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回 难圆破镜终遗憾 斗角勾心各逞谋

 不过青灵子虽然是斥责他的师弟,但太乙替公孙奇的辩护,他倒是相信了几分。

 太乙接着道:“师兄,公孙奇纵有不是之处,但他毕竟是桑家的女婿,是当今之世唯一得了桑家衣钵真传的人。师兄念在桑老堡主昔日与我们的交情份上,似乎也该救他一命。”

 青灵子默不作声,太乙又道:“我与公孙奇是忘年之交,朋友间重要的是个‘义’字,我无力救他,只能请求师兄给我帮忙。也请师兄看在家父的份上,帮小弟这一个忙如何?”

 青灵子仍然默不作声,但看他低首沉思,已似是给太乙说得有些儿意动。

 原来青灵子是个孤儿,蒙太乙的父亲收养,并立为掌门弟子的。他的年纪比太乙大差不多十岁,太乙父亲死的时候,太乙还未成年,青灵子受了师父的重托,悉心照顾这个师弟,教他武功,将他带大,等于是他的父兄一样。

 太乙长大之后,恃着他家于青灵子有恩,渐渐就不肯听师兄的教导。青灵子也不便过份地管束他。太乙独自行走江湖,交了一班坏朋友,终于误入歧途。令得青灵子甚是心伤,却又无可奈何。

 太乙用卑鄙的手段奸污了聂金铃,迫得聂金铃嫁他为妻,聂金铃旧日的情侣一气之下,把太乙打成残废,然后削发为僧,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武林三大宗师之一的明明大师。

 这件事发生之后,青灵子替他师弟医好伤,劝告他不要去向明明大师寻仇。其时太乙的玄阴指尚未练成,自己也不敢去向明明大师寻仇。但他对于师兄仍是阳奉阴违,多行不义。过后几年,聂金铃对这个本来不是自己愿意嫁的丈夫越来越是伤心失望,终于携了女儿弃家远走。而太乙在失意之余越发任性胡为,恶行也越来越多了。

 青灵子以师恩深重,他的师弟闹到这个地步,他是不能不管了。于是再次出头,把太乙那班狐朋狗党赶跑,将太乙带回山中。太乙向他立誓,从此不再出山,这才免于受师兄的软禁。但两师兄弟也因此闹得很不愉快,太乙只答应遵守誓言,却不愿受他师兄管束。于是师兄弟分居,一个住在山南,一个住在山北,相隔数百里。

 青灵子年少的时候,和桑青虹的父亲桑见田也是忘年之交,有一次青灵子受几个强敌围攻,还是桑见田给他解围,救他出险的。青灵子为人最重恩怨,是故对桑见田于他的恩德,也念念不忘图报。

 桑见田在生之日曾与青灵子谈过他所练的两大毒功,其时桑见田虽然已创出一套内功心法,但还是担忧不能克服“走火入魔”之险。后来桑见田也果然是因为练这两大毒功,以至“走火入魔”而死的。

 当年青灵子为了要报桑见田之恩,曾私下发愿,要钻研出一套可以补救桑家两大毒功的功夫。而在桑见田死后,他果然也练成了逆行经脉之法,正可以克服练那两大毒功的危险。

 桑见田虽然死了,青灵子报恩之念未忘。他这次下山,一来是为了找寻他的师弟,二来是想打探桑家堡的近况,想把这套逆行经脉之法传授给故人之女。

 那日耿照和秦弄玉在林中练武,青灵子恰好经过,一看就认出耿照练的是桑家“大衍八式”,遂怀疑秦弄玉是桑家的女儿,耿照是桑家的女婿。可是桑家姐妹小时候青灵子都是曾经见过的,虽然隔了多年,依稀仍有一点印象,越看越觉不像。他心里怀疑不定,遂在旁边偷听他们谈话,秦、耿二人的本领与他差得太远,却不知道有人躲在旁边偷听。

 秦弄玉和耿照说起桑青虹之事,青灵子听了,这才知道桑家二女都是受到公孙奇之害。公孙奇声名狼藉,青灵子这次下山,也曾听到一些,当时并不放在心上,现在听说他是霸占桑家堡的人,就特别留意了。

 在秦、耿二人的谈话中,青灵子又知道了耿照的来历,知道他是自己昔年钦佩的朋友耿仲的儿子。同时从秦弄玉调侃耿照的那些说话,青灵子也隐约猜到了桑青虹曾经私恋耿照。而耿照此次到桑家堡的目的是为了见一见桑青虹,他也知道了。

