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回 太惜佳人忘旧恨 欣逢王府贺新婚

 笑傲乾坤“哼”了一声,换过口气,冷冷道:“谁要逃了?”蓦然间与蓬莱魔女同时发动攻势,折扇一张,当作五行剑使,横削公孙奇手腕,公孙奇五指如钩,变招一拿,蓬莱魔女的青钢剑已是闪电般的连环三剑,剑剑直指他的要害穴道。公孙奇退了三步,说道:“清瑶,我念在师兄妹之情,不想伤你,你的心中却只有一个笑傲乾坤,教我十分失望。嗯,你若还不知进退,胳膊老是外弯,我也就不能与你客气了。”

 蓬莱魔女是想闯到那座楼前,好歹也要和桑青虹见上一面,这才肯离开桑家堡的,倒并非想现在逃走。但他们两人合力,也不过仅仅把公孙奇迫退三分,但立即遭受了公孙奇的反击。

 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刺了三剑,公孙奇也还了三掌。三掌连发,俨然狂涛骇浪,前的浪头未曾消失,后面的浪头又涌了上来。但见掌影千重,沙飞石走,四面八方,都是公孙奇的影子,当真是有万马奔腾之势,千军陷阵之威。

 蓬莱魔女胸口发闷,如受重击。笑傲乾坤蓦地一声长笑,恍如金玉铿锵,震得众人都觉耳鼓嗡嗡作响。公孙奇也不觉心神稍分,攻势减了两成,又退了一步。这原来是笑傲乾坤的独门绝技,他是以最上乘的内功发出笑声,足以震慑对方心神,可与佛家的“狮子吼功”比美。要知他号称“笑傲乾坤”,不只是指他的性格傲骨嶙峋,他的笑声也足以令敌手胆寒,傲视当世的。

 笑傲乾坤为了扰乱对方心神,减轻蓬莱魔女所受的压力,不得已而发笑助功。他本来是应该闭着呼吸的,这么一来,却就不免吸进了一丝毒气了。他把公孙奇迫退一步,自己也受了一点毒气的侵袭,相比之下,还是得不偿失。

 公孙奇心中却是暗暗吃惊,想道:“我虽然不至于输给他们,但他们要想逃走,我只怕也阻拦不住。”当下把手一挥,喝道:“敌人若逃,准你们用毒箭射杀!”

 四面的假山上,登时出现了许多弓箭手,公孙奇手下武功最强的三个──飞龙岛主与石家兄弟也布成犄角之势,切断他们的后路,准备接应。以他们三人的武功,最少可以抵挡个十招八招,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若要逃走的话,先要冲过他们这关,冲得过去,也还要应付四面射来的毒箭。那是见血封喉的毒箭,以他们的功力,即使不至于毙命,但若给射中,最少也要运功御毒,那时公孙奇追上他们,他们还焉能抵挡?

 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仍然紧紧与公孙奇缠斗,并不逃走,双方打作一团,毒箭当然不能发射。他们二人合力要略胜公孙奇少许,但在激斗中却难免要不断地吸进一些毒气,所以倘若久战下去。他们仍是吃亏。

 双方打得天翻地覆,激战中公孙奇步步后退,不知不觉已到了那座楼宇前。蓬莱魔女顾不得毒气的侵击,便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叫道:“青虹妹子,我们来了,你在不在这儿?”蓬莱魔女是想知道确切的消息,倘若桑青虹是在楼中的话,她更希望桑青虹能够见机而动,乘乱偷走。桑青虹熟悉堡中情况,公孙奇此际又已被他们绊住,只要桑青虹不是被点了穴道,还能走动的话,那么要逃出桑家堡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公孙奇冷笑道:“你怎么叫她妹子,你应该叫她师嫂才行?”蓬莱魔女斥道:“胡说八道,你作恶多端,还敢侮辱我的青虹妹子!”狠狠几剑,又迫退了公孙奇几步。

 公孙奇双掌飞舞,化解了他们的攻势,纵声说道:“清瑶,你不肯嫁我,就当青虹也不愿嫁我么?一株草一滴露水,各个人各有姻缘,桑青虹心甘情愿做了我的妻子,你若不信,我就让她出来见你,也好教你死心。”

 蓬莱魔女哪肯信他,恨他口齿轻薄,剑招越攻越紧。公孙奇忙于应付他们二人的联手攻势,一时不能分神说话。

 可是公孙奇还未传声呼唤桑青虹,桑青虹已经出现楼头。

 楼头挂有风灯,蓬莱魔女听得环佩叮当,抬头一看,只见作贵妇打扮的桑青虹木然毫无表情,倚着栏杆,也正在朝她望来。

 蓬莱魔女连忙叫道:“青虹妹子,快快逃走!”

 桑青虹开口说话了,声音冷得出奇:“我为什么要跑?”蓬莱魔女吃了一惊道:“你、你不想逃跑?”

