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青衫忍湿英雄泪 黑手高悬霸主鞭

 蓬莱魔女听了他们这段悲欢离合的故事,又是感动,又是喜欢,感动的是他们相爱的坚贞,喜欢的是好友终身有托。当下笑道:“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你们等待了十年,如今已是苦尽甘来了。我也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啦。”

 云紫烟双颊晕红,却苦笑道:“哪里就谈得到这个?柳姐姐,你不知道武大哥他正有为难之事呢。”

 蓬莱魔女道:“武大侠,照你们的帮规,你是要为恩师服孝一年吧?十年都已经过了,那也不在乎多等一年了。”宋代崇尚儒家,很讲究葬丧之礼,儒家对于父母,是要守三年丧礼的。武林中人,父母与师父的地位相等,但丐帮注重“心丧”,却不似儒家之讲究表面形式,不过也多少受了当时习俗的影响,所以师父死了,规定弟子要服孝一年,一年之内不许婚嫁。蓬莱魔女正在与云紫烟谈到她的婚事,只道她是有着这种心事,故此随口将她打趣。

 云紫烟红了脸道:“柳姐姐,我是和你说的正经事儿。这件事情,对于武大哥来说,比我们婚姻之事,更重十倍!”在知己面前,云紫烟一着急,也就顾不得害羞,坦率地说了出来,也不避忌“婚姻”二字了。

 蓬莱魔女听她说得这样郑重,倒是不禁有点惊愕,连忙问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武大侠看得这样紧要?”

 武士敦叹了口气。说道:“柳女侠,你提起我的恩师,我是有苦说不出口。我、我已经不是丐帮的弟子了。”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道:“你离开了丐帮?”

 武士敦道:“不是我自己离开的,我身受师父大恩,怎能离开丐帮?我、我是给逐出本帮的弃徒!”

 蓬莱魔女大吃一惊道:“这却为何?”

 武士敦道:“我带了完颜亮的首级回来禀告恩师,恩师死后,大师兄未曾接任帮主,就在灵堂之内,宣告将我逐出丐帮。”

 蓬莱魔女惊愕不已,连忙问道:“这是什么道理?照理说,你杀了金国皇帝,这是一个极大的功劳,丐帮应该立你为帮主才是,怎能反而将你驱逐出帮?”

 武士敦苦笑道:“问题就出在完颜亮的首级上。”

 蓬莱魔女道:“我越听越糊涂了,完颜亮的首级有何不对?”

 武士敦道:“不是完颜亮的首级不对。是因为丐帮之中,从没有一个人见过完颜亮的,谁也不能分辨是真是假。大师兄说我是不知从哪里胡乱取来的一个首级,诳报功劳,意图欺骗本帮,掩饰自己的罪过!”

 蓬莱魔女道:“还有什么罪过?”

 武士敦道:“我在金国御林军中当了十年军官,这都是奉了师父之命,也是由我师父安排的。但帮中上下,却没人知道我是负有秘密任务,只知道我是做了金虏的官。大师兄因此给我加上一条天大的罪名,说我是贪图富贵,背叛本帮。如今看到金国战败,完颜亮战死,一看大势不好,这才捏造功劳,用假首级冒充是完颜亮,回来行骗。”

 蓬莱魔女道:“你回来的时候,不是见过你师父的么?当时有无旁人?”

 武士敦道:“当时大师兄也是在场的。但师父见了完颜亮的首级,就笑死了。他安排我去刺杀完颜亮这个秘密,他并没亲口说出来。”

 蓬莱魔女道:“但你师父当时的态度,已足以证明你不是叛徒。要不然他早已叫人将你拿下了,还会那样高兴么?”

 武士敦道:“话是不错,我也曾据理力争。可是师父当时是在病中,大师兄说师父病中神智不清,相信了我的假话,这才高兴的。而他则因我从前是最得师父宠爱的徒弟,他虽然知道我拿来的是‘假首级’,但也因师父是在病中,所以不愿当面戳破,以致师父伤心。总之,说来说去,师父既没有亲口证实我是奉命而为,我也拿不出别的人证物证,他们就不能相信我,始终认为我做了金虏的军官,就是贪图富贵,背叛本帮。只把我驱逐出帮,已经是格外宽容了。”蓬莱魔女道:“你帮中不是还有一位长老,知道此事的么?”

