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荒原镖客惊鸣镝 月夜佳人响佩环

 韩佩英身受挟持,镖队的人看不出来,那两个老苍头则当然是知道的,这一惊非同小可,明知不敌,无暇思索,也要扑上去阻拦了。

 周凤站在车前,噗哧笑道:“我的小姐请客,可没有请你们啊!”奚玉瑾已在车上坐定,珠帘未放,叫道:“小凤让开!”衣袖轻轻往外一拂,说道:“展大叔、陆大叔,你们要到百花谷,我当然是欢迎的。但这可得先问过你家小姐。”这两个老苍头本来是采取冲刺的态势跑步,突然间觉得一股无形的潜力向他们推来,虽然不至于给推得踉跄倒退,却也不由得身形连晃,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就像碰着了一堵墙壁一般。两个老苍头嗒然若丧,不得不停了脚步。

 韩瑛说道:“奚姐姐盛情难却,我到她家里住几天,你们回去吧,不必跟来了。”韩瑛是不得不如此说,那两个老苍头也不得不应了一个“是”字,双双退下。

 镖队的人职责攸关,见这骡车要走,都着了急,孟霆一马当先,连忙跑过去叫道:“奚姑娘,你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奚玉瑾格格一笑,说道:“总镖头,你不必着慌,你们是给韩家保镖的,如今就当是我接手保这支镖好啦。不过,我也不是抢你们的生意……”说至此处,玉手一扬、一支短箭射了出来,孟霆听风辨器,知道这支短箭射出的劲道不大,显见对方只并无恶意。孟霆绷紧的心情放松,将短箭接了下来,入手清凉,仔细看时,却原来是一支碧绿色的玉箭,箭杆上雕有一个小小的“奚”字。

 奚玉瑾接下去说道:“你把这支箭拿回去给我的韩伯伯看。就算是交了差了。我敢担保,他该付的保金,一定照付。瑛,你的爹爹绝不会吝惜那一千两金子的,是不是?”

 韩瑛道:“我们虽然家道贫寒,一千两金子却还出得起。孟总镖头,多谢你们送了我几千里路,你回去就照奚姐姐的交代回复我的爹爹,爹爹绝不会怪责你的。”

 孟霆虽然不知觉她们的话是否兑现,但三面言明,有了交代,也总算是给了他们虎威镖局的面子了。孟霆情知要阻拦也阻拦不来,也只好让她们去了。

 周凤跨上奚玉瑾那匹小红马,牵着一匹空骑,跟在骡车后面,扬手笑道:“展大叔,陆大叔,孟总镖头,再见啦。你们的小姐我们会好好看待的,两位大叔回去尽可请韩伯伯放心。”

 骡车走后,那两个老苍头道:“总镖头,请借我们两匹坐骑。”孟霆怔了一怔,说道:“你们不和我们一道回去么?”

 那两个老苍头说道:“小姐给人家抢去,我们还有什么面目回去见主人?”孟霆道:“那么两位打算如何?”瘦苍头展一环恨恨说道:“我们虽然打不过那丫头,也绝不能丢了主人的面子。俗语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那丫头虽然厉害,也不见得就没人胜得过她,百花谷即使是龙潭虎穴,我们也是决意去闯它一闯的了。”言下之意,自是要去邀请能人,到百花谷夺回他们的小姐。

 孟霆说道:“我们虽然本领不济,也可以给两位跑一跑腿。”胖苍头陆鸿说道:“总镖头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事已如斯,恕我直言,这件事你们也是插不了手的了。你们已经尽了责,敝主人绝不会怪你的,你们还是早早回去吧。”这两个老苍头选了两匹坐骑,说完了话,马上就走。

 孟霆顿足长叹,心里想道:“我哪还有脸皮去收那一千两金子,回转洛阳,把镖局歇了,从此做一个隐姓埋名的闲散之人吧。”徐子嘉一跛一拐地走过来道:“总镖头,咱们是──”孟霆挥一挥手,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把镖旗收起来,回去吧!”抬头望时,那辆骡车早已走得不见了。

 按下镖队的人不表。且说韩瑛被迫上了骡车之后,不由得又是惊惶,又是气愤,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

