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回 坟碑知是何人立 客舍难堪故侣来

 秦弄玉打了一个寒噤,喝道:“你是谁?”她提高了声音喝问,其实是给自己壮胆,声音已是不禁有点抖颤。

 那女子阴恻恻地说道:“我是索命无常,嘿,嘿,你抢了清波的情郎,她变成了野鬼游魂,无依无伴,要我勾了你的魂去和她作伴的。”声到人到,喇的一鞭就向秦弄玉打来!秦弄玉使了一招“长河落日”,青钢剑划了一道圆弧,圈削对方的长鞭。这一招剑法本来极是精妙,可惜秦弄玉惊魂未定,剑势圈得不圆,劲道也嫌不足,那女子软鞭一抖,一招“毒蛇吐信”,钻出了她的剑光圈子,“嗤”的一声,将秦弄玉的衣襟下摆撕去了一幅。这还是秦弄玉用家传的“蹑云步法”闪避得宜,这才侥幸没有伤在她的鞭下。

 耿照大怒道:“装神弄鬼,你想吓谁?哼,就算你是玉面妖狐复生,也得吃我一剑!”那女子“哎哟”一声叫道:“想不到你这样狠心!不管怎样,清波姐姐对你总是付出过真情的。俗语说:一死百了。清波姐姐因你而死,你居然还是不肯饶她?哼,我也要为她抱不平了!说不得只好请你去陪她啦!”

 这女子鬼话连篇,可是她口中胡言乱语,手上鞭法却是丝毫不乱。耿照的连环三剑竟给她用“回风扫柳”的鞭法连消带打,反攻过来。玉面妖狐生前最擅使鞭,曾胜过“四霸天”中号称“北神鞭”的北宫黝,在武林中号称一绝。耿照此时见了这女子的鞭法,不禁吃了一惊,心道:“这妖女扮作玉面妖狐的家数,可真是有点邪门!好在我是绝不相信鬼神的,否则还真会当她是玉面妖狐借尸还魂呢!”

 耿照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若再歪缠,可休怪我宝剑无情!”那女子噗嗤一声笑道:“你本来就是负心汉子,不用我说也知道你是无情的了。我替清波姐姐向你索命,你要知道我是谁,到黄泉路问她去吧!”耿照怒道:“你一再戏弄,你当我是怕了你么?好,且看是谁索了谁的命?”使出了“大衍八式”中的一招剑式“星海浮槎”,剑光似匹练般的向前卷去,力透剑尖,“喀嚓”一声,把这女子的鞭梢削去了一段。这女子也真了得,鞭梢被削,居然能够还招,以攻为守地虚晃一招,引开耿照的眼神,倒纵出三丈开外。

 秦弄玉已经看清楚了这女子只是扮作玉面妖狐生前的模样吓人,惊魂已定,追上前来,喝道:“你是玉面妖狐的什么人,不说明白,就想跑么?”说时迟那时快,耿照亦已赶上,双剑合璧,前后夹攻,截了这女子的退路。

 这女子哈哈一笑,说道:“谁说我想跑了?好呀,你们夫妻联手,难道我就没人么?”

 这女子笑声未绝,墙头上突然现出幢幢黑影,一个个捷如鹰隼地扑来,霎忽之间,已把耿、秦二人围在当中。为首的一人接声笑道:“鼎娘,你这场戏演得精彩极了!但也应该到了煞科的时候啦!”耿照定睛一看,认得这人是柳元甲的大弟子宫昭文。

 原来宫昭文早已做了金宫的侍卫,这女子名叫金鼎娘,是祁连老怪金超岳的女儿。金超岳曾经当过金国的国师,而玉面妖狐则是金主御封的“郡主”,在金宫的时候,她和金超岳的女儿是常在一起的。她们二人经常切磋武功,故此金鼎娘懂得玉面妖狐的武功家数。不过玉面妖狐多在外面活动,而金鼎娘则一直是躲在宫中,是以不为江湖中人所知。

 玉面妖狐与金超岳相继死后,金鼎娘嫁了宫昭文,夫妇同为金廷效力。这次是金鼎娘第一次随丈夫出来“办案”,除了他们夫妇之外,还有五名金宫侍卫。他们最初的目标本来是追踪仲少符,后来追到了将近蓟州之时发现了耿照,耿照是金廷钦犯,比仲少符重要得多,他们当然是要转移目标了。但他们是跟在后面追踪的,耿照这一行人早些时候进了城,在一个横街冷巷的小客店投宿,待到他们也进了城,追踪的线索已断。

