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回 大漠称雄来汗使 金京争胜打擂台

 呼韩邪喝声:“好!”双掌如环,一分一合,使出了一招极厉害的大擒拿手法,也是在同一招之间,遍袭武林天骄七处关节要穴!武林天骄衣袂飘飘,俨如蜻蜓点水,海燕掠波,一飘一闪之间,早已是移步换招,化解了对方的强攻,中指仍然对准呼韩邪的“愈气穴”。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合即分,稍沾即退,招数都没有使老,以免为对方所算。但彼此乘暇抵隙,却是比硬碰硬接的蛮打凶险得多。武林天骄占了先手之利,着着抢攻。呼韩邪见招化招,见式解式,虽不至于只有招架之功,但也给武林天骄迫得他不住退守。

 转眼之间过了二十多招,呼韩邪兀是未能扳成平手。武林天骄的“惊神指法”越出越妙,也越来越狠,所指之处,不是死穴,便是残穴。呼韩邪沉住了气应付,可是心中亦不由得暗暗吃惊。心想:“此人分明想伤我性命。哪里是‘点到即止’的比武?我可不能有丝毫大意了!”呼韩邪在吃惊之中,又觉得奇怪,心想:“他的态度何以一变如斯?刚才他初上台之时,本来有机会伤我的,他却并不偏袒任何一方,替我们化解,如今却又这样的性命相扑,是何道理?嗯,莫非是受了完颜长之的暗示?”想至此处,不禁向完颜长之怒目而视。

 呼韩邪哪里知道,这并不是武林天骄的态度有所变更,而正是他的光明磊落之处。当呼韩邪和完颜长之刚才各以内力相拼之时,不错,武林天骄是可以暗算他的,但武林天骄乃是明人不做暗事,他谨守着侠义道的规矩,故此替他们二人化解,并不暗助完颜长之。到了他和呼韩邪直接交手之时,这就不同了。此时他已把呼韩邪当作死敌,当然是手下绝不留情,招招性命相扑了。

 完颜长之此时还未躲入后台,正在台边观战。呼韩邪向他怒目而视,完颜长之也是不禁又是吃惊,又是诧异。

 完颜长之心中隐隐起疑,要知他和武林天骄本来是很熟的朋友,当武林天骄还是“檀贝子”的时候,他们是常相往还的。武林天骄说话的声音,尽管是捏着嗓子,也还是不能完全改变的。当时完颜长之已经觉得这个声音好熟,不过急切间想不起来;如今一看了武林天骄使出的功夫,完颜长之登时就恍然大悟了。

 完颜长之的“惊神指法”是从“穴道铜人”图解中学来的,但他学得并不完全,后来那十三篇图解给柳元宗盗去了。当年金主完颜亮招集金国的一流高手,钻研穴道铜人的图解,武林天骄也是其中之一。完颜长之知道武林天骄比他领悟得多,而后来武林天骄又得到柳元宗的传授,十三篇图解都已学会。故此完颜长之一见武林天骄的指法比他高明,也就知道他是谁了。

 完颜长之认出了武林天骄,这一惊非同小可,心里想道:“想不到檀羽冲这么大胆,竟然敢来比武!糟糕,他若是伤了蒙古使者,这可就要闯出了大祸来,连我也受他牵累了。”完颜长之心情矛盾,极感为难。一方面他也是受不了蒙古人的气焰,希望有人出来给金国的武士挣个面子,出一口气,但另一方面,他更害怕武林天骄“闯出大祸”,连累于他。

 完颜长之正自忐忑不安,忽地又发觉呼韩邪向他怒目而视,完颜长之更是恐慌,心想:“檀羽冲丝毫不让,招招都是杀手。这哪里是比武,简直是性命相扑的决战了。呼韩邪向我怒目而视,一定以为是我授意他的,岂知我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完颜长之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看得出武林天骄已是逐渐取得上风,呼韩邪本领不凡,暂时还能招架,但久战下去,只怕终归是避不开武林天骄的杀手。“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出来,好让呼韩邪下台。”完颜长之心想。可是急切之间,他又哪里能想得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檀世英也在后台角门观战,他悄悄使了个眼色,请完颜长之过来,和完颜长之咬耳朵说道:“完颜将军,情形似乎有点不对。这个人,这个人好像是我的堂兄。”完颜长之道:“不错,他正是檀贝子。”话出之后,方才想起,如今已是檀世英做了“贝子”了。

