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 愧把深情怀故友 忍将毒手害亲儿

 公孙奇怒极气极,却反而哈哈哈的大笑三声,说道:“我一生智计过人,未逢敌手。想不到今日却折在你这小妮子手里,真是令我不能不佩服呀,佩服!好,咱们棋逢敌手,理该惺惺相惜,讲和了吧?我不杀你,你可有解除走火入魔之法么?”

 桑青虹冷笑道:“莫说没有,就是有我也不告诉你。”

 公孙奇道:“你再想想,我非但不杀你,而且我还可以让你跟你的心上人去双宿双飞,决不追究。不过,这次你可不能骗我,我也不怕你骗我。我会带你去找耿照,将你亲手交给他。你的方法若是不灵,嘿,嘿,我也自有我的手段炮制你们。”

 桑青虹冷笑道:“天下大约没有比你更无耻、更狠毒的人了。你还是赶快动手吧,否则你就来不及了。”

 公孙奇狞笑道:“来得及的,你不是说我还可以有半个时辰吗?好,我就与你比比狠毒吧。咱们夫妻一场,不得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得同年同月同日死。我现在要慢慢折磨你,就用‘化血刀’与‘腐骨掌’的两大毒功,叫你在半个时辰之内,形销骨毁,全身溃腐而亡。我会算准时候,叫你在黄泉路上只是比我先走一步。”说罢,双手作势,就要来扼桑青虹的咽喉。蓦地喝道:“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了,你答不答应我的条件?”

 桑青虹冷笑道:“你走火入魔而亡,死得不会比我更舒服的。来吧!”说完了话,索性闭上眼睛。

 公孙奇道:“好,你说我狠毒,你比我更狠毒。那也好,我就成全了你吧,双掌如环,缓缓地向桑青虹的颈项移近。

 耿照再也忍耐不住,“砰”的一拳,打开窗子,跳了进来,唰的一剑,疾刺公孙奇的后心大穴。

 公孙奇冷笑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是你这小子伏在外边。”头也不出,反指一弹,“铮”的一声,把耿照的青钢剑弹出了手。

 桑青虹蓦地一抬手,一蓬针雨,向公孙奇撒去。公孙奇哈哈笑道:“我反正是要走火入魔的了。也不在乎你这几枚毒针。”桑青虹产后体弱,毒针射在公孙奇的身上,给他的护体神功弹落,没有一枚插进他的身体。

 说时迟,那时快,公孙奇一个转身,“蓬”的又与耿照对了一掌。耿照右掌一圈,骈指点他穴道。公孙奇冷笑道:“你在我的面前使这大衍八式乃是班门弄斧!”掌背微弯,一招“轻云出岫”引开耿照的右掌,倏地一变而为“弯弓射雕”的擒拿手法,登时把耿照抓住。耿照全身酥麻,动弹不得。可是公孙奇的穴道却也给他点个正着,虽然立即运气解开,但双腿也有僵硬之感。他给点着的穴道,是主管着足少阳经脉的。不但如此,而且与耿照对了一掌之后,公孙奇登时感到气血不舒。

 原来耿照新近曾得异人传授,功力虽然还是远远不能与公孙奇相比,但亦已能够多少给他一点损害。而公孙奇已是即将走火入魔,必须全神贯注,默运玄功,方能勉强支持。故此他与耿照对了一掌之后,走火入魔的时刻,是更加速的就要到来了。

 但,虽然如此,耿照毕竟是已为他所擒。公孙奇发出一声狞笑,将耿照提在床前,让他面对着桑青虹。公孙奇狞笑道:“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该欢喜了吧。嘿,嘿,我先把这小子杀了,叫你瞧瞧他的惨状,然后再叫你与他做一对同命鸳鸯。”

 桑青虹先是一声惨呼,垂泪道:“照哥,想不到我还是连累了你。”但在公孙奇的狞笑声中,桑青虹立即感到不应在他的面前表示怯弱,于是眼泪一收,脸上立即又绽出笑容,说道:“是的,我十分欢喜。照哥,你毕竟是如约而来,我死也死得瞑目了。我连累你,是对不住弄玉姐姐,但公孙奇这贼子也决不能活命的,咱们无须别人来替我们报仇。”

 公孙奇冷冷说道:“你们的情话留到黄泉路上去说吧。好,姓耿的小子,我先成全你啦!”

