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回 义释战俘归故里 欲诛首恶探魔宫

 蓬莱魔女道:“他年纪轻轻,就做到了金国的御林军副统领,想必是凭藉父兄的余荫。他是济亲王檀家的后人么?”原来“济亲王檀家”乃是金国最显赫的一个家族,尤以军功最盛,金国的统兵大将,多是出于檀家。先祖檀道济曾在金国崛起之初,身为兵马大元帅,东征西讨,立下很大功劳,故此受封为“济亲王”。他的女儿亦被“册立”为金国的皇后。这是金国的“外姓”而受封为“亲王”的第一人。本来非皇帝本家的外姓,最多只能封王而不能有“亲王”之衔的,檀道济之所以得到“破格”受封,一来是由于特殊的军功,二来是由于有女儿做了皇后的关系。故此金主特别笼络他这一家,封后父为“亲王”,表示愿与檀家共享天下、同是一家之意。其后檀家人材辈出,如今身为金国两大元帅之一,与皇叔完颜长之共掌兵权的檀道雄也是檀家之一。

 笑傲乾坤道:“不错。论起排行,这檀世英还是武林天骄檀羽冲的兄弟辈。许多年前,我曾偷入大都(金国京城)探访羽冲,在他的家中也曾见过这檀世英一面,不过当时我冒充羽冲的门客,他也不知道我是何许人罢了。据我所知,檀世英虽然没有武林天骄那般见识,他走的也是他先人所走的路,以为世受国恩,就当效忠君主。不过为人却还相当正直。武林天骄在叔伯兄弟之中,也是和他的交情最好。所以,这次你放了他,正是一举两得。从公处说,是利用他来行使咱们的反间之计,从私处说,又送了武林天骄一个人情。”

 蓬莱魔女听笑傲乾坤提及武林天骄,不禁好生思念。要知她是个性情爽朗的巾帼须眉,素来是不拘泥小节的,对腐朽的礼法,也从来不放心上。此刻她虽然是心有所属,矢志与笑傲乾坤相爱,但对于与武林天骄的友情,她也还是像从前一样的十分重视。笑傲乾坤似乎猜到她的心意,笑道:“羽冲是一位好朋友,只不知他现在如何了?待到山寨安定之后,我倒想再去一次大都探访他呢。”蓬莱魔女看出他已是全无妒意,展颜一笑,说道:“这个以后再谈吧。”

 回到山寨,寨中喜气洋洋,已经摆下了庆功宴。蓬莱魔女又在席上宣布了陆勉与珊瑚的婚事,并正式向属下宣告,提升珊瑚与玳瑁作为副寨主,大家更是喜上加喜。

 可是在酒席将散之时,却发生了一件不大愉快的事情。有个头目,赤着上身,背负一根木棍,自己反缚了双手,走上堂来,向蓬莱魔女跪下,这是“负荆请罪”的意思,自知犯了过错,来求寨主处罚的。

 蓬莱魔女一看,认得是管厨的头目。山寨的厨房要供应数千人的膳食,故此在厨房执役的厨子,火夫以及一众杂工也有将近百人之多,统归这个头目管辖。

 蓬莱魔女正在高兴,见他“负荆”而来,怔了一怔,却笑道:“这次的庆功宴,你办得很不错啊。我还没有嘉奖你呢,怎的你却请罪来了?”

 那头目跪了下来,说道:“寨主日前拨交小人看管的那个奸细,小人看管不周,给他逃了。微功难补大过,特来请罪。”珊瑚吃了一惊,说道:“就是那个冒充陆头领的奸细刘滔吗?”那头目道:“不错,就是这个刘滔。小人忙于备办庆功宴,一时疏忽,没有盯紧他,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逃了,直到刚才方始发现,真是该死。”

 原来刘滔只是被蓬莱魔女废了武功,其他一切都和普通人一样,气力也还可以做得粗活的。蓬莱魔女将他拨在厨房执役,做挑水砍柴的功夫。昨晚官军围山,寨中的喽兵几乎倾巢而出,厨房的工役也临时调充大寨的看守。待到打胜了仗,又立刻要备办五六百桌的庆功筵席,厨房的工役忙得不得了,刘滔就趁这个忙乱的时机,黑暗中悄悄溜走。

