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祸根未绝群魔遁 世乱还须国手医

 幸而蓬莱魔女早有防备,拂尘一展,将那股突袭她的力道解了一半,同时她那招“夜战八方”的剑式,也向四面荡开,这才把那人迫退。但饶是如此,蓬莱魔女也要悬空翻了两个筋斗,方能脚落实地。

 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脚步未稳,那人又已是一掌打来,而且哈哈笑道:“好侄女,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公孙奇还是你的师兄!”

 与此同时,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驼子,把公孙奇背在背上,早已跳下楼头,到了园中。这驼子远远地也在扬声笑道:“有我在此,焉能叫你们如愿?”

 原来用绳索把公孙奇扯出去的是神驼太乙,埋伏在窗外伏击蓬莱魔女的则是她的叔叔柳元甲。

 柳元甲是害死蓬莱魔女母亲的仇人,而且他也是一样的通番卖国,罪恶并不在公孙奇之下。蓬莱魔女看见是他,心头火起,喝道:“谁是你的侄女,我爹爹可以饶你,我可不能饶你!”一招“乱云飞渡”,以“天罡尘式”中的一招精妙招数化解了柳元甲的的掌力,同时右手的青钢剑也使出了“柔云剑式”,一招“春云乍展”,剑光如练,疾刺柳元甲的“璇玑穴”。

 柳元甲哈哈笑道:“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我不想杀你,但你要杀我,那也是办不到的。”说话之间,接连使出“绵掌”和“斩龙手”的招数,把蓬莱魔女的柔云剑法和天罡尘式全都解了。

 蓬莱魔女一声长啸,这啸声是向笑傲乾坤报警的。她这里啸声甫起,只听得笑傲乾坤已在纵声笑道:“好呀,你这老贼要来给公孙奇作陪葬,那是来得再好也没有了!看你还能往哪里跑?”原来笑傲乾坤不待蓬莱魔女传音报警,亦已发现了神驼太乙了。而且笑傲乾坤亦已看出了公孙奇是失了武功,只还未知道他是否走火入魔而已。

 蓬莱魔女听得笑傲乾坤已去追击敌人,心头一松,全神对付柳元甲,尘剑兼施,仍然以天罡尘式护身,但剑招则已变为她父亲所授的“惊神剑法”,这是从最上乘的点穴指法中变化出来的,以剑代指,招数更为凌厉,更为奇妙。这一套剑法正是柳元甲的克星。

 柳元甲心中一凛,想道:“这丫头得了她爹爹的传授,武功比半年之前,竟然又增进了这许多了!”不过柳元甲挟着数十年功力,招数虽然被蓬莱魔女克制,蓬莱魔女要想胜他,那也的确是大不容易。

 但柳元甲自忖没有取胜的把握,而且他们此来的目的只是要把公孙奇抢走,目的已达,柳元甲便亦无心恋战,当下他以绵掌掌力解开了蓬莱魔女的连环三招,笑道:“一家人何必再打?”身形倒纵,去势如箭,在蓬莱魔女的后招续发之前,跳下楼头。

 蓬莱魔女怎肯将他放过?如影随形地跟着也追下去。柳元甲脚先着地,回身发出了一记劈空掌,“喀喇”一声,栏杆断折,这栏杆是藏有机关的,栏杆一折,乱箭纷飞。柳元甲发出了劈空掌,立即向前飞奔,蓬莱魔女身形尚在空中,只能挥舞拂尘,扫荡乱箭。待她落地之时,柳元甲与她的距离已有十数丈之遥。

 就在此时,忽又听得一声长啸,宛若龙吟。这啸声中气充沛,内功之深,似乎还在笑傲乾坤之上。柳元甲大吃一惊,回头一望,原来是丐帮帮主武士敦来了。和他同在一起的还有他的未婚妻子云紫烟。原来武士敦是在指挥群雄,把公孙奇的党羽全部击溃之后这才匆匆赶来的,故而此时才到。

 柳元甲老奸巨滑,登时想到了“声东击西”之策,猛的一掌向云紫烟击去。掌力一发,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武士敦连忙遮在云紫烟身前,双掌平推了出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双方功力相当,谁都占不了便宜。但余波所及,云紫烟仍然是禁不住身形一晃,摇摇欲坠。武士敦连忙将她扶稳,云紫烟道:“我没事,你快去追。”但柳元甲却已趁此时机,又已跑开了十数丈之遥了。