 武士敦叹口气说道:“这位长老倒是还在世上,只是亦已年老多病,似乎有点神智不清了。我的大师兄去问他,说了半天,他却记不起当时是否曾有此事,结果还是不能证实。”

 蓬莱魔女大起疑心,心里想道:“这样重大的一件事,即使如何老得糊涂,也不会忘记的。莫非其中另有别情?”

 武士敦道:“知道这个秘密的,除我这外,只有四个人。帮内是帮主和长老,帮外就是紫烟和她的父亲。帮主和紫烟的父亲已经死了,长老不肯作证,剩下一个紫烟,帮中许多人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子,未婚妻子当然不能当作证人!”

 蓬莱魔女道:“你的大师兄是风火龙吧?从前我也曾见过一面的,只是不大清楚他的为人,还正派么?”

 武士敦道:“大师兄一向的行事倒是公正平直,颇得帮众拥戴的。”

 云紫烟目光中流露出求助的神情,望着蓬莱魔女。蓬莱魔女却在低首沉思,一时没有说话。

 云紫烟道:“柳姐姐,你有要事在身吧?”蓬莱魔女道:“云姐姐,你别误会我是藉口推搪。武大侠砍下完颜亮的脑袋,这是我亲眼见到的,莫说他是我的姐夫,即使是素昧平生的人,我知道了他的这个冤枉情事,也该义不容辞地给他作证。但就只怕我单独去会他的师兄,也未必有用。”

 云紫烟道:“柳姐姐,你是北五省的武林盟主,一言九鼎,风火龙可以不相信别人,难道还能不相信你吗?”

 蓬莱魔女道:“这里面有一层顾忌,丐帮与绿林素来是各行其是,很少往来的。正因为我是绿林盟主,若是由我出头作证,只怕反而惹了嫌疑。”

 云紫烟一时不解,问道:“什么嫌疑?”

 蓬莱魔女道:“有一句话不知我该不该说?”

 武士敦眼睛一亮,说道:“莫非柳女侠怀疑我的师兄……”

 蓬莱魔女道:“不错。依我看来,只怕风火龙是蓄谋将你陷害,立心逐你出帮。因为你杀了完颜亮,这是不世奇功,若然他不一口咬定首级是假的,给你加上个叛帮求荣的罪名,恐怕丐帮的弟子,就要拥戴你做帮主了。”

 武士敦本是个精明干练的人,要不然他焉能混在敌人心脏的御林军中,十年没有出事?蓬莱魔女所怀疑的他也早已想过了,不过他不忍说出来而已。他这个大师兄,除了贪图权位之心较重之外,别的行为倒没有什么不端之处。为了顾全大局,武士敦也是不愿引起丐帮的分裂的。

 蓬莱魔女接着说:“所以若是由我出头作证,只怕风火龙更要犯疑,说是武大侠要请绿林撑腰,谋夺帮主之位。而丐帮又是一向提防绿林中人插手管他们帮中事务的。”

 武士敦叹口气道:“其实我决无要当帮主之心,只是想洗此不白之冤,得以重回丐帮,报丐帮对我的深恩而已。”

 蓬莱魔女道:“若要洗此不白之冤,必须当众表白。我意欲邀请当日在场目击的人,包括武林中的老前辈,以及在江湖上久负盛名的侠义之士,都来给你作证。但不知你们的丐帮大会,何时召开?”丐帮惯例,接任的新帮主必须召开一次大会,在会上由长老正式宣布,通过这个仪式,新帮主才算得本帮公认,而新帮主就任之后,也需要重新分配本帮职务,故此蓬莱魔女有此一问。

 武士敦道:“我被逐出帮,帮中事务,不复与闻。但事有凑巧,前几天我碰见一位远地来的本帮弟子,与我从前十分要好的,他尚未知我已被逐出帮,透露了一点风声。但我却只知地点,不知日期。”

 蓬莱魔女问道:“什么地点?”

 武士敦道:“首阳山上。”

 蓬莱魔女有点诧异的神色,道:“什么?就是凉州境内的首阳山么?”