 蓬莱魔女听了他的禀告,说道:“你们忙了一个晚上,也够累了。你虽然有看管不周的过失,亦属情有可原。刘滔这厮已给我废了武功,谅他也作不了什么祸害,逃跑就算了。”当下将掌刑的头目唤来,说道:“你给他记上一个小过,刑罚就可免了。”亲手将这管厨头目背负的木棍取了下来,仍然叫他回到庆功宴上。

 蓬莱魔女是为了体恤部下,特别宽容。这样的处置也属合情合理。但却没想到这刘滔逃走之后,却破坏了蓬莱魔女的一项计划,也给山寨带来了不少后患,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蓬莱魔女想起一事,吩咐陆勉道:“这次拿获的俘虏,所有受伤的都要好好给他医治,切不可加以虐待。问他们口供,也要出于他们的自愿,不可迫供。要知这些俘虏,多半也是金国的普通老百姓。”陆勉是这次受指派为看管俘虏的人,当下接了命令,应道:“属下遵命。”心中想道:“我上山寨之前,在江湖上到处听人谈说咱们这位盟主的厉害,她的绰号又称‘蓬莱魔女’,我只道她是如何心狠手辣,却原来恁地慈悲!”

 山寨里有上好的金创药,过了几天,受伤的俘虏都已医好。蓬莱魔女吩咐陆勉将全部俘虏都押到山寨前的大草坪上,俘虏们惴惴不安,听候蓬莱魔女的审讯。这批俘虏有三百余人之多。不料蓬莱魔女也不加清点,就挥手道:“把他们放了!”

 陆勉吃了一惊,说道:“好不容易擒获他们,又给他们医好了伤,怎的如今却把他们放了?”

 蓬莱魔女说道:“咱们是仁义之师,不杀俘虏。我说放就放!”陆勉躬腰应道:“是。属下遵命。”便即吩咐喽兵,给那些俘虏一个个松绑,但陆勉虽然如此做了,心里那还不是很服贴的,暗自想道:“金虏捉了咱们的人,不是活活打死,就是迫做苦工,有如此优待的吗?咱们虽说是仁义之师,但这样对待俘虏,却也未免是太过宽容了!”

 连陆勉都不服气,觉得蓬莱魔女的“宽容”出于“常理”之外,那些俘虏更是意想不到了,如在梦中。只怕是蓬莱魔女使的什么手段,将他们戏弄的。前面已经解开捆缚的俘虏,最初还不敢马上就走。

 蓬莱魔女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是寻常百姓,家中都有父母妻儿,要是我不让你们回去,你们的家人不知怎样挂念你们呢?不错,在你们拿起刀枪打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不能不把你们当作敌人,是要将你们消灭的。但在你们已经放下刀枪,变成俘虏之后,我就只是把你们看作一般百姓,不再将你们当为敌人了。好好回家去吧。有哪个身上缺钱的,可以领五两银子路费,因为我不想你们下了山又抢掠百姓。”蓬莱魔女的寨规极严,擒获的俘虏是只许收缴他们的武器,不准没收他们的财物的。

 那些俘虏见蓬莱魔女替他们想得如此周到,还怕他们缺钱,要发路费,这才相信蓬莱魔女是真的要释放他们,并非戏弄。

 俘虏们感激涕零,一齐俯伏,说道:“寨主再生之德,我们永远也忘不了。我们回去做个百姓,以后决不敢再来打你们了。”

 蓬莱魔女又笑道:“话可不能说得这么满,倘若你们的官府不许你们作个百姓,仍然要强迫你们回到军营,将来再差遣你们来攻打我们呢?”陆勉心道:“对啦,这正是我所要问的说话。”

 那些俘虏怔了一怔,但马上就有几个人同声答道:“倘若真的有那么一天,要我们再来的话,我们就临阵私逃,说什么我们也不能再替我们的将军卖命,和你们打仗了。”另几个跟着说:“我们不但自己逃,还会劝同伴也逃。寨主,你的好处,我们是一定会向相识的人说的。”

 蓬莱魔女笑道:“一点不错,咱们虽有金汉之分,但老百姓都是一家人,只因你们的皇帝、你们的将军要打我们,这才变成敌人的。只要你们懂得了这个道理,以后不再为皇帝将军卖命,这就行了。但你们也不必只是感激我,我希望你们以后对汉人也不要再欺侮了。好了,话已说得很清楚了,你们领了路费就回去吧。”

 她一说不但俘虏明白,陆勉心中的别扭也解除了,心里想道:“不错,留这几百俘虏迫他们替山寨做苦工对我们也没有多大好处,把他们放了,这好处可大啦。咱们的仁义之举,借他们的口传播出去,一传十,十传百,将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肯再胡里胡涂地为金国的皇帝、将军送死了。”

 但陆勉虽然“想通”了,却还不是十分透彻,释放到最后几个俘虏的时候,又禁不住问道:“这几个人是跟随檀世英的亲兵,也都释放么?”