 奚玉瑾噗哧一笑,轻轻的给韩瑛理好乱发,说道:“好妹子,你生我的气啦!”听她说话,温柔体贴,就好似从前相处一般。

 韩瑛说道:“我怎敢生姐姐的气?嗯,三年不见,姐姐的武功是大大长进了,我应该给姐姐贺喜。”

 奚玉瑾笑道:“原来你是为了我破了你的独门点穴手法,心里很不舒服,是么?告诉你老实话吧,我这全是取巧。那一年我在你的家里和你研讨武功,早已对你的独门点穴手法特别留意,所以我是以有备攻你无备,这才侥幸胜你一招的。你若是病好了,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不过,我也不希望今后咱们还会交手了。咱们毕竟是好姐妹,是不?好妹子,你别怪我,我绝不是想欺负你的,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到了百花谷你就明白了。”

 韩瑛心想:“原来她早已料到有今日之事,预先偷学了我的独门功夫。”心里恨她狡诈,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理睬奚玉瑾。

 奚玉瑾轻轻说道:“对啦,瑛,你身子不太舒服,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韩瑛感觉得到奚玉瑾的衣袖从她脸上拂过,一缕幽香,沁入鼻观,叫她说不出来的舒服,韩瑛想叫叫不出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韩瑛悠悠醒了过来,张眼一看,只见红烛高烧,炉香袅袅,床雕飞凤,帐绣蟠龙,原来是置身在一间华丽的绣房中了。

 韩瑛醒来之后,只觉气健神清,宿疾爽然若失。这几天她病势加重,气喘心跳,本来是不能运用内功了的,如今试一试吐纳的功夫,只觉精力弥漫,内息绵绵不绝,运气三转,气达重关,竟是畅通无阻,丝毫没有头晕眼花的现象。韩瑛好生诧异,心里想道:“怎的我睡了一觉,病都好了?”

 妆台上有一面磨得亮晶晶的铜镜,韩瑛对镜梳妆,镜中映出她清丽的姿容,端的是“芙蓉如面柳如眉”!韩瑛对镜凝眸不禁痴了。少女都是爱美的,但韩瑛之所以如痴似呆,倒不是完全出于自我陶醉的爱美心情,而是因为她在镜子里看到“失去的自己”,那是她没有生病之前的自己,镜中的少女神采飞扬,憔悴的颜色已是完全看不见了。

 桌子上烧有一炉檀香,檀香有宁神的功效,韩瑛吸了几口香气,把乱麻似的心情宁静下来,想道:“难道是奚姐姐在我不知不觉之中给我医好了病?”又想道:“这间房不知是奚姐姐的卧房还是她特别给我布置的?但不管怎样,看来她对我倒不像是不怀好意了。”

 韩瑛眼光一瞥,梳妆台上方的墙壁挂有一张条幅,上面写着一首词,韩瑛认得是奚玉瑾的字迹,词道:“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韩瑛轻轻念了一遍,不觉一片茫然,心中只是想道:“奚姐姐为什么特别喜欢姜白石这一首词?她书写这一首词,挂在当眼之处,是不是就为了留给我看的呢?”

 原来这首词是南宋词人姜白石填的《扬州慢》(词牌名),是姜白石的自度曲,慨叹战乱之后扬州的荒凉。词前有一小序:“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南宋词人怆怀家国,拿战乱之后的荒凉作题材的甚是平常,这首《扬州慢》虽然是同一类词中的出类拔萃之作,按说也不应使得韩瑛特别诧异,但引起韩瑛异样的感觉的却是因为这首词的背景乃是扬州。她的未婚夫谷啸风正是家住扬州竹西路的。而且这首词除了感怀战乱荒凉之外,还隐约的写了一段爱情的故事,词人在扬州有一个旧好,重来寻觅,已是如梦如烟,“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了,韩瑛不由得心念一动,暗自思量:“她特地写这首词,莫非是与谷郎有关?”