 耿照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你要杀就杀,何必多言?”公孙奇道:“你这小子倒是嘴硬,居然还是拧眉毛、瞪眼珠地盯人。好,我先断你的舌头,再挖你的眼珠。”手掌把耿照的下巴一托,耿照不由自主地把嘴巴张开。舌头吐出。桑青虹闭上眼睛,说道:“照哥,你先走一步了。”

 公孙奇正要狠下毒手,忽觉微风飒然,手背突然似给利针刺了一下似的,公孙奇反手一掌,回过头来,只见蓬莱魔女早已穿窗而入,青钢剑剑尖吐出碧莹莹的寒光,指向他胸膛的“璇玑穴”。

 原来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赶到桑家堡之后,见着了秦弄玉,秦弄玉告诉她耿照已经上了迷楼。秦弄玉是看过桑青虹那封信的,于是又把怎样进入迷楼的方法告诉蓬莱魔女。秦弄玉因为耿照许久未出,正自担心,她自己不方便进去与桑青虹会面,正好让蓬莱魔女前去接应。笑傲乾坤留在外面,帮助桑家堡的旧人制伏公孙奇的党羽。堡中的动乱已经接近平定了。

 蓬莱魔女来得正是时候,她运用玄功,将尘丝射出当作梅花针使用,恰恰及时地救了耿照的性命。

 公孙奇掌背的穴道给她尘丝射着,心头也不觉一凛。原来以他的内功造诣,即使是真的梅花针,也不能刺穿他的皮肉的,但如今蓬莱魔女的一根尘丝,竟然能够刺进他的穴道,这就说明他的功力正在消失之中,也就是说走火入魔的危机又接近一步了。

 公孙奇提一口气,心中想道:“我必须赶快将这丫头制伏,要死也得多一个人陪我。”

 公孙奇接近死亡,越发疯狂,反手一掌,荡开了蓬莱魔女的剑尖,回过头来,狞笑说道:“好呀,你不顾同门之义,竟与这贱人串通来谋害我。可惜你来早了一步,我现在还有能力杀你,你知不知道?”说话之间,连环发掌,两大毒功,尽量发挥,毒气腥风,扑面吹来。蓬莱魔女弄到几乎不能呼吸,幸亏她口中早含了辟邪丹,而此时公孙奇的功力在减了几分之后,也胜不了她多少,故而她还可以支持。

 蓬莱魔女拂尘一抖,万缕千丝,迎头下罩。公孙奇一招“拨云见日”,荡得尘尾飘散。突然化掌为指,“铮、铮、铮”三下,在她的剑脊上接连三弹,这一招险中求胜,足见功夫。蓬莱魔女虎口发热,青钢剑几乎掌握不牢。同时心头发闷,胸中气血翻涌。原来公孙奇是运用“隔物传功”的本领,毒质透过了蓬莱魔女的青钢剑侵入她的体内。

 蓬莱魔女运功御毒,剑招稍缓。公孙奇喝道:“撒手!”扬空一抓,抓着了蓬莱魔女的拂尘,这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蓬莱魔女虎口被他的内功冲击,拂尘果然被他劈手夺去。

 说时迟那时快,公孙奇小臂一弯,掌式倏地变为“路转峰回”,从蓬莱魔女意想不到的方位打来。这是桑家“大衍八式”中的一个掌式,但在公孙奇手中使出,却比耿照不知厉害了多少倍,蓬莱魔女要想招架,已来不及。当下,拼着同归于尽,以攻对攻,闪电般地也是一剑向公孙奇刺去。

 公孙奇那一掌先击中蓬莱魔女,按说以公孙奇的功力,同时又是使上了“化血刀”的功夫,这一掌击中了蓬莱魔女,蓬莱魔女不死也得重伤。可是,说也奇怪,这一掌打在蓬莱魔女身上,却是软绵绵的毫无力道。蓬莱魔女怔了一怔,只见公孙奇已似一团烂泥似的,瘫在地上。原来正在这关键的时刻,公孙奇的“走火入魔”已经开始发作了。

