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投鞭天堑人何在 立马吴山梦已空

 兀赤儿喘过口气,说道:“咱们渡江的船队已陷入宋师包围,只,只怕凶多吉少!”完颜亮半信半疑,道:“这怎么会?咱们的兵力十倍于宋军,只是渡江的战船就有三百来艘,虞允文的水师,全部调来,也凑不到这个数目。只有咱们包围他,他怎么可以包围咱们?”

 兀赤儿道:“陛下有所不知……”只说了一句,声音忽地颤抖,直打哆嗦。原来完颜亮正瞪着眼看他,兀赤儿蓦地想起,完颜亮一向自负“圣明”,说他“有所不知”,岂不是得罪了他?因此见他眼睛一瞪,吓得不敢往下再说。

 轰隆轰隆之声,接连不断,越发听得清楚了,完颜亮斥道:“有话实说,还等什么?是好是坏,朕不怪你。”

 兀赤儿这才敢接下去道:“陛下有所不知,咱们的船队是那韩三娘子领航的,所走的水道十分险恶,水流湍急,江面又窄,宋国水师预先埋伏,中流截击,用石炮打沉了咱们许多战船,这还不打紧,他,他们还用火攻,今晚正刮西北风,前面战船被焚,江面阻塞,后面船只不能通过,要掉头逃走也来不及了。陛下,你瞧火光,长江上空,半边天都烧红了。今晚,只,只怕咱们的船队要全军覆没!”完颜亮这才知道,原来天空中窜起的数十百道“金蛇”乃是宋军所发的火箭。

 完颜亮大怒道:“该杀的贼婆娘,竟敢来作奸细!可恨完颜长之昏了头脑,竟相信这贼婆娘!快把她抓来杀了!”他只顾大发脾气,却忘了韩三娘子是给他“领航”去了。

 完颜亮痛骂韩三娘子,其实却是冤枉了她。她领航的那条水道,本是一条渡江捷径,地点又较偏僻,宋军平时是没有注意的。韩三娘子早已探听清楚,那个地点,宋军的防守力量最薄,所以才敢夸下海口,带金兵夜袭,定保一举成功。哪知耶律元宜预先把这秘密送过江去,让虞允文得以从容布置,金军偷渡,就正好是自投罗网了。

 兀赤儿讷讷道:“那贼婆娘正在船上,也不知她的船毁了没有。急切间却是难以抓得着她。”

 完颜亮怒道:“好,抓不着她,就把完颜长之叫回来,是他担保的人,朕问他的罪。”

 话犹未了,忽听得金鼓雷鸣,大队骑兵驰骤的马蹄声踏得山摇地动。兀赤儿叫道:“不好了,陛下快逃吧。宋兵杀来了。”完颜亮一声不响,蓦地拔出佩剑,一剑把兀赤儿斩为两段,喝道:“岂有此理,你这厮敢动摇我的军心。长江水战纵然失利,宋军也绝没有来得这样快的道理,不许慌乱,先把这几个叛贼杀了!”

 完颜亮挥剑斩了兀赤儿,发下命令,坚不许退。他手下的心腹武士,当然不敢先逃。按理说长江水战方酣,宋军也的确没有这么快来到之理,可是那万马奔腾的声势,在这座山上的一众将士又确确实实可以听觉感知,无论如何也是禁不住心惊胆战了。蓬莱魔女等三人精神陡振,彼此照应,虽然气力渐渐不佳,那些已经惊慌了的武士们,要想擒杀他们,一时间却也是不能了。

 忽见尘土飞扬,御林军纷纷闪开,月光下只见一骑白马,如飞来到。完颜亮方吃一惊,心道:“难道当真是敌人杀到?”他身边的护驾法师鸠罗上人眼利,已经看出了来者是谁,高声道:“陛下安心,是皇叔来了!”

 话犹未了,那骑白马已在完颜亮前面停下,那人跳下马来,果然是完颜长之。完颜亮怒气勃发,骂道:“长之,你累得朕好惨,你知罪么?”