 檀世英面上一红,说道:“我并非想谋他贝子之位,但他是国之逆臣,家之逆子,这次来打擂台,分明是包藏祸心,图谋不轨。此人若不早除,你我的锦绣前程,都给他断送。”

 完颜长之怦然心动,说道:“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停止这场比武,檀贝子,你有什么主意?”檀世英道:“你喝他住手,咱们暂且当作不认识他,诱他进到后台,咱们乱刀将他宰了。”

 完颜长之道:“要是他不肯住手,那又如何?”

 檀世英道:“你出去把他们分开。你的武功在他之上,他若是不肯依从,你在他的背后给他一掌,一样可以令他毙命。”

 檀世英说完颜长之的武功在武林天骄之上,这当然是奉承的说话,完颜长之自己明白,他现在的本领已是比不上武林天骄的了。

 但檀世英的办法倒是可以行得通的,他若然肯偷袭武林天骄的话,那就等于是和呼韩邪联合起来对付武林天骄,武林天骄双拳难敌四手,纵然避得开他的偷袭,也避不开呼韩邪的杀手,一定会丧生在他们的手下。

 但完颜长之毕竟是大将身份,檀世英要他做这样卑鄙的勾当,他一时还是决断不下的。

 一来武林天骄于他有救命之恩,刚才他与呼韩邪比拼内力之时,本来是要两败俱亡的,全靠武林天骄给他们化解了这场灾祸。倘若他出手偷袭,杀了武林天骄,这岂不是恩将仇报吗?二来更令他为难的是,蒙古与金如同敌国,他若帮忙敌人杀了本国武士所崇拜的“武林天骄”,这就要比“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还要严重,有失金国的体面还不打紧,只怕自己的手下也要不齿他的所为!手下离心,那时只怕这御林军统领的宝座也坐不稳了。

 正因为完颜长之有这许多顾虑,所以心中还是七上八落,一时决断不下。檀世英催促他说道:“完颜将军,不早下手,后悔不及!”完颜长之低声说道:“我且再看一看。”

 这一看只见擂台上的形势又已有变。呼韩邪突然采取攻势,双臂箕张,窜起一丈多高,一招“鹰击长空”,猛扑下来。四掌相交,声如擂鼓。武林天骄身形一晃,以脚跟为轴,转了一圈,这才消解了他的这股猛劲。呼韩邪如影随形,跟踪扑到,着着抢攻。完颜长之心里暗暗欢喜,想道:“呼韩邪胜得了他,可就不用我出手了。”檀世英则暗中吩咐自己的心腹武士准备,准备武林天骄一败之后,立即将他拽入后台,活生生把他打死。

 完颜长之是武学的大行家,但这次他却是走了眼了。他以为呼韩邪已经扭转局面,反败为胜可期,哪知这却是武林天骄的“骄敌”之计。

 原来呼韩邪的确是力求一逞,希望败中取胜的。他这双掌猛扑,乃是想迫武林天骄与他比拼内力。比拼内力虽然凶险,但他自忖即使胜不了武林天骄,至少也可以支持一时半刻,那时完颜长之怕出祸事,必定会来给他化解,至不济也可挽回颜面,各自下台。而且比拼内力,还可以避免受武林天骄那出手伤残的点穴手法的威胁。

 呼韩邪打得如意算盘,武林天骄却不为他所算。武林天骄并非怕与他比拼内力,但在未探知对方虚实之前,他却不愿孤注一掷。

 武林天骄使出上乘的卸力化劲功夫,故意隐藏了自己的几分实力,不与敌人硬碰。一试之下,只觉敌人的掌力虽然极为霸道,但却有后劲不继的迹象。

 原来呼韩邪的功力本是可以和武林天骄匹敌的,但因他与完颜长之先拼了一场,内力多少有了损耗,故此就显得后劲不继了。

 武林天骄探明了对方的虚实,情知即使比拼内力,自己也可以稳操胜算,但他却采取了另一种打法。

 武林天骄掌法一变,身如流水行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任对方强攻猛扑,他却是衣袂飘飘,从容应付。他舍弃了凌厉的“惊神指法”改用他自创的“落英掌法”,这正是以柔克刚的有效战术。

