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弱女飘零遭毒手 英雄奋起斗魔头

 此时公孙奇拿着了珊瑚当作盾牌,已是有恃无恐。蓬莱魔女投鼠忌器,见公孙奇把珊瑚推到面前,只好慌不迭地连忙收剑,公孙奇哈哈笑道:“柳清瑶,你既不念同门之义、往日之情,那就上来动手吧!”

 蓬莱魔女骂道:“公孙奇,你还算是个人吗?你用毒掌打伤你的父亲,如今又来欺负一个武功远不如你的女子。这算是什么行径?”

 公孙奇冷笑道:“你们才是打的如意算盘,你们想我把珊瑚放开,好让你们将我置于死地,哼,哼,天下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情?嘿嘿,你们说我不是英雄,你们又何尝算得好汉?你们一个是北五省的绿林盟主,一个是名闻天下的大侠,却要以多为胜,这又是什么行径?好呀,有本领的咱们就一个对一个,决个荣辱死生!”

 笑傲乾坤剑眉一挑,沉声说道:“好,公孙奇,你把珊瑚放了,我与你单打独斗!”

 蓬莱魔女斥道:“公孙奇,你可知道我与谷涵是受了师父之命清理门户的,你是奸人逆子,人人得而诛之,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讲江湖上的规矩?”

 公孙奇冷笑道:“柳清瑶,我不与你斗口,你要与华谷涵联手杀我,那也行呀,只要你有本领。但只怕你们杀不了我,你这侍女的性命先要赔了。”

 蓬莱魔女骂了一声:“无赖!”但却也无奈他何,只好说道:“你把珊瑚放了,我们也就放你!”

 公孙奇笑道:“这样交易倒还公平,但我怎能信过你们,好,你且待我想想。”

 笑傲乾坤道:“不行!瑶妹,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公孙奇,你不是说要一个对一个么?我接受你的挑战,你放不放珊瑚?”

 公孙奇大笑道:“华谷涵,还是你有几分英雄气概,好,你既有胆与我单独较量,我可以接受你的条件。”

 蓬莱魔女心里想道:“这厮的武功比起两个月前在首阳山之时,又高了许多了。看来他说的已练成了那两大毒功,并非假话。嗯,只怕谷涵一人单斗,打不过他。”

 蓬莱魔女心意踌躇,正想说话。笑傲乾坤已经说道:“公孙奇,你把珊瑚放了。我姓华的说话算数,绝不会要清瑶帮手,你可以放心。”要知笑傲乾坤是个傲骨嶙峋的侠士,公孙奇既然说出要单打独斗的话儿,他即使没有把握取胜,也绝不能甘心退缩,让他耻笑。

 蓬莱魔女深知笑傲乾坤的性格,他一言既出,那就是无可阻拦的了。因此当笑傲乾坤说话之后,公孙奇问她:“柳清瑶,你怎么说?”蓬莱魔女也就立即说道:“我也是这么说,你把珊瑚放了,我不插手就是。”

 公孙奇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华谷涵你与我上这山顶一决雌雄。”

 蓬莱魔女道:“且慢,你把珊瑚放回来,让我验过有否受伤。倘若你暗下毒手,我可不能与你甘休。”

 公孙奇说道:“好,你我既然不能互信,那么就先小人而后君子,把话都交代清楚,再行动手吧。这半山上有座亭子,我把珊瑚放在这亭子中,柳清瑶,你待我们到了山顶才许上来,但却不许越过这座亭子。珊瑚我可保她毫发无伤,只是却要你替她解开穴道。你若耽误了解穴的时间,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我用的是家传的点穴功夫,我知道你是学过我家的独门解穴手法的。”

 原来公孙奇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他的独门重手法点穴功夫,必须在一个时辰内解开,身体才毫无损害。倘若过了一个时辰,就有残废的危险。珊瑚被他点的穴道,已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这么一来。他在半山那座亭子放了珊瑚之后,蓬莱魔女就必须马上上去给她解开穴道,而要解这样的重手法点穴,至少也得半炷香时刻。公孙奇自忖在这时间之内,他已经可以把笑傲乾坤置之死地,那时即使蓬莱魔女不守信约,要来夹攻,亦已迟了。

 笑傲乾坤猜到他的心思,冷笑说道:“公孙奇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既答应与你单打独斗,岂有中途反悔,再与清瑶联手攻你之理?”公孙奇笑道:“我知道你是大侠身份,一诺千金。但在我来说,总是多加提防的好。反正你们只是要回一个安然无恙的珊瑚,我没伤她分毫,那就是已经履行诺言了。”

