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回 幻化妖狐施杀手 重逢故友说前情

 他们在院子里乒乒乓乓的一场大打,把这旅店的客人都惊醒了,胆小的缩在被窝里不敢出头,但也有几个胆大的开窗偷看。麻大哈挥杖一击,仲少符闪了开去,“轰”的一声,铁杖击着了院子里的那棵槐树。老槐树根深柢固,粗可合围,没有给他击断,但树枝则纷纷断折,转瞬之间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残枝落叶,满空飞舞,声势也是极足骇人。麻大哈喝道:“老子是江洋大盗,在这里作案,识趣的快快躲进被窝里去。谁敢多事出头,我这根铁杖可就要把他的脖子打断!”经他这么一喝,那几个胆大的客人也吓得连忙关窗,不敢再偷看了。

 麻大哈心里想道:“我虽然不怕这店子里的客人多事,但惊动了官府,却也不妙。这丫头舍了命护这小子,我可不能让她再纠缠下去了。否则天一亮事情就不好办啦。”要知麻大哈是畏罪潜逃的金国军官,他也是害怕御林军的高手来追捕他的。麻大哈喝道:“宝珠,你再胡闹,可休怪我手下无情!”上官宝珠道:“好,有胆你就打杀我吧!”话犹未了,麻大哈当真一杖就打下来,当的一声,上官宝珠的毒刀脱手飞出,麻大哈纵声笑道:“我还舍不得杀你呢,哼,给我倒下!”上官宝珠晃了两晃,果然应声倒地。原来麻大哈使用的气力恰到好处,只是将她震倒,却没令她受伤。

 仲少符这一惊非同小可,可是他在古云飞双笔笼罩之下,急切之间,却是冲不过去援救上官宝珠。

 麻大哈正要去抓上官宝珠,忽闻得一丝淡淡的香气,麻大哈连忙闭了呼吸,挥袖一拂,跳过一边,然后笑道:“宝珠,你这本门使毒的功夫怎么对我施展起来了。”原来上官宝珠爬不起来,自知已是无力抵抗,迫得使用毒药,她弹出一撮药粉,可以令人昏迷。但可惜她气力太弱,药粉还未沾着麻大哈的身子,已是给他衣袖一拂,随风飞散。

 麻大哈也害怕上官宝珠的使毒功夫,不敢触着她的身体,当下将铁杖一举,向上官宝珠戳去,他是想用铁杖点上官宝珠的麻穴,用意只在不让她动弹,倒不是要伤害她的。

 古云飞忽地喝道:“来的是哪条线上的朋友?”麻大哈隐约也似听到一丝声息,但他以为是哪个客人起来偷看,并不放在心上,铁杖仍然向上官宝珠戳了下去。

 古云飞话犹未了,麻大哈的铁杖也还未曾戳到上官宝珠的身上,忽听得“哗啦”一声,一片瓦飞来,竟然把麻大哈的铁杖荡开,普通的一块瓦片,碰着铁杖无异以卵击石,但却居然能够把铁杖荡开,这人的内功之深也就可想而知了。

 麻大哈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屋顶上已经跳下两个人来了。前面的那个闪电般的就来到了麻大哈的面前,喝道:“你这厮为何对师妹也施展毒手?好呀,碰上了我,可要叫你难逃公道!”麻大哈使出全身气力,用最刚猛的伏魔杖法猛击那人,那人将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拂,拂尘卷住了杖头,麻大哈使了九牛二虎之力。铁杖竟是不能再向前移动半分。

 麻大哈这才看清楚了来的竟是两个女子,用拂尘卷着他的铁杖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对头克星蓬莱魔女。跟在她后面的那个女子则是她的心腹侍女玳瑁。

 麻大哈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他曾屡次吃过蓬莱魔女的苦头,焉敢和她对敌?忙不迭的就抛了铁杖,跳上瓦面,一溜烟的逃之夭夭。蓬莱魔女忙于救护上官宝珠,也就顾不得追他了。

 玳瑁见猎心喜,笑道:“让我也试试新学会的剑法,喂,这位朋友你歇歇吧,这高个子让我打发好啦!”仲少符正在苦于无法脱身,得玳瑁前来替他,仲少符也就不再客气,连忙抽出身来,过去察视上官宝珠。

 蓬莱魔女不认得仲少符,但见他一把将上官宝珠抱了起来,满脸惶急的神情,心中已是猜到了几分。上官宝珠被仲少符抱在怀中,满面通红,说道:“仲弟,我的伤不打紧,你快将我放下,先谢谢恩人吧。这位恩人正是你想要拜谒的绿林盟主柳女侠!”