 桑青虹冷笑道:“我是桑家堡的女主人,公孙奇是我丈夫,我为什么要放弃家业,抛弃丈夫,跟你逃跑?”

 蓬莱魔女做梦也想不到桑青虹会说这样的话,一急之下,颤声叫道:“什么,你当真是甘心情愿嫁给公孙奇这个贼子?”

 桑青虹大怒道:“你敢辱骂我的丈夫,你,你给我滚开!”

 公孙奇大笑道:“柳清瑶,我的夫人不愿与你攀亲认戚,你这该死心了吧?你还有什么脸到桑家堡来?不过,你既然来了,我也就不能让你走了。你对我无礼太甚,除非你磕头赔罪。”

 桑青虹惊鸿一现,说了这几句话又躲进去了。蓬莱魔女气得发昏,公孙奇乘机反攻,一招凌厉之极的大擒拿手法,几乎抓着了蓬莱魔女的琵琶骨,幸亏笑傲乾坤及时招架,竭力替她解了这招。

 笑傲乾坤在她耳边低声道:“定一定神,并肩闯!”蓬莱魔女蓦地一声叱咤,剑如练,向公孙奇心口便刺!

 蓬莱魔女这一剑是蓄怒而发,好像要把胸中的气愤全都在这剑尖上发泄出来,剑势凌厉无比,一副豁出了性命的神气,令公孙奇也不禁吃了一惊!笑傲乾坤配合她的攻势也配合得妙到毫巅,折扇横挥,电光石火之间,遍袭公孙奇的七道大穴!

 公孙奇对付他们二人本来就要稍处下风,此时给他们突然猛攻,公孙奇又不敢与他们拼命,百忙中无暇思索,只好立即退避,只听得“嗤”的一声,公孙奇的衣袖给蓬莱魔女的剑锋削断一截。说时迟,那时快,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已是双双跃出圈子,向前冲去。

 要知蓬莱魔女乃是绿林领袖,自有当机立断之才,决非鲁莽匹夫可比。是以她虽然心中气愤,理智却绝不昏迷。她是为桑青虹而来的,桑青虹既然表明了态度,她留在堡中还有何益?他们临走之前发动的猛攻,不过是以攻势来掩护退却而已。

 公孙奇瞿然一省,这才明白他们是意图逃走,并非拼命。可是省觉已嫌稍迟,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的身手何等矫捷,早已向公孙奇布置的第二道防线冲过去了。

 公孙奇最得力的手下石氏兄弟与飞龙岛主截住了他们的去路,布成第二道防线。笑傲乾坤蓦地一声长啸,说道:“先拣软的吃!”蓬莱魔女懂得他的意思,立即与他配合,两人联手,向石氏兄弟扑去,却不理会飞龙岛主。

 本来以飞龙岛主和石氏兄弟三人联合起来的力量,至不济也可以和他们周旋一阵,抵挡得十招八招的。可是如今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撇下了飞龙岛主,全力攻击石氏兄弟,石氏兄弟还焉有招架之功?

 笑傲乾坤折扇一拨,石氏兄弟是一个左手刀一个右手刀互相配合的,给他一拨,双刀分开,联络已断。他们最厉害的也就是双刀配合的精奇招数,本身武功,却还未到一流境界。一给笑傲乾坤当中分开,蓬莱魔女立即乘虚而入,唰一剑,挽起了三朵剑花,老二石错膝盖的“环跳穴”,手腕的“关元穴”,肩头的“肩井穴”,同时一麻,登时倒下。

 飞龙岛主是一流高手,在笑傲乾坤扑向老大石攻之时,他的一掌亦已同时向着笑傲乾坤击下,笑傲乾坤不理会他,拨开了石攻的单刀,一招迅猛无比的大擒拿手已抓着了石攻的手腕,将他擒了过来。只听得“蓬”的一声,飞龙岛主重重地在笑傲乾坤的背心打了一掌,笑傲乾坤身形摇晃,冲出两步。飞龙岛主却是咕咚一声,跌翻出三丈开外!原来笑傲乾坤自忖功力胜于飞龙岛主不止一筹,故而拼着受他一掌的。果然笑傲乾坤不过受了点伤,而飞龙岛主则吃亏更大,给他的护体神功震得个四脚朝天,爬也爬不起来了。

 公孙奇本来预计这三个人最少可以抵挡片刻,以待合围的。想不到给笑傲乾坤用这个巧妙法子各个击破。笑傲乾坤不过受了一掌之伤,却变本加厉地伤了他的两个最得力的手下,还把石攻也俘虏了。

 公孙奇气得哇哇大叫:“你们想活着出去,万万不能!把人放下,立即投降,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们一命。”口中说话,脚步飞快赶来。