 笑傲乾坤冷笑道:“谅你现在也不敢以毒掌伤她。好吧,瑶妹,咱们就照他说的办。”蓬莱魔女知道笑傲乾坤的脾气,心里想道:“华哥是绝不会要我帮手的了。他在光明寺学了我师父与我爹爹几种专门用来对付公孙奇的功夫,公孙奇的毒掌虽然厉害,也未必就伤得了他。”蓬莱魔女急于要回珊瑚,当下也就不在这小节上纠缠了。

 公孙奇在半山的亭子放下珊瑚,便与笑傲乾坤一同上山。待到蓬莱魔女赶到那座亭子,他们也已上了山顶了。蓬莱魔女一面用本门内功替珊瑚通解穴道,一面在亭子里遥观山顶上的搏斗。

 只听得公孙奇哈哈一笑,说道:“来吧!”双手一搓,掌心登时有如涂了一团浓墨,笑傲乾坤嗅到腥臭的味道心里也暗暗吃惊。

 笑傲乾坤气沉丹田,玄功内运,说道:“我不想占你便宜,你先发招。”公孙奇哈哈大笑道:“笑傲乾坤果然名不虚传,骄傲得紧!”大笑声中,一掌拍下。笑傲乾坤折扇一张,扇面迎上他的毒掌。

 公孙奇的毒掌固然极其厉害,内功也十分了得,掌力一发,当真是有若排山倒海而来。笑傲乾坤心中一凛,想道:“这厮的内功果然已练到了正邪合一的境界。”扇子一翻,扇面迎上毒掌,轻轻一挡,只觉虎口的“关元穴”微微一跳,但他的身子仍是纹丝不动,公孙奇却反而立足不稳,斜掠数步。

 这一下公孙奇也不禁大感意外,心头一震。要知公孙奇的毒掌虽然厉害,但以笑傲乾坤的本领,只要不给他直接打着身体,便可无妨,故此公孙奇必须在功力上也能够胜过对方,才能充分发挥毒掌的威力,而公孙奇在练成了正邪合一的内功之后,自信也胜得过笑傲乾坤的,岂知交手之后,才发觉不如自己所期。

 其实若论内功的造诣,这两人一个是玄门正宗,一个是正邪合一,比较之下,是公孙奇的内功霸道得多。两人若纯然是以内功搏斗,公孙奇加上毒掌的威力,笑傲乾坤最后总是难免受伤。但因笑傲乾坤得了公孙奇父亲公孙隐的指点,却占了知彼知己之利。公孙奇虽然兼修正邪两派最上乘的内功。但毕竟还是以他原来修习的家传内功为基础的,笑傲乾坤得了他父亲的指点,虽然不能胜他,却是可以化解他五成以上的威力。

 公孙奇道:“好,我看你能接我的几掌?”一个转身,再度扑上,双掌齐出,同时使用“化血刀”与“腐骨掌”的功夫,打得比刚才那招更为凶狠。笑傲乾坤虽然早已默运玄功,抵御毒气,但吸进了公孙奇毒掌所发的腥风,仍是不禁感到阵阵恶心。

 笑傲乾坤当然不敢让他真个打着,但倘若仍依前法,“卸力消劲”,却又不能同时化解他双掌齐出的两大毒功。好个笑傲乾坤,在这危险的关头,蓦地一声长笑,非但临危不乱,而且使出了以攻为守的奇险招数!

 公孙奇双掌划了一个圆圈,右掌先行击下,笑傲乾坤不退不闪,折扇一合,便向他的掌心“劳宫穴”点去。这是柳元宗所授的世上无双的点穴功夫,公孙奇的“劳宫穴”倘被点中了,真气散乱,便有走火入魔半身不遂之灾,那时公孙奇的左掌虽然可以打中笑傲乾坤,但那结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

 公孙奇练成了桑家的两大毒功,一心一意想称霸武林,他却怎肯与笑傲乾坤两败俱伤?当下急忙化掌为指,“铮”的一声,弹开笑傲乾坤的扇头,又再斜掠数步,他忙于化解笑傲乾坤的点穴功夫,左掌也就打空了。

 笑傲乾坤与他再度交锋,展开了游身缠斗的打法,一柄折扇,倏合倏张,忽而当作五行剑使,忽而当作判官笔用,招数神妙无比。公孙奇则以两大毒功配合上大衍八式与他相斗。双方都使出了平生所学,旗鼓相当,打得难解难分。

