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 怅我知音何处觅 喜他红豆不空抛

 这是一个黄杨木雕的小盒子,是她小时候自己所做的手工,盒中本来藏有两颗生的红豆的,红豆上还有她的指甲痕,是她亲手从枝头摘下来的。红豆本名“相思豆”,但她那时年纪还小,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相思”,只是觉得这两颗连体生的红豆好玩,就把它采下,珍藏起来。后来不知怎的连红豆连盒子失了,她也并不怎样放在心上。后来到她出了师门,做了绿林盟主,事务纷繁,人长大了,小时候的玩物也就更加忘了。

 直到两年前的一天,笑傲乾坤华谷涵派人送她一个金盒,盒中有三件礼物,其中之一,就是这对生的红豆,这才重新勾起她的记忆。

 华谷涵所送的那三件礼物,一是她父亲手写的她的生辰八字;一是染有血渍的破布;一是这对红豆。每件礼物,都藏着一个谜,令她当时百思莫得其解。后来她们父女重圆,前面两个谜是已经解了,但最后一个谜依然未解。

 她小时候失落的玩物,怎的会到了华谷涵手中,又给华谷涵当作礼物送回来呢?她几次与华谷涵见面,都是匆匆分手,未及详谈,这件“小事”也始终未问过他。

 蓬莱魔女掏出华谷涵送她的金盒,将那两颗红豆把玩一会,又再放回自己所做的那个黄杨木雕的小盒子中,心道:“红豆我是失而复得,只不知失去了的人,能否重来?”想起红豆寄托相思之意,不觉惘然。

 “弹剑狂歌过蓟州,空抛红豆意悠悠,高山流水人何处?侠骨柔情总惹愁!”难道华谷涵这首诗竟成“诗忏”?当真是“红豆空抛”,当真是“总惹愁”么?

 正在蓬莱魔女情思惘惘之际,忽听得一声长笑,远远传来,笑声清亮,顿挫抑扬,若有节拍。蓬莱魔女又惊又喜,道:“爹,这回可找着他了。你听,这不是华谷涵的笑声?”话犹未了,只听得又有一缕箫声,俨若从天而降,摇曳生姿,音细而清,“插”入笑声之中,丝毫也不为华谷涵的狂笑所扰乱!

 赫连清云本来已是阖上了眼睛睡觉的,一听箫声,倏地便似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眼中放出喜悦的光芒,说道:“姐姐,你听!这不是武林天骄的箫声?”柳元宗道:“赫连姑娘,你别下床,我出去看。”携了女儿,出了客厅,这才一皱眉头,悄声说道:“我以为他们两人是早该谅解了的,怎的却在较量内功?难道又失和了?”

 蓬莱魔女也听出了他们是以箫声笑声较量上乘内功,双方正自不分高下。蓬莱魔女亦是惊疑不定。

 忽听得箫声笑声,同一时间,戛然而止。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手携着手走进门来,看他们亲热的神情,便似亲兄弟一般,哪里有丝毫敌意?

 几许风波,几番离合,江南朔北,万水千山,又是几番寻觅?正以为红豆空抛,却不料侠踪忽现,而且是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刹那间,蓬莱魔女的惊喜可想而知,一时间她也不知说些什么话好?

 她曾衷心盼望过这两个人和好如初,也曾不止一次想象过与他们二人会面的光景,甚至还曾经有过多余的忧虑:“不知他们能否尽消芥蒂?而自己周旋在他们二人之间,第一次见面之时,或许也会感到一点尴尬?”想不到他们现在忽然来了,来得这样意外,又是这样自然。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像是一股清新的风,把蓬莱魔女多余的忧虑吹散了。

 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见着了蓬莱魔女,两人也都是怔了一怔,但蓬莱魔女之来,早已在他们意料之中,是以虽然怔了一怔,却也不怎么惊诧,一个说道:“啊,清瑶,你来了!”一个说道:“柳姑娘,路上辛苦啦!”两句简简单单的问候说话,却藏着各不相同的复杂感情。笑傲乾坤是第一次亲切地叫她的名字,显示出对她已是完全谅解;武林天骄则改口称她“柳姑娘”,那是愿意自居于朋友的地位了。而他那句对蓬莱魔女的慰问“路上辛苦啦”,也暗示了他就是那个曾经暗中相助蓬莱魔女脱险之人。

 这样的会面比蓬莱魔女所能想象的还要圆满,她本来是个爽朗大方的女中豪杰,既觉察到笑傲乾坤与武林天骄的芥蒂已经消除,她的紧张情绪也就过去了。但在此时,她却无暇再说应酬的套语,紧张的情绪一过,立即便问:“公孙奇这贼子来过没有?”