 韩瑛又再想道:“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这‘社郎’又是指谁呢?若说是比拟谷郎吧,却又不像。谷郎本来就是家住扬州的,有何‘重到须惊’?再说,这一首词乃是感旧怀人缠绵悱恻的哀怨之词。奚姐姐写下这一首词留给我看,而我却是就要和谷郎成婚的,虽说我不忌讳,她也不该这样大杀风景。”

 韩瑛疑团满腹,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自慰自解,哑然失笑,想道:“也许奚姐姐根本就是并无寄托,只是我自作聪明而已。她兴之所至,随便的写下这一首词,我却来给她猜哑谜了。”

 韩瑛等了许久,不见有人进来,故意咳嗽两声,外面也没丫头答应。

 韩瑛心里有气,想道:“奚玉瑾嘴巴说得这样亲热,却又不来理我。好,她不来难道我就不会找她吗?”

 韩瑛急于揭开的哑谜,还是关于她的未婚夫之事,奚玉瑾曾说过她已经把谷啸风“请”来了,只要韩瑛到了百花谷就可以和谷啸风会面的,如今韩瑛就是想要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可是韩瑛毕竟是个“准新娘”的身份,倘若径直地跑去向人家讨未婚夫,又怕惹人笑话。但若果不去,闷坐房中,也是无聊。

 韩瑛心想:“现在不知是什么时候了?”打开窗子一看,只见月在天心,清辉如水。窗外是个大花园,园子里静悄悄的也看不见有人。

 韩瑛开了房门,走进花园。园中处处都有奇花异草,有许多花草,韩瑛连名字也不知道,花木竹石,依着地形布置,构成假山、幽径,中间又点缀有亭台楼阁,端的是美妙清雅,有如图画,韩瑛禁不住欢喜赞叹:“怪不得奚姐姐说她的百花谷是世外桃源,只是这座花园,就不亚于神仙洞府了。”

 园中景色虽美,可惜韩瑛心事重重,却是不能把全副心神用来欣赏美景,她走了一会,又自想道:“我如今功力已经恢复,此地又没看守,我不如逃出去到扬州亲自查个水落石出。不过,现在还没见着奚玉瑾,一走了之,又似乎不大妥当。”韩瑛想了又想,仍是踌躇莫决。

 韩瑛怀着满腔心事,穿过回廊,绕过假山,忽地眼睛一亮,原来面前是个荷塘。月色澄明,荷塘泛影,田田荷叶,朵朵莲花,翠盖红裳,景色佳绝。

 韩瑛给这荷塘夜色迷注了,不知不觉的抛开了心事,临流照影。忽然看见水中多了一个影子,是个男人的影子。

 韩瑛吃了一惊,回头看时,只见一个白衣少年正在她的背后,倚着花树,含笑看她。

 韩瑛呆了一呆,蓦地变了面色,喝道:“你是谁?”

 原来她最初还以为是谷啸风偷来会她,待到看得清楚了,才发觉是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男子。

 她和谷啸风是自小订婚的,订婚那年她才三岁。那年谷啸风的父亲谷若虚作客洛阳,就住在她的家里。谷啸风比她大五岁,已经是开始练“童了功”的八岁大的孩子了。谷若虚十分疼爱这个孩子,到什么地方都把孩子带在身边。

 韩瑛的父亲韩大维和谷若虚是老朋友,彼此都很欣赏对方的子女,就这样给他们订下了婚事。韩瑛只有三岁,还未懂事,对于订婚,只是觉得好玩而已,对谷啸风并未留下印象。

 谷家父子回去之前,由于路途遥远,两家很少往来。十年当中,只有韩大维去过一次扬州。韩瑛一来因为年纪小,二来因为是未过门的小姐身份,自是不便跟她父亲同去。

 韩瑛再见到谷啸风的时候,她已经是十四岁了,那次谷啸风是来报丧的,他的父亲谷若虚已经在原籍逝世。

 韩大雏听得老朋友逝世的消息,很是伤心,不免也谈起了他们的婚事。

 谷啸风推说年纪还小,二来他要按照古礼服二年之孝,不便接个“童养媳”过门。韩大维也是有点舍不得这样小的女儿离开他,终于同意了谷啸风的意见,侍他三年脱孝之后,再来迎亲。不料自此之后,时局日非,兵荒马乱,南北阻隔,谷啸风不能来迎亲,韩大维又因遭了一次意外,得了一个内伤的病,武功虽然未失,行动已是不便,因此也不能亲自送女儿去完婚。

