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回 竟有狂徒窥出浴 何来小子下游辞

 赫连清云笑道:“喷泉旁边的清溪倒是天然的浴池,我真想跳下去洗一个澡。”

 武林天骄忽地“嘘”了一声,低声说道:“那边似是有人,咦,好像还有人在溪中洗澡呢,我听得哗啦哗啦的水响。”

 赫连清云说道:“真的有人洗澡,你不是骗我的吧?我刚刚动这念头,你就和我开玩笑了,是么?”

 武士敦面色凝重,说道:“我也听得有人说话,听这声音似乎还是相识的人。”

 原来他们距离那个喷泉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武林天骄与武士敦内功深厚,听觉要比常人敏锐得多。清溪旁边有人说话,他们在这边已是隐约可闻。赫连清云与云紫烟却没有他们的功力,只听得见潺潺的水声。

 武士敦这么一说,赫连清云才相信了,说道:“那么,咱们过去看看。在这样险峻的高山上,一定不是寻常之人。”

 武士敦道:“不要走得太近,先看清楚了是什么人再说。”云紫烟悄声说道:“是太乙和柳元甲么?”武士敦道:“听来不是。其中一人似乎还是个女子。”

 众人都起了好奇之心,于是走入密林中,跳上一棵大树上,枝叶茂密,正好遮蔽身形。众人居高临下,向喷泉那边看去。此时不但看得见人,连声音也可以听得清楚了。

 只见清溪之旁,有一个短小精悍的汉子,背向清溪,面前插着一根铁杖。清溪里果然有人洗澡,而且当真是个女子,她的头脸露出水面,正在和那男子说话。

 云紫烟怔了一怔,悄声说道:“想不到是他们二人。”赫连清云问道:“是什么人?”云紫烟道:“这个女子是曾经用毒针暗算过我的人,那个男子是她的师兄。他们是灵山派门下。”

 原来这一男一女正是麻大哈与上官宝珠。

 武林天骄道:“既是你们的仇人,你们还不过去?”

 武士敦道:“檀兄有所不知,这女子的父亲就是青灵子。柳女侠曾托人捎信给我,叫我对这女子手下留情的。”那日青灵子在桑家堡把太乙救走,武士敦是在场的。当时他虽然不知道青灵子的用意,但青灵子借耿照之手,传给桑青虹逆行经脉之法,可以令她将来免受走火入魔之苦,从这件事情看来,武士敦可以判断青灵子即使不是侠义之辈,至少也不会是个奸恶之徒。后来蓬莱魔女托丐帮的分舵,用飞鸽传书给他,武士敦才知道青灵子是太乙的师兄,他之救走太乙与公孙奇,全部都是为了师弟的原故,想不到后来却被师弟所害。

 武林天骄曾听得明明大师提过青灵子之事,对青灵子的为人略有所知。此时无暇细问武士敦的原委,说道:“既然如此,且听他们说些什么?”

 只听得上官宝珠格格笑道:“溪水暖和合度,洗得真是舒服。水里还有游鱼呢,我捉一尾给你,喷泉的泉水是灼热的,放进去把它煮熟,倒可以换换口味。”

 麻大哈道:“亏你还这样开心,咱们奉了师父师伯之命,到这里找了两天,还找不着那两个老家伙,却怎的回去复命?”

 上官宝珠道:“用得着你担什么心?我回去和妈一说,她绝不会责怪的。我叫妈自己来找。”

 麻大哈道:“你妈不是说过不下灵鹫山的吗?”

 上官宝珠笑道:“她想得到公孙奇那两大毒功,说过的话也可以收回的。我看你的师父也会来呢。”

 麻大哈道:“我的师父和你的师父各怀心病,这次咱们是各自奉命来打听公孙奇的下落的,假如将来他们自己来找,说不定还会因为要抢夺那两大毒功,翻起脸来呢。”

 上官宝珠笑道:“但他们却想不到咱们是早已串通好了,竟会结伴同来。你放心,我会劝我妈的。”

 武士敦听了他们的谈话,已知道了一个大概。听来上官宝珠的母亲乃是麻大哈师父猛鹫上人的师姐。他们到这天狼岭来要找的“那两个老家伙”,一定是太乙和柳元甲无疑。

 上官宝珠问道:“狼牙峰上那间石屋,住的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远远避开?你怎知道那两个老家伙不会藏在里面?”