 就在这刹那间,蓬莱魔女剑招如电,剑尖亦已触着了公孙奇的前心,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从公孙奇的前心插入,后心穿出,刺他一个透明的窟窿。但此时公孙奇已是毫无抵抗的能力,蓬莱魔女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当然也已看了出来:公孙奇是遭了“走火入魔”之危,变成了废人了。

 若是在双方激战的时候,蓬莱魔女可以毫不踌躇地一有机会就一剑杀了公孙奇,但此时公孙奇已是毫无抵抗的能力,蓬莱魔女这一剑倒是刺不下去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她想起了师门恩重如山,而且师父只有这一个儿子,于是她把青钢剑缓缓收回,说道:“好吧,我让你自生自灭,不杀你了。你有什么后事要交代的吗?”

 公孙奇道:“你把我的孩子抱来,让我最后亲他一亲。这就是我要求你的唯一事情了。”蓬莱魔女见他说得可怜,遂把婴儿抱到他的面前,说道:“你可以放心,你的孩子我们一定尽心尽力地教养他,让他成为有用之人。”

 公孙奇道:“多谢你了。不过这责任还是应该青虹多负一些。”桑青虹道:“我的孩子我自有安排,不必你管。”

 蓬莱魔女只道公孙奇是出于父子天性,临死之前要亲一亲自己的孩子,故而丝毫不以为意。不料公孙奇突然伸出中指,在婴儿吹弹得破的脸上,“卜”地弹了一下。蓬莱魔女大吃一惊,连忙将孩子抱开,低头一看,只见婴儿的脸上,现出一个指头大小的黑纹。婴儿也因被他的父亲这么用力一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蓬莱魔女又惊又怒,气得颤声骂道:“你,你这是干什么?虎毒不食儿,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公孙奇哈哈笑道:“我的孩子我也自有安排,谁说我是要害我的孩子?哈哈,柳清瑶你不懂,桑青虹是懂的。哈哈,桑青虹呀桑青虹,你的如意算盘是打不成了!”

 桑青虹顾不得产后虚弱,连忙跳下床来,把婴儿从蓬莱魔女手中接过,看了一看,说道:“还好。孩子是中了他的‘化血刀’之毒,但也还可以抚养成人。”说罢,长长地吁了口气。

 蓬莱魔女大怒道:“你还说没有害这孩子?好,我不杀你,让青虹杀你!”唰地拔出剑来,把剑交给桑青虹。桑青虹是受害最深的人,故而蓬莱魔女要让桑青虹杀他。

 桑青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持着长剑,在公孙奇三尺之外立定,剑尖指着公孙奇的咽喉,骂道:“你这贼子,你临死还要害我母子!”

 公孙奇缓缓说道:“你错了,我只是要害你而已。你害我走火入魔,我就害你多受十八年的磨折,不过是一报还一报罢了。我平生从不吃人的亏,如今我报复了。你要杀就杀吧。我死在你的手上,也可以瞑目了。”说罢,又纵声大笑。

 蓬莱魔女茫然不解,问道:“青虹,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桑青虹气得几乎说不出话,过了半晌,才断断续续地说道:“他,他是狼心狗肺,天下最狠毒之人,莫过于他!”

 公孙奇道:“清瑶,你不懂我告诉你吧。这孩子中了我的‘化血刀’之毒,我的功力已消散了十之八九,他中的这点毒是死不了的。但也必须有人给他悉心调护才成。天下只有桑青虹懂得给这孩子化毒,所以这个人也就必须是桑青虹。她要传授这孩子的桑家内功心法,又要日日夜夜看护这个孩子,替他吮毒血换新血,要过了十八年,这孩子脸上的黑纹全消,方能永除后患。哈哈,这么一来,她想要把这孩子交给耿照也不成啦!”

 蓬莱魔女这才明白公孙奇用心的险恶,不禁肌肤起栗,说道:“师父一生侠义,想不到生下你这禽兽不如的不肖之子。好,青虹妹子,你要怎样处置他,都由得你了。”

 公孙奇冷笑道:“随便你们怎么说我,桑青虹要想把我的儿子交给耿照,那我却是绝不能叫她如愿!嘿,嘿!我反正是要死的了,但青虹你虽然害得我走火入魔,你至少也要受十八年的折磨。这一场斗智,还是我赢了你!哈哈,你杀了我算得什么,可怜你想死也不能够呢!青虹,快把你口中的毒药吐出来吧!”

