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四回 愧对孤儿谈往事 唯将一死赎前衍

 杜美珠嘶声叫道:“我被你误了一生,我只求你一件事,你以后可不许难为宝珠!”

 上官复道:“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会难为她。你放心去吧!”

 青灵师太举起拐杖喝道:“不要再唆了,滚!滚!今后也不许你再找宝珠!”

 上官复长叹一声,转眼间已是走得无踪无影。上官宝珠呆若木鸡,心里乱成一片。

 杜美珠呻吟说道:“宝珠,过来!”上官宝珠如梦初醒,知道母亲已是在弥留之际,连忙抱着了她,说道:“妈有什么吩咐?”

 杜美珠吸了最后一口气,断断续续地道:“你,你不要听信那人的话。你爹爹是好人,你的爹爹是青灵子!好啦,我听了你亲口叫我妈妈,我也可以瞑目了!”一阵急骤的“噼噼剥剥”的响声过后,杜美珠自行“散功”,已经完毕,闭上了双目。上官宝珠一声尖叫,险些晕了过去。

 青灵师太抱着杜美珠,叹道:“好命苦的妹妹。你回头得迟了一些,不过,也总算是母女相认了。”杜美珠身躯又微微颤动了一下,青灵师太把耳朵凑到她的嘴边,只听得她说的是:“姐姐,你,你不要把真相告诉宝珠。”青灵师太点点头,只见妹妹脸上含着微笑,似乎已是放下了心事,死得很是安详。上官宝珠正在伤心欲绝,她母亲说的这句话,她可没有听见。

 原来上官宝珠的确是上官复的骨肉,杜美珠和他私奔时,深深觉得自己对不住青灵子,不愿意让他知道真相,是以瞒着了丈夫也瞒着了上官复,把上官宝珠当作是青灵子的女儿,托姐姐抚养。当然,她的姐姐青灵师太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她们两姐妹同一样的心思,不想上官宝珠的心中留下阴影,是以在杜美珠临死之时,还始终是瞒着她的。

 青灵师太道:“宝珠,你不要太难过了。就只当你没有碰上母亲吧。这许多年,你并不知道另有一个亲生的母亲,不是也这样过了吗?”

 上官宝珠咽泪说道:“我今日方知父母是谁,可是我们母女只能相见一面。唉,妈妈,你的命真是好苦呀!”其实,她还未知道,她只是知道了母亲,还未知道真正的生身之父。

 青灵师太老泪纵横,心里想道:“我的命比你母亲的命更苦,你却还未知道。”想起自己把意中人让给了妹妹,为妹妹抚养女儿,这一生都可以说是为妹妹牺牲了。但这一生的辛酸苦痛,却又有谁知道?

 上官宝珠抬起了头,说道:“妈,我知道你是我的大姨,但我还是要叫你做妈。你永远把我当作女儿吧。”

 上官宝珠的言语好似一股春风,吹开了青灵师太心头的云翳。她把上官宝珠紧紧搂在怀中,说道:“宝珠,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女儿的啊!从今之后,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你可不要再令我难过了。”上官宝珠道:“是。我一定听妈的话。”青灵师太脸上绽出笑容,轻抚着上官宝珠的一头秀发。女儿还是她的女儿,她为了妹妹牺牲,大半生所受苦痛辛酸,这一瞬间都好似得到了补偿了。

 半晌,青灵师太抬起头来,低声说道:“宝珠,我对你有一样事情还是放心不下。”上官宝珠道:“妈,你说吧。我一定听你的话。”

 青灵师太想了一想,说道:“你拾一些树枝来,把你的母亲火化,我要把她的骨灰带回灵鹫山去。做了这件事情,我再和你慢慢地说。”

 上官宝珠火化她的母亲,这只见了一面便即永别的母亲,又禁不住哀哀痛哭起来。

 蓬莱魔女听见上官宝珠的叫声,以为她们是碰上了强敌,匆匆忙忙的赶来,正好赶上上官宝珠火葬她的母亲。

 蓬莱魔女看见这个情景,心中登时明白,这老婆婆一定是她的母亲无疑。她不愿加重上官宝珠的伤心,既然明白,也就不去再问她了。

 上官宝珠把骨灰聚拢,青灵师太解开背囊,包裹了骨灰,道:“宝珠,你不要再哭了。你瞧,你的柳姐姐已经来了。她对你是有过救命之恩的,是么?你还未曾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呢。”

 上官宝珠紧握蓬莱魔女的手,说道:“柳姐姐,我这一生没有知心的朋友,只有你是我唯一的知己,我刚刚碰上伤心之事,请你原谅我失礼了。”

 蓬莱魔女道:“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哪能避免没有伤心的时候呢?不过,你除了我也还有更知心的朋友啊。这是一桩喜事,你也应告诉妈了,你还没有告诉她吗?”

