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回 飞书邀友同御敌 比武打擂各逞能

 四空上人道:“本领二字,难说得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是没有止境的。江湖上藏龙卧虎,能人甚多,胜过你的,当然不知多少。但你若是小心谨慎,也未尝不可到江湖走走,历练历练。怎么,你是有意下山了么?”

 仲少符说道:“爹爹想叫我到江南去找寻耿照大哥,为他代致歉意。”原来仲太符如今始知耿照携了父亲的遗书前往江南之事,对自己当年错怪老友之事,甚感内疚于心,但耿仲已死,自己是不能再起老友于地下,向他道歉的了,所以只能叫儿子去找耿照,重修两家之好。

 武林天骄道:“哦,原来你是想找耿照。耿照如今在蓬莱魔女的山寨,下个月或许会跟蓬莱魔女到祁连山。我和耿照也是很熟的朋友。”

 四空上人道:“这就再好不过了。符儿,我许你下山。过两天你就跟檀大侠同走吧。有檀大侠与武帮主照料你,我也可以放心。”仲少符得到了师父的答应,十分欢喜。

 他们回到卧佛寺,武士敦还没有睡,见四空上人回来,连忙问道:“来了什么敌人?”四空上人道:“没有敌人。这是我的徒弟仲少符,他没有见过檀大侠,错把檀大侠当作敌人了。符儿胡乱发啸报警,倒教我虚惊一场。”武林天骄笑道:“四空上人的这位高足很是了得,刚才我还和他比了一场武呢。长江后浪推前浪,年少的英雄辈出,这真是可喜之事。”

 武士敦笑道:“檀兄,你喜欢比武,目下倒有一场大比武可以瞧瞧热闹。你有意思去趁这个热闹么?”武林天骄道:“哦,你得到了什么消息?”

 武士敦说道:“蒙古使者带来了铁木真的国书,要金国向蒙古称臣,并割让凉州与陇西三郡。金主完颜雍正在和朝臣商议,未肯依从。看来他是想推得一时便是一时。那几个蒙古使者在京中坐候,也不肯走。他们自恃武功,想以武力震慑金廷,于是建议要开一个比武大会,由他们会一会金国的高手。此会便由你的叔父济亲王檀道雄主持,凡是金国的人都可以进场。但却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和蒙古使者交手,要先经过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的考问,合格了才许上台。听说这是为了两个原因,一来完颜长之要亲自选拔一批武士,留为己用,二来他也怕有厉害的高手,误伤了蒙古使者,那可就闯了大祸了,所以上台之前,要经过他的考问。”

 武林天骄怒道:“好,蒙古使者如此目中无人,我倒要挫折挫折他们的威风。咱们先进场,假作是瞧热闹的,不经过完颜长之的考问。要是蒙古使者在擂台上已给打败,咱们就不用出手。否则我还是要替国人争一口气的。在这样的场合,完颜长之料也不敢赶我下台。”要知武林天骄虽然反对本国暴政,但在蒙古与金国之争中,他当然还是维护本国的。

 武士敦道:“我正是想在这场比武中掀起风波。不过咱们在进场之前还要办一些事,明天我去安排便是。”原来武士敦有个计划,不但要在比武中挫折蒙古使者的威风,而且要闹出事来,打乱完颜长之进攻祁连山的军事步骤。计划如何,后文再表。

 武林天骄问道:“比武之会,何时开始?”武士敦道:“后天开始。明天有整整一天给咱们安排,足已够了。”武林天骄道:“要安排些什么?”武士敦道:“大会规定,必须金人方能进去。而且还必须是被认为‘良民’的金人。”武林天骄笑道:“这可是他们自制麻烦了。大都的汉人会说我们女真话的很多;哪一个是‘良民’,哪一个不是‘良民’,完颜长之又怎能识别?”武士敦道:“完颜长之是有办法的。他规定每个进场看比武的人都得具备一张证明,普通居民由保长发给,在官府中做事的由长官发给,证明他是‘良民’,这才可以进场。”武林天骄道:“哦,原来还有这么些麻烦。”武士敦笑道:“也不怎样麻烦。贪财的保长多着呢,明天我叫人去买几张证件回来,证件上预留空白,随便咱们填上什么名字。”

