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回 祸生荒谷追穷寇 乐在天涯战恶风

 人影未见,暗器先到。宇文化及听这暗器破空之声极为强劲,心中一凛,连忙拾起一颗石子,也用“弹指神通”的功夫将石子弹出。只听得“卜”的一声,两颗石子在空中撞个正着。宇文化及所发的那颗石子被击成粉碎,对方所发的那颗石子也被撞得失了准头,未到宇文化及的身前便坠下了。不过却并没有碎裂,显然这人的功力是比宇文化及更胜一筹。

 宇文化及大吃一惊,骂道:“什么人偷施暗算?”话犹未了,只见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番僧哈哈大笑地走了出来。

 这红衣番僧翻起一双白的眼珠,滴溜溜的在宇文化及的身上打了一转,阴阳怪气地笑道:“我这颗小小的石子不过是试试你的功力而已,当真暗算,你还有命么?不过,你能够打落我的石子也算不错了。”

 宇文化及面上一红,心里想道:“这和尚虽然狂妄,但本领却确实了得。听他口气对我也不敢轻视,倒不妨与他交交。”于是问道:“请问大师法号,何以要试在下功力?”

 红衣番僧冷冷道:“你不知道我,我却知道你。你是不是叫宇文化及,从蒙古来的?”宇文化及喜道:“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就好说话了。”不料那红衣番僧面色一变,冷笑道:“谁与你套什么交情,好,你既然是宇文化及,我就没有认错人了。吃我一掌!”

 红衣番僧出声掌发,一掌劈去,呼呼风响,宇文化及身形一闪,避开正面,连用“三环套月”“风拂垂杨”两招,才堪堪把对方的招数解开。但虎口亦已隐隐作痛。宇文化及又惊又怒,喝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何冤?何仇?你为什么如此蛮不讲理?”

 红衣番僧“哼”了一声说道:“你欺负我的徒弟,还敢怪我不讲道理么?哼,你自恃武功,辱我门下弟子,我就非把你的武功废掉不可。”

 原来这红衣番僧正是麻大哈的师父──灵山派南支的掌门人猛鹫上人。麻大哈与上官宝珠逃到山下,恰好遇上师父,免不了要请师父报仇。

 猛鹫上人此次来天狼岭怀着两个目的,一来是为了打听太乙与公孙奇的下落,意欲取得桑家的两大毒功秘笈。二来是侦察他的徒弟,看他是否有背师的行为。原来猛鹫上人与北支的掌门人青灵师太面和心不和,多年来都是各怀心病的。猛鹫上人遣麻大哈往天狼岭之后,放心不下,他听得消息,说是青灵师太也派遣了她的女儿上官宝珠前往天狼岭,他恐怕麻大哈若然取得那两大毒功秘笈,只怕会送给青灵师太,以讨好她们母女,故而自己亲自赶来。

 猛鹫上人到了天狼岭,果然就遇上麻大哈与上官宝珠二人,猛鹫上人本来心中有气,可是一看他的徒弟已受了伤,而且他对青灵师太怀着心病,也不便在上官宝珠面前公然发作,于是只好隐忍不提。他盘问了麻大哈,知道了他们在天狼岭未找着太乙与公孙奇,他心上的一块石头先放下地。于是再问明了伤他的人是谁,便上山来了。

 猛鹫上人其实并不知道宇文化及的来历,但见他穿着蒙古武士服装,又试了他的功力,果是不凡,断定他就是打伤自己徒弟的人,一问之下,果然不错。猛鹫上人性情凶暴,别人欺负他的徒弟他认为就是看不起他,于是问明之后,立即便下杀手。

 宇文化及功力稍逊一筹,但亦非弱者。猛鹫上人一掌伤他不了,宇文化及想要求和,刚刚说了两句:“大师息怒,我并不知道是大师的弟子……”话犹未了,猛鹫上人大怒喝道:“好,你既然知罪。那就给我磕头!否则,我还是非把你的武功废掉不可!”