 于是一个三年又一个三年,终于拖到了今年,韩瑛二十岁了,她的父亲才决定由虎威镖局“护送”她到扬州完婚。

 那次谷啸风到她家报丧,韩瑛害羞,不敢出去和未婚夫见面,但也在帘后偷偷的看过,这次当然是和三岁的时候不同,未婚夫的面貌已经是深印她的脑海。她见未婚夫长得英俊,心里也曾暗暗喜欢。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子,和谷啸风差不多一样年纪,相貌也很英俊。

 所以韩瑛骤眼看时,还以为是谷啸风,再看了看,才知不是。这一下韩瑛当然是不免大吃一惊,连忙喝问。

 白衣少年微笑道:“韩小姐别慌,玉瑾是我妹子。我是她哥哥玉帆。”

 韩瑛隐约记得奚玉瑾似乎提过她有一个哥哥,当下紧张的心情稍稍松了一些,但仍然板着脸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句话说出口,方始觉得有点不妥。这是他的家里,他到自己的花园来玩,有何不可?

 话已出口,难以收回,韩瑛感到自己理亏,不禁窘得面都红了。

 好在奚玉帆却似毫不介意,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今晚月色很好……”

 韩瑛碰着他带着笑意的目光,不觉又是心头一跳,暗自寻思:“这人说话好奇怪,答非所问,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奚玉帆似笑非笑的瞅着她,接下去说道:“我想在月光下睡莲一定更美,我想来看看睡莲。听得这边似有佩环声响,我还以为是玉瑾呢,想不到却是韩姑娘。我冒昧走来,惊动韩姑娘了。嗯,韩姑娘,你别见怪。”

 韩瑛双颊微泛红晕,低声说道:“没什么。”

 奚玉帆笑道:“原来韩姑娘也有这样雅兴,来看睡莲。”言语间已似把韩瑛引为知己。

 韩瑛有点着恼,脸上更似抹了一抹胭脂,但人家是好意和她说话,她也只好淡淡说道:“我不过随便出来走走。我回去啦。”

 奚玉帆轻轻跟了上来,说道:“这花园你没来过吧,也还值得看看。嗯,韩姑娘,听说你身体不大舒服,现在可全好了?”

 韩瑛道:“只是一点小小的毛病,多谢你的关心,现在已经好了。”

 奚玉帆道:“好,那就好了。舍妹很是担心,还怕你不会这样快好呢。她本来要我早点过来问候你的,我怕你还没睡醒。”

 韩瑛怔了一怔,心想:“原来果然是奚玉瑾给我医好的。但为何她自己不来,却要她哥哥来‘问候’我。哼,真是岂有此理!”

 奚玉帆似笑非笑的接下去又道:“韩姑娘,你患的这个病有一年多了吧?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甚是厉害,恐怕也不能算是小小的毛病了!”

 此言一出,韩瑛大吃一惊:“原来他们连我受的是什么伤都知道了!”

 奚玉帆说的这个朱九穆,正是韩瑛父亲韩大维的大仇家。

 八年前,就是韩大维从扬州探访谷若虚回来的那一年,韩大维在途中遇上了这个大仇家,给他的修罗阴煞功伤了下盘,双膝的关节受了阴寒之气,从此跳跃不灵,只能勉强的一步步行走,像绅士般的踱着方步。旁人看不出来,韩瑛则是明白:她父亲的武功已是等于废了一半。那次韩大维回来,还没有告诉女儿他这个大仇家的名字。

 一晃过了七年,七年中韩大维对女儿勤加督促,韩瑛终于练成了一套上乘的刺穴剑法,这套剑法以快、狠、准见长,能在一招之内刺敌人七处穴道。韩大维要女儿苦练这套“惊神剑法”,为的就是要防备这大仇家再来。

 果然到了去年春初,这个朱九穆上门来了。

 韩瑛想起那天的恶斗,心中犹有余悸。

 她父亲盘膝坐地上,朱九穆猛如怒狮,捷似猿猴,一进门来,便即连番猛扑,手脚起处,全带劲风。韩瑛躲在房内,兀自觉得窗摇屋动,冷气侵肤,奇寒难耐。这间房和客厅相连,四壁都嵌有高逾人头的大镜,有光线从四面窗户透进来,不必打开房门,客厅里的一举一动,从镜子里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朱九穆绕着她爹爹的身子疾转,越转越急,陡然间一掌击下,她爹爹倒了下去,韩瑛倏地便跳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向朱九穆奇袭!