 仲少符又惊又喜,放下了上官宝珠,说道:“柳盟主,这可真是巧极了。上官姐姐和我正想到天狼岭去见你的呢!”蓬莱魔女怔了一怔,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未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嗯,你怎么知道我是要到天狼岭去的?”

 仲少符拍了拍脑袋,说道:“我可真是乐得糊涂了。我姓仲,名叫少符,我是和耿大哥耿照同来的。耿大哥和我是邻居、世交。”

 蓬莱魔女听了大为欢喜,心里想道:“看这情形,他们似是一对情侣了。青灵子嘱托我要将他的女儿引上正路,我只怕她摆脱不了麻大哈,想不到事情有了这样意外的变化,她和麻大哈变成了敌人,和耿照的义弟却变成了情侣了。青灵子托我的两件事情,第一件已是不必我再费气力了。”

 蓬莱魔女给上官宝珠把了脉,说道:“你不久之前曾受过内伤,是吗?好在旧伤已好,新创倒是无关紧要。我这里有上好的金创药,仲少侠,你给她敷敷。”

 上官宝珠又是感激,又是惭愧,说道:“柳女侠,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你才好。我、我以前──”蓬莱魔女笑道:“过去的事别再提啦。令尊是个好人,我也曾间接受过他的恩惠的。嗯,我曾受令尊之托,找着了你,我就放心了。”

 蓬莱魔女看见上官宝珠脸上有惶惑的神气,遂问她道:“你可是有什么想要问我。”仲少符笑道:“上官姐姐,你的事情慢慢再谈吧。你瞧,这位姐姐使的好剑法!”

 此时玳瑁和古云飞已经过了二三十招,玳瑁使出新学会的柔云剑法,与古云飞打得难解难分。

 以古云飞的本领,本可以略胜玳瑁一筹的,但一来他已先打了一场;二来有蓬莱魔女在旁,虽然蓬莱魔女并不出手,古云飞心里亦有恐惧,暗自想道:“麻大哈已经走了,有这魔女在此,我是决计讨不了好处。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

 古云飞以攻为守,双笔疾点玳瑁的“期门穴”和“白海穴”。玳瑁一个侧身,青钢剑轻轻一推,古云飞立即从空门抢出,哪知柔云剑法的精妙之处就是以柔制刚,古云飞这么使劲一冲,给玳瑁轻轻一推,借力打力,“当”的一声,双笔反打回来,古云飞的额角给笔尖挑破,血流如注。但古云飞轻功甚是了得,受伤之下,仍然跳过了墙头。蓬莱魔女笑道:“他已受了惩罚了。穷寇莫追,由他去吧!”

 此时已是斜月沉西,曙光初现的黎明时分。蓬莱魔女问道:“你们不是说耿照也在这儿的么?怎不见他?”仲少符蓦然惊觉,说道:“对呀,耿大哥说过至迟五更就会回来的,现在天都已经亮了,却还未回来,只怕是出了事了?”蓬莱魔女道:“哦,他到哪儿去了?”仲少符道:“他和秦姐姐回家去了。”

 蓬莱魔女又惊又喜,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到他家看看。上官姑娘,你走得动吗?”

 上官宝珠本来已好了六七分,新受的外伤,并不严重,敷上了金创药,流血已止,站了起来,说道:“柳盟主,你们尽快赶去,不必等我。我是走得动的,只怕追不上你们。”

 蓬莱魔女到过耿家,不必仲少符带路,于是四个人分作两批,蓬莱魔女与玳瑁先走。仲少符在后面照顾上官宝珠。

 且说耿照与秦弄玉被困在七煞阵中,正自脱身不得,眼看就要精疲力竭,伤在宫昭文的判官笔下。忽听得“嗖嗖”两声,两条黑影飞过墙头。耿照刚叫了一声“仲弟……”蓬莱魔女接声笑道:“是我!照弟,莫慌,待我来破他这七煞阵。”耿照看见是蓬莱魔女,大喜过望。

