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一百十一回 破镜难圆犹有恨 画图传讯费思量

 这是武林天骄的箫声。蓬莱魔女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如今“得来全不费功夫”,焉能不喜?但听这箫声宛如游丝袅空,若断若续,分明是有中气不足的征象,蓬莱魔女又不能不暗暗吃惊了。要知武林天骄是个内功深厚的人,他吹出来的箫声绝无中气不足之理,除非他正在和强敌搏斗,那人的本领在他之上,他的真气大受消耗之后才会如此。武林天骄那支暖玉箫是件宝贝,从箫中吹出来的罡气可以克敌制胜,故而武林天骄对敌之时常以箫声助攻,这是蓬莱魔女知道的。但如果对方的本领比他高强,他制不了敌人的话,自己便有可能反受内伤。

 蓬莱魔女是个武学大行家,一听便明其理。一惊之下,连忙施展“八步赶蝉”的绝顶轻功,飞奔上山。山上雪滑,上官宝珠的轻功虽也很是了得,但在大病初愈之后,却赶不上蓬莱魔女,转眼间她给远远甩在后面。

 蓬莱魔女上了山头,面前是一个形如笔架的山峰,到了这山峰中间一个凸出来的坳口,仰头上望,已经可以看见峰顶的情况。

 只见和武林天骄交手的是一个老婆婆,这老婆婆使的是一根龙头杖。蓬莱魔女站立之处距离峰顶还有十数丈高,已是可以听得见沙飞石走的呼呼风响,搏斗的激烈可想而知。

 峰顶上共有五个人,除了正在剧斗中的武林天骄和那老婆婆之外,还有三个人。站在武林天骄后面给他掠阵的是武士敦,在老婆婆那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番僧。一个是白衣老者,这老者笼手袖中,意态悠闲地旁观,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看这情形,对方是胜算在操,故而并不倚仗人多,就让这老婆婆和武林天骄单打独斗。武士敦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帮主身份,对方既非群殴,他也当然只能给武林天骄掠阵了。

 蓬莱魔女发出一声长啸,加快脚步,飞跑上去。此时武士敦亦已发现了她,这一喜非同小可,连忙叫道:“柳盟主快来!”心里想道:“柳盟主来到,以三对三,纵然未能取胜,也不怕他们恃众凌寡了。”

 那老婆婆横杖一扫,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武林天骄举箫一架,只听得一片铿锵,武林天骄斜跃三步,反手一指,正要施展“惊神指法”,用玉箫来代替判官笔点那老婆婆的穴道,那老婆婆却已是跳出圈子。

 只听得那老婆婆阴阳怪气地说道:“来的原来就是名震中原的绿林盟主柳清瑶么?俺老婆子倒想会会这位女中豪杰!”在她说话之时,那袖手旁观的白袍老者已是填上她的空档,挥袖一拂,便拂开了武林天骄的玉箫,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他那一招点穴绝招。

 蓬莱魔女暗暗吃惊,心道:“哪里来的这几个武林高手,如此厉害!这老婆婆的功力已似比武林天骄稍胜一筹,那白衣老者的本领又还似在她之上,还有这未曾出手的番僧,看来也是一个劲敌。”要知武林中顶尖儿的高手寥寥可数,蓬莱魔女纵然不尽相识,亦知他们的家数来历。但这老婆婆和这白衣老者的武功她却是丝毫也看不出他们的门派渊源,心里自是不能不暗暗吃惊了。

 上官宝珠此时尚未来到,蓬莱魔女心里自思道:“那番僧只怕就是宝珠的师叔猛鹫上人了。这老婆婆莫非,莫非就是……”她想起一个人来,心中疑惑不定。

 心念未已,这老婆婆已经到了她的面前,蓬莱魔女退后一步,老婆婆说道:“柳女侠有何吩咐,俺老婆子让你划出道儿好了。”意思即是蓬莱魔女想要如何比试,她都可以奉陪。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肯赐教,晚辈理该奉陪。但晚辈尚未识荆,却是不敢冒昧。”蓬莱魔女的意思是即使要打,也不该糊里糊涂的就打起来。因此要请这老婆婆说个明白。

 老婆婆哈哈笑道:“以武相会,何必留名?我的名字说给你听,你也不会知道。你若不愿与我见个真章,咱们‘点到即止’也行。俺老婆子只是想会一会后一辈的绿林盟主,并非是定要将你难为,你放心划出道儿来吧!”言语之间,傲气十足。