 武士敦胜在内功深厚,但轻功则非所长,发力飞奔,仍是追柳元甲不上。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已经赶来,说道:“武帮主,请你去助谷涵拿那老驼子,公孙奇已走火入魔,那老驼子把他抢去了。截住他们要紧。”此时笑傲乾坤已经追到了神驼太乙的背后,太乙背了个人,轻功自是稍受影响。武士敦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势后,说了一个“好”字,便改向太乙追去。

 蓬莱魔女口中说话,脚步丝毫不缓,锲而不舍向柳元甲追去,距离渐渐拉近。柳元甲大喝道:“你当真要与叔叔为难,可休怪我手下无情!”此时他正越过一座假山,反掌一推,把假山顶端的一块磨盘似的大石推了下来,向着蓬莱魔女当头砸下。

 蓬莱魔女焉能给他砸着,侧身一闪,那块大石从她身边飞过。可是稍受延阻,柳元甲与她的距离又已拉开,转眼间已是越过围墙,逃出了桑家堡了。

 柳元甲在外面扬声笑道:“乖侄女,你还要与我比轻功么?”蓬莱魔女的轻功胜过武士敦,也胜过柳元甲,但也只是仅胜柳元甲一筹而已。柳元甲气力悠长,倘若追出十里之外,追他不上,那就休想追上了。此时孤鸾山的一流高手都已到了桑家堡,外面的人,无人能拦阻得住柳元甲。蓬莱魔女自忖追上了他,也无取胜的把握。于是只好忍了口气,回过头来,心想:“走了一个老贼,可不能再让第二个老贼走了。公孙奇这贼子也不能让他们抢走。”此时笑傲乾坤已经与神驼太乙交上手了。

 太乙见笑傲乾坤追到,反手一指,冷风如箭。笑傲乾坤哈哈笑道:“你的玄阴指能奈我何?”折扇一拨,只听得呼呼声响,两股风力互相激荡,谁都伤不了谁。

 笑傲乾坤迈步欺身,折扇一合,扇头便点太乙后心的“志堂穴”。太乙化指为掌,反手一抓,这一抓使的是“大力鹰爪功”,一把将笑傲乾坤的扇头抓住。

 太乙与笑傲乾坤曾经不止一次交手,自忖功力要比笑傲乾坤稍胜一筹,故而才敢用“大力鹰爪功”硬抓他的折扇的,果然一抓就抓个正着。太乙哈哈笑道,“你的折扇点穴又能奈我何?”哪知话犹未了,太乙突然似触电般的松开了手,“哎哟”一声,赶忙倒纵出数丈开外。

 原来笑傲乾坤自从得了柳元宗和公孙隐两位武学大师的指点,融会了三家内功心法(连同他家传的内功),功力已是大胜从前,而他的点穴手法又是柳元宗所授的天下无双的惊神指法,扇头一给太乙抓住,就顺势点他掌心的“劳宫穴”。太乙虽有封闭穴道之能,却也禁受不起。

 但太乙的功力毕竟十分深厚,虽然似触电般的不能不松开了手,也还没有给笑傲乾坤的点穴功夫伤及他的经脉,他默运玄功,真气一冲,解开了穴道。居然还能纵跃如飞。笑傲乾坤喝道:“往哪里走?”如影随形,紧追不舍。

 太乙与笑傲乾坤交了两招,阻延片刻,说时迟那时快,武士敦亦已赶了到来,迎头将他截住。武士敦也是一声喝道:“往哪里走?”人未到,掌先发,掌力有如排山倒海般地向太乙猛压过去。

 太乙避开正面,挥掌击出,两股劈空掌力一碰,发出呼呼轰轰的声响,隐隐便似风雷之声。太乙身形摇晃,又斜跃出一丈开外,心中暗暗吃惊。原来武士敦的大力金刚掌乃是武林一绝,要不是太乙避开正面,只怕已受他的掌力所伤。

 武士敦第二掌接着拍出,太乙躲在一块大石后面,武士敦掌力一到,石碎纷飞,那块数千斤重的石头也摇摇欲坠。但有大石给他挡住了,太乙却是毫无伤损。太乙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叫你也见识见识我的功夫。”双指连弹,玄阴指力分成三股射出。武士敦刚刚跳过大石,人在半空,被这冷风一射,不能不以掌护身,但护住了上盘,护不了下盘,膝盖的“环跳穴”就似着了一枝冷箭似的,也不能不落下地来,太乙已向前奔出十数丈,脱离了武士敦劈空掌力所能到达的范围。他们这次交手两招,各自吃了对方的一点亏,可说是谁都没有占到便宜。武士敦运气一转,真气自丹田而下,贯穿了足少阳经脉,登时也就把侵入“环跳穴”的阴寒之气驱出了。