 宇文化及几曾受过如此闲气,心中也不禁火起,冷冷说道:“大丈夫宁教头断,不能折腰。我口头向你赔个礼已是给了你的面子了。你知道我是谁?”

 猛鹫上人大喝道:“管你是谁?”呼的一掌,又劈过来。这一掌他用上了八成内力,掌风呼呼,当真是有若排山倒海。宇文化及这次有了准备,真力凝聚掌心,使出了“混元一功”,硬接了猛鹫上人的一掌。

 “混元一功”是宇文化及的师父尊胜法王所传的武林绝学,掌力之霸道足以与少林派的大力金刚掌抗衡,在邪派中乃是第一等刚猛的掌力,而且能伤奇经八脉,比正派中的大力金刚掌尤为阴毒。可是由于猛鹫上人的功力实在太高,双方对了一掌,“轰”的一声,宇文化及仍然给他震退三步。

 猛鹫上人是占了上风,但对掌之后,他亦感到脉息受了对方掌力的震荡。猛鹫上人吃了一惊,连忙默运玄功,调匀气息。喝道:“你这混元一功是跟谁学的?”

 宇文化及冷笑道:“天下有几人会使混元一功?”言下之意,猛鹫上人既然识得“混元一功”,就应该知道他的师父是谁了。

 猛鹫上人心中一凛,想道:“听说尊胜法王有个关门弟子,本领甚为了得,莫非就是此人?”瞬息之间,他心中转了几个念头,先是想与宇文化及讲和,但随即想道:“尊胜法王若知我欺侮了他的弟子,只怕他也不肯干休。不如就把这厮杀了,免除后患。”于是猛鹫上人佯作不知,也不再问。迈步上前,猛的又向宇文化及施展杀手。这一次出手更为凌厉,双掌擒拿,宇文化及的七处大穴都在他的掌势笼罩之下。

 宇文化及使出浑身解数,仍是有一处穴道避不开他的擒拿,只好再以“混元一功”与他硬拼一掌。双掌相交,“蓬”的一声,宇文化及倒纵出一丈开外,但觉胸中气血翻涌,好不容易才稳得住身形。

 猛鹫上人跟踪追击,宇文化及忽地叫道:“且慢动手,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灵山派南支的掌门猛鹫上人。”原来用一招大擒拿手擒拿对方的七处穴道,这是只有灵山派才有的独门武功。

 猛鹫上人大为得意,哈哈笑道:“算你有点见识,看得出我这一招大擒拿手法,但你知道我的来历又怎么样?”

 宇文化及说道:“我看得出你的来历,想来你也应该看得出我的来历。若是上人不嫌在下高攀的话,咱们倒不妨交个朋友。”

 猛鹫上人“哼”了一声,说道:“你倒说得容易,你打不过我,才与我套交情,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

 宇文化及淡淡道:“不错,以你的本领,你可以把我杀掉。但你杀了我,你必有后祸。而且即使除掉这层不说,你要杀我,你至少也得耗掉五年功力。那时只怕你这掌门人的位子也坐不稳啦。”

 宇文化及的混元一功能伤奇经八脉,倘若他拼死一斗的话,猛鹫上人的确是要大伤元气,说不定还不只耗损五年功力。猛鹫上人心里想道:“这厮倒不是虚声恫吓,我若耗损五年功力,是斗不过青灵老乞婆了。”原来灵山派自分为两支之后,彼此都想兼并对方,但由于猛鹫上人与青灵师太功力悉敌,彼此都不敢抢先发难。这就是他们二人各怀心病的由来。

 可是猛鹫上人一来是为了面子攸关,二来也怕留下了宇文化及,将来宇文化及可能唆使尊胜法王出来与他为难。因此他还硬着口气,冷笑说道:“你欺负了我的弟子,还要我把你当作朋友,天下有这样便宜的事?”

 宇文化及笑道:“我是伤了你的两个弟子(他以为上官宝珠也是猛鹫上人的弟子),那是我事前不知他们的来历之故。我想送给你两件稀世奇珍,略表歉意。你意下如何?”