 笑傲乾坤诧道:“公孙奇?没有呀!”

 蓬莱魔女道:“那么另外有个驼背老人来过没有?”

 武林天骄答道:“你说的是神驼太乙吗?也没有呀!”

 这次是轮到蓬莱魔女诧异了,“那么我的师父呢?他到哪儿去了?我还以为是公孙奇将他骗走的呢。”

 笑傲乾坤说道:“丐帮明日一早在首阳山上召开大会。丐帮内定的新帮主风火龙与他帮中的长老联名,送来了拜帖,请公孙前辈务必今晚上山,以便明早参与他们丐帮之会,作他们特邀的贵宾。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用了最隆重的礼节发出邀请,公孙前辈,自是不能拒绝。”

 武林天骄接着道:“公孙前辈是二更上山的,我们送了他一程,归途中看见月色很好,华兄一时兴起,邀我比试内功,想不到你们已经来了。你们倘若来早一个更次,还可以见着你的师父的。”

 蓬莱魔女放下了心上的石头,但却也感到有点蹊跷!

 柳元宗道:“你们是几时来的?”

 笑傲乾坤道:“我来了已经三天,檀兄则是昨天才到。”

 柳元宗道:“你们见过了风火龙没有?”

 笑傲乾坤道:“尚未见过。丐帮的首脑人物是在我之前,早已上了首阳山了。他们正在进行召集大会,我是他们帮外之人,按照江湖规矩,须得避嫌,不便上去相访。”

 柳元宗沉吟半晌,道:“这就有点奇怪了,按说丐帮消息灵通,且又是山下山上之隔,丐帮中人也当知道你们是在这山下的采薇村的。为什么他只是邀请公孙隐却不邀请你们?”

 蓬莱魔女道:“是呀,我也正为此感到蹊跷,丐帮的惯例,一向是不邀请外人参加他们本帮的大会的。若说他们这次是为了要推立新帮主,才邀武林同道作为见证,那又不应只邀请我师父一人,你们正在这儿,照理风火龙是应该懂得做做这个顺水人情,连同邀请你们才是。”

 要知公孙隐固然是武林前辈,但华、檀二人也是江湖上极负盛名的人物,尤其华谷涵与丐帮更有师门的渊源,丐帮既然破例邀请宾客,这样的两个人正是想请都请不到的人物,如今丐帮却只送来了一个请帖,这岂不是出乎情理之常?

 武林天骄道:“也许因为公孙老前辈是地主的关系。他不邀请我们,我们当然不便与公孙前辈一同去了。”

 笑傲乾坤笑道:“我估计你们在这一两天也会到了,乐得留守此处等候你们。”

 武林天骄道:“听说我姐姐在光明寺,柳姑娘曾见着她么?”

 蓬莱魔女搔了搔头,笑道:“你瞧我多糊涂,我早该告诉你了,却只顾着和你们说话。我不但见了你的姐姐,还见了另一个人呢,这人就在这儿,现在正等着你去看她。”

 武林天骄怔了一怔,问道:“是谁?既在这儿,却为何不见出来?”蓬莱魔女道:“她受了点儿伤,你别担心,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不过,也还未能下床,你赶快去看她吧。她在我从前住的那间房子。”

 武林天骄猜到了几分,连忙进去。笑傲乾坤不知就里,以为是哪位武林同道受伤,也想跟去。蓬莱魔女摆了摆手,低声笑道:“别去打扰他们!”