 麻大哈道:“石屋里的人是丐帮的鲁长老,一来他早已不过问丐帮的事务,咱们无谓惹他;二来他毕竟是我的长辈,你知道我和丐帮已经结了仇,何苦跑去见他?咱们两人虽然未必怕他,却也没把握胜他。他既然与世无争,撩拨他作甚?”

 上官宝珠道:“哦,原来是丐帮鲁长老。这么说来,太乙和柳元甲是不会躲在他那儿的了。”

 武士敦心里想道:“原来鲁师叔就在狼牙峰上,倒省得我多费力到各处峰头寻找了。”

 心念未已,忽听得麻大哈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地躲在林子里?滚出来!”

 武士敦吃了一惊,只当是已给他发觉,颇觉奇怪。因为他们藏得很好,距离又远,以麻大哈的本领而论,是不应该发现他们的。

 麻大哈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人哈哈大笑,从清溪旁边的树林里走了出来。这个人头带风帽,脚蹬马靴,披着白狐裘,看装束是个蒙古武士。武士敦这才知道麻大哈并没有发现他们,而是发现此人。

 上官宝珠刚刚浮出水面,仰起头来和麻大哈说话。那蒙古武士突然来到,上官宝珠又羞又恼,喝道:“狂徒敢尔!大哥,快把衣裳给我!”

 那蒙古武士走近两步,哈哈笑道:“温泉水滑洗凝脂。哈哈,好一个天仙似的美人儿,好一幅清溪出浴的画图!”武林天骄在赫连清云耳边悄声笑道:“想不到这个相貌粗鲁的蒙古武士,居然还会念一句唐诗。”赫连清云道:“唏,蒙古鞑子欺侮女人,你还好笑呢!还不快去帮她?”武士敦说道:“麻大哈的武功不弱,蒙古武士未必斗得过他。”武林天骄笑道:“那女子还未穿好衣裳,咱们怎好现在过去?而且人家是灵山派南支掌门的女儿,也不见得就非要咱们帮忙不可。”云紫烟道:“不错,且让他们先斗一斗,斗不赢咱们再过去也还不迟。”要知云紫烟曾受过上官宝珠的暗算,害得她病了一场。虽说云紫烟看在蓬莱魔女的份上,可以不再计较旧仇。但她也不想马上就去向上官宝珠讨好。

 他们在这里小声谈论,那一边麻大哈已是七窍生烟,怒火大发。“嗖”地拔起铁杖,上官宝珠的衣裳放在山溪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他先把上官宝珠的衣裳一挑,叫道:“师妹,接着!”随即一杖向那蒙古武士迎头痛击。

 上官宝珠露出个头,伸双臂接了衣裳,她当然不敢上岸穿衣,只好潜入水中,借芦苇作为屏障,偷偷穿上衣裳。

 麻大哈怒极气极,那一杖迎头击下,用尽了浑身气力。蒙古武士哈哈一笑,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有两下子,这一杖的力道倒也不弱。是丐帮的伏魔杖法么?”麻大哈的父亲朱丹鹤本是金人,换了汉人的名字混入丐帮,做到丐帮长老的。麻大哈所使的这一招,正是他父亲私自传给他的,伏魔杖法中的一招杀手。

 说时迟那时快,蒙古武士话犹未了,麻大哈的铁杖疾击下来,离他的天灵盖已是不到五寸。那蒙古武士居然并不闪避,也不亮出兵器招架,空着双手,就迎上去。这一下连武士敦也大感意外。要知伏魔杖法是丐帮的镇帮三大武功之一,杖法刚猛绝伦,以武士敦的功力,也未必就敢空手接麻大哈的一杖,想不到这蒙古武士居然如此大胆。

 只见那蒙古武士一掌斜掠,拿捏时候,妙到毫巅,掌缘与铁杖一触,轻轻一带,铁杖已是歪过一边。原来他用的是上乘的“卸”字诀,四两之力能拨千斤。借力打力的功夫,武林的一流高手都是会的。但难就难在时间掌握得恰到好处,否则对付这样刚猛的伏魔杖法,差之毫厘,就要被打得头破血流了。这蒙古武士把“卸”字诀运用得如此神妙,武士敦也自愧不如,几乎赞出声来。