 猛鹫上人道:“什么稀世奇珍?”

 宇文化及说道:“阿修罗花与天山雪莲,这两样奇花,别人也许不知它的珍贵之处,你是一定知道的。”

 猛鹫上人双目闪闪放光,说道:“你有这两样奇花?我不相信!拿出来给我看看。”

 灵山派擅于使用毒药暗器,这两样奇花,一样可以制炼极厉害的迷香,一样则是解毒的圣药。正合猛鹫上人之用。

 宇文化及说道:“上人想要这两种奇花,请随我来。”猛鹫上人随他走了一程,果然闻得阿修罗花与天山雪莲的香气。猛鹫上人又惊又喜,心里又是怀疑不定,突然停下脚步,说道:“你既然发现此处有这两种奇花,为何你不自取?”

 宇文化及说道:“实不相瞒,这间屋子内有几个武林高手,我一个人敌不过他们,咱们二人联手,方可操胜算。”

 猛鹫上人道:“是些什么人?”宇文化及道:“一个是丐帮的鲁长老,一个是新任丐帮帮主的武士敦,一个是在金国有武林天骄之称的檀羽冲。还有两个女的,尚未知道她们的来历,武功也很不差。”

 猛鹫上人有数十年未曾下山,只知道鲁长老的来头,当下哈哈大笑道:“鲁阳戈的功夫虽然不错,也还未算得武林中顶尖儿的人物。其他几个是他的晚辈,武功再高,料想也高不到哪里去。”

 宇文化及道:“上人不可轻敌。不错,鲁阳戈是年纪老迈,武功消退了。但武士敦与檀羽冲却是不能小觑,我和他们单打独斗,也只能堪堪打个平手。”

 猛鹫上人冷笑道:“这几个人是你的仇敌吧?哼,哼,原来你是借花为饵,要我助你报仇。”

 宇文化及道:“这是对你我都有好处的事情。不错,你是助我报仇,但我也助你取得这两种奇花,说不上是谁利用谁。而且,你我联手,把这几个人除掉,还有大大的好处。”

 猛鹫上人道:“还有什么好处?”

 宇文化及说道:“想来你应该知道我的师父就是尊胜法王了?”宇文化及既然说出了本师的名字,猛鹫上人再不能佯作不知,便道:“这又怎样?尊师武功盖世,我是仰慕已久,但我可不想向他讨取什么好处。”

 宇文化及说道:“我的师父已受铁木真大汗之聘,当上了蒙古的国师。”猛鹫上人道:“哦,这个,我倒尚未知道。但这又怎样?”

 宇文化及道:“铁木真大汗雄才大略,不久就要起兵吞金灭宋,统一中华。实不相瞒,我就是受了大汗与师父的差遣前来金国,一来打探金国虚实,二来给大汗招揽高人异士的。这几个人不肯受聘,定要与蒙古作对。上人若能助我除掉他们,功劳非小。那两种奇花自然归上人所有,另外大汗也必定厚礼上人,各种珍宝,随上人所欲。将来统一中华,上人可以做一个‘汗国’的国师,上人要想光大贵派,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猛鹫上人本来是还有些担心尊胜法王会对他不利的,听了宇文化及的说话,这才知道他们是要图谋大事,决不会计较这些小节,心上一块大石放了下来。于是哈哈大笑。

 猛鹫上人哈哈笑道:“老弟台,你何不早说。早知你是尊胜法王的弟子,又是替铁木真大汗办事的人,咱们就不致发生这场误会了。好,咱们今日算是应了一句俗话:不打不成相识。他日在大汗跟前,还得请你美言几句,好,咱们这就去吧。”

 且说鲁长老正在园中讲解那两种奇花的效用,忽听得外面的雪地上有轻微的积雪爆裂的声响,鲁长老心中一凛,喝道:“是什么人!”