 且说蓬莱度女用本门内功替珊瑚通解穴道,珊瑚是被公孙奇以重手法点了七处大穴的。解穴颇费时间,也颇耗内力。蓬莱魔女累得香汗淋漓,好不容易把珊瑚所被封闭的经脉全部打通,已经是过了大约半炷香的时刻了。

 珊瑚在穴道被封的时间里,身子不能动弹,心里还是明白的。公孙奇打死孟钊以及把她作为人质威胁蓬莱魔女等等事情,她全都知道。她身受公孙奇之害,因此穴道一解,不禁气得咬牙切齿地说道:“柳姐姐,公孙奇这贼子早已与你断了同门之谊、兄妹之情,你还不忍下手将他除去么?我只恨自己本领不济,不能亲自报仇。”

 蓬莱魔女道:“不是我不忍下手,是我们与他约好了的,只能由谷涵与他单打独斗,我却不能越过这个亭子一步,当然也就是不能插手斗他的了。”

 珊瑚道:“柳姐姐,你不是教导过我们的吗,‘遇文王,兴礼乐;遇桀纣,动刀兵’。与这等奸人贼子,又何须守什么信义?”

 此时公孙奇与笑傲乾坤已经斗到百招开外,双方越斗越烈,笑傲乾坤因为要同时运功抵御毒气的侵袭,较为耗损真力,头上已是冒出了热腾腾的白气。

 蓬莱魔女是个武学大行家,见此情形,心中暗叫“不妙!”暗自想道:“谷涵即便不至于便输给他,但这样下去,只怕也要两败俱伤。”

 蓬莱魔女听了珊瑚的话,思潮也自反复不定,但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若插手,只怕有损谷涵的声名。他,他的性情也不会喜欢我去助他的。”蓬莱魔女是绿林盟主的身份,说话素来是斩钉截铁。珊瑚听她如此言说,也就不好作声了。但蓬莱魔女虽然在再三考虑之后,决定不去,心中却不能不为华谷涵暗暗担忧。

 蓬莱魔女在为华谷涵担忧,公孙奇此时却是在为自己担忧了。他初时以为在半炷香时间之内,一定可以将笑傲乾坤毙于掌下的,哪知结果还只是打成平手。此时珊瑚的穴道已解,蓬莱魔女是可以抽出身子来了。

 公孙奇自己是个言而无信的人,他当然不敢寄望于蓬莱魔女信守诺言。他害怕蓬莱魔女上来夹攻,只好全力施为,希望尽快击败笑傲乾坤。

 此时笑傲乾坤也是暗暗吃惊,他是用折扇抵挡公孙奇的毒掌的,这把折扇用精铁打成,平时是触手冰冷的,如今则似是从洪炉里拿出来似的,触手如烫。笑傲乾坤心道:“想不到这厮隔物传功的本领也如此厉害,再过些时,只怕这把铁折扇也要沾上剧毒。”笑傲乾坤知道久战下去,对他不利,也只好加紧施为。

 就在双方舍死忘生,全力拼斗的时候,忽听得马蹄声得得,有个女子骑着一匹骏马,从山下经过。

 蓬莱魔女抬眼望去,不由得又惊又喜,原来骑马来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桑青虹。桑青虹是为了捉拿孟钊追踪至此的。

 桑青虹发觉山上有人打斗,勒住坐骑,抬头一看,见是公孙奇,又惊又怒,骂道:“你这恶贼又到这里害人来了,我决不能让你凭藉我家武功,横行无忌。”

 蓬莱魔女连忙扬声叫道:“桑姑娘,快来我这儿!”珊瑚穴道初解,行动仍然不便,故此蓬莱魔女不敢下山去迎接桑青虹。而且她是与公孙奇有约在先的,她不能越过这座亭子,因此她也不能上山去,在另一边山路拦截桑青虹。

 桑青虹转过山坳,看见了蓬莱魔女在亭中袖手旁观,很是诧异,应了一声,问道:“你看见孟钊吗?”蓬莱魔女道:“孟钊已给公孙奇杀了。咦,青虹,你上哪儿?不要上山,来我这儿!”