 武士敦膝盖微感酸麻,一时追不上太乙。但笑傲乾坤却又追上了。太乙背了个人,轻功毕竟稍受影响。太乙掌劈指戳,化解了笑傲乾坤的几招攻势。武士敦追了到来,喝道:“老贼,接掌。今日非与你决个胜负不可!”

 太乙冷笑道:“你们以多为胜,算得什么好汉?我还背了个人呢!”武士敦掌力将发未发,说道:“你把公孙奇这贼子放下来,我与你单打独斗,见个真章。”太乙道:“你倒打得好主意,我岂能把我的好友交与你们?”

 蓬莱魔女此时已把柳元甲赶出了桑家堡,自忖追他不上,便回过头来,截住了太乙的去路。与华、武二人形成了鼎足而立,包围太乙的形势。蓬莱魔女朗声说道:“咱们今日乃是捉拿通番卖国的奸贼,和奸贼还能讲什么规矩。”

 武士敦瞿然一省,说道:“不错。你这老贼要把公孙奇带走,那是万万不能。”单掌划了一道圆弧,掌力发出,太乙退后几步,勉强化解了他的掌力,“卜”的一声,肩头却已给笑傲乾坤的折扇打了一下。饶是他练有护体神功,这一下也是痛彻骨髓。

 蓬莱魔女劈头将他截住,挽了一朵剑花,分心便刺。太乙刚刚以劈空掌荡歪她的剑点,说时迟,那时快,华、武二人已是两翼齐上,三面包围之势已成。

 太乙倒吸一口凉气,心道:“我想在公孙奇身上捞些便宜,想不到反而给他连累了。”蓬莱魔女运剑如风,笑傲乾坤挥扇疾点,不过几招,杀得太乙手忙脚乱。还幸亏武士敦因见他们二人已把太乙困住,掌力只是蓄势未发,要不然太乙更难对付。

 太乙正自心道:“糟糕,糟糕!今番可是真的性命休也!”心念未已,笑傲乾坤的扇头已是指到了他的“太阳穴”。太乙正自化解蓬莱魔女剑招,腾不出手来招架。这“太阳穴”乃是人身死穴之一,以笑傲乾坤的功力,点着了他的“太阳穴”,太乙也是非得丧命不可。

 不料就正在太乙的性命已悬于俄顷之间,忽见青影一闪,一股力道突然撞开笑傲乾坤的折扇。一个青袍老人突然来到,“铮”的一声,又把蓬莱魔女的青钢剑弹开。

 武士敦大吃一惊,忙一掌向那青袍老人打去。青袍老人袖一拂,赞了一声道:“丐帮的金刚掌力果然名不虚传!”但那青袍老人只不过晃了一晃,武士敦却退了三步。比较起来,还是那青袍老人的功力稍胜一筹。

 青袍老人道:“乙休,你不听我的善言劝告,如今后悔了吧?我只能救你一次,你快走吧!”太乙道:“是,多谢青灵师兄了。”笑傲乾坤给那青袍老人拦住,一时冲不过去。太乙背着公孙奇已是跳出了围墙。

 笑傲乾坤怒道:“好,我不管你是何等人物,你放走了这两个奸贼,我只问你要人!”折扇一合,欺身进招。他试过一招,已知对方一定是极有来头的武林前辈,于是后招续发,就越发抖擞精神,尽展平生所学。折扇一合一张,合起来时,当作判官笔使,使的是天下无双的“惊神指法”,张开来时,当作月牙刀用,锋利的扇缘削对方腕脉。而那折扇的一拨,却又是公孙隐所传的内功,扇出一股如刀刮面的劲风,小小一柄扇子,在他手中竟然使出三种不同的上乘武学。那青袍老人“噫”了一声,长袖一抖,如灵蛇般地卷来,搭着笑傲乾坤的折扇。他所发的内力比笑傲乾坤更胜一筹,笑傲乾坤登时觉得他的那把扇子便似给巨石压住一般,三种最上乘的武林绝学都发挥不出。但笑傲乾坤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他压服,当下内力直贯扇头,震得对方的衣袖如被风吹皱的一池春水似的,起了一圈圈的皱纹。

