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回 打狗棒中藏秘密 天狼岭上看奇花

 这蒙古武士的飞环袭敌,发掌攻坚,本来是他最得意的平生绝技,不料却给武林天骄只凭着一支玉箫,就轻描淡写地将他的杀手绝招化解开去。双方以兵器较量的结果,还是分不出输赢。这蒙古武士本来以为凭着自己的武功可以压倒中原武士,怎知在今日一日之内,他接连碰到的两个敌手──武士敦与武林天骄,他都占不到半点便宜。这蒙古武士锐气受挫,不觉有点茫然。

 在武林天骄与这蒙古武士交手的时候,武士敦和云紫烟则忙着分头去救人。麻大哈给抛进灼热的喷泉之中,武士敦要设法将他捞上来。上官宝珠给自己所发的毒雾迷倒,云紫烟也要设法将她救醒。

 云紫烟在上官宝珠的暗器囊中找到了几瓶丸散,不知道哪样才是对症的解药。武士敦笑道:“你等一会儿,自然有人会告诉你。”

 麻大哈正在那喷泉中挣扎,幸亏他未曾给点着穴道,双手紧紧抓着石壁凸出的棱角,这才没沉到水底。可是他大半个身子泡在沸烫似的温泉中,温泉的热气又令得他的呼吸不舒,十分难受。幸好武士敦来得及时,倘若迟来片刻,他就要晕厥了。

 武士敦以劈空掌力荡开喷泉口热腾腾的水蒸气,看清楚了麻大哈所在的方位,立即使出绝顶内功,虚空一抓,喝声“起!”麻大哈双手一松,登时被武士敦所发的这股力道吸了起来。可是却也只能上升三尺,不过上升三尺之后,武士敦的手臂已经可以抓着他的身子了,一抓着了他的身子,无需怎么费力就把他拉出了喷泉。

 麻大哈出了喷泉,冷风一吹,片刻就恢复了清醒。他双眼一睁,看见是武士敦在他的旁边,不觉吃了一惊,讷讷说道:“是你,是你救我?”

 武士敦道:“有话以后再说。你的师妹着了自己的毒烟,你快指出解药。”云紫烟已把那几瓶丸散摆在麻大哈的面前。麻大哈道:“用这羊脂瓶中的红色药丸,只须一颗便行。但在服食之前,必须给她推血过宫,这个,这个──”原来麻大哈刚刚苏醒,有气没力,不能替师妹推血过宫。但在他的心目之中,武士敦、云紫烟二人乃是仇敌,向“敌人”求助,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故而讷讷不能出之于口。

 云紫烟说道:“好,我知道啦,我给她推血过宫。”

 上官宝珠服下解药,过了一会,也醒了过来。她一有知觉,便张开眼睛叫道:“气死我也!那蒙古鞑子呢?麻大哥,咱们联手把他干掉!”上官宝珠晕述之后,初初醒觉,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人物和情势,只道是麻大哈救她的。麻大哈被抛入喷泉之事,她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蒙古武士把手一招,将飞出去的那只金环接回手中,朗声道:“青山处处堪埋骨。好,你们并肩子上吧,咱们决一死战!我宇文化及何幸,今日一日之内,得会你们两位金宋两国的大英雄。我即使死在你们手下,死亦可以无憾了。”这蒙古武士自报姓名,众人才知道他是复姓宇文,双名化及。

 宇文化及说得豪迈之极,但内心却是颇有怯意,恐惧武士敦与武林天骄联手攻他。武士敦哈哈一笑,道:“武某有心与你一决雌雄,但你今日已打得累了,强弩之末,胜之不武。你去吧!”

 宇文化及正好趁机自下台阶,当下双环并举,荡开武林天骄的玉箫,说道:“好,那么青山绿水,后会有期。他日相逢,我再向两位请教吧。”说罢回身便走。只见他健步如飞,转眼之间,已是不见踪迹。武士敦与武林天骄对这蒙古武士的武功,也不由得不暗暗佩服。

 此时上官宝珠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一看麻大哈落汤鸡似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扶着她的却是云紫烟,不觉大吃一惊,讷讷说道:“是你,是你救我?”

