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回 血溅刀留悲远使 龙争虎斗震奇僧

 武林天骄追上前去,说道:“小兄弟,你别生气。我虽然不领你的情,也是一样感激你的。你上哪儿去呀,你不是要回蒙古的么?”原来呼图赫走的这条路,也正是他们要走的。

 呼图赫道:“我要到祁连山去,咱们就此别过。”

 武林天骄笑道:“我们也正要到祁连山去。但你不回蒙古,却要到祁连山去做什么?”

 呼图赫道:“我的二师兄约我到祁连山脚等他。我就是因为要赴这个约会,所以才冒着给乱兵杀掳的危险的。”

 武林天骄道:“好呀,那咱们还可以多聚两天,就一起走吧。”

 武、檀和蓬莱魔女等人都很喜欢呼图赫,把他当作小友相待。一路之上和他谈说武林异事,也问他大漠风光。双方都是增长了不少见闻。

 路上呼图赫忽然谈起他的大师兄呼韩邪丧命金京之事,说道:“我的师父很是震怒,他说要给大师兄报仇。但我可不敢问他,不知杀我大师兄的是谁?”

 武士敦道:“你和大师兄很要好吗?”

 呼图赫道:“我只见过大师兄几次,说老实话,我不喜欢他,他的官架子太大了。不过他给人杀死,我当然还是难过的。”

 武林天骄道:“你的大师兄是自杀的。我不想瞒你,你的大师兄之死,多少也是与我有关。”当下将金京打擂之事,原原本本地说给呼图赫知道。

 呼图赫叹了口气,说道:“如此说来,我的大师兄乃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你。不过,你可真要小心,切莫碰上我的师父才好。”

 武林天骄一笑置之,心中更是渴望与尊胜法王一斗。众人转过话题,一路谈谈笑笑,续赶路程。

 这一日到了祁连山下,呼图赫留在山下等候师兄,便与众人分手。

 祁连山是西北有名的大山,峰峦重叠,危插崖天。武、檀等人上到半山,忽听得哈哈大笑之声,声震林谷,闻其声而不见其人。蓬莱魔女吃了一惊,说道:“此人内功深厚,世罕其伦!”武林天骄道:“不错。只可惜过于霸道,似还不及明明大师的精纯。”武士敦道:“咱们快去,且看看是哪位高人。”

 笑声过后,只听得那人说道:“怎么着,你们是想把我强行留下吗?嘿,嘿,我若没有这个胆子,我也不敢来了!”南腔北调,口音生硬,听来刺耳非常。蓬莱魔女眉头一皱,说道:“这人不是汉人!”

 随即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傲慢无礼,耶律元宜因你远来是客,他以主人身份,不愿与你计较。俺东园望却想领教领教你的功夫!”武士敦道:“哦,原来东海龙老前辈在这里和人较量。”东海龙有三十年以上的混元一功,外家功夫更是登峰造极,说话的声音宛如金属交击,铿铿锵锵,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但若比起刚才那人声震林谷的笑声,他的功力却又似是逊了一筹了。

 武林天骄道:“只怕东海龙不是此人对手。”众人加快脚步,果然便听得那人大笑道:“久仰四霸天的大名,可惜四霸天雁行折翼,如今只留其二,你们东海龙和西岐凤就并肩上吧。”听这人的说话,想必西岐凤也在这儿。武林天骄道:“这个蒙古鞑子倒是很熟悉中原的武林情况。”他已经听出了这个人的口音是蒙古人。

 东海龙大吼一声,众人听不到他的答话,料想已是和那人交手。众人加快脚步,连忙赶去,转过一个山坳,只见和东海龙王交手的是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蒙古僧人。

 此时东海龙不过和那个蒙古僧人对了三掌,双方掌力激荡成风,沙飞石走,但在武学行家的眼中已是看得出来,东海龙业已在对方掌力笼罩之下。

 西岐凤道:“好,大和尚既然定要伸量我们兄弟,我也只好奉陪了!”拔剑出鞘,加入战团。剑中夹掌,发了一招。蒙古僧人微微一噫,说道:“太清气功,果然不凡!”原来西岐凤练的是正宗内功,名为“太清气功”,与东海龙的“混元一功”异曲同工。“混元一功”力量威猛,“太清气功”则是一片柔和,更容易侵袭敌人。他的“太清气功”一发,那蒙古僧人只觉一片清风吹拂,一丝暖气相继侵来,风虽不劲,气虽温和,但却令人有软绵绵、懒洋洋的感觉。

 蒙古僧人心头一凛,想道:“太清气功果然名不虚传。四霸天以东海龙为首,但这西岐凤的功夫却还在他大哥之上。”饶是这蒙古僧人自负绝世武功,此际亦已不敢轻敌,当下双掌合抱,身形滴溜溜一转,使了个“捧璧抱月”的招数,蓦地双掌一分,左击东海龙,右击西岐凤!

 这一招是他平生功力之所聚,左刚右柔,奇妙无比。东海龙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推来,和他的混元一功正是同一路子,双方掌力相撞,轰然有声,东海龙长须抖动,倒退三步。心中好生惊诧:“他也会混元一功!”