 仲少符忽道:“这样容易,我也想去看看热闹。武帮主,你可以给我弄一张证件,也带我进场吗?”武士敦道:“不知令师意下如何?”四空上人道:“好吧,让他去见识见识也好。”于是事情便这样决定下来,到时由武士敦与仲少符冒充金人,和武林天骄进场。武士敦第二日就去备办文书之事,并调动在大都的丐帮弟子,准备掀起一场风波。

 武士敦与武林天骄戴上了人皮面具,比武之日,大摇大摆地进入会场,守门的卫士哪里知道他们的身份,一看他们的证件无误,就放他们进场了。武士敦曾在金京十年,女真话说得很流利,仲少符也可以混得过去,跟着武士敦入场,也没人对他起疑。

 他们到场之时,台上正由那个蒙古的髯须武士与一个御林军军官比武,不到一盏茶的时光,髯须武士就把那个军官打下台来。武林天骄听得旁人谈说,知道这个髯须武士已经胜了两场,但他自恃勇武,却不肯休息换人。

 武林天骄笑道:“这厮那日给咱们打得狼狈不堪,如今却在这里逞能。”武士敦说道:“本领最高的是那个正使呼韩邪,咱们且不忙去打这个败军之将。”

 说话之间,只见又一个御林军军官跳上擂台,武林天骄认得是御林军的副统领班建侯。武林天骄心想:“班建侯只怕还不是这厮的对手,不过髯须武士要想胜他,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髯须武士哈哈笑道:“对啦,你们早就该让班将军出场了。素闻贵国的两位御林军统领武艺高强,我就先会班将军再会完颜将军吧。”言下之意,金国的高手只有完颜长之与班建侯可堪一战,但班建侯也还不是他的对手,是以他早就准备在胜了班建侯之后,再战完颜长之。金国武士听他大言炎炎,无不气愤。

 班建侯却是个稳重的人,沉住了气,说道:“请贵使赐招。”髯须武士笑道:“不必客气!”嗖的一拳便打过来。班建侯小臂一弯,使了一招“弯弓射雕”,左掌一托肘尖,右掌骈指如戟,点对方的胸膛。

 髯须武士一个“狮子摇头”,拳头一晃,上击面门,这招有个名堂,叫做“冲天炮”,是极为刚猛的拳法。班建侯掌背一挥,用“崩掌”往外一挂。髯须武士化拳为掌,形如雁掌斜掠,双方“乓”的对了一掌,各自退了一步。班建侯的右手双指点了个空。

 班建侯心中一凛,想道:“这厮的气力倒是不小。”髯须武士也是吃了一惊,知道班建侯的功力与他乃是在伯仲之间,要想克敌制胜,也怕不能单纯以力取胜。

 班建侯采取小心翼翼的打法,“不求胜,先防败”。招数使得十分严密,髯须武士究竟是先打了两场,屡攻不下,气力不加,渐渐变成了强弩之末。武林天骄在台下观战,心里想道:“班建侯的功夫比前几年好得多了,看来他或有可胜之机。”

 五十招之后,班建侯果然转守为攻,他的“五行拳”极为纯熟,用“劈、钻、炮、横、崩”五字诀,五行生克,变化无穷,拳拳有力。战到分际,班建侯突发一拳,用“劈”字诀直劈下去。这一拳之力极猛,髯须武士横掌一挡,拳掌相抵,掌心疼痛,班建侯随掌一拨,把髯须武士右掌引出外门,顺掌一推,髯须武士回掌已是不及,只好横肘一撞,化解敌招。班建侯“啪”的一掌“削”着他的臂弯,立即退回,说道:“贵使还是歇歇吧。”原来他这一削本来是可以“切”断髯须武士的一条臂膊的,但却怕伤了蒙古的使者,两国失和,事情非小,是以“点到为止”,立即收招。他叫对方“歇歇”,那是给对方面子,好让对方下台的。