 武士敦这才知道蒙古武士是一流高手,他最初以为麻大哈武功不弱,未必会输给这蒙古武士,如今也方始知道这估计乃是错误的了。但因麻大哈曾与父亲串同,偷窃丐帮的机密,而且又是金国的御林军官。虽说他们父子的阴谋早已给丐帮发现,麻大哈窃取的机密,对丐帮实际并无多大影响,但也毕竟是丐帮的对头。武士敦心想:“让这厮吃点苦头也好。”

 不料这蒙古武士的手段竟是十分狠辣,麻大哈吃的不仅是一点点苦头而已,几乎给他取了性命。只见这蒙古武士双掌齐飞,一掌拨开了麻大哈的杖头,一个迈步欺身,另一掌就向铁杖中间斩下。

 麻大哈使的这招伏魔杖法杀手,乃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被蒙古武士以上乘的“卸”字诀把他的铁杖带过一边,身躯的重心已是不稳,再给他在铁杖中间一击,麻大哈虎口迸裂,铁杖登时“哐啷”坠地。说时迟那时快,这蒙古武士闪电般的双臂一伸,连武士敦都还未曾看得怎么清楚,麻大哈已是像一只小鸡似的,给他抓了起来。

 本来武士敦看了他们交手一招之后,已经知道麻大哈不是这蒙古武士的对手了。但麻大哈输得这么快,却也还是武士敦始料之所不及,原来蒙古人最擅长摔角之技,这个武士尤其是个中翘楚。故此一到近身肉搏,麻大哈仅是照面一招,便给对方举起。

 上官宝珠在水底穿衣,自然要慢一些,一见麻大哈遇险,匆忙扣上钮扣,穿着湿漉漉的衣裳便跳上岸来。此时麻大哈已被那蒙古武士抓在手中了。

 上官宝珠的暗器囊湿了水,但暗器还可用,当下取出一件暗器,把手一扬,喝声:“照打!”蒙古武士把麻大哈举起,挡在面前,哈哈笑道:“你打!”

 不料上官宝珠的暗器手法十分怪异,她打出的是一枚“九子连环子母弹”,母弹是酒杯大的一个圆球,在离开麻大哈身前三尺之处突然爆裂,九枚铁莲子升高尺余,飞过蒙古武士的头顶,忽地拐弯打了回来。西南苗民猎兽有一种特殊的器具叫做“回旋器”,或称“飞去来器”,打出去又可以飞回来,还可以拐弯打中目的物的。灵山派这子母弹的打法,便是从西南苗民的“回旋器”学来,但加以改进之后,则是比“回旋器”厉害得多了。九枚铁莲子拐弯打了回来,每一枚铁莲子都是打向蒙古武士背后的致命穴道。这么一来,决不会伤着麻大哈,而对蒙古武士则有极大的威胁。

 蒙古武士不料她有此一着,他知道灵山派的暗器都是淬过剧毒的。饶是他内功深厚,也不敢让有毒的暗器打着他的穴道。

 上官宝珠九枚铁莲子拐了个弯,从他背后打来,蒙古武士听风辨器,情知躲闪不开,无可奈何,只得放松了麻大哈,好腾出手来抵挡。

 可是这蒙古武士心狠手辣,虽然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迫得放开麻大哈,却仍然要令他吃个大大的苦头。只听得他大喝一声:“去!”把麻大哈高高举起,作了个旋风急舞,竟然把他抛进了那灼热的喷泉之中。

 蒙古武士抛开了麻大哈,头也不回,立即便是反手一掌,掌风呼呼,九枚铁莲子全部都给他击落。

 上官宝珠这一惊非同小可,心想:“麻大哈不知是否给点了穴道,倘若他动弹不得,抛进了这灼热的喷泉,焉能还有命在?”连忙朝那喷泉跑去,叫道:“麻大哥,麻大哥!”此时她已知道这蒙古武士的本领远胜于她,唯一的希望就是麻大哈没有受伤,他们二人联手,或者还有取胜的机会。

 蒙古武士哈哈大笑,说道:“小娘子,你这麻大哥才不惊人,貌不出众,有什么好?不如跟了我吧!”笑声中身形一晃,拦住上官宝珠的去路,一抓就向她抓下。

 上官宝珠斥道:“滚开!”只听得“唰”的一声,蒙古武士着了她的一鞭。原来她早就把软鞭卷作一团,握在手心,此时突然抖开,一鞭打下,快如闪电。蒙古武士冷不及防,着了她的道儿。饶是他内功深湛,皮肉却也不免受伤,手背上起了一条血痕。

