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回 红颜忍睹英雄泪 黑手高悬霸主鞭

 完颜长之是个心思缜密、颇为机警的人,要是让他有多余的时间,仔细盘问,定然可以看出蓬莱魔女的破绽。但此际他奉了圣旨,急着要赶去处置辽军“叛将”,却是没有这样的余暇了。当下想道:“皇上在御书房处理军国大事,这宫女虽是郡主的贴身丫环,也不宜让她在此逛留。小小的女娃儿不知天高地厚,倘若给她偷听了什么军机秘密,泄漏出去,祸患非小。宁可得罪郡主,总是谨慎为妙。”

 蓬莱魔女正自忐忑不安,只听得完颜长之道:“你懂得规矩么?”蓬莱魔女吃了一惊,道:“奴婢不知何处有失规矩?”完颜长之道:“郡主没有吩咐过你么?你应该在宫门之外伺候。出去,出去!”完颜长之是皇叔身份,别人不敢驱赶郡主的丫鬟,他却无须顾忌。也幸亏他行色匆匆,未暇推究,只道是“郡主”恃着皇上爱宠,一时疏忽,思虑未周,便带了贴身丫鬟进来。

 完颜长之既然下了命令,蓬莱魔女也没有办法,只好走出宫门。完颜长之吩咐守门的卫士:“等下郡主启驾,你再唤她伺候。”这样一吩咐,蓬莱魔女就是想等完颜长之走了之后再返回,也不可能了。

 虚报军情,调走完颜长之的计划,是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共同设计的。但其后赫连清霞哄骗竺迪罗与她同往探监之事,却是赫连清霞的临机应变,自出心裁,蓬莱魔女并不知道。

 蓬莱魔女不知内里情形,不由得心头焦躁,暗自想道:“清霞妹子单独一人,是决计不能劫持完颜亮的了。但无论如何,也总还得救武林天骄。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进来了,岂能一事无成,白走一场?”

 蓬莱魔女在宫门外独自徘徊,想来想去,兀无良策。忽见有个少年军官走来,两只眼睛就似定在她的身上似的,见蓬莱魔女抬头向他张望,似乎有点尴尬,搭讪道:“你是和郡主同来的吧?怎的在这儿走来走去呀?”原来这个军官是给蓬莱魔女的美色所迷,见她低头走路,就大了胆子,向她偷看。

 蓬莱魔女灵机一动,说道:“你可知豹房在什么地方?”那少年军官怔了一怔,说道:“你要去豹房干吗?”蓬莱魔女道:“郡主命我去探视一个犯人。”

 那军官道:“可是武林天骄?”原来赫连清波日前曾去看过武林天骄,这个少年军官恰巧那日当值,知道这件事情。

 蓬莱魔女说道:“不错。郡主此际正在陪伴皇上,故而叫我代她探视。转达郡主的几句话。”

 那少年军官忖度:“武林天骄本是皇族子弟,想是郡主得了皇上的授意,要想方设法,劝他顺从皇上。嗯,他们皇族的事情,我官小位卑,不宜多问。”不过,他虽然对于蓬莱魔女的“宫娥”身份没有怀疑,也相信了她的说话,但心中却还另有一个疑问,是以一时间支支吾吾,不敢立即领她前往。

 蓬莱魔女已猜到了他心中想的什么,眉头一皱,说道:“皇上正在忙着。郡主传进去,要我前往豹房看那位檀公子,皇上只是说了一个‘好’字,便给了我一件东西,叫我领旨前往。皇上忘记叫人陪我,我也是一时糊涂,出了宫门,才想起豹房在什么地方,我都还没知道呢。”

 那少年军官道:“哦,原来你已经得了皇上御旨的。”蓬莱魔女说道:“没得皇上的允可,我怎么敢去?我想找一个人带我去,偏偏那些内廷侍卫,都是各有职守的,不能擅自离开。”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道:“将军高姓大名,你可肯给我带路么?”

