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同命相怜嗟母女 荣不惜劫妻儿

 老婆婆这句话奇特之极,她不骂别的,一张口就骂笑傲乾坤“油头粉面”。不错,笑傲乾坤是个英俊的美少年,但他也是武林中人交口称誉的正派侠士,有生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他。“油头粉面”这四个字加在他的身上,当真是令他啼笑皆非。

 可是时间已不容他与这老婆婆争辩,这老婆婆掌力一发,便似排山倒海般狂涌过来。笑傲乾坤一个“盘龙绕步”,闪开正面,随即一招“神龙摆尾”,双掌一挡,化解对方掌力。但饶是他解拆得宜,也不禁连退三步,略感呼吸不舒。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你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张口骂人,动手打人?他不是歹徒,他是和我──”话犹未了,老婆婆已是向笑傲乾坤连劈三掌,一掌紧于一掌,当真是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蓬莱魔女见笑傲乾坤形势危急,只好出手相助,四掌齐推,这才消解了老婆婆的掌力。但在她凝神发掌之时,她的说话就不能不突然中断了。

 蓬莱魔女一停止说话,这老婆婆立即继续骂道:“你这小妮子懂得什么?越漂亮的男人心肠越坏,你还要护着他?哼,这等油头粉面的少年,我一见就生气!快快滚开,否则我连你也伤了!”这老婆婆的内功,差不多已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她力敌两名高手,竟然还是能够一面动手,一面骂人,而且骂得滔滔不绝。

 笑傲乾坤笑道:“老妈妈,这话可不能一概而论!”老婆婆斥道:“油头粉面就必定是油嘴滑舌。我不听你的,总之你不是好人。接招!”一招“白猿探路”,合着双掌,倏然一分,双“剪”笑傲乾坤两肩,倘若给她“剪”着,以她的功力,笑傲乾坤的琵琶骨必将破碎无疑。笑傲乾坤见她使出如此辣招,大吃一惊,再也笑不出来。百忙中连用“三环套月”,“风拂垂杨”两招,再加上蓬莱魔女从旁牵制,这才堪堪把老婆婆的这一招杀手化解开去。

 原来这老婆婆在少年时候上过一个美少年的当,以至心理失常。今晚她给女儿触及了心头的隐痛,勾起了心头的旧恨,如今她是要把这一腔怨气,都发泄在笑傲乾坤身上。她越打越是火起,在她眼中的笑傲乾坤已变成了昔日曾经欺骗过她的那个美少年了。

 蓬莱魔女人急计生,抽了个空,忙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叫道:“二婶,我是柳元宗的女儿!你不是要知道我爹爹来意的么?如今我就是代我爹爹来和你说的!”蓬莱魔女已经知道屋中的女人与柳元甲并非夫妻一路,故而愿以婶婶相称。

 不料她刚说出“二婶”两字,这老婆婆已是发出了一连串的冷笑声,老婆婆的功力比她高,笑声扰乱了她的话语,蓬莱魔女虽然把要说的话讲完,但屋中的女人却只听到“二婶”两字。柳元甲的妻子听得蓬莱魔女叫她“二婶”,不觉怔了一怔,心中想道:“哪里钻出来的这位侄小姐?”要知她退出江湖已经十年有多,蓬莱魔女身为绿林盟主则还未过五年。柳元甲之妻所知道的只是柳家的往事,对近事则毫无所知。她只道大伯柳元宗早已全家遭害?怎想得到今晚来的这个女子竟是柳元宗的女儿,而且又是绿林盟主?

 民间的习惯,较为亲近的晚辈,通常都是称前辈为叔、伯与婶婶的。柳元甲的妻子心中想道:“莫非他们是元甲派来的人?元甲心还未息,要他的手下前来窥伺?”

 此时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联手,与那老婆婆已打了将近半炷香的时刻。柳元甲的妻子不由得好生惊异,心想:“当今之世的前辈高手,能够抵敌我的母亲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怎的这两个年轻男女却是这么了得!”她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柳元甲要抢她的儿子,如今她既然疑心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是她丈夫派来的人,她当然也就不敢离开屋子了。

 那老婆婆似是要防范蓬莱魔女再与她女儿通话,掌力越发催紧,叫蓬莱魔女无法分神。但她对蓬莱魔女只是掌力加强而已,对笑傲乾坤则更为狠辣,所使的杀手,十之七八都是攻向笑傲乾坤。