 蓬莱魔女道:“我说的是全部释放,当然一视同仁。”亲手将那几个檀世英亲兵的绑也都解了。

 笑傲乾坤看了蓬莱魔女释俘之举,心里也是十分佩服,想道:“清瑶的武功也许比不上我,见识却是比我高明多了。怪不得她能当上绿林的盟主,当真是有领袖之才。”

 但在释放到这几个檀世英亲兵的时候,笑傲乾坤却想起了一事,笑道:“我想和他们谈几句话,可以吗?”蓬莱魔女道:“这可要问过他们,嗯,我们不是问你口供,你们愿说就说,不愿说也不勉强。”后面一段话是面向那几个俘虏说的。

 那几个俘虏身为主帅的亲信护兵,心里本来都是惴惴不安,以为普通兵卒可得释放,他们则未必能获宽容。如今喜出望外不约而同地说道:“两位寨主请问,只要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一定据实禀报。”

 笑傲乾坤道:“你们主帅有一个堂兄弟名叫檀羽冲的,你们可知道么?”那几个亲兵说道:“檀公子在我们金国被尊为‘武林天骄’,我们的武士,没有不知道他的。至于我们则还认识他呢。”笑傲乾坤道:“那好极了。我想知道他最近的消息,你们可有谁知道?”一个经常在檀世英身边伺候的亲兵说道:“小的曾听檀将军和老元帅说过这件事情。知道一点消息。”这亲兵口中的“老元帅”指的即是在金国掌握兵马大权的檀道雄,他是檀世英与檀羽冲的叔叔。

 笑傲乾坤问道:“你们的老元帅怎么说?”那名亲兵道:“檀公子因为反对前皇(完颜亮)的暴政,本来是被列为钦犯的。如今新主即位,老元帅向皇上求情,听说已经颁下了赦免令了。听老元帅说,他还要把檀公子接回家中呢。”笑傲乾坤道:“他回去了没有?”这名亲兵道:“我只是听说檀公子已经答应回来,但究竟回来了没有,因为我已被调遣出京,就不知道了。”

 笑傲乾坤问完了有关武林天骄的消息,也就让那几个檀世英的亲兵走了。笑傲乾坤对蓬莱魔女道:“想不到武林天骄会获得赦免。这么样他倒用不着四处逃亡了。”但蓬莱魔女却是毫无喜悦之容,反有忧色。

 蓬莱魔女沉思半晌,缓缓道:“只怕其中有诈。”笑傲乾坤道:“他们叔侄虽然是各走各路,但檀道雄这个人倒还是相当刚直的。”蓬莱魔女道:“他的叔叔或许没有害他之心,但新君完颜雍呢?”笑傲乾坤道:“完颜雍是完颜亮的弟弟。完颜亮死了,本来不该是他继承皇位的,但因完颜亮失尽民心,国人太过痛恨他,累及了他的儿子。故此大臣不敢拥立太子而要拥立皇弟。完颜雍意外得到皇位,遂以清除前皇暴政为收揽民心之举,檀羽冲在金国的武士中颇有威望,完颜雍要笼络他也不出奇。”

 蓬莱魔女摇了摇头,笑道:“没有老虎不吃人的,也没有真正为了百姓的皇帝。不过有些皇帝的手段会高明一些而已。武林天骄虽然也还未算得是完全为了百姓,但总是站在百姓这一边。正因为他在金国武士中很有威望,你想完颜雍怎么容得了他?甚至我还怀疑他的叔叔也是为了迎合皇帝的意思,这才想方设法把檀羽冲骗回去的。”

 笑傲乾坤如梦初觉,说道:“你是比我看得深远许多,那么,依你之见,他们是串通了来害羽冲的了?”要知笑傲乾坤虽然觉得蓬莱魔女说的有理,但还是不敢相信檀道雄会害他的侄儿。

 蓬莱魔女道:“这就要看檀羽冲听不听话了。我看檀羽冲是不会听他们的话的。所以我就担心他这次若然被骗回去,即使不遭杀身之祸,至少也是要被软禁起来了。还有一层,耶律元宜如今已是举起反金的大旗,檀羽冲既是耶律元宜的好友,还和他有连襟的亲戚关系。金国皇帝若然利用檀羽冲不成,就下毒手也是可能的。”