 宫昭文领教过蓬莱魔女的厉害,见她突如其来,这一惊非同小可。金鼎娘未曾见过蓬莱魔女,见她闯阵,便即迎上前去。虬龙鞭一抖,向蓬莱魔女扫去。

 一鞭打出,宛似平地上卷起了骇浪惊涛,一圈接着一圈的向蓬莱魔女卷去。这一招正是金鼎娘所学的“天龙鞭法”的精华所在,名为“八方风雨会中州”。当年玉面妖狐就曾仗这一招,打败过许多江湖的好手。

 蓬莱魔女颇为奇怪,心想:“难道她是玉面妖狐的师妹?”当下拂尘一挥,说道:“你的鞭法倒还不错,只可惜功力未够!”蓬莱魔女的“天罡尘式”乃是武林一绝,柔中寓刚,拂尘倒卷出去,隐隐挟着风雷之声!金鼎娘的软鞭,反而给她的拂尘卷住了。

 金鼎娘禁受不起蓬莱魔女的内力,虎口一麻,软鞭登时给她卷去。只听得噼噼啪啪的一连串炒豆似的连珠密响,蓬莱魔女的拂尘抖开,那条软鞭已是断成了十几段!

 宫昭文大吃一惊,冒险冲出“离门”,来救妻子,蓬莱魔女的本领远远在他之上,不过对他的惊神笔法却也不敢小视,当下反手一剑,解开了他双笔点穴的招数,身形一展,踏进巽门,拂尘仍然向金鼎娘罩下。

 金鼎娘双掌齐发,这一次却是用的家传本领──“阴阳五行掌”的功夫,左掌发出一股热风,右掌却是一团冷气,她的功夫不过是五成火候,当然伤不了蓬莱魔女,不过却也荡开了她的拂尘。

 蓬莱魔女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是祁连老怪的女儿。你的父亲作恶多端,身遭惨死。你可不能再蹈他的复辙了。”蓬莱魔女念在金鼎娘年纪轻轻,这身武功得来不易,因此,她本来是要连续使出三招杀手的,只使了一招,后两招便即缓发。

 宫昭文叫道:“退入离门,倒转阵势!”这“七煞阵”是按着“八卦”的方位布阵的,其中“离门”乃是生门,金鼎娘退入了“离门”,玳瑁跟着追来,已给旁边两个大内高手挡着。宫昭文接着也退入了“离门”。

 “七煞阵”的阵势必须按照一定的方位转动,宫昭文刚才为了急于救妻,冲出离门,虽然不过交手一招,立即退回,但已乱了阵法。宫昭文要想倒转阵势,困着蓬莱魔女,急切之间,却是不能。

 蓬莱魔女挥尘运剑,立即便闯“离门”,原来她曾经从华谷涵那儿懂得这阵法的秘奥,华谷涵当年在千柳庄吃过这七煞阵的亏,“吃一堑,长一智”,钻研出了破阵的诀窍。“离门”乃是此阵枢纽,蓬莱魔女倘能占据“离门”,这七煞阵便要土崩瓦解。

 此时阵虽然未破,但阵脚已乱,耿照与秦弄玉本来已是被困“死门”的,此时亦已冲了出来,与蓬莱魔女会合。蓬莱魔女懂得破阵的诀窍,不待此阵合围,便即发动攻势。

 蓬莱魔女迳袭“离门”,按照阵势,把守“兑”、“震”两门的人应当从两翼兜上,但因阵脚已乱,一时未能合围,蓬莱魔女身手何等矫捷,身形一掠,已是掠过“震门”。“坎门”的那个卫士蓦地发觉蓬莱魔女到了面前,大吃一惊,慌慌张张的一刀斫去,蓬莱魔女喝声“撒手”!拂尘一绕,缠着刀柄,只是照面一招,就把那人的大刀夺出了手,一挥拂尘,大刀飞入“离门”,宫昭文双笔一架,大刀虽是给他打落,但亦身不由己地连连后退。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已从空档抢入“离门”。

 耿照冲出,一个使狼牙棒的卫士挡着他的去路,蓬莱魔女叫道:“走乾方,转巽位!”耿照依言移形换位,果然不费什么气力就杀了出来。把守“兑门”的那个卫士此时刚好转到他的前面,耿照使出“大摔碑手”,一抓抓着了这卫士的后心,举了起来,一个旋风急舞,将这卫士扔入“离门”,金鼎娘首当其冲,连忙闪避,这卫士给摔个半死,耿照随即也抢入了“离门”。