 与此同时,西岐凤也接了他的一掌,同样的惊诧不已。只觉他的掌力柔和之极,与自己以“太清气功”所发出的掌力好似溶在一起,就像河水注入大海之中,“太清气功”的威力发挥不出来,反而给他包围、溶化了。西岐凤全力解了他这一招,也不由得倒退两步。

 蒙古僧人使出刚柔并济的掌力,以一敌二,兀是攻多守少。不过片刻,东海龙已是大汗淋漓,西岐凤稍为好些,亦已喘息可闻。原来这蒙古僧人的“混元一功”得自天竺高僧所传,更胜于东海龙的“混元一功”,双方各以刚猛的掌力硬碰,自然是力强者胜,力弱者败。

 蓬莱魔女等人已经赶到,一看之下,好生惊诧。在东海龙和西岐凤后面,并排站着五个人观战,给他们压阵。

 这五个人是耿照、秦弄玉、李家骏、玳瑁和仲少符,他们是和东海龙一同出来“送客”的。他们聚精会神地看得目不暇瞬,直到蓬莱魔女来到他们的身边,方始发觉。

 蓬莱魔女低声问道:“这个僧人是谁?”

 耿照说道:“这个人就是蒙古的国师尊胜法王,他是替蒙古大汗铁木真来招降的,摆出强国国师的架子,十分傲慢无礼。耶律大哥不肯归降蒙古,他才悻悻而去。东园前辈恼怒他的无礼,是以瞒着耶律大哥,和他较量。”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心想道:“怪不得呼图赫为他师父夸口,这尊胜法王果然是个武学奇才。他双掌能够使出截然相反的刚柔掌力,内功外功都已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只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武林天骄听说是尊胜法王,登时激起了好胜之心,便要上去。但却给武士敦抢快一步。

 武士敦说道:“两位前辈请让我领教领教这位大和尚的功夫。”东海龙和西岐凤正在力战不支之际,乐得有人替他,于是双双退下。

 尊胜法王哈哈大笑道:“我此来正是要会中原高手,掌下不打无名小卒,你可不要不自量力才好!”

 武士敦道:“我不是高手,但是否就是‘不自量力’,还要打过方知!”尊胜法王道:“好,那就来吧!”武士敦掌挟风雷,一掌就打出去。

 尊胜法王举掌相迎,“轰”的一声,就似晴天打了个霹雳,平地响起了郁雷。震得众人耳鼓欲裂!功力稍弱的秦弄玉、李家骏、玳瑁等人连忙堵了耳朵。

 武士敦的大力金刚掌出道以来,从无对手,此时给对方的掌力一震,竟是不由自主地身形连晃。

 尊胜法王在他的大力金刚掌冲击之下,也是不能不退开一步。武士敦固然吃惊,他亦大感意外,喝道:“你是何人?”

 武士敦道:“大丈夫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是丐帮帮主武士敦!”尊胜法王大怒道:“哦,原来你就是杀了我大弟子的那个臭叫化!”

 武士敦也不分辩,淡淡说道:“你说是我杀的便算是我杀的,那又如何?”尊胜法王一声大吼,说道:“没怎么样,只是要你偿命就是!”这一声大吼用的竟是狮子吼功。

 “狮子吼功”是佛门的极厉害的内功,本来佛家讲的是“慈悲”二字,佛门中的功夫讲究的是“降魔”而非伤人,所谓“降魔”即是只把对方制服便行,但这“狮子吼”功却是威猛无比,一吼之下,可令百兽慑服,心胆俱裂,常人当之,更难忍受。李家骏等人堵了耳朵的,此时听了他这一声大吼,也不由得倒退几步,这刹那间,五脏六腑就好似要翻转一般,连忙运功抵御,汗下如雨,武林天骄吹起玉箫,以柔和的乐曲给众人安定心神。

 随着一声大吼,尊胜法王双掌齐出,猛搏武士敦。武士敦的内功深厚,不惧他的“狮子吼”功,但在他一吼之下,心神也不由得稍稍分散。当下也是双掌齐出,使出了丐帮的绝技大力金刚掌。

 四掌相交,变化各异。武士敦左掌打出,俨似碰着了铜墙铁壁,发出了郁雷般的声响;右掌打出,却似打到了一团棉絮之中,毫无声息。尊胜法王以左刚右柔的掌力,配合了“狮子吼”功,分敌他的金刚掌。武士敦的掌力并不弱于对方,但给尊胜法主以上乘的佛门内功化解了他的一半掌力之后,却就难免相形见绌了。

 尊胜法王暗暗吃惊:“这个姓武的看来最多不到三十岁,居然能够抗挡我数十年功力所注的三种奇功,中原高手,也的确是不可小觑了!”