 云紫烟笑道:“不,是你自己的解药救了你的。”上官宝珠道:“你怎么知道解药?”云紫烟道:“这是麻大哥告诉我的。”

 上官宝珠一时还不明白,把眼望着麻大哈,满含诧异。麻大哈涩声道:“不错,你是云姑娘救的。我也是这位武帮主救的。不管他们是出于义侠心肠,以德报怨也好;或是出于化敌为友之念,市恩卖好也好。咱们总该感激他们。”

 上官宝珠做梦也想不到云紫烟会救她,纳罕问道:“我曾用毒针伤过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云紫烟道:“过去之事不必再提了,你若是从今之后,不再与抗金的志士为敌,咱们就交个朋友。”

 上官宝珠神态迷茫,再次把眼望着麻大哈,似乎是要麻大哈给她作主。

 麻大哈冷冷说道:“武帮主,我劝你不如一掌把我打死的好。我这条性命是你给我拾回来的,你打死我,我死而无怨。”

 武士敦道:“你这话说得太怪,我若要打死你,何必救你?”

 麻大哈道:“好,那么你莫后悔。你今日不杀我,他日我若有机会杀你,我可还是要杀你报仇的!”

 云紫烟不觉有了气,说道:“我的武大哥救了你,你还要杀他?你有良心没有?”

 麻大哈说道:“我若有机会杀得武帮主,我会立即自尽,偿他一命,以报他今日相救之恩,这也算对得住他了。明人不做暗事,我的打算就是这样。杀不杀我,随你们的便。”

 云紫烟道:“你又何必定要害人害己?”

 麻大哈说道:“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是金国军官,我爹爹又是死在武帮主手上。此仇不报,何以为人?报仇之后,我即自尽。公义私恩,两皆了结。我认为我是只能如此做法,才能求得心之所安。至于上官师妹,她和你们,并无直接的冤仇,她喜欢怎么样做,随她的便。”

 上官宝珠好生为难,她的武功虽然比麻大哈高出许多,但她少经世事,一向是对麻大哈服从惯了的。麻大哈要她为他报仇,她早已把此事当成自己的义不容辞的任务。于是她想了一想,说道:“云女侠,我的麻大哥和你们作对,我也是要和你们作对的。你今日救了我的性命,他日倘若你落在我的手上,我可以饶你三次不死。”

 灵山派本来是介乎邪正之间的一个武林宗派,上官宝珠的母亲脾气又极怪僻,是以上官宝珠也沾染了一身邪气,而另一方面,她又因少经世事,人甚单纯。她想出这个办法,自以为可以“两全其美”,既无负于师兄,而“饶云紫烟三次不死”,也可以无负于云紫烟救命之恩了。云紫烟听了,啼笑皆非。

 武士敦道:“麻大哈,你是在金国的御林军中任职吧?是几品武官?”

 麻大哈道:“五品带刀侍卫,你问这个做什么?”

 武士敦冷笑说道:“这位檀贝子想来你该认识,他是你们金国的贝子,可以继承亲王之位的。他现在就与汉人中的侠义道同在一起,反抗金国的暴政。事情要分清大是大非,仅知愚忠愚孝,只能说是糊涂。”

 麻大哈道:“人各有志,他是他,我是我。武帮主,你若怕我报仇,现在杀我,也还不迟!”

 武士敦本来想尽最后的努力,劝他一劝,见他执迷不悟,也不觉心中有气,于是“哼”了一声,道:“好吧,我武某人做事,也是但求心之所安。你他日杀我也好,不杀我也好,都不放在我的心上。我既然救了你的性命,就决不能与你为难,你走了。”

 麻大哈道:“多谢了。”上官宝珠服食解药之后,功力已经恢复,于是就与麻大哈携手同行,助麻大哈一臂之力。

 云紫烟忽道:“麻大哈,你等一等,有一件事,你恐怕还不知道。”

 麻大哈并不停步,漫声应道:“何事?请说!”

 云紫烟道:“你知道你爹爹是怎样死的?”

 麻大哈道:“我当日虽不在场,但也知道是武帮主所杀。你如此问我,难道还想为你的武大哥抵赖不成?”

 云紫烟正要说话,武士敦已是很不耐烦,说道:“不错,是我杀的。我等你报仇就是,去吧!云妹,你也不必多说了。”

 云紫烟怔了一怔,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麻大哈朗声说道:“多谢武帮主肯放我走,有生之日,必报盛德。”他这话含有两个意思,所谓“必报盛德”,其实乃是反话,即是要报父仇的意思。不过他在报仇之后,已决定自刎以报武士敦今日救他之恩,所以也可以当作正面的话来解释。他说的这两重意思其实也是重复他刚才说过的话。武士敦当然听得懂他话中含意,冷冷一笑,由得他去。

 云紫烟忽地想起一事,叫道:“且慢!”麻大哈傲然回顾,说道:“你们后悔了,是不是?对啦,你们还是杀了我的好!”