 正是因此,故此当太乙要用玄阴指来伤害耿照之时,他遂现出身形,把师弟吓跑。救了耿照,并且把这逆行经脉之法传给耿照,以便藉耿照之手,再传给桑青虹。他是以为桑青虹定然已练了那两大毒功的。

 也正是因此,太乙诽谤桑青虹和耿照有“私情”的说话,他才会相信。而太乙歪曲事实替公孙奇减轻罪状的说话,他也就不免相信了几分。当然,他也知道师弟的为人,对他的话仍然不能无疑的。

 但太乙抬出自己死去了的父亲来压他,他想起了师门恩重,却是不能不买太乙的账。同时,太乙劝他念在桑见田份上的这句话,也深深打动了他的心坎。因为公孙奇毕竟是桑家的女婿。

 但由于公孙奇的声名狼藉,却令他不能就下决心。他想了一会,对太乙说道:“我可以救公孙奇,但是你要答应我两件事情。”太乙喜出望外,连忙问道:“哪两件事情?”

 青灵子说道:“第一件事,你要随我回山,从今之后,可不要再出来胡闹了。嗯,我们都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来日无多,做善事都还来不及呢,怎能再做恶事?难道你还想在江湖上争强夺霸吗?又难道你对明明大师的旧怨尚未能忘吗?你出来了这一趟应该知道,你的玄阴指虽然练成,但江湖上却又多了几许少年好汉?莫说明明大师不是你的玄阴指所能伤害得了,就说刚才你所碰上的武士敦和笑傲乾坤吧,你也未必就能胜得了他们。收拾起邪念歹心,还是跟我回山吧。”青灵子尚未知道太乙已经去过光明寺向明明大师寻仇之事,只是谆谆告诫,把太乙说得满面通红。

 但太乙对他的告诫并不感动,反而嫌他唆。心道:“不错,我现在的武功是不及明明大师。但你若给我那逆行经脉之法,待我再练成桑家的两大毒功,话可就不是这么说了。”

 太乙满怀邪念,待青灵子的说话告了一个段落,便即说道:“多谢师兄善言相劝,小弟怎敢不从。小弟但求救得公孙奇便于愿已足,以后也不会下山再管闲事了。那么请问师兄,第二件事你要我做的又是什么?”

 青灵子道:“这第二件事不是要你做,是我要做的。我可以答应你救公孙奇,但我这逆行经脉之法只能给他消除走火入魔的痛苦,是否能让他恢复原来的功力,那就说不定了。”

 太乙道:“那也好呀。”心想:“枉你与我做了几十年的师兄弟,却还未猜得到我的心思,我岂是要公孙奇恢复原来的功力。”

 青灵子接着说道:“你把公孙奇交给我,以后你就不必管了。我拼着耗一年功夫,给他消解走火入魔之难就是。”

 太乙道:“不敢有劳师兄,还是你把这逆行经脉之法教会我,待我救治公孙奇吧。这样也算是尽了我一分朋友的心事。”

 青灵子道:“不,你学这逆行经脉之法于你无用。公孙奇并非好人,我也不愿意你与他单独相处。你要知道,我救公孙奇只不过是看在你的爹爹和桑见田对我的情份。”

 太乙好生失望,但他好在早已设计了另一套计划,当下也就不再强求,说道:“既然这样,随师兄的意思就是。公孙奇忍受不住走火入魔的煎熬,已经晕过去多时了。师兄,你现在就救治他吧。”

 青灵子并不知道公孙奇是给点了穴道,信了太乙的话,只道他果然是晕了过去。心道:“走火入魔初起之时,论理是不该发作得这样厉害的。难道是他功力不足,勉强练成的?”于是说了个“好”字,便弯下腰去想把公孙奇扶起来。

 正当青灵子弯下了腰,要把公孙奇扶起来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太乙忽地骈指一戳,点中了师兄腰背的“愈气穴”。