 蓬莱魔女冷笑说道:“我们偏偏要活着出去,看你怎么阻拦?”笑傲乾坤把石攻高高举起,作了一个旋风急舞,喝道:“华某光明磊落,桑家堡我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何须倚仗人质脱身?好,放还你的俘虏,接着!”一声大喝,将石攻猛的抛出。

 公孙奇眼力何等高明,一看就知笑傲乾坤使了上乘的隔物传功本领,将人当作暗器,向他飞来的。假如自己用掌力推开,两股力道在石攻体中相撞,石攻必死无疑。石攻是他得力手下,但公孙奇倒不是为了要保全部属,而是为了要收揽人心,倘若石攻死在自己手上,岂不是要令堡中人众,尽都寒心。是以公孙奇只得拼着耗损一些真力,将石攻接了下来。公孙奇给他这么阻了一阻,与笑傲乾坤的距离已在十丈之外了。公孙奇大怒喝道:“放箭!”此时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正跑到四面假山的中间,四面箭如雨落,枝枝都是见血封喉的毒箭!

 公孙奇又是得意笑道:“我这个园子里埋伏有一千张弓箭,你们要逃是逃不出去的了。要想活命,快快束手就擒!”公孙奇刚刚接下石攻的时候,虽然耗了几分真力,但从对方抛掷过来的力道,却知笑傲乾坤业已受伤,真力比他耗得更多。故此公孙奇得意非常,以为他们二人已是瓮中之鳖,即使不给毒箭射死,只要自己追到,也是手到擒来。

 蓬莱魔女挥舞拂尘护身,笑傲乾坤则只是用一把小小的折扇保护面门,毒箭碰着他的衣裳,就纷纷落地,这是最上乘的“沾衣十八跌”的功夫。但他们虽然暂时可以避免受伤,由于要抵御毒箭的攒射,轻功总是难免受到影响,与公孙奇之间的距离又渐渐拉近了。而且毒箭不断向他们追射,运用“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又是极耗精神,只要精神稍有不济,也难免不给毒箭射伤。

 眼看距离已缩到三丈以内,公孙奇冷笑道:“还不肯低头认输么?师妹,尤其是你,你月貌花容,死了不太可惜么?”蓬莱魔女蓦地喝道:“公孙奇,你倘不洗心革面,我们下次再来,定然取你狗命!”公孙奇哈哈笑道:“你们还想下次再来?哈哈这不是作梦么?”哪知话犹未了,蓬莱魔女逃到一座假山脚下,那一面假山明明是没有山洞的,蓬莱魔女身子一贴,却突然钻进去了,跟着笑傲乾坤也“消失”了。

 公孙奇追到假山脚下,只听得轧轧声响,山洞早已封闭。公孙奇暴跳如雷,叫道:“见鬼,见鬼!当真是见鬼了!”狠狠地击了几掌,打得碎石如雨,但他的掌力虽然霸道,却怎能攻破一座石山?公孙奇冷静下来,不由得心头颤栗,“这座假山原来还有这个秘密,我做堡主的毫无所知,他们却反而知道了。”

 原来这座假山乃是桑家堡的老主人桑见田在生之时建筑的,桑见田因为树敌太多,特地在假山底下凿了一条地道,可以通到外间,准备必要时逃走的。但他一生都没用过,这秘密也只有他的四个忠心的老仆人知道。这次桑家四老把桑家堡的地图献给了蓬莱魔女,连带告诉了她这个秘密。

 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从容不迫地从地道逃出,到了孤鸾山,料想公孙奇没有高手协助,决计不敢独自来追,便在密林深处歇息、疗伤。

 刚才一场恶战,他们两人都受到公孙奇掌力所发的毒气腥风侵袭,幸而不是给他的毒掌直接打着,中是中了点毒,却无大碍。蓬莱魔女备有她父亲秘制的“避邪丹”,这是能解百毒的灵药,当下给了笑傲乾坤一颗,两人服药之后,盘膝静坐,不过一炷香的时刻,药力运行,再用内功一迫,毒气便都散发了。

 蓬莱魔女精神已经恢复,心中却是十分伤痛,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桑青虹竟会这样!”

 笑傲乾坤道:“你不觉得太过奇怪吗?”

 蓬莱魔女道:“是呀!桑青虹的姐姐给公孙奇害死,她是对公孙奇恨之入骨,誓要报仇的。怎的却会甘心情愿地再嫁给公孙奇?难道她是为了怕死贪生,在公孙奇淫威之下,迫于无奈,只好忍辱偷生么?”

 笑傲乾坤道:“若然如你所说,她就不应该是心甘情愿的了。但她说话的口气,却又似乎是心甘情愿的。清瑶,依我看来,此事大有蹊跷!”

 蓬莱魔女静静一想,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此事确有可疑。我看她的‘心甘情愿’是装出来的!但她为什么要这样呢?”