 上官宝珠面上一红,青灵师太已接着说道:“是啊,离开我之后的事情都还没有告诉我呢。”

 上官宝珠把这一个多月来的遭遇一一告诉了母亲,说到了她和麻大哈的分手,说到了她与仲少符的相遇,说到了她被猛鹫上人欺负等等事情。不过,在说到了她和仲少符的那段事情,则是蓬莱魔女替她详加补充的。青灵师太这时才知道女儿已经有了意中人。

 青灵师太很是喜欢,说道:“我刚才对你说,我有一桩心事,如今我的这桩心事是可放下了。麻大哈这小子我早就知道他不是好人,幸亏你和他及早分手。只可惜那位仲小侠我没见过。”

 蓬莱魔女道:“这位仲小侠,武功人品都是上上之选。我和他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的义弟耿照却是他的好朋友。”上官宝珠说道:“他和武帮主、檀大侠等人也都是好朋友。俗语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武帮主、檀大侠等人都是侠义道中响当当的角色,他和这些人交朋友,妈,你可以信得过他决计不是坏人。”上官宝珠性情坦率,心中想的什么就说什么,她只怕青灵师太不许她和仲少符要好,不知不觉便在帮着蓬莱魔女替仲少符说好话。

 青灵师太微微一笑,说道:“宝珠,你还没有和他成亲,倒先夸起夫婿来啦!”上官宝珠面上一红,说道:“妈,你若是相信不过,你可以自己看去。他与武帮主约会在祁连山那儿相见。这里事情一了,我们也都要到祁连山去的。”青灵师太笑道:“柳女侠都说他好,我当然是相信得过的。”

 青灵师太听得女儿有了称心如意的郎君,当然很是高兴,可是另一方面,却又不免怅触于心,茫然如有所失,她想起了少年时候的情事,那时她和青灵子何尝不也是两小无猜,只可惜她不似上官宝珠今日的坦率,敢于把心事直说出来,以至错过了大好姻缘。

 青灵师太的怅触还不止此,心里又在想道:“青灵子当年也曾勉励过我要做一个侠义道中的英雄儿女,可惜我在情场失意之后,便即心灰意冷,非但自己不问世事,与侠义道的距离越来越远,连女儿我也不许她足迹踏出灵鹫山之外,以至她所结识的朋友,只能是麻大哈这一种人,几乎又累了她的一生!”

 上官宝珠吃了一惊,说道:“妈,你在想些什么?”她见青灵师太面色不豫,以为妈是不欢喜她的心已分成了两半,禁不住低声说道:“妈,我就是有了少符,也还是一样依恋你的。”

 青灵师太哈哈一笑,说道:“妈只愿你们小两口子永远这样要好,白头到老,岂有妒忌女婿的道理。”上官宝珠放下了心,说道:“妈,我看你的面色,我以为你不高兴呢。妈,你还有什么心事?”

 青灵师太把拐杖一顿,说道:“我是气不过猛鹫这个贼秃,他们两师徒竟然联合起来欺负你。好,我和你去打他一顿,替你出这口气。”

 聂金铃想起自己被太乙害了一生,这几天来又被他捉到岩洞之中凌辱,心中之气,也是难以消除,说道:“好,咱们一起去!”

 她们走出树林,会合了武、檀二人,再去搜那岩洞,青灵师太是第一次到这个岩洞,对洞中仙境赞叹不已。可是搜遍了这个岩洞,那班魔头,连公孙奇在内,已是一个都不见了。

 武林天骄道:“想必他们都是跟随宇文化及回蒙古去了。”聂金铃道:“太、柳二人梦想练成桑家的两大毒功,想不到反受其害。半年之内,他们必将遭受走火入魔之劫无疑。不过,他们也一定不会死心的。蒙古尊胜法王号称天下第一高手,我料他们会去求尊胜法王救治。”

 青灵师太道:“他们练错了毒功,即使青灵子复生,也是无法救治。除非有两个人联同出手,还要懂得青灵子所传的逆行经脉之法,才可以挽救他们的性命。”聂金铃与蓬莱魔女点了点头,心里明白青灵师太说的是谁。

 上官宝珠却不知道,她年轻好奇,问道:“妈,你说的那两个人是谁?他们的本领比尊胜法王更高吗?”