 青灵子做梦也想不到师弟竟会对他偷下毒手,在毫无防备的情形底下,即使他有多么深厚的内功,也不能够立即凝聚真气防护穴道。太乙的玄阴指力透过了他的“愈气穴”,一股阴寒之气迅即攻了进去。青灵子打了一个冷战,在这刹那间,他几乎呆住了,茫然的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乙一指戳出,躲在神座内的柳元甲也立即发动,撕开神帐,“呼”的一掌击下。柳元甲的“绵掌”功夫足可裂石开碑,青灵子身躯未曾挺直,背脊又着了一掌,青灵子“哇”的一口鲜血狂喷出来,跄跄踉踉地向前倾跌。就在他摇摇欲坠之时,柳元甲和太乙左右齐下,掌指兼施,又再向他的要害攻击。

 青灵子大吼一声,身形蓦地转了过来,反手一掌,和柳元甲碰个正着,双掌相交,发出闷雷也似的声响。柳元甲掌心所触,只觉就似碰着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柳元甲也不由得“哇”的一声大叫,倒退三步。想不到青灵子在受了重伤之后,居然还有如此功力。但太乙那一指却又点中了师兄胁下的“归藏穴”。“愈气穴”和“归藏穴”都是人身“死穴”。饶是青灵子功力如何深湛,两处死穴被太乙的玄阴指所伤,亦已是禁受不起,登时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就要凝固起来。

 青灵子接连受了两指一掌之伤,可这还不是给他最大的打击。令他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他的师弟,这是他代师传艺抚养成人的师弟,竟然接连两次向他偷袭,要把他置于死地。这刹那间,他全都明白了。他的师弟只怕偷袭尚未能制他死命,又勾结了柳元甲,用最阴毒最卑鄙的手段来谋杀他。刹那间,寒气直透他的心头,人心险恶,人心难测!这是他内心感到的寒冷,比太乙的玄阴指所发的阴寒之气更为寒冷。

 太乙见青灵子一掌迫退柳元甲。倒是不敢立即向前。青灵子回过头来,嘶哑着声音道:“师弟,你这是为了什么?”太乙武学深湛,一听师兄说话的声音,已知他是内伤极重,再也无能为力了。

 太乙哈哈笑道:“师兄,你管束了我几十年,你也该歇息了。你的武功是我爹爹传的,如今也该一古脑儿还给我了。”青灵子双眼翻白,说道:“哦,我明白了,原来是你要我的逆行经脉之法。不错,我受了你爹爹的大恩,无以为报,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的。但你若是想练那桑家的两大毒功,对你却是没有好处。唉,但你既然想要,那你就拿去吧。反正我也阻挡不住你了!”

 青灵子一声长叹,说道:“好吧,你拿去吧。师弟,愿你以后好自为之!”双眼翻白,颓然倒下,脸上一派凄厉的神情,当真是死不瞑目。

 太乙纵然是丧尽天良,此时也觉于心有愧,心虚胆怯,不敢正视他师兄的面目。当下,在他师兄身上搜出了一本武学秘笈,便连忙将他师兄的尸体踢过一边,扯下神前的帐幔,把青灵子的面孔盖住。

 太乙将他师兄的这本武学秘笈一页页翻过,前面都是他的本门武功,不过也有青灵子数十年的心血在内,多了若干精微变化。太乙好生欢喜,心道:“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不过,这是他本门的武学,他不必急于细读,于是飞快地翻阅过去,翻到最后两页,才是他师兄完全自创的逆行经脉之法。

 柳元甲笑道:“这逆行经脉之法,不过两页,倒也简单。想来以我们的武学根底,用不了几天功夫,就可以运用自如了。哈哈,配上了我这点粗浅的医道,何愁不把公孙奇玩弄于股掌之上?”原来他早已靠拢过来与太乙一同观看。

 太乙哈哈笑道:“当然少不了老弟的一份。”原来他们的计划乃是要用这逆行经脉之法来骗取公孙奇那两大毒功,柳元甲学过十三篇穴道铜人图解,两样配合起来,就可以将公孙奇完全控制,可以使他暂时解除走火入魔的痛苦,也可以令他的痛苦加剧。当然在他们的计划之中,是绝不会让公孙奇恢复原来的武功的。柳元甲恐怕太乙独占他师兄的武学秘笈,是以又故意地提醒了他一句。

 太乙道:“你瞧瞧,公孙奇的身上是否也有桑家的武学秘笈?若有,我们也就用不着他了,干脆将他弄死。”

