香是有令人筋酥骨软的功效,虽然吸进一点,功力亦已消耗几分,她因恐过早声张,会把贼人吓跑,一心想要人赃并获,这就着了道儿。

 宫锦云也是犯了轻敌的错误,却不知对方早有准备,尚未昏迷。她见里面毫无动静,便即破窗而入。

 正在她弯下柳腰,要提起那坛酒的时候,忽觉微风飒然,奚玉瑾的一柄长剑已经向着她的背心插下。

 这一剑奚玉瑾也并非要取她性命,而是要刺她背心的“风府穴”。但这一剑的手段却是用得狠辣无比,试想当一个人正在弯腰的时候,如何能够抵挡背后插来的一剑?

 幸而宫锦云见机得快,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她忽地放平身子,“咕咚”一声倒了下去。奚玉瑾吃了一惊,心道:“我好像还未刺着他的身子,怎的他就倒了?”

 宫锦云左脚一勾,勾着了那个坛子,足尖轻轻一挑,把一个三十多斤重的坛子挑了起来,喝道:“你刺!”

 奚玉瑾恐怕刺破酒坛,连忙收剑。可是,这一剑去势极快,急切间哪里能够收发随心?只听得“叮”的一声,剑尖已经碰着酒坛。好在她的长剑虽然来不及收回,劲力已是收了一半,这一剑并没将酒坛刺破。

 宫锦云一跃而起,立即抓着贯串坛耳的绳索,把酒坛接到手中。

 说时迟,那时快,奚玉瑾的第二剑第三剑跟踪刺到。

 宫锦云无暇拔剑,连着剑鞘,反手一拨,奚玉瑾气力不加,这两记凌厉之极的剑招竟然给她拨开。

 宫锦云提起酒坛,从窗口跳出。奚玉瑾叫道:“哥哥,快来!”追上去唰唰唰又是连环三剑!

 宫锦云此时方能拔剑出鞘,她窜出窗口之时,反手也是连环三剑。当、当、当三声响过,奚玉谨瑾口一麻,青钢剑当啷坠地。

 她们二人的本领本来是各有擅长,难分高下的,但奚玉瑾因为吸了一口迷香,当然就打不过宫锦云了。她长剑坠地,还想追去,忽觉头晕眼花,几乎站立不牢,奚玉瑾吃了一惊,连忙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才觉得舒服一些,稳定了身形。

 宫锦云还未穿过走廊,陡听得一声喝道:“放下!”一条黑影,扑到了她的面前,来的正是奚玉瑾的哥哥奚玉帆。

 宫锦云一听掌风,就知奚玉帆的功力远远在她之上,这一掌只怕化解不开,急中生智,故技重施,笑道:“何必这样小气,还你就是!”酒坛一抛,竟然向奚玉帆劈面掷去。

 奚玉帆也怕打碎酒坛,当下立即改劈为抓,一抓抓着酒坛。叫道:“妹妹,你怎么啦?”奚玉瑾道:“不碍事,你快点把这小贼拿下!”

 岂知宫锦云不待他拿,先自扑了上去,一招“玉女投梭”,长剑直指奚玉帆的咽喉。奚玉帆怒道:“好狠的小贼!”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正弹着剑脊,宫锦云的长剑竟然给他弹得反刺回来!

 黑夜之中,奚玉帆出指弹剑,这一招当真是使得险极、妙极。但这一着却也早已是在宫锦云意料之中,当奚玉帆弹开她的长剑之时,她的左掌亦已抹到了奚玉帆的胸口,奚玉帆迫于腾出左手招架,手一松酒坛立即又给宫锦云夺去了。

 宫锦云笑道:“你本领很高,我是伤不了你的。我只是向你讨这坛酒而已。”随口把一顶高帽送给奚玉帆,同时亦是为自己出手的狠辣辩护,意思是说:“我明知伤不了你,你又何必骂我狠辣呢?”