 话犹未了,只听得宇文化及大声笑道:“鲁老头,你真好雅兴,你的伤恐怕还未好吧,就在园中赏花了?可是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园中有这两种稀世奇花,理该公诸同好才是。对不住,我擅自替你邀了一位朋友,如今我们是不请自来啦。希望你不把我们当作恶客。”

 宇文化及说到“恶客”二字,猛鹫上人已是越过墙头。武士敦大喝一声:“下去!”劈空掌发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掌力排山倒海般地向猛鹫上人涌去,猛鹫上人哈哈一笑,说道:“丐帮的大力金刚掌确是不凡,但要想把我打出墙外,你却还差几分功力。不错,我是要下来啦!”笑声中脚已落地,进了花园。饶是武士敦艺高胆大,也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想道:“他居然没有还掌,就硬接了我的劈空掌力。看来是比宇文化及那厮还要高明几分。”殊不知猛鹫上人是故作从容,他受了武士敦的一记劈空掌,胸口也是有点隐隐作痛。不过,他的本领也的确是比宇文化及高明几分,受了掌力之后,立即默运玄功,依然行若无事。宇文化及跟在猛鹫上人身后,也越过了墙头。

 猛鹫上人脚一落地,就朝着阿修罗花跑去,哈哈笑道:“何必和他们多说废话,我不只是要赏花,还要来采花!”鲁长老守护在花树之前,正要出招,武林天骄说道:“请让檀某替主人驱逐恶客!”

 武林天骄声到人到,一招“分花拂柳”,双掌一虚一实同时拍出,无声无息,掌力却是如狂涛突发般地卷来,猛鹫上人猝不及防,连忙后退三步,挥袖一拂,这才解了他的掌力。

 猛鹫上人双眸炯炯,大声说:“你就是号称武林天骄的檀羽冲吗?好,我让你三招,折折你这‘天骄’的傲气。”

 武林天骄冷笑说道:“什么东西?胆敢狂妄!我只是一招就要你非还手不可。”他已知猛鹫上人的功力在他之上,他所创的“落英掌法”,用来对付功力差不多的如柳元甲之辈可以收效,对付功力比他高的猛鹫上人则必须另出心裁。于是舍掌用箫,暧玉箫“呜”的吹出一口罡气,迅即一挥,幻出了千重箫影。

 箫影千重,变幻莫测。但猛鹫上人乃是一派的武学宗师,却看得出武林天骄这一招乃是同时指向自己的九处穴道。饶是猛鹫上人见多识广,也未曾见过如此奇妙的点穴功夫,原来这是武林天骄得自柳元宗所授的“惊神指法”,这是天下无双的点穴功夫,武林天骄以箫代指,又加多了许多变化,更见神奇。

 猛鹫上人无法闪避,只好出掌相抗,他双掌一扬,使出大擒拿手法,掌风呼呼,不但抵消了暖玉箫中吹出的那股罡气,而且也是在同一招内,抓向武林天骄的七处关节穴道。双方以攻对攻,猛鹫上人功力稍胜一筹,武林天骄展开了行云流水般的身法,在紧要的关头,一闪闪开,双方均无伤损。可是猛鹫上人大言在先,说是要让他三招的,如今却给他在一招之内迫得还手,在面子上已是先输了一招了。

 那一边,武林天骄挡住了猛鹫上人,这一边,鲁长老就向宇文化及迎上,厉声道:“恶贼,你敢欺我老迈,我虽老迈,一样还可废你武功。好,今日须报你一掌之仇!”宇文化及哈哈笑道:“老匹夫,你侥幸未死,还敢口出大言。好吧,你要送死,那就来吧。”

 武士敦哪肯让鲁长老冒险,说道:“师叔,让我来!”抢在鲁长老前头,一招“横云断峰”,掌如刀劈,登时堵住了宇文化及的去路。鲁长老深知他这位师侄之能,以鲁长老的身份,也不便以二敌一,武士敦既然上前,他也只好让他了。

 宇文化及与武士敦对了几掌,情知在掌力上无法占武士敦的便宜,便取出了日月双轮,说道:“武帮主,我再与你比一比武器上的功夫。”