 笑傲乾坤说道:“她知道咱们是来救她的,公孙奇的两大毒功已经练成,或者她是怕连累了咱们,故而故意那样说法,好让咱们死了心,赶快离开桑家堡。”

 蓬莱魔女叹道:“若然真是这样,她的命也就真是太苦了。第一次嫁孟钊,已经是匹配非人,第二次再嫁给公孙奇,比孟钊更坏百倍!唉!看来她并非怕死贪生之辈,却怎的会屈服于公孙奇淫威之下?如今她落到如此境地,当真是生不如死了!但我是答应了她姐姐照顾她的,如今却叫我怎生向她死去的姐姐交代?”

 蓬莱魔女自怨自艾,笑傲乾坤安慰她道:“你已经尽了心力了,她自己不争气,那也是无可奈何。不过此事我仍是有所怀疑,但愿她是另有原因。”

 笑傲乾坤的猜测只中了一半,桑青虹的确不是贪生怕死,她也确是不想连累他们二人,所以才假作出“心甘情愿”的样子,好叫他们赶快离开桑家堡的。但她嫁给公孙奇却另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是任凭笑傲乾坤和蓬莱魔女怎么猜都猜不着的。原因为何,以后再表。

 蓬莱魔女猜不出原因,无计可施,说道:“青虹的事暂且不管,但公孙奇这贼子咱们可是不能不管啊!”

 笑傲乾坤道:“他的两大毒功已经炉火纯青,暂时咱们是难奈他何了,但咱们只要把你的师父和你的爹爹所传的内功心法练得更进一层,还是可以胜过他的。如今只好离开此地,先到大都探访武林天骄,回来的时候,再找公孙奇这贼子算账。到了那个时候,桑家四老想来也可以招集起桑家旧部,埋伏在这孤鸾山了。咱们两人只须对付公孙奇便行,事情也就容易解决得多了。”

 这一次他们来探桑家堡,可说是毫无结果,所得只是一个伤心的消息。但事既如斯,蓬莱魔女也只好同意笑傲乾坤的意见,一片伤心,怅怅惘惘地离开了桑家堡。

 他们两人武功高强,又是江湖的大行家,一路小心,直上金京,路上居然没有出过一点意外。待他们来到大都之时,北国也已经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了。

 在进入大都的前一日,笑傲乾坤取出两副面具,说道:“这是我昔年除掉江湖上的采花大盗沙痰子之时,获得的两副人皮面具,戴上了这种面具,再细心的人也分不出真假的。恰好这两幅面具又是一男一女,当日我为了贪玩将它收藏,今日却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

 蓬莱魔女笑道:“我生平从未掩饰过本来面目,也讨厌人皮面具的腥味。但为了小心谨慎起见,也只好破例一遭了。”

 大都是金国经营了多年的京城,热闹繁华,自是不在话下。每天进出京都的商贾官民,数以万计,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戴了人皮面具,扮成一对夫妇,随着四方商贾混入大都,果然无人注意。

 两人找个小客栈安顿下来,吃过了晚饭,便装作逛夜市的游人,向武林天骄所住的“济王府”走去。

 “济王府”在京城东面,并非热闹市区,但今晚却是出奇得很,他们隔着“济王府”一条街,已经看见火树银花,听见笙歌锣鼓。人流更是挤得出奇,都是涌向“济王府”那边去的。“车如流水马如龙”还不足以形容盛况。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都是暗暗纳罕。

 他们两人混在拥挤的人群之中,远远望去,只见济王府前灯饰辉煌,一队队宫灯穿梭来往,流星炮似的烟花此起彼落,满天都是奇丽夺目时时变幻的色彩。蓬莱魔女道:“今晚不是‘上元’吧?”旁边一个老者笑道:“‘上元’都已经过了,今年哪里还有‘上元’?”“上元”“上巳”乃是当时盛行的两个热闹节日。“上元”即是“元宵”,在正月十五晚上举行灯会和花市,故此又俗称“灯节”。“上巳”则在三月三日,有“修楔”的风俗,百姓都到郊外踏青,并在河中洁濯,以除不洁。其时已是三月中旬,“上巳”已过去了。

 蓬莱魔女笑道:“我知道不是上元,但何以这里却是火树银花,灯光灿烂,一片元宵景色?”