 蒙古武士恼羞成怒,手背一翻,动作也是快到了极点,上官宝珠的软鞭未及收回,已是给他一把抓着了鞭梢。蒙古武士冷笑道:“野丫头不识抬举,我看得起你,是你的造化,你敢打我。好,打吧!我看你可逃得出我的掌心?”上官宝珠的气力不及他大,给他夺去了软鞭。但蒙古武士的一抓,却也落了个空。上官宝珠的轻功造诣极高,别的本领她不如这蒙古武士,但轻功却要胜这蒙古武士一筹。

 蒙古武士“咦”了一声,说道:“你这丫头倒跑得好快呀,嘿,嘿,你喝我滚开,你自己反而先滚开了?羞不羞?有胆的你敢和我再试几招么?”

 上官宝珠冷冷道:“有什么不敢?你以为我当真是怕了你么?”话声未了,把手一扬,一枚暗器在这蒙古武士的面前炸裂,登时飞出一团烟雾,烟雾中金光闪烁,发出“嗤嗤”声响。

 原来上官宝珠情知打不过他,只有希望用暗器来侥幸取胜。是以她必须退开数丈,让两人中间有一段距离,才能使用暗器。她所发的乃是灵山派最阴毒的一种暗器,名为“毒雾金针烈焰弹”,不但烟雾有毒,而且其中有许多细如牛毛的梅花针,也是淬过毒的。

 细如牛毛的梅花针裹在烟雾之中射出,叫人防不胜防。上官宝珠发了这样歹毒的暗器,满以为蒙古武士至少也要中她几支毒针,即使不能取他性命,也可以令他中毒受伤,知难而退。

 哪知这蒙古武士的本领之高,竟是出乎上官宝珠意料之外。只听他一声长啸,那一团烟雾已是两面分开。接着,这蒙古武士连续地发出了劈空掌,掌力有如排山倒海,倒卷过来,那一团烟雾就像潮水一般,来得快,退得也快,上官宝珠反而给自己所发出的这一团烟雾笼罩了。那一把细如牛毛的梅花针,则早已在掌风之中化成粉末。

 上官宝珠连忙以超卓的轻功,一掠数丈,脱出了毒烟的笼罩,可是已经吸进了少许,还未来得及取出解药,只觉头晕目眩,地转天旋,一跤跌倒地上。

 蒙古武士哈哈大笑,说道:“害人不成反害自己,倒省得我费许多气力。”要知上官宝珠倘若是只顾逃走的话,这蒙古武士未必追得上她。但如今她给自己所发的毒烟迷倒,蒙古武士自可以手到擒来。

 蒙古武士正要上去擒拿上官宝珠,笑声未已,忽听得有人霹雳似的一声大喝道:“欺负女流,要不要脸?”原来是武士敦与檀羽冲等人来了。武、檀二人先到,赫连清云与云紫烟跟在后面。武林天骄道:“谁去会他?”武士敦道:“让我先试试他的掌力。”要知武士敦的大力金刚掌乃是武林一绝,平生罕逢对手,如今见这蒙古武士的掌力很是不凡,不由得见猎心喜,有意要和他较量较量。

 这蒙古武士是个武学大行家,一见武、檀二人的身法,已知乃是一流高手,不由得心中一凛,想道:“想不到这荒僻的天狼岭,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有这许多异士高人!”但这蒙古武士艺高胆大,虽然有点惊诧,却也并不怯惧,当下哈哈笑道:“阁下既然划出道儿,小可敢不奉陪?发招吧!”

 武士敦也不客气,单掌划了一道圆弧,一招“神龙摆尾”,便向蒙古武士的胸膛劈去,蒙古武士侧目斜睨,冷冷说道:“原来阁下是丐帮的高手。”当下右掌斜掠,左掌微弯,骈指如戟,指向武士敦肘尖的“曲池穴”。他这一招乃是攻守兼备的招数,右掌斜掠,用的是“卸”字诀,意欲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借力打力。若然得手,左掌或用擒拿手法,或用点穴功夫,连接进招,便可以拗断敌人的手臂,即使临时有甚变化,也可以点中敌人穴道。刚才他对付麻大哈的伏魔杖法,就是用这一招的。他以为武士敦和麻大哈都是丐帮弟子,他这一招既然可以破解伏魔杖法,自必也可以破解丐帮的金刚手法,于是就依样画葫芦地使将出来。

