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回 新人辈出交英侠 毒计频施袭丐帮

 武士敦悄悄地进了分舵的大堂,只觉有一股浓香,嗅了令人有懒洋洋的感觉。武士敦见多识广,知道是一种可以令人筋酥骨软的迷香。武士敦内功深湛,无须解药,运气一转,便即消除了烦闷之感。当下双足倒挂屋檐,从后窗偷望进去。

 大堂灯火如昼,只见有十多个丐帮弟子,被反缚了双手,人人都是怒容满面。其中一个锦袍老者,武士敦认得乃是分舵的正舵主曲山。有两个金国的军官把守门口,另一个瘦长的汉子则正在盘问曲山。

 曲山怒道:“胡说八道,谁相信你的鬼话?”那瘦长汉子哈哈笑道:“你还以为我骗你吗?试想若不是有你们的人向我通风报信,我怎能知道你们这个地方?你要知道这个奸细是谁吗?”曲山道:“是谁?”那瘦长汉子一个个字地吐出来道:“就是你们丐帮的帮主武士敦!”

 武士敦大吃一惊,心道:“我不除麻大哈,果然留了后患。好,且看这厮还要怎么诬蔑我?”原来这个瘦长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麻大哈的大师兄古云飞。桑家堡之役,古云飞败在文逸凡的判官笔下,与麻大哈一同逃走的。麻大哈知道丐帮的大都分舵舵址,想必是他已经告诉了古云飞。

 曲山骂道:“胡说八道!武士敦怎么不成器,也不会投降你们金虏!”

 古云飞笑道:“也不能说他是投降,他这是借刀杀人!”曲山道:“武士敦身为帮主,他要借刀杀人?杀他的本帮弟子?你这鬼话,想来骗我?”

 古云飞哈哈笑道:“曲老头儿,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武士敦不把你除掉,他岂能安居帮主之位?”

 曲山道:“我碍着他什么了?”这次没有再骂古云飞,语气之间,似乎对古云飞的说话已相信了几分。

 古云飞冷冷说道:“你自以为对他没有妨碍,他却是把你当作心腹之患。你是鲁长老的大弟子,排行仅次于尚昆阳的大弟子风火龙。尚昆阳去世之后,帮主之位本来应传给风火龙的,风火龙给武士敦所迫自杀而死,在丐帮的第二代弟子中,辈份最高的就是你了。你纵然不想与武士敦争夺帮主,但武士敦对你能不猜忌?至少他也怕你不听他的号令,还能够让你再做分舵之中地位最高的大都舵主吗?”

 曲山说道:“好,就算是武士敦怀有异心,假手于你,要把我除掉。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古云飞道:“我是不屑武士敦所为,所以想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依从于我。”曲山问道:“你要我答应什么?”古云飞道:“写一封书信,再把你丐帮的令符交给我。”

 曲山道:“写什么?”古云飞道:“北方各处分舵唯你的马首是瞻,你给他们下一道命令,叫各分舵的五袋以上的弟子都撤过黄河以南。”

 武士敦听到这里,心里暗骂:“好狠辣的一条毒计!”要知北方的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都撤过黄河以南的话,各处分舵群龙无首,势将陷于土崩瓦解的境地,那也即是说要消失一支抗金的重要力量了。

 曲山冷笑道:“你与武士敦既然有那么深厚的交情,你何不求他下这道命令?”

 古云飞道:“实不相瞒,这也正是武士敦的主意。可是他一来怕北方的丐帮分舵不肯听命于他,二来他也不愿以帮主的身份公然下这道命令。”

 曲山道:“这真的是武士敦的主意?”古云飞道:“武士敦要北方的丐帮听命于他,只有将五袋以上的弟子召集了来,才能就近约束,各处分舵的舵主,他也能随意更换。你应该明白了吧!这是他整顿丐帮、肃清异己的唯一妙法。”

 曲山说道:“什么整顿丐帮,这分明是向你们金虏投降。无论你怎么说,我总不相信武士敦竟会如此!”