 柳元甲搜了一遍,笑道:“不知是他来不及携带,还是他根本就把桑家的武学秘笈给毁了。”公孙奇最工心计,他们素所深知,是以有此猜想。

 太乙笑道:“饶他奸似鬼,总也逃不过我们的掌心。毁了也是无妨。老弟,你先给他解了穴道吧。”穴道解开,片刻之后,公孙奇神智恢复,清醒过来,一眼看见地上青灵子的尸体,不觉大为惊诧。

 太乙淡淡说道:“老弟,你可知道我的师兄是怎么死的吗?”公孙奇何等聪明,稍稍一想,已经明白,说道:“敢情是两位老前辈所杀?但,这,这却是为了什么?”其实公孙奇早已猜到了几分,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

 太乙道:“不错,是我们杀的。我师兄不肯把那逆行经脉之法交出来,我们杀他,这都是为了你的缘故。”

 公孙奇道:“两位老前辈对我如此大恩大德,真不知如何报答。”太乙哈哈笑道:“要报答么,那也容易。”公孙奇道:“请老前辈明言,小可无不遵从。”心中却想:“我早知你们是定有所求的了,要不然怎肯如此为我卖力?”

 太乙道:“我们用这逆行经脉之法,可以助你免除走火入魔之难,三年之后,你可以恢复原有的武功。不过,我们也必须懂得你所练的那两大毒功,这才可以更有效地为你医治,这也都是为了你的缘故。”

 柳元甲接着道:“我们是先小人而后君子。你说是交换也好,但这却是对我们都有好处的。从今之后,我们是三位一体,患难同当的了。我们三人都练成了桑家的两大毒功,联起手来,岂不是天下无敌?”柳元甲更熟悉公孙奇的为人,知道太乙口口声声说的是为了公孙奇,公孙奇一定不肯相信。索性与他明言。当然柳元甲的说话亦只是貌作坦率,实则中藏欺诈的。

 公孙奇忙不迭地点头道:“当然,当然。莫说对我们都有好处,即使我公孙奇只能得回一条性命,也必须报答两位前辈救我之恩。好吧,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公孙奇口里虽是这么说,说得极为漂亮,心里却那么想:“你这两个老贼竟想分享我这两大毒功,有那么容易?我不会弄假的吗?”

 柳元甲好似猜到他的心思,接着说道:“听说这两大毒功十分奥妙,我们集思广益,彼此切磋,说不定还可以青出于蓝,胜过桑见田当年的造诣。嘿,嘿,我们的本来所学,虽然各有不同,但经过我的揣摩,相信我也能懂得其中奥妙。”这话无异告诉公孙奇:“你可不能想歪了心思,拿假的骗我,以我的武学造诣,是真是假,我是一定可以看得出来的。”

 公孙奇道:“是啊,这两大毒功的确是十分奥妙,我也还有未能参透周全之处,将来正好向两位前辈请教。”此话也无异告诉柳元甲:“你放心,我绝不会拿假的骗你。”心中却在暗暗好笑:“普普通通的武学当然骗不过你们,这两大毒功可就不同了。我尚且上了桑青虹这贱婢的当,难道你们的武学造诣就能高过我么?桑青虹怎么骗我,我就怎么骗你,我的骗术可以比她更高明!”

 双方各怀鬼胎,于是太乙背起了公孙奇,便即离开神庙。他的计划是在回山苦练三年之后,再出来争霸武林,并报那明明大师一指之仇。柳元甲与公孙奇也是怀着同样的幻想。

 太乙在他师兄身上搜出武功秘笈之时,青灵子早已断了呼吸,太乙以为师兄已是必死无疑,由于心虚胆怯,不敢作仔细的检查,就把他师兄的尸体踢开;用神幔盖着他的脸孔。此时他们匆匆离开了这座神庙,太乙在踏出庙门之时,回头看了青灵子的“尸体”一眼,不由得有点内疚于心,自言自语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师兄,你可休怪小弟的辣手!”太乙以为师兄必死无疑,谁知青灵子却还没有死。

 不错,青灵子的确是受伤极重,而当他倒地之时,太乙曾经探过他的鼻息,那时,他也的确是已经断了呼吸的。但他毕竟是个内功极为深厚的人,呼吸的暂时断绝,那是由于极度的悲痛以及怒火攻心所至。生机还是没有完全断绝的。其实当太乙尚未离开这座庙时,他的呼吸已经恢复,不过因为气息太弱,太乙又用神幔蒙上他的脸,故此没有发觉罢了。