 两人越打越紧,只见满台都是武林天骄的影子。呼韩邪高呼酣斗,手脚起处,全带了劲风!这一场精彩绝伦的恶斗,看得台下的两国武士都是眼花缭乱,屏息呼吸,简直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待到双方换招之际,这才爆出了如雷的喝彩声。

 武士敦与仲少符混在人丛之中观战,渐渐也是看得全神贯注,心神如醉。后面的人群争着挤上前头,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是给后面涌来的人挤开了。

 武士敦内功深厚,兀立如山,旁人挤他不动。仲少符却像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抵御不了浪潮的冲击。他给挤开了好几步,猛一回头,已看不见武士敦了。仲少符心里有点着慌,连忙用千斤坠的重身法定住身形,叫道:“武帮主,武帮主!”恰巧这时正是台上两人换招之际,台下发出如雷的喝彩声,把他呼唤武士敦的声音淹没了。

 忽地有个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把仲少符用力一撞,仲少符本来是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的,竟然给他撞得立足不稳,又跄跄踉踉的退了几步。旁边有个人将他一扶,说道:“小哥儿,站稳了。”

 仲少符扭头一看,只见是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眉清目秀,态度温文。仲少符未经世故,对他颇有好感,说道:“多谢了!”但心里也有些儿奇怪,想道:“那个撞我的不知是什么人,我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居然给他撞动,本领可是不小。这人看来是个文弱书生,但他一出手就将我扶稳,看来也是练过武功的人,造诣非比寻常。想不到在台下看比武的,也有这许多能人。”

 那书生模样的人微微一笑,说道:“这台上两人打得真是精彩绝伦,你可认得和蒙古使者交手的这个人么?”仲少符心中一凛,说道:“我怎会知道?”那书生笑了一笑,又道:“我听得你叫武帮主,这位武帮主又是谁?是什么帮的帮主?”仲少符瞿然一惊,这才省起自己说错了话,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兄台听错了吧,我是说的傅庄主,是和我同来的一位农庄庄主。”

 那书生笑道:“兄台不必惊疑,说出来咱们或者还是朋友呢。你说的恐怕是丐帮的帮主武士敦吧!”仲少符究竟是年轻识浅,听这书生如此言语,心中想道:“武帮主交游广阔,这人或者是他的朋友也说不定。”于是问道:“兄台高姓大名,和武帮主有什么关系?”话犹未了,突然觉得胁下一麻。

 仲少符张开了口,却是叫不出声,原来他已被点了麻穴和哑穴。那两个人挟持着他,挤在人丛之中。渐渐挤出了外面一圈,武士敦全神观战,竟没发觉。

 武林天骄改用轻灵飘忽的“落英掌法”和呼韩邪游斗,形势似乎比刚才稍微缓和,其实却是外弛内张,隐藏杀手。武林天骄所用的奇妙战术,完颜长之一时间还未看得出来,武士敦则因曾见过他的“落英掌法”,早已看出来了。

 呼韩邪使了“鹰击长空”一招,将武林天骄迫退,抢得了主动,转守为攻,心中暗暗欢喜,想道:“原来他果然是不敢伤我。”这一对掌,武林天骄未用全力,呼韩邪是察觉得到的。他怎知这是武林天骄的“骄敌”之计,只道武林天骄是顾忌他的蒙古使者的身份,只望求胜而不敢伤他。

 呼韩邪得理不饶人,着着抢攻,心想:“你手下留情这是你的事,我可不领你的情,不把你打下擂台,我焉能保持颜面?”