 “离门”被占,“七煞阵”登时瓦解。金鼎娘慌忙逃跑,迎面碰上玳瑁,金鼎娘一掌拍出,使的是“修罗阴煞功”,金鼎娘的“修罗阴煞功”虽然不过五成火候,但玳瑁已是禁受不起,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刺出去的一剑也就刺了个空。金鼎娘从缺口冲出。宫昭文用“惊神笔法”迫退耿照,秦弄玉一招“玉女投梭”向他后心疾刺,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剑尖刺穿他的衣裳,未伤着他。宫昭文紧跟着妻子,也逃出去了。

 蓬莱魔女忙于破阵,无暇去追。当下将拂尘一甩,大喝道:“今次姑且饶你一命,但也不能让你走得这样容易!”宫昭文的身子刚刚飞过围墙。陡然觉得胁下一麻,就像给利针刺了一下似的。原来是蓬莱魔女飞出一根尘丝,当作梅花针来使。尘丝比梅花针更细,无声无息,但经过了蓬莱魔女的玄功运用,却比梅花针还要厉害。宫昭文给这根尘丝射入了胁下的“愈气穴”,真气一散,轻功登时失灵,从空中摔了下来。幸好是摔在围墙之外,金鼎娘将他背起,慌忙逃跑。

 可怜那五名金宫卫士却是不能逃脱,转瞬间都已中剑倒地,血溅尘埃。玳瑁说道:“可惜走了宫昭文。”蓬莱魔女笑道:“他已给我射着穴道,至少也得养伤半月。金鼎娘必须给他治伤,今晚他们总是不能通风报讯的了。”

 敌人死的死了,逃的逃了,一场血战,归于平静。耿、秦二人与蓬莱魔女见过了礼,耿照道:“柳盟主,你怎么会到我家里来的?难道你有先知之能?”蓬莱魔女道:“我到过你住的那间客店了,上官宝珠和仲少符随后就来。”耿、秦二人听她说了经过,不胜欢喜。

 蓬莱魔女说道:“我也应当给令堂上一炷香。”当下撮土为香,在耿母墓前拜了三拜。耿、秦二人墓旁陪礼。

 行过了礼,蓬莱魔女道:“三年前我路经蓟州,曾到过你的家里探望,那时好像还没有这座坟墓,是你托人营造的吗?”

 耿照道:“我在蓟州并无亲友,而且我身为钦犯,怎敢连累他人?”蓬莱魔女道:“我就是因为这样想,所以觉得奇怪。这么说,是什么人造的坟墓,连你也不知道的了。”耿照叹口气道:“不知是谁甘冒这样大的危险,安葬我的母亲。我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真是惭愧得紧!”

 蓬莱魔女忽地喝道:“谁躲在那儿?”只听得“咕咚”一声,一个人从墙头上跌下来,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大孩子。这面墙是和邻家相连的,墙头野草丛生,耿照没有留意。蓬莱魔女则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见墙头野草无风自动,已知有人隔墙偷窥。

 耿照“啊呀”一声,叫了出来,慌忙过去将这少年扶起,说道:“你不是钟家的小牛儿吗?跌伤了没有?”

 小牛儿双手沾满污泥,拉着耿照咧开嘴说道:“不痛,不痛。耿大哥,你回家了。难为你还记得我小牛儿。”耿照笑道:“原来你们还没有搬走。我怎能不记得你这顽皮的小牛儿呢?”

 这小牛儿是邻家的孩子,小时候很喜欢跟耿照玩的,耿照离家那年,他不过是十岁刚出头的孩子,现在则是长得和耿照差不多一样高的少年了。

 小牛儿道:“耿大哥,你们这一架打得多凶,我,我几乎给吓死了!我听到你的声音,不敢过来帮你,你不怪我吗?”原来他给隔邻打斗的声音惊醒,躲在墙后面偷窥,直到耿照大获全胜之后,才敢露面。

 耿照笑道:“你有这番心事,我已是很感激你了。小牛儿,我问你一桩事情,这坟墓是谁建造的,你可知道?”

 小牛儿道:“是李家哥哥建的,我也有份帮他的手呢。”耿照瞿然一省,说道:“哦,你说的是李大哥李家骏?”