 尊胜法王自忖,他可以胜得了武士敦,但恐怕至少也得百招开外。

 武林天骄吹出最后一个音节,举起玉箫笑道:“武大哥,让我领教领教这位大和尚的功夫。”武士敦退了下去,深深吸了三口气,这才把胸口那股烦闷之感消除,心中好生骇异。

 尊胜法王正恨武林天骄用箫声扰乱他的“狮子吼功”,见他上来,说道:“好小子,我正要你试试我的手段。”蓦地就是一声大吼。原来尊胜法王极为自负,他见武林天骄年纪比武士敦还轻,不信武林天骄的功力能够及得上他,因此还是想用“狮子吼功”将他折服。

 此时他们两人已是正面相对,距离不至三尺。“狮子吼功”是距离越近,威力越大的,尊胜法王满以为他这一吼,即使不能把武林天骄震得跌倒,也要叫他耳鼻流血。

 哪知他这吼声初发,忽觉一股热风迎面吹来。原来武林天骄这支暖玉箫乃是一件宝物,武林天骄从暖玉箫中吹出来的纯阳罡气,可以加强他原有的功力,而尊胜法王经过了两场恶斗,“狮子吼功”的威力已经打了折扣,此消彼长,尊胜法王的“狮子吼功”又给武林天骄的纯阳罡气化解了。不过,武林天骄也还是要退了一步,跟着吹出两声清冷的箫声,这才能够镇慑心神,从容迎敌。武林天骄心里想道:“他在恶斗了武大哥之后,功力竟然还是胜我一筹,确是不可小觑了。”

 尊胜法王被那暖热风一吹,心里也是有点焦躁不安之感,大吃一惊,连忙运气三转,把心神定了下来,喝道:“你是何人?”武林天骄笑道:“区区檀羽冲,你的大弟子就是给我打下擂台,将他气死的,你要为弟子报仇,尽管冲着我来,可别要胡找别人。”

 尊胜法王大怒,左掌一招足以开碑裂石的混元一功,右掌一招以柔克刚的拂云手,刚柔合济,不论武林天骄使的是什么路数,都是逃不出他的掌心。

 武林天骄知己知彼,并不与他硬比功力,玉箫一扬,抖起了一片碧莹莹的绿光,俨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洒将下来。一招之间,遍袭尊胜法王的三十六道大穴。他用的是从穴道铜人图解中参悟出来的──天下无双的点穴功夫!

 饶是尊胜法王武学高深,见闻广博,却是未曾见过如此奇妙莫测的点穴功夫,一时间不知该当如何破解,只好回掌护身。

 武林天骄的玉箫指到了他身前尺许之处,恍似碰着了一层无形的墙壁,玉箫插不进去,心中也是暗暗吃惊。

 尊胜法王转攻为守,与武林天骄游斗了三五十招,掌力逐渐加强。武林天骄心道:“不好,久战下去,我只怕还是要吃他的亏。”当下,一声长啸,叫道:“大和尚,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要投桃报李了。”横箫护胸,忽地一掌拍了出去。这是他自创的落英掌法,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若不经意,劲力却大得出奇。恰似暗流激湍,突然涌来。尊胜法王又不识得他这落英掌法,所应的一招未能恰到好处,饶是他功力深厚,也不禁微微一晃。

 武林天骄以箫代笔,用了天下无双的“惊神笔法”又加上他自创的落英掌法,这才能够和尊胜法王打成平手。

 正激战中,忽见一个小叫化跑上山来,叫道:“师父!“快来!二师哥在山下等你!”尊胜法王道:“让他再等片刻。”小叫化道:“不,他是不能再等的了!你不立即下去,只怕他有性命之忧!”说罢,改用蒙古方言又说了两句,尊胜法王面色一变,连忙使出全力,连劈三掌,把武林天骄迫退,跳出圈子。

 这小叫化正是武林天骄的新交呼图赫。武林天骄心里想道:“这小叫化想是怕他师父伤了我,设计骗他师父下去。”

 要知呼图赫的二师兄就是与呼韩邪一同出使大都的那个蒙古武士乌蒙,武林天骄见过乌蒙的功夫,虽然比起中原的第一流高手还是颇有不如,但若非一流高手,也绝计伤他不了。

 武林天骄心想,耶律元宜的山寨之中,只有东海龙和西岐凤或者可以和乌蒙打成平手,要伤他还是不能,如今这两人都在山上,乌蒙在这祁连山下,又何至于有性命的危险。是以武林天骄只道是呼图赫顾念友情,暗里帮他,谎言骗他师父下去。

 武林天骄恐怕呼图赫的谎言拆穿,将受师父的处罚,意欲再斗下去。但转念一想:“尊胜法王已是连胜三场,我胜之不足为武,不胜反为所笑。呼图赫是他最宠爱的关门弟子,人又机智,他既敢如此,定有所恃,料想不至于给师父重责。也罢,我就领了呼图赫这个人情吧。”于是改变主意,不再邀斗,让尊胜法王下山。

 尊胜法王跳出圈子,心里也是有点害怕遭受围攻,喝道:“你们若是恃多为胜,那就并肩上来!否则我就无暇和你们作车轮战了。”

 蓬莱魔女恨他傲慢无礼,冷冷说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我们只是要教训教训你,叫你知道中原并非无人,谁要杀你?请吧!”