 笑傲乾坤向蓬莱魔女使了个眼色,两人心意相通,同时反守为攻。笑傲乾坤取出折扇,倏地一张,发出一股冷风,蓬莱魔女五指一拂,瞬息之间遍袭那老婆婆的七处穴道,这一招点穴功夫,是柳元宗所授的世上无双的“惊神指法”。

 那老婆婆的武功虽然差不多已是登峰造极;也不禁吃了一惊,只得斜闪两步,以铁袖神功化解蓬莱魔女的点穴,说时迟,那时快,笑傲乾坤的折扇倏张倏合,小小一柄扇子使出了五行剑的招数又兼有点穴的手法,也是在瞬息之间,遍袭那老婆婆的七处要穴,把这老婆婆又迫得退后三步。笑傲乾坤一声笑道:“后会有期,暂且失陪了!”原来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见这老婆婆步步紧迫,他们是不想与这老婆婆拼命的,只怕打她不过,遭她毒手,因此,只好各出绝招,以求脱身。把老婆婆迫退之后,二人立即飞逃。

 老婆婆大怒,还想去追。她女儿已在窗口叫道:“妈妈,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两个小子咱们虽然还没知道底细,可是他们也没有得罪咱们啊!”这老婆婆呆了一呆,夜风吹来,老婆婆清醒了些,才发觉自己刚才的暴怒失常,是有点不合情理,不觉哑然失笑,心道:“怪只怪这小子长得俊,我把他当作了害我的那个人了。”当下止步不追,只远远地扬声说道:“什么后会有期?你们还想再来?哼,你们再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两人逃入树林,喘息过后,不禁相视而笑,不约而同地说道:“这老婆婆好凶!”

 笑傲乾坤笑道:“你听见她说的最后那一句话没有?她说咱们再去,她就要打断咱们的腿呢。这事怎么办,咱们撒不撒手?”“撒不撒手”即是还管不管的意思。

 蓬莱魔女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们,哪能就此撒手不管?最少我得和柳元甲的妻子说个清楚。还有,柳元甲曾经回来看过她们,说不定她们也可能知道这老贼的去向。”

 笑傲乾坤懂得她的意思,说道:“不错,柳元甲老奸巨滑,比公孙奇更难对付,若是任由他与金虏勾结,也是一个极大的祸患。倘若能够探出他的下落,把他除去,咱们也可早日安心。只是这老婆婆一见咱们就要驱赶,却焉能容得你向她的女儿细问其详?”

 蓬莱魔女说道:“奇怪,这老婆婆武功如此高强,在武林中却是藉藉无名?她应该是与我的爹爹,我的师父同一辈的,他们也从没说过有这样一位前辈女杰。她躲避我的爹爹,想来其中也是定有因由。”笑傲乾坤道:“这老婆婆定是少年时候吃过男子的亏,心灰意冷,退出江湖,故而无人知道。”蓬莱魔女道:“我也是这样想,但却不知道这人是谁?”

 笑傲乾坤笑道:“你怀疑是你的爹爹吗?我想决不至于。”蓬莱魔女“啐”了一口道:“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能猜疑我的爹爹?我爹对我妈情深义重,我妈死后,他做了二十年的和尚,要不是知道我还活在人间,他还不肯还俗呢。”

 笑傲乾坤道:“我也说决不至于。但你以为她躲避你的爹爹,却是为了什么?”蓬莱魔女道:“我猜想不透。不过依我看来,我爹爹可能知道她当年之事。这只有问我爹爹才能明白了。”

 笑傲乾坤道:“难道咱们再回转光明寺问你爹爹吗?”

 蓬莱魔女道:“当然不能这样耽误行程。嗯,我倒有个办法。这老婆婆只是痛恨男子,对我似乎还客气一些,待我单独前去,再试一试如何?”

 笑傲乾坤道:“我不放心。这老婆婆有点疯疯癫癫的,要是她突然发起疯来……”蓬莱魔女笑道:“这都是因为是你这油头粉面的小子惹她发疯!”笑傲乾坤佯怒道:“好呀,你拿了疯妇人的话来骂我,看我不撕破你小嘴?”两口子正在打情骂俏,蓬莱魔女忽地“嘘”了一声,悄悄说道:“别闹,像是有人来了。”

 笑傲乾坤亦已听到山脚下有轻微的脚步声,遂与蓬莱魔女跳上一棵大树,这时天上乌云尽散,月色明亮,隐约可以看见两个影子,其中有个身材高大的驼背老人更是引人注意。笑傲乾坤大吃一惊,说道:“一个是柳元甲,一个是神驼太乙!”