 武士敦道:“管你用什么兵器,我都是一双肉掌奉陪!”宇文化及双轮并举,一招“双龙出海”,平推过去。武士敦呼呼两掌,将他双轮拨开。

 宇文化及在这日月双轮上曾下了十年苦功,双轮盘旋滚上,势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武士敦使出了丐帮的武林绝学──大力金刚掌,使到兴酣之处,劲如骇电奔雷,也是厉害之极!论掌力武士敦稍胜一筹,但宇文化及却占了武器上的便宜,双方恰恰打成平手。

 那一边武林天骄与猛鹫上人也展开了一场激烈非常的恶战。武林天骄以天下第一的点穴功夫对付猛鹫上人,猛鹫上人则使出本门的大擒拿手法。灵山派以轻功、暗器与大擒拿手并你三绝。猛鹫上人是掌门的身份,不屑使用暗器,这数十年来,他特别用心苦练的是大擒拿手法,早已练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双方以绝顶武学较量,在招数上谁也占不到便宜。但猛鹫上人功力较高,过了数十招之后,武林天骄却是自先额头见汗了。

 赫连清云见丈夫陷于困境,拔出了月牙弯刀,说道:“你是一派宗师,我们小辈向你请教,算不得是恃强欺弱,以众凌寡。”原来江湖上的规矩,平辈的只能单打独斗,倘若以二敌一,便是自贬身份。但猛鹫上人高于武林天骄夫妻一辈,晚辈与长辈交手,单打独斗,反而是轻蔑长辈的表现。不但可以以二敌一,以三敌一,以四敌一都可以的。赫连清云因为恐怕她的丈夫心高气傲,不愿要她帮忙,故而先交代几句。

 猛鹫上人哪里把一个少妇放在心上,哈哈笑道:“你们尽管都来,省得我费事。”赫连清云冷冷一笑,说道:“是么?那就休怪小女子无礼了,看刀!我告诉你,我这一招刀尖要刺你的风府穴!”

 双方交手,从没有先告诉对方自己要怎么出招的。猛鹫上人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冷笑道:“好吧,我倒要看你怎样刺我的风府穴?”要知“风府穴”是在后心,敌人迎面出招,那是绝不能刺着“风府穴”的。猛鹫上人只当她是胡说八道。

 赫连清云把月牙弯刀划了一道圆弧,唰的向猛鹫上人劈去,武林天骄跟她配合,箫中夹掌,同时发出一招“力劈华山”,掌力用到了九分。暖玉箫也同时点他胸前“愈气穴”。猛鹫上人单掌接了武林天骄的掌力,左掌一伸,便要硬抢赫连清云的月牙弯刀。哪知赫连清云的刀法奇诡绝伦,刀锋一转,刀尖竟自转到猛鹫上人的背后,果然就是刺他的“风府穴”。

 原来赫连清云的本领虽然不及丈夫,但他们是同派异流的师兄妹,差也差不到哪里。赫连清云的月牙弯刀式样特别,形如钩镰,她这套刀法是在光明寺的时候向柳元宗学的,揉合了本门的武功,这刀法就特别以奇诡见长。普通长刀刺不到敌人的背后,她的月牙弯刀,只要微一侧身,刀尖却正好可以刺到敌人背心的“风府穴”。

 当然,若是单打独斗的话,赫连清云是决不能得手的。但此际,猛鹫上人要分出六七分精神、功力应付武林天骄的箫中挟掌,他那一抓抓空,力道可就荡不开赫连清云的月牙弯刀了。只听得“嗤”的一声,刀尖划破了他的衣裳,刺着了他的“风府穴”。

 “风府穴”本来是人身死穴之一,但赫连清云的刀尖刺着猛鹫上人的“风府穴”,对他却是毫无伤损。原来猛鹫上人练有护体神功,赫连清云功力不如丈夫,还够不上破他的护体神功。在刀尖触着猛鹫上人身子的那一刹那,他的背部肌肉突然凹陷半寸,就差那么半寸,已是消解了赫连清云的劲道。刀尖虽然触着身体,也不能伤人。但虽然如此,对猛鹫上人来说,这一招也是危险之极。死生之际,真可以说得是间不容发。