 蓬莱魔女说道“请吧”二字,身形一晃,已是拦在尊胜法王的面前,但却只微一侧身,轻举拂尘,作出一个以礼相让,放他过去的样子。

 尊胜法王听了她这一番刺耳的说话,怒道:“看你是个女子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走远一些!”挥袖一拂,想把蓬莱魔女摔个筋斗,叫她出丑。然后嘲笑她两句,这才下山。

 哪知蓬莱魔女技痒难熬,正是要引他先行出手的。尊胜法王大袖一挥,蓬莱魔女的拂尘便扫过去,冷笑说道:“你以为我不配教训你吗?”

 尊胜法王吃亏在连斗三场,且又太过轻敌,不把蓬莱魔女放在眼内,他这一拂,只用了五六分功力,满以为只要使出一半功夫,已是足以使蓬莱魔女摔倒。

 只听得一连串爆豆似的声响,尊胜法王的衣袖虽然把蓬莱魔女的拂尘荡开,但他的一条衣袖已是“百孔千疮”,给蓬莱魔女的尘尾刺得好似蜂巢一样。

 尊胜法王又惊又气,正要再施杀手,蓬莱魔女身形一晃,早已到了三丈开外,冷冷道:“你还敢目中无人么?这是你先动手的,怪不得我。好,你可以走了,走吧!你还不走,是不是想和我再较量较量?”

 蓬莱魔女的轻功世罕其伦,尊胜法王一看,就知追不上她。而且他刚才的一拂,虽然只是用了五六分功力,但蓬莱魔女的拂尘能够将他的衣袖刺得似蜂巢一样,这份功力,即使是尊胜法王,也不能不心头一凛,想道:“想不到这几个青年男女,竟然都是如此了得!我的气力已然消耗不少,若还恋战下去,只怕就是这个女子,我也打不过她了。”尊胜法王一来是挂虑他在山下的二徒弟,二来也是怕武、檀等人改变主意,不放他走,那就糟了。于是,他只好忍受蓬莱魔女的奚落,蓬莱魔女一退下,他也就急急忙忙地和呼图赫下山。

 上官宝珠拍掌笑道:“柳姐姐,你把这个秃驴教训得好!”

 蓬莱魔女殊无得意之色,说道:“这蒙古国师确是武学奇才,只怕要请我爹爹来会他,才可以和他打个平手了。”明明大师是发了誓不下山的,公孙隐的半身不遂之症尚未痊愈。是以蓬莱魔女想得到的可以赛过尊胜法王的高手,就只有她的父亲了。尊胜法王走后,众人才有空暇叙话,好友相聚,皆大欢喜,尤其是仲少符见着了上官宝珠更是高兴非常。上官宝珠把天狼岭上的母女相会之事告诉了他。

 众人正要回山寨,忽又听得远远传来的闷雷似的声响,震得山鸣谷应,吓得林鸟惊飞。

 上官宝珠笑道:“这秃驴想必是气恨已极,郁闷难消,无缘无故地又在那里施展他的狮子吼功了。”

 话犹未了,忽听得有“一缕”幽微的笑声,摇曳而出,宛如游丝袅空,若断若续,音细而清。尊胜法王那么强烈的吼声,竟然掩它不住。那人的笑声竟似一枝利箭般刺穿了重重帷幕,又似灵蛇游走,寻隙觅罅,钻过了铁壁铜墙。听在武学行家的耳朵里,吼声与那笑声,竟是暗合攻拒之道。

 忽然间,那笑声便似鹤唳九霄,好像从空中降下似的,响遏行云,吼声越发掩它不住,反而给它盖下去了。蓦然笑声停了,而余音袅袅,犹自在山谷之中回响,久久不绝!

 蓬莱魔女凝神静听,现出惊喜交集的神情。武林天骄大喜叫道:“是谷涵兄来了!”

 原来尊胜法王果然是遇上强敌,他碰到的是笑傲乾坤华谷涵。

 呼图赫并不是说谎骗他的师父下山,乌蒙在山下被华谷涵所困,虽然尚未至于有性命之忧,也的确是狼狈不堪了。尊胜法王赶到的时候,还来得及见着他的二弟子的狼狈不堪的形状。

 尊胜法王一看,只见乌蒙怒极如狂,狂呼猛扑,想把对手击倒,却给笑傲乾坤拦住,冲不过去。后来乌蒙好像是放弃了要把对方击倒的念头,只希望能够摆脱对方的纠缠,但仍然摆脱不了。他每走一步,不论是走向东还是走向西,笑傲乾坤的影子总是在他的面前出现。

 笑傲乾坤笑道:“你不是说要一拳把我打死吗?打呀!打呀!我说过要成全你的心愿,任凭你打绝不还手的,我都不怕给你打死,你怕什么?”