 武士敦说道:“不错。据那位朋友说,帮中已有通告,凡是五袋以上的弟子,都要到首阳山聚会。那日我在路上遇见他,他还问我是不是要到首阳山的呢?这位朋友是七袋弟子,在一个偏僻的边城当舵主,是十年以前从总舵调去的。他还未知道我混入金国御林军中的事情,以为我最少也是五袋以上的弟子了,故而有此一问。我不想骗他,坦白地告诉了他,我已是本帮的弃徒。他倒是相信我的,很为我叹息了一番,可是恪于帮规,他知道我被逐出帮之后,当然就不再告诉我聚会的日期了。”

 丐帮的所谓几袋弟子乃是用来区分级别的,五袋以上算是高级。天下的叫化子不知几十百万,所以丐帮“大会”只能由五袋以上的弟子参加。

 蓬莱魔女道:“奇怪,为什么要定在首阳山上?你可想得到其中原故?”

 首阳山在今甘肃省陇西县西南,乃是商朝遗老伯夷、叔齐隐居的地方,他们因为商亡之后,不肯降周,“不食周粟”,故而到首阳山上采薇(一种野菜)过日的。山下有个“采薇村”,正就是如今蓬莱魔女的师父公孙隐隐居的地方。

 首阳山地处西陲,交通不便,按说丐帮的大会应该在中原举行才是。如今新帮主要远远地跑到首阳山去召集他就任之后的第一个丐帮大会,未免令人觉得出乎常理之外。

 武士敦道:“我见弃本帮,不便再问其中原故。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或者是有意挑选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避免金虏的耳目吧。”

 蓬莱魔女心中想道:“我师父隐居采薇村,与外界隔绝多年。丐帮到他那儿举行大会,想来只是一个巧合,大约不至于和他有甚关连?”蓬莱魔女本来是要回去见她师父的,因此丐帮大会在首阳山举行,对她来说,却是最好不过了,她可以不用耽搁时间,两桩事情都可以在一处来办。而且在师父之处还可能见着她的爹爹。这两位老人虽然在江湖上消声匿息多年,但在二三十年前,却是名震武林的泰山北斗,提起他们的名头,丐帮中老一辈的料想人人知道,而且她的爹爹也是当日曾目击武士敦砍下完颜亮首级之人,正可以请他们两位老人家同赴丐帮之会,给武士敦说情、作证。

 当下蓬莱魔女把她的计划说了出来,说道:“我现在就赶往首阳山,沿途我还可以传绿林箭,邀请当日在采石矶之战的许多位义军领袖、江湖上成名的英雄都来给你作证。总可以给你洗刷这不白之冤!”

 武士敦一揖到地,说道:“柳女侠,多谢你鼎力帮忙,大恩不言报,我武士敦只有铭记于心了。”

 蓬莱魔女连忙还礼,说道:“今晚,不是你拔刀相助,我早已遭了公孙奇这贼子的毒手了。”

 武士敦道:“柳女侠,你在路上有事要办,我是丐帮弃徒,也不便早去赴会,另外我与紫烟也还有一点私事要料理,大约要迟两天才动身。”

 蓬莱魔女道:“好,那么你们到了首阳山之时,可先到山下的采薇村找我。村头有一家人家,门前有一棵大树的,那是我师父的隐居之所。”

 云紫烟道:“哦,原来你的师父就是住在首阳山下的,那真是最好也不过了。”这不是寻常的客套说话,要知武士敦已被逐出丐帮,失去了参加丐帮大会的资格,倘若冒昧前往,只怕要给新帮主轰他下山。如今在山下有个落脚之处,又可以仰仗公孙隐之力,先作疏通。随着公孙隐上山,那就方便多了。他之所以不敢提前赴会,也是怕在路上碰到太多的丐帮弟子,倘若不予谅解,很可能把他赶回。所以宁可落后两天,等待帮中较重要的人物都走了之后,他才随后赶去。

 武士敦谢过了蓬莱魔女,笑道:“你们姐妹久不见,也该让你们叙叙体己的话了。我去找点食物,准备柳女侠明早动身。”

 武士敦走后,蓬莱魔女笑道:“你这位武大哥对你真是体贴。”

 云紫烟道:“对了,咱们是该叙些体己的话儿了。柳姐姐,你有了合意的人没有?”

 蓬莱魔女双颊晕红,说道:“没有。”

 云紫烟笑道:“你别瞒我,我都已知道了。我们前几天才见过了笑傲乾坤华谷涵呢!”