 猛鹫上人大怒,“呼呼”两掌,左一招“五丁开山”,右一招“仙人指路”,猛攻赫连清云。武林天骄“呜”的一口纯阳罡气从暖玉箫中吹出,饶是猛鹫上人内功深湛,也觉触体如烫。猛鹫上人只得挥袖成风,抵消他的纯阳罡气。说时迟,那时快,武林天骄一招“斗转星横”,把玉箫当作判官笔使,又指到了猛鹫上人脑后下三寸的“玉枕穴”,“玉枕穴”是人身的死穴之一,而且是最脆弱的一个部位。这一招乃是攻敌之所必救,猛鹫上人只好转过身来,对付武林天骄。那两招杀手,也就给赫连清云从容化解了。猛鹫上人力敌武林天骄夫妇,不免处于下风。但他功力深厚,七十二招大擒拿手法又极其厉害,武林天骄夫妇在急切之间也是胜他不了。

 鲁长老凝神观战,见武林天骄夫妇已是占了上风,武士敦和宇文化及也打成平手,这才松了口气。蓦地省起,说道:“云姑娘,你去采那雪莲,我把这魔鬼花摘下。”鲁长老是怕他们在激战之中,可能损伤这两种奇花,也怕他们续有党羽来到,为了谨慎起见,当然是先采下为宜。他知道云紫烟怕嗅魔鬼花的气味,故而叫她去采天山雪莲。

 云紫烟道:“天山雪莲,蓓蕾初绽,现在采下,不是太可惜了吗?”鲁长老说道:“有两朵已开了几瓣,先采下来,我将它养在冰魂瓶中,可以用人工方法将它催开。还有三朵含苞未放的,暂时不采。在湖边的假山洞中,有一支竹钩,你可以用竹钩把雪莲钩下来。但可要特别小心,别把它弄坏了。”

 原来雪莲是在冰湖中开放的,湖中浮冰片片,以云紫烟的轻功,踏在浮冰之上,也许勉强可以,但总是有几分冒险,鲁长老怕她跌下湖中,因此还是叮嘱她用竹钩摘花较为稳妥。

 魔鬼花已经开了的有十三朵,鲁长老刚刚采了七朵,忽听得有人哈哈大笑,说道:“我道是什么人在这里打架,原来是你这个狗肉和尚!”声到人到,是个身材高大的驼子,正是神驼太乙。

 神驼太乙和猛鹫上人是旧相识,猛鹫上人一见是他,真是喜从天降,忙说道:“驼兄,你帮个忙,快抢天山雪莲和魔鬼花,咱们两人平分。”

 太乙正是因为闻得这两种奇花的香气而来的,大笑道:“这个不用你说,我也会去抢的了!”

 魔鬼花是长在树上的,采它不必怎么费力;采天山雪莲则费力得多。云紫烟小心翼翼地刚用竹钩摘下一朵,太乙就猛地向她扑来。太乙是个识货的人,知道雪莲更为难得,而且只有两朵,生怕云紫烟再摘下一朵之后,就要溜走,故而先向她动手。

 鲁长老大喝一声,截住了太乙,怒道:“这花是我种的,岂能任你要取便取?”太乙冷笑道:“原来你是主人,失敬,失敬!”蓦地一指点去。鲁长老呼的一掌劈出,掌力大于指力,太乙身形一晃,从鲁长老身旁掠过,哈哈笑道:“原来是丐帮的鲁老前辈,好,好,回头我再领教你的金刚掌法。对不住,你种的天山雪莲,我可要不问自取啦!”