 蓬莱魔女说的理由本来不算充分,但也有几分道理,可以自圆其说。那少年军官一来是因为已经知道蓬莱魔女的“身份”,他是看着她随着“郡主”来的,对她没丝毫怀疑。二来他也是巴望不得有此“艳遇”,可以陪伴一个漂亮的宫娥,还可以讨好郡主。于是立即欣然说道:“我叫麻翼赞,也是宫门侍卫,好在我恰巧此时散值,你随我来吧。”

 不多一会,麻翼赞带她到了一座牢房。原来金宫中的所谓“豹房”,即是专指皇帝私设的“刑房”,皇帝到什么地方,只要他认为有此需要,便在那地方设立“豹房”,故此有别于固定地址的天牢与任何监狱。

 麻翼赞大献殷勤,找到了豹房的总管,替蓬莱魔女说明了来意。但武林天骄是完颜亮亲自指派了八名亲信武士看管的,豹房的总管也不敢作主,只能将她带到监禁武林天骄那间囚房的门口,将她交给了那位轮值的武士队长。

 那武士队长道:“你来探视檀羽冲,可有皇上的允可。”

 蓬莱魔女道:“有皇上给我的一道虎符,可以代替圣旨。”那武士道:“拿出来看!”

 蓬莱魔女拿出了从赫连清波身上搜来的那道虎符,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这道虎符,能否发生效力?

 那武士队长是完颜亮的随身侍卫,识得“虎符”,这虎符的功用,等于上方宝剑,可以调兵遣将的。如随便拿它交给一个宫娥,作探监之用,是未免太过“隆重”了一些!

 但以蓬莱魔女的“身份”──郡主的心腹侍女,又有内廷侍卫麻翼赞陪她同来,这武士队长却怎敢有丝毫的怀疑?他验过了虎符,心中想道:“现在正是大军出击之际,皇上忙着调兵遣将,哪有工夫亲写圣旨,随手给她一道虎符,也是有的。但皇上肯把虎符随便交给一个宫娥,也可见得这个宫娥是深受郡主宠信,连皇上也知道的了。”

 这武士队长自作聪明,给蓬莱魔女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不禁对蓬莱魔女刮目相看,肃然起敬。交回了虎符,说道:“如此,请随我来。”叫手下打开牢门,便要陪蓬莱魔女进去。

 蓬莱魔女小声说道:“郡主要我给她传话,我只怕要与这个犯人多谈一会。你不要让别人进来。”

 那武士队长怔了一怔,说道:“是。但愿你劝得檀公子回心转意,顺从皇上。”原来他早已从麻翼赞口中,知道了这“宫娥”的“来意”,麻翼赞也是根据自己的意思忖度的,他要在同伴面前炫耀自己知道机密,当真地说了出来,这武士队长也就信以为真了。武林天骄本就是金国武士崇拜的偶像,这武士队长颇为他得罪了皇上而惋惜,这番话确是出于他的真心。他知道武林天骄的倔强脾气,有第三者在旁,只怕劝告更不方便,于是他答应了蓬莱魔女,不放别人进入,连自己也不敢进去了。

 蓬莱魔女进了囚房,聚拢目光,只见武林天骄戴着枷锁靠着墙壁,蓬莱魔女向他走去,他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头也没抬。

 武林天骄只道是看守的武士,根本不予理睬。他本来是准备牺牲了的,这几日来当真是形如槁木,心似死灰。但盼少受折磨,已不存生还之望。

 蓬莱魔女又是欢喜,又是悲伤。轻轻地走到了武林天骄身边,在武林天骄身边低声道:“你睁开眼睛,看看是谁来了?”

 武林天骄蓦地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大吃一惊,跳了起来,叫道:“你──”蓬莱魔女连忙掩着他的嘴巴,悄声说道:“不错,是我!小声点儿!”

 武林天骄定睛看去,黑暗中看不清楚蓬莱魔女的面貌,隐约只分辨得出是个宫娥打扮的女子。但蓬莱魔女的声音他还是认得的。

 这件事来得大过稀奇,武林天骄半信半疑,还不敢就完全相信这是蓬莱魔女,禁不住再问一句道:“你,你究竟是谁?”蓬莱魔女微微一笑,在他耳边吟道:“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高楼自管弦……”

 武林天骄惊喜交集,禁不住轻声接着念道:“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心断新丰酒,消愁又几千。”蓬莱魔女笑道:“这你可相信了吧?”原来这是他们在泰山初会之时,武林天骄用箫声寄意,所曾吹奏的一首诗。

 武林天骄道:“咱们是在梦中么?清瑶,你怎么来的?”