 笑傲乾坤想想有理,也吃惊起来,说道:“既然是有这样的危险,我想替你去走一趟,到大都去打听打听,倘若檀羽冲当真是已经被骗回家,我就马上去劝他赶快和我逃走。”

 蓬莱魔女道:“你单独去?”笑傲乾坤道:“你是绿林盟主,不宜深入虎穴,冒这个天大的危险。檀羽冲家里我是去过的,只要我小心一些,谅可平安无事。”蓬莱魔女道:“你的情形和几年前也不同了。采石矶一战,你杀了金国的郑亲王,敌人也会更加注意你了。从前你只是江湖游侠,如今则是金廷重犯。树大招风,你到了金国京城,所遭的危险决不会少于我的。大都有完颜长之、神驼太乙等一等的高手,也实在不可太轻敌呢。”

 他们二人正在议论未决,回到了聚义厅,玳瑁报道:“桑家四老求见。”桑家四老是曾跟随桑家堡老主人桑见田的旧仆,在公孙奇杀了前妻桑白虹篡夺了桑家堡之后,他们投奔到这山寨来的。

 桑家四老虽是桑见田的旧仆,但他们本身都是江湖上辈份甚高的人物,故而蓬莱魔女一向以长辈之礼相待,山寨中的大小头目对他们也是甚为尊敬的。蓬莱魔女听得四老求见,便即出迎。四老一齐俯伏于地,未说话,泪先流。蓬莱魔女忙令侍女搀扶,还礼说道:“四位老人家何故如此?快快请起!”

 四老中的老大桑志说道:“听说二小姐已被公孙奇这贼子掳去,可是真的?”蓬莱魔女道:“是真的。”桑志抿泪说道:“老主人临死之时,将桑家堡和两位小姐托付我们四人。大小姐给公孙奇害了,如今二小姐又给他掳去。我们桑家堡一干旧人都是痛不欲生。此仇不报,我们活在世上又有何用?”老二桑行接着说道:“桑家堡的旧人是差不多都走光了,但我们打听得公孙奇这贼子另外招集了一批江湖匪类,如今已是重占桑家堡,自为堡主,无恶不作。请盟主仗义伸冤,早日将这贼子铲除,为我们的两位小姐报仇,也为地方除害。我们这一干桑家堡旧人,都决心追随盟主,与这贼子一拼。”

 原来在蓬莱魔女回山之时,他们早已有请蓬莱魔女助他们报仇之意,只因山寨一直忙于准备应付官军,故而直到今日打了一个大胜仗之后,他们才能向蓬莱魔女提出。

 其实他们的来意,蓬莱魔女也早已明白,不过,从他们的口中更证实了公孙奇已重回桑家堡而已。当下蓬莱魔女说道:“我受了你们大小姐的重托,这仇我是一定要给她报的。但此刻山寨初安,若要发兵去攻打桑家堡则尚非其时。你们四人要去与公孙奇硬拼亦非善策。不如让我去先探个虚实,倘若能够将你们的二小姐救回固然最好,倘若不能,再作下一步安排。桑家堡旧人有一部份已随你们上山,但有一部分还流落江湖。请你们四位去招集他们,就在桑家堡附近的孤鸾山隐藏起来,待机而动。你们在那个地方几十年,地形极为熟悉。这是公孙奇新招的那班江湖匪类决计比不上你们的。”

 四老听了蓬莱魔女这个照顾全面的计划,都是十分感激,齐声“遵命”。桑志道:“柳盟主,你为了我们桑家堡的事,以万金之体,亲自去闯龙潭虎穴,我们实是碎骨粉身,亦难言报。这里有一份桑家堡的地图,请盟主收下、备用。”原来桑家堡里有许多秘密的建筑,外人是不知道的。桑家四老是有心人,故而早就准备了这份地图,正是留待蓬莱魔女今日之用。

 蓬莱魔女接过地图,说道:“公孙奇叛国投敌,不单单是你们桑家堡的仇人,我们都有责任除去这个武林公敌。好,明日我就动身,请你们四位老人家回去吧。”桑家四老走后,蓬莱魔女便即与笑傲乾坤商量。