 武士敦喝道:“好功夫,我再领教你的一掌!”他这一掌与笑傲乾坤的折扇同时攻出,使的也是丐帮秘传的金刚掌中的杀手绝招,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龙门三叠浪”,三重掌力,狂涛骇浪般地涌来,一浪高于一浪。青袍老人又“噫”了一声,挥出左掌抵御他的“龙门三叠浪”,这一次因为他是同时抵敌二人,单掌之力,仅能消解“龙门三叠浪”中的前两重力道,蹬、蹬、蹬地退了三步。

 笑傲乾坤的折扇摆脱了他袖子的压力,抢先攻上,扇头直指青袍老人背心“大椎穴”,这招点穴手法变幻莫测,对方若是反掌化解之时,又可以顺势点他的“曲池”“阳谷”“劳宫”等处穴道。青袍老人脚步未稳,即使能够抵挡,也是一定要被迫暂处下风的了。武士敦跟着再发一掌,青袍老人就一定抵挡不住。

 蓬莱魔女本来是迎头截着青袍老人的去路的,她以拂尘护身,也正自使出一招“惊神剑法”,以剑尖刺穴,比之笑傲乾坤的折扇点穴,功力或有未及,而招数的凌厉,则更过之,这一招是同时遍袭青袍老人的九处大穴的。

 青袍老人吃惊非小,不禁又是“噫”了一声,心道:“三十年不出山,不料武林中竟然出现了这许多武学深湛的后辈。”正要冒险用“弹指神通”的功夫弹开蓬莱魔女的剑尖,蓬莱魔女忽地侧身一闪,青钢剑不是刺向青袍老人,而是“嗖”的从他身旁窜过,替他架住了笑傲乾坤的折扇,说道:“谷涵,不可对青灵前辈无礼。”笑傲乾坤愕然收扇。武士敦的第三掌刚刚劈出,青袍老人只是化解他的掌力,当然是绰绰有余,当下挥袖拂出,立即将他的掌力消解了。蓬莱魔女道:“青灵前辈,请恕我们不知,冒犯了老前辈了。照弟,快来!”

 原来蓬莱魔女是听得太乙叫出了“青灵子”的名号,这才突然变招,不刺青灵子,反而替他格开了笑傲乾坤的折扇的。要不然,即使青灵子的武功再高,也绝难抵挡三大高手的同时攻击。

 青灵子一声长叹,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老夫只合名山老,倒真是:何必红尘走一遭了。”

 耿照匆匆赶来,叫道:“青灵前辈,你救了我的性命,又传授了我的稀世奇功,请稍留步,容晚辈叩谢。”

 青灵子道:“这只是一个机缘,我借你的手以报故人之德。你无须向我道谢,我也不必领你的情。”他口中说话,脚步丝毫不缓。但见一条青影,箭一般地越过围墙。说到最后一句,声音已似从山上传来了。

 武士敦愕然道:“这青袍老者是什么人?怎的他救了太乙,又曾经救了你的性命么?”

 耿照把日前与青灵子遭遇的经过告诉了武士敦与笑傲乾坤。蓬莱魔女说道:“据青虹妹子说,这青灵子是他爹爹生前的好友。刚才听这青灵子的口气,似乎他曾受过桑见田的什么恩德,故而要利用照弟来助青虹妹子免那走火入魔之劫。可能是他以为桑见田的女儿必然已练家传的两大毒功,也可能是他已知道公孙奇和桑家二女之事,公孙奇立意要令青虹受难,都已在他意料之中。”

 笑傲乾坤道:“这么说来,青灵子倒是个介乎邪正之间的人物,说不上是咱们的敌人,也说不上是咱们的朋友。不过,他既有大恩于照弟,暗地里又帮了桑青虹这样大的一个忙。咱们确也不该与他为难。只是,唉──”

 蓬莱魔女当然懂得他的意思,说道:“咱们碍于他的情面,放走了太乙和公孙奇,这件事当然是一大损失。可是公孙奇已经走火入魔,不用咱们去杀他,他也已是废人一个了。”

 武士敦道:“只不知这青灵子与太乙是甚交情,倘若他为了太乙之故,又助公孙奇这贼子解除走火入魔之难,那么这祸根就仍然隐伏,只怕将来还是要存一场武林的浩劫了。”