 蓬莱魔女道:“说不了这许多了。羽冲,咱们得想个法儿逃走。”

 武林天骄道:“不行啊,我中了酥骨散之毒,寸步难行。”

 蓬莱魔女拔出藏在身上的宝剑,斩断武林天骄的镣铐,说道:“你试服我这颗丸药。”

 武林天骄道:“这是解药么?竺迪罗怎会给你?”

 蓬莱魔女道:“这是我爹爹自制的辟邪丹,或许能使你恢复几分功力。”

 武林天骄道:“你冒了这么大的危险来看我,我非常感激。但我不能连累你,你,你还是赶快走吧!不必试了。”

 蓬莱魔女道:“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是怕即使恢复几分功力也帮不了我的忙?”武林天骄道:“你要知道这里有完颜长之、竺迪罗等许多好手,还有三千御林军,咱们摆明阵仗,是决计闯不出去的。你现在是冒充宫女吧?趁他们没有发觉,溜走还来得及。清瑶,你来看过了我,我已经心满意足,死无遗憾了。”

 蓬莱魔女听了他情意绵绵的话,心中很是难过,暗自想道:“他还是如此痴情,却叫我怎好启口表白我的心意?”原来蓬莱魔女是打算撮合他与赫连清云,希望他与笑傲乾坤释嫌修好,从今之后,三个人永为知己。

 但时机紧迫,已不容蓬莱魔女再想别的事情了。看守的武士们虽然不敢进来,却还是在外面巡逻。蓬莱魔女听得他们的脚步声走来走去,灵机一动,计上心头,说道:“羽冲,我有个妙计,咱们不必硬闯。你先服了这颗丸药,待会儿我叫那队长进来,点了他的穴道,你穿了他的衣裳,把斗篷遮过面孔,黑夜之中,别人未必便会那么细心。”

 武林天骄道:“总是太过冒险。设计虽妙,未必行得通。”

 蓬莱魔女道:“无论如何,试了失败,也总好过不试!羽冲,我心意已决,你倘若不跟我走,我就在这儿陪你,咱们一同死吧!”蓬莱魔女说得斩钉截铁,武林天骄无可奈何,只好服下那颗丸药。

 武林天骄试着运行内息,只觉胸腹间似有一颗珠子滚动,内力在一点一滴的凝聚,但要恢复三成功力,只怕也得一个时辰。蓬莱魔女道:“怎么样,好点儿吧?”

 武林天骄苦笑道:“清瑶,你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的,我看你还是先走的好。”蓬莱魔女道:“不,要走咱们一同逃走。”武林天骄道:“时间无多了,我想向你探听一个人。”蓬莱魔女怔了一怔,说道:“出去再说吧。”武林天骄道:“不,我只要知道他的消息。你能够告诉我吗?”

 蓬莱魔女进这牢房已有一炷香的时刻,眼睛渐渐习惯于黑暗了。她身有上乘内功,目力本就强于常人,只见武林天骄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神情非常诚恳。

 蓬莱魔女低声道:“你是说华、华谷涵吗?”武林天骄道:“不错,华大侠怎样了?”蓬莱魔女道:“听说是在山东海上,与王宇庭他们在一起。日前打了一个胜仗,把完颜郑嘉努杀了。”武林天骄说道:“清瑶,请你听我劝告,你已经来看过我了,你应该去华谷涵那儿。”

 蓬莱魔女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武林天骄道:“请你相信我,这是出于我肺腑之言!绝不是对华谷涵存着妒意,说的什么反话。”

 蓬莱魔女心弦颤抖,脸上一片晕红,说道:“我希望你也能够活着去见华谷涵,你们两人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请你相信我,这也是出于我肺腑之言!”

 武林天骄大为感动,却苦笑道:“只怕我出不去了。但只要你们两人得到幸福,我此生已无遗憾。”

 蓬莱魔女道:“不,你一定要出去。耶律元宜也在等着你出去呢,你忘了你的抱负么?你不是要推翻暴君,救民于水火的么?现在正是时机了!只要有一线可以逃走的希望,你就不应在这牢中坐以待毙!”