 青灵师太说道:“一位是明明大师,一位是柳女侠的尊翁柳元宗柳大侠。柳大侠是天下第一名医,明明大师已练成了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尊胜法王号称武功天下第一,也未必就胜得过他们二人。只有他们二人联同出手,以最上乘的内功配合最深湛的医术,才有希望可以救治走火入魔之难。”

 蓬莱魔女冷笑道:“谅柳元甲这老贼也不敢去见我的爹爹。”心里却想:“如果公孙奇能够痛悔前非,我倒可以为他求情。就只怕我师父不肯原谅这个逆子。”想是这样想,但公孙奇如今已受着那班魔头的挟持,蓬莱魔女即使想要救他,也是毫无把握可以令他脱出魔掌的了。

 聂金铃听她们提起了明明大师,想起了少年时候的情事,本来她是可以和明明大师结成佳偶的,不料却给这人面兽心的太乙害了她的一生,思之不禁黯然。

 出洞之后,蓬莱魔女、武林天骄等人是要到祁连山去的,聂金铃母女却是无家可归。蓬莱魔女道:“聂老前辈,你不如也到光明寺去。一家人团圆,岂不是好?”

 聂金铃的外孙早已托给柳元宗教养,现在正在光明寺。石瑛每个月都去看儿子一次。只有聂金铃因为旧事难忘,不敢去见明明大师,所以从未到过光明寺。

 聂金铃面色微变,石瑛柔声说道:“妈,咱们去和小南住在一起吧。既可以避免那两个人的骚扰,你也可以清清静静地度个晚年。”

 聂金铃闭目冥思,许久,许久,才张开了眼睛,说道:“好,我依你就是。我这一大把年纪,尘缘早断,也不必自己折磨自己,顾忌什么闲话了。”她打定了主意,到光明寺削发为尼,以净化了的感情,和少年时候的情侣见面。这么一想通了,倒觉得自己若是比起杜美珠来,那是要幸福多了。

 聂氏母女到光明寺去,青灵师太则回转灵鹫山。分手之时,青灵师太一再叮嘱女儿,叫她在战事结束之后,就要带仲少符来见她,上官宝珠含笑答应了。

 武士敦、武林天骄、蓬莱魔女、上官宝珠四人续向西行,这日进入了陇西山区,距离祁连山不过三日行程了。正谈笑间,忽见有两骑快马从官道上迎面而来,是两个金国的军官。

 上官宝珠眼尖,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人,叫道:“咦,那不是沙衍流吗?好呀,你这贼子终须给我撞上了!”上次在那古庙之中,上官宝珠与仲少符二人,几乎丧生在沙衍流手下,上官宝珠给他打得重伤,还是前几天才完全伤愈的。此时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焉能将他放过。

 武林天骄也认出了另一个人,这人是他叔父济亲王手下的一名参将。上官宝珠与武林天骄不约而同地追上前去。

 沙衍流一见他们四人同在一起,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他不怕上官宝珠,但对于武、檀与蓬莱魔女三人,他却是十分忌惮的,这三个人任何一个都可以置他死命,他能不心慌?当下,连忙拨转马头,就要逃跑。

 上官宝珠轻功超卓,就在沙衍流拨转马头的时间,她已经追到了三丈之内。沙衍流知道她的毒药暗器厉害,立即先发制人,“呼呼”两声,把两枚铁胆反手掷出。上官宝珠振臂一剑,把一枚铁胆挑开,已是虎口酸麻,身子摇摇欲坠。说时迟,那时快,第二枚铁胆又到,蓬莱魔女跃上,一把将上官宝珠拉开,武士敦随后来到,一记劈空掌将那第二枚铁胆也打落了。

 武士敦喝道:“往哪里跑?”呼的又是一记劈空掌打去。武士敦的劈空掌力可及十丈以外,沙衍流拨转马头之后,坐骑刚刚起步,已经给他的掌力打及,那匹马一声嘶鸣,四蹄屈地。

 武士敦身形一起,一掌便向沙衍流头顶劈了下去。沙衍流用的是一根镔铁杖,一招“举火撩天”,击向武士敦的虎口,杖尾上撩,又点向武士敦的胸膛,想趁着武士敦身子悬空之际,一招将他击落。

 武士敦左臂一伸,人未落地,已经抓着了杖头,右掌一招“力劈华山”仍然劈打下来。沙衍流迫得抛了铁杖,举掌相迎,大叫道:“好,与你拼了!”