 武林天骄走到房门口,轻咳一声,只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是谁?”武林天骄早猜到了是赫连清云,但此时听得她的病中的声音,仍是不禁又惊又喜。

 武林天骄应了一声:“是我。”揭开门帘,便走进去,只见赫连清云已经坐在床上,面如黄纸,但两只眼睛仍是秋水一般的明亮,放出喜悦的光芒,定着神看他。

 武林天骄又是怜惜,又是惭愧,低声说道:“云妹,你受苦了!伤得如何?”赫连清云眼角有晶莹的泪珠,说道:“想不到咱们还能在这里会面,我是来找你的,你知道么?”喜悦与辛酸交织,化成了一颗颗的泪珠,滴在笑靥如花的脸上。赫连清云第一次向她所喜欢的人倾诉相思,此时此刻,她只想说出心里的话,却忘了自己的伤了。

 武林天骄一直不知道这个小师妹暗中恋慕着他,到了采石矶之战那天,方才看出几分,但那时他在失意之余,仍是心如槁木。此刻,他听到了赫连清云真挚的心声,却不能不为她的深情感动了,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手已经握在一处,武林天骄用衣袖轻轻给她拭去了脸上的泪珠,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云妹,我辜负了你,但愿以后能弥补我的罪过。”

 屋外是严寒的雪夜,屋内则是春意融融。在这里是赫连清云与武林天骄的情意绵绵,在那里则是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的心心相印,满天云雾都在他们相视一笑之中消散了。

 他们都有许多话要说,可是万语千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柳元宗忽地笑道:“现在已过了三更,你们也应当走了。”

 蓬莱魔女一时不明父亲之意,怔了一怔。柳元宗道:“你不是为了丐帮之事而来么?”

 蓬莱魔女瞿然一惊,恍然大悟,说道:“哦,不错。丐帮之会明日一早举行,风火龙虽没邀请咱们,咱们也该作个不速之客的,此时是应该走了。”

 柳元宗笑道:“不是‘咱们’,只是‘你们’。我还要留在这儿一会,待我再给赫连姑娘看一次病,要是她的病情没有变化,我才能够放心离开。”其实赫连清云早已脱了危险,她有武林天骄看护,也无须柳元宗再加照料的了。柳元宗是有意给笑傲乾坤一个机会,让他陪伴女儿的。

 蓬莱魔女双颊微晕,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先走一步。爹爹,你可要快些来啊!”

 天上飘下鹅毛雪花,两人踏雪而行,身上微感寒意,心中却是暖烘烘的。笑傲乾坤向来狂放,此时他第一次与他所倾心的人单独相处,不知怎的,却感到了促不安,不知说些什么话好,好不容易才找着一个话题,问道:“清瑶,你是为丐帮之事而来的么?这么说你是见过了武士敦与云紫烟的了?”

 蓬莱魔女道:“不错,我此来一是为了拜见恩师,请恩师亲自处置他那不肖之子;二来也是为了替武士敦洗雪冤情。你是知道武士敦这件冤枉的,可曾告诉了我的师父么?不知武士敦可来了没有?我是告诉了他我师父的这个住址的。”

 笑傲乾坤道:“武士敦未曾来过,但他那件冤情我则已经告诉了你的师父了。”

 蓬莱魔女道:“你们以为风火龙此人如何?”

 笑傲乾坤道:“以他往日的为人而论,倒还不失‘侠义’二字,但他这次诬陷武士敦,却不能叫人原谅了。看来他是贪图权位,以至利令智昏,故此不惜千方百计,将他师弟驱逐出帮。”

 蓬莱魔女道:“我也是这么想。但我师父既然知道这件事情,他怎能坦然接受风火龙的邀请,不起怀疑?”

 笑傲乾坤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这张请帖又是由风火龙与他帮中的几位长老联名发出的。你师父纵然对风火龙有点怀疑,也不能不给丐帮面子。丐帮中人十九是侠义之士,风火龙即使心怀叵测,料想也不敢在大会之中,对你师父有所不利的,这点你倒可放心。”

 蓬莱魔女道:“我师父可想为武士敦洗雪冤情?”