 蓬莱魔女说道:“公孙奇那两大毒功,只差一分火候,若不趁早除去,待他大功告成,要想除他,就更难了。而且桑青虹落在他的手中,我也是日夕提心吊胆,她一日不能脱出魔掌,我也就一日不得心安。我的意思是先除敌,后访友。探访武林天骄的事情,可以押后一步。”

 笑傲乾坤道:“你说的有理。但此去桑家堡,是闯进他所盘据的虎穴龙潭,不比上次在路上相逢,还比较容易对付。你是绿林的盟主,担负的责任太大,我不放心你冒这个险。”

 蓬莱魔女笑道:“你不放心我去桑家堡,我也不放心你独自潜入大都。这样吧,你陪我去桑家堡,随后我也陪你到大都访友。咱们戮力同心,祸福与共,就大家都可以放心了。”

 笑傲乾坤道:“那你不是要接连冒两次危险了?”蓬莱魔女笑道:“你也是一样啊!难道只许你行侠仗义,就不许我追随你吗?”笑傲乾坤十分感动,握着她的手笑道:“我说不过你。别人是夫唱妇随,我是妇唱夫随。好吧,你要去哪儿,我都追随你好了。”蓬莱魔女脸泛红霞,“嘘”了一声,道:“小心点儿,别胡乱说话,叫小喽兵在外面偷听了,岂不惹人笑话?”她口里责备笑傲乾坤,心中可是甜丝丝的。

 第二日,蓬莱魔女将珊瑚、玳瑁、陆勉三人唤来,告诉他们此事。玳瑁说道:“姐姐,你回来不过一个多月,又要走?如今各处的义军大都散了,万一有事,可不似从前那样容易得到支援,山寨这副重担,只怕我们挑不起来。”

 蓬莱魔女道:“是的,自南宋战胜却反而求和之后,敌后的士气民心受了一些影响,抗金的局面也似消沉了一些。但这只是暂时的现象。比如潮水,有涨有退。在金虏统治之下,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是要抗金的,这就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巨潮,即使在浪潮未曾卷起之时,也还是暗流汹涌的。当然,有高潮也有低潮,但低潮过后,再来的又必将是更大的高潮!金虏在采石矶大败之后,元气也未曾完全恢复,他们现在还要整顿内部,这些都是有利咱们的形势。嗯,看事情可不能单看一面啊。做事情的本领是锻炼出来的,玳瑁,过去一年,你代我做这绿林盟主,不是也做得很好么?如今有珊瑚和你分挑重担,还有你的弟弟也可以给你帮忙。你还害怕什么?”

 蓬莱魔女一番言语,分析了大局,也谈到山寨的具体安排,登时令到玳瑁的怯意消除,心明眼亮。当下十分感激地道:“多谢盟主的教言。但愿盟主此行,一切顺利。”于是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便在当日下山。

 一路无事,这一日他们经过了孤鸾山,桑家堡就在山的背面。

 蓬莱魔女有桑家四老所给的地图,早已熟悉地形,胸有成竹。决定在三更时分,夜探桑家堡。

 这一晚天公作“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寻常人眼中的坏天气,却正是最适宜于夜行人活动的时机。

 星横斗转,夜渐沉沉,孤鸾山的顶峰,形似一头张开双翼的怪鸟,在黑暗中俯瞰猎物。他们攀上顶峰,往下一望,在黯淡的星光之下,桑家堡的城楼隐约可见,堡中的击柝声,也随着晚风隐隐传来。

 笑傲乾坤道:“桑家堡在公孙奇经营之下,防卫森严,比前更甚了。”蓬莱魔女说道:“咱们不必从正面闯进,你随我来。”

 蓬莱魔女引路,从孤鸾峰的侧翼而下,想起往事,笑道:“谷涵,你还记得咱们就是在桑家堡初次见面的吗?那时咱们是各走各的,想不到如今却是在这里携手同行了。我还记得你在孤鸾山下狂吟,说什么空抛红豆意悠悠呢。”笑傲乾坤笑道:“我说一桩可笑的心事你听。那时我从这孤鸾山经过,觉得这‘孤鸾’二字很不吉祥,不知咱俩的事情,能否得如我的心愿,我心有所感,遂不觉发为狂吟了。”

 蓬莱魔女“噗嗤”一笑,道:“想不到你这大侠客,也会相信这些忌讳。”笑傲乾坤笑道:“当时我在患得患失的心情之下,碰上了这样犯忌的地名,也就难免惴惴不安了,不过这个地名却也有点巧合,你的师嫂桑白虹为公孙奇所骗,初以为可以同偕白首的,却不料竟丧在枕边人的手下。跟着来做桑家堡的主人的玉面妖狐赫连清波,也是得到了同样的结果。对她们来说,这地名却真是有点不祥了。”