 完颜长之道:“老臣护驾来迟,累陛下受惊了。”蓦地扬起马鞭,朝着赫连清霞一指,说道:“这妖女是假冒的郡主,臣没有察觉,罪该万死。”

 完颜长之不知道完颜亮是怪罪他另一件事情,口口声声“请罪”,完颜亮听了,惊上加惊,情知必有意外之变,无暇再追究他“误信”韩三娘子之事,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完颜长之道:“不但这郡主是假冒的,耶律元宜也没有死,如今他正率领叛军向这边杀来,请皇上示下,是守是退?”

 完颜亮大惊道:“有这样的事?你见着了耶律元宜?”

 完颜长之道:“臣奉命去擒拿叛将,到了耶律元宜原来的营地,他的部队已开拔一空。臣知有变,急速赶回,山下碰上叛军,这支叛军正是耶律元宜指挥的,他烧变了灰,我也认得!臣勇战突围,赶回护驾,并向陛下请示。”

 完颜亮这才知道杀来的不是宋军,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但祸起萧墙,里应外合,大事总是不妙了。完颜亮又惊又怒,说道:“先守一阵,鸣鼓招集援军。叛贼只有三万人,咱们在这山下的留守部队还有十万之众。守不住再退。你先给朕把这假郡主,假宫女和檀羽冲一并杀了,不杀他们,难泄心头之恨!”完颜亮固然是大大吃惊,蓬莱魔女也有点惊疑不定,心道:“公孙奇与那妖狐哪里去了?难道竟逃脱了不成?”她与耶律元宜的计划,本来是留下一部分兵士看守原来营地的,耶律元宜带兵来攻这一座山,照理不会带着囚犯同行,但据完颜长之之言,那座营地已是空无一人,这就和他们原来布置的情况不符了。

 完颜长之振臂大呼:“为国效忠,此其时矣!儿郎们,随我上!”武林天骄冷笑说道:“你这是什么为国效忠?你这是为无道的昏君效忠!完颜亮残暴不仁,刻薄寡恩,连自己的生母也敢毒杀的,这样的昏君,你们想想,可值得为他效忠吗?”

 完颜长之骂道:“你口出污言,污蔑皇上,罪该碎尸万段!”武林天骄道:“你逢迎昏君,助纣为虐,更是罪不容诛!”完颜长之大怒道:“乱刀把他杀了!”一马当先,唰的一鞭便向武林天骄扫去。

 那些武士们都是完颜亮所蓄的死士,可是也有过半数的人想道:“是啊,檀羽冲说得不错,这样的昏君值得我为他卖命么?”他们不敢反叛,却也不肯尽力,只是虚张声势,呐喊助威。

 但也有一半人恐怕宋国大军杀来,更是难逃活命,心中想道:“皇上要杀了这三个人才肯撤退,有皇叔助阵,杀这三个人总容易一些。还是早点了结此事吧。”还有一些武士则是浑浑沌沌、只知奉命唯谨的人,随着完颜长之鼓勇攻击。

 武林天骄手中没有兵器,不敢硬接完颜长之的水磨钢鞭,百忙中身形一晃,随着鞭梢直转出去,鞭梢离他数寸,竟是没有打着。武林天骄在躲闪的当儿,还用大擒拿手法,夺去了两个杀到他跟前的武士的大刀和长矛,吓得那两个武士慌不迭地后退。

 完颜长之一击不中,鞭若灵蛇,倏地便转了方向,使出“连环三鞭”“回风扫柳”的绝技,向赫连清霞扫了过来。

 赫连清霞抵挡不住,手忙脚乱,蓬莱魔女反手拂尘一挥,替她荡开了完颜长之的鞭梢。完颜长之认出了是适才的“宫娥”,“哼”了一声道,“好大胆的魔女!”霍地用个“怪蟒翻身”,连人带鞭急旋回来,又向着蓬莱魔女打到。