 这是她父亲预先教她准备好的,朱九穆这一招杀手,早已在她父亲意料之中。韩大维以“鹤膊手”诱他发出这招,“鹤膊手”善能消解敌势,但仍是抵御不了对方的修罗阴煞功,因而势必跌倒,但朱九穆俯身击下之时,肩后也势必露出“空门”。(武学术语,防御不到之处,谓之空门。)

 韩瑛苦练了七年的剑术,为的就是这一瞬间的出击!

 两父女配合得妙到毫巅,韩瑛闪电般的一剑刺出,朱九穆大吼一声,反手一掌,韩瑛早已跳开,掌风剑影之中,只见朱九穆狂冲出去,转眼之间,他那怒吼之声已像是从很远很远地方传来一样,耳鼓还是翁翁作响,但已细不可闻了。

 她父亲坐了起来,喘着气笑道:“可惜,可惜!”

 韩瑛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你这一剑只是刺着他的三处穴道,不过加上了我的一掌,也足以令他三年之内,无法恢复武功了,嘿,嘿,八年前我受他一掌之仇,虽未全报,也算得是出了口气了。”韩大维说。

 韩大维又说:“朱九穆本来是不会和小一辈动手的,但你刺了他这一剑,三年之后,却不能不提防他来向你报复。所以,你必须要在今年出嫁了。”

 韩瑛已经有二十岁,按照当时习俗,早已到了出嫁年龄,但听得她爹爹这样说,当然仍是免不了要问为什么。

 韩大维说:“你试运气,胸口是不是觉得发闷。”韩瑛试了一试,果然如此。

 韩大维说:“你已经受了这大魔头修罗阴煞功的寒气所侵,虽然不很严重,却难医治。你的夫家有家传的少阳神功,少阳神功不能破修罗阴煞功,但却可以防御。你嫁了之后,可以求你丈夫教你修习少阳神功,这病就会好了。你们夫妻两人联手,三年之后,那大魔头即使来向你寻仇,那时他的功力一定不比如今,你们夫妻二人,料想是可以应付的了。”

 但想不到的是,韩瑛尚未出嫁,也未修习少阳神功,这病已经由奚玉瑾替她治愈了。

 宿疾霍然而愈,韩瑛的欢喜自是可想而知,但也因此不能无疑,心里想道:“奚玉瑾为什么偷偷给我医好了病,不肯让我知晓?她把我接到百花谷来,为的就是给我医病么?还有,她说谷啸风在这儿,这究竟是真的呢,还是这只是她要我来百花谷的一个藉口?”

 韩瑛正自迟疑,不知该不该把这些问题向奚玉瑾的哥哥请求解答,奚玉帆已是望着她微笑道:“韩小姐,请你给我把一把脉。”

 对方是好友的哥哥,又是给自己看病,韩瑛自是不便推辞,当下默默无言的把手递过去。虽说江湖儿女不避男女之嫌,这却是韩瑛有生以来第一次给少年男子抓着她的手,韩瑛不自禁的有点异样的感觉,颊上飞起一朵红云。

 奚玉帆凝神听了一会脉息,放开了韩瑛的玉腕,笑道:“恭喜韩小姐,你体中的阴寒之气已是尽都消净,不会复发了。”

 韩瑛苦笑道:“原来是你们替我医好了病,我却犹在梦中,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但却不知奚姐姐用的是什么灵丹,令我好得这样快?实不相瞒,我的爹爹曾和我说过,我所受的修罗阴煞功之伤,虽然不算严重,但因此而得的病,也是很难医治的呢?”

 奚玉帆笑道:“你既然问起,我也不妨老实的告诉你,不是我替舍妹表功,她为了你这个病,也确实是费了一点心思,医病用不了半天,但她为了医好这个病,已是足足用了三年多的准备功夫了!”