 哪知髯须武士却不领情,“哼”了一声道:“胜负未分,焉能罢战?”扑上前来,竟然是狂风暴雨般的猛攻。原来他看出班建侯不敢伤他,这次退而复上,就完全采取攻势,不再防守了。

 班建侯忍住了气,只得见招拆招,见式拆式。他有顾忌,不敢伤敌;髯须武士则是毫无顾忌,招招都是杀手。这么一来,班建侯当然是大大吃亏了。

 金国的武士看得都是气愤不已,有的忍不住出声叫道:“班将军你不能老是退让啊!”班建侯苦笑一声,在髯须武士的攻击之下,连连后退。

 髯须武士得理不饶人,蓦地喝道:“谁要你让?”此时他已占得先手攻势,脚跟一转,一个“怪蟒翻身”,轩眉绕掌,一个“冲天炮”,拳击班建侯下巴,班建侯臂膊往外一弯,待要化解他的招数。髯须武士喝声“着!”一冲一绕,疾如闪电般地抓着了班建侯的小臂,只听得“喀嚓”一声,班建侯的右臂关节已是硬生生地给他拗脱了臼,手臂吊了下来。痛得汗如雨下。他怕丢了金国武士的面子,咬实牙根,忍着疼痛,不哼一声,跳下擂台。金国武士,人人气愤,心里都在骂这蒙古鞑子太不要脸,可是蒙古势强,金国势弱,他们还不敢真的骂出声来。

 髯须武士得意洋洋,在台上抱拳作了一个“罗圈揖”,说道:“得罪,得罪!小可侥幸胜了班将军,如今可得请完颜将军指教了。”完颜长之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却把眼睛朝正使呼韩邪看去,笑道:“令师弟胜得这场真是不大容易啊?”这一句话包含了两重意思,一来是讥讽这髯须武士以无赖的手段取胜,二来是表示自己不屑于和一个斗得疲了的人交手。

 呼韩邪面上一红,心里怪责师弟不知进退,正想叫他下台,忽地有个魁梧汉子飞身跳上擂台,说道:“完颜将军岂能占你的便宜,还是让我这个无名小卒陪你玩几招吧。”这人穿的是金国御林军的服饰,但却可以看得出是个汉人。

 武林天骄认得此人乃是少林寺的叛徒沙衍流,心里想道:“沙衍流的武功虽然比不上完颜长之,却比班建侯胜过不止一筹。若这髯须武士不知进退,就定要大吃苦头了。”原来沙衍流害怕少林寺的人捉他,索性逃到金国的御林军中,既可避难,又可当官。完颜长之正要招降纳叛,难得有个少林寺出身的人来投奔他,因此特地为他破除了御林军的旧例,御林军本来是只许金国人当的,完颜长之则让他以汉人的身份做了一个队长。

 髯须武士不知沙衍流的来历,冷笑说道:“你们的副统领都已输了,你是何人,竟敢来向我挑战?”沙衍流打了一个哈哈,说道:“我说过我是无名小卒,‘挑战’二字言重了,我只是陪你玩玩的。不过,我虽是无名小卒,也不能占你便宜,十招之内,要是我侥幸还没给你打下擂台的话,我自己跳下去!”