 鲁长老年老气衰,在掌力上虽然稍占了一点上风,但给太乙的玄阴指一戳,却也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个冷战,这刹那间,血液都似乎要冻得凝结起来。鲁长老连忙默运玄功,气纳丹田,把体中所受的阴寒之毒炼化。回头一望,神驼太乙已经在冰湖之旁与云紫烟交手了。

 云紫烟的本领自然是远不如神驼太乙,但她近年苦练无相剑法,在二三十招之内,却也还勉强可以抵挡。

 鲁长老识得玄阴指的厉害,自忖无法破他。叫道:“武师侄,你去对付那老残废,让我来打发这厮。”武士敦与宇文化及正自打得吃紧,听得鲁长老要来替他,吃了一惊,说道:“师叔,你先歇歇。小侄若是不行,再请师叔接下。”要知鲁长老昨日刚败在宇文化及的掌下,几乎送了性命,武士敦岂敢让他冒险?

 鲁长老顿足道:“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再歇?你不快去,云姑娘只怕就要性命难保了!你放心,我已经跟你说过,我自有办法胜得这厮!”一面说话,一面就抢上前去,挥掌接过宇文化及的招数,不由分说地硬替了武士敦。

 武士敦抬眼一望,只见云紫烟已给太乙迫得手忙脚乱,果然是非他马上去援救不可。武士敦心里想道:“武学之道,相生相克。鲁师叔深通武学,或者经过了昨日一败,他真的已想出了克敌制胜之道。”在这样紧迫的形势之下,已不容他多作考虑,只好让鲁长老和宇文化及交手,自己则抽出身来赶去援救云紫烟。宇文化及笑道:“你当真是寿星公吊颈嫌命长了。昨日一战,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么?”鲁长老淡淡说道:“我正是要报你昨日的一掌之仇!”宇文化及笑道:“好,你不怕死,那就来吧!”正要收起日月双轮,与鲁长老对掌,鲁长老道:“今日我与你较量兵刃。”抄起了打狗棒,便即进招。

 宇文化及“哼”了一声,道:“随你的便。兵器没长眼睛,只怕你死得更快。”经过昨日一战,宇文化及已知道鲁长老的功力虽深。但因年纪老迈,却没有足够的气力可以发挥,不论比什么他都可以稳操胜算。于是漫不经意地便把日月双轮向鲁长老推去。

 哪知鲁长老举起了打狗棒,只是轻轻一拨,宇文化及的日轮已给荡开,“当”的一声,与月轮撞上。说时迟,那时快,鲁长老的打狗棒已是闪电般地指向了他的胸前大穴。

 宇文化及吃了一惊,连忙一个“鹞子翻身”,倒纵出三丈开外。鲁长老跟踪追上,宇文化及用月轮护身,日轮反手推压,这一推一压,乃是他得意的杀手绝招之一,此时他已不敢轻敌,用足了气力,势道凌厉之极。哪知鲁长老的打狗棒只是滴溜溜一转,轻描淡写地又把他这一推一压化解开了。

 原来打狗棒法是丐帮的决不外传之秘,与大力金刚掌及伏魔杖法并称“丐帮三绝”。大力金刚掌以刚猛见长。打狗棒法则以阴柔制胜。大力金刚掌还比较易练,打狗棒法则极难练到炉火纯青之境。打狗棒法分圈、转、推、磨、粘、引、勾、连八诀,纯以借力打力为主,八诀互用,神妙无方。既是以借力打力为主,本身就无须使用多大的气力。昨日鲁长老猝然遇敌,又不知道对方的深浅,一时来不及用打狗棒,这才吃了宇文化及的大亏的。如今双方使用兵器,宇文化及可就要吃他的大亏了。

 但宇文化及也是个武学大行家,接连吃了几次亏之后,蓦地一省,收起了日月双轮,说道:“念你年纪老迈,我让你占一点便宜。管你用什么兵刃,我都是用一双肉掌奉陪。”原来他已看出鲁长老的棒法的奥妙之处,自己若用兵器,反而给他可收借力打力之效。如今他改用劈空掌力,只要打狗棒点不着他的穴道,鲁长老就无计可施,非得凭着本身功力和他硬拼不可。

 鲁长老心头一凛:“这厮可也真够眼力,今日我是非与他拼老命不可了。”原来鲁长老另有个“两败俱伤”之法可以制敌,但非到极紧要的关头,是不轻易使出来的。当下鲁长老神色不露,淡淡说道:“好,随你的便,我这打狗棒一样打你。”