 双掌相交,“蓬”的一声,沙衍流翻身落马,武士敦则落在马背上。武士敦哈哈笑道:“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果是不凡,再来,再来!”沙衍流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口角已是有血水流出。

 少林寺的金刚掌和丐帮的金刚掌本来是各有千秋,难分轩轾,但武士敦本身功力却比沙衍流强得多,双方都用这种纯刚的威猛掌力相斗,当然是力强者胜,力弱者败,决无侥幸。沙衍流跳了起来,只觉四肢百骸,寸寸欲裂,想要飞跑,双脚却已是不听使唤,莫说施展轻功,连举步都觉艰难了。

 上官宝珠喝道:“哪里走?”马鞭抖出,把他一卷,沙衍流登时又跌倒地上。其实用不着上官宝珠出手,他已经是站立不稳的了。

 武士敦走过来一看,笑道:“你这厮怎的如此禁不起打,只一掌就把你的琵琶骨都打碎了。”琵琶骨打碎了,武功多好,也成残废。沙衍流心里一凉,叫道:“好,你们就杀了我吧!”

 此时,武林天骄也早已把那个军官揪下马来。这军官是他叔父手下的一名参将,知道武林天骄的本领,根本就没有反抗,下了马背,恭恭敬敬向武林天骄请了个安,说道:“檀贝子,我是元帅差遣我去送文书的,元帅定了限期要我回京禀报的,我从来没有得罪过贝子,请贝子开恩,许小人回去。”武林天骄想了一想,说道:“好吧,你等一等,待我问清楚了就放你。”

 武士敦搜了沙衍流的身,并无文件发现。武林天骄说道:“文书在这位祈参将的身上,不用搜了。”武士敦道:“好,沙衍流,我不杀你。你是少林寺的门徒,自有你寺中的长者按门规来处置你,用不着我越俎代庖。你自己回少林寺去领罪吧。”沙衍流侥幸得回了一条性命,但要他回少林寺领罪,这却是比死还难受。武士敦笑道:“当然我也没工夫押解你回去,去不去也是随你的便。不过,我要告诉你,你已经受了内伤,只有贵派的长老才能给你医治。”原来少林寺有天下无双的治内伤的圣药小还丹,沙衍流身上本来有两颗的,都已经给武士敦搜去了。沙衍流心想,自己已经失了武功,回到少林寺待罪,寺中长老想也不至于要他性命,大抵是给他医好了伤,就要他在寺中面壁十八年。这样虽然难受,到底比失了性命好些。于是拾起了铁杖,一步一拐地走了。上官宝珠笑道:“痛快,痛快!这比杀了他更好,什么仇都报了!”

 从那祈参将身上搜出的一封公文,是一个总兵呈给檀道雄,由祈参将带回去的。檀道雄以金国兵马大元帅的身份,调动青州、范阳、陇右、凉州各处兵马“围袭”祁连山,在他未曾来到之前,“围袭”的军事就由这个总兵代为指挥。

 武林天骄先不拆开这封文书,道:“檀元帅叫你去送文书,下了什么命令,你和我说,不许隐瞒!”

 祈参将心里想道:“这虽是军事秘密,但也用不了几天,他们都会知道的,说给他听,也是无妨。”于是说道:“小将不敢隐瞒,檀元帅乃是命令他们退兵。本来檀元帅是要和完颜统领亲自来指挥军事的,现在也不能来了。”

 武林天骄诧道:“为什么要退兵?是不是‘围袭’的战事失利了?”

 祈参将道:“那倒不是。是因为蒙古兵已经入侵!”

 武林天骄大吃一惊,说道:“蒙古兵已经入侵?”

 祈参将道:“蒙古铁骑从三路进犯我国,东路从乌珠穆沁旗进犯,要强渡拉木伦河;中路从海拉尔进犯,前锋直指乌兰浩特;北路从鄂伦春进犯,看来是要夺取齐齐哈尔。中路攻势最为锐利,前锋距离乌兰浩特已经不到三十里了。北路的齐齐哈尔亦已告急,围城只怕已是指顾间事。”乌兰浩特与齐齐哈尔乃是金国边疆的两大重镇,若然有失,蒙古铁骑就可以长驱直入,夹攻金京大都。武林天骄又惊又怒,说道:“蒙古鞑子竟然这样猖狂!”