 蓬莱魔女禁不住冲口便问:“真的?他说了什么来了?”心想:“华谷涵与云紫烟不过一面之交,难道就会把心事向她言说?”

 云紫烟道:“原来华大侠和武大哥还是好朋友呢。那一日我们在路上碰见他,他们两人打了一个照面,突然哈哈大笑,就打起来!”蓬莱魔女诧道:“好朋友怎么见面就打?”

 云紫烟说道:“当时我也奇怪,也还未知道他们是好朋友,我就上去与华大侠相认,劝他们住手。华大侠哈哈一笑,说道:‘小武,你的本领可是大大的长进了呵!’武大哥也笑道:‘彼此彼此,都不用客气。咱们隔别了十年有多,打起来还是平手。’

 “后来我听他们叙旧,这才知道华大侠的父亲生前和尚帮主乃是知交,他们二人小时候曾有一段时间常常见面,也常常闹着玩打架的。可惜我从前不知道他们有这段交情,华大侠也不知道我与士敦订有婚约。那次华大侠救了我们父女,我还未曾向他道谢呢。”

 蓬莱魔女道:“武大哥可曾和他说起丐帮之事?”

 云紫烟道:“华大侠已经知道尚帮主去世的消息。武大哥告诉他如今已经不在丐帮,华大侠只是哈哈一笑,淡淡说道:‘不做丐帮的弟子又有什么打紧?不一样可以行侠仗义么?何须如此烦恼?好,咱们谈别的事情,恼人之事,再休提起!’他非但没有问武大哥何以被逐出帮的原因,还把他的话头也打断了。武大哥当然也不便再提啦!”

 蓬莱魔女心中起了一阵疑云,暗自想道:“这可不大似华谷涵的平日为人。”

 云紫烟接着说道:“当时武大哥也有点尴尬,但事后推想,华大侠多半是已经知道了他被逐出丐帮的原因,对他也是相信的;可是一来因为华大侠不是当日在场之人,与你不同,你可以作证,他是不能作证的。二来丐帮的事情,也不容毫无关系的外人干涉。华大侠自忖帮不上忙,就只好不谈此事了。而武大哥当时要告诉他这件事情,不过因为彼此份属知交,这才谈起,倒也并无向他求助之意。”

 武士敦那样的推想当然是合情合理,可蓬莱魔女仍是不能尽释所疑,心里想道:“华谷涵一向是个喜欢打抱不平的热心人,从前他和云家父女素不相识,也曾帮了他们的大忙,把云姐姐从公孙奇的魔爪之下救出。如今是他的好朋友遭了不白之冤,何以他反而漠不关心?即使帮不上忙,也应该代想办法,却怎能摆出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莫非他另有打算,未到时机,不便先说?”

 云紫烟笑道:“他没有再问丐帮的事情,倒是问起你来了。”

 蓬莱魔女心头一跳,道:“问我什么?”

 云紫烟道:“他已经知道你我的交情,问我有没有你的消息。我看他对你这样关心,也就猜想得到你们的交情非同泛泛啦。”

 蓬莱魔女心道:“原来如此。我道华谷涵怎能与他们一见面,就把心事向他们诉说呢?原来是云姐姐听言察色,猜想到的。”她给云紫烟套出了她心中秘密,虽然以她们姐妹般的交情,让云紫烟知道也没什么,但在云紫烟含笑注视之下,也不禁羞红了脸。

 云紫烟接着说道:“他听说我自从那次之后,就没有和你再见过面,也不知道你任何消息,很是失望,后来就走了。”

 蓬莱魔女问道:“他可有说他上哪儿?”云紫烟道:“他说他是去阳谷山光明寺。他还告诉我们,说是你有可能在这十天之内渡江北返,请我们代为留意,要是碰上了你,或知道你的行踪,就叫我们代为传送这个消息,让你知道他的去处。”蓬莱魔女听了这个消息,不觉又是颇感意外。

 蓬莱魔女心里想道:“据东海龙所说:华谷涵与他分手之时,曾对他说明是要去找我的师父的,怎的又临时改变了主意了?”