 武林中人较技有两个方式,一个是必须分出胜败,死伤在所不论,称为“见个真章”;倘若只是在招数上分出胜负,并不伤人的,或只是用文比来定强弱的称为“点到即止”。这老婆婆以为蓬莱魔女是心存畏惧,害怕受伤,故而如此说法。

 其实这老婆婆也是有几分怯意,不想与蓬莱魔女“见个真章”。原来她和武林天骄斗了一场,甚是吃力。武林天骄的功力虽然稍逊于她,但武林天骄那变幻莫测的各种神妙武功却是非她所及。她一来是因为没有必胜武林天骄的把握,怕在猛鹫上人面前丢脸;二来她也是一向自负,以为在当今天下,她的武功纵然不能胜过所有的人,至少在女子之中已是无人能及她的了。因此当她知道柳清瑶是中原的绿林盟主之后,就存心要和她较量。由于这两个原因,她才舍了武林天骄,改斗蓬莱魔女的。不过,她也顾虑自己在斗了一场之后,未必一定打得过蓬莱魔女,所以她也愿意只是“点到为止”。

 这老婆婆是如此想,却不知蓬莱魔女并非是如她所想象的那样要自己“划出道儿”。蓬莱魔女微微一笑,道:“文比武比倒无所谓,不过,我有一件东西,想请老前辈认一认。免得有甚误会,那就不好了。”

 老婆婆怔了一怔,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蓬莱魔女心想:“我且试她一试。”于是拿出青灵子给她的那半边镜子,在老婆婆面前晃了一晃,说道:“老前辈可认得这面镜子么?”

 老婆婆变了面色,说道:“这面破镜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蓬莱魔女道:“是青灵子前辈交给我的。”老婆婆道:“你为什么要拿给我看?”蓬莱魔女诧道:“这不是本来是你的东西吗?青灵子老前辈要我送还给你的呀!”老婆婆冷笑道:“胡说八道。青灵子早知道我已经死了,他会要你将东西送给死人么?”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心道:“莫非这老婆婆是神经病?”心念未已,这老婆婆又问道:“你究竟知道多少事情?”蓬莱魔女寻思:“想必是他们夫妇之间的宿怨尚未消除。”当下说道:“我并不知道你们当初是因何分手的。不过一死百了,青灵子老前辈生前纵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也应该原谅他了。他临终之时,对你倒是义重情深,极为牵挂的,请你看在你们女儿的份上……”

 话犹未了,那老婆婆忽地喝道:“住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竟敢来侮辱我!”举起拐杖,突然就是一拐击下!

 蓬莱魔女想不到她会突然动手,冷不及防,饶是闪避得快,亦已给她打着。只听得“当啷”一声,蓬莱魔女手上的那半面镜子给她打成粉碎!这老婆婆的武功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只打碎了镜子,却并未伤及蓬莱魔女。

 蓬莱魔女不觉也自有气,一个倒纵跳出三丈之外,说道:“夫妻总有夫妻之情,你怎么可以如此寡情绝义!”

 和武林天骄交手的那个白衣老者忽地发出一声怒吼,大喝道:“美娘,你怎容得这妖女胡说八道?哼,哼!当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蓬莱魔女运剑格开老婆婆的龙头拐杖,向那白衣老者斥道:“你是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

 那白衣老者冷笑道:“我是她的丈夫!哼,我好端端的在这儿,你竟敢诅咒我死了!”

 那白衣老者冲出来要打蓬莱魔女,武林天骄奋力遮拦,竟是遮拦不住。

 武士敦道:“你们这种车轮战法不太公平。让我来会会这位高人。”武士敦内功深厚,金刚掌的威力无人可与比伦,他替下了武林天骄,“砰”的和那白衣老者对了一掌,白衣老者晃了一晃,不由得不倒退两步。白衣老者怒道:“好,我就与你见个真章!”左掌划了一道圆弧,右掌穿出劈斫武士敦的胸口要害,一掌用的是阳刚之劲,一掌用的是阴柔之劲,刚柔合济,这才把武士敦接连三记的大力金刚掌解了。

 这白衣老者的内外功夫都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武士敦的金刚掌力虽然刚猛无伦,竟也难奈他何。不过白衣老者想要冲破他的掌力封锁,急切之间,亦是不能。

 白衣老者虽然冲不过去,蓬莱魔女听了他的说话却已是大吃一惊,心里想道:“难道我当真是错把冯京作马凉了?这老婆婆并不是青灵师太?”