 云紫烟柳眉一蹩,说道:“你莫多疑,谁要杀你?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上官姑娘。”

 上官宝珠诧道:“何事?”在上官宝珠心目之中,她曾用毒针打过云紫烟,云紫烟对她定无好感,这次救她,在她看来也是别有用心的。她实在不懂云紫烟何以会关心她。而且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她也想不出还有何事是与云紫烟有干连的。

 云紫烟道:“你可知你的爹爹──”上官宝珠更是惊诧,不待她把话说完,并即问道:“你说什么?我的爹爹?”

 云紫烟道:“不错,你的爹爹青灵子前辈,遭了他师弟太乙的毒手。临死之前,曾托柳女侠柳清瑶捎信给你妈,并托她照顾你,希望你慎交益友,不可误入歧途。”

 上官宝珠面色倏地一变,说道:“什么青灵子?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哪里来的这个爹爹?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要什么人照顾?”

 这一次轮到云紫烟大为惊愕了,她知道其中定有隐情,说不定上官宝珠当真是不知青灵子是她的爹爹,要不然决无女儿不认父亲之理,但云紫烟却不便去探问别人的隐私。

 麻大哈冷笑说道:“慎交益友?不可误入歧途?嘿嘿,那是说你误交坏人,是我把你引入歧途了!”上官宝珠连忙说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管别人说些什么,麻大哥,你别多心了!”麻大哈此时已恢复了几分功力,上官宝珠与他手挽着手,助他一臂之力,两人施展轻功,急步而去。

 武林天骄摇了摇头,说道:“这姓麻的执迷不悟,亏你们有这许多精神去劝说他。”

 云紫烟道:“武大哥,为什么你不许我说明朱丹鹤之死的真相?”

 原来朱丹鹤(麻大哈父亲的汉名)当日在首阳山之战,虽然是被武士敦所擒,但却不是死于武士敦手下的。

 当时朱丹鹤被武士敦所擒,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本来不至于死的。但那次丐帮的纷争,是由于公孙奇篡夺帮主之位而起。公孙奇与朱丹鹤、风火龙(武士敦师兄)等人串通,意欲陷害武士敦,好令公孙奇继承帮主之位。公孙奇见朱丹鹤被擒,恐防他把自己的奸谋和盘托出,是以趁着混乱之中,打了朱丹鹤一掌。朱丹鹤年老体衰,抵御不了剧毒,这才毙命的。所以朱丹鹤实在是死于公孙奇的毒掌之下。

 刚才云紫烟本来要把真相说明,但武士敦却不许她说。云紫烟莫名其妙,故此要请武士敦解释。

 武士敦道:“那麻大哈既然一口咬定是我,又怎能相信咱们的说话,何况朱丹鹤罪大恶极,本来就是死有余辜,不过不应该由公孙奇杀他罢了。麻大哈执迷不悟,定要走上歧途,那也只好由他去吧。”

 云紫烟叹道:“我只是可惜上官宝珠。当初我以为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妖女,如今看来,却是个未经世故的少女,可惜没有人带她走上正路。”

 武林天骄说道:“麻大哈不足为患,我最担心的倒是那蒙古武士,此人武功极高,此次奉命前来,定有所图。蒙古的大汗铁木真雄才大略,他既夸下海口要吞金灭宋,倒是不可等闲视之。”

 赫连清云道:“却不知这个蒙古武士到天狼岭作甚?难道他也要寻访太乙等人吗?”

 武士敦道:“待咱们见了鲁长老,或者可以打听到一点消息。鲁长老虽然是多年隐居,不问世事,但太乙、柳元甲与这蒙古武士等人在天狼岭上出现,想来他总会知道。”武士敦已经从麻大哈的口中知道鲁长老的住处,于是一行四众继续登山。

 走过了喷泉。忽闻得风中送来的花香,云紫烟道:“此处地气温暖,有花不足为奇。但这花香气清幽,沁人脾腑,却是少见,不知是什么奇花?”众人循着香风来处走去,只见山顶一处人家,是用山上的青乳石建筑的,与山顶的积雪相衬,色调十分谐和。石屋的后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圃,围墙只有人高,花枝低桠,绿叶红花,隐约可见。花香就是从那里随风飘来。

 武士敦道:“想来鲁长老就是住在这间石屋的了。你想知道这是什么奇花,等下可以请鲁长老带你去看。”云紫烟笑道:“这位鲁长老倒是很会享福。可惜咱们都是世务纷繁,要不然选择一处好所在,结庐隐居,好友相邻,也是人生一乐。”

 武士敦笑道:“年纪轻轻,就想避世隐居?”话犹未了,云紫烟忽地“咦”了一声,跳了起来,说道:“血,血!咦,雪地上哪来的血迹?”