 古云飞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事实就是如此!在你以为这是投降,在他则只是想保全权位。你别以为他杀了完颜亮,就不能再向朝廷借刀杀人。你要知道今上是巴不得他杀了完颜亮的,要不然今上怎能以弟继兄?所以武士敦与官府串通,这一点也不稀奇。武士敦本来就曾经在御林军做了十年,多少朝廷的高官都是他的相识。”

 古云飞所说的“朝廷”当然是指金国的“朝廷”,所说的“今上”,亦即是指金国的新君完颜雍。曲山道:“哦,他不敢公然出卖本帮弟子,却要假手于我么?”古云飞道:“这也不然。他实是要假手于我,把你们大都的三位舵主除掉的。这道命令,他也是要我迫你写的,写了之后,才把你们杀掉。不过,如今我为了替你们打抱不平,愿意放你们逃生罢了。这道命令,你还是要写的。”

 曲山怒道:“大丈夫宁死不辱!不管是武士敦的主意也好,是你的主意也好,我就是不写!”古云飞笑道:“你错了。你以为这是出卖本帮弟子,我以为你正可将计就计。你得到释放,可以率领北方各分舵舵主向武士敦算账,废掉他的帮主,不是正可以出一口怨气吗?何况你们若不是这样做的话,武士敦也可以将各个分舵的所在都抖露出来,让朝廷一个个收拾。”曲山冷笑道:“我不相信人心险恶,竟至于斯!除非是武士敦亲自到来,亲口向我说话。”古云飞笑道:“武士敦又不在大都,即使他在大都,他又岂能亲口向你证实?”

 古云飞笑声未了,蓦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大喝道:“武某在此!”一拳打碎窗格,穿窗而入。人未到,掌先发,呼的一记劈空掌,震得古云飞立足不稳,跄跄踉踉的忙向后退。

 那两个把门的武士乃是御林军中的高手,武士敦穿窗而入,脚未沾地,那两个武士已是双双扑来,两柄大斫刀疾斩他的双足。

 武士敦双足一撑,“当”的一声,一名武士的大斫刀先给他踢得脱出手去。武士敦的鞋底亦给他的刀锋划破。但因武士敦的力道太猛。那人的刀锋刚刚碰上,便给他踢飞,是以只能划破他的鞋底。却丝毫也未能伤及他的皮肉。另一名武士正在他同伴的身后,那柄大斫刀飞了过来,他的刀方才劈出,吓得他连忙低头,举刀上磕,“当”的一声,他手中的大斫刀给飞过来的那柄刀一撞,也当啷坠地了。

 前面的那个武士冲上前去飞脚便踢武士敦的下盘,武士敦身躯一矮,右掌一个“伏地斫虎”,那武士的“鸳鸯连环腿”的招数倒也了得,右腿一收,左腿又起。武士敦一掌劈空,立即一拳捣出。那人穿的是镶着铁片的鞋子,恰恰踢着武士敦的拳头。这人虽是金国御林军中的高手,却怎敌得武士敦的神力?武士敦的拳头给他踢着,不过火辣辣的一阵作痛,那人的一条腿已是给武士敦打折,摔倒地上,杀猪般地大叫。

 另一名武士忙抢上来,武士敦霍地转身,双掌齐出,这武士手法倒也颇为迅捷,上盘不动,下盘一换,居然化解了武士敦的一招。

 武士敦追上前去,立即又是一拳,这一拳乃用的是“劈”字诀,势如巨斧开山,铁锤凿石,拳力极猛。那武士横掌一封,拳掌相抵,手心血肉模糊。武士敦随掌一拨,跟着便是一个“钻拳”,这一拳有个名堂,叫做“冲天炮”,“炮”打上盘,一拳便把这武士的下巴打得脱了臼,这名武士也跌倒地上,伤得比他的同伴更惨,只是惨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武士敦打翻了两个武士,古云飞方才稳得住身形。武士敦又是一拳击去,古云飞怎敢与他交手,连忙闪身避开他的劈空掌力,从后窗跳了出去。