 这番话比刚才所说的儿女私情更震撼武林天骄的心。武林天骄翟然一惊,说道:“多谢你提醒了我,好,那就依你计而行吧。”

 蓬莱魔女正想把那队长叫来,忽听得门外又有人声,听得出是有两个人正在走来。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赫连清霞和竺迪罗。

 那武士队长看见了“郡主”到来,颇为惊诧,说道:“郡主你也亲自来了?”

 赫连清霞道:“怎么?我不能来么?皇上要我来的,你是不是还要圣旨?”那武士队长行过了礼,讷讷说道:“卑职不敢。但你的侍女如今正在里面。她说是替你来的,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竺迪罗大吃了一惊,叫道:“郡主,这、这是──哎哟!”赫连清霞出手如电,骈指一戳,点中了他的“魂门穴”。

 “魂门穴”是人身十二个麻穴之一,倘被重手法点了穴道,多好武功也是不能动弹。赫连清霞一举奏效,心中大喜,如影随形,跟踪扑上,一式“龙形穿掌”,抓向竺迪罗的琵琶骨,便要把他拿下。

 不料竺迪罗十分机警,在听到那武士队长说有个宫娥在里面之时,已知有了意外,只是还不敢断定是否“郡主”主谋而已。他有运气闭穴之能,一觉不妙,便闭了全身穴道。因此虽然给赫连清霞点中了穴道,只是略感酸麻,并没倒下。他故作摇摇欲坠之态,正是要诱敌来攻。

 赫连清霞那一式“龙形穿掌”刚要搭上竺迪罗肩头,竺迪罗蓦地一声大喝,反手便是一掌,掌力未收,双指斜势一勾,又反扣赫连清霞的脉门。

 赫连清霞内力远不及竺迪罗,但竺迪罗也有点顾忌,不敢便下杀手。要知“郡主”是完颜亮宠爱的人,竺迪罗只是个客卿身份,所以他这一招反手擒拿,目的只是在于把“郡主”擒下,交给完颜亮处置。

 这一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吓得那几个看守监牢的武士不知所措,武士队长连忙拦在他们中间,叫道:“郡主、法王,这是怎么回事,有话好说!”赫连清霞正被对方的内力震得立足不稳,眼看就要给他抓着脉门,这武士队长这么一来,恰好替她挡了一招。只听“砰”的一声,武士队长那魁梧的身躯被竺迪罗的掌力震得似皮球般地抛了起来。赫连清霞则闪过了一边,“嗖”地拔出了贴身所藏的月牙刀。

 赫连清霞的月牙刀可以兼作刺穴之用,招数奇幻无比,月牙刀一出手,便把身旁的两个武士刺翻,唰、唰、唰,向竺迪罗连劈三刀,竺迪罗没带兵器,脱下了身上的袈裟,袈裟一抖,俨似铺起了一片红霞,荡开了赫连清霞这迅捷无比的连环三刀。大叫道:“这郡主定是假的,你们不要害怕,快快把她拿下。”

 那武士队长本领不弱,虽被抛起,却没受伤,脚尖着地便即弹了起来,又再向前冲去,叫道:“不管她是真的假的,咱们奉命看守,有人劫狱,便该拿下。”赫连清霞已经刺翻了两个武士,这队长当然知道她是意图劫狱的了。

 赫连清霞叫道:“姐姐出来!”一言提醒,那武士队长连忙叫道:“快去捉那宫娥,守着钦犯!”竺迪罗反身一脚,砰的便踢开了牢门。

 蓬莱魔女早已守在门边,竺迪罗一只脚刚踏进来,蓬莱魔女“唰”的一剑便刺他膝盖。蓬莱魔女心思灵敏,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想到了要活捉这竺迪罗,迫他交出解药的计划。

 竺迪罗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宫娥”会有如此高强的本领,饶是他闪躲得快,也还是着了道儿。只听得“嚓”的一声,竺迪罗一招“十字摆莲”,飞脚踢出,他没踢中蓬莱魔女,蓬莱魔女的剑尖已在他的小腿划开了一道伤口。但可惜差了点儿,未能刺中他膝盖的穴道,给他的只是皮肉之伤,这也是因为蓬莱魔女志在活擒,未下杀手的缘故。