 桑青虹没有听从蓬莱魔女的说话,策马缓缓上山,公孙奇哈哈笑道:“小姨,你应该感谢你的姐夫才对。你不是后悔嫁给孟钊的吗?我替你除去,岂不是正对你的心愿?哈哈,一朵鲜花,本来是不该插在牛粪上的。”他口中说话,手底毫不放松,仍然是在猛烈地攻击笑傲乾坤。

 桑青虹上到半山,忽地叫道:“走乾门,转巽位,点他血海穴!”“唉,可惜没点着!再来!再来!快抢坎离位置,点他愈气穴!”“对了!对了!“血海穴与愈气穴是他的两处弱点。攻他这两处,攻他,攻他!”

 原来桑青虹自己虽然不会这两大毒功,但这两大毒功是她父亲所创,她却是懂得其中奥秘的行家。她看了片刻,已知公孙奇练了她家的内功心法,尚差半分火候未曾炉火纯青,因此他的两大毒功也还不是无懈可击,只要有一个内力与他旗鼓相当的人,用重手法点了他的血海穴或愈气穴就可以将他制伏!

 桑青虹之所以策马上山,就是因为要走得近些,看得较为清楚,这才可以临场指点。她见蓬莱魔女袖手旁观,以为蓬莱魔女还是把公孙奇当作师兄,故而两不相帮。桑青虹心想:“她不帮华大侠,我却是非帮不可!”公孙奇害死她姐姐,占了她的桑家堡,又串同孟钊,骗了她的内功心法,她恨极了公孙奇,即使冒点危险,也是在所不顾了。

 当然以公孙奇的本领,笑傲乾坤要想点中他的穴道,亦非易事。不过,笑傲乾坤知道了这个制敌的诀窍,向他这两处弱点进攻,却是登时扭转了颓势,反守为攻。

 公孙奇又惊又怒,心中想道:“如今柳清瑶已是随时可以上来夹攻我了,又来了这个贱婢,久战下去,只怕我定是凶多吉少。”想至此处,恶念陡生!

 此时笑傲乾坤正在倒转扇头,用重手法点公孙奇胁下的“愈气穴”,公孙奇一个“大弯腰、斜插柳”,突然伸手一抓,抓着了笑傲乾坤的扇头,左掌立即拍下,笑傲乾坤不能再用折扇遮拦,唯有硬接他的掌力,“蓬”的一声,两人交了一掌。

 公孙奇这一招使得险极,要知掌心的“劳宫穴”虽然不是他的“罩门”,但也是一处重要的穴道,公孙奇在抓着对方扇头的时候,“劳宫穴”已是给笑傲乾坤点个正着。同时他们又硬拼了一掌,双方都是元气大伤。

 不过因为公孙奇乃是毒掌,笑傲乾坤自是伤得更重。而且在受伤之后,还须默运玄功,阻止毒气向上蔓延,侵入心脏。

 只听得“当”的一声,笑傲乾坤将折扇坠地,一个倒纵,跃出数丈开外。公孙奇却是大吼一声,转身逃下山去。

 蓬莱魔女这一惊非同小可,也顾不得什么诺言不诺言,立即上山去救护笑傲乾坤。此时他们两人的战斗已经告一段落,公孙奇亦已逃走,蓬莱魔女上去并非与笑傲乾坤联手攻他,其实也算不得是违背诺言了。

 公孙奇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心道:“好在这贱婢不来追我。”原来他也伤得不轻,尤其是劳宫穴被点,内息已被打乱,真气涣散,此时若是蓬莱魔女追上去攻他,他绝非蓬莱魔女的对手。但蓬莱魔女不知笑傲乾坤伤得如何,却又怎敢离开笑傲乾坤而去追他?

 但公孙奇却并非只图逃走,而是向桑青虹所在之处跑去,桑青虹大吃一惊,连忙拨转马头,正要逃跑,公孙奇信手拾起一颗石子,双指一弹,石子打中马腿,那匹坐骑一声嘶叫,四蹄屈地。桑青虹这匹坐骑本来是日行千里的骏马,她刚才之所以敢上到半山,就是因为恃着有这匹骏马,在紧要的关头可以逃跑的。却不料公孙奇竟敢使用险招,突然打伤了笑傲乾坤便来追她,她逃得慢了一步,给公孙奇飞石打落马。

 说时迟那时快,公孙奇一个起伏,箭一般地跑到桑青虹跟前,桑青虹刚自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待要逃跑,却已是来不及了。公孙奇一把就将她抓住。公孙奇虽然元气大伤,但武功还是远远在桑青虹之上。