 蓬莱魔女武功本就略逊于完颜长之,此时激战之后,气力不加,拂尘挥出,力不从心,缠上了鞭梢,反而给完颜长之将她拉得身向前倾,堪堪就要跌倒。

 武林天骄大喝道:“撒鞭!”声到人到,一掌劈下。完颜长之识得厉害,身形一塌,鞭梢滴溜溜地从蓬莱魔女背上卷过,说时迟那时快,反手一鞭横扫,正好迎上了武林天骄的肉掌。武林天骄为了要给蓬莱魔女解困,这一招是欺身进击,用得险极。鞭长手短,武林天骄的身形在鞭势笼罩之下,避无可避,只好凭着一双肉掌硬接。两人武功本是半斤八两,但武林天骄也是久战之后,气力不加,再加上空手接鞭,更是吃亏。只听得“唰”的一鞭扫过,武林天骄的手背上起了一道血痕。

 完颜亮喜道:“皇叔加一把劲,你把檀羽冲杀了,朕就把他这件宝物赐你。”完颜亮所说的“宝物”,原来就是武林天骄那支暖玉箫,武林天骄那日被擒,卫士将他的玉箫收缴,献给了完颜亮的。当时完颜长之在旁,颇有欣羡之色,完颜亮自是知道他想得到这支玉箫。他是皇叔身份,官职亦已做到了御林军总管,给他升官反不如给他这支玉箫实惠,更能讨他欢喜。恰巧完颜亮将这支玉箫带在身旁,此际就拿出来作为悬赏。

 蓬莱魔女运剑如风,回身疾刺,与武林天骄联手,合力挡住了完颜长之的攻势。可是在完颜长之的指挥之下,武士们蜂拥而来,早已把他们围在核心,包围圈子越缩越小,刀枪剑戟,从四面八方刺到,稍一不慎,就有血染黄沙之险。

 山下金鼓喧天,那是大军的厮杀比山上更为激烈。督战的龙骑将军哈尔盖抽空回来禀报道:“贺喜皇上,叛军已在山腰被截住了,如今援军已经赶到,正在合围。”

 完颜亮雄心复起,哈哈笑道:“胜负乃兵家常事,长江水战,纵然一时失利,朕也还有数十万大军,正好诱虞允文渡江,一鼓歼之。你去传朕命令,火速清灭叛军,立即到江边布防,准备迎击宋军。功成之后,人人有赏。”哈尔盖应声“是!”飞骑再去督师。

 完颜长之恃着人多势众,勇猛进攻。武林天骄手背受伤,擒拿法已不及从前灵活,激战中被一个武士挑了一枪,幸而只是枪尖擦过。伤了一些皮肉。蓬莱魔女气力不加,激战中也着了完颜长之的一鞭。武林天骄黯然说道:“柳女侠,我很惭愧,连累了你了。我对不起笑傲乾坤,你们本来应该是在一起的。”蓬莱魔女道:“还未绝望,不必灰心,檀羽冲,你是个好朋友,我很感激你。谁也别说连累谁了,咱们靠拢些迎敌吧!”武林天骄得了蓬莱魔女的鼓励,精神复振,彼此向对方靠近,与赫连清霞三个人背靠着背,不让敌人有乘隙各个击破的机会,奋力抵挡。

 完颜亮拿起那支暖玉箫,呜呜吹了两声,声音高亢,那震天的金鼓声也掩盖不住。完颜亮哈哈大笑,朗声吟道:“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鹿死谁手,还未可料呢!虞允文,你就来吧!”他还在做着扭转败局,“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美梦。

 忽听得有人“噫”了一声,武林天骄心头一动,百忙中抽眼望去,只见有两个军官,正在向完颜亮所在之处跑去。看前头那个军官的背影,竟似乎是个熟人!

 完颜亮身边的内廷侍卫长檀道雄喝道:“什么人?站住!”前头的军官道:“有紧急军情禀报皇上!”檀道雄听他声音清脆,有类女子,动了疑心,喝道:“跪下禀报!”那军官道:“是!”屈下半膝,突然脚尖一蹴,将身前持矛监视的卫士踢了一个筋斗,一跃而起,剑已出鞘,如箭离弦,“唰”的就朝着完颜亮当胸刺下!