 原来乌蒙在山下等他师父,恰遇笑傲乾坤来到,笑傲乾坤见他是个蒙古武士,在两国交兵的时候,蒙古武士来到中原,料想没有什么好事。于是笑傲乾坤遂有意试试他的功夫,将他耍戏。

 笑傲乾坤虽然没有会过尊胜法王及其门下,但他行踪遍天下,见闻极广,不但自己到过蒙古,他的两个仆人黑白修罗更是在蒙古住过几年的,见过尊胜法王这一派的武功,是以笑傲乾坤也知道一个大概。一试之下,就识破了乌蒙的来历,料想他一定是尊胜法王的弟子。

 笑傲乾坤最擅长以柔克刚的功夫,他平时所用的武器只是一把折扇,就能闯荡江湖,屡挫强敌,便是这种上乘内功的运用。乌蒙的武功虽然不错,尚不配称作他的“强敌”,是以笑傲乾坤将他戏耍,连折扇都无须用上。

 乌蒙起初以为这个文弱书生只须自己一拳就可以将他打死,哪知在他拳脚交加之下,只见笑傲乾坤衣袂飘飘,连他的衣角都没沾上。

 笑傲乾坤初时还用轻灵的身法闪开对方攻击,待到后来,竟是任凭乌蒙打到他的身上。乌蒙是练过“混元一功”的,火候虽然未到炉火纯青之境,功力亦已足以裂石开碑。但那么刚猛的掌力,打到了笑傲乾坤的身上,竟似把石头丢到水里一般,只能荡起一点点涟漪,使到笑傲乾坤的衣裳起了一些皱纹而已。笑傲乾坤拢手袖中,任凭他打。只是使出了上乘内功中的一个“卸”字诀,就把他打来的力道全都消解了。

 乌蒙被他戏耍了半个时辰,打不倒对方,要摆脱也摆脱不开。笑傲乾坤毫无伤损,他却已是气喘如牛。

 尊胜法王看见弟子被人耍弄,弄得这么狼狈的模样,又惊又怒,喝道:“乌蒙退下!”“你是什么人,胆敢戏侮我门下弟子!”冲向笑傲乾坤,蓦地一声大吼,吼声震撼山谷,久久不绝。乌蒙虽学过“狮子吼功”,也觉得抵受不住,连忙堵上耳朵。

 笑傲乾坤笑道:“原来佛门的狮子吼功也不过如此!”笑声也是绵绵不绝。吼声笑声,相互攻拒,未曾交手,先就比上了内功。笑声终于压倒了吼声。这就是蓬莱魔女等人在山上听到的结果了。

 但虽然如此,笑傲乾坤获得上风之后,也还是感到胸中气血翻涌,心头如受震荡。“这尊胜法王武功纵非天下第一,也的确是名不虚传了。”笑傲乾坤心想。但他还不知道尊胜法王已经是接连打了三场哩。

 殊不知笑傲乾坤固然暗暗吃惊,尊胜法王更是吃惊不小。他也是一样的胸中气血翻涌,在默运玄功,气达重关之后,方能平静下来。心中想道:“中原怎的竟有这么多的能人,今天碰到的几个人都是年纪轻轻,我竟然都降伏不了。”雄心受挫,不觉气馁。

 但尊胜法王究竟还是个自视极高,不肯服输的人。心想:“对方只是一人,这人的年纪比那个武帮主和武林天骄还轻,我若然单打独斗还是胜他不了,以后还如何称霸武林?今日倘不把他除掉,几年之后,我更不是他的对手了。”尊胜法王当然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连打三场之后,功力已经打了个折扣,但想着自己还有许多杀手功夫未曾使出,倘若能够除掉笑傲乾坤,也可以减少一个将来可以和他争霸的对手。于是抱着迫切的求胜之心,趁着笑傲乾坤笑声方歇,正在运气调元之际,立即喝道:“好,你再接我一招。”捏了一个“印诀”,一掌便打过去。

 这是西藏密宗的“大手印”功夫,专伤奇经八脉,与佛门正宗的大乾般若掌有异曲同工之妙。笑傲乾坤识得厉害,心道:“我若与他硬拼掌力,只怕拼他不过。”当下张开折扇,笑道:“佛门弟子,切戒贪嗔。你心中烦恼,我替你扇一扇凉。”

 尊胜法王大怒喝道:“你敢戏我!”大手印劲疾印下,手指触着折扇,只觉对方有一股极柔和的力道发出,扇面竟似涂上了一层油脂的,滑不留手!笑傲乾坤的折扇一挥一拨,就把尊胜法王的大手印解了。笑道:“还好,扇子没有给你撕烂。”

 笑傲乾坤这一招表面看来,好像是漫不经意、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对方的掌力,其实已是用出了平生本领。折扇收回之际,竟是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盘旋。

 尊胜法王猛扑过去,呼呼呼连发三掌,一掌猛过一掌,前一道掌力未曾消逝,后一道掌力又加上来。这连环三掌有个名堂叫做“龙门三鼓浪”,掌力尽发,当真是有如排山倒海。而且他所用的乃是能伤奇经八脉的般若掌力,更是厉害无比。