 这句话乃是“反话”,言下之意,是他自恃有把握可以在十招之内打败这髯须武士的。髯须武士不由得给他气得七窍生烟。

 髯须武士苦斗班建侯之后,自己也知道气力不济,应该乘胜罢手,趁势收篷的。但因他有言在先,不得不向完颜长之挑战。他也料得到完颜长之为了保持身份,多半不会接战,这么样他便可以自下台阶了。

 却不料斜刺里杀出一个沙衍流,反过来向他挑战,而且大言炎炎,话中之意竟是要在十招之内把他打败。髯须武士气得七窍生烟,心中想道:“我虽然气力不济,但对付你这样的无名小卒,最不济也能接你十招。”

 髯须武士大怒之下,吸一口气,喝道:“好吧,既要较量,那也不必限定十招。”双掌相交,“蓬”的一声,髯须武士身形一晃,沙衍流倒退三步。表面看来,还是沙衍流稍稍吃亏。但髯须武士却是不由得心头一震。原来在双掌相交的那一刹那,他感到对方的力道如狂涛汹涌,迫得他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但这股惊涛骇浪般的力道来得快退得也快,他一个运劲反击,对方便退下去了。髯须武士定下心神,暗自想道:“对方的功力是高过我,但想必是他火候未够,功力虽高,却是后劲不继。”他作了这样的估计,登时精神复振,反过来想要一鼓作气,在十招之内把对方打下擂台了。

 殊不知这是沙衍流欲擒先纵的战略。原来沙衍流也怕打伤了蒙古使者,闹出大事,讨不了好反而有罪。故此他必须把力道使得恰到好处,使对方不致受伤而自己又能取胜。不过,他也不想自己受伤,所以一开首便用到了八九分气力。好在他的武功造诣已是到了能发能收的境界,一发觉对方有禁受不起的迹象,便立即收回了几分力道,可是未能调得恰到好处,是以倒退了三步。

 沙衍流心头微凛,想道:“尊胜法王的门下果然非同小可,这厮已连打三场,居然还有如此能耐。若然他气力丝毫未耗的话,鹿死谁手,殊未可料。”

 沙衍流试探了一招,对髯须武士的虚实已是摸得清清楚楚,于是按照原定计划,和髯须武士交手。台下的观众跟着数道:“第一招,第二招……”

 沙衍流有意引发对方的内力,前面几招,让这髯须武士逞能。髯须武士发觉对方的力道是在逐步减弱,心中大喜,想道:“这厮果然是后劲不继!”当下把混元一功运足,狂风暴雨般地猛攻,台下急速地数:“第七招、第八招、第九招,哎呀,只有一招了!”

 话犹未了,只听得又是“蓬”的一声,髯须武士蹬蹬蹬连退三步,刚刚要稳住身形,却似给无形的巨手推了一把似的,接着又是蹬蹬蹬地连退三步,这样接连的退了三次九步,退到了擂台边缘,兀是未能稳住身形,一步踏空,四脚朝天地就跌下了擂台,恰好是第十招。

 原来沙衍流最后一招用的是“大力金刚掌”,少林寺嫡传的金刚掌乃是最刚猛的掌力,沙衍流使得恰到好处,一掌之中蕴藏了三重力道,髯须武士刚要站稳脚步,第二重、第三重力道相继发生作用,是以他身不由主地连退三次、九步,终于自己跌下了擂台。

 金国武士接连败了三场之后,人人都是心中气愤,如今才得沙衍流替他们赢回一场。沙衍流虽是汉人,但却也是他们金国御林军军官,算得是“自己人”。于是金国的武士都为他捧场,登时彩声如雷。有的还在大叫大嚷道:“说十招就是十招,打得真是妙呀,妙呀!”髯须武士在地上爬了起来,幸好没有受伤,灰溜溜地溜进了后台。

 喝彩声中忽听得一个人冷冷说道:“沙大人好功夫,我也来领教领教。”声音似一枝利箭射出重围,满场的彩声竟然压它不下,刺得沙衍流的耳膜隐隐作痛。沙衍流心头一凛,睁眼看时,只见那人已上了擂台,是蒙古的副使乌蒙。乌蒙面白无髯,身披锦袍,脚穿乌靴,不似武士,倒似文官。但他这手“传音入密”的功夫一露,沙衍流已知他的功夫远在适才那髯须武士之上。