 蓟州是个大城,大大小小的客店少说也有几百间,要遍搜所有的客店实是不易。宫昭文颇富智计,料想耿照到了蓟州,定然会回家一看,于是先到耿家埋伏,果然给他料着。

 宫昭文等人一到,立即把耿照和秦弄玉包围起来。金鼎娘阴恻恻地笑道:“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嘿,嘿,你们现在想逃跑也跑不成啦!”耿照大怒,一招“白虹贯日”,长剑刺胸,便下杀手。这一招是“大衍八式”中最凌厉的招数,耿照用上了内家真力,力贯剑尖,一剑刺出嗡嗡作响。

 金鼎娘不敢硬接,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纵避开,笑道:“当真要拼命呀?别忙,别忙,清波姐姐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你总可以赶得上和她相会的。”

 宫昭文喝道:“姓耿的小子休要逞能!”判官笔左右一分,左点期门穴,右点白海穴。宫昭文是柳元甲的大弟子,已得乃师衣钵之传,这一“惊神笔法”使得精妙之极。耿照不敢轻敌,用足内力,倏地变招,变为“横云断峰”的招数削出。

 当的一声,火花四溅。宫昭文左手的判官笔和耿照的宝剑碰个正着,判官笔损了一个缺口。

 但他右手的判官笔则几乎是擦着耿照的肩膊刺了过去,笔尖挑破了耿照的衣裳。两人都是晃了一晃,耿照也不禁大吃一惊。

 双方见面一招,各有惊险,当真可以说得是旗鼓相当,功力悉敌。但宫昭文的判官笔被耿照的宝剑削了一个缺口,却是稍稍吃亏。

 宫昭文大喝道:“布七煞阵!”和他同来的那五个侍卫已是各自站好位置,加上宫昭文和金鼎娘,七个人用七种不同的兵器,从七个不同的方位,同时向耿照与秦弄玉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秦弄玉的“蹑云剑法”,以飘忽见长,虚实莫测,她觑准了一个使护手钩的汉子,一招“玉女投梭”刺去,剑到中途,剑锋倏地一转,又指向了一个使链子锤的汉子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的剑招,使得出神入化,受她攻击的这两个汉子本来最少有一个要中剑的,不料一剑刺出,阵势已转,另外两名侍卫从秦弄玉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登时化解了她这一招“玉女投梭”,原来那两个汉子已是绕到了她的两侧,要不是耿照给她荡开那双钩一锤,秦弄玉就非但伤不了对方,反而要给对方所伤了。

 原来这“七煞阵”是柳元甲的镇山之宝,他门下诸弟子中只有大弟子宫昭文会这阵法。“七煞阵”按着“八卦”方位布置,即坎、离、兑、震、巽、乾、坤、艮八门,其中离门乃是“生门”,“震门”乃是“死门”。己方七人占着七门,只把“死门”空出来让给敌人。敌人一被迫进死门,不懂阵法奥妙,那就是万难脱身的了。

 以耿照和秦弄玉的本领,对付宫昭文夫妇,至多不过是略占上风而已,加上了另外五名侍卫,他们已是难以抵挡,更何况宫昭文又布下了如此狠毒的阵势,不消片刻,耿、秦二人已被困入“死门”。

 耿照咬牙道:“好,姓宫的,我和你们拼啦!”与秦弄玉背靠着背,拼死力战,对付四面八方轮流攻来的敌人。幸在耿、秦二人配合得宜,而那五名侍卫则是宫昭文临时训练的,对“七煞阵”的运用尚未十分纯熟,是以耿照虽被困入“死门”,暂时间还可支持,不过形势也是越来越为凶险了!

 此时已是残星月灭的五更时分,耿照心中一动,想道:“我和仲弟说好,五更时分就回去的。他等不见我们回去,不知有多心焦呢!他们会不会到这儿来找我呢?”仲少符本领不弱,若他来到,自然是个很好的帮手。上官宝珠的病情也是在好转之中的,昨日已经恢复了四五分,过了一晚,想来已经可以行动如常。上官宝珠擅于使用暗器,即使功力未曾复原,不能与敌人动手过招,但凭着她那各式各样古怪的暗器,若然到来,也是一个很好的帮手。不过这七煞阵实在太厉害,他们到来。是否便能反败为胜,耿照亦无把握。故此耿照心情甚为矛盾,又盼他们来,又希望他们能够避开。

 耿照在家中遇险,盼望仲少符,他哪里知道,仲少符在客店中也遭遇了危险,同样的在盼望他回去解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耿照这边,暂且按下,先说一说仲少符在那客店中的遭遇。

 且说耿、秦二人走后,仲少符独自待在房中,心头噗噗乱跳。上官宝珠“噗嗤”笑道:“仲弟,你怎么不说话呀?”仲少符道:“你好好睡一觉吧,咱们说话的时候多着呢。”上官宝珠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你怎能说得那样肯定,说不定明天我就和你分手了呢?”仲少符道:“你不会的。”上官宝珠笑道:“你怎么知道?”仲少符道:“如果你要与我分手,你早就可以跟你师兄走了。”