 祈参将续道:“告急文书雪片飞来,皇上已经派出使者求和,但只怕铁木真不肯答应。因此檀元帅只能放弃‘围袭’的计划,下令退兵,先御外侮。”

 武林天骄再拆看那封总兵回报的文书,这封文书倒没什么,只是报告在他主持“围袭”期间的战事情况和遵命退兵的。不过,从这封文书所报告的事实,金兵和耶律元宜的部队,双方都是伤亡颇重。

 武林天骄点了点头,说道:“抵御外侮要紧,叔叔的退兵命令倒是下得对了。”说罢又叹了口气道:“蒙古的铁木真大汗,削平群雄,鹰扬漠北,有识之士,早就知道他必将成为金、宋两国的大患。可惜咱们的谋国之臣却只是忙于南侵和‘袭匪’,对北方的强邻,反而没有加紧防备。无端端地打了这一场,自伤元气,又令蒙古坐大,如今退兵,只怕已是补救不及了。”

 武林天骄肆无忌惮地议论国事,那名参将不敢言语。武林天骄把那封文书还给他,道:“好,你回去吧。你可以说给我叔叔知道,你曾经在这里碰上我,是我拆开这封文书的。”

 祈参将接过文书,忽地说道:“檀贝子,皇上和元帅很是挂念你,希望你能回去。元帅说,他身边没有可堪重任的人,蒙古鞑子杀来,无人能助他一臂之力。”

 武林天骄道:“哦,有事就想起我来了。蒙古鞑子杀来,我当然是要执干戈而卫国的,但我不在朝中也许更能出力。你就这样回报我的叔叔吧。”

 祈参将走了之后,武林天骄喟然叹道:“金侵宋,蒙古侵金。这正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武士敦愤然说道:“与其说是天道循环,毋宁说道是帝王相将,不恤百姓,黩武穷兵,自食其果!他们自食其果也罢了,却是苦了老百姓也!”

 武林天骄默然不语,心里想道:“我毕竟是出身王府,与老百姓总是隔了一层,看事情还不及武大哥的透彻!”

 蓬莱魔女道:“所以老百姓只有起而自救。我已经传下了绿林箭,蒙古兵若然来犯,绿林兄弟必定帮忙老百姓抵御强寇。”

 他们走了两天,第三天果然就见着了败退的金兵。金兵在撤退之时,遭受耶律元宜的追击,败得很是狼狈。败兵所过之处,掳掠百姓,不在话下。

 他们一行四众,取道山路,避开潮水般退下来的败兵。可是当他们走出山口之时,仍然碰上了一小股正在强拉民夫的败兵。

 武林天骄大怒,跑出去骂道:“是谁准许你们欺侮百姓的。要拉夫来拉我吧!”那股败兵看见他们两男两女,男的壮健,女的貌美,登时发一声喊,涌上来捉拿他们。

 武士敦使出大摔碑手法,一手一个,抓小鸡般的将金兵提了起来,摔倒七八个,这还是他手下留情,摔了出去便算,但亦已把他们摔得头破血流。

 有个军官认得武林天骄,大吃了一惊,叫道:“是檀贝子!”余下的十多名金兵一哄而散。

 但远处还有几个金兵,在追逐着一个小叫化,这小叫化看来还不到二十岁年纪,衣裳褴褛,瘦骨伶仃,那几个如狼似虎的金兵,仍是不肯将他放过。

 武士敦“哼”了一声,说道:“好呀,我是叫化头子,有谁在我的面前欺侮叫化子,我可是非得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不可!”正要上去,把那几个金兵加以严惩,忽听得那小叫化叫道:“我这小叫化只会讨饭,你们拉我做什么?”那几个金兵哈哈大笑,说道:“你给我们做事,有你的饭吃!”那小叫化叫道:“不行,不行!你们不许我自由自在地讨饭,我只有将你们当作恶狗般的打了!”话犹未了,手起棒落,“卜”的一声,一个金兵已是被他打翻。

 武士敦吃了一惊,心里想道:“好利落的棒法!不过却又不似打狗棒法,不知他是不是本帮弟子?”