 公孙奇那颗石子也是打得恰到好处,他是打着那匹骏马膝盖的关节,骏马四蹄屈地,却没有受伤,此时关节的酸麻已过,仍然能够站立起来。公孙奇抱起了桑青虹一跃上马,反手在马臀一拍,催得这匹坐骑四蹄如飞,绝尘而去。此时即使蓬莱魔女要来追他,也是追不上的了。

 蓬莱魔女刚刚来到笑傲乾坤身边,桑青虹已被公孙奇劫走,两人都是大大吃惊,相顾失色。

 公孙奇在马上纵声大笑道:“柳清瑶,华谷涵,你们学了我爹爹的武功,就以为可以制伏我么?嘿,嘿,这叫做痴心妄想!咱们青山绿水,后会有期,下次相逢,你们可以两人齐上,我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公孙奇俘虏了桑青虹,心中得意之极。要知他练桑家的内功心法,所差的不过半分火候,这次逃得性命,自忖不用多久,就可以练得炉火纯青,那时浑身上下,就再也没有可以让人攻击的弱点了。他心中又想:“即使孟钊说的是真,桑家的内功心法之中还有一个诀窍是我未曾知道的,但我捉了桑青虹,也总可以从她的身上想法盘出这个秘密了。哈哈,到了我的武功变成了天下第一之时,我还用害怕什么人?”他想到得意之处,一路笑声不绝。

 公孙奇的笑声在山谷中回响未绝,人与马则早已出了他们视线之外。华谷涵恨恨说道:“瑶妹,不必丧气,咱们这次栽了筋斗,下次再好好斗他一斗。你瞧,我不是仍然很硬朗地站着,并没有倒下去吗?”

 蓬莱魔女心中颇歉意,说道:“谷涵,我不该让你独斗公孙奇的,你受的伤怎么样?”

 笑傲乾坤道:“这厮的毒掌果然厉害,倘若我给他再打一掌,我恐怕就要倒下来了。只是一掌,我还可以禁受得起。瑶妹,你随身带有金针,请给我挑破这根指头。”说罢伸出中指,只见中指一团紫黑,肿得有拇指那么粗。原来他是用上乘内功把剧毒都迫到中指指端。蓬莱魔女用金针给他挑破指头,挤清了毒血,笑傲乾坤笑道:“我虽然受了一点伤,但公孙奇伤得不比我轻。这一场比武只能算是扯了个直,谁也没有吃谁的亏。”蓬莱魔女道:“只可惜我太粗心大意,让他俘了青虹,却是愧对我那死去的师嫂了。”

 珊瑚精力已经恢复,当下三人同回到珊瑚家中。孟钊的尸体还摆在那儿,珊瑚想到孟钊在公孙奇威胁之下,仍不忍伤害自己,总算多少还有点良心,孟钊毕竟是她青梅竹马之交,珊瑚心中亦自不无伤感,于是在后园中掘了个坑,草草将孟钊埋葬,算是尽了一点心意。

 此时已是清晨时分,蓬莱魔女帮忙珊瑚弄了一点早点来吃,珊瑚的神情仍然颇为沮丧。蓬莱魔女安慰她道:“埋了孟钊,也就等于埋了你的过去。让一切伤心之事都埋葬了,你又走出空门,再入江湖,从头做起,这不很好么?”珊瑚点了点头,说道:“柳姐姐,你说得对。”

 蓬莱魔女笑道:“这次咱们虽然是受了一点挫折,但慧寂神尼给我的差使,我却是办到了。”珊瑚道:“啊,你已经见着了我的师父了,什么差使?”

 蓬莱魔女笑道:“慧寂神尼不要你做记名弟子了,她要我劝你还俗呢。”当下说了光明寺之事。珊瑚听得慧寂神尼已有安身立命之处,大为安慰,说道:“多谢师父还惦记着我,但我已经还俗了。”蓬莱魔女道:“可不是吗?我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唇舌的,谁知道你已经不用我劝了。珊瑚妹妹,是什么因缘使你雄心复活的?”上次珊瑚削发为尼,曾向蓬莱魔女表白说是因心灰意冷而出家,故此蓬莱魔女如此问她。“因缘”是佛家语,可以解释为人生的某种遇合,也可以直白的浅释为“原由”,但在俗人口中,却又与指男女之情的“姻缘”相通。蓬莱魔女妙语双关。本是带有点调侃她的意味。