 竺迪罗与蓬莱魔女曾几次交手,接了一招,已知她是谁人,心里又惊又怒,一声大吼,抖起袈裟,向蓬莱魔女横扫过来,喝道:“好大胆的魔女!来人哪!”两人功力本是在伯仲之间,竺迪罗受了点伤,略逊一筹,但急切之间,蓬莱魔女也不能将他擒下。竺迪罗的袈裟舞得呼呼风响,荡开了蓬莱魔女的拂尘,又解开了她两记凌厉的剑招,从她身边窜过。

 蓬莱魔女喝道:“往哪里走!”追上去一剑刺他背后的“风府穴”。竺迪罗反手一展袈裟,蓬莱魔女玄功默运,抖动拂尘,射出她的独门暗器。牢房黑漆,尘尾射出,无声无息,竺迪罗武功再高,也闪躲不开,他那袈裟只荡开了蓬莱魔女的青钢剑,却未能全数拂落射来的尘尾,肩头上着了两根,宛如利针刺体,关节处又痛又麻。

 蓬莱魔女运剑如风,正要再刺他的穴道,忽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原来那武士队长也窜了进来了。

 这武士队长的本领远不及蓬莱魔女,但他身为队长,当然亦非庸手,虽然相差甚远,却也还可以抵挡几招。蓬莱魔女身躯半侧,挥动拂尘夺他手上的大斫刀,心力稍分,竺迪罗已是脱出了她剑势笼罩的范围,飞快地向墙角那团黑影扑去。

 竺迪罗是自知受伤之后,决计抵敌不了蓬莱魔女,故而打了一个如意算盘,要把武林天骄擒拿在手,作为要挟。他知道蓬莱魔女是来救武林天骄的,只要武林天骄在他手中,蓬莱魔女就绝不敢用强。待得后援的武士到来,便可反败为胜。

 且说武林天骄服了辟邪丹之后,内力正在一点一滴地凝聚,此时已恢复了两分功力,但要用来对抗竺迪罗,那还是差得太远。

 幸在竺迪罗也只是志在擒人,不敢伤害武林天骄的性命。他只道武林天骄着了他的酥骨散之毒,没有他的本门解药,一点气力都使不出来。是以全无顾忌,冲到了武林天骄面前,伸手便抓!

 武林天骄抓起铁链作为兵器,一招“霸王鞭石”,横扫敌腕,他气力虽然还未恢复,但武学造诣却比竺迪罗高明得多,竺迪罗猛力一抓,抓着了铁链的一端,给他用了一个“卸”字诀,铁链轻轻一带,竺迪罗不由得身躯倾侧,那股猛力扑了个空,险险栽倒。

 竺迪罗吃了一惊,想不到武林天骄居然还能动手。但竺迪罗亦非泛泛之辈,身形转了半圈,立即稳住。他接了一招,已知对方虚实,不过恢复两成功力而已。当下一手抓着铁链,一掌便击下去。这一掌击在铁链中间,教武林天骄再也不能运用“卸力消劲”的功夫,意图将武林天骄虎口震裂。

 武林天骄冷冷说道:“大和尚,你的隔物传功还未学得到家。”端坐地上,向后一靠,他后面是一根石柱,铁链擦着了石柱,只听得“轧轧”声响,火星蓬飞,竺迪罗的内力,被武林天骄也用“隔物传功”的本领,转移到了石柱之上。

 这么一来,便似应了一句俗话──“蜻蜓撼柱”,竺迪罗内力再强,也绝不能撼动一根石柱。武林天骄丝毫未受伤害,反而是竺迪罗的虎口给震裂了。

 “喀嚓”一声,铁链中断,竺迪罗脚步一个跄踉,正要再扑上去,忽觉背后有金刃劈风之声,原来蓬莱魔女已经把那武士队长击倒,赶来解武林天骄之危。

 竺迪罗受伤在先,又给武林天骄消耗了他许多内力,怎能打得过蓬莱魔女,不过几招,蓬莱魔女“唰”的一剑,便刺中了他的“肩井穴”。蓬莱魔女的剑尖刺穴,劲度用得恰到好处,比重手法点穴还胜几分,竺迪罗“卜通”倒地,再也不能动弹了。