 韩瑛诧道:“我这病才不过得了一年多,难道奚姐姐有能知过去未来的神通么?”

 奚玉帆道:“舍妹那年从你家作客回来,已预防有今日之事。那时令尊早已受了修罗阴煞功之伤,以至下半身不大灵便。是么?”

 韩瑛道:“不错。”心想:“原来她也是早已知道我爹爹受伤之事的了。”

 奚玉帆道:“舍妹估计,那大魔头绝不会轻易放过令尊,迟早会再到尊府寻仇的。她是这样想:即使不是你受了伤,她学会医治修罗阴煞功的医术,也可以为令尊效劳。”

 韩瑛心中感动,说道:“原来如此。奚姐姐真是用心良苦。”这“用心良苦”四字是韩瑛随口说出来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奚玉帆不禁面上一红。韩瑛看在眼里,根本莫名其妙,倒是觉得有点奇怪:“咦,这人怎的无端端面红起来?”

 奚玉帆继续说道:“舍妹从尊府回来之后,曾特地去求峨嵋山的无相神尼,求她授以金针解毒之法,在她门下学了一年多。只会金针解毒还是不能医治这病的,幸亏我们又正好是住在百花谷……”

 韩瑛诧道:“这百花谷果然似是世外桃源,但和我的病又有什么关系?”

 奚玉帆道:“韩小姐有所不知,这百花谷是我们世代在此住的,已有百多年了。”

 韩瑛道:“这又怎样?”

 奚玉帆道:“先祖喜爱名花,这里本来是个荒谷,是先祖从各处搜罗了奇花异草到这里来,经过了百多年的培养、繁殖,才成为今天的百花谷。”

 韩瑛不觉笑道:“前人种树,后人遮阴。这话果然不错。这里的一花一草,原来都是经过了许多前人的心血。但这些花草和我的病……”

 奚玉帆接下去说道:“也很有点关系。百花谷的花草之中,有几种是外间难以得见的珍贵药物,恰恰可以祛除人体的阴寒之气。其中一种,六十年开花一次。韩小姐,也是你的运气好,这种奇花去年恰值是它开花之期。舍妹这才为你酿制成功了‘九天回阳百花酒’。昨晚你熟睡的时候,舍妹灌你喝了一壶九天回阳百花酒,然后给你用金针拔毒。她又怕你功力不足,叫我用少阳神功为你推血过宫,助你运行药力。”

 韩瑛这才知道奚玉瑾为了医她的病,费了这许多心力。但听到奚玉帆说到最后一段,却禁不住面红起来。心里想道:“原来他也会少阳神功。哎呀,他为我推血过宫,我的身体岂不是给他抚摸过了?”

 奚玉帆好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神态也是有点不大自然,跟着说道:“实不相瞒,这少阳神功,是我去年才开始练的。我与谷啸风切磋武功,承蒙他授我少阳神功的心法。我们兄妹用家传的两种武功与他交换的。韩小姐,你这病要恢复得快,必须三管齐下,金针拔毒、九天回阳百花酒与少阳神功,这三样缺一不可。否则你苦只练少阳神功,虽然也可以慢慢自疗,但却最少需要两年才能病好了。为了替你治病,我只好权宜行事。韩小姐,请你恕我冒昧!”

 韩瑛满脸通红,当然她不能怪奚玉帆为她治病。可是她却因此而又添了两个疑团,暗自思量:“玉瑾说谷啸风在这里,谷啸风的少阳神功当然比她的哥哥纯厚,为何玉瑾不把谷郎叫来为我推血过宫,却要她的哥哥代劳,还有,我爹说他们两家是有过节的,但照他们兄妹所说,似乎他们和谷家又是好朋友了。这是什么缘故?”