 太乙与柳元甲走后,青灵子渐渐苏醒过来,脑中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才稍稍恢复记忆,一时也还未知道是否一场恶梦。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只觉浑身无力,就像坠入冰窟里似的,冷得他十分难受,不觉呻吟出声。这是由于太乙用玄阴指两次点着了他的穴道,阴寒之气从死穴之中侵入,而此时他的功力已是不足抵御了。青灵子这才知道并非恶梦,的确是受了师弟所害。

 青灵子没有死,可是这一时的苏醒,也只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且说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耿照、秦弄玉、陆勉、珊瑚等人,一路上谈谈笑笑,很是热闹。这次除了逃脱了公孙奇之外,可说是大获全胜。但也正因为公孙奇是太乙和青灵子救走的,笑傲乾坤、蓬莱魔女二人还是不能不担着一份心事。

 蓬莱魔女道:“听桑青虹所说,这青灵子倒也不是坏人,可惜不知道他是住在哪儿,要不然我们倒不妨去拜访拜访他,顺便打听公孙奇的结果。”

 笑傲乾坤道:“你离开山寨已久,如今正是要与各方豪杰联络、重谋大举之际,玳瑁留守山寨,她可是挑不起这重担子的。”

 蓬莱魔女笑道:“我当然是要先回山寨,拜访青灵子之事,不过说说罢了。这样的武林异人,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日若有机缘,再去探访他吧。”

 耿照说道:“我受了他的厚赐,很是过意不去。也不知何日方能再遇,也好答谢这位前辈。”

 蓬莱魔女道:“这也是你的机缘,适逢其会,青灵子要借重你来报桑家之恩。”

 耿照道:“虽然如此,我还是要感激他的。”

 他们在谈论着青灵子,却不知青灵子就在离他们不远之处。原来他们此时正经过那座山下,青灵子所在的山神庙就在这座山上。

 笑傲乾坤忽道:“咦,似乎是有什么人发出呻吟之声。”在这一行六众之中,他的内功最深,青灵子的呻吟虽然微弱,随着山风吹送下来,却也给他发觉了。

 蓬莱魔女凝神一听,说道:“不错,是有人在山上呻吟。”

 珊瑚道:“莫非是山上一个猎人突然得了急病?”陆勉道:“不,听来似是那人受了重伤。”此时他们已在上山,珊瑚和陆勉也听见青灵子的呻吟了。

 蓬莱魔女道:“不管这人是得病也好,是受伤也好,我们既然碰上,总要救他。”于是众人循声觅迹,找到了那座山神庙。

 青灵子的脸上还盖着神幔,他没有半点气力,肌肉也僵硬了,一幅霉烂了的神幔,盖在他的脸上,也抖脱不落。蓬莱魔女把神幔揭开,不由得大为惊诧。耿照吃惊更甚,“咦”了一声,叫出来道:“这,这不是青灵子老前辈么?他怎的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笑傲乾坤把青灵子扶了起来,手指触着他的身体,只觉其冷如冰。笑傲乾坤大惊说道:“他是受了太乙的玄阴指力所伤。奇怪,太乙不是叫他做师兄的吗?”蓬莱魔女愤然说道:“柳元甲这老贼也是凶手,青灵前辈除了身遭寒毒之外,还受了绵掌之伤。”他们二人都是武学的大行家,一察看了青灵子的伤势,便知他受伤的由来。

 蓬莱魔女跟她父亲学过一点医学,当下给青灵子把了脉,笑傲乾坤问道:“怎么样?”蓬莱魔女背着青灵子摇了摇头,悄悄说道:“若是我爹爹在这儿,或者会有办法的。不过,我们试一试吧。”

 蓬莱魔女用父亲所教的最上乘手法,在“伏兔”“玉渊”“大椎”三处穴道上,给青灵子推血过宫。青灵子“哇”的一口瘀血吐了出来。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各伸一掌向着他的背心,把本身真气输送进去。过了一会儿,青灵子忽地叹了一口长气,道:“你们其实是不必这样耗费精神的了。死生有命,老朽大限已到,迟走早走,在我都是无所谓的了。不过,我还是感激你们的。”青灵子得了他们输进体内的真气,稍稍有了一点气力可以说话了。但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蓬莱魔女道:“前辈大恩,无以为报。老前辈可有什么未了之事,要我们效劳的么?”蓬莱魔女自知无法救他,而且青灵子亦知自己的大限已到,武林中人性情豁达,是以蓬莱魔女也就不再忌讳了。她这几句话就是请青灵子“交代后事”的意思。

 青灵子抬起头来,望了蓬莱魔女一眼,说道:“你的爹爹可是柳元宗么?”他从蓬莱魔女救治他的手法,已是隐隐猜到了她的来历。

 蓬莱魔女道:“不错,正是家父。”青灵子又道:“我有一事未明,我于你有何恩?”