 那老者正要回答,忽听得銮鼓声喧天价响,震耳欲聋,那老者大声说道:“小娘子,你快看热闹吧。舞龙的来了。嘿,比元宵热闹多呢!”锣鼓喧天之中,旁边的人大声说话,已是听得不大清楚,那老者当然不能向他们仔细解释了。

 只见一条三丈多长的金龙从王府那边舞出来,“龙身”是锦绣缝制,“龙鳞”是一片片金叶,“龙须”是一条条的珊瑚枝,“龙眼”是核桃大的玛瑙,在宫灯映照之下,发出绿幽幽的光。三十六名壮汉擎着金龙,夭矫起舞,踏着整齐的步伐,“金龙”一起一伏,端的就似是在海中吞波戏浪一般。

 两旁还有二十四个提着宫灯的少女,随着金龙的进退,翩跹起舞。宫灯加上长圆形的白玉罩,罩里点燃着明晃晃的白蜡和红蜡,一样一半。二十四盏宫灯伴着金龙起舞,红白相映成一环,灯光投射在金龙的饰物之上,更显得宝气珠光,富丽无比。

 銮鼓声稍微小了一些,蓬莱魔女叹道:“这样一条金龙,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是谁家这样阔气?”旁边有人笑道:“当然是济王府的了。小娘子你恐怕还不知道呢,单只金龙上装饰的金叶片儿,就是一百八十四两!除了济王府,谁还能有这样阔气?”这人和济王府中执役的一个工匠相熟,所以知得清楚。但他却不知道,那些“龙须”倒挂的珊瑚枝,以及作为“龙眼”的宝石玛瑙等等,更是比黄金值钱的宝贝。

 蓦地又是銮鼓之声大作,旁边的人大叫道:“看,比济王府更阔气的来了!皇叔代万岁爷给檀贝子来个麒麟送子来啦!”只见一只通身绣的大麒麟,在街头的那边舞过来,蜷起一只前蹄,朝天张着嘴,嘴里含着一个碧莹莹的圆球,那是拳头大小的宝石,两只眼睛,光芒四射,就像活的一般。那个老者要表示他是个识货的人,锣鼓的点子一停,他就抢着说道:“只凭麒麟口中的一块宝石,和这两粒夜明珠,可就把济王府的金龙比下去了。”

 和济王府有点关系的那个闲汉驳道:“说比下去可不见得,至多是各有千秋罢了。这条金龙有三丈多长呢,麒麟才不过一丈高。麒麟饰有宝物,金龙也饰有宝物。咱们都不是‘波斯胡’(波斯胡是当时专做珠宝生意的外国人,故此民间惯称识宝的人为“波斯胡”),谁又能断定金龙就比不上麒麟了。”

 旁边有个少年帮那汉子道:“这倒不错,金龙身长,麒麟身高,一长一高,很难比较。不过金龙要三十六个人舞动,麒麟却只须用二十四人。”

 那老者笑道:“这个你们年轻人可就外行了,舞龙舞麟,人数的多寡还在其次,更紧要的是看他们的步伐和花式。你瞧人家是怎么舞弄这个麒麟的?金龙虽然舞得也好,但总还差那么一大截吧!”

 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仔细看去,只见舞麒麟的二十四个汉子,都是精壮的年轻人,每人穿着一套紧身的兽皮马甲,勒着一条闪着银光的腰带,带面上满嵌着一圈银星。帽子是皮毛朝外的兽皮缝成,靴口也缀着一圈怒蓬蓬的兽毛。远远望去,简直就像一群出窝的猛兽。

 打扮的新奇还不算,步伐更矫健得出奇,只见那只麒麟依照锣鼓点儿舞出种种姿态,时而腾跃如飞,时而伏在地上打滚。锣鼓的点子一变,咚咚不息的像一阵急雨,那麒麟就连续打翻,可是又那么样的恰到好处,没有一个人闪失一步,麒麟身上缀着的珠箔也没有掉下一片。二十四个人浑如一体,舞得令人眼花缭乱。

 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都不禁暗暗吃惊,他们倒不是震惊于麒麟的宝气珠光,也不是欣赏那些人的新奇装束。而是这二十四名舞麒麟的汉子,他们可以看得出来,个个都是有一身武功的好手。想必是完颜长之从御林军中挑选出来的教头。

 忽听一声长长的口哨,锣鼓点子打出颤抖而急促的“乱插花”,看热闹的人轰然叫道:“看呀,五凤朝阳来了!”

 只见济王府中舞出五只凤凰,每只凤凰从头到尾有七尺来高,凤身由各色珍珠和金叶裹成,凤凰中空,亮着数十盏宫灯,每盏宫灯又都是镂空的玛瑙做成的,装在凤腹之中,从里到外,映得通明。舞凤凰的却是五十名宫娥打扮的少女,踏着轻盈的舞步,舞动五只凤凰,彩凤随着她们的舞步动翼子、点头、摇尾,栩栩如生,似欲展翅高飞。

 锣鼓的点子变为悠闲愉悦的“喜迎宾”,彩凤傍着金龙,龙凤双双,舞上去迎接麒麟。看热闹的人纷纷喝彩,说道:“龙凤成配,迎接麒麟送子,难为他们想得出的好意头。嗯,只怕太子大婚也不过如是罢了!”