 蓬莱魔女道:“咦,果然是这两个老贼!他们走在一起,咱们怎办?”要知神驼太乙的武功更在柳元甲之上,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联手,可以制服得了柳元甲,也可以稍稍胜过太乙。但如今是柳元甲与太乙同在一起,他们就决计打不过这两个老贼。

 笑傲乾坤道:“柳元甲把这老贼请来,想必是要这老贼给他助阵,好让他夺回孩子的。咱们且先看看动静。”

 蓬莱魔女道:“不错。那老婆婆也非易与之辈,想必还有一场好戏可看。倘若他们真的打了起来,咱们倒可以助那老婆婆一臂之力。”

 柳元甲与太乙已经走上山坡,山坡上的一条小路就是通往老婆婆那间屋子的。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躲在树上,停止说话,屏息呼吸。柳元甲与太乙正好从大树底下经过,他们心中有事,并未发现树上有人。

 柳元甲向前一指,说道:“她们就是住在这间屋子。”太乙道:“多谢你给我带路,倘没有你,我真想不到她们是躲在这荒僻的山村。嘿,嘿!今天总能找着她了!”

 柳元甲哈哈笑道:“最想不到的是你我相识多年,却不知原来竟是翁婿!岳父有事,小婿理当效劳。岳丈大人何须客气?”太乙似乎有点尴尬,说道:“是呀,老朋友变了翁婿,这可真是再也滑稽不过的事。但我有你这样一位贤婿,可也心满意足了。”柳元甲道:“可惜咱们一家子还不知能不能团圆呢?”

 蓬莱魔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柳元甲与太乙已经走过,蓬莱魔女悄声问道:“他们说的什么?他们竟然是翁婿吗?”笑傲乾坤笑道:“这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老夫少妻之事,世间在所多有。”蓬莱魔女道:“话是不错。但我还是意想不到。唉!这两母女嫁的都是老奸巨滑的大坏蛋,母女同命,这不是太可悲了吗?”

 话犹未了,只听那老婆婆的声音喝道:“你这两个小子真的是不知死活,还敢回来么?哼,看我打不打断你们的腿!”原来这老婆婆听得屋后面的山路上有人走动的声息,还以为是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去而复来。

 老婆婆挟了一根拐杖,从后门飞跑出来,上了山坡,正好与太乙打了一个照面。老婆婆如遇鬼魅,登时呆了!

 太乙笑道:“咱们都老啦,再不是什么小子了,小铃子,但你在我的心目中还是当年那个小铃子!唉,小铃子,这些年来我找得你好苦!如今端的是苍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还是让我见着你了。过了这么多年,你的心头之气也该平下来了吧?我是来向你请罪的。咱们老夫老妻可该团圆了!”

 蓬莱魔女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老婆婆就是明明大师所说的那个“小铃子”!

 月光下只见老婆婆白发如银,乱草般地散乱开来,无风自抖。蓬莱魔女看不见她脸上的神情,却可以想得到她心中的气恼。“小铃子”这样的昵称,用在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婆婆身上,蓬莱魔女乍听之初,不禁大有滑稽之感,但蓬莱魔女随即想起明明大师在提起他的“小铃子”时,那一片又痛苦又深情的黯然神色,蓬莱魔女又不禁深深地为老婆婆感到难过了。明明大师那日没有讲出来的心头隐痛,蓬莱魔女也顿然明白了。

 那老婆婆呆了半晌,忽然一顿拐杖,怒声说道:“你害了我的一生,我已经认命了,你还不许我过一个安静的晚年么?哼,小铃子?小铃子早已给你害死了!我不要见你!你是人面兽心的畜牲!”

 太乙变了面色,说道:“小铃子,当初是我做错了事,但后来你不是也甘心情愿嫁了我么?俗语说得好?一夜夫妻百夜恩,咱们可是做了好几年夫妻的啊!”

 老婆婆气得话声颤战,道:“我只恨当初吃了你的亏,把持不定,无可奈何依从了你。哼,你还敢提起旧事?那几年我吃了多少苦!”

 太乙道:“小铃子,即使我有千般不是,也总有好处吧。我没打你,没骂你,何曾给你吃了什么苦了?”