 心念未已,这老婆婆的龙头拐杖又打了到来。本来她与蓬莱魔女只是存着争胜之心,双方都是无甚敌意的。如今在这白衣老者催逼之下,老婆婆已是下手毫不留情,好像把蓬莱魔女当成了强仇大敌一样。

 幸而蓬莱魔女也已有了准备,凌空一跃,龙头拐杖“呼”的一声从她脚底扫过。说时迟那时快,老婆婆一击不中,又把拐杖向前一指,杖尾起处,已是“毒蛇寻穴”的招数,直指蓬莱魔女的脐眼。蓬莱魔女见她出手如此狠辣,不觉也是动了怒气,说道:“好,老前辈既然定要伸量我,来而不往非礼也,晚辈也只能舍命奉陪了!”一个倒翻,落在地上,老婆婆的拐杖掠面而过。蓬莱魔女不容她后招续发,立即剑随身进,还了一招“玉女投梭”,剑尖吐出碧莹莹的寒光,刺那老婆婆的“肩井穴”。“肩井穴”正当着琵琶骨锁肩之处,倘被刺穿,多好武功,也成残废。老婆婆招数已经使老,难以回杖护身,在这瞬息之间,只见她蓦然一抖,杖尾一翻,只是凭着那杖尾翘起的一点力道,就把蓬莱魔女的宝剑格开了。

 这一招老婆婆险些给蓬莱魔女刺中,心里也是不禁吃了一惊,想道:“怪不得中原绿林豪杰,肯让这样的一个女娃儿做他们的盟主。”当下不敢轻敌,把内家真力都使了出来。抡起龙头拐杖,呼呼轰轰,沙飞石走,声势的猛烈,俨如排山倒海,风雷交击。平常的人,休说吃她一杖,只受杖风震荡只怕也要五脏俱伤。蓬莱魔女仗着绝顶轻功,上乘剑法,也是只能闪展腾挪地招架,无法反攻。杖风震荡之下,蓬莱魔女身如一叶轻舟,在波涛汹涌、巨流急湍之中,震得飘摇不定,起伏回旋。激战中,一片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蓬莱魔女的青钢剑和龙头拐杖碰上,那老婆婆用“颤杖”的手法,闪电之间,便和蓬莱魔女的青钢剑碰击了十七八下。蓬莱魔女玉臂酸麻,但她的剑也未曾脱手,银牙一咬,想道:“我若是只是闪让,倒教这老婆婆小视我了。”心念一动,剑招立变,把柔云剑法中的精妙剑招全都使了出来,左手又挥舞拂尘助攻,只听得唰唰连声,蓬莱魔女浑身上下,登时便似闪起了千百道冷电精芒,迫得那老婆婆眼花缭乱。在蓬莱魔女全力抢攻之下,双方打成了平手。

 双方正打到吃紧之际,上官宝珠方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了到来。

 山上观战的那番僧正是上官宝珠的师叔猛鹫上人。看见上官宝珠来到,猛鹫上人勃然大怒,喝道:“你这贱婢还有脸来见我么?我问你,你为什么勾结外人,反而把麻大哈伤了?哼哼,你纵然不念旧情,也该顾着同门之谊!你伤了他,是何道理?你说,你说!”

 可是上官宝珠并没有回答,她对猛鹫上人的呼喝好像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原来她的全副心神都给那老婆婆吸住了。上官宝珠喘过口气,惊喜交集地叫道:“妈,快快住手!这位柳姐姐是我的救命恩人!”心里则在想道:“妈怎的和师叔同在一起?却与柳姐姐打起来了?”猛鹫上人与她的母亲一向不和,这是她素所深知的。不过她的母亲分属师姐,猛鹫上人在表面上还不能不恭敬几分。如今猛鹫上人竟敢当着她母亲的面,对她破口大骂,丝毫也不留情面,这倒是大大出乎上官宝珠意料之外!