 武士敦上前骈指一划,五指之力,不亚利刃,把缚着曲山的牛筋“割”断。曲山叫道:“武帮主,快追奸徒!我给他们解开捆缚。”此时曲山当然知道武士敦是受奸人诬陷的了。

 古云飞轻功极好,武林天骄在外面把风,竟然截不住他。武林天骄怒道:“哪里走!”随手拾起一颗石子,便用“弹指神通”的功夫,向他的后心发射。

 古云飞听得石子破空之声,来势急劲,忙把判官笔反手一撩,“当”的一声,那颗石碎成四块,不料石子虽然碎了,余力未衰,一块碎石,依然打着了古云飞,不过没有打正穴道就是了,古云飞一个跄踉,险些跌倒。说时迟,那时快,武林天骄已是如飞赶上,武士敦也赶了出来,两头兜截古云飞。

 古云飞暗自叫了一声:“苦也!”眼看难以逃脱,忽听得嗖嗖连声,只见有一大群人飞过了墙头,进入园中。这是一个月暗星稀的夜晚,影影绰绰的一时间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人。

 这些人跳进来,立即便发暗器。武林天骄受暗器所阻,慢了一步。古云飞先到了墙边,他中了一颗铁莲子,但伤的却非要害。一条黑影扑上来喝道:“是谁?”古云飞出手如风,立即点了他的穴道,在他的肩头一按,借力使力,把那人推倒,自己却飞过了墙头。

 这一群不速之客约有十数人,分出两个人救护同伴,其他的人立即散开,作扇形包围,反而把武士敦与檀羽冲围在当中。

 武林天骄避开了暗器,凝神一看,只见来的是一群衣裳褴褛的化子。其中一个老叫化喝道:“跑了的让他去吧,在这园子里的鹰爪,都给我拿下。”武林天骄忙道:“你们错了,我不是鹰爪。”

 另一个老叫化喝道:“你是谁?”武林天骄道:“我是檀羽冲,是和你们帮主来的。”有人知道武林天骄的身份,嚷道:“檀羽冲,那不是金国的贝子吗?你来这里作甚?”有的人则在喝道:“什么帮主?武士敦这厮还有面目敢到这儿来见我们!”

 武士敦露出身形,朗声说道:“周、冯两位师兄,是我!你们误会了。”原来这两个老叫化正是大都丐帮的副舵周敢与冯遂。他们是在古云飞偷袭分舵之时,未曾给迷香薰着,逃出去的,他们逃了出去,火速找了十几个丐帮高手,又赶回来。

 武士敦正要辩白,周敢已是喝道:“武士敦你勾结金虏还配作什么帮主?拿下!”

 十几个丐帮高手,不由分说,一拥而上。

 武士敦取出了鲁长老给他的那根打狗棒,滴溜溜地舞了一圈,把攻到身前的诸般兵器荡开,叫道:“你们不认我,这根打狗棒你们总还认得吧?”曲山、周敢、冯遂都是鲁长老的弟子,周、冯二人当然认得他师父之物。按丐帮的规矩,武士敦持有这根打狗棒,就等于他师父亲临一样。

 周敢喝道:“暂且住手,且看他说些什么?”

 武士敦道:“不劳两位师兄费神,今晚来的鹰爪,除了那姓古的跑掉之外,其他的都已给我们拿下了。”此时丐帮弟子在园中搜索,已发现那班被点了穴道的金国武士。这班武士一半是武士敦点的,一半是武林天骄点的。周、冯二人当然看得出本门的点穴手法,武士敦无须多说,已是不辩自明。

 周敢道:“帮主恕罪,我们错怪了帮主了。”武士敦道:“敌人使用的反间之计,十分毒辣。要不是我恰巧来到,怎破得他的阴谋?这也怪不得你们。好了,咱们现在进去看曲舵主吧。”冯遂道:“曲舵主怎样了?”武士敦道:“曲舵主与本帮弟子均无伤损,看守他们的那两个鹰爪,也给我打伤了。”周、冯二人又是欢喜,又是惭愧。说道:“我们只道还有一场激战,难免互有伤亡的。幸亏帮主亲临,将这场大祸消弭于无形。”武士敦笑道:“只我一人还是办不了,我也幸亏有檀大侠帮忙。”于是众人又谢过了武林天骄,便一同进去。