 比武的规矩,得胜的一方可以再打下去,也可以换人。但那髯须武士是连打了三场的,沙衍流不肯示弱,只好再打一场。心中想道:“我只要保持得在百招之内不输给对方,也已是足够面子了。”

 沙衍流道:“贵使远来是客,请先赐招。”乌蒙微微一笑,说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他说话温文有礼,与适才那髯须武士的剑拔弩张之态大不相同。当下漫不经意地一掌拍出。

 沙衍流看他这掌轻飘飘的似乎毫不着力,不知他是弄什么玄虚,当下还了一掌“白猿探路”,合着双掌,倏然左右一分,双“剪”乌蒙双肩。这一招是少林寺“罗汉掌”的精妙杀手,但合着双掌,也是表示向对方敬礼的意思。沙衍流已知他比那髯须武士高明,是以开首一招,就用足全力。

 少林寺的“大力金刚掌”何等刚猛,这一掌发出,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岂知乌蒙仍是漫不经意地随手一拨拨开,微笑说道:“沙大人不必客气。”

 掌力一碰,沙衍流只觉对方的掌上似乎有个吸盘似的,不但把他这股刚猛的掌力一举化开,而且还将他牵引过去。沙衍流大吃一惊,连忙用千斤坠的重身法稳住身形,但已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盘旋。原来乌蒙练的是阴阳掌功夫,掌力一刚一柔,互相牵引,甚为怪异。沙衍流的金刚掌虽是上乘功夫,却还未到一流境界,一比之下,就相形见绌了。

 乌蒙冷冷说道:“沙大人站稳了!”脚踏五行八卦方位,从“艮”位踏上“离”方,一记“铁琵琶”,手背向外一挥,迅如闪电般地向沙衍流面门掴来。这一招十分凌厉,而掌掴面门,对敌人又不啻为一种侮辱。沙衍流又惊又怒,可又不敢发作,只好沉住了气,连用了“三环套月”“风拂垂柳”两招,这才堪堪的把乌蒙的这一招攻势解开。台下的蒙古武士数道:“第二招。”蒙古武士人数不多,嗓子却是十分响亮。

 说时迟那时快,乌蒙身形一晃,从“离”位奔“坎”方,呼的一声,双掌又向沙衍流夹击,掌力刚柔兼济,沙衍流身不由己的又打了一个盘旋。蒙古武士齐声叫道:“第三招!”

 沙衍流被对方抢了先手,就只有招架之功。乌蒙攻势一发,俨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台下的蒙古武士口不停声地在叫:“第四招、第五招、第六招……”激战中乌蒙使了一招“龙门鼓浪”,一招三式,向沙衍流猛攻,沙衍流见他来势凶猛,急退了一步,左拳变掌向内一圈,右臂一滚一拧,用“鹤膊手”消解对方来势。哪知乌蒙掌法可刚可柔,右臂已被圈住,他却趁势一带,左拳疾发如风,一个“攒拳”,自右臂的勾手圈中直“攒”上来,冲击沙衍流的太阳穴。沙衍流躲闪不开,肩头一转,“蓬”的一声,硬接了乌蒙这拳。乌蒙微笑道:“对不住,你的琵琶骨没给打碎吧?”口中客气,招数却是狠毒之极,双掌一合,猛的又是一推。沙衍流挨了这拳,痛得眼前金星乱冒,气力已是使不上来,哪能够再接乌蒙的掌力,给他一推之下,向后急退。

 他这一退和刚才那髯须武士又不相同,只见他身似陀螺,不停地旋转,一连转了七八个圈子,转到了擂台的边缘,仍是不能停止,于是也像刚才那髯须武士一样,“噗通”一声,跌下擂台去了。台下的蒙古武士哗然大笑,数道:“第九招!”沙衍流把髯须武士打下了擂台用了十招,如今他给乌蒙打下擂台,只不过九招,败得比髯须武士更为狼狈。

 乌蒙作了一个“罗圈揖”说道:“侥幸,侥幸。承让,承让。还有哪位要来赐教么?”金国武士都感颜面无光,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但见乌蒙如此厉害,却是没人敢上台去和他交手。

 乌蒙慢条斯理地收了式子,转过身来,面向着完颜长之作了一揖,说道:“久仰完颜将军武功盖世,不知可肯赏面赐教?”