 武士敦吃了一惊,连忙跟着血迹追踪,到了血迹最浓之处,只见积雪堆起,武士敦拨开积雪,发现两条大狼狗的尸体,这两条狼狗脑门都开了个洞,落在武学行家的眼中,一看就知是给内家高手用掌力震裂的。想来是这两条狼狗死了之后,天上下了一场大雪,掩盖了它们的尸体,狗血却渗透出来,化成了血水。

 武士敦呆了一呆,说道:“不好,这两条狼狗正是鲁长老所养的灵獒。”原来“灵獒”乃是藏边出产的一种猛兽,是野狼与母狗交配所生的变种,似狼非狼,似犬非犬,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狼狗。这种狼狗凶悍非常,但经过训练,却又极通人性,所以又名“灵獒”。鲁长老因为独居无伴,在藏边带了两条灵獒回来,加以训练,不但可以作伴,而且变成了他的两个最好的助手。它们可以看门,可以打猎,还可以拉车,拉着长老自造的木头车子,到树林里拾柴火搬到车上拉回来,完全不用主人在旁监督、指挥,它们自己就会完成这些工作。

 这样凶悍而又经过武学名家训练的“灵獒”,武功稍差一点的碰上它,都会给它咬死。来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两条“灵獒”击毙,武功之高可想而知。但这还不足以令武士敦惊骇,武士敦惊骇的是:这两条灵獒是在鲁长老的门前给击毙的,倘若鲁长老安然无恙,焉能容他人击毙自己心爱的灵獒?所以这只有两个可能:要吗就是鲁长老得了重病,否则就是鲁长老受了重伤。

 众人都是同样的心思,于是连忙跟着武士敦走进那间石屋。武士敦正想通名求见,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你来了么?好吧,我正等着你来杀我。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我杀掉。哼,哼,好威风呀好威风!”声音若断若续,上气不接下气,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随时都可以断气的样子。

 武士敦大吃一惊,顾不得礼貌,连忙推开房门,说道:“鲁师叔,是我!”只见鲁长老躺在床上,面如黄蜡,眼睛尚未张开。

 鲁长老似是想张开眼睛,但力不从心,好一会才见他眯成一线,但仍然看不清楚面前的事物,有气没力地又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叫我师叔,你是谁?”

 武士敦知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当下不敢和他说话,先把他扶了起来,与武林天骄合力,各出一掌抵着他的背心大穴,以本身真气灌输进去,又过了好一会,鲁长老的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武士敦道:“弟子武士敦拜见师叔。”鲁长老道:“哦,原来是你。听说你已经继任了本帮帮主。好,很好,有你接任帮主,我可以放心了。”

 武士敦道:“这都是全靠师叔主持正义,小侄的沉冤才得昭雪。”说罢恭恭敬敬地给鲁长老磕了三个响头。原来当年武士敦奉师父之命,投入金国的御林军中,伺机刺杀金主完颜亮。这个秘密只有他的师父尚昆阳和师叔知道。尚昆阳预先立下遗嘱,声明倘若武士敦能够刺杀金主,成功归来,就由他继承帮主之位,这是尚昆阳恐防自己年纪老迈,万一不幸逝世了,无人知道这个秘密,只怕丐帮弟子要把武士敦当作叛徒,故而预先立下遗嘱,以免口说无凭。这份遗嘱就由鲁长老保管。后来武士敦成功归来,恰值他师父尚昆阳逝世之日。尚昆阳的大弟子风火龙与朱丹鹤串通,陷害于他,果然引起极大的纠纷。其时鲁长老正在天狼岭养病,得知消息,遂遣弟子龚浩将尚昆阳的遗嘱藏在打狗棒中,携回丐帮,给武士敦作证。龚浩途中被金国武士所杀,几经波折,打狗棒落在蓬莱魔女手中,最后才在丐帮的大会上给武士敦洗脱冤情。所以这次武士敦前来天狼岭,一来固然是有事要请鲁长老出山,二来也是要来给他叩谢大恩的。