 奚玉帆给她弄得啼笑皆非,怒喝道:“你不放下酒坛,你不伤我,我可要伤你了!”他与宫锦云交手两招,已知她的本领甚为了得,当下也是不敢轻敌,拔出剑来截着宫锦云与她交手。

 宫锦云提着酒坛,左摇右晃,料准奚玉帆不敢打碎酒坛,这就等于给她添了一面盾牌。

 奚玉帆斗了几招,长剑倏地一指,使出了一招精妙绝伦的招数,恰好割断穿着坛耳的绳索,却没碰着坛身。奚玉帆抢先一步,把酒坛接到了手中。

 宫锦云道:“呀,你真的这样小气!好,这坛酒索性大家都不喝好了!”剑掌兼施,竟然向奚玉帆猛攻过去。

 奚玉帆怕她打破酒坛,小心招架。宫锦云格着他的长剑,左掌轻轻的一推一拍,掌势飘忽无定,奚玉帆一个疏神,给她的手掌按着了酒坛。

 奚玉帆的气力虽然比宫锦云大得多,但他只用一只手搂着酒坛,酒坛滑不留手,气力再大,也是不易掌握得牢。宫锦云使了个巧劲,一掌拍下,轻轻的一按一推,那个三十多斤重的酒坛,登时又离开了奚玉帆的掌握,飞向空中。宫锦云斜身掠出,一掌拍向空中,平平稳稳的托着了酒坛。

 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得难于形容。这一坛酒在两人之间已是易手三次。

 奚玉帆得而复失,勃然大怒,喝道:“好小贼,你是要命还是要酒?”

 一个“盘龙绕步”,青钢剑吐出碧莹莹的寒光,闪电般的又指到了宫锦云的后心,这一招凌厉无比,奚玉帆已是动了杀机了。

 双方动作都快,宫锦云在夺酒之时,早已看准方位,只见她斜身一闪,“喀喇”一声,踢断了栏杆,托着酒坛,便往下跳。

 不料正在她腾身跃起之际,忽听得金刃劈风之声,一口明晃晃的利剑突然从左边袭到,原来是奚玉瑾喘息已过,上来助她哥哥。

 宫锦云被夹在当中,决难闪避两边刺来的长剑。不由得心里一惊,暗叫:“我命休矣!”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斜刺里忽然伸出一柄雨伞,“当”的一声,把奚玉帆的长剑格开,宫锦云喜出望外,连忙反手一剑,拨歪了奚玉瑾的剑尖,奚玉瑾用力太猛,后劲不继,长剑脱手坠地,又是“当”的一声清脆的音响。

 宫锦云笑道:“对不住,我酒也要喝,命也要活,恕不奉陪了!”跃下院子,立即奔向骡车。

 奚玉帆被那人用雨伞格开他的长剑,又惊又怒,喝道:“好呀,原来你这两个小贼都是卧底的!”狠狠的又是连环三剑猛刺过去!

 那人用伞头轻轻点了两下,“铮铮”两声,化解了奚玉帆两记凌厉无伦的剑招。奚玉帆的连环剑法一招猛过一招,第三招已是用到了九成力道,中宫直进,那人手腕一抬,雨伞拍下,压住了奚玉帆的长剑,这才松得口气,叫道:“宫兄,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这个用雨伞当作兵器的人,看官一定猜想得到,就是公孙璞了。

 宫锦云叫道:“这是性命交关之事,我无暇与你细说,你赶快来!”

 奚玉帆功力不弱,手腕一翻,抽出长剑,喝道:“可惜你一身本领,竟甘心与那老魔头同流合污!哼!你还想跑吗?”剑中夹掌,使出了少阳神功。

 公孙璞心里想道:“宫兄偷他们的东西,这事总是做得不对,不过听他说得这样严重,内中必定另有原由,只好先帮他这个忙再说吧。”心念未已,奚玉帆的剑中夹掌已然打到,公孙璞忽地转过了身,背向着奚玉帆,纵身就跳。

 搏斗之际,突然背向敌人,等于完全撤消防御,任由敌人攻击,这是大大违反武学原理之事!奚玉帆吃了一惊,不知敌人有何诡计,也怕一掌就打死了对方,心想:“九天回阳百花酒虽然宝贵,但失了还可重酿,人死却是不能复生,总不能为了一坛酒就要了人家的性命!”心念电转,连忙缩手。