 阳谷山光明寺的方丈明明大师是蓬莱魔女父亲的老朋友,他们父女分手之时,她父亲也曾吩咐过她,说是他要先往光明寺,再赴采薇村,若他女儿北归之时,可以先到光明寺打听他的行踪,顺便拜访前辈高僧。阳谷山在山西,首阳山在甘肃,相距一千多里,但却是在一条路上。蓬莱魔女心想:“莫非华谷涵也已知道了我父亲的行踪,急于先去会他?但他一直是在王宇庭义军之中,半个月前才离开的,他又怎能知道我父亲的消息?他又何以不逞赴采薇村等我父亲?明明大师生平足不出寺,不是爹爹说起,我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前辈高僧。难道华谷涵与他也是忘年之交?”

 不过更感意外的却是,华谷涵要云紫烟把他的行踪告诉她。当日华谷涵是负着气离开她的,后来蓬莱魔女从东海龙口中知道,华谷涵曾在路上遇见武林天骄的姐姐慧寂神尼,慧寂神尼拉他到路边说了一些话。说些什么,东海龙不知道。华谷涵就是在碰见慧寂神尼之后,才决意渡江北上的。猜想也许与慧寂神尼这一席话有关。不过,华谷涵却没有要东海龙代传消息,甚至他在东海龙面前,从没提过她柳清瑶的名字。

 蓬莱魔女感到意外,也感到喜悦,这件事情表明了华谷涵心上还牵挂着她,而且也谅解她了。要不然以华谷涵的骄傲,绝不会先向她表示愿与她相晤之心。

 云紫烟似乎猜到她的心事,笑道:“我看华大侠对你很是有心,你怎么样?你们两人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不要错过姻缘了。”

 蓬莱魔女双颊晕红,低声说道:“还远着呢,哪里就谈得到这个?”想起云紫烟与武士敦虽然好事多磨,但却比她的情况单纯得多,心中不无感慨。

 第二日一早,武士敦打猎回来,三人饱餐野味,武士敦又送了一袋干粮给蓬莱魔女,准备她在路上找不到人家之时食用,蓬莱魔女与他们约好在采薇村见面,便分手了。

 蓬莱魔女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决意要帮武士敦的忙,但她却抽不出空先回山寨。她想起宋金刚家住六合县(今安徽省境内)西乡,靠近金江北岸,宋金刚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又是当时的一路义军首领,曾参与采石矶之战,便兼程赶路,先去找他。

 百多里路程,蓬莱魔女无须在路上施展轻功,惹人注目,只是稍微加快脚步,当日天未入黑,便赶到了,宋金刚见她突如其来,又惊又喜。

 宋金刚说道:“柳女侠,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大伙儿都在盼望着你呢。你这次可以往个三五天吧?桃兄弟、卫兄弟他们都是在附近一带的,比较住得远的是韵二哥,也不到三百里路程,如果你可以住个三五天,我就马上派人请他们来和你见面。”

 蓬莱魔女笑道:“对不住,我马上就要走的。但你所说的这几位兄弟,我也正要你去替我知会他们一件事情。”

 宋金刚说道:“好的。但你总要喝一杯茶才走吧。请进里面说话。”宋金刚是个江湖豪侠,见蓬莱魔女行色匆匆,也就把一切客套的说话令都免去,开门见山地便问她因何而来。

 坐定之后,蓬莱魔女说道:“我是想请你代约一些朋友,前往首阳山聚会。其中有些是江湖好汉,有些是绿林豪杰。江湖好汉方面由你具名发出英雄帖;绿林豪侠方面,请你代我传绿林箭。这件事情,待大伙儿在首阳山见面之后,我再详谈。你总可以相信我吧。”

 宋金刚是一庄之主,手下有数百壮丁,几十匹好马,邀人之事,交给他办,正是最好不过。但因为此事涉及丐帮内部废立之事,蓬莱魔女不愿引起太多的猜疑,所以需要暂时保守秘密。

 宋金刚哈哈笑道:“盟主言重了。你的吩咐,我自当遵办。只不知你要邀请哪些人?”宋金刚并非绿林中人,但因他是曾受过蓬莱魔女指挥的一路义军领袖,故而以下属自居。他也深知江湖上有许多禁忌,蓬莱魔女既然这样说,他也不便多问,当下取来纸笔,便记下蓬莱魔女所说的那些人名字。

 蓬莱魔女看过名单无误,说道:“首阳山下有个采薇村,村里有一家人家,门前有棵大树,那是我师父公孙隐所居之处,你通知他们,先在那儿会齐。”

 宋金刚大为欢喜,说道:“原来令师公孙前辈就住在那儿。我在二十年前曾有幸见过他一面,也曾受过他的恩惠的。如今正好趁此机缘去拜见他。柳女侠还有什么吩咐吗?”