 鲁长老道:“我受了你师父的重托,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但你这次万里远来,想必还有别的事吧。”

 武士敦见鲁长老刚刚恢复了两分精神,恐防他说话吃力,说道:“师叔,你先歇歇。待你养好了伤,小侄向你请教不迟。”

 鲁长老苦笑道:“我是受了混元一功掌力所伤,哪能够这样快就养好了伤?莫耽搁了你的正事,说吧。”

 武林天骄忽道:“我这里有柳老前辈所炼的小还丹,据柳老前辈说,这小还丹功能固本培原,对医治内伤,最有功效。清云,你倒一杯水来。”

 鲁长老道:“柳老前辈?是不是在二十多年之前偷入金宫盗宝的那位柳元宗柳大侠?”

 武林天骄道:“正是。柳老前辈不但武功绝世,而且医学也是当世一人。”

 鲁长老道:“我知道。那么你是他的什么人?”

 武林天骄道:“我与他非亲非故,但承他青眼有加,将我视同子侄。”

 武士敦道:“这位就是金国大名鼎鼎的‘武林天骄’,金国的贝子檀羽冲兄。他虽是金国贝子──但却是反对本国暴政的。他是弟子的知交,这一年他在光明寺和柳老前辈、公孙隐老前辈等人住在一起。”接着替赫连清云与云紫烟介绍:“这位赫连姑娘是檀兄的夫人,这位云姑娘是无相神尼的弟子。”赫连清云听了,加上一句:“也是武帮主的未来夫人。”

 鲁长老大为高兴,说道:“你有良师益友,又有无相神尼的弟子作你的贤内助,真是福份不浅。”

 说话之间,赫连清云已经把水取来,鲁长老服下了小还丹,果然见效甚快,只过了半炷香的时刻,他的脸色已由苍白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精神也好得多了。

 武士敦这才问道:“鲁师叔,伤你的是什么人?混元一功又是哪一派的功夫?”

 鲁长老说道:“你们在这山上,有没有碰见一个蒙古武士?”

 武士敦道:“是不是复姓宇文,双名化及的那个蒙古武士?我们刚才正是碰着他,还和他打了一架。难道就是宇文化及?”

 鲁长老道:“不错,我就是给这厮所伤。只恨我年纪老了,若是我年轻三十年,绝不能让他活着下天狼岭。你们又是怎样碰着他的?如今他往哪里去了?”

 武士敦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可惜我不知道就是这厮伤了师叔,要不然我也不必顾什么江湖规矩,就与檀兄联手,定能把他除掉。”

 鲁长老叹口气道:“还是让他走了的好。”武士敦怔了一怔,问道:“为什么?”

 鲁长老说道:“他走了,若有后患,最多是老朽承当。你们若杀了他,事情泄漏出去,麻烦可就大了。他的师父一定要找你们算账。”

 武士敦道:“他的师父是什么人?”

 鲁长老道:“他的师父是蒙古的国师,受蒙古大汗铁木真之封号称‘尊胜法王’。中原武林人士不知他的名头,但他的武功却是深不可测。三十年前我曾到过蒙古,那时我正在巅峰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和他的大弟子打成平手。尊胜法王有五个弟子,听说这个宇文化及乃是他的关门弟子。”

 武士敦与檀羽冲听了鲁长老这番说话,都不禁相顾骇然,心里想道:“宇文化及是尊胜法王的关门弟子,已经这么了得,那么倘若是碰着了他的师父、师兄,岂不是更难应付?只怕非把柳老前辈与明明大师请出山不可了?”殊知宇文化及虽然是关门弟子,但他的武功,在同门之中却是坐第二把交椅的,只逊于他的大师兄。不过他的师父尊胜法王武功却确是深不可测,足以与公孙隐、柳元宗及明明大师等武学宗匠并驾齐驱。

 不过,武士敦虽然是惊骇于尊胜法王的武功,但却并无怯惧之意。说道:“蒙古近年崛起,铁木真野心极大,从宇文化及所透露的口风,蒙古已是定下了吞金灭宋的计划,只怕丐帮迟早都要与他为敌。弟子若然碰上尊胜法王,打不过也是要和他打的,怕他什么祸患?”

 鲁长老笑道:“好,你有这番志气很好!那么我也做得对了!”

 武士敦问道:“宇文化及这厮何以会来伤害师叔?师叔做对了的又是什么事情?”