 老婆婆提起了拐仗,指着太乙冷笑道:“你的所作所为比打我骂我还要令我难过百倍!我最痛恨的事,你就偏偏去做。嘿,嘿!你现在已是新皇帝的新国师啦,你还来找我这老婆子做甚?”

 太乙说道:“找你去同享荣华富贵呀!小铃子,你在这山沟里受苦多年,如今我贵为国师,你也该让我有个机会为你尽点心力了。”

 老婆婆道:“我才不稀罕这样的荣华富贵,我也不是你的小铃子,你给我滚!”

 太乙面色越来越是难看,说道:“你不是我的小铃子?嘿,嘿,你是还未忘情于你的那位明哥吧?可惜他已经做了和尚,他也不能再要你啦!”

 老婆婆颤巍巍地举起拐杖,喝道:“你再多说半句,我,我与你拼了!”

 太乙连忙闪开,冷冷说道:“好,不说就不说。你不愿跟我,我也不勉强你。但我的女儿,你总该还给我吧!”

 老婆婆道:“你的女儿?你没有女儿,你休想从我这里把她抢走!”

 太乙冷笑道:“我没有女儿?难道她不是我生的吗?”

 老婆婆道:“她的爹爹早已死了。你懂不懂,我不能让她有一个给人鄙视的爹爹,你是活着也好,死了也好,总之我是在我女儿的心中把你埋葬了!”

 太乙怒道:“小铃子,你做得未免太过份了吧?你我夫妻失和,你怎能欺骗女儿说我已经死了?”

 柳元甲忽地上前,向那老婆婆行了个礼,道:“岳母大人在上,小婿参见。咱们都是一家子,有事总好商量。请你们两位老人家别再争吵了。”柳元甲年已六旬,太乙与那老婆婆也不过六十多岁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他口口声声,自称“小婿”,听得那老婆婆起了鸡皮疙瘩,又是讨厌,又是气愤,忍不住举起拐杖就要打他。柳元甲倒纵避开,说道:“岳母大人,请容小婿说话。”太乙在旁冷笑道:“当真要打,你恐怕还不是我们翁婿对手吧?”

 老婆婆大怒道:“滚开,你们翁婿是一丘之貉,你们就狼狈为奸吧。你岳父认你,我可不能认你!”

 柳元甲道:“古语有云: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岳母大人,你不认我不打紧,只要瑛妹认我就行。嘿,嘿,你的女儿嫁了我就是我的人,我如今要会妻儿,可由不得你拦阻了。”

 柳元甲说了话,就要跑进那间屋子,老婆婆喝道:“你这泼皮无赖,吃我一拐!”柳元甲一招“天王托塔”,以裂石开碑的掌力化解这一招,但饶是他内功深厚,也拨不开老婆婆的拐杖,眼看就要给老婆婆狠狠地打他一拐,太乙一指戳出,一股冷风箭射去,老婆婆的功力虽然要比柳元甲稍胜两分,但在她与柳元甲相持的时候,却禁不起太乙的玄阴指力,虽不至于便受内伤,也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颤。她要运功抵御太乙的玄阴指力,杖头的劲道一松,柳元甲已是脱身而去。太乙哈哈笑道:“贤婿,你尽管去接你的妻儿,我来对付这个泼妇。”

 原来太乙自从在首阳山吃了柳元宗的亏之后,自忖单打独斗,绝胜不过柳元宗,但倘若能够夫妻复合,那就多了一个大大得力的帮手,不但不用再惧怕柳元宗,普天之下,也无人能胜得过他们夫妻联手了。因此他这次与柳元甲同来,是打好了如意算盘的,第一步动之以情,希望这老婆婆再次上他的当;倘若这一步棋子走不成功,那么第二步就用武力硬来,由柳元甲去劫夺妻儿,只要柳元甲能带走她的女儿,这老婆婆爱女情深,不怕她不就范。

 老婆婆无法阻拦柳元甲,一腔怒气,不由得都发泄在太乙身上,怒骂道:“好呀,你害了我一生,我还未曾与你算账,你却又来抢我女儿,哼,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挥杖痛击太乙,两人登时动起手来。太乙的本领稍有不如,但他毕竟是与这老婆婆做了几年夫妻,彼此熟知对方的武功,既然相差有限,老婆婆要想胜他,也就很不容易了。