 哪知武士敦的功力岂是麻大哈所能相比,一掌劈出,俨如巨斧开山,铁锤凿石。蒙古武士右掌斜掠,想用“借力打力”的功夫,却只能卸去武士敦的三分力道。武士敦喝道:“你单掌来接不成!”掌力未衰,荡开蒙古武士的右掌,依然向他的胸膛劈下。

 蒙古武士赞道:“好功夫!”右掌立即变招,横削出去。双掌如环,这才解开了武士敦这一招“神龙摆尾”的招数。在武士敦强劲的攻劲之下,他原来所打的如意算盘──用擒拿手法来拗折对方的手腕或点对方的“曲池穴”,都落了空。

 蒙古武士退后三步,说道:“你是丐帮中的汉人吧?”武士敦道:“是汉人又怎样?”蒙古武士道:“我国大汗正拟联宋灭金,你是汉族英雄,想必也是反金的了。我国大汗广招天下英豪,不如你就到我们那儿去,咱们共图富贵,你又可以为国报仇,岂不美哉?你若答允,我可以代铁木真大汗下聘。”

 武士敦冷笑说道:“不错,金国乃是大宋的仇敌,但你们蒙古鞑子与金虏也同是一丘之貉,同样的狼子野心。哼,哼,我武某人岂能作你们蒙古鞑子的鹰犬?”

 蒙古武士道:“好,你既不肯为我所用,我只能杀你了!”声出掌发,猛地就扑过来。

 武士敦大喝一声,双掌推出,骂道:“你有多大本领,胆敢口出狂言!”四掌相交,发出闷雷也似的声响。这一次是双方各以全力相拼,武士敦只觉掌心所触,就似烧红的铁块一般,不觉吃了一惊,心道:“这人的掌力好生怪异,莫要着了他的道儿。”当下默运玄功,身形滴溜溜地一转,摆脱了对方双掌。

 蒙古武士笑道:“怎么样,咱们才只拆了两招呢,你就要走了么?”话犹未了,他自己却蹬、蹬、蹬地接连向后退了三步。原来武士敦的大力金刚掌早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运用之妙,人所难测。他所发的一掌,有三重劲道,收掌之后,第二重、第三重劲道这才发生效果。那蒙古武士识得他的掌法,却未深悉其中奥妙,饶是他功力深湛,也给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劲道震退三步。不过,他一来没有受伤,二来武士敦先退一步,虽然是稍吃点亏,也还可以说是未分胜负。

 武士敦冷笑道:“怎么,你也要走了么?咱们才拆了两招呢,再来,再来!”

 武林天骄笑道:“武大哥也该让给小弟接这一场了。哼,蒙古鞑子,我告诉你,我是金人。”蒙古武士道:“是金人又怎么样?”武林天骄说道:“你们要灭金国,我岂能容你横行?我要叫你知道,汉人中有英雄豪杰,金人中也有英雄豪杰,决不能让你这蒙古鞑子目中无人。”

 蒙古武士纵声笑道:“好,很好!我们的大汗正要灭金,你既自称是金国的英雄豪杰,我倒要看看你的本领了。”说罢,一掌就向武林天骄打去。

 这一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委实不可小觑。幸而武林天骄见过他与武士敦对掌,心中有数,于是使出了新创的“落英掌法”,左一招“杨花扑面”,右一招“柳絮轻”,掌劲飘忽无方,当真是有若落英缤纷,瑞雪飘降。蒙古武士但觉四面八方,都有他的掌风人影,不觉吃了一惊,喝道:“你是谁?金国有一个人称‘武林天骄’的檀贝子,敢情就是你吧?”