 蓬莱魔女大吃一惊,连忙问道:“青虹妹子,你当真是服了毒药?”桑青虹面色灰白,张口吐出一颗蜡丸。

 原来桑青虹早已料到公孙奇定要杀她,预先在口中含了毒药,这毒药是包在一颗蜡丸里的,她等耿照来,只待向耿照交代了后事,便咬破蜡丸,自行服毒。

 桑青虹剑尖指着公孙奇的咽喉,只见公孙奇面如金纸,汗出如浆,脸上的肌肉都因痛苦而扭曲变形。他并不是害怕桑青虹杀他,而是由于“走火入魔”已经开始发作才这样痛苦的。

 桑青虹的剑尖抵着公孙奇的喉头,倏地又把长剑抽回,恨恨说道:“公孙奇,你害我多受十八年折磨,我最少也要害你多受三个月痛苦。告诉你,你这走火入魔要三个月之后方始毙命,你已经无力自杀,只能忍受一天比一天更甚的苦痛!哈哈,我何必杀你,一剑杀了你,倒是便宜你了。”桑青虹发出了笑声,但这笑声却比哭还更凄惨,是的,她报仇成功了。但这成功的代价,却是太大了!”

 蓬莱魔女不忍目睹公孙奇的惨状,道:“不必再理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吧。青虹妹子,我愿你活下去。你面色不好,上床去歇歇吧。”当啷一声,桑青虹手中的长剑坠地,蓬莱魔女拾起宝剑,插剑入鞘,扶桑青虹上床歇息。然后替耿照解开穴道。耿照目击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一时之间,也不知和她们说些什么才好。

 桑青虹叹了口气,说道:“清瑶姐姐,你现在明白我的苦心了吧?我用半真半假的内功心法骗他,他练了之后,功力确是大增,因此他才会相信我的。却不知我已布下圈套,令他必定要在今日走火入魔!清瑶姐姐,你现在不怪我了吧?”

 蓬莱魔女十分感动,说道:“我怎会怪你,我从来都不怪你。我早知道你是另有用心了。这次多亏你给我们除了此贼,武林中人都要感谢你呢。”

 桑青虹幽幽地又叹了口气,说道:“人生得一知己,可以无憾,柳姐姐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世上最明白我的人。可惜我本来想一死明志,现在却又是不能死了。”

 蓬莱魔女道:“把孩子抚养成人,十八年的辛苦也是值得的。青虹妹子,你放心,我们一定帮忙你照料这个孩子的。我想这桑家堡你是不能再住的了,我爹爹在明明大师那儿,你的同源异宗的师兄武林天骄和他的姐姐也在那儿,你不如也到光明寺去和他们同住。我爹爹颇通医学,说不定还可以帮你一点忙。”

 蓬莱魔女只道桑青虹忧虑的是十八年的辛苦难挨,却不知还有更令她不寒而栗之事情。原来桑青虹要为这孩子化解体中毒质,她自己也必须练那两大毒功。她的内功基础是属于邪派一路,练那两大毒功,将来也难免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亦即是说公孙奇目前的遭遇将是她十八年之后的遭遇,要死得和公孙奇同样的惨!但她为了必须抚养这孩子成人,却不能不接受这个悲惨的命运,她不愿蓬莱魔女为她伤心,这苦处她还不敢吐露出来,只能自己默默无言地抵受。当下桑青虹叹了口气,说道:“我前生不知作了什么孽,今生要受这许多苦楚。但我非常多谢姐姐你给我的安排,我若能够住到光明寺里,也正好从此青灯礼佛,稍赎前愆。”

 耿照在桑青虹房中本来就颇感尴尬,此时听得她母子已有安排,也就放下了一重心事,当下就想告退,但却还未想好如何措辞方才恰当。桑青虹忽道:“耿大哥,你过来!”