 笑傲乾坤道:“我们是相信武士敦的,但可惜毫无证据,如何可以为他洗雪?而且这毕竟是丐帮的内争,外人也不好干预。”

 蓬莱魔女道:“倘若这不是内争呢?我倒有一点证据。”

 笑傲乾坤骇然道:“什么?难道风火龙为了篡夺盟主之位,竟不惜勾结敌人?你有的是什么证据?”蓬莱魔女道:“我有风火龙的师父前丐帮帮主尚昆阳当年的亲笔书信,这封信是由他们帮中的一位长老保存的,证明武士敦是奉他之命投入金国御林军中,伺机刺杀金主完颜亮的。这封信由那位长老的弟子带来,意欲在首阳山大会中揭明真相。不料中途遭人截杀,杀他的那个人就是以前金国的国师金超岳。无巧不巧,恰好给我碰上,这封书信到了我的手中。”笑傲乾坤大惊道:“有这等事?这么说风火龙当真是私通外敌了?”蓬莱魔女说道:“我也不敢断定。后来我在古庙夜宿,又碰上两个丐帮弟子前来谋夺此信。他们先用迷香,我假作不知偷听他们谈话。其中之一说出是奉风火龙之命,但风火龙却是不许他们杀我的。我是金国所欲得而甘心的钦犯,倘若风火龙确实投了敌人,似乎不应下此禁令?”

 笑傲乾坤道:“或许这是他良心未曾尽丧之故。但事情还未到水落石出之时,我们也不能过早便下断语。好在你既有这封信,就可以在丐帮大会中理直气壮地向风火龙质问了。”

 蓬莱魔女点头道:“不错,且待到大会再说吧。”两人谈了正事之后,开了话头,笑傲乾坤已减了几分拘束,说话也渐渐流畅了。

 蓬莱魔女又与他说了武士敦与云紫烟的故事,此时雪已止了,满地清辉,寒林寂寂,笑傲乾坤若有所感,忽地对蓬莱魔女凝眸一笑。

 蓬莱魔女怦然心跳,稍稍避开笑傲乾坤凝视的目光,低声说道:“你笑什么?”

 笑傲乾坤道:“可笑我那时并不知道你是云紫烟的好友,也不知道你第二天就会来到她家。”

 蓬莱魔女道:“要是知道呢?”

 笑傲乾坤笑道:“那就不会匆匆而走,连名字也没留下了。我走早一天,却阻迟了咱们几年会面。造化弄人,岂不可笑?”

 蓬莱魔女道:“哦,你在那时已经知道了我,要找寻我么?”

 笑傲乾坤道:“我早已知道你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蓬莱魔女道:“就是那次在云紫烟家中,我才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你当时虽然没有留名,但云老伯和他的几位朋友已经猜想到是你了。”

 笑傲乾坤道:“那么我知道你可要比你知道我早得多了!”

 蓬莱魔女道:“我知道你早就见过我的父亲。”

 笑傲乾坤笑道:“比你知道的更早。我在见着你父亲之前,已经从你师父口中,知道你是一个又淘气,又聪明又好逞强的小姑娘了!”

 蓬莱魔女道:“哦,你是早就认识我的师父,而且在我师父家中住过的么?”

 笑傲乾坤道:“我还偷了你的一样东西呢,说是偷,其实也是你师父送给我的。后来我把你的东西又当作礼物送还给你,你可觉得奇怪么?”

 蓬莱魔女嫣然一笑,打开金盒,取出那两颗连体生的红豆,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小时候亲自采摘的红豆怎会到了你的手中。你是怎么发现的?连我自己也忘掉是在几时遗失,掉落在什么地方的了。”

 笑傲乾坤道:“我在你师父的书房翻书,无意中在书橱发现的。我正在把玩之间,你的师父进来看见,他认得这是你小时候手做的黄杨木雕盒子,盒中的红豆还是你七岁那年骑在他的肩膊上采下来的。由于这对红豆,勾起了他的谈兴,那晚他滔滔不绝地和我谈了许多关于你的事情。他说他本来有个儿子的,但儿子不肖,如今在这世上,他最疼爱的人就只是你了。他希望我们相识,因此把这对红豆送给我,叫我拿作凭证,好去见你。你手做的盒子他则留下来,放回你房中。他要你房间的一切东西都按照以来的样子,以慰他对你的思念。”

 蓬莱魔女不禁热泪盈眶,说道:“师父这样疼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

 笑傲乾坤道:“他对我的好意,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想来也会明白的,他把你的红豆交到我的手中,这对红豆在我心中所占的份量,该是如何重大!”