 话虽如此,宇文化及改用了劈空掌力之后,鲁长老的打狗棒要打到他的身上,那也是大不容易了。宇文化及的混元一功可以用来护身,也可以用来攻敌,掌力使开,周围三丈之内,如同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壁。鲁长老的棒法纵然神妙,却近不了他的身。但宇文化及使用劈空掌力,也是有一利另有一弊。弊病在于他在三丈之外发出的掌力,对鲁长老也同样伤害不了。本来,鲁长老的气力大不如他,若是双方硬打硬碰的话,鲁长老必然支持不住。如今宇文化及怕了他棒法的神妙,不敢让他近身,鲁长老就可以支持更多的时候了。

 他们虽然不是近身搏斗,但也处处透着凶险。只要哪方稍有疏忽,另一方就可以立即欺身进招,取他性命。

 这一边,鲁长老与宇文化及打得难分难解。那一边武士敦也正在与太乙展开一场恶战。

 且说武士敦赶去援救他的未婚妻子,到得恰是时候。其时云紫烟和太乙已经斗了二三十招,气力渐感支持不住,太乙把她迫到了湖边,喝道:“撒剑!”五指如钩,朝着云紫烟搂头抓下。云紫烟身形已在他掌势笼罩之下,除了一招脱手掷剑,迫退敌人之外,必然要给他挤下湖中。但若掷剑退敌,以太乙的本领也断不会受她所伤。退而复进,云紫烟依旧脱不开他的魔掌。

 就在太乙大喝“撒剑”之时,武士敦也是一声喝道:“看掌!”人未到,掌先发,武士敦的大力金刚掌何等厉害,五丈之外,遥遥一掌,掌力已及到太乙身上,太乙陡然一震,连忙闪开。云紫烟一招“玉女投梭”,剑尖划过,把太乙的衣袖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幸而太乙功力远胜于她,当她剑锋触及之时,衣袖一挥,消解了她的六七分劲道,这才只是给划破衣袖,没有伤着皮肉。

 说时迟,那时快,武士敦劈空掌一记打出,人亦已赶了到来。挡在云紫烟前面,呼呼两掌,把太乙迫退。云紫烟惊魂稍定,想起刚才的险处,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只觉手足无力,倚着山石歇息,她暂时只能袖手旁观,看武士敦与太乙恶战了。

 太乙反手一指,一股冷风,如箭疾射。武士敦微感寒意,冷笑喝道:“你的玄阴指又能奈我何哉?”武士敦正当年富力强,且又天生异禀,内功造诣,比鲁长老还更深厚。太乙的玄阴指只能使他稍受影响。却是伤他不了。

 太乙挟着数十年功力,也是非同小可。他掌指兼施,寒风激荡,武士敦一面运气护身,一面以金刚掌应敌,双方旗鼓相当,恰恰打成平手。

 武士敦记挂着师叔,说道:“烟妹,你去助鲁师叔一臂之力。”云紫烟练的是峨嵋派的玄门正宗内功,歇了一会儿,行大周天吐纳之法,真气流转全身,气血畅通,精神已是渐渐恢复。当下答了个“是”字,便即向鲁长老那边跑去。

 可是她刚刚跑过一座假山,距离鲁长老还有数丈之遥,忽地听得有人哈哈大笑道:“还好,我也赶得上这场热闹!”声音初发之时,在花园之外远远传来,说到了“热闹”两字之时,人已越过围墙,进入了花园之内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太乙的女婿柳元甲。虽是女婿,两人的年纪可差不多,柳元甲的本领并不在他岳父之下。柳元甲进了围墙,张眼一看,只见园子里八个人,分成三处厮杀。鲁长老这边的人,他全都认得。与武林天骄夫妻激战的那个猛鹫上人,他也是早就认识的了,但宇文化及是何等样人,他却未知。正是:

 天狼岭上群魔会,血雨腥风又一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