 武林天骄正是要他如此,正好消耗他的气力。呼韩邪攻击一发,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但武林天骄满台游走,衣袂飘飘,呼韩邪一口气攻了二三十招,却是连他的衣角也未沾上。呼韩邪渐渐觉得气力不加,心内暗暗吃惊:“莫非这厮是施用诡计?他不罢手,再过三五十招,只怕我始终是难逃一败。”

 心念未已,武林天骄突然欺身发掌,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呼韩邪挡得了东面挡不了西边,乒的一声,肩头着了一掌。幸亏“落英掌法”是以轻灵飘忽见长,掌力并不十分刚猛,呼韩邪有护体神功,未受内伤。但饶是如此,他也不禁跄跄踉踉地连退几步了。

 完颜长之希望武林天骄给他挫折呼韩邪的骄气,却又不愿武林天骄伤了他。如今武林天骄胜了一招,若然便即罢手,这正是最合他的理想。但台上两人却是彼此不肯罢休。

 完颜长之走出去喝道:“住手!”武林天骄哈哈一笑,说道:“不错,点到即止,在下侥幸得贵人让了一招,是可以罢手了。”

 他不说也犹罢了,这一说,呼韩邪面子怎抹得下来?呼韩邪大吼一声,趁他收招之际,一掌就劈过去。哪知这是武林天骄有意布下的陷阱,武林天骄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在收招之际,便准备好了“后发制人”的战术的。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武林天骄一个“旋转乾坤”,回过身来,只听“喀嚓”一声,呼韩邪的右臂关节,已给他拗得脱了臼。

 说时迟那时快,武林天骄已是使出了擒拿手法,抓着了呼韩邪的双臂,将他举了起来,作了个旋风急舞,朗声说道:“各位都看清楚了,这是他不肯罢手,并非我无理取闹!”

 完颜长之大吃一惊,喝道:“檀羽冲,你疯了!”骈指如戟,冲出去点武林天骄背心的“大椎穴”。武林天骄正在向台下说话,对完颜长之的偷袭,似乎未曾留意。这“大椎穴”乃是奇经八脉的中枢,倘被点着,多好武功,也难禁受。

 武士敦一声大吼,跳上台来,来得恰是时候,挡住了完颜长之。完颜长之见他这一掌打到,隐隐挟着风雷之声,不禁又是大吃一惊,生怕指力不敌他的掌力,连忙化指为掌,使出以柔克刚的绵掌功夫,接他一招。哪知武士敦的金刚掌力十分霸道,完颜长之的绵掌功虽然精妙,也只能消解他的五成力道。双掌相交,“蓬”的一声,完颜长之竟给震退三步。

 完颜长之沉声喝道:“武士敦,你好大胆子,敢在京城胡闹!”武士敦戴着人皮面具,但完颜长之接了他的金刚掌力,已知他是何人。

 武士敦哈哈大笑,索性除去了面具,说道:“完颜将军。你以御林军统领的身份,竟然用这等卑劣的手段偷袭一个救过你性命的人,羞也不羞!”完颜长之面上一红,喝道:“武士敦,你大逆不道,朝廷正要缉你归案,你还要来多管闲事?哼,哼,当真是不知死活!”武士敦笑道:“你们在大都欺压我的丐帮弟子,我正要来找你算账!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要怎样,尽管来吧!”完颜长之偷袭不成,已是气沮,不敢和武士敦交手。

 在武士敦截住完颜长之的这段时间,呼韩邪的两个师弟乌蒙和兀赤已冲出台前,檀世英也率领了手下武士,把擂台围住,张弓搭箭,对准了武林天骄。

 武林天骄把呼韩邪高高举起,横扫出去,喝道:“有胆的就来吧!檀某若活不成,也总有这蒙古鞑子给我陪丧了!”呼韩邪给他用重手法扭脱了臼,饶是功力深湛,也痛得哇哇大叫。乌蒙、兀赤见师兄落在他的手上,生怕他一发狠就要了呼韩邪的性命,心中有所顾忌,哪里还敢向前?

 台下的金国武士,人人都是又吃惊又兴奋。此时他们已经知道擒住了呼韩邪的人是武林天骄,不由得都是心头大快。武林天骄是金国武士所崇拜的人物,如今这个不可一世的蒙古使者折在他的手里,金国武士出了心头之气,都有“与有荣焉”之感。不但不愿与武林天骄为敌,而且有些武士还不禁为他喝起彩来!