 他们是在屋后门的山坡上撕打,太乙缠着那老婆婆,柳元甲便向那间屋子跑去。还未跑到,后门忽地推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正是他的妻子。柳元甲呆了一呆,只听得他的妻子已是尖声叫道:“妈,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声音哽咽,无限凄楚。

 蓬莱魔女从树上望下去,这时才看清楚了她这“二婶”的容貌。只见她荆钗裙布,淡扫蛾眉,年纪大约是三十开外,未到四旬。虽是徐娘半老,而风韵犹存。此时她脸有泪痕,更增了几分楚楚可怜之态。端的是个美人胚子。

 蓬莱魔女只是震惊于她的美貌,神驼太乙则从她身上看见了当年的那个“小铃子”的影子,这个他从没见过的女儿,简直就像是她母亲的化身,两母女长得一模一样。这刹那间,神驼太乙也不禁动了父女之情,叫道:“瑛儿,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话犹未了,那老婆婆疾风暴雨般地一阵乱拐打下,将太乙的话头打断,迫得他倒退三步,老婆婆一面重拐打去,一面喝道:“不许你说!”

 那中年妇人泪珠晶然,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但她却没有叫出“爹爹”二字。

 柳元甲迈上一步,说道:“阿瑛,咱们的孩儿好么?我来接你们了。”伸手要抓他的妻子,那中字妇人如遇鬼魅,急忙闪开,忍不着失声喊道:“妈,你女儿的命好苦!”

 那老婆婆一顿乱拐迫退了太乙,回身一掠,已是到了女儿跟前,将女儿拥入怀中,道:“别怕,别怕,妈在这儿,谁敢碰我女儿一下,我就和他拼了!”

 太乙跟着过来,冷冷说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金铃,你怎么可以不让他们夫妻说话。”

 那老婆婆对太乙的话不理不睬,只是拥着她的女儿道:“瑛儿,都是妈的不好,早知如此,妈当年应该留你在妈身旁,不让你到江南去的。”那中年妇人哽咽说道:“怪不得妈,都是女儿有眼无珠,上了坏人的当!”

 上文表过,这老婆婆名叫聂金铃,四十年前与明明大师本来是一对情投意合的爱侣,后来着了太乙的迷药,受他污辱,无可奈何,嫁给了太乙的。

 聂金铃嫁后三年,身怀有孕,此时她早已看清楚了太乙的面目,夫妻的感情已是坏到无可收拾的地步,聂金铃不愿她将来的女儿有这样一个父亲,怀胎三月,便跑了出来。这时她也知道了她旧日的爱侣早已削发为僧,她不愿再去扰乱明明大师的清修,遂去投奔她一位姓石的义姐,便是这家人家。她的女儿出世之后,做了这家人家的义女,聂金铃不愿意要她父亲的姓,将她女儿取名石瑛。她让女儿改姓,一来是为了憎恨太乙,二来是为了报答她的义姐,三来也是希望躲过太乙的侦查,让他永远不知道石瑛是他女儿。

 石瑛的义父义母是江湖游侠,在江南的侠义道上也有他们的朋友。石瑛长大之后,聂金铃便拜托她的义父把她带到江南去。聂金铃的用意是想女儿远远地离开生身之父,二来也好让女儿在江湖历练一番,养成独立能力。临行前夕,做母亲的且曾叮嘱女儿,叫她留心物色佳婿,最好在江南成家立室,不必再回北方。倘若女儿有了归宿她也愿意到江南安享晚年。

 石瑛到了江南,不久便成为艳名远播的女侠,不知多少英雄豪杰追逐在她的裙下。但她一个也不合意,却偏偏选中了一个比她年纪大二十多岁的柳元甲。

 柳元甲当时已是江南的武林盟主,用假仁假义的手段笼络了一班豪杰,不是深知他的底细的人,谁都把他当作一个英雄人物。他虽然比石瑛大二十多岁,但当时也不过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为人又极工心计,起初是以长辈的身份接近石瑛,渐渐就大献殷勤。他对少女的体贴入微的手段,更不是一些年轻小伙子比得上的。日子一久,石瑛不由得不上了他的圈套,由于崇拜“英雄”的心理,也由于感激他的“照顾”,竟然嫁了给他,陷入了与她母亲相同的命运,终于也是携儿出走,回转北方,母女外孙,相依为命。