 提起了公孙奇害人之事,蓬莱魔女不由得恨上心头,说道:“这是人的无良,不是地的不祥。哼,若不把公孙奇除去,还不知他要害多少人呢。玉面妖狐死不足惜,桑白虹却是无辜的。如今咱们是绝不能让桑青虹也像她的姐姐一般,为公孙奇这贼子所害了。”笑傲乾坤来时还有点担心蓬莱魔女会顾念师门之情,如今发觉她越来越是对公孙奇痛恨,这才放下了心事。想道:“她毕竟是个明白大是大非的女中豪杰,我的顾虑倒是多余了。嗯,初时她还以为师兄还有可以挽救的希望,所以未能下得绝情。如今已知公孙奇无药可治,心中就只有痛恨了。”

 蓬莱魔女加快脚步,将笑傲乾坤带到一座横空挺出的岩之上。原来桑家堡的一面,位置恰好在这座岩之下,从这儿下去,可以避开正面,而进入堡中的后花园。岩峻峭,猿猴也难攀援,所以下面的防务也不如正面的森严。这个情况是桑家四老所透露的。岩峭壁之上又恰好有一技倒挂苍松,可以作为中途换足之用。

 蓬莱魔女纵身跳下,拂尘一挥,搭着了苍松的枝藤,再一个“鹞子翻身”,已是越过墙头,进入花园。回头一看,笑傲乾坤亦已跟在她的后面。

 他们两人都是绝顶轻功,从那么高的石崖上跳下来,竟似一叶飘坠,无声无息。后园虽然也有巡夜的堡中好手,却是未曾发现。

 花园到处有假山和花木,两人借物障形,蛇行兔伏地迳往前行,碰上巡夜的人,避得开就避,避不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点他穴道。于是者点倒了四五个人,行踪仍未破露。

 蓬莱魔女从前来过两次,知道公孙奇的卧房所在,公孙奇就是在那间房子谋杀他的第一个妻子桑白虹的。蓬莱魔女心想:“不知他换了房间没有,且先到那里看看。”

 两人一路前行,只要再绕过一座假山,就到那幢楼宇了。就在此时,山坳忽地闪出两个人来,骤然见着他们,这两个人吃了一惊,张大嘴巴,便要喝问口令。

 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焉能容许他们开口出声,就在他们张大嘴巴声音未曾吐出的时候,两人都是闪电般地扑将过来,一个对付一个,依法炮制,点对方穴道。哪知这两个人的本领却远非刚才所碰到的那几个巡夜堡丁可比。蓬莱魔女拂尘一挥,那人居然还了一记劈空掌,蓬莱魔女一拂未曾拂着他的穴道,跟着一剑刺去,这才刺中了他的胁下麻穴,那人“哎哟”一声,“卜通”倒地。他虽然终是不敌蓬莱魔女,但也挡了两招,而且还能叫出声来,比起刚才那几个人口尚未开就给点中,本领当然是高得多了。

 但蓬莱魔女也还是两招打倒对手,笑傲乾坤碰到的那个对手却更高明,笑傲乾坤连发三招,也还未曾将他打倒。

 笑傲乾坤初时的心意是不想杀伤人众,故而用的不是重手法点穴功夫,待到那人解了一招,笑傲乾坤这才知道是个劲敌。接着发出两掌,已用到六七成功力,不料那人又居然接了他的两掌,身形只是晃了两晃。

 笑傲乾坤从对方的掌力之中察知是个邪派高手,蓦地一省,喝道:“原来是你,飞龙岛上你幸得不死,又到这里来与公孙奇狼狈为奸么。”口中说话,掌力已加到了七八分,掌心往外一推,那人大叫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倒跃数丈,厉声叫道:“堡主快来!”