 蓬莱魔女道:“听他责备太乙的口气,看来他也是不齿太乙所为。若果他知道公孙奇毒害桑家二女之事,那他更不会帮助公孙奇的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太乙是叫青灵子作“师兄”的,尽管江湖上的称呼,对平辈有时也可尊称为“师兄”,但太乙和青灵子究竟是否“同门”,却是他们所不能断定的。故而太乙会不会骗取青灵子的逆行经脉之法,去助公孙奇解除走火入魔之难,那也是谁也不能断定的。

 武士敦笑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管。咱们今日消灭了公孙奇的党羽,又夺回了桑家堡,总算是大获全胜了。趁着各路英雄在此,正宜商量抗金大计。柳盟主,就请你主持此次盛会如何?”

 蓬莱魔女道:“不错,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抗金大事,正宜集思广益。但却不必如此注重仪式,就在庆功宴上,大家商量商量吧。也不必推定谁是主持了。”

 此时孤鸾山上桑家堡的旧人和前来助战的群雄都已来到桑家堡。于是当晚就大张筵席,款待群雄。席上蓬莱魔女宣布由桑家四老接管此堡,十八年后再交回桑家母子,此是顺理成章之事,桑家堡的旧人自是一致赞同。桑家四老提出自愿参加抗金事业,并扩充孤鸾山原来已略具规模的营寨,作为一个抗金的基地,与桑家堡配合,成为犄角相依之势。桑家堡在公孙奇窃据的时期,乃是敌人的巢穴,如今把敌人的巢穴,一变而为抗金的堡垒,群雄人人兴奋,欢声雷动。

 蓬莱魔女道:“采石矶一战之后,由于赵宋小朝廷欲求苟安江南,战胜反而撤兵求和,以致金虏得以全力对付义军,咱们颇受了一些挫折。但战争总是有胜有负。一时的挫折算不了什么,最紧要的是不能令民气消沉。”好几位义军首领都道:“是啊,我们所忧虑的就正是民气消沉。去年虞元帅在采石矶大破金兵,人心振奋,义军风起云涌。不料虞元帅大捷之后,反被金牌召回,义军所受的这个打击可真是太大了。许多人的确是因此而失望灰心,就好像是六月天时突然跌到冰窟似的,一下子就由火热而变为冰凉了。请问如何才可以重振民气?”

 蓬莱魔女道:“咱们应该和老百姓谈个透彻,赵宋官家所要保全的是他们一姓的尊荣,和老百姓本来就不能同心抗敌。咱们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去打败金寇。假如能够使得大多数人抛掉了对官家的幻想,事情就容易办了。咱们可以选择敌人兵力较薄弱的地方,相机出击,先打几场小胜仗,鼓舞人心。积小胜而为大胜。最后就是各路义军联合起来,给金虏以致命的打击。”

 武士敦道:“丐帮弟子遍布天下,可以给各路义军担任联络之责。”

 当下大家提出许多具体的办法,彼此举杯互祝,相期痛饮黄龙。这一次在庆功宴上共商大计,所收获的效果,比正式的会议还大得多。

 第二日,各路英雄各回原地。但武士敦与云紫烟却不准备回转南阳,而是计划到西北一行,巡视各处分舵,并请丐帮中硕果仅存的鲁长老出山。

 这位鲁长老是前任丐帮帮主尚昆阳的师弟。去年在首阳山上公孙奇与武士敦争夺丐帮帮主之役,鲁长老正在病中,他把师兄的遗书交给弟子龚浩,龚浩后来在途中给金国的鹰爪所杀,恰值蓬莱魔女路过,那封遗书落在蓬莱魔女手中。武士敦就是靠了这封遗书,才得以洗脱嫌疑,获得帮众的信任。由于这件事情,蓬莱魔女也知道这位鲁长老乃是刚正不阿的一位老前辈。

 武士敦提起这位鲁长老,蓬莱魔女想起往事,说道:“鲁长老的病好了么?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你新任帮主,我也在担心你缺乏可以助你整顿帮务之人,若得这位老前辈出山,正是最好不过。”

 武士敦道:“听说鲁长老的病早已好了,大都(即今北京)本帮分舵的三位香主是他的弟子。实不相瞒,年轻一辈可以作我臂助的干材也并不缺乏。但以我的身份,却是不大方便进入金国的京都。故而我想借重这位鲁长老给我在大都作个布置。这是准备日后若有事于大都之时,预先布下的一枚棋子。”