 笑傲乾坤弯下了腰,叫道:“好厉害的掌力!”作出禁受不起的模样。尊胜法王“哼”了一声道:“你也知道厉害了么?”话犹未了,笑傲乾坤折扇一指,突然长身而起,脚步踉跄,醉汉似的倏然间就欺到了尊胜法王身前。这“醉八仙”的步法奇妙绝伦,尊胜法王以为他着了自己的掌力,防备又未免稍微松懈,想不到他竟会如此冒险进攻,冷不及防,“卜”的一声,胁下的“愈气穴”已是给他点着。

 笑傲乾坤一跃退出,哈哈大笑,说道:“大和尚,对不起,你已经输了,我可没工夫陪你戏耍啦!”他知道以尊胜法王的功夫,点着了他的穴道也未必就能够令他不能动弹,但至少他也要运气冲关,用上个一时三刻才能解开穴道。

 笑傲乾坤揶揄对方几句,正要不顾而去。哪知笑声未歇,尊胜法王猛的又是一掌发来,喝道:“谁敢说是佛爷输了?胜负未分,你就想走?”

 笑傲乾坤想不到对方居然能在片刻之间便能自解穴道,这一次就轮到他吃了“轻敌”的亏了。幸好他轻功超卓,一觉不妙,立即脚尖点地,身形平地拔起,借着对方的那股猛力,半空中一个筋斗,翻出三丈开外,落下地来,面不改色,衣袂飘飘,姿势美极。

 尊胜法王正要再追过去,忽听得有人拍掌笑道:“妙呀,妙呀!大和尚你打不着人,却已给人点着了穴道,你还不认输么?”

 原来是蓬莱魔女与武士敦、武林天骄等人来到,拍掌嘲笑尊胜法王的是武林天骄。

 笑傲乾坤道:“大和尚,咱们各自输了一招,算是扯了个直。你要再打,我也奉陪。”他可不愿占尊胜法王的便宜。

 尊胜法王一声长叹,厉声说道:“今日算是我栽在你们这几个后生晚辈的手里,但我的武功如何,你们当亦知道。凭你们这几个人,也决难抵挡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的蒙古铁骑!俗语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们再思三思!”说罢,携了乌蒙与呼图赫扬长而去。武士敦等人不愿倚多为胜,当然也就让他走了。

 笑傲乾坤道:“原来你们都已和他交过手了。”问明了众人和尊胜法王交手的经过,始知他是接连打了三场才碰着自己的。笑傲乾坤虽然骄傲,心里也是不禁有点骇然。

 武士敦道:“这和尚倒也不是虚声恫吓,铁木真统一蒙古之后,灭国无数,武功极盛,蒙古骑兵的确是所向无敌。如今他亲自统兵,前来蹂躏中原。咱们是得认真对付才好。好,咱们这就上去与耶律元宜计议计议吧。”

 武林天骄重见好友,欢喜之极,紧紧握着笑傲乾坤的手,笑道:“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当真是想煞我了。清瑶说你留守山寨,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快来的呢!”

 笑傲乾坤笑道:“檀兄,相别一年,你的身体、武功两俱恢复了。可喜,可贺!”

 武林天骄道:“你的武功也越发越精进了。”笑傲乾坤道:“听说你新创了一套落英掌法,几时咱们再切磋切磋。”武士敦笑道:“你们两个好朋友一见面就谈论武功,可把柳女侠冷落啦。”武林天骄笑道:“不错。你们两口子多时不见,也应该叙叙啦。”说罢便与武士敦走在前头,故意让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留在后面。

 笑傲乾坤与她虽然只是小别三月,但却是朝夕相思,此时相见,满怀欢悦,说道:“蒙古伐金的消息我们已知道了,金虏忙于对付大敌,无暇顾及我们山寨。有珊瑚留守,想也放心得下。所以我抽身来此,你不怪我么?”

 蓬莱魔女道:“你来了也好,这里正需要人。”

 笑傲乾坤问道:“你见了爹爹没有?”蓬莱魔女道:“没有。我刚刚赴了天狼岭之会来的。”

 笑傲乾坤听她说了天狼岭的所见所闻,好生慨叹,说道:“公孙奇如今弄到半死不活,这都是他自作自受。不过柳元甲与太乙那两个老贼也实在是太可恶了!”跟着低声道:“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咱们的婚期恐怕也要拖迟了。”

 蓬莱魔女面上一红,说道:“这许多年都过去了,再迟一年,又有何妨?”

 笑傲乾坤道:“我现在正碰到一件头痛的事情,想到西夏去走一趟。”

 蓬莱魔女诧道:“你要到西夏去作什么?”