 书接前文,且说聂金铃正在拥着女儿,两母女心伤泪咽。太乙冷冷说道:“今日一家子团圆,你们还哭些什么?金铃,你不愿与我破镜重圆,那也罢了。瑛儿有她的丈夫,你怎可禁止她夫妻相会。”伸手便要拉开他的妻子。老婆婆拥着女儿,一拐打出,怒喝道:“老匹夫,气死我也,你胆敢碰一碰我的女儿,我就与你拼了。”柳元甲笑道:“岳父岳母,你们老夫妻,何苦见面就骂,动手就打?好吧,岳母既然不肯听小婿之劝,小婿只好先讨回妻子了。”石瑛喝道:“滚开!”一抖手飞了三把飞刀。

 老婆婆的本领高于她的丈夫,但石瑛的本领却是远远不如柳元甲。三柄飞刀都给柳元甲打落。

 柳元甲笑道:“我可不愿与娘子动手。好吧。我且待你气平下来再说,我先去看看我们的孩子!”

 石瑛大为着急,连忙追上去道:“我决不能让你抢我的孩子!”老婆婆也要过去阻拦,但却给太乙缠住,一时之间不能脱身。

 柳元甲笑道:“娘子,你不想我使用硬功,那么咱们夫妻俩就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石瑛心乱如麻,想了一想,说道:“好吧,你要说些什么,到那边去说吧。”柳元甲笑道:“进屋子里坐着舒舒服服地说不好吗?为什么要到林子里去。”

 石瑛一掠云发,低声说道:“孩子睡了,别惊醒他。”柳元甲见她说话平和,心中甚是欢喜,想道:“看来她似乎尚有夫妻之情,倘得她心甘情愿地与我言归于好,那可胜于强迫多了。”

 石瑛抹去泪痕,平平静静地走入林中。老婆婆叫道:“瑛儿,不可再上坏人的当!”石瑛道:“妈,孩儿自有主意。”柳元甲笑道:“我们夫妻的事,岳母大人,你可不用费神多管啦!”老婆婆气得七窍生烟,但给太乙缠住,却是无可奈何。

 石瑛在前,柳元甲在后,走过了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藏身的那棵大树,蓬莱魔女心想:“却不知我这二婶是作何打算,我倒不便立即动手。”石瑛走过那棵大树十多步路,这才停了下来。

 柳元甲嘻皮笑脸作了个揖,说道:“请娘子念在夫妻之情,与我回去。岳母执迷不悟,以后咱们慢慢劝她。”他一把年纪,向年轻的妻子打恭作揖,形状甚是难堪。

 石瑛脸上木然毫无表情,淡淡说道:“你为什么要来接我?当真是为了夫妻之情么?”柳元甲指天誓日地说道:“怎么不是?夫妻总不能一辈子不和的,是不是?”

 石瑛道:“不对吧?你是因为在江南立不住足,这才想到要找我们母子的吧?”

 柳元甲怔了一怔,心道:“她躲在荒谷之中,我只道她已是不闻外事,却怎的还是消息如此灵通?”当下说道:“娘子,你既然知道,那我也不必瞒你,江南那些武林人物,受人挑拨,另奉铁笔书生文逸凡作为盟主,都背叛我啦。但只要咱们夫妻和好,再打天下,又有何难?”

 石瑛道:“你不是一向自夸在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吗?怎的江南的侠义道却要叛你?”

 柳元甲苦笑道:“娘子,你不用挖苦我了。可是,我即使不配做江南的武林盟主,你我夫妻,却倒是一条路上的了。”

 石瑛冷冷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元甲说道:“你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了,你父亲是金国国师,你根本就不是汉人,难道你还能和江南的一班所谓侠义道混在一起吗?我与你的爹爹来此,就是想让你知道你的本来身份,接你出去同享荣华的。”

 石瑛道:“哦,这么说你对我倒是一番好意了,真是多谢你啦!”

 柳元甲眉开眼笑地说道:“谁说不是呢?你以前不知自己是什么人,跟着一班所谓侠义道反金犹有可说。如今你已知道你是金国国师之女,却何苦还在这荒谷里受苦?你想想值得吗?”

 石瑛道:“好,你容我想想。”手托香腮,似作沉思之状,却忽地一抖袖子,一蓬金芒突然从袖管中射出来!