 耿照怔了一怔,走到床前,道:“姐姐有何吩咐?小弟倘有可以效劳之处……”桑青虹朝他望了一望,便即打断他的话道:“你伸出来手!”耿照愕然伸出双手,桑青虹禁不住“咦”了一声。

 耿照一时未解,蓬莱魔女则已懂得桑青虹诧异的来由,问耿照道:“你刚才不是和公孙奇对了一掌么?”耿照道:“不错,是对了一掌。”蓬莱魔女道:“你觉得怎样?”耿照道:“初时胸口有点儿不舒服的感觉,随即也就过了。”

 蓬莱魔女道:“这可当真是有些奇怪了。青虹妹子,你看他可有中毒?”桑青虹说道:“我看不出他有中毒之兆。”

 要知耿照与公孙奇对掌之时,公孙奇虽然是功力已经大减,但以耿照的原来本领,还是不足以抵御公孙奇的毒功的。但如今根据桑青虹的判断,则耿照竟然是没有中毒,这就不由得蓬莱魔女也大为诧异了。蓬莱魔女想起一事,说道:“照弟,你今日在与沙衍流比武之时,和他打成平手。想不到你这一个月来武功竟是精进如斯!倒令我有点莫测高深了。这──”

 耿照道:“我正想禀告盟主,这次我在回孤鸾山的路上,曾遇到一位异人。他教了我一套逆行经脉的吐纳功夫。我没有中毒,也不知是否与此有关?”蓬莱魔女诧道:“哦,有这样的事?那位异人是谁?”

 耿照道:“我也不知道这位老前辈姓甚名谁,是何等样人物?”蓬莱魔女道:“那么他何以又会传你这种稀世奇功?”耿照吃了一惊道:“这是稀世奇功吗?他要我学那套吐纳功夫的时候,只说是替我治伤的呢。”蓬莱魔女道:“逆行经脉之法久已失传,据说是与达摩祖师同时的一位西域僧人所创,其后列为西藏密宗的秘笈之一,至唐初就失传了。这套吐纳功夫虽然不是正宗内功,但因它是逆行经脉,与任何一种内功练法都截然相反,故此若用于解穴与御毒则最为有效。我爹爹知道有这种功夫,但他也不知道当今之世还有谁人会这种功夫。那位异人是因何传你这套内功的?”

 耿照说道:“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天我与玉姐因忙于赶路,错过宿地,找不着人家,只好在林间露宿。那晚月色很好,我们都不想睡觉,玉姐练了一套蹑云剑法,跟着她要我把大衍八式练给她看。我练了一遍,刚刚收式,忽听得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你是桑家的什么人?’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相貌丑陋的驼背老人,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桑青虹现出惊疑不定的神色,说道:“这人一定是神驼太乙。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呀,怎会传你功夫?”

 蓬莱魔女也感诧异,说道:“青虹妹子,你识得神驼太乙的么?”

 桑青虹道:“他是我爹爹的朋友,我小时候他到过桑家堡几次的。我知道我爹爹是给人当作大魔头的,但我爹爹都说他是坏人,那么想来这个驼子一定是比我爹爹更坏的了。”

 蓬莱魔女这才恍然大悟,心里想道:“怪不得那次我碰着公孙奇与太乙同行的时候,公孙奇诚惶诚恐地请他原谅他杀妻之事,想来就是因为太乙是他岳父的朋友的缘故,所以他要求他谅解了。但神驼太乙的绝技乃是玄阴指,却没听说他会逆行经脉的功夫。”

 耿照说道:“不,不是这个驼子教我的。这个驼子几乎杀了我呢。教我的是另一个人。”桑青虹道:“那又是谁?”

 耿照接着道:“那驼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突如其来地这么问我,我吃了一惊,无暇思索,就回答他道:‘我不是桑家的人。’他又问我:‘那你和桑家有什么关系?’我答:‘毫无关系。’”说至此处,面上一红,觉得有点愧对桑青虹。桑青虹说道:“唉,你这么一说,他一定猜想得到你的来历了。”

 耿照说:“一点不错,那个什么神驼太乙听了我的说话,就忽地狞笑说道:‘那你一定是公孙奇所说的那个姓耿的小子了!’这次他不待我回答,就突然向我一掌打来。我还掌抵挡之时,只见冷风如箭,奇寒透骨,不由得我浑身发颤,登时就晕过去了。”

 桑青虹“啊呀”一声,连忙问道:“后来怎样?”她明明知道耿照后来是安然无恙的,但听到紧张之处,仍是不禁神色惶然。

 耿照道:“后来我已是人事不知。到醒来的时候,那驼子已经不见,是另一位神情和蔼的青袍老人在我身边了。”

 桑青虹越发诧异,说道:“神情和蔼的青袍老人。哎呀,难道是青灵子还在人间?”