 武士敦还有一个不便说出的理由,大都的三位香主在丐帮的资望比他深,他不愿意以帮主的身份派人去给他们传达命令。通过了他的师叔,可以表示武士敦对他们的尊重,武士敦处事干练,对许多小节都是注意到的。另外,由于武士敦做了帮主之后,一直未得余暇去探他师叔的病,趁此机会,也正好去拜候师叔。

 蓬莱魔女笑道:“你和云紫烟姐姐本来是准备在南阳成婚的,这么一来,可不是把你们的婚期耽搁了。”

 武士敦性情豪迈,笑道:“我这是向你们效法,你们不也是先公后私么?我已经知道你们的婚期是在三月之后举行的了。待我回来,正好赶得上喝你们的喜酒。喝了你们的喜酒,我就请你们到南阳来作我们的宾客。”原来蓬莱魔女在首阳山那次事件过后,和她的师父说好是在一年之后与华谷涵成亲的,如今已经过了九个月,还有三个月就是婚期了。云紫烟从珊瑚的口中得知此事,是以武士敦也当然知道了。

 蓬莱魔女笑了一笑,说道:“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要我替你们约好宾客。”要知武士敦刚才的那段话虽然没有明白说出,但已是在话语之中有所暗示:待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完婚之后,他和云紫烟也跟着回转南阳原籍完婚。蓬莱魔女的朋友大都也是武士敦的朋友,故而蓬莱魔女和他们开了几句玩笑。

 蓬莱魔女想起一事,问道:“对啦,我还没有问你,鲁长老是住在什么地方?”武士敦说道:“在固原境内的天狼岭。”蓬莱魔女喜道:“好,那就正好了。”

 武士敦道:“什么正好!”蓬莱魔女道:“天狼岭与光明寺相距不过五六百里,桑青虹母子要到光明寺寄居,我的爹爹和师父都在那儿,还有武林天骄姐弟和赫连清云等人可以照顾她。我就只担心路上没人护送,如今你既然是要到天狼岭去,那就请你多走一程吧。”

 武士敦笑道:“我正是想到光明寺去拜见三位武学宗师,顺便去探望武林天骄,看他的病好了没有?我和他的交情虽然不深,但那次首阳山的事,他曾经帮过了我很大的忙。我和他也算得是一见如故,意气相投的好朋友。”

 蓬莱魔女喜道:“东海龙应西岐凤之请,将到塞外一游,他们也是要经过光明寺的。有你们夫妇和他们二人护送青虹母子,即使碰上太乙和柳元甲,那也是足可以应付了。”

 于是蓬莱魔女上楼去和桑青虹说明此事。桑青虹经过一晚的休息,气色很好。她是有武功根底的人,如今摆脱了公孙奇的魔掌,心情舒畅,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当下蓬莱魔女替她收拾行装,桑家四老早已给她准备了一辆马车,这是一辆四匹马拉的大马车,十分舒适。桑家四老因为有武士敦等人护送她两母子,他们就不用再抽出人来陪伴了。

 耿照、秦弄玉等人都来送行,桑青虹看见他们,心里自是有许多怅触,但想到自己得有今日的结果,亦已算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蓬莱魔女道:“青虹妹子,你到光明寺见了你的师兄师嫂,请你代我问候。”蓬莱魔女是个爽朗大方的女中豪杰,对于武林天骄过去倾慕于她的一段情事,她与笑傲乾坤之间也早已没有猜疑,故而她毫不避嫌地请桑青虹代为问候武林天骄、赫连清云夫妇。

 笑傲乾坤笑道:“你师兄经过了九个月的调治,武功即使未能完全恢复,想来也应该恢复了七八成了。请他不要忘了我们之约。”桑青虹道:“什么约会?”笑傲乾坤笑道:“你只须和他这么一提他就知道了。原来当日在光明寺分手之时,笑傲乾坤是约武林天骄在一年之后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的。蓬莱魔女粉脸微红,桑青虹一看到她的神情,心中亦已明白。笑道:“我一定替你们把话带到,只可惜我是不能来喝你们的一杯喜酒了。”言下不禁黯然,心想:“檀师兄(武林天骄)当年倾慕于柳姐姐,但他虽然不能如他心愿,如今和赫连清云师姐结了鸳盟,亦算得是美满姻缘,比起了我是强得多了。”