 小牛儿道:“不错。那时候家骏哥就住在我家里,半夜悄悄地带着我爬过来建这坟墓。不过,我可没有做多少事情,只能替他堆堆土,搬搬石头。”

 耿照笑道:“原来是李师兄,我真是糊涂了,早应该想到是他的。”秦弄玉道:“他平时不大说话,好像是很怕事的。我以为他早已跑了,谁知还留在这儿。难得他这样义气,真是令我料想不到。”原来这个李家骏是秦弄玉父亲秦重的弟子,又曾跟耿照的父亲读过书。所以和秦、耿两人都算得是同门。

 耿照叹了口气,对秦弄玉道:“记得那日出事之后,我因为上了玉面妖狐的圈套,错把你当作杀母仇人,上你家去和你理论,在路上碰见李师哥,他正挑着两大箩银子……”秦弄玉插口说道:“那是金虏送来给我爹爹作聘礼的,金虏要请他出山当禁卫军的教头,送来了白银千两黄金百镒,还有其他珠宝绸缎,我爹爹佯作答应,那送礼的官儿一走,他就叫李师哥把银子挑到村里去分派给穷人。其他黄金珠宝则准备以后再到钱庄换掉。想不到你却因此而又起了误会,是吗?”耿照道:“不错。但这事的真相,不久我也就明白了。玉面妖狐偷施暗算,假我的手杀了姨父,那时我几乎失了理智,出村时又碰上了李师哥,这才知道其中原委。我痛不欲生,急急忙忙去追赶你。”这件事耿照早已对秦弄玉说过,秦弄玉道:“过去的事,你还一提再提作甚?”耿照道:“今晚我才知道是李师哥替我母亲建坟,不由得又想起这件旧事来了。但还有一点我未曾告诉你的,李师哥当时还说有件事情要我帮忙,那时我已差不多疯了。赶着去追你,并没有听完他的说话,却不知他要我帮忙的是什么事情。”

 秦弄玉道:“我爹爹的后事也是他料理的,既然他还留在这里,咱们就一同找寻他吧。一来要向他道谢,二来你也可以问他那件事情了。但却不知他是否还住在他以前的家里?”

 小牛儿道:“家骏哥现在做了斩柴的樵夫,每隔三五天一次挑柴到城里来卖,我知道他已经搬到山里住了。”耿照连忙问道:“你可知道所在?”小牛儿道:“我只知道是在北芒山中,但我没有去过。”北芒山绵延百里,山深林密,山中猎户不止千家,要找寻一个隐姓埋名的人,虽然不至于难似“海底捞针”,却也不是一件易事。耿、秦二人有事在身,不能在蓟州久留,听了小牛的话,不觉黯然。

 玳瑁一直在旁静听他们的说话,默不作声。蓬莱魔女眼光一瞥,忽见她眼角有晶莹的泪珠,蓬莱魔女怔了一怔,道:“玳瑁,你怎么啦?”

 玳瑁抹干了眼泪,忽地说道:“耿大哥,你这位李师兄可是信州人氏?”

 耿照诧道:“你怎么知道?”

 玳瑁紧跟着又问:“令堂和令姨父也是信州人氏,对吗?”耿照道:“不错。你──”玳瑁又问:“李家骏大约是十多年前到蓟州来投奔你姨父的,对不对?”耿照更为诧异,说道:“一点不错,你和我的姨父和家骏哥都是相识的吗?”蓬莱魔女如有所悟,忽地问道:“莫非这李家骏就是你要寻找的人?”

 玳瑁道:“不错,这李家骏,他,他正是我失散的表哥。”

 原来玳瑁和李家骏,都是信州人氏,两家乃是中表之亲。玳瑁和他还自小订有婚约。其后遭逢世乱,玳瑁的父母死于兵火之中,和表哥也失散了。那时玳瑁不过七岁,几经辗转,落到一个大户人家做了丫头。后来那大户被绿林好汉抄了家,玳瑁也被救了出来,因那好汉与蓬莱魔女的师父公孙隐相识,公孙隐正要为蓬莱魔女找个女伴,玳瑁这才变成了蓬莱魔女的侍女的。十多年来,玳瑁无时不在思念她的表哥,却苦于无法得到他的消息。她知道李家骏有个远房亲戚叫做秦重,却不知秦重就是耿照的姨父,也不知秦重是搬了家到了蓟州。

 这次玳瑁跟蓬莱魔女下山,为的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可以到各处去打听李家骏的消息。前几天她经过蓟州,曾到故乡探望,故乡相熟的人家早已毁于兵火,成了一片瓦砾了。玳瑁以为是找不着李家骏的了,不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在耿照的家中,却获得了李家骏的确实讯息,知道李家骏不但活在人间,而且还跟秦重练成了一身武艺,是秦弄玉的师兄。玳瑁之喜可想而知。可是在欢喜之中却也担着一重心事,时间紧迫,不知能不能够在北芒山上找得着他?