 蓬莱魔女道:“青灵子又是谁?”桑青虹道:“也是我爹爹的一位朋友。但我可没有见过。我爹爹生前常常提起他的。据说我爹爹开始练那两大毒功的时候,他曾劝过我爹爹不要练,我爹爹没有听他的话,后来他就绝迹不到我家来了。我爹爹后来走火入魔,这才后悔当初没有听他之劝。”

 耿照接下去说道:“我后来也是听得玉姐和我说的,这才知道,原来在我昏迷的时候,那驼子正要把我掳去,这青袍老人就恰巧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那驼子似乎很害怕他,一见他就跑。是这青袍老人把我救醒的。”

 蓬莱魔女道:“这么说来,这位老前辈倒是一位古道热肠的人物。”

 耿照道:“可不是吗,他把我救醒之后,说我是中了阴寒之毒,他可以教我一套吐纳功夫方能保全性命,我可一点也不知道这是稀世奇功,否则我还真不敢受他厚赐呢。我问他的姓名,他不肯说,但他却似乎知道我的来历,临走之时,说了几句很令我奇怪的说话,他说:‘我知道你是要到桑家堡去的,有你去了,就省得我多跑一趟了。到了桑家堡,见着你所要见的人,你就会知道我是谁了。我传你的这套逆行经脉之法,将来也许还有别的用处,你可要牢牢记住。’我想要问他还有什么用处,可是他交代了这几句话,一个转身,便已走得无踪无影。”

 桑青虹听他说到此处,不禁“咦”了一声,说道:“这位老前辈当真有鬼神莫测之机,难道他早已料到有今日之事?”

 耿照初时不懂她的意思,怔了一怔,忽地顿然如有所悟,说道:“这套逆行经脉的方法其实也甚简单,我画有一张图解在这里,青虹姐姐,你拿去看看。它既然能解‘化血刀’之毒,或者对你有点用处。”

 桑青虹接了过来一看,喜出望外。要知她虽然自己没有练过这两大毒功,但却深悉其中的诀窍,她爹爹当年练功之时无法克服的危险,她也知道。而这套逆行经脉的吐纳方法,是可以帮忙她练这两大毒功而避得过走火入魔之难的。桑青虹咽泪说道:“耿大哥你来看我,我已是感激不尽,你又送我这一份厚礼。”耿照笑道:“我受你的恩惠太多,如今只不过是借花献佛。”桑青虹望了耿照一眼,拭去眼泪,说道:“照哥,我还想求你一件事情。”

 耿照道:“请说。你要我做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去做。”桑青虹微笑道:“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这孩子十岁的时候,请你来看我们母子,我要这孩子拜你为师。”这话的另一面意思就是在孩子十岁之前,他们二人最好是避不见面。

 蓬莱魔女懂得她的意思,心里想道:“青虹真是用心良苦。十年之后,照弟和秦姑娘当然也早已是成家立室,有儿有女了。那时相见,自是不必避嫌。她的孩子拜照弟为师,他日自然也不至于误入歧途。”

 耿照惶然道:“我年轻学浅,如何就可以收徒?”蓬莱魔女笑道:“十年之后,你必将是当世闻名的大侠,如何不可以收徒?你学了桑家的武功,正宜藉此报答。这是对两家都有好处的事。”耿照无话可说,当下只好点头答允。

 殊不知蓬莱魔女固然猜得不错,也不过猜中了一半。桑青虹还有两个原因要她的孩子拜耿照为师的,一是由于她替孩子化毒之时,这孩子也必要练那两大毒功,拜了耿照为师,可以消解孩子未来的走火入魔之难,二是她把孩子付与耿照,她自己的感情也可以有了寄托。

 公孙奇盘膝坐在一角,正自忍受那走火入魔的煎熬,但他对耿、桑二人的对话,还是留心倾听的。听到此处,不觉叹了口气。心里想道:“早知道青灵子有这个逆行经脉之法,而他又是太乙的友人,我就可以另打主意了。何至于落到如今的田地。”