 完颜亮颇有膂力,危急中挥动手上的暖玉箫一格,这玉箫是件宝物,“当”的一声,箫剑相触,火花四溅,军官所使的青钢剑损了一个缺口,玉箫却没损坏。但完颜亮的蛮力究竟比不过对方内家真力,玉箫虽没损坏,却已脱手飞去。那少年军官一把抄到手中,一招“夜战八方”,横剑扫荡,荡开了同时向他攻来的刀枪剑戟,左手的玉箫,使出了点穴的招数,直指完颜亮胸口的“璇玑穴”。

 可惜这军官一击不中,已经慢了一步,完颜亮避过一旁,檀道雄早已拔出佩刀,抢上来站在完颜亮刚才所站的位置,檀道雄是武林天骄的疏堂叔叔,素来对完颜亮忠心耿耿的,他家传武功非同小可,一刀劈出,虽也未能将军官的玉箫打落,却震得他虎口阵阵酸麻。

 说时迟,那时快,鸠罗上人也已把双钹打来,鸠罗上人武功更强,这少年军官双拳难敌四手,眼看双钹一合,不死亦伤。忽地一条人影杀了进来,快逾旋风,将那少年军官一推,一件黑忽忽的兵器已向鸠罗上人打到。这人是那少年军官的同伴,披着一件斗篷,遮过了面孔。宽大的斗篷披在身上,作战本来不甚方便,但他的行动却很利落。

 鸠罗上人双钹打空,自将碰击,声如破锣,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百忙中一个“盘龙绕步”,想要避开,肩上已是着了一下,饶是他功力深厚,亦觉痛彻心肺,肩衣片片破裂,就似给软鞭扫过一般,原来这中年军官使的竟是一柄拂尘,经过他内力的运用,聚成一束,比软鞭威力更大。

 檀道雄挥刀力战,鸠罗上人站稳了脚跟,与他联手应敌,这才把那两个军官阻住。完颜亮身边的武士也纷纷涌上,把他们包围起来。

 完颜亮惊魂稍定,定睛一看,失声叫道:“好大胆的叛贼,哎哟,你,你是什么人?”原来这少年军官虽是男子装束,但相貌却与赫连清波一模一样。

 这少年军官喝道:“昏君,你不认得我,我认得你!你害我爹爹骗我姐姐,今日我是来报父仇来了!”原来这少年军官正是赫连清云乔装打扮,那中年军官则是武林天骄的姐姐慧寂神尼。

 完颜亮脱险之后,心情也轻松了些,笑道:“原来又是一个郡主的妹妹,三姐妹这么相似,倒是难得。嗯,你这女娃儿听朕说,朕念你年幼无知,只要你归顺于朕,朕也封你一个郡主。你见过你姐姐没有?你姐姐深受朕恩。对朕是矢志效忠,你难道不知道么?怎能说朕骗她?”

 赫连清云冷笑道:“完颜亮,不管你威胁也好,利诱也好,你今日总是难逃性命的了!我即使杀不了你,也自有人杀你!”

 完颜亮面色一沉,喝道:“不识抬举,将她一并擒下,待朕发落!”

 完颜亮身旁一个军官道:“皇上,你瞧那个人也好像是个女的。”完颜亮道:“不错,是有点像。奇怪,她为什么把斗篷遮着面孔。穆将军,你把她的斗篷挑开,耍她一耍,让朕瞧瞧。”这个军官是御林军的副统领穆亦欣,家传枪法,武艺高强,完颜亮见檀道雄战不下那个披着斗篷的女子,是以叫他上前相助。

 穆亦欣有意逞能,提枪出阵,喝道:“兀那婆娘,为何藏头遮面,不敢见人么?”慧寂神尼一声不响,待穆亦欣一枪挑到面前,忽地拂尘一挥,缠着了他的枪尖,冷冷说道:“你瞧瞧我是谁?我只怕你不敢见我!”说话之时,一手已把斗篷卸下,就用来当作兵器,荡开了檀道雄斫来的大刀。

 慧寂神尼根本没有乔装打扮,她只不过外面披着一件男子的斗篷,里面仍是尼姑装束。穆亦欣看见了她的庐山真面;大吃一惊,颤声说道:“羽英,是你!”