 蓬莱魔女道:“家师是公孙隐。公孙奇万恶不赦,我可以不认师兄,但不能不认师嫂。桑白虹逝世之前曾托我照顾她的妹子。前辈有恩于桑青虹,我也是感同身受的。”

 青灵子道:“哦,原来如此,你倒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青虹的父亲于我亦有大恩,既然你与青虹有那样的关系,那么我可以放心托你了。”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尽管吩咐。”青灵子又叹了一口长气,说道:“我这次很后悔救了公孙奇。”蓬莱魔女道:“过去的事不必提了。老前辈说自己的未了之事吧。”

 青灵子说道:“我说的正是由于我的过错,我所未能了结的事。太乙已然取去了我的武功秘笈,还有一个柳元甲是他们的帮凶,他们三人若然狼狈为奸,都可以练成桑家的两大毒功。”

 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都是大吃一惊,心中想道:“倘使公孙奇恢复了原来的本领,那已经是武林大患。太乙与柳元甲若也练成,只怕集各大门派的高手之力,也难以制止他们为恶了。”

 笑傲乾坤问道:“他们何时可以练成?”青灵子说道:“公孙奇在一年之后,可脱走火入魔之难,那时他便可以恢复原来的武功。太乙与柳元甲则必须公孙奇先教他们桑家的内功心法,对那两大毒功也需要从头练起,故而时间要用得多些。不过,以他们的武学造诣,大约有三年的功夫也总可以练成了。”青灵子所作的推断,是假设他们三人精诚合作的。青灵子当然不会知道,在他们之间实乃是勾心斗角,各怀鬼胎。

 青灵子接着道:“是以你们若要防止他们为患武林,必须在一年之内处置他们,不过,我却希望你们能对我的师弟稍稍留情,只废去他的武功,让他得终天年吧。”青灵子临死还是顾念师恩,太乙谋杀了他,他仍然要替太乙求情。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蓬莱魔女,笑傲乾坤若再加上了武士敦和云紫烟,在公孙奇未恢复本领之前,是可以将太乙与柳元甲除掉的。但人海茫茫,却不知他们躲在哪个隐僻的地方练功?

 青灵子歇了一歇,脸上现出似是尴尬的神情,说道:“柳女侠,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不用客气,吩咐便是。”

 青灵子道:“说起这件事,我先要向你告罪。”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说道:“此话从何说起?”

 青灵子道:“女侠有所不知,灵山派的女弟子上官宝珠是,是我的女儿。我直到最近才知道她助麻大哈向丐帮寻仇,得罪了武帮主,又得罪了柳女侠。刚才在桑家堡中使大力金刚掌的那位英雄是武帮主吧?这件事还请柳女侠原谅小女无知,并代为向武帮主说项。”青灵子是如今才知道蓬莱魔女是谁,丐帮的金刚掌功夫则较易看得出来,故而他在桑家堡与武士敦对了一掌之后,已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了。

 蓬莱魔女听说上官宝珠乃是青灵子的女儿,倒是颇感意外,心里想道:“青灵子的武功这么好,她的女儿却不知何以要另拜别人为师?”蓬莱魔女曾经与上官宝珠几度交手,每次虽然都能获胜,但也只是稍占上风而已。不过,上官宝珠的武功虽然是邪派中的一流功夫,却不是属于青灵子这一家数。

 时间已不容许蓬莱魔女向青灵子细问,当下答道:“令媛与丐帮其实并无直接的冤仇,武帮主是我们的好朋友,这一点误会一定可以化解的。老前辈放心。”

 青灵子面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难得柳女侠如此热心,老朽的家事本来不应该麻烦外人的,如今也只好一并拜托柳女侠了。”

 蓬莱魔女道:“些须小事,何足介怀。”她以为青灵子说的还是他女儿的事情。

 青灵子接着说道:“我是想请柳女侠给我报一个讯。柳女侠身为绿林盟主,事情想必很忙。这件事无须马上就办,一年之内,柳女侠倘若能够为我代传此讯,我就感激不尽了。”

 蓬莱魔女道:“不知是要传给何人?”