 完颜长之笑了一笑,站起身来,说道:“好吧,我就陪乌将军走个十招八招。”

 乌蒙心中一凛:“难道他也想把我在十招之内迫下擂台?”乌蒙知道完颜长之是金国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却不相信他能够将自己在十招之内打败。当下抖擞精神,说了一句:“请完颜将军指教。”便即进招。

 完颜长之兀立如山,待乌蒙掌劈到跟前,这才轻轻地一指戳出。只听得“嗤”的一声,乌蒙连忙缩手,原来完颜长之曾练过穴道铜人的七篇图解,点穴的功夫天下第二(第一是柳元宗),这一指戳出,恰恰是对准了乌蒙掌缘的“冷渊穴”。这是手少阳经脉的起点,倘被点中,乌蒙这条臂膊势将残废。

 乌蒙变招也是好生迅速,立即五指合拢,教他点不着“冷渊穴”,使出了蒙古武士擅长的摔跤功夫,倏地从“劈掌”变为“勾手”,只要一抓一勾,就可将对方的中指拗折。但乌蒙变招固然迅速,完颜长之也并不慢,就在他化劈为勾的刹那之间,完颜长之一个“登山跨虎”,迈步向前,倏然间也已从“朝天一炷香”的指式,变为“童子拜观音”的掌式,双掌合拢,硬劈乌蒙的拳头。

 双方动作都快,此时正面相向,谁也不能闪开,乌蒙右拳一伸,左掌横扫,变成了“阴阳双撞掌”,“蓬蓬”两声,声如擂鼓,乌蒙退出了三步,完颜长之则只是身形一晃。

 乌蒙心想:“无论如何,不能给他在十招之内打败。”于是只守不攻,以脚跟为轴,转了一圈,消解了所受的力道。凝了身形,双掌合抱,注视对方的来势。

 完颜长之心里暗笑:“你想以静制动,对付沙衍流那还可以,对付我却如何能够?”当下掌指兼施,掌劈胸膛,指点脉门。乌蒙双掌划了一道圆弧,护着胸膛要穴。

 乌蒙的掌力一刚一柔,互相牵引,对方若是以猛力进攻,反而会给他借力打力。但完颜长之是武学的大行家,岂能为他所算?只听得“嗤,嗤”声响,完颜长之连戳三指,以指代剑,指法凌厉,力道却是凝成一线。乌蒙无法消解他的指力,不由得又是连退几步。金国武士看得眉飞色舞,人人喝彩。

 转眼已过了六招,乌蒙心想:“我只要再挡得四招,就满了十招之数了。”当下沉住了气,依然只守不攻。完颜长之一声笑道:“乌将军请站稳了!”猛地一掌劈下,这一掌却是用的极为刚猛的力道。

 乌蒙心里暗暗高兴,心想:“你用猛力攻我,正着我道儿。”于是使出他最擅长的借力打力本领,双掌一牵一带,要把完颜长之反摔出去。哪知他双掌一出,对方的那股猛力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武学高手可以收发随心,乌蒙也勉强可以,但不如完颜长之已臻化境。完颜长之所发的那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大大出乎乌蒙的意料之外。身体重心一失,急切之间收不住势,脚步不由得一个踉跄。说时迟,那时快,完颜长之顺手一指,闪电般地就点了他的穴道。这一招刚好是第八招。乌蒙刚才胜沙衍流用了九招,如今完颜长之胜他又少用了一招。