 桑青虹不理会公孙奇想些什么,听得耿照答应她的要求,心里十分高兴,说道:“耿大哥,得你一诺千金,我母子感激不尽。秦姑娘来了么?”耿照道:“她在外面等我。”桑青虹道:“我要和你说的都已说了,没有别的事了。你在这里已久,也该出去了,免秦姐姐等得心焦。”耿照道:“好,那么十年之后,我再依约到光明寺来访你就是。”桑青虹目送耿照的背影出了房门走过甬道,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感伤,一切恩怨情仇,半生的愁苦灾难,全付于这眼光一瞥之中,而这种种复杂的感情,也在这眼光一瞥之中全都升华了。

 耿照走后,蓬莱魔女紧紧握着桑青虹的手,说道:“青虹妹子,你如今已是摆脱了这个贼子,今后将是苦尽甘来,你也不用太难过了。”桑青虹道:“柳姐姐,我不知该如何感谢你才好,这桑家堡……”蓬莱魔女截断她的话道:“青虹妹子,我要送给孩子一件礼物。其实,这也是你们的东西。”桑青虹诧道:“什么?”

 蓬莱魔女取出那只犀角哨子,说道:“这桑家堡我请桑家四老给你们看管,待孩子长大成人,你们可以重回故园。”原来这犀角哨子乃是桑青虹的父亲当年用来指挥他的仆人的,谁保有这个哨子,谁就是桑家堡的主人。

 蓬莱魔女把这哨子交到桑青虹手上,说道:“这是你姐姐临死之时交与我的,如今原璧归赵,也算作是了结我的一重心事了。”桑青虹眼中蕴泪,说道:“今日大仇得报,我姐姐若然泉下有知,也当瞑目了。柳姐姐,你替我们夺回桑家堡,我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好,我替弃恶多谢你了。”“桑弃恶”是她替自己的孩子所起的名字。

 公孙奇在“走火入魔”发作之后,寒热交作,痛苦不堪。饶是他硬充好汉,此时也不禁发出呻吟。桑青虹既感痛快,又感厌烦,眉头一皱,说道:“柳姐姐,你给我把他扔出去,我不要听他的鬼嚎。”

 公孙奇呻吟道:“师妹,看在我爹爹的份上,你做做好事,一剑杀了我吧!”

 蓬莱魔女意殊不忍,说道:“青妹,如何?”桑青虹咬牙说道:“他害得我这样的惨,我不能便宜了他。柳姐姐,请你把四老唤来,把这贼子押到水牢里去。我至少要他抵受三个月的煎熬。”蓬莱魔女暗暗慨叹:“怨毒之于人也亦甚矣哉!”但想到桑青虹受害的惨重,也就怪不得她是如此痛恨而定要报复了。

 公孙奇冷笑说道:“好狠毒的贱人,但只怕不能如你之愿!”桑青虹道:“你害我已经害得够了,如今你还有什么本领可以逃得过我的折磨?”

 蓬莱魔女听得外间似有声响,喝道:“是谁?”她虽然如此喝问,但也只道是桑家的旧仆赶来救他们的主人,说不定就是桑家四老。故此并不怎么在意。

 就在这一瞬间,忽听得“呼”的一声,窗外面突然飞进一条绳索,卷着公孙奇的身子,一下子就把公孙奇扯了出去。变生意外,在这瞬间,蓬莱魔女本能地要保护桑青虹母子,窗外那人的动作快如闪电,待到蓬莱魔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那人已把公孙奇救出去了。桑青虹叫道:“姐姐,快追,不要顾我。”就在此时,只听得脚步声人声纷然而来,桑家四老的声音同声叫道:“二小姐你没事么?”

 是桑家四老跑来保护主人,蓬莱魔女可以放心得下。但桑家四老是从甬道跑来的,公孙奇则是被人从后窗扯了出去,方向相反,这个救他的人,当然不会是桑家四老。

 蓬莱魔女无暇思索,挥展拂尘护身,青钢剑使了一招“夜战八方”,身剑合一,立即穿窗而出,要看这个把公孙奇扯了出去的是什么人。

 蓬莱魔女穿窗而出,陡然间只觉一股大力推来,伏击她的人竟是一等一的高手!正是:

 眼看元凶已入网,谁知平地起风波。

 欲知公孙奇结局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