 蓬莱魔女道:“不敢。我想知道一些别后情形,你们各路义军怎样安置了的?你可以扼要告诉我么?”

 宋金刚叹了口气道:“金宋如今正在谈和,义军得不到王师的支援,只好暂时遣散,各自回家务农,以求生计。但还是互通消息的,如果你们绿林豪杰要几时再举义旗,盟主你只须派个人来传令,我一定再集义军,执鞭随蹬!”

 蓬莱魔女道:“这个待咱们会齐以后再作商量,还有什么消息么?”

 宋金刚道:“没有什么大的消息。只是我前两天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这里经过。”

 蓬莱魔女问道:“是什么人?”

 宋金刚道:“柳女侠,你还记得在采石矶之战中,对完颜亮倒戈却转过来帮助咱们的那个金国贝子吗?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武林天骄,在金国百姓之中最受崇敬的一位英雄。战事过后,我才打听到的。”

 宋金刚一点也不知武林天骄与蓬莱魔女的关系,还怕她不知道武林天骄是谁。蓬莱魔女怔了一怔,又惊又喜,问道:“你所说的前两天碰上的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就是武林天骄么?”

 宋金刚道:“不错。那日我在屋后的山上教几个徒弟练习轻功,忽然发现一人一骑,从山下经过。我首先注意的是那匹马,真是一匹人间罕见的骏马,最初发现之时,估计总在六七里之外,从山顶望下去,只见一个黑点,转瞬之间,便似旋风般的疾驰而来,不到一盏茶的时刻,就从山下经过了。我这才看得清楚,就是那日曾和你一同作战的那个武林天骄。他虽然是金人,但也是金国反抗暴政的志士,我认为是可以作咱们的朋友的。当时我就想叫住他,与他结识。可是又觉得冒昧了些,正自踌躇,他那匹马已经去得远了。”

 蓬莱魔女道:“是向着哪个方向走的?”

 宋金刚道:“向着江边走的。这两天我叫门人留意,可还没发现他,也不知他回来了没有?”

 蓬莱魔女道:“既然没有发现他,那也就算了。以后总还有机会可以相识的。”

 蓬莱魔女说得很平淡,心里却是起了一阵波动。她从前的习惯,每逢想起笑傲乾坤,就会连同想起了武林天骄,直到她暗自决定了终身大事,决定了只把武林天骄当作她的一个知己朋友之后,武林天骄在她心中的地位才比不上笑傲乾坤,对他的思念也就稍减了。可是武林天骄毕竟还是一个她最知己的朋友,因之听到他的消息,自是分外关心。心里想道:“不知他是否要渡江寻我?当日他为了避嫌,是决意不再见我的了。若他还愿意见我,那一定是他已经与笑傲乾坤先见了面,两人已言归于好,彼此谅解。噫,也许他根本就不是来寻找我的,我胡思乱想作甚?唉,我只盼他与赫连清云能成为鸳侣,与我们永远保持友谊。”蓬莱魔女心中的“我们”不用说就是包括了笑傲乾坤的,想至此处,双颊不觉微晕。

 宋金刚当然不知道蓬莱魔女这些心事,当下说道:“柳女侠说的是。反正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让他过去也就算了。结识武林天骄之事,以后再找机会也还不迟,但因此提醒了我另一件事。”蓬莱魔女道:“你又想起了什么事了?”宋金刚道:“柳女侠,你没有坐骑,赶路很不方便,我想送你一匹,虽然比不上武林天骄的坐骑,也还可以将就使用的。”

 蓬莱魔女性情爽朗,与宋金刚也用不着客气,便即笑道:“白天在路上不便施展轻功,我正想找匹坐骑代步呢。你肯送我,那是最好也不过的了,好,我就领你的情啦。”