 只见乌蒙就似一个醉汉似的,手舞足蹈,而且嘻哈哈地笑个不停。众人见他这个怪模怪样,又是惊奇,又是好笑。登时台上台下笑成一片。乌蒙转到了台边,依然是手舞足蹈,于是一跤就跌下去了。台下的蒙古武士将他扶了起来,纷纷问道:“你怎么啦?”乌蒙双眼翻白,汗如雨下,但却不会回答,仍然是笑个不停。原来乌蒙是给完颜长之用独门手法点了他的“笑腰穴”。“笑腰穴”并非死穴,不过若得不到解穴的话,笑个不休也会气绝而亡的。

 台下的蒙古武士中也有懂得点穴的,但却解不开完颜长之的独门点穴手法。呼韩邪在台上面色铁青,叫手下扶乌蒙上来,在他后腰的“伏兔穴”一拍,乌蒙这才止了笑声。他的穴道是解开了,胸中的那口气却是难消,对完颜长之怒目而视。呼韩邪道:“你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世了。”一把将他推入后台。

 完颜长之用的独门点穴手法,本来以为蒙古武士非求他解穴不行,他可以更赢足面子。不料呼韩邪居然能够解开他的独门点穴手法,完颜长之也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听说这呼韩邪乃是尊胜法王的大弟子,在同门之中,武功最高。果然非同小可。嗯,我也不该贪一时的痛快,折辱了他的师弟的。不过,他们目中无人,若不杀杀他们的骄气,也是不行。”要知完颜长之以金国御林军统领兼皇叔的身份,在这场比武中实是最感为难。一方面他不能示弱于人;但另一方面他又必须顾全大局,不能太过得罪蒙古使者。

 呼韩邪把师弟推入了后台,随即又走出来,面若冰霜,冷冷说道:“久仰完颜将军是贵国第一高手,果然名下无虚。我向将军请教请教。”完颜长之道:“不敢当。令师徒武功绝世,我也是久仰了的。”呼韩邪道:“好说,好说。咱们亲近亲近!”说罢伸出手来,与完颜长之行握手礼。

 完颜长之情知他是藉握手为名,试探自己的深浅,不愿示弱,便大大方方地伸手出去,与他一握。不料一握之下,双方都是缩不回去。原来他们的内力恰好是旗鼓相当,双方较量上了,谁先缩手,便要给对方的内力所毁,不死亦伤。

 呼韩邪的混元一功已练到炉火纯青之境,掌力一发,霸道无比。完颜长之气沉丹田,抱元守一,紧紧防御。双方一攻一守,呼韩邪力透掌心,俨如惊涛骇浪,一个浪头高过一个浪头,冲击完颜长之的手少阳经脉。但完颜长之守得极稳,却似江心巨石一般,不为惊涛骇浪所撼。而且他不仅仅是防守而已,还蕴藏一股随时可以反击的潜力。

 不过片刻,双方都是额头见汗,心中暗暗叫苦。要知内功的较量最为凶险,双方若是旗鼓相当,就谁也不能罢手。呼韩邪的内力较为刚猛,完颜长之则较为精纯。完颜长之在未能消解对方的内力之前,若然缩手的话,经脉必将被对方震断。但若久战下去,呼韩邪则势将被对方的反击之力伤了内脏。

 两人都是武学的大行家,这两败俱伤之局已成,他们心中也都是明白的。心中明白,而又没有办法挽救,其苦可知。本来,他们是藉握手行礼为名来比拼内力的,是以脸上都装出一份笑容。如今他们脸上的笑容都好似变得“僵硬”了,看起来简直是比哭还要难受。台下的武士们莫名其妙,见他们握了手迟迟不放,人人感到诧异,窃窃私议之声四起。

 忽听得一个人放声笑道:“两位大人太多礼了。”台下的两国武士都是完颜长之与呼韩邪的部属,他们虽然窃窃私议,却谁也不敢大声地说出来。如今有一个人居然放声笑语,众武士都不禁愕然,想道:“是谁这样无礼?”众目睽睽之下,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已是在笑声中飞上了擂台。这一个人除了武士敦和仲少符认识之外,满场武士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大家都是更感诧异了。