 这小叫化的棒法快如闪电,武士敦心念未已,只见那几个金兵都已经给小叫化打倒了。

 武士敦跑过去喝道:“小叫化休得逞能!”一手按着他的棒头。

 陡然间一股猛烈的力道冲击过来,武士敦险些给他挣脱,吃了一惊:“这小叫化的功力竟然深厚如斯!”但仍然把他的棒头抓牢了。

 小叫化挣脱不开,松了手笑道:“好,你要我这打狗棒我就送给你吧。”

 武士敦道:“我手下有几万个小叫化,怕没人跟我讨饭?打狗棒还你!”小叫化接过了打狗棒,“咦”了一声,说道:“原来你是丐帮帮主,怪不得本领这样了得!”

 武士敦道:“不错。你是蒙古国师尊胜法王的弟子是不是?”原来武士敦刚才那一按正是要试他的功力,小叫化那一抖用的是“混元一功”,武士敦曾经和宇文化及几次交手,识得这混元一功。

 小叫化又是一惊,说道:“你怎么知道?”

 武士敦道:“我和你的师兄宇文化及交过手。你一定是到过石家村给聂金铃母女送信的那个小叫化了,是么?”

 小叫化道:“哦,我明白了。聂婆婆和石姑姑盼望的救星,就是你们。”

 武士敦道:“不错。那封信已经送到我们手上。我们也已经把她们母女救出来了。”

 小叫化道:“好,那么我了却一重心事了。多谢你们。”

 武士敦道:“不,是我们要多谢你,多谢你给聂婆婆送信。但我却有所不明,你为什么瞒着师兄给她们母女送信?”

 小叫化道:“这是我应当做的。不过,我不想师父师兄知道,你们可别要说出去。”

 武士敦道:“我们当然不会泄漏的。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和聂氏母女有甚渊源。”

 小叫化道:“素不相识,毫无渊源。”

 蓬莱魔女道:“那么你是明明大师的什么人?”蓬莱魔女记得石瑛曾经讲过,因为那小叫化说出了明明大师的名字,她才相信他的。

 小叫化笑道:“我只是小叫化,并不是小和尚。”意思是说,他和明明大师毫无关系。

 蓬莱魔女诧道:“那么你怎样认识明明大师的?”

 小叫化道:“谁说我和他相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为诧异。

 小叫化反问道:“你们认识明明大师?”

 蓬莱魔女道:“明明大师是我爹爹的好朋友。”武林天骄道:“我在光明寺住了差不多一年,最近才离开光明寺的。”

 小叫化喜道:“既然你们都是明明大师的熟人,我也不妨对你们说了。我给她们母女送信,正是为了要报明明大师之恩!”

 上官宝珠奇道:“你与明明大师既不相识,这恩惠又从何而来?”

 小叫化道:“我是代父报恩。”武林天骄插了一句道:“令尊何人?”小叫化道:“我爹爹是斡难河畔的呼图博,我名叫呼图赫。”

 蓬莱魔女和上官宝珠不知呼图博是何等人物,武士敦和檀羽冲听了这个名字,却是不禁耸然动容。原来这呼图博在蒙古大大有名,是仅次于蒙古国师尊胜法王的一位武林高手,武林天骄知道他大约在十年之前,曾经到过一次中原,以后就听不到他的消息了。

 呼图赫继续说道:“十年前我爹爹躲避仇家的追踪,曾远游中原,结识了一位名叫青灵子的前辈高人。”上官宝珠“啊呀”一声,说道:“你说的这位前辈高人,正是先父。”

 呼图赫说道:“原来青灵子老前辈已经去世了么?可惜,可惜。我还希望能够见他一面呢。”接着往下说道:“家父与青灵子纵谈天下的武学名家,青灵子非常推崇两个人,一个是明明大师,一个就是柳女侠的令尊柳大侠柳元宗。柳大侠当时尚未再次出山,无人知道他下落。明明大师隐居光明寺,也是极少人知,不过青灵子是知道的。

 “我爹爹从青灵子口中得知明明大师的住处,就到光明寺去拜访他。不料还未曾上到山上,在山腰就遇见了仇家。对方三个人都有极厉害的独门武功,一场激战,三个仇家都给我爹爹打死,我爹爹也受了重伤。

 “明明大师那天恰巧出来采药,发现四具倒毙的尸体,经他细心察视之后,发觉其中一具‘尸体’尚未断气。明明大师慈悲为怀,将这个垂死的人救活,收留他在寺中养伤。这个人就是我的爹爹了。