 上官宝珠芳心荡漾,说道:“别提他了。仲弟,你过来。”仲少符问道:“上官姐姐,你要什么?”上官宝珠道:“倒杯茶我喝。”仲少符想要擦燃火石,上官宝珠道:“不可点灯。”仲少符蓦地省起,点着了灯,倘若给店中的旅客或是伙计,发现他是在上官宝珠的房中,孤男寡女,谁能相信他们不欺暗室?这嫌疑只怕跳到黄河里去也洗不清!仲少符脸皮发烧,连忙把火石收起,摸到了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上官宝珠。黑暗中两人的手碰着了,仲少符道:“上官姐姐,你的手心好像发烫。”上官宝珠道:“是么?不过我自己觉得我的病已经是好了。”仲少符道:“还是好好保重才是,时候不早了,你睡吧。”

 上官宝珠道:“我不想睡。但是我却想问你……”仲少符道:“问什么?”上官宝珠说道:“仲弟,秦姐姐在路上和你说了些什么来着?”仲少符道:“没什么呀,你以为她和我说了什么话?”

 上官宝珠默不作声,仲少符想起秦弄玉说要给他做媒的话,脸上更热辣,心跳也更加快了,不觉问她道:“今晚你一直没有睡过么?”上官宝珠道:“没有。”仲少符道:“那么秦姐姐和你又说了些什么来了?”上官宝珠学他刚才的口吻道:“没什么呀,你以为她和我说了些什么话了?”

 仲少符也是默不作声,半晌,涩声说道:“上官姐姐,你还是睡吧。你听,已经打四更了。”

 仲少符背转了身子,守在门口,心事如麻,不知不觉便听得五更鼓响,上官宝珠翻了个身,幽幽地叹了口气,仲少符回头道:“你还没睡?”上官宝珠道:“我睡不着。”仲少符道:“呀,天都快亮了,你还在想些什么心事?”上官宝珠道:“我是在想,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仲少符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在想着你的师兄呢。不用担心,耿大哥说过天亮之前回来那就一定回来的。嗯,你听,这不是他们回来了吗?”

 话犹未了,只听得“乓”的一声,房门已被踢开,有个人冲了进来,张口就骂:“你们这两个狗男女干的好事!”仲少符大吃一惊,一股劲风已是迎面扑来!

 仲少符不愧是名家弟子,猝然遇袭,虽惊不乱,一招“见龙在田”,双掌一挡,把对方那股金刚猛扑的掌力化开,这才知道是麻大哈。

 麻大哈使的是大力金刚掌,火候未到,猛而不纯,被仲少符这么一牵一带,掌力打不到对方身上,自己却反而煞不住猛扑之势,向前一冲,险些跌倒。仲少符用的是以柔克刚的上乘掌法,可惜功力也嫌不够,虽然化解了麻大哈的七成力道,本身仍是不禁晃了两晃。否则他若趁势追击,早就可以把麻大哈击倒。

 上官宝珠几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一惊之后,气上心头,立即回骂:“麻大哈,你这才是狗嘴里不长象牙!”

 仲少符刚稳住身形,正要过去保护上官宝珠,忽觉劲风飒然,又是一条黑影窜了进来,冷冷说道:“麻师弟,我来收拾这个小子。至于怎样处置那个丫头,那就是你的事了!”这人是猛鹫上人的掌门大弟子,麻大哈的师兄古云飞。

 麻大哈妒火如焚,嘿、嘿、嘿的冷笑几声,就向上官宝珠走去。

 上官宝珠又是伤心,又是气愤,说道:“麻大哈,你也来欺负我了?”麻大哈冷笑道:“你和这小子干的好事!哼,你既无情,焉能怪我无义?”上官宝珠气得声音打颤,说道:“好呀,麻大哈,现在我才算认识你了!我危难之时,你不理我。如今我受了伤,人家好心的照料我,你却反而含血喷人!你说的还是人话吗?”麻大哈冷冷说道:“你骂够了没有,乖乖地跟我走吧!”说话之时,已是走到床前,一手向上官宝珠抓去。

 黑暗中忽见金光一闪,上官宝珠斥道:“滚开,要我跟你,今生休想!”金光耀眼,好像一条彩色斑斓的长蛇突然从床上窜了出来。原来这是上官宝珠的一件独门暗器,名为“金蛇带”,是一条三尺多长,用金属制成的蛇形带子,带上有毒,打到人的身上,可以令人浑身发痒,四肢无力。

 麻大哈以为上官宝珠病倒床上,已是失掉了抵抗能力的,这一下奇袭,倒是颇出他意料之外。此时麻大哈正弯着腰向她打来,上官宝珠的“金蛇带”若是打他面门,非中不可。可是上官宝珠念着青梅竹马的交情,“金蛇带”打着他的面门,只恐把他的眼睛弄瞎,于是把“金蛇带”上扬之势改为下卷,改打他的脉门。