 蓬莱魔女红晕双颊,低声说道:“我明白!”

 是的,她不但明白笑傲乾坤的缠绵情意,也明白了师父的一番心事。师父把她手摘的红豆交给了笑傲乾坤,这用意不言而喻,就似她父亲把她的年庚八字交给笑傲乾坤一样,都是想把她付托与笑傲乾坤,撮合他俩的姻缘。想来师父和笑傲乾坤的说话还不止这些,但他不好意思全盘托出,只能婉转表白心事。

 笑傲乾坤轻轻念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只念了头两句,就没往下再念了。蓬莱魔女粉脸更红,这一首诗的后面两句是:“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笑傲乾坤大约是怕“唐突佳人”,所以没有往下再念。

 笑傲乾坤笑道:“古人只知红豆生南国,却不知北国也有。”

 蓬莱魔女说道:“本来是不会有的,但在这首阳山下有一个葫芦形的山谷,谷中有个温泉,地气温暖。我师父从南边带来了相思树的种子,撒在温泉附近,本是随便试试的,不料竟然生长起来,结出了缀满枝头的红豆。”

 笑傲乾坤笑道:“可见相思的种子,不论在江南或在漠北,只要有适宜的土壤,就一样可以结果开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把“相思树”的“树”字省去,遂说成了是播下“相思的种子”了。蓬莱魔女的脸上也烧得更红了。

 不知不觉之间,笑傲乾坤已是捏着她的掌心,对着她又是凝眸一笑。

 蓬莱魔女道:“你又笑些什么?”

 笑傲乾坤道:“我笑我过去太傻,总是不明你的心意,无端端自己招惹了许多烦恼。”

 蓬莱魔女道:“我第一次渡过长江的时候,我很担心我经不起风浪,但不久我就喜欢上那波涛起伏的味道了。转而一想,倘若波平浪静,一帆风顺,恐怕反而会减了几分兴味。”

 笑傲乾坤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蓬莱魔女的言外之意,他当然一听便懂,笑起来道:“不错!不错!人生的意境也该如此,有波涛起伏才有无穷的回味。比如我在孤鸾山下狂歌而过之时,怎想得到有今晚踏雪同行的境遇?”

 两人的性格并不完全相似,但有一点相同的是,两人都是有着一股洒脱的豪情。笑傲乾坤感到两颗心灵渐渐融洽之后,不知不觉之间,恢复了原来的狂放。

 蓬莱魔女“嘘”了一声道,“别笑得太大声了,快要到山顶啦。”

 两人纵目一观,只见山上已有幢幢的黑影,此时已是残星明灭的五更时分,丐帮中人已开始出动布置会场了。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料想无人敢来骚扰他们的大会,故此防范不很森严。他们两人展开绝顶轻功上山,路上虽碰见几个巡逻的丐帮弟子,但既非一流高手,也就不能发觉他们。

 此时已近山顶,蓬莱魔女不敢露出声色,改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将声音凝成一线,送入笑傲乾坤耳中,悄悄问道:“咱们怎办?”

 本来以丐帮的地位以及他们的身份,他们是该以礼求见的。但一来丐帮大会没有邀请他们,他们“不请自来”,已是失礼;二来风火龙的底细未明;三来武士敦亦未见到。有此三项原因,过早露面,实是不宜。笑傲乾坤想了一想,也用“传音入密”的内功答道:“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山上有个大草坪,草坪上黑影幢幢,可以断定这草坪就是会场所在。笑傲乾坤道:“不必走得太近了,咱们就在树林里埋伏吧。”选了一株参天大树,两人施展轻功,跳了上去。这株大树枝繁叶茂,恰好可以隐蔽他们的身形。大树在树林深处,离那草坪约有三里之遥,他们藏在树上,可以俯视全场,但在下面草坪的人,除非是早已知道,特别留心,否则即使是一流高手,也决难察觉他们的踪迹。