 蓬莱魔女呆了一呆,拉着老者问道:“是王府办喜事么?”那老者笑道:“当然是办喜事了,要不然,怎会这样热闹?”旁边一个人道:“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连济王娶亲这件轰动京都的大事也不知道。”笑傲乾坤笑道:“正是从乡下来探亲的,不料路途阻塞,亲未探到,却先看到了王府迎亲,倒是适逢其会,让我们饱了眼福了。只不知娶亲的是哪位?”

 那老者笑道:“还有哪一位,当然是檀贝子了。你不见皇上都给他们来个麒麟送子吗?除了这一位檀贝子,谁还能有这样天大的面子?”

 笑傲乾坤道:“济王府有好几位贝子,是么?听你这么说,这位檀贝子还有点特别呢,却不知万岁爷何以对他另眼相看?”

 旁边那人笑道:“这位檀贝子的大名,天下无人不知。难道你没听说过‘武林天骄’?‘武林天骄’就是今日娶亲的这位檀贝子!”

 那老者怕他还不明白,又加以补充,说道:“你是乡下人,又没学过武,或许当真还不知道‘武林天骄’吧?但反抗前皇的那位檀贝子,你总应该知道了?”

 笑傲乾坤笑道:“我虽然住得闭塞,武林天骄檀贝子我还是知道的。我只是不懂,这位檀贝子既然和皇家作对,当今皇上又何以对他如此宠爱?”

 旁边的人笑道:“你这乡下人也真是糊涂,檀贝子抗前皇的暴政,今上以皇弟得以继承大位,说起来檀贝子虽非拥立之人,却也有一份功劳呢。皇上即位之后,早已把檀贝子被前王定为‘钦犯’的罪名除了。檀贝子的叔叔又是掌握兵权的大元帅,皇上趁檀贝子娶亲的机会,给他家一个天大的面子,这正是一举两得之事,一来酬劳檀贝子,二来也给了檀元帅的面子。你懂了么?”他不厌其烦地给笑傲乾坤解释一遍,卖弄自己所知之广。笑傲乾坤道:“哦,原来如此。却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有这天大的福气,做了檀贝子的王妃?”

 那人讪讪说道:“这个,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了。但你管她是谁家的姑娘,这眼福是一世人也难得遇上一次的,你就瞧瞧热闹吧。哎呀,我只顾和你说话,都几乎错过了,你瞧,那五凤朝阳,舞得多好!”笑傲乾坤道:“是,是,这眼福真是几生修到,我得挤到前面去,近一些看得清楚一点。”

 两人挤到前面,趁着锣鼓声喧,笑傲乾坤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在蓬莱魔女耳边悄悄道:“想不到咱们来得这么巧,碰上了羽冲的婚事。你以为这位新娘子──”蓬莱魔女道:“那还用问,一定是赫连清云了。”笑傲乾坤道:“你不觉得奇怪么?”

 蓬莱魔女道:“是呀,我也觉得这桩婚事只怕内有蹊跷。赫连清云的妹妹赫连清霞和耶律元宜是一对未婚夫妇,他们的关系檀羽冲的叔叔和完颜长之这些人应该是早就知道了。他们二人如今正在拥兵自立,占山为王,图谋恢复辽国。自从金宋讲和,各地义军星散之后,耶律元宜这一股就是留在金国后方最大一股的抗金力量了。但今晚赫连清云却是羽冲的新娘子,而且还是由金主完颜雍为他们铺张婚礼的,若非有所图谋,完颜雍怎会如此做作?这件事实在太出情理之外!”

 笑傲乾坤道:“咱们姑且从另一方面设想,或者今晚的新娘子不是赫连清云,又或者这是完颜雍要宠络武林天骄的一种手法?”蓬莱魔女摇摇头,说道:“这两种假设都没理由。檀羽冲怎肯随便与另一个人成亲,完颜雍的度量再大,也决不能容忍拥兵与他对抗的敌人。凡是做皇帝的人没有不忌刻猜疑的,如今耶律元宜的大姨作了武林天骄的妻子,住在京城之内,他不害怕这可能是个心腹之患吗?”

 笑傲乾坤道:“好,那么咱们今晚就来得正是合时了,好坏咱们进去看个究竟,劝羽冲和清云趁早一走了之。”

 蓬莱魔女苦笑道:“王府面前人山人海,王府内面想来更是热闹,今晚的欢闹一定通宵达旦的了。众目睽睽之下,咱们纵有绝顶轻功,也是进不去的。”

 王府门前的大街上歌舞喧闹,大门的守卫仍然毫不松懈。不过,这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了,有些贺客不想在王府过夜的,陆续告辞回家。另外王府的仆役也有出出进进,或是护送客人,或是替府中的孩子买花炮的。不过这些仆役可以进出自如,闲人却是不能踏近王府门前。