 奚玉帆说道:“韩小姐好得这样快,我们兄妹都很高兴。这勺也证明九天回阳百花酒是有功效。舍妹打算明天就叫人送一坛去给令尊,以令尊的功力,无须金针拔毒,只要喝完这一坛酒,料想也可以好了。”

 韩瑛大为感动,说道:“奚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我真不知应当如何报答她才好?奚姐姐呢?请你让我见她拜谢。”

 奚玉帆道:“韩小姐不用着急,你把事情都明白了,再见舍妹不迟。”

 韩瑛怔了一怔,想道:“他要我明白什么呢?”于是乘机问道:“不错,我正有一事不明。奚姐姐给我治病,为何却瞒着我?”

 奚玉帆微笑道:“若是事前和你说好,舍妹怕你不肯接受她的医治。”

 韩瑛禁不住疑云陡起,寻思:“莫非她真是想要我的报答?”

 心念未已,只听得奚玉帆果然说道:“舍妹想请求韩小姐一件事情,不知韩小姐肯否应承?不过,请求韩小姐休要误会,舍妹决无挟恩求报之心,这只是情商,倘若韩小姐不愿应承,舍妹也不敢勉强。”话虽如此,但在给她医好了病之后才提出要求,这已分明是有点要挟的企图在内。韩瑛留心观察,奚玉帆说话之时虽是满面笑容,但笑得却是极不自然,好像也为他妹妹的要求觉得碍难出口似的。

 韩瑛说道:“我与玉瑾情如姐妹,何况她又给我医好了病,她存什么为难之事,我岂能袖手旁观?只要我做得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奚玉帆吞吞吐吐地说道:“那也不用赴汤蹈火,只不知韩小姐肯不肯而已。”

 韩瑛道:“请说!”

 奚玉帆道:“舍妹邀你来百花谷之时,可曾对你说了些什么?”

 韩瑛心头一震,想道:“来了。”想起爹爹说过他们两家是有过节的,心想:“若是他们要拿我的谷郎报仇,哎呀,这事可真是难答应了。”

 在奚玉帆目光迫视之下,韩瑛只好含羞说道:“奚姐姐说啸风,他、他在这儿,她要我来与他相会。不知,不知──”

 奚玉帆微笑道:“你是现在就想与啸风相见?”韩瑛默默地点了点头,红霞染上双颊。

 奚玉帆道:“啸风是在这儿,可是他现在却是不便与你相见!”

 韩瑛吃了一惊,顾不得女儿家的矜持,连忙问道:“为什么?”心想:“对了,他一定是被奚家兄妹关起来了。”

 奚玉帆并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却绕个弯问道:“你们有许多年不见了啊,是吗?”

 韩瑛情知其中定有蹊跷,她本是巾帼须眉,此时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也顾不得什么害羞了,于是柳眉一竖,说道:“不错,我们已有六年不见了,怎么样?”

 奚玉帆又问道:“你们是自小订婚的,订婚之时,你只有三岁,是么?”

 韩瑛愠道:“你查根问底,究竟是什么意思?”

 奚玉帆赔笑道:“没什么意思。不过,你们是小时候定下的婚事,两家相隔,又是水远山遥。韩姑娘,你可曾想过,这婚事,这婚事……”

 韩瑛不觉动了气,说道:“我的婚事但凭父母之命,媒的之言,适不适合,不用你管!”

 奚玉帆道:“我知道你是来作新嫁娘的,但谷啸风不在扬州等你成亲,却到了我们这儿,你难道不觉得有点奇怪吗?你不想知道其中缘故?你的婚事当然不用我管,但无奈却和舍妹有关联,我做哥哥的也就个能不理闲事了!”

 韩瑛给他这一席话说得惊疑不定,惶惑异常,心里想道:“他既然打开了天窗说亮话,好,我就问他个水落石出吧。”

 于是韩瑛定了定神,沉住了气,问道:“玉瑾要我来与啸风相会,何以我又见不着他,究竟他是不是还在这儿?”

 奚玉帆笑道:“你以为舍妹是骗你吗?你看这个。”说罢拿出一支珊瑚,递给韩瑛,说道:“这是啸风兄还给你的,你收下吧!”

 这支珊瑚正是当年他们订婚之时,她的父亲交给男家作信物的,韩瑛大吃一惊,颤声叫道:“这是什么意思?”

 奚玉帆道:“你不要难过。姻缘有定,人力勉强不来……”

 韩瑛道:“有话你爽爽快快地说吧,他是不是要退婚?”