 上官宝珠不理会师叔,那老婆婆也不理会她。上官宝珠叫她住手,她可并没有住手,不过招数稍稍缓慢几分。她把拐杖横架蓬莱魔女的宝剑,这才侧目斜睨,向上官宝珠发话。蓬莱魔女非常留意注视她神情的变化,只觉她的拐杖微微颤抖,但脸上的神色却是如常。只是当上官宝珠叫出一个“妈”字的当儿,她似乎是愕了一愕。

 那老婆婆侧目斜睨,迎上了上官宝珠投射过来的目光,缓缓说道:“小姑娘,你在叫谁呀?”上官宝珠大吃一惊,叫道:“妈,你──”突然好似发觉有什么不对,一个“你”字声音摇曳,想说的话已是接不下去。

 那老婆婆淡淡说道:“你恐怕是认错人了吧?你的妈妈不在这儿!”

 这时上官宝珠方才发现,这个老婆婆和她的母亲相貌十分相似,但却是另外一个人。她说话的口音和她的母亲更不一样,一听就听得出来。

 上官宝珠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那老婆婆却微微一笑,说道:“你这小姑娘倒是怪逗人欢喜的,这个柳盟主是你的救命恩人吗?好,就看在你的面上,我也不能与她过份为难了。”说罢收回了拐杖,看神气,她似乎是想过去和上官宝珠说话。

 这时猛鹫上人已然赶到,冷笑说道:“你这丫头胡乱认娘,却不认师叔,当真是可笑可恼!我非得按本门戒律惩治你不可!”声到人到,一抓向上官宝珠抓下。猛鹫上人的大擒拿手何等厉害,眼看上官宝珠难逃他的魔掌,那老婆婆忽地遮在她的身前,拐杖一横,拦住了猛鹫上人,说道:“我虽然不是她的母亲,但看在她叫我一声娘的份上,你也就给我一个面子吧!”猛鹫上人愕然缩掌,说道:“好,看在你的份上,我不伤她就是,但我总还是要把她抓回去的。”

 那老婆婆淡淡说道:“哦,真对不住,我倒忘记了她是你的师侄了。好吧,你要怎么样处置就怎么样处置吧!”老婆婆这么一说,倒是弄得猛鹫上人惊疑不定,暗自想道:“难道这丫头当真是她的女儿?”此时那老婆婆已经收回拐杖,不再拦他。但猛鹫上人却因心里惊疑不定,面对着上官宝珠,不知是抓她的好还是不抓的好。

 武林天骄歇息已过,一声长啸,便到了猛鹫上人面前,道:“欺负一个女娃儿算得什么本领?你我胜负未分,咱们再较量较量!”猛鹫上人正自下不了台,乘机便转移目标,怒声说道:“我本门之事与你何关?好,你既要多管闲事,那么咱们就见个真章!”他这话有一半也是说给那老婆婆听的。

 猛鹫上人身形一转,化抓为掌,本来是要抓向上官宝珠的一抓改向武林天骄打来。武林天骄横箫护胸,一掌拍出,这一掌轻飘飘的若不经意,劲力却大得出奇,恰似暗流汹涌,突然涌来。猛鹫上人那一招势道极为凌厉的“鹰爪功”竟然给他荡开,饶是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仍是不免微微一晃。

 原来武林天骄的功力虽然稍逊于白衣老者和这老婆婆,但与猛鹫上人却是不相上下。他所创的“落英掌法”善能以柔克刚,他与猛鹫上人虽曾数度交手,但这落英掌法却还是第一次使用。猛鹫上人不懂得如何破解,登时给他反客为主,抢了攻势。

 武林天骄荡开了猛鹫上人的一抓,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还招!”玉箫一挥,幻出千重碧影,一口气攻出六六三十六招,遍袭猛鹫上人的三十六道大穴。猛鹫上人使出了浑身本领,好不容易才应付过去,已是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武林天骄招数的精妙,那是世罕其伦的。

 那老婆婆看着猛鹫上人处在下风,仍然袖手旁观。上官宝珠喘过口气,说道:“老婆婆多谢你啦!”她越看越觉得这老婆婆似她母亲,而这老婆婆对她的态度又极慈详,令她不禁的起了亲热之感。

 那老婆婆凝视着上官宝珠,伸出手去给她拢了拢乱了的头发,上官宝珠也不知不觉地偎在她的身旁,两人的态度都很自然,看在旁人的眼里,当真便似两母女一般。蓬莱魔女暗暗奇道:“这老婆婆既然不是她母亲,却为何对她如此亲热?”