 可是因为他的掌势去得实在太快,掌锋仍然是触着了公孙璞的背心!公孙璞道:“多谢兄台掌下留情,待我问明真相之后,再觅兄台赔罪!”说话声中,已是从楼上跳下去了。

 奚玉帆的手掌触着对方身体,陡然间只觉如受电震,浑身发热,不由自己的“登、登、登”倒退三步。原来他是受了公孙璞的护体神功反震回来。

 他这一掌是用上了少阳神功的,少阳神功乃是纯刚掌力,反震回来,就不由得浑身发热了。幸亏他一念慈悲,已经收回了六七分掌力,否则只怕还要受伤。奚玉帆吸了口气,心中一片茫然。

 奚玉瑾心犹不忿,双手齐扬,六柄飞刀向骡车飞去,此时公孙璞已经跑到骡车旁边,与宫锦云站在一起。

 公孙璞听得暗器破空之声,微微一笑,说道:“请姑娘恕罪!”雨伞张开,团团一转,只听得铮铮之声不绝于耳,六柄飞刀都给他的雨伞荡开,满空飞舞,却没有一柄能够打着对方。他的雨伞不过是粗布做的,居然能够荡开飞刀,这手功夫一显,令得奚玉瑾也不禁目瞪口呆了!

 宫锦云跨上骡背,笑道:“咱们再借他两匹坐骑吧,反正一件是秽,两件也是秽了!”公孙璞一想不错,既然偷了人家十分珍贵的九天回阳百花酒,那也就不在乎多偷一匹骡子。是以心中虽是极为抱歉,但为了不愿与奚家兄妹缠斗下去,也只好跨上骡背,和宫锦云逃出这间客店。

 奚玉帆调匀了气息,叹口气道:“这少年的本领比咱们的本领高得多,不要去追了!”又道:“看来他们未必是朱九穆的同党,否则刚才不会手下留情!”

 奚玉瑾道:“但咱们失了九天回阳百花酒,却怎么办?洛阳是去呢还是不去?”

 奚玉帆笑道:“谷啸风已经去了,你怎能不去?失了九天回阳百花酒,我就拼着耗损一年功力,用少阳神功替韩大维治病吧。”奚玉谨面上一红,说道:“亏你还有心情拿我取笑。”但既无他法可想,也只好如此了。

 那两匹骡子跑得很快,天亮之时,他们已经离开了那小镇二十余里。宫锦云笑道:“可以歇歇了。公孙大哥,昨晚真是多亏你了!咦,你怎的好像很不开心呢?”

 公孙璞道:“偷了人家的东西,我总是觉得过意不去。”

 宫锦云噗嗤一笑,说道:“这一年来我已不知偷了多少人家的东西了,否则我早就饿死啦!”要知她的父母都是邪派中著名的大魔头,她虽然本质纯良,毕竟也沾染了不少邪气,她从黑风岛私逃出来,一路上的使用,都是从富户中偷来的,并不觉得偷东西是件坏事。

 公孙璞微微一笑,心想:“你偷为富不仁的东西和偷好人的东西怎能相提并论?”但因相交不深,此时也不想与她斗口。

 宫锦云道:“以往我偷东西是为了养活自己,这次偷这一坛酒却是为了救活别人的。酒虽珍贵,人命更是珍贵,你说不应该么?”

 公孙璞道:“哦,原来这酒是可以治病的么?”

 宫锦云笑道:“你会破解修罗阴煞功,却怎的不知此酒功用?这个九天回阳百花酒正是世间唯一可以治修罗阴煞功之伤的灵药。”

 公孙璞恍然大悟,说道:“哦,你这是为了韩大哥偷的?”