 青灵子道:“我与令尊昔年曾见过一面,并无深交。但我知道他是个古道热肠的大侠,而且与明明大师相交甚厚。不知柳女侠可认识明明大师么?”

 蓬莱魔女道:“家父如今正是住在明明大师光明寺中。”

 青灵子道:“这就最好不过了。老朽逝世之后,请柳女侠告诉明明大师。这半边镜子请明明大师代送山妻。”说罢抖抖索索地在身上摸出半边破镜。

 蓬莱魔女接过那半边破镜,心中颇有疑问,却不便探询别人的私事。青灵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此时我亦无暇细说了。明明大师是知道我的事情的。我,我是怕她们母女误入岐途,而且若不早为之计,将来只怕还有一场灾难……”

 说至此处,青灵子已是气喘吁吁,蓬莱魔女心想:“反正明明大师知道,他实在是无须多说了。”当下说道:“我一定替老前辈办到,老前辈放心、放心……”“去吧”二字,她却是不忍心宣之于口了。

 青灵子吸了口气,却又挣扎说道:“听说明明大师曾发誓不再下山,要是他不能去的话……”蓬莱魔女立即说道:“我去!”

 青灵子道:“好,柳女侠若肯为我到灵鹫山去走一趟,我也就放心去了。”青灵子其实是请蓬莱魔女的父亲柳元宗去的,蓬莱魔女已然抢先许诺,青灵子也就无须多说了。当下徐徐阖上双眼。

 蓬莱魔女轻声说道:“老前辈放心去吧。”正要与笑傲乾坤商量为他办理后事。不料青灵子忽地又张开眼睛,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几乎忘了,耿少侠,你过来。”

 耿照上前说道:“晚辈深受大恩,老前辈有何吩咐,晚辈定当做到。”

 青灵子道:“你的大衍八式如今只有五分火候,必须再练三年,到了有七分火候之时,才能练得那两大毒功,否则你虽然懂得逆行经脉,也会有走火入魔之祸。紧记,紧记。”

 耿照说道:“前辈放心,我根本不想练那两大毒功。”

 青灵子说道:“好,那我就无须为你担心了。”说罢,闭上了眼睛,这一次是当真“去了”!

 耿照大为感动,说道:“这位老前辈在临死之时,还记挂着别人的祸福,一定要把话交代清楚。真是难得!可惜这样的好人,却给坏人害死!”

 蓬莱魔女道:“太乙害死他的师兄,真是禽兽不如。即使不是为了公孙奇给他救走,我也要为青灵子报仇,杀掉太乙这个老贼。”

 当下众人合力在山上掘了一个土坑,把青灵子埋了。他们与青灵子虽然非亲非故,但眼看这一位武学大师身遭惨死,埋骨荒山,心中都是十分难过。

 葬了青灵子之后,一行六众,继续赶路。路上笑傲乾坤说道:“如今有两件事要办了。一件是必须在一年之内,探听出太乙、柳元甲和公孙奇藏匿的所在,在他们未练成那两大毒功之前,将他们除掉。一件是给明明大师报讯。”

 蓬莱魔女说道:“给明明大师报讯容易。爹爹三个月后,就要来我们的山寨。请他捎个信回去就是。明明大师若不肯下山,我就到灵鹫山去。倒是那三个贼子的行踪,却是不易打听。”

 笑傲乾坤道:“丐帮消息最是灵通,反正还有一年期限,待武士敦回来,咱们可以请他代为打听。”

 蓬莱魔女忽地想起一事,说道:“上官宝珠是灵鹫派的弟子。我听西岐凤说过灵鹫派的事情,据说灵鹫派分为南北两宗,南宗的掌门是猛鹫上人,北宗的掌门则是一个尼姑,法号青灵师太。”

 笑傲乾坤道:“不错。但这又如何?”

 蓬莱魔女道:“那个尼姑既然号称青灵师太,莫非她就是青灵子的妻子?夫妻分手之后这才出家的?”

 笑傲乾坤道:“你的猜测很有道理。看来这位老前辈定有一番伤心之事。好,这倒引起我的好奇心了。将来我陪你到灵鹫山走一趟吧。”正是:

 人间多少伤心事,埋骨荒山恨不平。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