 慧寂神尼冷笑道:“不错,是我!我侥幸没给你害死,今日你还要杀我邀功么?”

 原来这穆亦欣本是慧寂神尼的丈夫,他曾设计要妻子计擒武林天骄,事败之后,又要杀妻子来表明心迹,以求见谅于完颜亮。慧寂神尼后来得弟弟救走,而穆亦欣也因此得到完颜亮的重用,官升御林军副统领。

 慧寂神尼当日意冷心灰,抛家远走,在江南的栖霞寺里削发为尼,本来不想向丈夫报仇了的。可是如今在此意外相逢,勾起心头旧恨,她却是忍不住一腔怒火了。

 慧寂神尼的武功比不上她的弟弟“武林天骄”檀羽冲,但却要胜过她的丈夫不知多少,她初时故意藏着几分本领,不让她丈夫看破,待到穆亦欣要来枪挑她的时候,她才使出全副武功。

 慧寂神尼这拂尘一绕,用的是内家上乘的“借力打力”功夫,穆亦欣禁受不起,虎口一麻,长枪脱手飞出!穆亦欣吓得魂飞魄散,叫道:“娘子留情!”慧寂神尼斥道:“负心贼子,我与你还有什么夫妻之情!”拂尘一扫,扫得穆亦欣面上开花,皮开肉绽。虽然如此,她毕竟未下杀手。

 穆亦欣以手掩面,吓得魂飞魄散,没命飞逃,脸上鲜血直淌。完颜亮骂道:“脓包!”可是他已顾不及把穆亦欣拿来问罪了。穆亦欣一跑,慧寂神尼打开了一个缺口,围攻的形势已经有了变化。

 慧寂神尼施展出全副本领,杀得檀道雄步步后退。鸠罗法师稍微好些,但亦是仅有招架之功。赫连清云不用对付两个强敌,精神大振,运剑如风,专刺对方的关节要害,转眼间刺翻了几个武士,杀得他们不敢向前。而赫连清云则要杀开一条血路,扑向完颜亮。

 完颜亮身边已是没有几个得力武士,吓得慌了,连忙叫道:“皇叔,回来!”完颜长之这边却是占尽了优势,御林军中的好手大半在他这边,武林天骄等人又是激战多时,已成强弩之末,眼看再过些时,就可将他们拿下。但完颜亮已是叫他回去保驾,他焉能违背,心中只有暗叫“可惜!”

 完颜长之抽眼一看,完颜亮那边虽然形势不利,但赫连清云要想杀到他的跟前,总也还得要些时候。完颜长之咬了咬牙,心念一转,发了全力,向武林天骄突施杀手,冀图一击成功,杀了武林天骄再去保驾。

 蓬莱魔女一招“玉女投梭”,欺身直进,剑刺完颜长之腰胁的“愈气穴”,这一招是攻其必救的精妙招数。凌厉非凡,但也是用得险极。要知蓬莱魔女的气力已是远远不及对方,这样的欺身近搏,若然一击不中,只怕就要给完颜长之雄浑的掌力所伤。但为了解武林天骄性命之危,蓬莱魔女也是顾不得了。

 双方都是冀图一战成功,完颜长之一刀劈出,蓬莱魔女这一剑亦只是刺到了他的前面。完颜长之大吼一声,长刀斜削,立即回身发掌,刀掌并用,同时对付武林天骄、蓬莱魔女两大高手。

 武林天骄虽是强弩之末,功力也还不弱。完颜长之保命要紧,击向蓬莱魔女那掌,用到了七成功力。幸而如此,武林天骄才能空手对付,只听得“铮”的一声,武林天骄使用“弹指神通”的功夫,恰恰弹中了完颜长之的刀背。但完颜长之的掌力亦已把蓬莱魔女震得踉踉跄跄摇摇欲坠,接连退了六七步,但虽然如此,完颜长之的七成功力,也还未足以令蓬莱魔女受伤。而且完颜长之还给她的剑尖在腰部割开了一道浅浅的伤口,虽然不算得怎样受伤,但比对起来,总是他较为吃亏了。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叫道:“姐姐,我来了!”来的又是一个金国服饰的少年军官,呼的一声,人还未到,就抓了一个武士,向完颜长之掷来。