 草坪上的人越聚越多,不久曙光渐露,只见山中云气弥漫,颜色变幻不定,起初是白茫茫一片,转眼间已透出橙色的光芒,再一转眼,满天的云彩如着火烧,变成了眩目的朱霞,一轮红日,在云层中整个露了出来。顿时便似揭去了一层薄雾轻绡,地上景物,豁然显露。

 只听“咚、咚、咚”三通鼓响,“蓬、蓬、蓬”三下锣鸣,这是宣告大会开始的信号,群丐欢呼喝彩,如雷震耳。原来丐帮有个代代相传的惯例,每次新帮主即位的大会,都要由一个懂得天文的老人选择日期,大会也必须是天一亮便即开始。假如那天有太阳出来的话,这便是吉兆,象征新帮主如旭日初升,丐帮兴旺可期。相反,倘若天阴下雨,那便是不吉之兆了。所以必须由善观天象的人选择日期。旭日既升,会场中的人物当然是看得更清楚了。蓬莱魔女在树顶纵目遥观,凝神细察,只见草坪当中的一块石台上站着一个年约五旬,虬髯如戟的叫化,蓬莱魔女认得是风火龙,在风火龙上首客位之处,站着的则正是她的师父公孙隐。

 蓬莱魔女已有七年不见师父了,此时一见,不禁大起孺慕之情,目光舍不得离开她的师父。仔细看时,只见师父两鬓如霜,比起她七年前拜别师父之时,已不知添了几多白发,有了衰老之态了。蓬莱魔女不觉心底发酸,暗自想道:“师父和爹爹年纪不相上下,却显得比我爹爹衰老多了。这当然是为了担忧他那不肖之子以及思念我的缘故。”

 蓬莱魔女又再用眼光去搜索公孙奇,但因人多拥挤,找来找去也找不着公孙奇的影子,也不知他是来了没有?蓬莱魔女想起师父对她的深恩厚义,心里怔忡不安,想道:“我师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倘若公孙奇来了,我该不该当面揭发他的罪行呢?”

 蓬莱魔女心念未已,场中忽然鸦雀无声,原来风火龙已上了石台,开始向帮众说话。

 只听得风火龙声音微带颤抖,缓缓说道:“本帮不幸,老帮主在三月之前已去世了。帮主在生之日,未曾指定继位人选,临终之际,也未留下遗言。因此我秉承长老之命与同门之托,今日召集五袋弟子以上的本帮大会,公推一位足孚众望的新帮主。”

 蓬莱魔女在树上聚拢了目光,仔细看去,只见风火龙形容憔悴,说话之时,不但声音颤抖,而且是一副气沮神伤的模样。蓬莱魔女起初心想:“这风火龙倒会做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伤心。”忽而转念一想:“风火龙的目的是要做新帮主,他是最接近老帮主的一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捏造老帮主的遗言?哦,或者他已有十足把握,料定帮众必然会推戴他,所以乐得做得光明磊落一些?但他这副神气却又似乎有点不对?”

 蓬莱魔女正自心里悬疑,笑傲乾坤忽地在她耳边悄悄说道:“风火龙似乎是有点难以察觉的暗伤!”蓬莱魔女是个武学造诣大行家,跟她父亲又多少懂得一点医学,刚才她听了风火龙说话的声音,心中也曾闪过这个怀疑,但以风火龙武功之高,地位之尊,他又怎会受了暗伤的?一个具有上乘内功的人受了暗伤,本来极难察觉,是以蓬莱魔女虽有怀疑,却也不敢断定。但现在笑傲乾坤也是如此说法,笑傲乾坤的武学造诣比她高深得多,想来是该比她看得更准的了。

 蓬莱魔女的思路迅即被场中嘈嘈杂杂的声音打断,丐帮的弟子,没有一个人察觉风火龙身受暗伤,他们最关切的就是新帮主的人选。此时有许多人从四面八方嚷起来道:“风香主是老帮主的大弟子,这许多年来,都是他协助老帮主的,老帮主去世,当然是应该风香主继任。”“风师兄,老帮主虽没指定人选,那是因为他仓猝去世之故,其实我们都已知道,他平日早已属意于你啦!”“对啦,由你继任,那是再也适当不过,你不必再推让了。”