 笑傲乾坤道:“你随我来。”其时正好有个大官兴尽告辞,王府开门送客,还有好几个王府仆役替他们鸣锣开道,但大街上的人实在太过拥挤,鸣锣开道声中,就难免有点混乱。

 笑傲乾坤故意挤到前面,在仪仗队的面前装作闪避不及,跌了一交。前头那两个仆役扬鞭喝道:“还不快快站过一边!”要不是因为办的是喜事,他们的鞭子早已经打下去了。蓬莱魔女装作惶恐的模样将笑傲乾坤拉了起来,笑傲乾坤脚步跄踉,与那两个仆役擦身而过,几乎碰着。那两个仆役看见蓬莱魔女相貌长得不错,喉中咕咕噜噜的骂了半句,也就没有再骂了。

 蓬莱魔女认得那个送客的人正是武林天骄的堂兄弟檀世英,这个檀世英也就正是两个月前带领御林军攻打她的山寨的人,出了这个小小的“意外”,檀世英的目光也正朝着他们瞅来。

 他们两人虽然戴了人皮面具,但身材体态是改不了的。檀世英蓦地觉得这两人“似曾相识”,不由得吃了一惊。但他正在代表主家送一个贵客,却又不便停留下来盘问他们。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穿的是普通金国百姓的服装,檀世英心想:“王府里每天却有许多人进进出出,我见过一面而叫不出名字的多着呢,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是这样想,但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奇特”。他心中方在思量,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早已挤进人堆了。

 穿过一条巷子,离开了拥挤的人群,蓬莱魔女吁了口气,笑道:“幸亏檀世英没有认出咱们。嗯,这个东西怎么用法?”

 笑傲乾坤掏出两个亮晶晶的铜牌,将一个交给了蓬莱魔女,说道:“这是王府中执役人等所用的腰牌,只要拿出来亮一亮,守门的卫士就会让你进去了。”原来这是他刚才和那两个仆役擦身而过的时候,施展妙手空空的手法偷来的。可笑那两个仆役毫无知觉。蓬莱魔女道:“万一盘问起来,咱们怎么说?”笑傲乾坤笑道:“王府里的仆役,少说也有上千,今晚他们大办喜事,临时从各个王公府里召来帮忙的仆役也不知多少,都是凭着这个铜牌出入的,守门的哪里认得这许多。不过,为了小心起见,咱们可以走远一点,从后门进去。”

 济王府横跨两条大街,占地数十亩。笑傲乾坤买了两盒流星花炮,绕过了广场,走到后门,亮出腰牌,守门的看了看他手上拿的流星花炮,问道:“你们是服侍哪位哥儿的?”笑傲乾坤道:“我们夫妇是在东府顺大娘跟前听使唤的,顺哥儿吵着要放流星花炮,我们只好赶着给他去买。前门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宁可走远一点。”

 济王府共有七房,“顺大娘”是武林天骄的奶妈,住在东府,她有一个小儿子,今年大约是十一二岁光景。笑傲乾坤以前在武林天骄家中作客的时候,和他们母子相熟。

 王府中一个奶妈,在仆役中的“地位”已是非比寻常,所以她们也可以有自己的仆役。守门的听说他是给武林天骄的奶妈的儿子买花炮的,连忙说道:“那么你赶快进去吧,小哥儿喜欢热闹,瞧着别人放花炮,自己没有,只怕要急得哭了。”

 王府里面有里面的热闹,只请来的戏班子就有十台之多,还有通宵不散的酒席,满园子锣鼓喧天,人来人往,闹哄哄的。蓬莱魔女道:“苦也,若他们闹个通宵,咱们却怎好去找武林天骄?”

 笑傲乾坤道:“如今三更已过,闹新房的想来也该散了。我知道羽冲住的地方,他素来好静,是住在内花园里面的。今晚的新房多半就是在他原来的卧房,你随我来吧。”于是两人穿过闹哄哄的人堆,终于悄悄地溜到了寂静的内花园。

 花园里两座假山之间,隐约可见小楼一角。园中月华如水,楼中烛影摇红,透出碧纱窗外。笑傲乾坤悄声笑道:“不知他们睡了没有?想不到咱们竟会作个不速之客,来闯他们的洞房。”蓬莱魔女笑道:“是呀,只怕他们也是做梦也想不到咱们会来的吧?”

 园中静得出奇,连一个巡夜的人也没发现,这种“反常”的寂静,反而令人感到惶恐不安。蓬莱魔女不知怎的,忽地想起武林天骄以前喜欢吹奏的那首诗:“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肠断新丰酒,消愁又几千。”心中想道:“人生变化之奇,真是往往出人意料之外。武林天骄以前反抗暴君,身为钦犯,本来是自分在江湖飘泊终老的了,怎想得到今晚却又在华堂锦帐之内作个新郎?他以前为我而失意狂歌,我也担心他无心再觅红颜知己,如今我倒是可以放下这重心事了。嗯,诗中的一句可要改为‘旧好结良缘了。’但愿不要出甚么意外才好。”天上月亮正圆,蓬莱魔女又想道:“人月双圆,这本来该是‘佳兆’,但他今晚是以‘贝子’的身份,在金国皇帝为他铺排之下成婚的,玉堂金屋,锦帐明珠……这真太反常了,只怕,只怕……”笑傲乾坤似是窥察到她的心事,在她耳边说道:“你可是为他担忧,怕的是: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吗?好,那咱们就赶快去提醒他吧!”