 两人分手之后,蓬莱魔女骑上宋金刚送她的坐骑,继续赶路,宋金刚说的“可以将就使用的坐骑”,其实已是千中挑一的骏马。这一天功夫,就跑了三百多里。

 一路上果然碰到许多大大小小的叫化子,但品级最高的也不过六袋弟子,蓬莱魔女与丐帮甚少往来,所认识的不过是几个首脑人物,路上碰上的这些叫化子,也不知道她就是名震江湖的绿林盟主,虽然见她腰悬宝剑、背插拂尘,一个年轻女子,单骑独行有点奇怪,但丐帮弟子,走遍天下,什么奇怪的人物没见过,倒也没有特别在意,双方各走各,蓬莱魔女自顾赶路,也没有和他们搭讪。

 这一日,她正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放马疾驰,忽听得前头有厮杀的声音,走近去一看,只见有三个金国武士与两个老叫化在草原之上浴血激战,地下有五具尸体,三具是丐帮的,两具是金国武士的。那两个叫化子身上都受了好几处创伤,就似两个血人一般,眼看就要支持不住。

 蓬莱魔女义愤填膺,厉声道:“金狗休得行凶!”飞骑便冲上去。其中一个光头武士,突然回过头狞笑道:“好呀,原来是你这个魔女又来多管闲事,我正要找你算账!来,来,来!咱们再来较量,分个强存弱亡!”

 这武士不是别人,正是完颜亮从前的国师金超岳。

 金超岳与蓬莱魔女曾经两度交手,第一次蓬莱魔女因得武林天骄的暗助,打败了他;第二次就是三个月前在飞龙岛上的那一战,两人不过斗了十数招,蓬莱魔女的父亲柳元宗就替下女儿,一掌将金超岳打成重伤。是以采石矶之战,金超岳还在养伤期中,未能参加。但他也因此幸而逃了一条性命。

 金超岳养伤三月,早已恢复如初。他与蓬莱魔女仇深似海,如今狭路相逢,一见蓬莱魔女单骑独行,并无她父亲陪伴,登时放下了心,决意要报前仇,立即便来迎战蓬莱魔女。

 可是金超岳也没有放过那两个老叫化,迎战之前,反手一掌,用到了八九分的功力,先把那两个老叫化打得重伤倒地。

 蓬莱魔女大怒,嗖的飞身下马,拂尘一扬,发出她的独门暗器,把十几根尘尾当作梅花针,向金超岳那两个伙伴射去。那两个武士此时正在要制服那两个已经重伤倒地的乞丐。金超岳发出一记劈空掌,荡开蓬莱魔女的暗器。可是也还有一个武士给她的尘尾射进了穴道。

 那两个老叫化功力甚高,虽受重伤,尚未断气,趁此时机,突然双双跃起。给蓬莱魔女射中穴道的那个武士正摇摇欲坠,瘦的那个老叫化一扑上去,一把将他箍住,五指如钩,已是紧紧叉住他的喉咙。蓬莱魔女正想叫道:“留活口!”话未出口,只听得“当”的一声,胖的那老叫化子与另一个武士撞个正着,双方都是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了。

 金超岳反手一掌,意欲把那个瘦的老叫化打死,以解同伴之危。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亦已飞身赶至,出手如电,唰的一剑,疾刺金超岳胁下的“魂门穴”。金超岳迫得移转掌力,先解蓬莱魔女的剑招,双方都是不由自主地退后三步,避开对方的锋芒。

 被叉住喉咙的那个武士,喉头发出咕咕几声响,两眼翻白,寂然不动。叉他喉咙那个老叫化发出一声裂人心魄的厉笑,说道:“我也总算对了本啦!”笑声中双手仍然紧紧扼住对方的喉咙,却已跟着倒下去了。

 草原上就只剩下了金超岳与蓬莱魔女两个活人,金超岳狞笑道:“好,他们都死了倒也干净,咱们可以免受干扰,来,来,来!你我也来决个你死我活!”狞笑声中,双掌一圈,疾的拍出!