 笑傲乾坤道:“黑白修罗和我的关系你是知道的,他们和我名份上算是主仆,其实乃是朋友。他们在西夏出了事了。”

 原来黑白修罗是天竺的一对孪生兄弟,在西藏长大,专做珠宝买卖,往来于蒙古、金、夏、天竺、波斯各国之间。他们做珠宝买卖却并非纯粹商人,有珍奇的宝物他们买不来也会偷的。有一次他们盗取一个蒙古王公的珠宝,险些失手被擒,是笑傲乾坤救了他们,从此结识。黑白修罗感他救助之恩,又佩服他的武功,于是以仆人自居,愿意跟随笑傲乾坤,任凭他的使唤。这许多年来,他们对笑傲乾坤的确是忠心耿耿,也帮忙笑傲乾坤做过不少事情。虽然笑傲乾坤并不把他们当作仆人看待。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说道:“他们的武功很不错呀,却在西夏出了什么事了?”

 笑傲乾坤道:“他们这次是在西夏失手被擒了。承办的官员把他们当作重犯,关在西夏的天牢里面,其实是想敲诈他们的珠宝。黑白修罗性子倔强,一来不甘平白损失;二来他们的珠宝是分散收藏的,蒙古、天竺、波斯各地都有,也实在难以取来贿赂西夏的贪官,是以现在还在西夏的天牢中受难。他们的一个同党给我送来了讯息,希望我去援救他们。”

 蓬莱魔女道:“其实他们这许多年来的积聚已经不少,也应该金盆洗手的了。不过,他们既然出了这样麻烦的事情,你也是应该去救他们的。可是现在又正碰着蒙古入侵之际,事有缓急轻重之分,我看还是对付了这场战事再说吧。”

 笑傲乾坤道:“不错,我也是这样想。好在西夏的贪官要迫他们吐出赃物,他们挨刑受苦难免不了,性命却是无妨。”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山上的大寨,耶律元宜早已得了报告,和赫连清云、赫连清霞姐妹出来迎接他们了。

 武林天骄与妻子小别两月,此际重逢,倍觉恩爱。其他人等,与好友相逢,也是不胜欢喜。当晚耶律元宜就摆下盛大的接风酒款待他们。

 耶律元宜与众人商议,定了个“保境安民,静以观变”的策略。蒙古兵未曾杀到之前,山寨暂不发兵。当然山寨上下,加强守备,那是不在话下的了。

 过了三天,平安无事。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一支蒙古骑兵,停顿在乌兰浩特,也还在三百里之外,没有继续进军。

 第四天的中午时分,却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个陌生人前来拜山。耶律元宜打开巡山头目送来的拜匣,只见大红帖上写的是“李长泰”三字。

 耶律元宜怔了一怔,说道:“这人是谁,武帮主你可知道?”武士敦交游最广,也不知道。

 巡山的头目说道:“这人是闯过了第三重的关卡才给我们发现的。他说是有机密之事,求见寨主。急于求见,未依常礼,请寨主原谅。”

 耶律元宜说道:“山寨正是要用人的时候,江湖豪杰,不拘小节,那也是常有之事。请他进来吧。”

 武士敦说道:“我替你迎接客人。”出去一看,只见李长泰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短须如乾,相貌甚是威武,武士敦有心试试他的本领,伸手与他一握,说道:“难得李兄光临,请!”李长泰与他一握之下,微微“噫”了一声,说道:“阁下想必就是丐帮的武帮主了,佩服,佩服!”

 武士敦这一握用了七八成功力,试出对方的功力只是比他略逊一筹,但虽是略逊一筹,他能够立即识破武士敦的家数来历,见闻之广博,武学造诣之深厚,也是足以惊人的了。武士敦不过是想试一试招而已,试出了对方的深浅,也就放开了手,相互说了一声“佩服”。

 李长泰进去见了耶律元宜,说是有要事奉商,言下之意,似乎是不便当众倾谈。耶律元宜笑道:“这几位都是小弟的好友,有话但说无妨。”当下依次给他介绍了笑傲乾坤、蓬莱魔女、武林天骄与东海龙、西岐凤等人。李长泰大大吃惊,说道:“当世英雄,几乎齐集于此。小弟此来,真是幸会了。”

 李长泰说出来意,众人方知,原来他并非投奔山寨的江湖豪杰,而是西夏派来的使者。

 李长泰道:“敝国国主对耶律将军心仪已久,耶律将军遭受亡国之痛,志图恢复大辽;敝国也屡受金国欺侮,如今又在蒙古铁蹄的威胁之下,岌岌可见。辽夏的境遇大致相同,似乎可以同心合力。是以敝国国主拟请耶律将军命驾敝邦,共商大计。”

 西夏本来是个大国,但现时已是国势衰微,降为金国的属国。在辽国灭亡之前,和西夏的邦交和战不定,但大体上还算得是相当和好的。

 耶律元宜因为战局关系,不能离开山寨,只能答应李长泰待局势平定之后,那时若果抽得出身,再到西夏观光。

 当晚设宴款待贵宾,笑傲乾坤、武林天骄等人作陪客。李长泰的身份与尊胜法王不同,众人都把他当作朋友看待,频频劝酒。李长泰酒量甚豪,谈锋亦健,和大家谈得很是投机。

 座中武士敦乃是海量,笑傲乾坤的酒量也很不差,他们两人和李长泰喝得最多。李长泰酒酣之后,向众人作了一个罗圈揖,道:“各位都是当世英豪,几时光临敝国,容小弟稍尽地主之谊?”江湖好汉讲究的是千金一诺,众人因为不能肯定,是以对李长泰的邀请,只有含糊回复,大意都是说若有机缘得到西夏,自当去拜访他。只有笑傲乾坤言道:“李兄盛情拳拳,他们不去,小弟一定要去叨扰李兄的。说不定我还要带几位朋友来作李兄的不速之客呢。”李长泰哈哈笑道:“但得光临,朋友越多越好。华兄几时和贵友驾到,小弟定当陪你们作平原十日之饮!”武士敦等人不知有黑白修罗之事,只道是笑傲乾坤酒后轻于然诺。