 赫连清霞在牢门外与五个看守武士恶斗,也已杀伤了其中二人。蓬莱魔女出去助战,转眼之间,将另外的三人也都击倒。

 赫连清霞道:“檀师兄怎么样了?”蓬莱魔女道:“没受伤,你快进来!”原来那豹房总管已闻警报,招来了一队卫士,此时已经赶了到来。

 赫连清霞进了牢房,蓬莱魔女迅即在里面把牢门关上,这牢门是几寸厚的铁板铸造的。蓬莱魔女笑道:“他们要想破门而入,至少也得半个时辰。咱们先取解药。”任那些卫士擂门打骂,都不理睬。蓬莱魔女在竺迪罗身上搜出许多丸散,却不知哪一种才是对症的解药。

 蓬莱魔女道:“你的性命在我手中,说出解药,换你性命!”

 竺迪罗闭口不言。蓬莱魔女道:“你别梦想做金国的国师了。完颜亮覆亡就在今夕,你听听罢,我们的大军已经杀来了!”

 竺迪罗是武学深湛之士,善于伏地听声,此时他躺在地上,穴道虽然被封,功夫并未消失。凝神细听,果然隐隐听得山下金鼓交鸣,两军厮杀之声。听这声音,似乎是在五六里之外。金国的百万大军,在这段江边布防,绵延数十里,纵深十余里,在十里之内传来的厮杀声,也足以说明金国的第一道防线已被敌方突破了。

 但竺迪罗仍是闭口不言,赫连清霞不禁怒道:“你这秃驴当真是至死不悟,要给完颜亮作陪葬么?”

 竺迪罗冷冷说道:“完颜亮待我以国师之礼,我纵死何辞,岂能受人威胁?”

 蓬莱魔女冷笑说道:“完颜亮待你以国师之礼?好,你听听他们说些什么,我倒不想杀你,但只怕完颜亮却要把你置之死地呢!”

 擂门打骂的声音忽地停止,只听那个豹房总管的声音说道:“不必顾虑,放火烧吧!”那武士队长道:“放火烧这牢房?但戒日法王也在里面呢!听说他是要做咱们大金国的国师的。”

 那豹房总管道:“皇上说两害相权取其轻,若给那魔女救出了武林天骄,祸患更大。如今咱们正在与宋军决战,绝不能让敌人在咱们心腹之地闹事,给咱们多添麻烦了。莫说竺迪罗还未曾正式受封,即使已经是真的国师,也只有将他一同烧死!”

 那武士队长道:“哦,这么说,原来这是皇上的主意?”

 那豹房总管道:“我行事一向谨慎,当然是请示过皇上,才敢叫你们动手。时间无多,别唆了,快放火烧吧!”

 那武士队长是因为敬重武林天骄,还想保全他的性命,所以不忍放火烧的。他提出竺迪罗来,不过是作个藉口而已。但他虽然敬重武林天骄,转念一想,蓬莱魔女武功极为厉害,倘若不用火攻,破门而入,凭着人多,虽然可以活擒屋内的这几个人,但手下武士亦难免有所死伤,甚至自己亦未必能保全性命。在这利害关头,他当然也只有牺牲武林天骄,“谨遵皇命”。

 那武士队长道:“好,既有皇上的御旨,那就放火吧!放火!”

 这座牢房周围是数丈高的青砖围墙,上端开有小小的铁窗,转眼之间浓烟已是从铁窗透入,呛得竺迪罗连打喷嚏。

 蓬莱魔女道:“我们可以突围而出,或许还能死里逃生。竺迪罗,你却只有在这里任凭他们烧死了。”

 竺迪罗并非不怕死,不过是为了顾住身份,未到最后关后,不肯轻易屈服而已。如今听得完颜亮要把他也一同烧死,不禁又惊又怒,说道:“好,完颜亮既然如此待我,我对他还有什么指望?这是解药,你们拿去!”

 竺迪罗指出了对症的解药,蓬莱魔女大喜,忙给武林天骄服下。过了片刻,但见武林天骄顶门上冒出丝丝白气,蓬莱魔女疑心不定,问道:“有没有效?”武林天骄点了点头。

 蓬莱魔女知道确是解药之后,便替竺迪罗解开穴道。竺迪罗却是忧形于色,说道:“只怕──”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蓬莱魔女道:“只怕什么?”