 不料珊瑚当真面上一红,半晌说道:“盟主,属下有一件事情正想禀报你。”她改口以“盟主”相称,这是恢复了往日在山寨中,有“公事”要向蓬莱魔女禀报时的称呼了。

 蓬莱魔女笑道:“你是愿意跟我再当女强盗了?很好,我正要你做我的助手呢。但这里不是山寨,咱们不必拘礼于山寨的规矩。你我还是姐妹相称吧,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珊瑚道:“这件事要从你在三年前叫我护送耿公子的那件事说起。”蓬莱魔女听她重提与耿照当年之事,不觉怔了一怔。要知珊瑚就是因为耿照另有一个意中人,以致心灰意冷而遁世逃禅的,蓬莱魔女只怕她重提旧事,难免伤心。但看了看她,却并无感伤的神色,这才放下了一重心事,微笑说道:“怎么样?”

 珊瑚道:“那次我奉命出差,玳瑁姐姐曾托我一桩事情,查访她弟弟的消息。”蓬莱魔女道:“哦,原来玳瑁还有一个弟弟,我却未曾知道。”

 珊瑚续道:“玳瑁姐姐是农家女儿,她爹娘是因为日子太苦,当时又在战乱之中,恐怕顾不了女儿,这才将她送给富贵人家当丫头的。后来那家人家给绿林好汉所劫,玳瑁才到了绿林之中,其后又几个辗转,才得有机缘跟随盟主的。”蓬莱魔女道:“怪不得玳瑁不愿意提及她的身世,原来是有这一段伤心之事。她的弟弟怎么样?”

 珊瑚道:“当时她的爹娘留子不留女,玳瑁被送给人家当丫头之时,年方七岁,她弟弟只有五岁。世乱年荒的情况之下,经过了十几年,玳瑁不知她的老家是否还在原来乡下,故此托我查访。可巧她的乡下离我这儿不过二百里路。那年我护送耿公子之后,回程之时,曾到家中一转,也到过她的乡下。玳瑁姐姐只知自己姓陆,她父亲是个穷苦人,连名字都没有的。乡下人小一辈的叫他陆大叔,平辈的就只叫他老陆。要找这样的一个普通农家,可真难找。”

 蓬莱魔女道:“你找着了没有?”珊瑚道:“我好不容易找到那条村子,一看只见满目荒凉,处处都是颓垣败草,原来这条村子经过兵灾,老百姓的房子都给烧光了。村中只剩下两座建筑牢固的地主人家的大屋,那当然不会是玳瑁的住家了。我还未死心,再到附近的村子打听,他们说那条村子从前是住有许多姓陆的人家的,像我所描述的那个‘陆大叔,的农民就有十几个之多,经过兵灾,有的死,有的走,有的被金军拉去当了夫役,都不知道下落了。”

 蓬莱魔女叹了口气,说道:“玳瑁也忒可怜,这么说你是找不着她的弟弟了。”笑傲乾坤笑道:“我猜她是找着了,要不然她不会特别提出这件事情来说。”珊瑚道:“你们都猜对了一半。那次没有找着,这次找着了。”蓬莱魔女喜道:“啊!找着了!怎么找着的?他人在哪儿?玳瑁知道了没有?”

 珊瑚道:“我这次回来,因为与玳瑁的乡下反正离得不远,就又去了一趟。这次村中多了一座新盖的土房子,我到的时候,房子的主人正好打猎回来,我就上去一问──”蓬莱魔女笑道:“可巧就是玳瑁的弟弟了?”

 珊瑚道:“可不是吗?但起初还不知道是不是的,因为将女儿送给人家当丫头的‘陆大叔’不只是他爹爹一人,后来说起了那天他和姐姐分手的情形,这是玳瑁告诉我的,他还隐约记得,这才知道是找到了正点儿了!”

 蓬莱魔女问道:“他还在这儿吗?”珊瑚道:“还在的。”接着说道:“原来他在家破人亡之后,流浪江湖,也曾学了一身武艺,后来又参加了一支抗金的义军,所以一直没敢回乡。如今金国在新败之余,不敢像从前那样雷厉风行地‘剿匪’,乡下稍微太平了些,他才回来的。”

 蓬莱魔女问道:“他叫什么名字?”珊瑚道:“他叫陆勉。”蓬莱魔女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但却记不起是在哪里听过的。珊瑚接着说道:“他知了姐姐的下落,欢喜到不得了,希望也能够到咱们的山寨来为盟主效力,我擅自作主,替盟主答应让他入伙了。”

 蓬莱魔女道:“这正是最好不过了。那么你就带我去找他,叫他跟咱们一道走吧。”珊瑚道:“不必去了。他说过今天要来看我的,再等一会,只怕就会来了。”

 蓬莱魔女听她说起陆勉时的亲切的语气,恍道:“哦,敢情你是为了他这才改变了出家的主意的?”