 武林天骄戴了人皮面具,飞上擂台。完颜长之也认不得他,只道他是呼韩邪的手下要来暗算自己的。呼韩邪也害怕是完颜长之的手下来施暗算。两人不约而同,都是心中一凛,喝道:“什么人敢来捣乱?”但他们口中说话,手底却是不敢有丝毫放松,生怕被对方乘虚而入。高手比斗,哪容得心神分散?由于他们两人都有恐惧,登时都是汗如雨下。

 武林天骄在他们面前站定了,合掌一揖,说道:“请两位大人恕我冒昧,小的这厢有礼了!”

 他这合掌一揖,表面看来是向完颜长之与呼韩邪致敬,表明他并非“捣乱”,实在则是替他们解开这一两败俱伤的困局的。

 完颜长之与呼韩邪的两股内力正在相持不下,得武林天骄所发的这股劈空掌力一撞,恰好起了缓和的作用,两人松了口气,双手自然而然的就分开了。

 武林天骄的功力本来未必胜得过他们二人,但因用得恰到好处,替他们消去了一场难以避免的灾殃。这么一来,完颜长之与呼韩邪都是不由得暗暗对他感激,又不由得暗暗惊异。呼韩邪心里想道:“这人倒是公平得很,并没有偏袒哪方。只不知他是何来历?”暗暗起了延揽之心。完颜长之则在想道:“看来他并非蒙古武士,但我手下有如此能人,我却怎的一点也不知道?”暗暗叫了一声“惭愧!”

 武林天骄行了一礼,道:“我是金国一介小民,请两位大人恕小民无礼,小民有不情之请。”完颜长之道:“你意欲如何?恕你无罪,说吧。”武林天骄道:“小民不配上这擂台的,只因看了告示,知道今日之会,许可百姓参加比武,小人见猎心喜,是以冒昧上来,不知完颜将军可否准许小人向蒙古人讨教?”

 完颜长之有意藉这次比武之会选拔能人,不错是出过这个告示。但他也规定了若要上台和蒙古武士交手的话,必须经过他的考试和问话。但如今武林天骄突如其来,按规矩他是不能容许的。

 但一来武林天骄于他有救命之恩,二来他也起了好奇之心,想看一看武林天骄的真实本领。于是便道:“贵使臣意下如何?”呼韩邪也因武林天骄替他消解了一场灾难,对他颇有好感,于是哈哈笑道:“今日之会,乃是以武会友,何须拘论是官是民?我正想遍会贵国高手,就请这位壮士赐教吧。”完颜长之道:“好,蒙古贵人已经答允,那你就小心讨教吧。不可太放肆了。”完颜长之是怕武林天骄不知天高地厚,误伤了蒙古使者令他为难,是以话中向他暗示,那是要他“点到即止”的意思。完颜长之交代之后,退过一旁。

 呼韩邪眉头一皱,笑道:“壮士尽管把本领都使出来,不必有什么顾忌。”要知呼韩邪是极为自负的人,他听出了完颜长之话中之意,心中极是不悦。他知道武林天骄本领不凡,但他仍然以为自己可以取胜。而且从刚才武林天骄替他化解而又并无偏袒任何一方的举动看来,他又认为武林天骄对他并无恶意,心想:“此人身怀绝技,在金国未得一官半职,想必是对本国不满的了。我正好藉此机会笼络他,令他为我所用。”他作了这样的估计和判断,就乐得表示大方了。

 武林天骄哈哈一笑,道:“好,那么小人就拿三脚猫的功夫,来博贵人与天下英雄一笑了。”说罢便与呼韩邪交手。开首一招,竟是完颜长之刚才对付乌蒙之时所曾使过的招数,是穴道铜人的“惊神指法”中的一招,骈指如戟,戳向呼韩邪的胸膛,一招之间,遍袭呼韩邪的七处大穴!同样的一招,他使得比完颜长之还要高明!正是:

 昔日王孙归故国,金京来去几人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