 宫锦云道:“正是。但盼咱们能够及时赶上,韩大哥尚未受到朱九穆的毒掌之伤,那么这酒就可以物归原主了。”

 公孙璞苦笑道:“但如此一来,那两兄妹却把咱们当作了那老魔头的同伙了呢。”

 宫锦云知他心意,笑道:“明讨不如暗偷,那两兄妹虽然不是坏人,但他们把这九天回阳百花酒视同拱壁,若然请他相让,只怕纵然能够说动他们,也得唇焦舌烂,煞费周章。救人要紧,不如一偷了事。”

 公孙璞瞿然一惊,说道:“不错,救人要紧。那咱们就赶快去找韩大哥吧。”

 在这件事情上公孙璞虽然同意了宫锦云的主张,但却也总觉得与她有点气味不投。宫锦云则恰恰相反,一路与公孙璞同行,渐渐的不知不觉的为他纯朴的性格所吸引,不过她的一缕情丝仍是紧紧的系在韩瑛身上,觉得若是拿公孙璞和她的“韩大哥”相比,公孙璞又是远远不及“韩大哥”的潇洒风流、知情识趣了。

 且说韩瑛那日与宫锦云分手之后,心里暗暗好笑:“想不到我冒充男子,却害得这位宫小姐为我害了相思!”

 但她急于回家见父,这点“游戏人间”的小事也不放在心上,她已经得回了坐骑,当下便即兼程赶路。

 这匹“一丈青”是奚玉瑾所赠的良马,跑得很快,韩瑛估计可以在五天之内赶到洛阳,心里甚为高兴。不料在走了两天之后,路上便不断的发现难民,距离洛阳越近,路上的难民越多。她不能恣意奔驰,只好放慢坐骑。

 第五天走到离洛阳百里之地,正在山路上策马缓行之际,忽见有个年老的难民盯着她看,好像想招呼而又不敢招呼的神气。

 若是在平地上放马奔驰,韩瑛决不会留意路人对她的眼色,此时她刚好走到一段狭窄的山路,不能不小心翼翼的策马缓行,以免失足伤人。路旁那个老头盯着她望,恰好与她打了一个照面。两人目光相接,韩瑛不觉“咦”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这个老头姓王,正是和她同一个村子的人。

 韩瑛连忙下马,将坐骑牵过一边,前面来的一辆骡车只道她是有心让路,忙不迭的道谢。一大批难民潮水般的随着骡车涌过。王老汉和他的家人仍然停在路旁,向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是韩、韩小──小哥吗?”显然亦已是认出她了。

 韩瑛道:“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到那边树下歇歇好吗?”

 王老汉一家五口,两个儿子一个媳妇和一个七岁大的孙女儿,那女孩子眯着眼睛,好像十分好奇的打量着韩瑛问道:“你不是韩姑姑吗?听说你做新娘子去了,怎的现在变成了新郎官回来?”韩瑛穿的一身衣裳是奚玉瑾给她缝制的新衣,虽然沾了风尘,那绣工精美的青天缎袍子还是光彩夺目,在一个穷家的女孩子心目之中,只有做新郎的人才穿这样华美的衣裳的。

 韩瑛面上一红,笑道:“伶伶,亏你还认得我。哎呀,你的脚都已经起了水泡了,让姑姑抱抱你吧。”

 韩瑛和王老汉一家人在山坡上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王老汉道:“韩姑娘,你怎的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跑回来?听说你嫁到南方,我正替你欢喜呢,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还讲什么‘回门’的礼法?就是‘回门’也该叫姑爷陪你啊!唉,你不知道咱们这里的人正是巴不得跑得越远越好呢!”

 韩瑛不愿多听解释,说道:“我放心不下爹,跑回来看看。蒙古鞑子打来了吗?洛阳怎么样了?”

 王老汉道:“廿四那天,听说鞑子已经占了水,第二天我们全家就逃难了。现在是怎么个情形,我们就不知道了。”

 汜水是洛阳东面的一个市镇,距离不到二百里。韩瑛吃了一惊,道:“鞑子来得好快呀!”

 王老汉的大儿子安慰她道:“今天是什八,四天工夫,鞑子料想还未曾打到洛阳的。”

 韩瑛道:“王伯伯,你们临走之前,可有见着我的爹爹?”

 王老汉道:“韩姑娘,你是知道的,我王老汉一生,曾受过你爹爹不少恩惠。我的风湿病是你爹赠医赠药医好的。甲子那年大旱,我几乎过不了年,也是多亏了你爹爹的周济。我如今离乡背井,不知何日方得还家,怎能不向你的爹爹道别?”