 金超岳练的是“阴阳五行掌”的功夫,一掌拍出,登时寒风挑地,冷意沁肌。蓬莱魔女拂尘一挥,也带起了一股劲风,反而向前迫近了两步。金超岳心头一凛,想道:“这魔女的功力竟是大进了。”喝道:“好!你再接一掌!”左掌一扬,随着又激起了一股热风,炙人如烫。蓬莱魔女冷笑道:“你双掌齐出,又能奈我何哉?”拂尘扫荡对方的阴阳二气,右手已是挽了个剑花,一招“春云乍展”,欺到金超岳身前,便刺过去。”

 这一招平淡轻舒,看似毫不着力,但剑尖刺出,却“嗤嗤”有声。原来蓬莱魔女自父女重逢之后,得她父亲传授上乘的内功心法,功力已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内力直透剑尖,那“嗤嗤”声响,就是她剑尖戳破了对方的阴阳二气所构成的无形的包围圈,气流激荡,发而为声的。

 金超岳打起了全副精神,双掌挥舞,把阴阳五行掌的妙用尽数发挥,寒风热浪,迫人而来。宛如大海狂潮,一个浪头过了又是一个浪头。周围方圆十丈之内,沙飞石走。蓬莱魔女那匹坐骑也似识得厉害,早已远远跑开。

 蓬莱魔女在寒热交攻下,也不禁汗出如雨,心里也是有点惊诧,“这老怪病了一场,功力竟是丝毫未减,”蓬莱魔女也使出了全副本领,右手是柔云剑法,柔中寓刚,轻灵翔动;左手是“天罡拂尘三十六式”,拂尘起处,劲风如削。尘剑兼施,不论是尘式,或者剑招,全都蕴藏着强劲的真力。

 两人棋逢对手,不知不觉已是斗到百招开外。蓬莱魔女固然大汗淋漓,金超岳亦已吁吁气喘。他这“阴阳五行掌”的功夫最耗真气,打到百招开外,尚还未能取胜,不由得心头震恐:“这样下去,即使我最后可以得胜,只怕又要大病一场。”

 激战中金超岳急于求胜,忽地使出险招,“铮”的一声,在蓬莱魔女剑脊上弹了一下。这是“隔物传功”的上乘内功。蓬莱魔女的长剑给他以“雷神指”的指力弹中,一股热气,登时传到她的虎口,浑身发烫。

 幸在蓬莱魔女今非昔比,虽然觉得很不好受,可还经受得起。金超岳冒险进招,防守不免较疏,露出了老大一个破绽。蓬莱魔女身手何等矫捷,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猛地喝一声:“着!”唰的一剑,迅如闪电,已是刺中了金超岳!

 这一剑蓬莱魔女用的是她父亲所授的刺穴手法,本是要刺金超岳胁下的“愈气穴”的,金超岳身有护体神功,剑尖着体,给他的反弹之力弹得滑过一边,刺歪少许。但虽然如此,这独门的刺穴手法,即使不是刺正穴道,亦已破了他的内家真气。金超岳就似一只戳破了的皮球,泄了气了。

 金超岳大吼一声,转身便跑。他真气已泄,居然还能健步如飞,功力之深,蓬莱魔女也不由得为之惊骇。

 蓬莱魔女吁了口气,暗暗叫声:“侥幸!”原来蓬莱魔女在他阴阳二气寒热夹攻之下,打到后来,亦已渐渐感到精神不济,倘若再过百招,她即使能够胜得了金超岳,自己也不免大病一场。

 此时金超岳负伤逃跑,以蓬莱魔女的轻功,本来可以追得上他的。但一来那几个叫化子不知都死了没有,蓬莱魔女想着救人要紧;二来蓬莱魔女此时亦已是强弩之末,也担心金超岳还有接应的党羽,追上去只怕两败俱伤。

 蓬莱魔女调匀一下气息,知道并无内伤,便立即过去察看那五个丐帮弟子的生死。

 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大吃惊。这五个丐帮弟子都是在丐帮中地位很高的人物,其中四个是七袋弟子,还有一个是八袋弟子,而且是蓬莱魔女认识的人,前丐帮帮主尚昆阳的师侄龚浩。他的师父是尚昆阳的大师兄,他又是师父的大弟子,故此年龄不过比尚昆阳小十来岁,是一个将近六旬的老人了。武士敦则是尚昆阳的关门弟子,虽然同一辈份,相差却三十岁有多。丐帮的九袋弟子只有四人,第二代中的八袋弟子以龚浩为首,亦即是他在丐帮中的地位名列第五。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金国武士除非是在战场上交锋,否则是不敢轻易与丐帮结仇的。“金超岳为什么要袭击龚浩呢?”蓬莱魔女怀着疑团,连忙去探龚浩的鼻息。正是:

 江湖处处多凶险,奇案而今又一桩。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