 完颜长之反手一推,用一股巧劲,将那个向他掷来的武士像皮球般抛过一边,虽不怎么费力就解了这招,却也吃了一惊,心中想道:“他们不知还有多少党羽混在我军之中?这人能够使用大摔碑手抓起人来当作武器,功力虽不及我,也是很不弱了。”他自忖不能在短时间内擒下武林天骄,又怕完颜亮身边也有对方的“奸细”,出其不意地偷袭他的“皇上”,于是只好抛下武林天骄这边的敌人,匆匆忙忙赶去救驾。

 蓬莱魔女大喜叫道:“珊瑚,你也来了!”原来这个杀进重围接应她的少年军官,正是她从前的侍女珊瑚乔装打扮。

 珊瑚本来已是拜在慧寂神尼门下,削发为尼了的,这次赫连清云求慧寂神尼出山相助,珊瑚也跟了来。她与蓬莱魔女一向情同姊妹,故此上山之后,赫连清云去行刺完颜亮,她则先来与故主会合。完颜长之赶到完颜亮这边,登时扭转了劣势,一口刀架住了慧寂神尼的拂尘,还有余力不时向赫连清云发掌,赫连清云抵敌鸠罗法师已经吃力,何况还有许多武士向她围攻,不觉手忙脚乱,几个回合过后,已是险象环生。

 武林天骄这边,去了一个强敌,多了一个帮手,却是力量大增,杀得众武士纷纷后退,没多久就杀了出来,赶过去援助慧寂神尼。

 他们这一来正是时候,赫连清云眼看抵敌不住,鸠罗法师的双钹已夹着她的长剑,而檀道雄的大刀又正向她斫来。

 武林天骄使出“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双指贴着刀背一推,把檀道雄的大刀推开,道:“叔叔,何苦还助这个昏君?”蓬莱魔女却不打话。一剑指到了鸠罗法师的咽喉。鸠罗法师曾在蓬莱魔女手下吃过大亏,见她杀来,吃惊不小,连忙松开双钹,放过了赫连清云,先招架蓬莱魔女的杀手。

 檀道雄骂道:“我檀家世受国恩,没有你这个叛臣逆子!”武林天骄道:“叔父此言差矣,完颜亮暴虐无道,穷兵黩武,不但祸害邻邦,咱们的金国也要给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推倒暴君,也正就是救金国的百姓。”檀道雄骂道:“我不听你的歪理,你为叛贼,我作忠臣,不必多言,看刀!”他只知一片愚忠,执迷不悟,竟然叔侄交锋。

 武林天骄顾念叔侄之情,却不敢放手厮杀,檀道雄挥刀猛斫,武林天骄空手抵挡,险险给他斫中。蓬莱魔女眉头一皱,道:“我来给你打发这老糊涂。”斜刺里一剑削去,“当”的一声,削去了檀道雄的刀头。武林天骄连忙说道:“手下留情,别伤了我的叔叔。”蓬莱魔女道:“我省得,你去助你姐姐吧。”

 完颜长之这时正在使到一招“横扫六合”,长鞭挥舞,呼呼风响,鞭梢俨似毒蛇吐信,闪缩不定,既似打向慧寂神尼,又似打向赫连清云。

 慧寂神尼将尘尾聚成一束,当作判官笔使,还了一招“举火撩天”,完颜长之的长鞭倏地转了个方向,不与慧寂神尼交锋,闪电般地便向赫连清云打下,将虚招化作了实招。数人中赫连清云武功稍弱,完颜长之是意欲先击破最弱的一环。

 他的鞭一丈多长,慧寂神尼的拂尘只有二尺六寸,鞭长拂短,一招挡空,已是难以照顾赫连清云。眼看赫连清云就要伤在他的鞭下,武林天骄飞身掠至,长袖一挥,使了个“化”字诀,卸去完颜长之打来的六七分劲道,只听得“嗤”的一声,武林天骄的袖子化作了片片蝴蝶,手臂又起了一道血痕,但完颜长之的长鞭毕竟也给他荡开了。