 老年人说话习惯罗嗦,王老汉唠唠叨叨他说了一大段才说到正题。韩瑛连忙问道:“我爹爹怎么样,他的病好了点吗?你可知道他有没有走难的打算?”

 王老汉道:“好得多了,那天他还扶着拐杖送我出大门口呢。”说至此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爹是咱们村子里的富户,一旦鞑子打来,只怕不遇兵灾,也会遇上盗劫。我得过你爹恩惠,岂能不为他着想?所以廿四那天晚上,我到你家劝你爹和我们一同逃走,你爹说他走路不便,宁愿留在家里听天由命。我说你走路不便,可以坐骡车呀,咱们一路上也好互相有个照顾。但你爹却不肯听从我的劝告,他送了几十两银子给我做盘缠,他自己却不肯走。”

 韩瑛家住洛阳城外的一个山村,村子里的人只道她的父亲是个外来的富户,却不知他是一位武学的大名家,而韩瑛家中的富有也远远超过村人的想象之外。

 韩瑛听说父亲没事,放下了心,说道:“多谢老伯对我爹的关心。”

 王老汉道:“你这话说颠倒了,是应该我多谢你的爹爹才对。对啦,你这次回来,还是劝你爹爹走难的好。我们劝他他不会听,或许还会嫌我这老汉罗嗦,只有你劝他才劝得动。”

 韩瑛笑道:“老伯多心了,我爹怎会嫌你罗嗦了,这次回去,我是要劝爹的。”

 王老汉道:“廿五那天早上,临走之前,我还到过你家辞行,不知你爹是否讨厌了我的罗嗦,他没有开门见我。”

 韩瑛吃了一惊,说道:“也没人应门么?”

 王老汉道:“没有,也许是我去得太早了。”

 王老汉的大儿子笑道:“那天天刚亮你就去拍人家的大门,富户人家都是习惯睡得很迟的,那时候只怕韩老爹子还在梦中呢。韩姑娘,我爹是个老懵懂,他说错了话,你别放在心上。”

 韩瑛好生诧异,心里想道:“爹爹的内功何等深厚,即使是在梦中,只要有一丝声响也会惊醒他的,何况还有厨子、花王和两位老家人,难道他们也没有听见拍门之声?”

 韩瑛隐隐感到不妙,但心想以她父亲的武功而论,即使是在病中,江湖上等闲之辈也还不是他的对手,除非是碰上了武林中顶尖儿的大仇家,何况王老汉前一晚还见过他,一晚之间,难道就会出了什么意外?

 韩瑛怀疑不定,暗自思量:“反正不过百多里路程,今晚就可到家,何必在这里猜度?”当下说道:“王老伯,我这匹坐骑送给你。我走了,太平之后,咱们再聚吧!”

 韩瑛是嫌路上难民拥挤,骑马反而不便走路。

 王老汉年迈体衰,在走难中得韩瑛送他坐骑比送他银子更为实用,当下连声多谢,说道:“韩姑娘,你真好心,愿老天爷保佑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夫妻和好,百年偕老。”时逢乱世,平安第一,是以王老汉首先祝她“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又因见她独自回转娘家,并无新郎作伴,猜想她与丈夫可能不大和睦,故此跟着就祝她夫妻和好,百年偕老。

 韩瑛面上一红,只好说道:“但愿如你贵言。”与王老汉分手之后,心中伤感不已。

 韩瑛一面走一面思量:“爹爹决想不到我落得这个光景回来!唉!还说什么夫妻和好,百年偕老?我这次千里就婚,无辜受辱,经过了这场风波,婚姻一事,我早已是心灰意冷了。天下男儿多薄幸,我这一生,但求能够侍奉老父天年,丫角终老,于愿已足。但这件事却怎生和爹爹说呢?”