 当下桑青虹和蓬莱魔女等人各道珍重,马车就上路了。耿照这对未婚夫妇目送车尘马迹渐行渐远,想起世事沧桑,变化难测,心中亦是怃然。

 蓬莱魔女道:“照弟,你不用赶回江南吧?”耿照说道:“稼轩(辛弃疾的字)兄如今已是位列闲曹,也无须我去给他帮办军务了。如今我是闲云野鹤之身,往哪儿都可以。”蓬莱魔女叹道:“栋梁之材,投闲置散;谄媚之辈,充塞朝廷。赵宋小朝廷只求苟安,实是令人可叹可恨。照弟,你既然不用赶回江南,那么请到我的山寨去住些时候如何?目下北方的形势是外弛内强,正在酝酿着巨大的风暴,说不定就将有你大显身手之时。”珊瑚也拉着秦弄玉的手道:“秦姐姐,我也正想和你多聚些时,你就到我们的山寨去吧。”

 耿照本来有点担心珊瑚心里还有芥蒂的,如今见她和秦弄玉情如姐妹,心里极为快慰,于是笑道:“我只求有杀敌的机会,柳姐姐肯让我到山寨去效劳,我正是求之不得呢。”蓬莱魔女离开山寨已有数月,急于回去,当日便即启程。

 他们三对情侣作伴同行,一路上谈谈笑笑,倒是颇不寂寞。这一次蓬莱魔女夺回了桑家堡,救出了桑青虹,又与群雄商定了抗金的大计,心中自是十分高兴。唯一令她还不能放下的心事只是给公孙奇漏网而已。蓬莱魔女倒不是一定要杀公孙奇,但却担心他给太乙救去,万一逃过了走火入魔之劫,又将成为武林的大患。

 公孙奇究竟能不能逃过走火入魔之劫呢?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搁下蓬莱魔女等人回山寨之事不谈,且先说说公孙奇的遭遇。

 话说当青灵子替太乙在桑家堡抵挡追兵之时,太乙背着公孙奇先逃出了桑家堡,急步飞奔,日落之前,已到了离开桑家堡三百余里的一座山中。太乙这才松了口气,发声长啸。他这里啸声一起,山中便有啸声相应。太乙循声觅迹,找到了一座山神庙,只见柳元甲已在那里等候着他。原来他们是约好了在此山相会的。

 柳元甲道:“想不到公孙世兄竟然遭了走火入魔之劫,但得以脱出敌人之手,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公孙奇受了一日的煎熬,痛苦难堪,呻吟地说道:“请柳老前辈救我。”太乙道:“对啦,令兄是当今国手,老弟医道想亦不凡,又曾学过穴道铜人的图解,试试能否助公孙世兄脱难如何?”太乙本来是柳元甲的岳父,但因二人年龄相差不远,故而以“老弟”称他。

 柳元甲叹了口气道:“只怕小婿也无能为力。”当下替公孙奇诊了一把脉,掌贴他的背心,试以本身真气助他推血过宫。公孙奇练了桑家的两大毒功之后,本身的功力比柳元甲更深,两人的内功并非同一路道,柳元甲掌贴他的背心,双方都受到对方内力的震荡,公孙奇汗如雨下,更觉痛苦。柳元甲连忙把掌移开。

 太乙道:“怎么样?”柳元甲道:“恐怕无能为力。”公孙奇忍着疼痛,说道:“太乙前辈,那位青灵子前辈可是你的师兄么?”太乙道:“不错。”公孙奇道:“他有逆行经脉之法,可以解除我这走火入魔之难。前辈能否为我求援?”太乙道:“你怎么知道?”公孙奇道:“这是耿照那小子和青虹这贱人说的,想不会假。”

 公孙奇分神说话,禁不住呻吟出声。柳元甲忽道:“公孙世兄,我替你稍减痛苦。”突然骈指一戳,点了公孙奇的穴道。

 太乙吃了一惊,说道:“老弟,你不是点了他死穴吧?”柳元甲笑道:“你这么辛苦将他救了出来,我怎能把他弄死?”太乙松了口气,笑道:“你说替他消除痛苦,我还以为你要让他长眠地下呢。其实他多些痛苦少些痛苦,我倒并不关心,只要他不死掉就好。”