 曲山已经把大厅里被缚的丐帮弟子解开,这些丐帮弟子,功力较弱,着了迷香,筋酥骨软,脱绑之后,仍然不能行动。武林天骄道:“我有柳老前辈所赠的辟邪丹,能解百毒。”取了出来,恰好每人可以分得半颗。药力稍嫌不足,但服下之后,手脚已是可以动弹,气力也在渐渐恢复。武士敦说道:“一个时辰之内,你们当可恢复原来的功力。这里已被敌人知晓,不能再待在这儿了。今晚就把分舵搬到别处吧。有适当的地方吗?”曲山道:“西山卧佛寺的主持是我的好友,可以到他那儿暂避一时,再作后计。”

 当下丐帮弟子立即去收拾必须带走的东西,曲山向武士敦谢过救命之恩,说道:“帮主怎的来得这么巧?”武士敦道:“我是特地来找你们的,想来这也是天意,教我恰巧撞上这班奸徒。”当下将在天狼岭与鲁长老会面的经过以及途中遇上杜永良夫妇等事,一一告诉了他们。武士敦道:“我听得大都搜捕本帮弟子,已知分舵迟早有事,果然就在今晚碰上。”曲山道:“却不知那姓古的如何知道这个所在?”武士敦道:“他是麻大哈的师兄。麻大哈的父亲就是以前假冒汉人,混进咱们丐帮的那个朱丹鹤。朱丹鹤做到长老,他偷了本帮的秘密文件给了儿子。各地的分舵我都已通知他们转移了,只有你们这儿,却尚无法通知。”曲山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可好?”武士敦道:“鲁师叔已不幸去世。他是伤在蒙古的尊胜法王的弟子宇文化及之手的。”曲山等人听了都伤心下泪,当下接过了鲁长老那根打狗棒,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即便没有恩师遗命,我们也一定遵从帮主的调度。”

 武士敦说道:“正是要请三位师兄,同商本帮大计。”曲山道:“帮主不必客气,有话吩咐便是。”武士敦道:“本帮从前定有三条禁令,一不当兵,二不作贼,三不许帮中弟子与绿林中人有甚私交。”曲山道:“哦,你说的这三条禁令,这正是朱丹鹤这老贼以前倡议订的。那时你还未进帮呢。我记得当时开丐帮舵主大会之时,我的师父和尚老帮主都反对朱老贼这个提议,但多数舵主附和他,结果采取了折衷的办法,由各个分舵的舵主告诫他本舵的弟子,要遵守这三条禁约,但却不列为帮规。禁约是暂时性的,并非永远都要遵守。以后的帮主,可以有权将它取消。所以连‘禁令’都说不上,只能说是禁约。”

 武士敦道:“这件事情如今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是朱老贼的阴谋,要把本帮孤立,限制本帮的弟子参加抗金的义军。如今我已传令取消这三条禁约了。请曲师兄帮忙我向北五省的各处分舵舵主解释解释。”武士敦是考虑到只凭一纸命令取消,恐怕各分舵的舵主不能心服,故此要借重曲山在北方丐帮中的威望,派人去向各处分舵说个明白。

 曲山道:“大都的丐帮目前就正在遭受金虏的欺凌,丐帮弟子岂可不与江湖上的侠义道联手共抗强敌?帮主取消这三条禁约正合我心。我明日就派人到各处分舵去,传达帮主的意思。听说目前金虏正准备对祁连山动兵,帮主可是为了此事要号召本帮弟子与祁连山的耶律元宜配合,一同抗金么?”