 原来这个与笑傲乾坤对掌的人乃是飞龙岛主宗超岱,给蓬莱魔女击倒那个人则是他手下的一个大头目。原来飞龙岛主在失了飞龙岛之后,最初是到太湖投奔柳元甲,后来太湖的根据地又给王宇庭这班人夺了回去,飞龙岛主无家可归,只好带领部属来桑家堡依附公孙奇,不惜自贬身份,做公孙奇的头号爪牙。

 飞龙岛主本是名震江湖的盗魁,在武林中也算得是一等一的高手。过去,他也曾与笑傲乾坤、蓬莱魔女几度交锋,虽然他的本领比起笑傲乾坤是有所不如,但相差也不至于太远。想不到这次仅仅只能抵敌五招,便给笑傲乾坤的掌力震伤,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是以连忙跑开,传声报警。

 蓬莱魔女上次在太湖的西洞庭山,曾受过柳元甲与飞龙岛主的欺侮,此时一见是他,怒从心头起,身形一晃,立即便追过去,喝道:“往哪里跑?”

 蓬莱魔女闪电般的连环三剑,杀得飞龙岛主手忙脚乱,眼看就可以把他毙于剑下,忽听得劲风飒然,有人也是喝道:“往哪里跑?”这人来得好快,声还未了掌力已似狂潮涌到,把蓬莱魔女的剑尖荡开,迫得她连退三步。

 不问可知,来的这个人当然是公孙奇了。笑傲乾坤恐防有失,连忙上前相助。

 公孙奇狞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好呀,你们自行投到,也省得我多费力气找你们报仇了。看你们今晚可还能逃跑得了么?”

 笑傲乾坤道:“很好,咱们在筇莱本来未曾打完,今晚我与你再决雌雄。清瑶,你就让我对付他吧。”话中示意,是要蓬莱魔女快去救人,他在这里缠着公孙奇。

 不料公孙奇一个“移形换位”已先拦着了蓬莱魔女的去路,哈哈笑道:“师妹,你不用枉费心机啦!我知道你是来探望青虹的,可是你大约还未知道桑青虹已经心甘情愿做了我的夫人吧?要是你想来认亲的话,我们倒可以以礼相待,请你到内堂相见。”

 蓬莱魔女气得柳眉倒竖,喝道:“胡说八道!”一剑就刺过去,同时左手的拂尘一展,也向公孙奇的天灵盖罩下来。

 公孙奇冷笑道:“你不认亲,可休怪我不客气了。”呼的一掌拍出,拂尘登时散开,剑尖荡歪,那一剑也刺了个空。

 笑傲乾坤见势不妙,也顾不得以二打一之嫌,便即打开了铁折扇,挡在蓬莱魔女身前隔断公孙奇的掌力。

 公孙奇傲然说道:“华谷涵,你如今不是我的对手了,你不相信,我就教你知道我的厉害!”声出掌发,这一掌全力施为,比刚才向蓬莱魔女所发的两掌,又厉害了许多。

 一掌打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掌风中带着淡淡的一股血腥味道,味道虽淡,但却是令人欲呕!

 笑傲乾坤大吃一惊,原来笑傲乾坤从公孙奇所发的这一掌,已看得出他那两大毒功已经大功告成,练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了!

 笑傲乾坤默运玄功,闭了呼吸,不让毒气侵入。折扇一拨,化解对方的掌力,蓬莱魔女迅即一招“玉女穿针”,刺向公孙奇胁下的“愈气穴”。公孙奇长袖一挥,引开她的剑尖。蓬莱魔女使出“穿花绕树”的身法,一个“金鲤穿波”,从他掌底穿过。

 但蓬莱魔女不过是向前跑了三步,假山上又跳下两个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这两人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打扮,一样的兵刃──三尖两刃刀。不过一个是左手拿刀,一个是右手拿刀。这两人一跳下来,便齐声喝道:“柳清瑶,到了这儿你还想摆盟主的架子吗?嘿,嘿,咱们哥儿俩给你贡献来啦!”说话之间,双刀盘旋飞舞,伊如毒蛇吐信,赤练盘空,把蓬莱魔女的身形,罩在刀光之下。

 原来这二人是一对孪生兄弟,哥哥名叫石攻,弟弟名叫石错。石家兄弟本是江湖大盗,早在蓬莱魔女出道之前,他们已是横行冀鲁的了。他们在绿林中的地位是与“萨氏三雄”齐名的。后来蓬莱魔女作了盟主,石家兄弟不服,不肯纳贡加盟,但又自知斗不过蓬莱魔女,于是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蓬莱魔女只道他们已经“金盆洗手”,也就不去理会他们了。却不料他们投奔了公孙奇。