 蓬莱魔女问明了玳瑁之后,很是替她欢喜,说道:“我到天狼岭赴武士敦之约,无须你陪我去,你可以留下来寻找你的表哥。”

 玳瑁踌躇未决,蓬莱魔女笑道:“隔别了十几年,你怕认不得他了?是么?那也无妨,叫照弟和秦姑娘陪你去吧。天已亮了,咱们可以走了。”

 耿照道:“柳姐姐,你不是说仲少符与上官宝珠也都是要到我家里来的么?”

 蓬莱魔女瞿然一省,说道:“不错。上官宝珠伤病初愈,不能施展轻功。不过,这个时候也应该到了。难道路上又出了什么事情?咦,外面似是有人厮杀!”

 众人赶忙出去,一看,只见大门之外,仲少符和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正在恶斗。那个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所要找寻的李家骏!

 原来李家骏这天早上来找小牛儿,恰巧在耿家的大门前碰上了仲少符与上官宝珠。李家骏看见两个陌生的人要进耿家,只道他们是金廷的鹰犬,便即盘问他们的来历。仲少符焉肯对他实说,同样的也是怀疑李家骏是金廷鹰犬。双方一言不合,动手就打起来。

 仲少符剑法精妙,李家骏则胜在气力沉雄,刀法也很不弱,双方旗鼓相当,打得难分难解。

 蓬莱魔女等人出来之时,仲少符正使到一招“斗转星横”,倒转剑锋,自下而上斜剖李家骏的小腹,剑尖指向他胸口的“璇玑穴”,剑柄撞向他胁下的“愈气穴”,一招三式,同时攻向对方的三处要害,这是四空上人所传的佛门“伏魔剑法”中一招最精妙的招数,当真是厉害无比!李家骏喝道:“好狠!”他的招数不及仲少符的精妙,百忙中不知如何破解,只好“以力降巧”,“呼”的一刀硬劈过去。仲少符的气力不及他,这一下各打各的,眼看就要两败俱伤。

 上官宝珠大吃一惊,生怕仲少符被快刀劈中,难免性命之忧,急切间不假思索,一蓬梅花针射了出去。她的梅花针是淬过毒的。

 这一边玳瑁也是不由得吓得尖叫起来,想要跑过去把李家骏拉开,已是来不及了。

 幸亏蓬莱魔女身手矫捷,来得正是合时,只见她拂尘一展,快如闪电,把那一蓬毒针拂得零星四散,没有一枚射到李家骏的身上。

 上官宝珠怔了一怔,叫道:“柳姐姐,你──”蓬莱魔女微微一笑,说道:“都是自己人,这位李兄是耿照的师哥。”耿照也上前说道:“师哥,你还记得小弟从前的邻居仲老伯吗?他就是仲家的小弟弟。”李家骏“啊呀”一声叫了起来,说道:“真是料想不到,耿贤弟你回来了,还有仲家小弟弟也一同回来了,这不是做梦吧?”仲家父子搬离蓟州之时,李家骏刚到蓟州投奔秦重,他和仲家父子只见过两次面,那时仲少符年纪很小,只有几岁,隔别了这许多年,彼此都不认得了。

 耿照道:“青天白日,怎会是做梦?还有更巧的事情呢,你瞧瞧,这位姑娘是谁?”

 李家骏听得玳瑁刚才那声尖叫,对她已是留心,只觉这女子十分眼熟,心中自然而然的似有亲人的感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寻思:“她是谁呢,为什么对我这样关心?”