 奚玉帆道:“六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其间的人事变化,实是难以预料。啸风与玉瑾彼此相爱,此事他们也是始料不及的!”

 韩瑛呆了一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茫然道:“你说什么?”

 奚玉帆叹了口气,说道:“玉瑾并不想伤害你,她是无可奈何。四年前,在她认识你以前,她和啸风已是山盟海誓,私自订终身了!”

 谜底揭开,一切都明白了。原来奚玉瑾将她劫到百花谷,为的是这样一桩事情!她悄悄地给她医好了病,果然是施恩要挟,要她让出丈夫来作报答。

 韩瑛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奚玉帆站在旁边,也是极为难堪,半晌说道:“我知道这是不情之请,强人所难。但事已如斯,他们两人是决不愿分开的了。还望韩小姐冷静的想想,婚姻是双方的事……”韩瑛涩声道:“你叫他们出来见我!”

 奚玉帆尴尬笑道:“韩小姐,待你心平气和之后,再见他们不迟。”

 韩瑛又羞又气又怒,蓦地一甩衣袖,飞快地跑。奚玉帆慌忙地追上去叫道:“韩小姐有话好说!”

 韩瑛冷笑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奚玉瑾既然如此处心积虑,我就让她称心如意好啦!”说罢,手一扬,一点银光向奚玉帆流星闪电般的射去。

 奚玉帆苦笑道:“咦,怎么怪上我了?”衣袖一卷,把那“暗器”接了过来,一看,却原来是镶着一粒夜明珠的玉簪。韩瑛说道:“这是谷啸风的东西,你拿去给奚玉瑾吧,现在这东西应该是她的了!”原来这支玉簪乃是当初谷家给她的聘礼。

 奚玉帆呆了一呆,叫道:“韩小姐……”话犹未了,只听得又是当啷啷的一片声响,韩瑛把那支珊瑚在假山石上摔得粉碎,头也不回的越过围墙去了。

 奚玉帆叹了口气,心里想道:“她一定难过极了。”可是他还能够说什么呢?这不是谁的过错,错的只是两家的父母当初不该那么小就给他们订下了婚姻。如今即使奚玉帆追上了她,又能够怎么样?安慰她么?劝解她么?

 这只可能是越说越糟而已。奚玉帆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

 韩瑛一口气跑出了百花谷,百花谷名不虚传,处处都是奇花异草。月光给花草蒙上一层薄雾轻绡,更添了几分朦胧的幽美。但可惜韩瑛已是无心欣赏了。

 一阵冷冷的山风吹来,韩瑛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的烦躁好像给这股清风吹开,稍稍冷静下来,蓦地想道:“不对。我怎能就完全相信他们兄妹的说话?”

 在韩瑛最初听到这个意外消息的时候,她是满肚子都是气的,她想不到情如姐妹的奚玉瑾会这样的工于心计,谋夺她的丈夫。她更恨谷啸风对她的欺骗,骗她到扬州完婚,却叫她受到这样难堪的侮辱。她曾经想要找着他们两人痛骂一场。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如果他们两人是真心相爱的话。因此,她只好把眼泪往肚子里吞,忍辱含羞的跑出了百花谷,但愿这是一个噩梦,很快的就会忘记的噩梦。从今之后,她是不愿意再见到这两个人了。

 可是韩瑛还是不能甘心的,她怎能忘掉这样的耻辱呢?

 谷啸风英俊的影子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对谷啸风有感情吗?她不知道,订婚的时候,她根本毫无所知,六年前也不过是在屏风后面偷偷的看过他,连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过,可是她究竟是他名份上的未婚妻,她不能忍受谷啸风的欺骗和侮辱。

 就似一个溺在水里的人抓着一根稻草似的,这根稻草就是在她心中突然升起的念头:“焉知这不是奚玉瑾骗我的呢?”是啊,他们两家是有过节的,也许这正是奚玉瑾一种恶毒的报复手段。

 “无论如何,我应该亲自去查个水落石出。”韩瑛心想。于是她冷静下来,决定到扬州去了。正是:美满姻缘成泡影,波翻情海事离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36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