 麻大哈身手不弱,上官宝珠这么略一迟疑,变招打出,可就给了他反攻的机会了。说时迟,那时快,麻大哈已是把手缩进袖管,长袖一挥,卷着了上官宝珠的“金蛇带”。上官宝珠病后乏力,“金蛇带”反而给他夺了过去。

 麻大哈冷笑说道:“好狠呀,你这贱人!”他非但不感激上官宝珠手下留情,反而破口大骂。上官宝珠拔出了柳叶刀,喝道:“麻大哈,是你迫我和你动手,从今之后咱们恩断义绝!”刀头上发出蓝湛湛的光华,麻大哈知道这是一把毒刀,上官宝珠拼了命向他斫来,麻大哈不敢空手夺刀,侧身一闪,上官宝珠从床上跳起,穿窗而出,她想引开麻大哈,好让仲少符单独对古云飞,那就有较多的机会可以逃走了。

 上官宝珠的轻功比麻大哈高许多,若在平时,她是一定可以跑得掉的。但此际她功力未复,轻功已是大打折扣,麻大哈跟踪追出,一记劈空掌向她打去,上官宝珠刚刚跳出院子,脚尖沾地,那股劈空掌力已打到她的身上。上官宝珠晃了两晃,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强自支持,这才没有跌倒,麻大哈已经追上她了。

 上官宝珠喝道:“麻大哈,你敢伤我,我妈不杀了你才怪!”上官宝珠的母亲是青灵派北支掌门,手段毒辣,武林知名,连麻大哈的师父猛鹫上人也要怕她几分的。麻大哈一见上官宝珠口吐鲜血,心里不禁一惊,第二掌就不敢再打下去。

 麻大哈不敢再使金刚掌力,改用擒拿手法来斗上官宝珠。上官宝珠发了狠,一口刀乱劈乱斫,她这口乃是毒刀,麻大哈不无顾忌,急切间竟是夺不下她的兵刃。但上官宝珠想要跑出这间客店,也是不能。她在受伤之后,轻功根本就不能施展,不到三丈高的屋顶也跳不上去了。

 上官宝珠本来想引开麻大哈,力不从心,大为着急,只能希望仲少符赶快逃跑。心念未已,只听得“呼”的一声,仲少符从窗口跳了出来,可是仲少符却并没逃跑,他是来解上官宝珠之危的。

 仲少符一剑向麻大哈背心刺去,麻大哈一跳闪开,冷笑说道:“好呀,你们两个倒是同一条心,居然联手来对付我了。”说话之间,古云飞亦已追了出来,判官笔点向仲少符背心的“风府穴”。这是人身死穴之一,仲少符不能不回身招架。麻大哈立即反扑。

 上官宝珠叫道:“符弟,你快跑吧。他不敢把我怎样的。”仲少符道:“不,咱们生则同生,死则同死!”奋力一剑,荡开古云飞的判官笔,但背脊却着了麻大哈的一抓,衣裳碎裂,登时起了五道血痕。幸而未抓伤他的琵琶骨,否则更是不堪设想。

 麻大哈妒火攻心,又气又怒,纵声大笑道:“你们想做同命鸳鸯么,我偏叫你们不能如愿!”麻大哈刚才来的时候,因为想要活捉上官宝珠,故此没有动用兵器,他的那根铁杖,是插在院子里一棵槐树旁边的。此时麻大哈拔起了铁杖,如疯似狂的就向仲少符猛击。

 仲少符单独对付古云飞已是感到吃力,怎禁得起麻大哈又来夹攻,不过数招,已是险象环生。仲少符拼着豁了性命,奋力死战。古云飞笑道:“师弟,这小子是师父要拿去给尊胜法王当作见面礼的呵,你可不要把他打死了。”麻大哈咬牙道:“除非他立即弃剑投降,还得乖乖地给我磕上三个响头,否则我也顾不了这许多了!哼,管他是死是活!”仲少符大怒道:“放你的屁!大丈夫宁死不辱,死则死耳,岂能屈膝投降?”唰唰两剑,狠狠地向麻大哈反击,可惜力不从心,都给麻大哈架开,还险些给古云飞点着了他的穴道。

 上官宝珠与仲少符相处时日虽然不多,却已深知他的性格,他说了要与自己共死同生,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劝他逃走的了。上官宝珠又是感激又是焦急,终于把心一横,说道:“好,人生得一知己,同死何憾!”于是也拼着豁出了性命,一口毒刀盘旋飞舞,狠攻麻大哈。她虽是气力不济,但凭着毒刀,麻大哈也不能不顾忌几分,在她牵制之下,麻大哈不能全力攻击仲少符,仲少符所受的压力略减,又可以勉强支持了。正是:

 甘作鸳鸯同命死,人生知己最难求。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