 韩瑛是知道谷啸风要去她家的,又再想道:“谷啸风委实也是太大胆了,他居然还敢去见我的爹爹!爹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最是疼我爱我,怎能让我受人侮辱?他的性情又是那么刚烈,只怕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时暴怒之下,说不定就会伤了谷啸风的性命,谷啸风虽然对不住我,我也只能怨自己的命苦,却不能让爹爹就杀了他。唉,我一定要赶在他的前头,回到家中,先见我的爹爹。”

 路上难民拥挤,不便施展轻功,韩瑛索性离开大路,独自找了一条荒僻的山路行走。她的家就在这座山的南面,翻过这座山头直走下去便可到达。

 这样走可以缩短许多路程,但因山路崎岖,韩瑛虽有轻功,也是很不好走,踏进村子的时候,早已是月上梢头的时候了。

 一路行来,但见家家闭户,没有碰到一个村人。韩瑛早已从王老汉的口中得知全村的人均已走难,因此也不以为怪。但当她走到家门的时候,却是不由得惊骇之极了!

 她的家是个古老的大宅院,有二三十间房子之多,依山建筑,有围墙围住的。此时只见墙坍壁倒,正中间的几座房子开了天窗,月光之下,隐隐可见烧焦了的梁木。看情形是曾经失火,不久就给扑灭,是以只烧了几间房子。

 大门是坚厚的橡木,略有烧焦的痕迹,还在紧紧关着。

 韩瑛定了定神,心想:“不知是给人放火的,还是家人不慎失火所至?既然尚未全毁,或许是后者居多。但愿爹爹无恙!”心里这么想,却已无暇推敲,当下立即从一个缺口钻进去,叫道:“爹爹,爹爹,女儿回来啦!”

 韩瑛连声呼叫,非但听不到父亲的回答,连家人也没应声,心里不由得越发慌了!忽地闻到一股腥臭的气味,眼光一瞥,只见院子里的花坛底下有一具尸体,正是她家的花王。

 韩瑛走近去仔细一瞧,花王头上开了个洞,一看就知是给人用重手法击毙的!以她父亲的绝世武功,竟然不能保护家人,来人之厉害可想而知。

 韩瑛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腔子,想叫也叫不出来。她亮起火折紧握剑柄,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在台阶上发现两个老仆的尸体,在后堂又发现她的一个婢女的尸体。这两个老仆人阶本领虽然比不上护送她往扬州完婚的展一环与陆鸿二人,但也都是有一身武艺的,等闲二三十个壮汉,当真还近不了他们。她的那个侍女是跟她学过剑法的,本领更在这两个老仆之上,但现在竟是剑未出鞘,就给来人击毙了,看这情形,竟是任由那人杀戮,丝毫也没抵抗的余地!

 韩瑛愤恨之极,心想:“是什么人如此狠毒?”怒火激起,反而不觉得害怕了!“大不了与他拼个你死我活,我倒宁愿这仇人还未离开!”韩瑛心想。

 被烧毁的那间房子正是她父亲的卧室和书房和一间大客厅,另外还有两间收藏古玩的房子也给烧毁了大半,珍贵的古玩都变了瓦砾堆满了一地。

 瓦砾场中却找不到她父亲的尸体,韩瑛生了一线希望:“爹爹或者未遭那人毒手,但他是已经逃走了呢?还是因为受了重伤,躲在那一间密室里呢?”如此一想,不禁又叫了起来,“爹爹,爹爹!”叫了几声之后,便即凝神静听,希望听得见父亲的回答。

 不料父亲的回答未曾听见,却听见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恻恻的笑声。

 韩瑛抬头一看,淡淡的月光之下,只见一个人已是站在客厅当中,这个人的身法当真是快到极点,韩瑛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家的大对头──朱九穆这老魔头!

 四年前朱九穆用“修罗阴煞功”伤了韩大维,但他本身也受了重伤,伤势之重不在韩大维之下。当时韩大维曾对女儿言道:“在我的病未曾治愈之前,这老魔头的武功也未必就能恢复。他若有胆再来找我,我虽是半身不遂,也足以与他较量较量!”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韩大维才敢遣女儿远嫁。而韩瑛刚才猜度是那个仇家的时候,也还未曾想到是他。

 但现在朱九穆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听他的笑声,中气充沛,武功显然也已是恢复的了!正是:小别归来家已毁,伤心横祸太堪哀!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