 这一蓬金芒乃是石瑛苦心所练的梅花针,针尖上含有剧毒,敌人若给射中,见血封喉。

 原来石瑛见柳元甲与太乙同来,她的母亲只能抵敌太乙,看来是无法顾全她们母子了,石瑛不愿儿子被柳元甲抢去,因之早就存了与柳元甲一拼之心。

 但她也还不忍立下杀手,故此一再用言语试探,试探她的丈夫有无悔悟之心,结果是证实了她母亲的话,她的丈夫果然是坏到无可收拾,不但是自己甘心依附暴君,为虎作伥,而且,还劝她同流合污。石瑛灰心已极,这才发出暗器,拼着与柳元甲同归于尽!

 石瑛当然知道她的丈夫武功高强,绝不是普通暗器所能对付,但她这蓬梅花针是藏在袖管之中的,梅花针是极细小的暗器,她假作轻掠云鬟,突然间出其不意地发射出来,事先毫无征兆,无声无息,料想柳元甲武功再高,至少也有一两支射中。

 却没想到她的丈夫机警之极,她虽然尽力抑制自己,不露神色,但当她立下决心,准备与丈夫同归于尽的那一刹那,她的眼睛还是不自觉地透露出来,柳元甲一接触到她这悲愤怨毒的异样眼光,心中一凛,登时拔起身形。石瑛的金针射出,他的双脚已经离地尺许。

 就这尺许的距离,柳元甲已免了杀身之祸。柳元甲一身深厚的内功,倘若毒针是射中他的眼睛或者是射中他的咽喉,他有可能毙命,射着他的身体却是无妨。因为他的身形已经拔高了尺许,只听得“嗤嗤”声响,柳元甲的衣裳上插满了梅花针,但在咽喉以上,却未中一支。

 柳元甲玄功一运,他身穿的那袭青袍,登时就似涨满的风帆鼓起,梅花针插满了他的衣裳,却没有一根能刺着他的皮肉。他一抖衣裳,身形一落,满身的梅花针也都跟着抖落了。

 柳元甲冷笑道:“小贱人你下得辣手,我也不能和你客气了!”石瑛毒针无效,方自一呆,柳元甲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点了她的穴道。

 柳元甲扬声笑道:“岳母大人,你的女儿已经愿意跟我回去了,我劝你也不要和岳父闹啦!”话犹未了,忽觉劲风飒然,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从那棵树上双双跳下,箭一般地向他射来。

 柳元甲笑声顿敛,喝道:“什么人躲在这儿?”蓬莱魔女也喝道:“老贼,你看看我是谁?我是还没有给你害死的柳清瑶!”声到人到,挥剑便攻柳元甲。笑傲乾坤过去解开了石瑛的穴道,立即也加入战团。

 柳元甲倒抽了一口冷气,但一看他堂兄并没同来,这才减了几分惊恐,勉强打了个哈哈说道:“原来是清瑶侄女,咱们都是一家人,有话好说。”

 蓬莱魔女骂道:“谁和你是一家人?你和太乙才是一家,和完颜亮才是一家!”挥剑如风,剑剑直指柳元甲的要害!

 柳元甲又惊又怒,气得“哇哇”大叫:“无礼小辈,胆敢目无尊长!”大袖一挥,荡开蓬莱魔女的拂尘,“呼”的一掌拍出。他与蓬莱魔女、笑傲乾坤都曾数度交手,知道蓬莱魔女功力较弱,是以立意先击破较弱的一环,这一掌全力施为,掌力有如排山倒海,打得沙飞石走,周围数丈之内树叶纷落如雨,林鸟惊飞。

 哪知蓬莱魔女今非昔比,这一掌只能令她身形摇晃,却不能将她击倒。蓬莱魔女身形一晃,随即藉着对方攻来的掌力,倏地身形平地拔起,一招“玉女投梭”,挽了一朵剑花凌空刺下,斥道:“什么尊长?我认得你,我的宝剑认不得你!”

 笑傲乾坤也在同时发动攻势,折扇一指,以闪电般的手法,刹那之间,遍袭柳元甲的十三处大穴。柳元甲脚踏五行八卦方位,双掌如环,使出平生本领,化解对方攻势。但饶是他化解得宜,也禁不住步步后退,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袖已被蓬莱魔女的剑锋削去一截,“肩井穴”也险被笑傲乾坤的折扇点中,肩背一阵酸麻。

 石瑛是给柳元甲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的,此时穴道虽解,血脉一时间尚未畅通,正倚着大树调匀气息。柳元甲歹念再起,蓦然一个倒纵,反手抓出,意欲拿住他的妻子作为盾牌。