 鲁长老道:“我也不知道这厮是怎的知道我的隐居之所的。他找上门来,先是来一套说辞,意图分裂我们的丐帮。他知这大都(即今北京)的本帮舵主是我的弟子,他要我写一封信给他,倘若将来蒙古发兵灭金,希望北方的丐帮弟子给蒙古效力,即使不愿效力,也绝不与蒙古作对。他以为丐帮是反金的,蒙古要灭金,丐帮理应与他们合作。”

 武士敦道:“师叔怎么答复?”

 鲁长老道:“我当然拒绝了他。不错,我们是要反金,但不等于就要受蒙古利用。若上了他的圈套,那不就正如俗语所说:‘前门拒虎,后门进狼’了吗?只是以暴易暴而已!”

 武士敦道:“师叔做得对。宇文化及这厮也曾向我与檀兄下过如此说辞,我们也是这样拒绝了他的。”

 鲁长老接着说道:“他劝说不成,马上就和我翻脸,动起手来。我受了他的混元一功掌力之伤,但我强行忍着,不让他看出我是受了伤。我以毕生功力,作最后的一击,用金刚掌力,也伤了他,终于把他吓走的。这是昨天的事情。我虽然伤了他,但我自知年老力衰,他受的仅是轻伤,以他的内功造诣,只须一天功夫,就可以养好伤的。而我受伤之后,却是动弹不得,连自杀也不能够。所以我是准备他今天来杀我的,却想不到你们恰好今天到来,把他赶走了。”

 武士敦道:“等师叔养好了伤,我们一同下山。如今有了小还丹,想来用不了几天师叔就可以痊愈了。”

 鲁长老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是决意不再下山的了。多谢你们的好意。但倘若尊胜法王要来找我晦气,那么下山不下山都是躲避不了的。”他懂得武士敦邀请他下山的意思,为的是要保护他,但却不便明言。

 鲁长老又说道:“你远道而来,必然还有别的事情。我不下山,也可以办得到的,你说吧。”

 武士敦道:“我正是想请师叔出山,同往大都,整顿北方的帮务。”

 鲁长老深通世故,一听就知道武士敦是因为新任帮主,恐防北方的丐帮弟子不肯服他。于是说道:“这个你放心,我把我的打狗棒给你,你拿到大都见你的曲师兄,他一定听你的吩咐。”原来丐帮的八袋弟子以上,都有一根帮主所赐的形式特别的打狗棒,大都的丐帮分舵舵主曲山是鲁长老的弟子,当然认得师父的打狗棒。武士敦若持鲁长老的打狗棒去见他,那就等于是他的师父亲临了。

 鲁长老一说便做,把自己的打狗棒拿给武士敦。武士敦躬腰谢过,说道:“小侄要等师叔伤好了才走,到时再把师叔的法杖带走不迟。不过,我还是希望师叔与我们一同下山。”

 鲁长老道:“我说过不下山就是不下了。但你也无须等我伤好。我怕误了你的正事。”

 武士敦道:“也不迟在这三两天。”鲁长老道:“那么也好,你就陪我几天吧。自从那年你去大都之后,咱们就没有见过面,算来也有十几年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云紫烟与赫连清云到厨房里去烧饭做菜,她们怕鲁长老病体初愈,干饭难以下咽,还特别给他煮了一锅稀饭。

 鲁长老已有一日一夜滴水不进,此时恢复了几分精神,正感到肚饿,笑道:“多谢你们了。”

 云紫烟说道:“米、菜、柴火都是现成的,我们不过举手之劳而已。”鲁长老想起他的那两条“灵獒”,不觉有点黯然。原来他们吃的野味就是那两条“灵獒”猎回来的,烧饭的柴火也是它们拖回来的。

 武士敦说道:“明日请檀嫂子和紫烟陪伴师叔,我和檀兄出去搜查,看看宇文化及这厮走了没有,若然未走,我们就把他揪回来交给师叔发落。”

 鲁长老道:“不必这样费力气了。他若再来,我已经有把握可以打败他了。”武士敦听了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武功之道,必须有精神、气力来运用的,鲁长老因为年迈。昨天才输给宇文化及,怎么今天又有把握可以打败他?但以鲁长老的身份,是绝不会胡乱吹牛的,武士敦又是小辈,更不便多问。

 吃完了饭,武士敦笑道:“紫烟,你怎么好似神思不属的样子?连吃饭都好似无心。”

 鲁长老笑道:“让我先猜一猜。云姑娘,你是不是觉得这里的花香有点奇怪?”