 珊瑚面上一红,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得已有敲门的声音,问道:“珊瑚姐姐在吗?”珊瑚说道:“你自己进来吧!”一个少年推门而入。

 这少年正是玳瑁的弟弟陆勉,他见屋内有人,怔了一怔,珊瑚笑道:“你来得正巧,这位姐姐就是我们的柳盟主了。这边这位是华谷涵华大侠。”陆勉喜出望外,连忙上前按绿林规矩行过参见盟主之礼。bzml.com.cn

 蓬莱魔女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看这陆勉目蕴精光,说话中气充沛,就知他内功颇有根底,只有在珊瑚之上,绝不在珊瑚之下,便问他道:“你师父是谁?”陆勉道:“家师复姓西门,单名一个业字。武林中人称西岐凤。”

 蓬莱魔女喜道:“怪不得我听到你的名字觉得好熟,原来是西岐凤的弟子。两年前,有一次我与你的师父及你的大师伯东海龙相遇,他们谈起各自的传人,你师父曾经提过你的名字。”

 陆勉道:“我怎能与大师伯的衣钵传人杜师哥相比?杜师哥是早已名满天下的英雄,我只是刚出道的雏儿。”蓬莱魔女道:“你还未曾见过你的大师伯和杜师哥的吗?一年前的采石矶之战中,我曾与他们并肩御敌,得过他们不少助力的。”

 陆勉说道:“还未曾见过。那次采石矶之战,我也参加了一支义军,义军的首领名叫刘侃。”蓬莱魔女道:“哦,刘侃?这个名字我也似曾听说过。但那次他好像并没有来到采石矶。”

 陆勉道:“不错。那次我们被金国的大军隔断,过不了淮西。我们的刘统领是早已想投到盟主麾下的,他也听得我的杜师哥杜永良当时是在盟主的指挥之下,统率一路义军的。他要我去与杜师哥接洽,可惜道路隔断,我还未曾到得采石矶,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已经结束了。”

 蓬莱魔女道:“人无分男女,地无分南北,大家都是同心抗金,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后来你们这支义军怎么样?”

 陆勉叹口气道:“宋军大胜之后,反而班师退回江南,又与金国讲和。义军失了依靠,军心涣散,受不了金国大军的压力,早已散了。但刘大哥还是在企图东山复起的。只要盟主有令,我可以设法与他取得联络。”

 陆勉所说的情形是江北大多数义军的共同遭遇,蓬莱魔女叹道:“南宋庸臣误国,君主也只图苟安,当真是令人可气可恨。我们当然是需要更多的义士再起抗金的,但也无须你马上就去替我奔跑联络。你们姐弟隔别了十几年,你还是先随我回山寨见见你的姐姐吧。”陆勉当然也是很想姐弟重逢,垂手答道:“但凭盟主吩咐。”

 于是四人同行,珊瑚与陆勉朝夕相处,形迹更亲近了,蓬莱魔女看在眼内,好不欢喜。一路无事,这一日回到了山寨。玳瑁得到报信,率众出迎。

 珊瑚低声笑道:“你不认识姐姐了吗?还不快上去姐弟相见。”她是想令玳瑁得个“意外之喜”,故而自己不先说出。不料陆勉却似呆了一般,双眼睁得又大又圆,珊瑚随着他的眼光望去,只见玳瑁背后有个少年,是她不认识的。

 蓬莱魔女走在前面,也看见了这个陌生少年,只道是个新入伙的头目,也不怎样在意。当下蓬莱魔女哈哈笑道:“玳瑁,你瞧我带了谁人来了?”

 蓬莱魔女所说的这个“谁人”,当然是指陆勉,她也想看看玳瑁还认不认识弟弟,但在玳瑁心中,却只道蓬莱魔女说的乃是珊瑚。

 玳瑁大喜说道:“珊瑚姐姐,你回来了?我也告诉你们一件喜事,我的弟弟也回来了。小毛,上去参见盟主。和盟主同在一起的这位姐姐就是我和你常说的那位珊瑚姐姐,我最要好的结拜姐姐。你也一并见过吧。”

 玳瑁在那里喜孜孜地说话,蓬莱魔女与珊瑚可都是大吃一惊。珊瑚叫道:“你有几个弟弟?”那少年已走上前来,玳瑁指着他笑道:“你不是早就知道的么,我只有一个弟弟,他就是我的弟弟。咦,珊瑚姐姐,你怎么啦?”