 武林天骄道:“不错,但那是武林朋友给我面上贴金,我可不敢以天骄自命。金国胜过我的英雄豪杰不知多少,我只是让你知道,金国的人,宋国的人都是不好欺侮的!”武林天骄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接连攻了他一十八掌,这蒙古武士虽然功力深湛,但初遇“落英掌法”,却是不懂如何应付,给武林天骄迫得步步后退。

 蒙古武士双掌平推,武林天骄的掌法告一段落,不愿硬接他的掌力,身形一飘一闪,迅速避开。蒙古武士喘过口气,说道:“原来你就是武林天骄,果然是名不虚传,算得是个好汉。但我有一事不明,倒要向你请教。”这蒙古武士口中说话,手底也是丝毫不缓。双掌如环,采取攻中带守的战术,虽然是步步后退,武林天骄却也攻不破他的防御。

 武林天骄道:“你有何事不明?”蒙古武士道:“听说你是反对本国暴政的,何以却又要与我为难?俗语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不如你归顺了我国大汗,将来灭金之后,可以封你作个藩王。”

 武林天骄大怒喝道:“住嘴!我反对本国国君,这是我们自己的事,焉能与你们蒙古的侵略联在一起?檀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敢把我当作卖国求荣之人么?”说话之间,双掌盘旋飞舞,接连又攻了六六三十六招。

 那蒙古武士倒也不恼,哈哈一笑,说道:“失敬,失敬,可惜,可惜!”武林天骄道:“什么可惜?”蒙古武士道:“敬的原来你还是个爱国志士。惜的是你贪了虚名,却失掉了藩王之位了。好,你既然要与我国为敌,我可不能与你客气了。又即使我今日杀不了你,将来你也难免死无葬身之地,你可不要后悔了。”

 武林天骄大怒道:“谁要你客气了?”掌法一变,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那蒙古武士拆了十来招,说道:“比掌你胜不了我,我也胜不了你。不如再见个真章,我请教你的兵刃功夫!”说罢把掌一收,却取出了一对金环。

 武林天骄道:“好,比兵器就比兵器,谁还怕你不成?”取出一支玉箫,凑到口边就吹起来,箫声清冷,响遏行云。蒙古武士听了他的箫声,不觉心神为之一乱,急忙运气凝神,喝道:“你敢藐视于我!”双环一个盘旋,立即就向武林天骄打去。

 武林天骄道:“不敢!”箫声蓦地转为高,从容地吹完了一句曲调,这是唐诗中的一句──“一片孤城万仞山”。蒙古武士不懂唐诗,但觉箫声中似有森森的剑气,心神几乎又为之一乱。

 蒙古武士双环连进三招,都给武林天骄以绝妙的轻功身法避开。蒙古武士怒喝道:“你接不接招?”第四招使出杀手,双环影日,荡起一片金光,把武林天骄的身形都笼罩在金光之下,任他向哪边躲闪,都难免要受金环击顶之灾。

 此时武林天骄刚好奏完一曲,玉箫一挥,登时幻出千重箫影,碧绿色的箫影反而把金光裹住,使的正是“紫府神箫”中的“一片孤城万仞山”的招数。原来武林天骄的师祖是个文武全才的异人,当年创造这套“紫府神箫”的箫法之时,每一记招数都用一句唐诗为名,出招之时也都暗合节拍。武林天骄先奏此曲,倒不是轻视这蒙古武士,而是培养自己的感情,到兴会淋漓之际,再行出招,这才收得上乘武功中“心物合一,意与神会”之妙。

 这蒙古武士也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在对方的千重箫影包围之下,虽然吃了一惊,却并不慌乱。赞道:“好功夫!”力振双环,一片金霞从一团绿影中冲破出来,只听得断金戛玉之声,不绝于耳,就在这瞬息之间,蒙古武士的金环已与武林天骄的玉箫碰击了十六八下。武林天骄倒退三步,但蒙古武士头上的皮帽却给他的玉箫挑落。原来若论功力是这个蒙古武士较高,但若论招数,他却不如武林天骄之神妙。

 蒙古武士突然把一只金环抛出,武林天骄听风辨器,知道这只金环飞来的劲道极强,不敢硬接,当下也使出上乘武功中的“卸”字诀,玉箫横挥,轻轻一带,金环登时改了方向。反飞回去。这蒙古武士在抛出金环的时候,腾出手来,呼的发了一记劈空掌。掌力有如排山倒海,汹涌而来。幸而武林天骄已经击退金环,随即又把玉箫凑到口边,吹将起来。

 这一次他吹的不成曲调,但却吹出了一股热风。原来这暖玉箫是件宝贝,武林天骄默运玄功,从洞箫中吹出纯阳罡气,威力凭添了两分。蒙古武士心头一震,连忙也要运功抵御他的纯阳罡气。这么一来,蒙古武士的掌力也就减了几分,在内功的较量上双方也扯个直了。正是:

 天狼岭上双雄会,且看金环斗玉箫。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