 云紫烟道:“正是。我在半山嗅到花香,只是觉得香气清幽沁人脾腑。但到了这里,花的香气也好像有点变了。清幽之中又似有点浓烈的酒味,这两种香气本来是相反的,却又混合在一起,叫人说不出是什么味儿。我刚才从走廊经过,越发感觉这种花香是清中有幽,令我奇怪极了。不过,这只是我的感觉,不知你们有否同感?”

 云紫烟一说出来,武士敦和武林天骄都道:“奇怪,确是如此。不知是一种花还是两种花?”

 鲁长老哈哈笑道:“好,你们随我到花园去,我叫你们见识世所罕有的两种奇花。”

 武士敦、云紫烟等人随着鲁长老走进花园,首先映入眼帘是一树奇花,每朵花都有普通的茶杯大小,色泽鲜红如血,发出一股浓香。云紫烟吸了口气,皱着眉头说道:“这花香是香极了,但却不知怎的,我闻了这花的香气,心中就有烦闷的感觉。”

 鲁长老笑道:“幸亏你是在这花园之中,倘在别的地方闻着这种花香,只怕你会昏迷过去。”

 云紫烟道:“这是什么花,如此厉害?”

 鲁长老道:“这花本名叫做阿修罗花,只是在喜玛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上才有的,是我将它移植到此间,好几年没有开花,想不到昨晚下了一场大雪,今天它却开了。”

 云紫烟道:“哦,是今天才开的花?”鲁长老道:“我今日清晨才闻到这花特殊香味。当真是侥幸之至!”

 赫连清云莫名其妙,说道:“这花昨天开与今天开有何不同?何以今朝开就是侥幸?”

 鲁长老说道:“这花可以制炼最厉害的迷香,内功造诣除非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否则闻了这种迷香,便会筋酥骨软,气力消失,任人所为。昨日宇文化及这厮在这里伤了我,若然这花是昨日开的话,他一定拼了命也要窃取阿修罗花的,那就不容易给我吓退了。阿修罗是梵语,即是‘魔鬼’的意思,所以又名魔鬼花。尊胜法王见闻广博,据说他也到过珠穆朗玛峰寻觅此花。宇文化及是他弟子,想来是一定知道此花的来历的。幸好它昨天没有开花,这不是侥幸之至吗?”

 云紫烟道:“魔鬼花既然如此厉害,何以我们在这园中没有昏迷?”

 鲁长老道:“你随我来。”走到一个池子旁边,池中尽是浮冰,冰层里却绽开着一朵朵雪白的花。云紫烟一到池子旁边,登时闻得淡淡的幽香,精神为之一振,胸中的烦闷,也尽都消解了。

 云紫烟道:“这是莲花吗?”鲁长老笑道:“也可以说是莲花,但不是普通莲花。它叫做天山雪莲。普通的莲花是夏天开的,天山雪莲则是在寒冷的高山上,在冰雪中绽开的。”

 云紫烟曾听得师父谈过此花,说道:“哦,原来这就是天山雪莲。听说此花能解百毒,可是真的?”

 鲁长老道:“当然是真的。正因为园中有这天山雪莲,所以才把魔鬼花的毒香解了。这花只是蓓蕾初绽,倘若已然盛开的话,你连烦闷的感觉也不会有的。”

 云紫烟道:“这么说来,天山雪莲是比魔鬼花更难得了。”

 鲁长老说道:“各有各的功能,都是世间罕见之物。你们来得适逢其时,老朽也可以借花献佛了。”

 武士敦道:“借花献佛。嗯,师叔的意思是──”

 鲁长老道:“我的意思是想托你们把这两种奇花送给柳大侠柳元宗。一来是酬谢他的小还丹活命之恩;二来柳大侠是当今国手,这两种奇花在他的手上比在我的手上有用得多。”丐帮中人最讲究的是恩怨分明,武林天骄用柳元宗所赠的小还丹救活了鲁长老,投桃报李,故而鲁长老要把阿修罗花与天山雪莲赠与柳元宗。

 武士敦道:“对,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这两种奇花正该送给柳老前辈。师叔,这一件事情我一定替你办到。”

 鲁长老道:“阿修罗花现在就可摘下了。但天山雪莲只是蓓蕾初绽,却必须再等两天,待它盛开。”

 武士敦道:“再多几天也是无妨。师叔,你安心养病,我们在这里替你看守花园。”

 鲁长老说道:“也好。我最担心的是宇文化及这厮去而复回,有你们在这里,就不怕他来侵犯了。”

 武士敦道:“师叔可知道神驼太乙与柳元甲这两个人吗?”