 武士敦说道:“不错。我已经用飞鸽传书,调本帮的弟子在一个月后,集中在祁连山周围的四个地方了。要是曲师兄能够和我同去──”曲山不待他把话说完,便笑道:“反正我也不能在大都待下去了,正要到外地走走。不过,本帮的事务还须料理,哪些弟子该留在大都,哪些弟子应该疏散,都得有个安排。所以恐怕还要在大都耽搁三两天。难得帮主亲临,帮中弟子也该谒见。”武士敦道:“我等曲师兄便是。谒见却可免了。”武士敦一算日期,多留三几天也还可以如期赶到天狼岭赴蓬莱魔女之约。

 分舵的丐帮弟子已经收拾好必须带走的东西,于是连夜出走,把大都分舵暂时搬到卧佛寺去。卧佛寺在西山山麓,离城约四十里。建于唐朝,原名“兜索寺”,寺中有檀木雕成的卧佛,因此后来改名卧佛寺。寺中的主持四空上人是丐帮前任帮主尚昆阳的老朋友,曲山带了武士敦去见他,四空上人十分欢喜,答应尽力帮忙丐帮。

 一连两天,武士敦都忙于与曲山一同料理帮务,武林天骄帮不上忙,这天晚上,独自无聊,看见月色很好,便出了卧佛寺,观赏西山的夜景。

 卧佛寺后面有个幽静的去处,名叫“樱桃沟”,两山之间一个外广里窄的山沟,两边都是野生的樱桃树。有一条清澈的溪水从山沟里穿过,从卧佛寺可随溪水走到这儿。一路上不知名的小花野草发出阵阵幽香,山中怪石如虎如狮,如剑如戟。在月色朦胧之下,更显得景色清幽。

 武林天骄独立峰头,静观山色,飘飘然有出尘之想。山风吹来,微带寒意,武林天骄遥望金京,心中生出许多感触,心中想道:“此地无异世外桃源,外面却是干戈扰攘。不知何日方得天下清平,同享太平之乐?”又想起自己离开王府,如今刚好一年。当时只道自己永无重归之日,不料如今相隔不过一年,又再踏入都门,京中景物依然,而金国的国运却已是渐趋没落了。“我从前只道推翻了暴君,百姓便可得享太平。却怎知完颜亮死了,完颜雍继位,一样是黩武穷兵。看来老百姓要想过好日子,仅仅推翻一个暴君还是不行的。”又想:“金国从前侵宋,如今却在面临蒙古入侵的危险,难道当真是一报还一报吗?”自问又自答道:“善泳者死于溺。这对喜欢穷兵黩武的帝王将相而言,他们之不得善终,原是应该的。可是要战争的是帝王将相,不是老百姓。老百姓何辜,受此荼毒!不过我是金人,为了金国的老百姓,我既要反对本国的暴君,也要反对蒙古的侵犯。”

 武林天骄正自思如潮涌,忽听得人有朗声吟道:“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披群物秋,风飘大漠寒。荣华东流水,万物皆波澜。白日掩徂辉,浮云无定端。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鸾。且复归去来,休歌行路难。”这是唐代诗仙李白的诗篇,却正合武林天骄此时的心境。诗中写一个志行高洁的君子,鄙弃荣华,宁愿在江湖终老。但国事颓唐,小人当道,君子失所,百姓流离,却不能不令他时生感慨,因而有“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之叹。武林天骄最爱读李白的诗篇,他以金国贝子的身份,不见容于王室而要流浪江湖,他也正是以这首诗中的君子自况的。

 武林天骄呆了片刻,心中想道:“不想这山中也有高士。”抬眼望去,只见一个年纪大约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正自对面的山坡走下来。武林天骄不禁大感意外。在他想象中以为这个“高士”至少也应该是三十开外的中年人的。

 武林天骄心想道:“此人年纪轻轻,怎的有这许多感触?”心念未已,只听得这少年自言自语道:“这几天被爹爹关在书房念书,师父所教的功夫不知生疏了没有,且待我试试腕力。”当下随手拾起两颗石子,用“流星赶月”的手法打了出去。