 “经过十多天的调治,我的爹爹才脱离了险境,走出了鬼门关,但还未能下床,说话也没力气,他正想待精神再好一些,便向明明大师说出他和青灵子的交情,青灵子却也来了。

 “那一天我爹爹躺在床上,听得青灵子在外面和明明大师说话,大为欢喜,只恨自己不能出去相会,只好听青灵子说些什么。却原来青灵子说的是一桩私事。

 “我的爹爹无意之中偷听了他们这番谈话,这才知道明明大师有一位少年爱侣,给青灵子的师弟太乙强夺了去,这对怨偶如今已经分手多年,青灵子最近才知道她和女儿住在石家村。这就是聂金铃母女了。青灵子那次到来,就是告诉明明大师这个消息,问明明大师要不要去看一看她们母女的。

 “明明大师当然没有去,不过在他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好几天闷闷不乐。”

 武、檀诸人相视而笑,心中均是想道:“情之为物,与生俱来。少年爱侣,白头相忆,即使得道高僧如明明大师者,亦是不能太上忘情。”呼图赫说道:“我爹爹虽得明明大师救活,亦已元气大伤,回家之后旧病复发,没有多久,就去世了。临死之前,对我言道:‘我的仇家都已给我击毙,死可瞑目。惟有一事,尚感遗憾。我受了明明大师的恩德,此生却是无以为报了。我这次得免埋骨异乡,能够回来与你们见上一面,这都是明明大师之所赐。你要牢牢记着明明大师对咱们的恩德。日后如有机缘,你应该为我报答明明大师。’

 “尊胜法王是我爹爹的好朋友,他做了国师,本来是不再收徒了,我爹爹死后,他破例收我做了关门弟子。这次他派我到天狼岭来,召唤师兄回去。不料我却因此而得遇聂老婆婆和她的女儿。

 “我爹爹曾和我说过她和明明大师之事,我想明明大师是个得道高僧,飘然物外,与世无争,我要报恩,也无从报起。难得有这个机会,我若是救了聂氏母女,也算是稍微报答了他的一些恩情。因此我才冒险瞒着师兄,给她们带出那一封信。”

 武林天骄赞道:“小兄弟,你年纪虽小,倒是性情中人。好,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了。”

 呼图赫笑道:“你是明明大师钟爱的晚辈,自必是好人。我也当然乐意交你这个朋友。不过,你们金国的官兵却是坏透了。我这次前来,为了路上方便,扮作了小叫化,以为做了小叫化总可以少惹麻烦,哪知你们的官兵,连小叫化也要欺侮。怪不得我们的大汗要兴兵来打你们。”

 武林天骄皱了皱眉,说道:“我们的兵士欺侮了你,我也很是抱歉,我这厢向你赔罪。不过,我们的老百姓都是好人,他们也没有得罪你们的大汗,你们的大汗兴兵侵犯我国,势必要杀戮许多无辜的百姓,这却是大大的不该了。”

 呼图赫呆了一呆,说道:“这一层我倒没有想到。但大汗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我也必须听我师父的差遣。不过,你现在是我的朋友了,日后我若是和你在战场相见,我不和你对敌就是。”

 呼图赫年纪还小,大道理他是一时不易明白的。武林天骄想道:“他能够知道官兵与老百姓有所不同,这已经是明白了一层了。”于是笑道:“多谢你的好心,我也不和你对敌就是。”

 呼图赫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都是好人。我回去见了师父,我会替你们求情。”

 武林天骄愣了一愣,不觉笑了起来,说道:“小兄弟,你真有意思,你要为我求什么情呀?”

 呼图赫带着几分孩子气,板起面孔说道:“你笑什么?你们的本领都高过我,我是知道的。但你们若是碰着了我的师父,你们就一定打不过他了。我的师父有一条规例,打不过他的人只有两条路,要嘛做他的仆人,否则就给他杀掉。你们当然不会做仆人的,所以若果碰上我的师父,那就不免有性命之忧了。不过,我师父很疼爱我,我若给你们求情,或者他还可以网开一面的。”

 武林天骄笑道:“哦,原来如此。多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生平最不喜欢的就是向人家求情,令师的武功若是当真有你所说的那么高,我倒想有个机会,向他领教领教。”

 呼图赫很不高兴,说道:“你不相信,那也由你。我的师父就要到中原来的,你总有机会可以碰得着他。”说罢扭头便走。正是:

 太惜新交成敌国,干戈扰攘几时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