 鲁长老道:“神驼太乙三十年前我曾与他见过,当时他的玄阴指还未练成,恶行也尚未昭彰。我代表你的师父去告诫他。他答应不与咱们丐帮作对,我也就没有和他动手了。但听说去年你接本帮帮主之任时,他却纠合了一些邪派妖人前来捣乱,是么?”

 武士敦道:“正是。”当下将首阳山那次丐帮大会的经过告诉了鲁长老。

 鲁长老道:“想来他当时的答应实是心有不甘,你师父死后,他以为丐帮无人,故而前来捣乱了。”

 武士敦道:“这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已得金国国师的封号,故而立心要铲除咱们丐帮。”跟着把太乙、柳元甲与公孙奇等人勾结的事情,也都对鲁长老说了。

 鲁长老接着说道:“原来如此。柳元甲的名头我是听过的,却没和他会过面。不过我知道他是柳元宗大侠的弟弟。想不到兄弟二人,一正一邪,差别是如此之大。但你何以特别提出他们二人来谈,可是有什么事情干连的?”

 武士敦道:“听说他们曾在这天狼岭上出现。”

 鲁长老道:“是么?我却没有碰见他们,也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隐居此地。”

 云紫烟笑道:“有檀师兄和檀嫂子在这儿,即使碰上这两个老贼,他们也决不能讨了好去。就只怕他们和宇文化及联手,就有点难以对付了。不过,宇文化及已经给咱们吓走,想来早已下山去了。”

 云紫烟只猜对了一半,宇文化及是要下山,但只是下到半山,又回来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宇文化及接连与武士敦、檀羽冲打了两场,都没讨到好处,不禁气沮神伤,只好逃走。

 不过他却没有远去,而是躲在树林里面。原来他这次本来是想去再次向鲁长老挑战的,他虽然不知道鲁长老业已受了重伤,但料想鲁长老年迈苍苍,即使他受的伤和自己一样,在一天的时间之内,他决不能像自己一样便即复原。故而他还在打着如意算盘,想等待武士敦与武林天骄等人走后,再去伤害鲁长老。

 不料他躲在树林里面,却看见武、檀等人走进鲁长老那间石屋,这一下可把他的如意算盘打乱,有武、檀等人在那石屋,他当然是没有胆量再去的了。

 他走出树林,刚要下山,一阵风吹来,送来了魔鬼花和天山雪莲的花香,这两种奇花的香气混在一起,但宇文化及还是能够分别出来。

 宇文化及又惊又喜,又是后悔,心里想道:“原来鲁老头儿的花园里竟有这两种稀世奇花,可惜我昨天不知道。千不该,万不该,刚才我不该贪恋美色,看那小妖女出浴。要是我不是因此耽搁,迳直去找鲁老头儿晦气,我早就把他杀掉了。如今有武林天骄等人陪着这鲁老头儿,这两种稀世的奇花,我只是可望而不可及了。今次到中原一趟,一事无成,却叫我有何颜面回去见师父和大汗。”

 原来宇文化及这次是奉了铁木真大汗之命,前来中原,一来是探听金国的虚实,二来是替铁木真招揽能人,三来是替铁木真收买一些有势力的帮会,将来蒙古起兵灭金之时,可以作为内应。收买丐帮,便是其中最主要的目标。

 当然宇文化及也知道丐帮是不能收买只能说服的,因此他才跑去见鲁长老。却不料任他花言巧语,鲁长老非但不肯听他,反而严词拒绝,以致弄到翻了脸动起手来。他又不能把鲁长老杀掉,秘密已经泄露,杀不掉鲁长老,就要留下无穷后患。

 另外两件任务他也没有完成。金国的虚实,他所能打听到的只是一些普通的情报。至于招揽能人,他看得上眼的如武士敦、檀羽冲等人非但不受他的招揽,反而变成了他的仇敌。

 宇文化及心里想道:“这山上我是不能再留的了。但好在我已发现了这两种稀世奇花,回去告诉师父,师父总有办法取得。这也算得是我的一件功劳。”

 于是,宇文化及决意下山,赶回蒙古,不料刚下到半山,却发生了一件意外之事。他正在怅怅惘惘之际,忽听得有暗器破空之声。正是:

 屡遭强敌谋难遂,忍舍奇花铩羽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