 玳瑁心中酸痛,说道:“骏哥,你连我也不认得了么,我是──”名字未曾说出口,李家骏已是“啊呀”一声叫了出来,立即冲上前去,紧紧地握着玳瑁的双手,叫道:“玳瑁,你、你还活在人间!你长得这么高了!”他们是从小订婚的,李家骏长玳瑁三岁,被乱兵冲散之时,李家骏已有十岁,玳瑁不过七岁,俗语说“黄毛丫头十八变”,李家骏怎想得到眼前这个标致的女子就是自己从前那个“乳臭未干”的未婚妻?而且他们是被乱兵冲散的,一个稚龄女子在那样兵荒马乱的年头与家人失散,生存的机会实是微乎其微。故此李家骏虽然念念不忘“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却不敢对她的生还抱着希望。

 正因为李家骏以为玳瑁早已不在人间,故此他虽觉似曾相识,却做梦也想不到是她。

 劫后相逢,浑如一梦。两人喜极忘形,感极而泣,顾不得是在众人面前,不知不觉地便紧紧相拥了。蓬莱魔女笑吟吟道:“乱世姻缘,每多奇遇。这正是:历劫了无生死念,经霜方显傲寒心。冬风尽折花千树,尚有幽香放上林。玳瑁妹子,我真是替你们高兴!”

 玳瑁瞿然一省,说道:“骏哥,你是来给师母扫墓的吧?”李家骏道:“不错,我是来找小牛儿一同去给师母扫墓的。你知道照弟的家已被官府封了,我不能从大门进去,每次都是从小牛儿那边逾墙潜入的。”玳瑁道:“小牛儿也正在墓园里呢,咱们都进去吧,你和照弟已有五年不见,你们两师兄弟也应该谈谈了。”

 众人逾墙而入,重回墓园。李家骏在耿母墓前行了礼,耿照答谢师兄代营母墓的大恩,便问李家骏道:“当年我走得匆忙,你好像有件事情要和我说,是么?”

 李家骏笑道:“不只一件,是有两件事情要和你交代的。”耿照道:“哪两件事情?”李家骏道:“第一件是有一百两金子要交给你。”耿照怔了一怔,随即恍然大悟道:“哦,可就是金虏送来给我姨父的那一百两金子?”李家骏道:“正是。金虏送来的有白银千两,黄金百镒。银子我已经散给村里的穷人了,金子我却是不便拿到城里兑换。那天师父本来是叫我拿给你处置的,如今还藏在山上。”耿照苦笑道:“如今我已是在江湖飘泊之人,我既不能在蓟州久留,将它分给穷人,我要这黄金复有何用?”

 玳瑁笑道:“不,还是有用的,宋金刚的那支义军正缺军饷,这百镒黄金,给了他们,用处可就大啦!”

 耿照道:“第二件事又是什么?”

 李家骏道:“师父生前,曾秘密结交各方反金的志士,本来是想联络好了,就起义的。只因发生了那件意外之事,那天他匆匆要走,将一纸名单交了给我,上面就是那些志士的姓名和地址,也是要我送给你保管的。这张名单,如今也还在我那儿。”

 耿照大为后悔,说道:“原来姨父也是如此苦心孤诣,可叹我当年还误会了他。”秦弄玉道:“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李家骏道:“那是师父因为你年纪较小,平时闲话家常,就无谓说了。他也是那天临走之时,才付托与我和照弟的。”

 蓬莱魔女道:“我们正要联结各方抗金的志士,这张名单很有用处。好,照弟你就跟你的师兄回去一趟吧。”

 蓬莱魔女接着说道:“近来局势虽然较为平静,但祁连山那边仍是随时可能有战事发生的,你们在这里的事情办妥之后,立即到祁连山去。天狼岭之约,我独自赴会,你们不用去了。”

 上官宝珠说道:“柳女侠,我想跟你到天狼岭去,你肯要我作伴吗?”蓬莱魔女知道她是想向自己探询身世之秘,只怕有些说话是不便当众说的,于是说道:“好吧,只是如此一来,你和仲少符可要暂时分手了。仲少侠,你放心得下吗?”蓬莱魔女早已看出他们是对情侣。

 仲少符面上一红,说道:“宝珠姐姐有盟主照顾,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耿照笑道:“反正盟主赴了天狼岭之约也就要到祁连山的,暂时分手也不过是几天而已。”

 李家骏道:“小牛儿,你们恐怕也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小牛儿道:“我正想和你说呢,你可肯带我出去?”李家骏道:“你先和家人商量,搬出了城再说。”耿照道:“这样吧,你安顿了家人之后,就动身到祁连山去,路上一定可以碰见义军的。你说出我的名字,义军会收留你的。这里五十两银子,给你路上使用。”小牛儿道:“要不了这许多。”耿照说道:“我知道你的家境并不怎么宽裕,我连累你们不能在此安居,这点银子你们搬家也要用的。”小牛儿十分感激,说道:“耿大哥,难为你为我想得这样周到。”拿了银子,便爬过围墙去了。