 两颗石子在空中撞个正着,“啪”的一声,变成粉碎,化作一团尘雾。武林天骄吃了一惊,心中想道:“这少年的暗器功夫倒是不俗,我在他这般年纪的时候,恐怕也还未有他这样的造诣。这两颗石子是在打出了十丈开外的上空撞碎的,若不是内功已有相当火候,怎生能够如此?何况这又是在晚上打的。这晚月色虽好,但夜晚总是不如白天之容易瞄准,这少年能用后一颗石子恰恰打中前一颗石子,手法之妙,腕力之强,眼力之准,都可以算得是第一等的暗器功夫了。”

 乱草丛中窜出一头小鹿,显然是给石子爆裂的声音惊跑的。这少年笑道:“我本无心打猎,但你既撞了上来,也就怪不得我了。”拾起两颗石子又打出去。这一次的暗器手法更是奇妙,两颗石子同时打出,速度却是大不相同,第一颗石子飞过小鹿的前头,打了个圈,掉头飞回,第二颗石子这才追了上去。两颗石子一前一后,夹击那头野鹿,叫它进退不得,无处可逃。这少年是怕野鹿跑得快,两颗石子若然都是从后面打去,恐怕未必打得着它,所以才用一颗石子打过它的前头,再反射回来,与后面一颗石子夹击它。

 武林天骄微微一笑,道:“何苦伤害一头善良的小鹿?”说话之间,已是使出了“弹指神通”的本领,把一颗石子弹了出去。

 武林天骄是站在与这少年对面的山坡,石子打出,恰好碰着少年所发的第一颗石子,这颗石子给碰了回去,登时失了准头,本来若是任由它自己飞回去的话,是可以打着那头野鹿的,但给外力一个碰撞,这颗石子在野鹿的前方划了一道弧线,射上半空,却又恰好碰上了那少年所发的第二颗石子,两颗石子都化成了粉碎,但武林天骄那颗石子却是完好无缺地掉下来。

 武林天骄现出身形,迎上前去。这少年吃了一惊,问道:“你是谁?”武林天骄也道:“你是谁?”

 这少年望了武林天骄一眼,心中疑惑不定,说道:“你是女真鞑子么?”武林天骄穿的是他旧日在王府的衣裳,这山上一向又是少有外面的陌生人到的,是以这少年有此一问。他怀疑武林天骄是朝廷派来刺探卧佛寺的鹰爪。金人属于女真族,汉人是常常把他们所厌恶的金人骂为“女真鞑子”的。

 武林天骄笑了一笑,眉头略皱,说道:“不错,我是金人。但并非所有的金人都是你们汉人的仇敌,你这鞑子二字,骂得不对!嗯,你的功夫是谁教的?”

 这少年“哼”了一声,说道:“既是金人,半夜三更到这里来还能安着什么好心?哼,我的功夫是谁教的,你管不着。”

 武林天骄见这少年对他深含敌意,心里想道:“他不知我的来历,也难怪他会如此。他想必是住在这附近的,我回去问问四空上人,当可知道他的底细。”于是笑了一笑,说道:“你不说那就算了。我走啦。”

 少年忽地喝道:“慢走!”武林天骄道:“怎么?”少年道:“你往哪儿?”武林天骄笑道:“你不许我管你,你却要管我?不过,说给你听也无妨,我上卧佛寺。”

 少年唰的拔出剑来,喝道:“卧佛寺岂能让你这女真鞑子胡乱跑的?我的武功比不过你也非要和你斗一斗不可!”说罢一声长啸,唰的一剑便向武林天骄刺来。

 武林天骄有意看看这少年的剑术本领,于是也不向他解释,当下笼手袖中,挥袖一卷,便化解了少年的一招。

 武林天骄的内功造诣早已到了一流境界,随便什么东西在他手里使用起来都有很大的威力。这衣袖的一挥一卷原是想把这少年的长剑夺出手的,但他怕伤了这个少年,所以只敢用五六分气力。

 只听得“嗤”的一声,少年的剑锋一歪,把武林天骄的衣袖划破了一道裂缝。武林天骄心道:“这少年的功力在我估计之上。好,我且不忙夺他的剑,且引他把剑法施展出来,看看他是什么家数。”