 在这样的形势下,完颜长之纵有千军万马,也是无计可施,只好忍气吞声,说道:“檀羽冲,你别胡来,有话好说。”武林天骄笑道:“对啦,咱们还是好好地商量商量吧。你想怎样,我们先听你的。”完颜长之道:“你把呼韩邪放下来,我放你们出去,绝不动你们分毫。”武林天骄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哪有这样便宜的事?”完颜长之道:“你要知道你们乃是钦犯的身份,你若定要胡来的话,你以为你们可以逃得出大都么?”武林天骄冷冷一笑,道:“我们本来就是舍了性命来的,还会怕你的威胁么?不错,你的弓箭手都已对准我们了,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将我们射死。你要杀我们是容易的,但你们这位蒙古贵人可也活不成啦!你敢闯这个祸,就尽管杀我们好了!”

 完颜长之怎敢闯这样大祸,连忙说道:“好,那你说吧,你又打算怎么样?”武林天骄说道:“这件事我也不能擅自作主,武帮主是来和你算账的,你该问问武帮主,待你们的账算好了,我自会放人。”

 完颜长之无可奈何,只好向武士敦道:“请武帮主高抬贵手。”武士敦“哼”了一声,道:“高抬贵手?哼,你对我们的丐帮弟子,可是下得毒手啊!”完颜长之道:“过去我对贵帮不住,那也是我必须听命朝廷之故。武帮主,过去的是非咱们暂且不论,只请武帮主启示,咱们如何解这梁子?”

 武士敦道:“好,只要你依得我们两件事情,我们就放回这蒙古鞑子,咱们的梁子也就算解了。”完颜长之忙道:“哪两件事?”

 武士敦说道:“第一件事,你们在大都捉了我们丐帮的许多弟子,你把他们都放出来。你依得么?”完颜长之暗自思量,在监牢里的丐帮弟子约有千人之多,这是费了许多气力才拘捕来的。可是用一千个叫化交换一个蒙古使臣也还值得,于是说道:“依得。”

 武士敦接着说道:“既然依得,限你在一个时辰之内,将狱中的丐帮弟子送到东门。”完颜长之道:“第二件事呢?”武士敦道:“你还要送我们出城,在城外五里之地,咱们换人。”

 完颜长之咬了咬牙,说道:“好吧,都依你就是。”立即下令,叫手下拿他的令箭,快马驰赴九城提督的衙门,吩咐提督释放狱中的丐帮弟子,送到东门。场中武林天骄挟着呼韩邪下了擂台,在完颜长之陪送之下,走出校场。檀世英不能不依从完颜长之的命令,把埋伏在台下的弓箭手撤退。眼睁睁地看着武林天骄出去,毫无办法,气得双眼发白,武林天骄从他身边走过,冷冷说道:“世英,我把贝子让了给你,你好自为之。若然多行不义,可休怪我不顾兄弟之情了。”檀世英对武林天骄又恨又怕,不敢作声,灰溜溜地跑开。

 武林天骄与武士敦出了校场,许多混在场中的丐帮弟子此时也露出了本来的身份跟他同走。完颜长之与乌蒙、兀赤等蒙古武士随在后面。至于檀世英则是不敢同行了。他们走在街上,许多埋伏在大街小巷的丐帮弟子也都出来会合。这些人本来是准备若然场中发生打斗,他们就来接应的。现在事情出乎意外地完满解决,他们得到了消息,遂执行第二套计划,和帮主一道,暂时撤出大都。这两套计划,都是武士敦预先安排好的。完颜长之这才知道武士敦今日来是有心和他“捣乱”,但呼韩邪在他们手上,完颜长之虽然气恼,也是无可奈何。

 武士敦以为仲少符一定混在人堆之中,与丐帮弟子一同进退,因此也就没有特别查问。此时他是在完颜长之等人的监视之下走的,仲少符还没有暴露身份,武士敦当然也不想要他站出来和自己同行了。

 到了东门,九城提督果把牢中丐帮弟子用马车都送了来,在那里等候他们了。这些丐帮弟子有些在狱中被打伤,有些不堪折磨而生了病,由壮健的同伴将他们背出城。

 双方约好了在城外五里之地换人。武林天骄只准完颜长之与几十名蒙古武士出城,乌蒙说道:“我们怎么信得过你?”请求完颜长之把御林军带去。武士敦怒道:“我们中原的好汉说话,说一句就是一句。你信不过,那么咱们的交易只有吹了。”完颜长之不敢多事,两方劝解,结果大家退让一步,武林天骄准他带一千名御林军出城“护送”。这样双方的实力大致相等,丐帮也不怕交人之后,御林军来攻击他们。