 当晚尽欢而散,笑傲乾坤待到三更时分悄悄起来,一个人到客舍去拜访李长泰。原来笑傲乾坤因为在席上不便和他谈及黑白修罗这件案子,这件案子涉及西夏官场的黑幕,对黑白修罗也不是光彩的事情,因此笑傲乾坤只能在夜深人静之时,去找李长泰说个人情。

 笑傲乾坤心里想道:“李长泰在西夏身居高位,看来也是个够朋友的人,西夏对我们又正有所求,想来他会答允。这件案子若得他从中调停,从轻发落,黑白修罗可以免受苦刑,我也可以无须劫狱了。”

 这种尴尬的案子,也唯有如此处理才最适宜。不过笑傲乾坤想得如意,结果却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到了客房,笑傲乾坤看见里面没有灯火,知道李长泰已睡了,便轻轻弹了几下窗门,叫道:“李兄,李兄!”心想:“武功高明之士,即使已在梦中,只要有轻微的声息,也会立即醒过来的。”哪知他弹了几下,房中却是毫无反应。

 笑傲乾坤心道:“难道他是因为饮酒过多,当真已是烂醉了?”

 凝神一听,听得里面呼吸的气息甚是粗重,笑傲乾坤是个武学大行家,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李长泰是个内功造诣很深的人,喝醉了酒,呼吸的气息也不应如此粗重?”于是一面再叫“李兄!”一面就推开房门进去。那房门竟是虚掩的,一推便开了。

 房门推开,笑傲乾坤的一只脚刚刚踏进去,忽见白光一闪,李长泰躲在门后,竟然对他冷不防的就是一刀。

 笑傲乾坤做梦也想不到李长泰会突然斩他,幸亏他本领高强,一见刀光立即缩脚,挥袖一拂,“嗤”的一声,袖子给割了半截。笑傲乾坤连忙叫道:“李兄,是我,华谷涵!”

 李长泰闷哼一声,追出院子,喝道:“奸贼,我,我与你拼了!”声音嘶哑,显然受了重伤。

 笑傲乾坤连避三刀,叫道:“小弟是华谷涵呀,小弟可并没得罪老兄。”月光之下,只见李长泰脸上的肌肉扭曲变形,双眼好像喷得出火似的通红,状若疯狂,对华谷涵的说话竟似听而不闻,依然是挥刀乱斩。

 笑傲乾坤暗暗叫声:“苦也!”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这个情形,已知李长泰是中了毒又受了伤,故而神智不清,认不出人了。

 李长泰怒极发疯,虽然受了伤,气力还是很大,刀法也快到了极点,一口气劈了六六三十六刀,笑傲乾坤险些给他劈中。

 笑傲乾坤没法,只好使用折扇招架,冷静对付,过了十数招,找着对方一个破绽,折扇一举,点了李长泰的麻穴。李长泰“卜通”摔倒。

 院子里有半桶清水,是浇花用剩下的。笑傲乾坤含了一口冷水,朝李长泰面上一喷,叫道:“李兄,醒醒,你看看我是谁?”李长泰睁开双眼,有气没力的“哼”了一声,但看那神气,似乎已经认出了笑傲乾坤。

 笑傲乾坤解开他的穴道,说道:“是谁害了你的?”李长泰喉头咯咯作响,似是筋疲力竭,有话说不出来。

 院子里的打斗惊动了众人,蓬莱魔女第一个来到,一看情形,无暇细问,剥了一瓣天山雪莲,立即塞进李长泰口里。

 过了半晌,李长泰这才说出话来:“华兄,我不行了。求你,求你把这刀送还给我的家人。”

 耶律元宜、武林天骄、武士敦等人来到,见状都是大惊。

 耶律元宜忙在他耳边大声问道:“害你的人是谁?”李长泰道:“请告国王,提防萧家……”但害他的人的名字,他却是说不出来了。天山雪莲虽然能解百毒,但他中毒太深,天山雪莲也不过只能使他多延一口气而已。

 耶律元宜又惊又怒,立即下令搜查刺客,武林天骄,赫连清霞、蓬莱魔女各人并且自告奋勇,下山去追。闹到了天亮,刺客早已是鸿飞杳杳,武林天骄等人追到了三十里之外,也并没有发现一个可疑的人。正是:

 未成使命身先死!疑案平添又一宗。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