 此时天已大亮,蓬莱魔女等人计议已定,离开了耿家,出了蓟州城,便即分道扬镳。耿照、秦弄玉、李家骏、玳瑁和仲少符五人随李家骏上北芒山取那名单与金子;蓬莱魔女带了上官宝珠往天狼岭赴武士敦之约。

 路上蓬莱魔女才有余暇和上官宝珠说起她与青灵子相遇之事,上官宝珠从耿照口中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此时听了蓬莱魔女所说的全部事实,心中更多疑惑,对于青灵子临终之际的遗言,也是极为感动。

 蓬莱魔女道:“我有一事未明,你何以不相信青灵子是你爹爹。”

 上官宝珠道:“不是不相信。只因我听得妈妈说过,我爹爹是遁迹海外,还在人间的。却不知我爹爹和那位青灵子前辈是否就是同一个人?听说青灵子前辈给了你半面破镜──”

 蓬莱魔女道:“不错。现在就交给你吧。”上官宝珠接过那半面破镜子仔细一瞧,果然是和她小时候在母亲妆台所见的那半面破镜相同。

 蓬莱魔女道:“令尊本来是要我将这半面镜子送还你的母亲的,如今给了你,你将来回山之时,就可以问个明白了。”

 上官宝珠道:“此去天狼岭须得几天工夫?”蓬莱魔女道:“你的轻功现在已恢复了五成,过两天就会完全恢复了。以咱们的脚程而论,到天狼岭去,依我看走个十天八天大约也可以到了。”

 上官宝珠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说不定咱们到了天狼岭就可以见着我的母亲了,用不着我再回去灵鹫山啦。到灵鹫山打个来回,至少也得半年呢。”

 蓬莱魔女诧道:“哦,你的母亲也要到天狼岭么?”

 上官宝珠道:“柳姐姐,你大约还未知道,神驼太乙和公孙奇就是躲在天狼岭上。”

 蓬莱魔女本来亦是有此怀疑,如今从上官宝珠口中得到了证实,怔了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令堂将有天狼岭之行敢情就是与此事有关?”

 上官宝珠道:“神驼太乙与我的师叔猛鹫上人相交颇厚,猛鹫师叔得知他们躲在天狼岭上的消息,曾派遣麻大哈去寻访他们。那时麻大哈和我还未翻脸,他瞒着师父,私自带了我去。猛鹫师叔其实是在觊觎公孙奇那两大毒功,所以才叫麻大哈先去打探他们的住址。他是准备在得到确实的消息之后,就要跟着去轧上一脚的。”

 蓬莱魔女道:“你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母亲了?”

 上官宝珠道:“不错,这样一件大事,我当然是不敢瞒着妈的。妈和师叔一向是面和心不和,各怀心病的。妈要我打听到确实消息之后,立即回去告诉她。妈也是想取得公孙奇那两大毒功。”

 蓬莱魔女叹了口气,说道:“原来还有如此这般复杂的勾心斗角情事,桑家那两大毒功真是害人不浅!”

 上官宝珠面上一红,道:“妈是怕师叔得到那两大毒功,我们这一支就难免要受师叔所制,所以不得不参加争夺。”其实上官宝珠的母亲青灵师太乃是一个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她擅于使毒,对桑家那两大毒功慕名已久,即使不是为了同门之争,她也是要想取得那两大毒功的。

 上官宝珠接着说道:“我离山已有数月,妈见我久不归来,一定会到天狼岭找我的。”

 蓬莱魔女道:“这么说,你们是已经到过天狼岭的了。可曾见着武帮主么?”

 上官宝珠道:“不但见着,而且我还多亏武帮主和云紫烟女侠救了我的一命。可惜那时我还在受着麻大哈的欺骗,对武帮主怀着敌意,他救了我的命,我却不肯听他的善言。”

 当下上官宝珠将她在两个月前在天狼岭的遭遇一一告诉了蓬莱魔女。蓬莱魔女这才知道猛鹫上人早已到过天狼岭,同时也知道武士敦约她赴会的原因了。正是:

 破镜难圆遗恨在,天狼岭上探奇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