 柳元甲恍然若有所悟,却故意说道:“岳父大人,公孙奇走火入魔已是一个废人,你还要拼着性命救他,这等侠义行为,小婿十分欣佩。”太乙哈哈笑道:“我的用心,想来也不能瞒过贤婿。哈哈,老弟,咱们既是朋友又是翁婿,索性就打开了天窗说亮活吧。肥水不流别人田,有好处也总不能少了你的。老弟,我正要请你帮忙。”太乙和柳元甲相识多年,直到最近才知道他是自己的女婿。而他的女儿又早已不认柳元甲为夫,故而太乙说到“贤婿”二字,不觉有点儿面红,终于还是改回他们平日的习惯称呼,叫柳元甲做“老弟”。

 柳元甲却不怕面红,一本正经地说道:“岳丈大人有何吩咐?”太乙凝神一听,说道:“趁青灵子还没到来,我把我的计划告诉你。”当下在柳元甲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柳元甲老奸巨滑,和太乙正好是旗鼓相当,太乙的计划,其实也早已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了。于是柳元甲微微一笑,说道:“小婿省得。”便揭开神前的幕幔,躲了进去。他们的计划是什么,请恕作书人暂且卖个关子,以后再表吧。

 柳元甲躲好之后,太乙纵声长啸。过了一会,只见一个青衣老人走入这座山神庙,正是他的师兄青灵子来了。

 太乙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师兄救助之德。师兄为小弟出山。小弟感激不尽。”青灵子皱了皱眉,说道:“我也并不是只为了你的原故出山。这个以后再说。我只问你,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气力把公孙奇弄出来?”

 太乙道:“师兄,你可知道公孙奇是什么人么?”青灵子道:“我怎么不知道?他是桑见田的女婿,又是给公孙隐逐出家门的逆子。”太乙道:“着呀!那么,就只看在他是桑家女婿的份上,咱们不是也该救他么?”

 青灵子“哼”了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桑见田的两个女儿都是给他害的,他毒死了发妻又强占小姨,似此恶毒行为,实是令人发指!你还说看在桑家的份上?”

 太乙道:“师兄,你是听谁说的?”

 青灵子道:“是耿仲的儿子耿照说的。耿仲生前与我虽然不是深交,但我却深知他是个正人君子,料想他的儿子也不会说谎。”

 太乙道:“照你这么说法,那么公孙隐素有侠义之名,声誉比耿仲更好。他的儿子也应该是个好人,你为什么不肯救他?”

 太乙能言善辩,青灵子给他抓着话柄,一时无言可对。太乙笑道:“师兄,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青灵子道:“好吧。就算‘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不对,但事实总是事实,难道耿照是诬赖他的不成?我不敢说有知人之明,但一个人是好是坏,落在我的眼里,总可以看出几分。不论你怎么说,我还是相信耿照。”

 太乙道:“耿照之言倒也并非全是谎话,但其中另有内情。不错,桑见田的大女儿桑白虹是给毒死的,但主凶却非公孙奇,而是一个绰号‘玉面妖狐’赫连清波的妖女。公孙奇年少风流,这妖女痴恋于他,公孙奇曾经做过对不起妻子的事那是有的。但在这妖女害死了桑白虹之后,公孙奇不久就醒悟过来,后悔得不得了,终于把那妖女杀了,替发妻报了仇。”

 青灵子隐居了数十年方始下山,对这件事情,他只是听来的一鳞半爪。确是未知详情。太乙歪曲事实,轻描淡写地就把公孙奇的罪状减轻了。

 青灵子道:“那么青虹之事又是如何?”

 太乙笑道:“这可就涉及男女私情了。青虹本来属意耿照,但耿照业已定亲。是以青虹一气之下,才嫁了姐夫的。她嫁了却又后悔,当然也就对公孙奇不满了。”

 青灵子道:“那么,你那日想要谋害耿照又是为何?”

 太乙道:“就是想为公孙奇出一口气。其实那日我也并不是就要杀他,不过是意欲略施惩戒而已。”

 青灵子“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要不是我恰好在那时露面,他早已丧在你的玄阴指下了。那时,你为什么不向我解释?”

 太乙道:“请师兄恕罪,当时我见师兄怒气冲冲,恐怕难以获得师兄的谅解,是以只好暂且避开。师兄明鉴,耿照那小子其实是伤得并不算重。”

 青灵子面挟寒霜,看了太乙一眼,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你的毛病始终未改,还是要文过饰非。”正是:

 欲逞奸谋施诡计,能言鹦鹉毒于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