 那老婆婆微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很像你的亲娘吗?”上官宝珠道:“我叫上官宝珠,老婆婆,你和我的妈妈真是相像极了。要不是──”老婆婆轻轻念了“宝珠”二字,说道:“要不是,怎么样?说下去呀!”

 上官宝珠道:“要不是我早知道我外公只有我妈一个女儿,我一定以为你和我妈是孪生姐妹了。”那老婆婆似是怔了一怔,吁了口气,笑道:“哦,原来你妈是并无兄弟姐妹的。你见过你的外公吗?”看来她的神情倒似轻松了不少。上官宝珠道:“我外公早已死了,外公家里的事情,都是妈告诉我的。”不解这个“陌生”的老婆婆何以会问及她的外公。

 上官宝珠茫然不解,蓬莱魔女也是深感疑惑。起初蓬莱魔女以为这个老婆婆是宝珠的母亲,上官宝珠来到之后,她始知不是。接着她又怀疑这老婆婆和青灵师太是姐妹,如今从上官宝珠口里说了出来,她的母亲乃是独生女儿,这个假定又给推翻了。“奇怪,天下怎的竟有这样相似的人?”蓬莱魔女心想。

 上官宝珠忽地抬头问道:“老婆婆,你有女儿吗?”老婆婆望着她苦笑一声,道:“我是个没儿没女的孤老太婆。不,现在我倒有一个了。你不是叫了我一声‘妈’吗?我就当你是我的女儿吧!”

 上官宝珠跳起来笑道:“好呀,那我就有两个妈妈了。难得两个妈妈又都是长得一模一样。好,我给你磕头。”那老婆婆架着她不让她行礼,神情有点尴尬,说道:“我是和你说笑的,我哪有这个福气?”突然间脸上又恢复了原来的那种漠然神态。

 上官宝珠问道:“你住在什么地方,你不会这样快就走吧?”老婆婆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上官宝珠道:“我妈来了,我可以和她一同找你。让她见一见相貌和她十分相似的人,她一定会又惊又喜的。”老婆婆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不必了。我、我就要走了。”

 她们说话之时,那白衣老者和武士敦已斗了二三十招。白衣老者不时向她们这边注目,神情很似不安。高手比斗,哪容得稍有分神?只听得“砰”的一声,白衣老者给武士敦击中一掌,白衣老者晃了一晃,面色苍白,叫道:“美娘,你们的话说完没有?我可要走啦!你若是想留下来,我单独走也行。”

 武士敦虽然击中了这白衣老者一掌,但也给他的内力弹开两步,显然这老者并没受伤,他面色那样难看,并非是因为受了一掌的缘故。

 老婆婆如梦初觉,把上官宝珠推开,说道:“不错,咱们应该去找那老驼子啦!”猛鹫上人与武林天骄交手,此时正处下风,无心恋战,老婆婆与那白衣老者一走,他也就跟着走了。三个人都是一等一的轻功,转眼间已是没入林中,不见踪影。上官宝珠怅然若失,好像做了一个离奇的梦。

 蓬莱魔女道:“好了,宝珠,你过来和武帮主、檀大侠重新见过礼吧。”

 武士敦很是诧异,问道:“你们两人怎会在一起?那麻大哈呢?”上官宝珠杏脸晕红,说道:“我和他早已分手了。”蓬莱魔女笑道:“上官姑娘现在已经是自己人啦!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她和仲少符早已结为姊弟了。”当下将在蓟州碰到耿照和仲少符等人的事情告诉他们,上官宝珠也简单地报告了她与仲少符的遭遇。武、檀二人自那日在金京大闹校场之后,一直为着仲少符的失踪担着心事,如今听了上官宝珠的报告,方始放下心上的石头,两人都是大喜过望。

 蓬莱魔女说道:“我叫耿照与仲少符先往祁连山赴援,上官姑娘为了早日揭破她的身世之秘,跟我到天狼岭来。她的母亲青灵师太据说也是要到天狼岭来的。我们已经到过天狼岭了,并没有发现青灵师太。不料在这里却碰上了这个和她母亲相貌十分相似的老婆婆。”

 上官宝珠说道:“可惜那老婆婆走得太快,柳姐姐,那──”说至此处,声音顿止,眼光注视一个所在,忽地“咦”的一声叫了起来,“那半面镜子怎么都跌碎了?”直到此时,她方始发现草丛里的镜子破片。

 蓬莱魔女道:“不是跌碎的,是给那老婆婆打碎的。我保护不力,有负你爹爹之托,镜子交不到你母亲手上,真是对不住你们母女了。”

 上官宝珠大为惊诧,说道:“这怪不得你,我都以为她是我母亲呢。你把镜子给她看,这是应该的,我就是奇怪,她为什么要打碎这半边镜子?当时她的神气如何?”