 赫连清云吓得“哎哟”一声,叫了出来,武林天骄微笑道:“不要紧,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赫连清云面上一红,低声说道:“多谢师兄相救。你的兵器,收回去吧。”把那支夺自完颜亮手中的暖玉箫交还给武林天骄。

 武林天骄与她目光一触。只觉她目光之中,散发着喜悦的光辉,又似含有几分哀怨,但在这样的激烈战斗之中,武林天骄也无暇推敲了。他得回了自己的暖玉箫,精神陡振,立即跨上前去,与她姐姐联手迎战完颜长之。慧寂神尼道:“你应该多谢清云二妹,是她马不停蹄,披星戴月,赶来向我报讯的。”武林天骄应道:“是,姐姐,你也辛苦了。”不解他的姐姐何以在这百忙之中,却说了这么一段不是必须要即时说的“闲话”?但武林天骄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怔了一怔之后,也恍然如有所悟了。

 原来赫连清云私心恋慕这位师兄,由来已久,后来知道了武林天骄为蓬莱魔女害了“相思病”的事情,心中难过之极,这段相思只好埋藏在内心深处,不敢向人吐露。她的性情与三妹赫连清霞的性情刚刚相反,清霞开朗爽直,有话就说,心事从不瞒人;清云却是矜持含蓄,不轻易表白自己的心事。不过,尽管如此,由于她对武林天骄处处关心,慧寂神尼与她的妹妹还是识破了她的心事。这次赫连清云上山之后,见到武林天骄与蓬莱魔女并肩作战,彼此救护,只道他们相爱已深,心中更为伤痛,已打定了主意,只待事情过后,倘使自己侥幸不死,也要跟慧寂神尼削发为尼了。不料后来武林天骄也来救她,同样也是为了救护她而受了伤。赫连清云这才感到师兄对她也并非全不关心,而在激战之中,与同伴本来就应该互相救护的。这么一想,幽怨也就减了几分了。蓬莱魔女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慧寂神尼与赫连清云的说话与神情,她都看在眼内,听进耳中,心里暗暗欢喜,想道:“清云对她的师兄果然是情深一片,但愿她能够替我把结解开。”心中欢喜,精神抖擞,剑招使得出神入化,檀道雄遮拦不住,只听得“嗤”的一声,剑光闪处,从他胸口剖下,肌肤已感到了剑气的沁凉,却不疼痛。原来蓬莱魔女这一剑使得恰到好处,恰恰把他的上衣从胸口至小腹之处,当中“剖”开。蓬莱魔女冷笑道:“檀将军,你还要再打下去吗?”

 檀道雄是卫士之长,出身贵族,久作扈从,一向是注重仪表与尊严的,他不怕伤在蓬莱魔女剑下,但却怕蓬莱魔女挑了他的衣裳,这等于是剥掉他尊严的外衣,叫他在下属面前,变成笑话。当下又羞又怒,只好退出,赶紧另换戎装。

 檀道雄一退,武林天骄已无顾忌,他得回暖玉箫,使来得心应手,姐弟二人合战完颜长之,杀得完颜长之也步步后退。

 但御林军的高手与完颜亮的身边侍卫有数百人之多,这时都已围拢了来。武林天骄等人左冲右突,仍然是难以突围,更不用说接近完颜亮了。

 完颜亮担心的却是宋国大军杀来,不住地派人去催前方将官速报军情。就在此时,山下金鼓之声复振,完颜亮正自心慌,探子回来报道:“皇上安心,耶律元宜的叛军已给赶了下山,我们的援军陆续来到,如今正在包围他们。”

 完颜亮道:“好。江上战事如何,宋师已经登陆没有?”那探子道:“这个,这个──战场混乱,人马挤拥,小的通不过去,也找不到江防的指挥使,情形却是不明。”完颜亮听得不妙,心中焦急,挥手道:“快去打听,叫一队御林军给你开路。”

 那探子刚走不久,只见一人飞奔而来,快得难以形容,完颜亮身边的卫士喝道:“什么人,站住!”完颜亮圆睁双眼看去,登时化怒为喜,喝道:“不可无礼,这是郡马。”“郡马,你脱险了。赫连郡主呢?”