 幸而蓬莱魔女甚为机警,见他肩头一耸,已识破了他的恶毒心肠。他快蓬莱魔女更快,飞身一掠,恰恰拦在石瑛面前,一剑就朝着他的手腕切下。笑傲乾坤也是如影随形,跟踪急上,挥扇点他背心的“悬枢穴”。这是人身死穴之一,柳元甲纵有闭穴功夫,也不敢让笑傲乾坤点中。

 柳元甲武功委实了得,就在这危机重重的刹那,脚尖尚未着地,已是硬生生地把身躯扭转,斜窜出数丈开外,避开了利剑切腕之危。笑傲乾坤的折扇也差了三寸,点了个空。

 石瑛气得双眼翻白,骂道:“你,你简直是畜牲!”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联手夹攻,把柳元甲困在当中,再也不让他有偷袭石瑛的机会。

 蓬莱魔女道:“二婶不必气恼,我们绝不容他再欺负你了。我是你大伯柳元宗的女儿,奉了爹爹之命,特来探望你的,咱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石瑛又是伤心,又是感动,眼泪夺眶而出,哽咽说道:“多谢你啦。我,我不愿再看见他了,任凭你们怎样处置他吧!”掩面大哭,飞快地跑回家去。

 柳元甲抓不着妻子,图谋不遂,已无斗志。他本来就难敌二人,此时斗志一失,更是招架不住,只想脱身。

 蓬莱魔女哪肯让他逃跑,左手拂尘,右手长剑,使得凌厉无前,当真是有若神龙夭矫,雄鹰展翼。她的“天罡拂尘三十六式”也还罢了,那手“惊神剑法”,是跟她父亲新近练成的最上乘的刺穴剑法,正好是柳元甲的克星。若不是因为她功力稍差,不必笑傲乾坤帮忙,柳元甲已经不是她的对手。

 柳元甲倒抽一口冷气,心里想道:“若不拼着耗点元气脱身,只怕这次真会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了。”激战中他为了躲避蓬莱魔女的刺穴剑招,左肩又给笑傲乾坤的折铁扇重重地敲了一记。饶是他练有护体神功,这一下重手法也敲得他疼痛难当。

 柳元甲蓦地一声大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便似一枝血箭似的向蓬莱魔女射去,蓬莱魔女吃了一惊,侧身一闪,脸上溅着几点血点,竟然火辣辣作痛。笑傲乾坤见多识广,知他是要施展邪派的“天魔解体大法”伤人,忙把折扇一张,给蓬莱魔女拨开血箭。柳元甲双掌齐推,掌力大得出奇,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都不禁退后几步,说时迟,那时快,柳元甲已是突破包围,如飞逃跑,下山去了。原来他这“天魔解体大法”极伤元气,只能在最危急之时用来救急,却不能持久的。

 笑傲乾坤扶住蓬莱魔女,说道:“想不到这老贼还有这么一招,瑶妹,你没事么?”蓬莱魔女说道:“没事。只可惜让他跑了。”笑傲乾坤道:“他跑得了今次,跑不了下次。下次再碰上咱们,我有办法破他这招。好,你既然没事,咱们该去助那老婆婆一臂之力啦。”蓬莱魔女道:“那老婆婆骄傲得紧,她的本领也胜过她的丈夫,恐怕她未必乐意咱们去帮忙她呢。”

 话犹未了,只听得太乙一声厉叫,原来他见柳元甲已经败走,心里一慌,他本来就打不过他的妻子,心里一着慌就更加抵挡不住,给老婆婆在他背脊上重重打了一拐。

 老婆婆喝道:“这次我饶你性命,你给我滚开,以后可别让我见着!”原来她这一拐虽然打得很重,却也颇有分寸,只是令他受伤,并未将他的背梁打断。

 太乙如奉纶音,忙不迭地飞跑。蓬莱魔女与笑傲乾坤因为是老婆婆有言在先,放太乙逃跑的,当然也就不便去追击了。

 老婆婆见他们二人走来,不觉有点尴尬,当下淡淡说道:“你们救了我的女儿,我以后会报答你们。你们还来缠我做什么?”

 蓬莱魔女道:“聂老前辈,你打了神驼太乙一拐,已经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刚才我们未得你的允许,擅自闯入贵府,还望老前辈恕过。”老婆婆听她叫出了自己的姓氏,虽然知道蓬莱魔女是柳元宗女儿,也不禁吃了一惊,说道:“哦,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正是:

 旧梦尘封休再启,此心如水只东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