 到了约定的地点,武林天骄哈哈一笑,说道:“不劳远送,后会有期。你们蒙古武士要来比武,我是随时奉陪。”说罢,把呼韩邪放了回去。

 乌蒙不会解“惊神指法”所点的穴道,连忙叫道:“且慢,我们的师兄还没有恢复原状呢?”武林天骄笑道:“脱臼可以接骨,我点的穴道,你不会解,完颜将军会解。”武士敦道:“我们的丐帮弟子许多人都是未复原状,你们若是要我把原来的呼韩邪交给你们的话,你们也得把丐帮的弟子医好了再说。”完颜长之道:“算了,算了,我会解穴。”乌蒙也怕再有变化,不敢作声。武林天骄哈哈笑道:“你们自恃是尊胜法王的弟子,目中无人。如今你可知道金宋两国也并非没有能人了吧。嘿,嘿!哈,哈!这场比武,你们又是输了!”

 武林天骄交人之后,与武士敦在大笑声中走了。这一边完颜长之则在替呼韩邪解开了穴道。不料穴道一解,呼韩邪却突然做出了一件非常出人意外的事情!

 呼韩邪大笑三声,忽然拔出佩刀,一刀插入自己的腹中!完颜长之做梦也想不到他会自杀,抢救已来不及。乌蒙、兀赤这一惊非同小可。赶忙将他扶住,大叫道:“师哥,师哥!你,你这是干嘛?”呼韩邪双眼圆睁,犹自狞笑道:“我绝不能让女真鞑子平白侮辱,誓必叫他们国亡家破!”乌蒙、兀赤垂泪问道:“师兄有什么遗嘱?”呼韩邪说道:“我有辱使命,无颜回国。你们归报大汗,请大汗速灭金国为我报仇!”说罢,亲自把血刀拔出,交给了乌蒙。这一刀刺得太深,拔出之后,血流如注,不过片刻,气绝身亡!完颜长之不惜委屈求全,好不容易,才把呼韩邪换了回来,不料却落得如此收场。完颜长之不禁呆若木鸡,顿足叹道:“罢了,罢了!”

 乌蒙、兀赤大怒道:“什么罢了?还不赶快追上前去,替我们把檀羽冲和武士敦捉了回来?我们要将他们剖腹剜心,生祭师兄!”

 丐帮弟子的人数比御林军还多,而且金国的御林军也不愿追捕他们所崇拜的武林天骄。武林天骄与武士敦的本领又极高强。要将他们二人生擒谈何容易?

 武林天骄朗声说道:“这是你的师兄自己寻死,与我何关?嘿嘿,你们要想报仇,我奉陪就是!”乌蒙、兀赤追了一会,见金国的御林军只是虚张声势,摇旗呐喊,却不肯向前,他们二人情知不是武林天骄的对手,只好退回。

 武林天骄见追兵已退,松了口气,苦笑说道:“想不到呼韩邪竟是如此烈性,这场战事恐怕是不可避免的了。”武士敦道:“蒙古早想并吞金、宋,统一中华。即使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他们也会南侵的。”武林天骄道:“不错。但发生了这件事情,战争则是会提前爆发了。”武士敦道:“反正是不可避免的,早来迟来都是一样。提前爆发,也有好处,完颜长之围袭祁连山的计划,恐怕只能放弃了。”

 此时他们已是离开大都十多里了。武士敦这才有空查点自己的人,诧道:“咦,仲少符哪里去了?”武林天骄道:“仲少符年纪虽轻,人颇机灵,武功也很是不弱,想不至于遭意外,或者是一时失散,跟不上大队吧?”

 武士敦道:“可是咱们却没工夫找寻他了。”要知武士敦与蓬莱魔女所定的约会还有十天就到期了,他们要赶到天狼岭去与蓬莱魔女相会,在大都是不能耽搁了。

 当下武士敦吩咐大都分舵的舵主曲山将仲少符失踪的事告诉四空上人,并叫曲山留心寻找。另外又吩咐副舵主周敢率领大都的丐帮弟子前往祁连山。他和武林天骄则联袂往天狼岭去赴蓬莱魔女之约。正是:

 塞外胡骑思逐鹿,中原又见战云低。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