 蓬莱魔女道:“起初也似有点惊诧,随后就怒气冲冲地一拐杖打过来了。”上官宝珠惊疑不定,说道:“这老婆婆真怪!她对我也是一会儿冷冷淡淡,一会儿又亲亲热热,真不知她到底是什么心思?最奇怪的是这镜子既然不是她的东西,她为什么又要将它打碎?”蓬莱魔女沉吟半晌,说道:“我看这件事只怕要等你的母亲来了,才能给咱们解惑了。”上官宝珠百思不得其解,缓缓地把那些破片拾了起来,用手巾包好,说道:“恐怕也只能如此了。说不定我妈会知道她来历。”这老婆婆虽然说是不认得她的母亲,但从这许多迹象看来,上官宝珠与蓬莱魔女都有点疑心,疑心她们两人应该相识。

 谈完了上官宝珠的事情,蓬莱魔女这才有空问武士敦道:“听说你们早已出了大都,怎的这个时候才到?你们又是怎样碰上这老婆婆的?”

 武士敦道:“就是因为碰上这几个人,要不然我们在三天之前,已经到了天狼岭了。”蓬莱魔女道:“你和他们在三天之前已经碰上了的吗?”武林天骄笑道:“不错,就在此地打了三天三夜呢!倘不是你今天来到,恐怕还要再打下去。”

 蓬莱魔女道:“敢情你们是要来石家村探访聂老前辈的,是么?”

 武士敦道:“不错。一个多月之前,我们曾到天狼岭搜查公孙奇这厮的下落,碰上了宇文化及和猛鹫上人这几个魔头,我的师叔鲁长老就是死在他们之手的。这些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蓬莱魔女道:“宝珠妹妹与我说过你们与宇文化及遭遇之事。至于你师叔那儿,我前天刚去过,在他的坟前也曾上过香了。”

 武林天骄接着道:“对方人多势盛,鲁长老死后,我们已是难以在天狼岭立足,更谈不到去对付公孙奇了。当时我就想起聂老前辈住处不远,可以请她相助。”蓬莱魔女道:“那么你们已经是来过一次的了,可见着了聂老前辈没有?”

 武林天骄道:“不料聂老前辈避而不见,不过在我们出村的时候,她的女儿石嫂子(即柳元甲之妻石瑛,因为她不愿别人将她的姓名与柳元甲相连,她的年纪比武林天骄也大不了多少,不愿以长辈自居。故此武林天骄习惯了称她为‘石嫂子’。)却托了一个牧童捎了封信给我,说是她的母亲不见外人,除非是请得你来,她或者会见。信中又透露出她们有为难之事,只有你能相助。我们就是因此才用飞鸽传书请你来的。”

 武士敦接下去说道:“三天前我们路经此地,因为时候还早,遂再度入村,探访聂老前辈。事隔一月,希望她能改变心意,接见我们。即使不能,知道一点消息也是好的。哪知我们刚刚到了前面的山坳,还未曾看见她的那间屋子,就碰上了猛鹫上人、那老婆婆和那白衣老者了。没有办法,只有接受他们的挑战。我们两个人和他们三个人轮流比武,一连打了三天三夜。幸而他们遵守单打独斗的规矩,打了三天三夜,还只能算是打了个平手。不过,他们多了一个人轮换,当然也是稍占便宜的。若不是你今日到来,久战下去,我们定然难免一败。”

 蓬莱魔女道:“我明白了,他们是要阻止你们到聂家的。看来正是你与他们相遇那天,他们另外有人,掳了聂氏母女。”

 武士敦吃了一惊,说道:“什么,聂老前辈那样高强的武功,也给人俘虏了么?”武林天骄则问:“你怎么知道,你到过她家了?”