 珊瑚叫道:“你的弟弟我给你带来了,怎么这里又有一个你的弟弟?”

 玳瑁也是吃惊不小,说道:“什么?这个人是谁?他也说是我的弟弟吗?”

 陆勉面上变了颜色,指着那少年道:“你,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何冒充是我?”

 那少年陡地喝道:“这人是奸细!”

 陆勉又惊又怒,叫道:“你,你说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才是奸细!”

 那少年上来要拿陆勉,陆勉摆开了架势。蓬莱魔女喝道:“不许动手!真的做不了假,假的当不了真。是非真假,总可以问个明白。玳瑁,你仔细认认,哪一个才是你的弟弟?”

 玳瑁指着那少年道:“我早已盘问清楚了,他是我的弟弟!”

 此言一出,最吃惊的乃是珊瑚。她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向着玳瑁说话:“不对吧,我不相信陆勉骗我!”

 陆勉说道:“姐姐,你给人骗了。这个人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玳瑁怒道:“你想套问我的私事好来冒充么?我才不上你的当!”

 那少年说道:“他是义军的叛徒,只怪我从前有眼无珠,还把他当作好朋友。好呀,你知我有个姐姐做盟主的助手,你就居然这样大胆,冒充我来行骗,我倒要问问,你这是何居心?”玳瑁给这少年说得火起,说道:“对,先把他拿下,再拷问他!”

 陆勉大叫道:“且慢,我有话说!”

 珊瑚道:“玳瑁姐姐,你就让他说几句吧!”玳瑁道:“好,你有什么话说,说吧!”

 陆勉道:“妈将你卖给王大户做丫头那天,妈拖着我送你过桥,过了那边桥头,你要抱我一抱,可是你抱不起我,摔了我一跤。你记不记得?”

 那少年怒道:“我和你在义军中是好朋友,这些事情都是我说给你听的。”

 陆勉冷笑道:“你才是真不要脸,我把你当作兄弟一般,将小时候的苦楚向你倾吐,你却拿来骗我姐姐!姐姐,你再仔细认认,你当真是一点也不认得你的弟弟了么?”

 两人说着同样的话,争吵起来。蓬莱魔女道:“你们别吵,让玳瑁仔细再认。”

 玳瑁离家之时,她自己七岁,弟弟只有五岁。如今姐弟都已长大,小时候的相貌早已变了。她左面看看,右面看看,觉得这两个少年都似依稀有点她弟弟的影子,但先入为主,她还是比较相信先来的那个少年是她弟弟。

 陆勉抓抓耳后腮,含悲说道:“姐姐,你不认得我了?但我还有话说。”

 玳瑁蓦地勾起久远的记忆,似乎她的弟弟小时候有这种抓腮的习惯。但一个人在焦急无策之时,也是常常会有这种抓腮的动作的,玳瑁不能因此断定谁真谁假,当下说道:“好,你还有什么要说,那就快说!”

 陆勉道:“这话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你与我到无人之处去说!”

 那少年叫道:“你想耍什么花招,姐姐,小心上他的当!”

 玳瑁想了一想,眼光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气,却道:“好吧,我就和你到那边说去。”她把手一挥,喽兵让开,腾出了一片无人地带。那少年似乎还想抗议的,但终于没有说话。

 玳瑁将陆勉带到树林旁边,停下来听他低声说话。蓬莱魔女捏着拂尘,全神贯注盯着那边,要知陆勉武功在玳瑁之上,蓬莱魔女是恐防陆勉突然发难,将玳瑁掳为人质。这宗“双胞案”太过离奇,连玳瑁都分不出谁真谁假,蓬莱魔女自是更难分了。但陆勉要玳瑁到无人之处说话,蓬莱魔女也就不能不对陆勉多几分提防。

 另一个更提心吊胆的人乃是珊瑚。在玳瑁和陆勉说话的时候,她的手心一直是捏着一把冷汗!“如果陆勉是假的……”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她是在情场上失意了一次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才医好心灵的创伤,她是不能再经受一次打击的了。

 陆勉与玳瑁说话的时间并不长,珊瑚却似在惊惶之中等待了漫长的岁月。正是:

 孰假孰真心惴惴,双包案也太离奇。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