 他们在为武林天骄担忧,武林天骄此时也正在思念着他们。

 武林天骄与赫连清云早已被送入洞房,此时闹新房的人也都已散了。武林天骄想不到婚礼如此铺张,尽管他不愿随俗,日间也不免要应酬许多宾客。此时他只感到头昏脑胀,耳边似乎还在响着喧嚣的闹酒声,想道:“好了,好不容易如今已是酒阑人散,可以让我单独与云妹相对了。”

 武林天骄轻轻揭开了赫连清云蒙头红帕,笑道:“云妹,可累了你了!”

 赫连清云星眸半启,笑道:“也累了你了,嗯,这可真是想不到啊。我会在你的王府里与你成婚,如今我还似乎是在云端里飘着的,不知这是真是梦?”

 武林天骄轻轻抚她的满头秀发,说道:“你喜欢吗?”

 赫连清云抬起头来,但见红烛光摇,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说道:“今日是咱们大喜之日,我怎有不喜欢的。只是说个实话,我可不喜欢这样铺张的婚礼,我也怕自己不习惯于作一个王府的王妃。”武林天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愿在王府里呆下去的,过了今晚,咱们就悄悄地出走,重入江湖吧!”

 赫连清云笑道:“这就最好不过了。是呀,咱们一同去探访清瑶姐姐可好?”

 武林天骄正在思念着蓬莱魔女,蓬莱魔女是他生平的第一个红颜知己,是他曾经倾心过的人,这一段不寻常的交情,即使在他新婚之夜,也还是不能忘怀的。不过此时此际,他思念蓬莱魔女的这种感情,却也是早经升华了,毫无杂念的净化感情。武林天骄面对着笑靥如花的新婚妻子,满怀喜悦地想道:“一株草有一滴露珠,一把锁匙配一把锁。姻缘之事,当真是各有前因,丝毫也不能勉强的。我如今懂得了:清瑶只能是我的知己,云妹才是把整个身心都交付与我的妻子。嗯,如今我们都各有良缘,以后更可以做心无芥蒂的知己了。人生得一知己,已足无憾。我檀羽冲何幸而得两个知己友人,还有一个全心体贴自己的妻子!”他心中所想的“两个知己”,那是包括了笑傲乾坤华谷涵的。

 赫连清云悄声说道:“檀郎,你想什么?”武林天骄笑道:“我是在想,可惜华谷涵和柳清瑶不能请来喝咱们的喜酒。不知他们成婚了没有?咱们以夫妻的身份去探访他们,想来他们也不知该多欢喜呢!”

 赫连清云笑道:“是呀。想不到咱们还走到了她的前面呢。今次咱们的婚事,也实是出乎我的意外,太过匆促了些。清瑶姐姐固然是请不到,连我的妹妹,也不能来喝我的一杯喜酒。”说至此处,歇了一歇,又笑道:“不过,她若是和耶律元宜来了,看见咱们的婚礼是皇上替咱们铺排的,只怕会大为不满呢!”

 武林天骄道:“我也想不到皇上会对我如此之好的,或许他是想要笼络我吧。不过我也的确有这么一个心愿,要是皇上能够采纳我的主张,金、宋、辽三国都能和睦共处,天下如一家,这该多好!清瑶、谷涵他们是汉人,你们姐妹和耶律元宜是辽人,我是金人,那时我们三家人,都如兄弟姐妹,三个国家之间也都是玉帛往来,干戈停止。这才是我毕生最希望的事情。当年我的师祖曾怀有这个心愿,没有完成。但愿这样一个大同世界,能在我有生之年可以见得到。”

 赫连清云苦笑道:“檀郎。我只怕你的这个希望只是小孩子用一根芦管吹的泡沫。”

 武林天骄道:“天下的老百姓也都是如此想望啊!”

 赫连清云说道:“就只怕皇帝和将军们不是如此想望!”说至此处,不知不觉打了个呵欠。

 武林天骄笑道:“洞房之夜,咱们还是莫谈这些杀风景的话题吧。你很累了,早点安歇吧。”赫连清云道:“我不知是不是酒喝得多了,头有点晕。檀郎,你怎么样?”

 武林天骄道:“我的酒量比你好,但我的酒也比你喝得多。嗯,我也似乎很有了几分酒意了,咱们睡吧。”赫连清云脸上忽地现出一丝惶惑的神色,说道:“我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檀郎,且莫去睡!”正是:

 古来泾渭难相混,纵是亲人也不容。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