 来的正是公孙奇,他顾不及行跪拜的君臣大礼,便即得意洋洋地禀报道:“小臣只是一时失察,误中叛军的诡计而已。我要来就来,要走便走,千军万马,能奈我何!郡主一时未能赶来,请皇上恕罪。”

 原来公孙奇有自解穴道之能,蓬莱魔女也是一时大意,以为用了重手法点穴,又把他们用粗重的铁链缚在柱上,即使公孙奇能自解穴道也要几个时辰,解开穴道也不能挣脱枷锁,哪知公孙奇已练成了正邪合一的内功,今非昔比,蓬莱魔女走后不到半个时辰,他就暗运玄功,把穴道解了。

 公孙奇有件家传宝物,是把百炼精钢的软剑,不用之时,可以束在腰间,作为腰带。当时蓬莱魔女急于夜闯金主御帐。临走匆忙,一时疏忽,未曾搜去他的这条“腰带”。

 公孙奇戴着枷锁,但手指还能活动。自解穴道之后,使用软剑削断手镣、劈开脚铐,又替赫连清波去了枷锁,以他们二人的武功,守卫焉能阻拦得了,当然是给他们逃跑了。

 但赫连清波却不敢立即来见完颜亮,她已知道她的三妹清霞冒充她的身份,图谋行刺金主,并救武林天骄。金主完颜亮喜怒无常,只怕会因此降罪于她。另一方面,她看了战场形势,亦已隐隐感到大事不妙,遂乃意存观望,请丈夫先去看看风色,再行定夺。反正她与公孙奇也不过是利害结合的夫妻,夫妻之间,其实并没多少真情挚爱。

 且说完颜亮见公孙奇脱险归来,喜出望外,目前他正需要能人相助,也就无暇细问情由了。当下说道:“爱卿来得正好,替朕把这几个叛贼擒下。”

 公孙奇也正是要报师妹那一剑之仇,领了“御旨”便即上前,朝着蓬莱魔女冷笑说道:“好呀,柳清瑶,你既不念师门恩义,也可休怪我手下无情了!”软剑一抖,唰的便是一招“南斗七星”,剑尖上抖起了七点寒光,一招之间,连刺蓬莱魔女七处穴道。

 蓬莱魔女还了一招“临江截壁”,封闭得风雨不透,只听得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刹那之间,双剑已经碰击了七次。蓬莱魔女只觉虎口隐隐发麻,一来是因为她气力不加,二来也是因为公孙奇十分狠毒,竟然使出了“隔物传功”的本领。

 完颜长之得了公孙奇这样有力的帮手,精神大振,又杀上来。武林天骄道:“柳女侠,你来帮帮清云二妹,让我对付这厮。”武林天骄是个武学的大行家,眼睛一瞥,已知道蓬莱魔女不是公孙奇的对手。完颜长之虽然也很厉害,但他没有毒功,让蓬莱魔女与赫连清云联手,总可以对付得了。

 武林天骄一个“移形换位”,挡在蓬莱魔女面前,玉箫一指,恰好迎上公孙奇的剑招。两人是第一次交手,武林天骄经过一番剧战,功力不到七成;但公孙奇前日受了柳元宗的一掌,也耗了三分元气,未曾恢复。两人恰是功力悉敌。公孙奇使出“化血刀”的毒掌功夫,剑中夹掌,荡起了一片腥风,武林天骄将暖玉箫呜的一吹,一股纯阳罡气吹了出去,公孙奇只觉暖洋洋的,几乎提不起劲来,吃了一惊,慌忙镇摄精神,默运玄功。他的毒掌腥风刚好给武林天骄的纯阳罡气化解,而两人的内功造诣,又恰好在伯仲之间。是以各显神通,仍然是打成平手。正是:

 顺逆不分为虎伥,武功纵好臭名扬。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