 这两兄弟的刀法配合得妙到毫巅,一攻一守,竟然化解了蓬莱魔女的连环三招。蓬莱魔女的武功虽然胜过他们,将他们杀退,却也不易。

 公孙奇不去追赶蓬莱魔女,却用全力来对付笑傲乾坤。笑傲乾坤换过口气,折扇一合,点打公孙奇的穴道。这点穴的手法是他从柳元宗之处新近学成的,神妙无方。即使对方有闭穴功夫,倘被点中,也得耗损几分真气。

 笑傲乾坤满以为公孙奇即使能够招架,至少也要闪开几步。不料公孙奇竟然寸步不让,一声冷笑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就只你会点穴功夫么?好,让你也看看我的。”冷笑声中,迅即反手擒拿,双掌齐出。

 这一招大擒拿手法更见凌厉,掌如刀,指如戟,笑傲乾坤上身的三处关节七个穴道全在他掌指擒拿之下。

 双方的攻势都似惊雷骇电,两不相让,只听得“嗤”的一声,笑傲乾坤的铁折扇,竟然断了一根扇骨!

 他们两人的功力原本是半斤八两,旗鼓相当的。公孙奇练桑家的两大毒功,笑傲乾坤当然也得到柳元宗与公孙隐这两位武学大师传授上乘的内功心法。桑家的两大毒功固然厉害,这两位武学大师的内功心法亦是非同小可,照理是应当可以应付得了的,但何以这次交手未久,笑傲乾坤就吃了亏呢?这其中有个缘故。

 要知桑家的两大毒功是属于邪派中的绝顶功夫,邪派功夫讲的乃是“霸道”,比较易于速成。笑傲乾坤所得的两位武学宗师的内功心法则是最上乘的正派内功,属于“王道”,倘要练到炉火纯青,所需的时间可就要长得多了。因此目前的情形是:公孙奇的邪派功夫已经登峰造极,笑傲乾坤的正派内功则还差两分火候,功力已有“差距”,笑傲乾坤当然也就难免吃亏了。还有一层,笑傲乾坤为了不让毒气侵袭,正面交手之时是闭了呼吸的,有机会才能换一口气。这么一来,他又要分出一两分功力,就更是相形见拙了。

 蓬莱魔女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见笑傲乾坤输了一招,手中的折铁扇也被公孙奇折断了一根扇骨,不禁大吃一惊,她本来以为笑傲乾坤至少可以勉强和公孙奇打成平手的,所以她才敢于离开笑傲乾坤,准备先去搜查桑青虹下落,希望能够把桑青虹救得出来然后再回来助笑傲乾坤脱险。如今看见笑傲乾坤已经处在下风,只怕难以支持这许多时候,她当然是不敢抛下笑傲乾坤了。

 石家兄弟的双刀盘旋飞舞,仍然紧紧缠住了蓬莱魔女。蓬莱魔女拂尘护身,倏地喝道:“着!”右手剑一招“龙飞九天”,猛施杀手。剑光当真是矫若游龙,凌厉无比!石错本领稍差,只听得“当”的一声,三尖两刃刀脱手飞出。石攻的本领比弟弟强一些,兵刃没有脱手,但也给削去了一片刀尖。

 蓬莱魔女迫退石家兄弟,立即回身,与笑傲乾坤并肩御敌,两个人使三件兵器,对付公孙奇的一双肉掌,这才压下了公孙奇的凶焰,扭转了颓势。

 石错拾起了三尖两刃刀,兄弟二人又再跑来,要想加入战团。飞龙岛主吐了一口血,伤得还不算很重,此时吞服了一颗药丸,喘息已过,也在旁边虎视眈眈,蠢蠢欲动。

 公孙奇哈哈笑道:“笑傲乾坤不过是浪得虚名,柳清瑶的功夫是从我这儿学去的,更不是我的对手。你们站在一边看吧,用不着你们帮手!”

 公孙奇有意炫耀本领,要手下人人对他心服。他自忖自己的两大毒功已经练成,笑傲乾坤虽然是与蓬莱魔女联手,他也可以对付得了。而且久战下去,对方多少也要受到毒气的侵袭,自己还有希望可占上风,倘若他能够单独一人打败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那就不单只是可令手下慑服,也必将震动武林,而成为他企盼已久的“天下第一高手”了。

 蓬莱魔女恐怕笑傲乾坤被公孙奇的言语激怒,乱了心神,悄声说道:“沉着了气,咱们并肩一闯!”公孙奇哈哈笑道:“你们还想逃吗?”正是:

 豪气干云全不惧,龙潭虎穴去还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