 这少年的长剑给武林天骄挥袖拂开,心中又惊又怒,想道:“我可得早点把师父请来才好。”于是又是一声长啸,使出更凌厉的剑招,闪电般地向武林天骄攻了七剑。

 原来这少年认为武林天骄是金廷鹰犬,将有所不利于卧佛寺,是以他非要和武林天骄狠斗不可。他的啸声乃是向卧佛寺的四空上人报警的。

 武林天骄使出了落英掌法,把气力用得恰到好处,化解少年的剑招。偶尔也突然攻这少年的要害,看这少年如何应付。

 两人一口气斗了几十招,这少年剑法沉稳狠辣兼而有之,而且往往有出人意表的招数。武林天骄甚是奇怪,心里想道:“这少年的剑法和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剑法都不相同,可以算得是自成一家的上乘剑法。他的师父不知是哪位世外高人。”要知武林天骄所学甚博,各家各派的剑法都瞒不过他。但如今试了几十招还是未能试出这少年的师门来历,自是不禁有些诧异了。

 这少年也看出武林天骄是未尽全力,怒道:“好,你敢将我戏耍,等下我要叫你后悔莫及!”武林天骄笑道:“我和你又不是敌人,何必性命相扑?说老实话,你这样的年纪,有此本领已是很不错了。但我对你的话却有所不明,我为什么要后悔呢?”话犹未了,这少年忽地大叫道:“师父,快来!”

 武林天骄道:“很好,我正想见见你的师父。”回头一看,只见四空上人满面笑容,已是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武林天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少年乃是四空上人的俗家弟子。

 四空上人笑道:“檀大侠,我这徒弟的功夫还过得去吧?符儿,你还不赶快谢谢檀大侠的指点。”武林天骄道:“令徒真是武学的奇才,年纪轻轻,本领已是十分了得。恭喜大师得了衣钵传人了。”四空上人笑道:“他要传我的武学还勉强可以,要传我的佛学,那就难了。只能说是我的半个衣钵传人。”

 这少年呆了一呆,想不到师父竟有一个“鞑子”朋友,满面尴尬地走了过来,向武林天骄赔了一礼。四空上人道:“这位檀大侠便是外号‘武林天骄’的檀贝子,檀羽冲。他为咱们汉人打抱不平,反抗本国暴君,连贝子也不做了。你怎的这样不知好歹,一来就把檀大侠得罪了。以后不许这样鲁莽。”

 武林天骄笑道:“不知不罪。我也正喜欢像令徒这样的热血少年呢。刚才我是有心引他把剑法施展出来的。”少年这才知道武林天骄的来历,十分惶恐,讷讷说道:“是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把所有的金人都当作鞑子啦。”

 四空上人道:“我这徒弟名唤仲少符,他爹爹仲太符是个饱学之士,不愿出仕金廷,在这山沟里隐居的。少符跟他爹爹在家读书,每隔三两天到卧佛寺一次,由我传授他的武功。”武林天骄道:“哦,原来令尊就是仲老先生。闻名已久了。”

 原来仲太符和耿照的父亲耿仲,当年乃是并驾齐名的名士。只是耿仲兼通武艺,而仲太符则专攻经史,不习武艺。后来耿仲为了苦心报国,屈志事金,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用了十多年的工夫,刺探了金国的许多机密,临死之时,这才把自己的苦心告诉儿子耿照,叫他把一封密折,带到南宋。耿仲当时决意出仕金廷之时,他的这番苦心是连好友仲太符也没告诉的。仲太符一怒之下,与耿仲割席断交,从此隐居在西山的樱桃沟。武林天骄曾听得耿照说过他这位世叔的名字,故此知道仲太符之名。

 四空上人道:“符儿,你怎的半夜三更出来?”仲少符道:“我听说有许多叫化子到了卧佛寺,不知是什么事情,想来看看。”四空上人道:“丐帮的武帮主正在本寺,是和檀大侠一同来的。你去认识认识武帮主也好,将来在江湖上可以有个照顾。”于是三人一同回转卧佛寺。

 路上仲少符忽地问道:“师父,我的本领可以行走江湖了么?”正是:

 人在深山怀四海,少年壮志欲凌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