 蓬莱魔女道:“不错。”当下将在聂家所见,一一的告诉了他们二人。

 武林天骄说道:“哦,原来他们已经用魔鬼花制成了迷香,怪不得聂老前辈也受了他们的暗算了。”

 武士敦也道:“是了,怪不得前天你和猛鹫上人作对手之时,我隐隐听得山下似有金铁交鸣之声,还传来一声飘忽不定、似有如无的长啸,要凝神细听,才能听见。那是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武林天骄道:“是么?我那时正在全神应战,却是毫不知道。”武士敦道:“现在想来,那一定是他们的人正在绑架聂氏母女了,她们着了魔鬼花的迷香,所以只是交手片刻,便遭所算。那声啸声,则是他们发出的讯号,报告同伴已经得手了。在那啸声传来之时,那老婆婆和白衣老者都是神色紧张、全副戒备的神气。”武林天骄道:“你这一说,我也明白了。他们截住了咱们,在这里和咱们作车轮战,为的正是要阻止咱们前往赴援,以便他们的另一批人绑架聂氏母女。”蓬莱魔女道:“绑架聂氏母女的人,不问可知,一定是太乙与柳元甲这两个老贼。哼,他们的计划倒是周密阴毒得很哪!”

 上官宝珠神色黯然,半晌说道:“这么说来,那老婆婆也是和他们一伙的了。唉,她怎的会和那些魔头混在一起的?”不知怎的,上官宝珠对那老婆婆已是发生了感情,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一个亲人似的,因此虽然明知那老婆婆和猛鹫上人乃是一伙,但听得蓬莱魔女说了出来,心里仍是不禁十分难过。

 蓬莱魔女道:“你不要难过,事情总会查得个水落石出的。你的母亲不是就要到天狼岭来的么?刚才那老婆婆临走之时,说是要去找老驼子,这老驼子定是神驼太乙无疑。这亦是说,那老婆婆和那几个魔头都是要回天狼岭去的。”上官宝珠道:“柳姐姐,你的意思是咱们也立即赶回天狼岭去?”蓬莱魔女道:“不错。到了天狼岭,说不定你们可以母女相会。我们也可以搜查公孙奇和那几个魔头的踪迹。事不宜迟,否则只怕他们得手之后,就会离开天狼岭的。”

 上官宝珠说道:“可是天狼岭山高林密,绵延百里,我和麻大哈曾在天狼岭寻找太乙的住址,找了半个月兀是毫无线索。”蓬莱魔女道:“成功与否虽属渺茫,但咱们总要尽力而为。”

 于是一行四众便即下山,一路上众人都是默不作声,觉得事情棘手。

 非但是找不找得到那几个魔头事属渺茫,即使已经打听出他们的住址,只怕也是难操胜算,对方有太乙、柳元甲和宇文化及三个高手,如今又加上了白衣老者和那老婆婆,公孙奇的武功是否恢复也未知道,即使未曾恢复,论实力也是不及对方。

 正在走出石家村口之时,忽见一个牧童横吹短笛,骑牛而来,正是武、檀二人上次碰见的那个替石瑛捎信的牧童。

 武林天骄道:“小哥,你好,还记得我吗?上次咱们在这里相遇,如今又在这里相遇。真正巧极了!”

 那牧童放下了笛子,嘻嘻一笑,说道:“我是特地在这里等你们的。”武林天骄怔了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今日会来?”

 那牧童笑道:“你的箫吹得真好听,我听见你的箫声了。可是你们在山上和人打架,我不敢上去看。今日许久听不见箫声,料想你们这一架已经打完,所以我就先到这里等你。”他们相遇之处,乃是出村必经之路。

 武林天骄说道:“哦,原来如此。但你在这里等我作甚,难道又是石姑姑有信托你带来吗?”

 武林天骄本来是当作玩笑说的,不料那牧童却一本正经地说道:“不错,正是石姑姑有信给你!”