 风火龙作了一个手势,止了群丐的喧哗,说道:“本帮是天下第一大帮,必须有非常之人才能担当非常的重任。我是德薄能鲜,帮忙老帮主料理一些杂务还勉强可以,说到要我做帮主嘛,那是万万不行,你们且别嘈吵,听我一言。关于帮主继任人选,朱长老和我也曾有过商量,你们如果没有适当的人选,就由我们提出一个人来,这个人包保胜我十倍!”

 风火龙此言一出,全场都是大感意外。连蓬莱魔女也是惊疑不定,听风火龙的说话十分认真,又不似作伪。蓬莱魔女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他是受了良心责备,自知愧悔,要把帮主之位让回给武士敦不成?”外人都觉惊疑,丐帮的弟子当然是更感惶惑了。他们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有谁比风火龙更适当的。有个丐帮弟子忽地心念一动,不知不觉地说出了“武士敦”的名字。

 风火龙倏地变了面色,喟然说道:“你说的是武师弟么,可惜──”

 话犹未了,风火龙后面的一个老叫化忽地走到前头,扬起手中的打狗棒指着那人沉声说道:“不许再提这个叛徒的名字!这厮叛帮投敌,欺师灭祖,早已被逐出帮,这是他罪有应得,又有什么可惜的?风师侄,当日处置此事,就是由你执行帮规的,你又怎么还可称他师弟?”风火龙惶然道:“是。小侄失言了。那么现在就请朱师叔来给大家推荐新帮主吧。”

 指责风火龙的这个老叫化不是别人,正是前任帮主尚昆阳的师弟,丐帮现存的三位长老之一,江湖上人称“朱砂索命掌”的朱丹鹤。

 丐帮的另外两位长老,一个因年老多病,一个因要看守老家,都不能来参加大会。在场的辈份最高的丐帮弟子,就是这位朱长老朱丹鹤了。因此在场的丐帮弟子,都不能不对他尊重几分。

 武士敦被逐出帮之事,丐帮五袋以上的弟子人人知道,但知道其中真相的却无一人。虽然有几个武士敦旧日的好友,深知他的为人的,觉得此事可疑,但大多人则以为武士敦确是贪图富贵,做了金国的高官。故此朱丹鹤一站出来指责,也就没人敢再提武士敦的名字了。

 经过这场小小的纷闹,全场又再恢复了平静。此时丐帮弟子,人人都怀着好奇的心情,想知道朱长老要给他们推荐的新帮主究是何人。蓬莱魔女则更加感到奇怪,从这场纷闹中,她看出了风火龙的态度,风火龙对武士敦的态度,竟似乎是还有一点同门之情。

 朱丹鹤站上石台,但他想了一想,却说道:“风师侄,此会由你主持,还是请你给大家引见新帮主吧。”

 坐在贵宾席上的公孙隐武学深湛,他是察觉到风火龙身受暗伤,但究竟受的什么伤,伤的程度如何,他也看不出来。公孙隐暗自想道:“莫非风火龙是自知内伤严重,或有残废之虞,故此要推位让贤?”

 朱丹鹤说话之后,风火龙笑道:“此事是为了本帮的兴旺,其实朱师叔也不必避嫌。好吧,师叔既然避嫌,那就由我来说。”众人对风火龙的话都是莫名其妙,蓬莱魔女则隐隐感到风火龙的笑乃是苦笑,他的这番说话也似乎有点无可奈何的味道。

 风火龙重新站到台前,说道:“我说过这位新帮主包保胜我十倍,这不是我故意贬抑自己,而是确实如此。第一这位新帮主英年有为,今年不过三十岁,却已是名震武林,第二这位新帮主是武学名门子弟,他的父亲是当今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人物。第三他曾建有极大的功勋,足以表率群伦。”说话刚刚告一段落,台下群丐已纷纷叫道:“是谁?是谁?”正是:

 避位让贤徒谎语,引狼入室事堪悲。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