 武林天骄惊喜交集,说道:“真的?”那牧童已是把信掏了出来,满不高兴地道:“谁还骗你不成。这村子里石姑姑对我最好,要不是为了她,我还不会在这里等你呢。”武林天骄连忙把信接了过来,信封上并没有写字,武林天骄一面拆信,一面说道:“小哥,多谢你了。不是我不相信你,我是想不到你的石姑姑还会有信给我的。”说至此处,武林天骄忽地“咦”的一声叫了起来,原来他拆开信封一看,里面只是一张图画,一个字都没有。

 画面有五棵松树,松树后面是一大片荆棘,这样的构图在山水画中是从所未见的,毫无美感可言。而且笔迹凌乱,墨迹浓淡不一。看得出是匆匆画就,草草涂鸦,蓬莱魔女与武士敦看了,也都是不解其中之意。

 武士敦连忙问道:“你的石姑姑在什么地方?”那牧童耸了耸肩,说道:“她早已不在家了,我怎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武士敦问道:“那么她这封信是怎样交给你的?”那牧童道:“是昨天一个小叫化交给我的。”

 武士敦大为诧异,问道:“这小叫化是谁?”那牧童道:“我又没有问他名字,怎会知道?他昨天到村里来,说是要找我看牛的钟小三,他见着了我,匆匆的就把信给我,只说了一句:‘你的石姑姑要你把这封信交给上次来过的那两个外乡人。’只说了这么一句,他就走了。”

 武士敦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谢过了那个牧童,一行四众,仍然按照原来的计划,重上天狼岭。

 路上众人议论纷纷,都是深感诧异,按说聂氏母女若然已给捉去,石瑛这幅画又怎能传出来?在那几个大魔头监视之下,那小叫化又有什么神通可以给她带出这幅画呢?小叫化是什么人?这幅画又是什么意思?这种种问题,大家都是百思莫解。

 上官宝珠忽道:“檀大侠,请你把这幅画给我再看一看。”

 上官宝珠把这幅画仔细地看了又看,忽地说道:“嗯,我明白了!”蓬莱魔女大喜,忙问道:“你看懂了这幅画了?”上官宝珠道:“画中之意,我依然未解,不过她所画的这个地方,我却是到过的,我想起来了。”武林天骄吁了口气,说道:“只是知道这个地方,就有线索可寻了,这是什么地方?”上官宝珠道:“这是在天狼岭北峰的一处所在。我还曾经在其中的一棵松树之下乘过凉的。”原来上官宝珠与麻大哈曾在天狼岭有半月之久,寻觅太乙的行踪,许多偏僻的所在,他们都曾到过,包括画中所画之处。不过也正因为他们到过的地方太多,所以上官宝珠一时想不起来。

 第二天,他们回到了天狼岭,迳上北峰。一路都没有碰到什么意外的事情,既没有遇上太乙那一伙,也没有见着上官宝珠的母亲。他们走到了那幅画中的处所,已经是三更的时分了。

 这晚月色很好,众人凝神细察,眼前的景物与画中一模一样,五棵松树平排并列,枝柯交结,后面是一大片荆棘,藤蔓纠缠。那一大片荆棘是在一座如剑如戟的峭壁下面,峭壁上只有苍苔,滑不留手,看来只怕连猿猴也难爬上。

 凝神细察之后,四人都是大感疑惑。石瑛送出这幅图画,当然是希望他们按图觅址,到此地来找寻她了。可是此地既无房屋,亦没有发现岩洞,她在何处藏身,若说她并非藏在此地,却又何故将他们引来这样一个荆棘丛生的荒凉所在?

 到底是蓬莱魔女心思较细,她用剑鞘拨开荆棘,终于发现了一个淡淡的足印,这足印只有四寸来长,显然是女子的小脚。而石瑛正是缠过足的小脚。

 蓬莱魔女道:“荆棘之中定有秘密,咱们再仔细瞧瞧。”众人披荆斩棘,到了尽头处,又是大为失望。尽头处是一面峭壁,连裂缝都没有一个。

 武士敦并不灰心,随手摇撼那些凸出的岩石,忽然发现有一块石头有松动的迹象,武士敦道:“这块石头不是连着石壁的,看来似是有人移来的。檀兄,你帮忙我推一推。”武、檀二人合力一推,那块大石头骨碌碌地滚过一边,果然露出了一个洞口!

 众人大喜过望,说道:“聂氏母女一定是被囚禁在这洞中的了!”可是大喜过后,大家随即也就想到,聂氏母女若果是在洞中,那几个魔头当然也是在这里面,洞中说不定还有什么机关埋伏,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之下,能够将她们救出来吗?蓬莱魔女道:“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处所,不论事情如何艰险,好歹也要进去看一看了。”武士敦笑道:“这个当然,难道咱们还能空手而回不成?”正是:

 画图隐秘谁人识?异境天开洞府寻。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