 此时火势已经越来越大,整座牢房都在火海之中了。只听得梁摧栋折之声,牢房随时都可能倒塌。房中烟雾弥漫,更是令人难受。

 着了酥骨散之毒,虽有对症解药,也得半个时辰才能恢复功力。竺迪罗担忧的就是时不我予,只怕武林天骄所服的解药未曾奏效,他们已丧身火窟之中。但若没有蓬莱魔女与武林天骄联手相助,竺迪罗独自一人,又绝不能闯出这个火窟。

 竺迪罗没有回答,蓬莱魔女已经知道他担忧的是什么了。但此时着急也着急不来。蓬莱魔女只有站在武林天骄身边,替他拨散烟雾,免得影响他的呼吸。

 “轰隆”一声,屋中的大梁折断,正从他们的头顶落下来,竺迪罗双掌运力,将那两段大梁推开,木头撞在墙上。厚厚的砖墙也给火烧得快要融了,给大木一撞,登时裂开了一个缺口,足可以容得两个人并肩通过,火焰登时也从缺口冲了进来。

 武林天骄忽地一跃而起,说道:“柳女侠,我和你比比掌力!”原来武林天骄因为先服了一颗避邪丹,已恢复了两三分功力,再有对症解药,见效就快得多了,至今不过一炷香时刻,功力已是完全恢复,无须半个时辰了。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说道:“好,霞妹,你随着来!”与武林天骄双掌同时发出,只听得呼呼风响,当中卷来的火舌竟给他们联手的掌力荡开!

 竺迪罗抖起袈裟,恍如一片红云,推挤开两旁的火焰。蓬莱魔女与武林天骄当中开路,火头冒起一丈多高,反烧回去,吓得那一大群武士纷纷躲闪。

 蓬莱魔女喜出望外,不但是由于已经夺得了一条生路,更高兴的是武林天骄痊愈之后,功力便即恢复,不逊从前。这几个人都是一身上上的轻功,只是脚尖微微着地,恍如蜻蜒点水,转眼之间,已闯出了火场。地底虽然烧得滚热,但他们一掠即过,也不过感到脚板微烫而已。

 可是一闯出火墙,却又碰到了“人墙”了,御林军的军官,与完颜亮跟前的武士,十九都已调来,数百人布成了方阵,把武林天骄等人重重围困,当真是水泄不通。就在此时,只听得有十分刺耳的笑声,完颜亮在侍卫簇拥之下,也来到了现场了。

 完颜亮冷笑道:“檀羽冲,你倒是艳福不浅啊,居然有赛似天仙的美人儿,舍了性命前来救你。可惜你还是翻不过我的掌心!”

 蓬莱魔女怒道:“狗嘴里不长象牙!”拂尘一卷,夺了一个武士的长刀,反手一抖,长刀化作一道银虹,越过人墙,向完颜亮笔直飞去。但距离究竟是远了一些,飞刀掷到,已是强弩之末,给完颜亮的“护驾法师”鸠罗上人双钹一合便打落了。

 完颜亮哈哈大笑道:“真想不到你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竟是北五省的强盗头子,你以为凭着你手下的乌合之众,就可以和我作对了吗?告诉你吧,你今晚派来捣乱的六七股强盗,都已落进我的网中,给我重重围困了!你想与我作对,那是做梦!我看你不如就做了朕的妃子吧,做朕的妃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岂不胜于当一个女强盗多多!”

 蓬莱魔女骂道:“完颜亮,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还敢猖狂!”完颜亮大笑道:“看在美人儿的份上,我许你诅咒我,我可还要保全你的性命呢。”“你们小心点,别伤了她的性命。有谁能活捉这个魔女,封万户侯!”

 蓬莱魔女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剑法,那些武士一近她的身前,便给她刺中穴道。但对方人数太多,杀散了一批,还有一批,重重围困,蓬莱魔女要想突围而出,也是难于登天。

 赫连清霞与蓬莱魔女并肩应敌,众武士不明就里,仍然把她认作“郡主”,无不惊诧。他们也都知道这个“郡主”是皇上宠爱的人,动起手来,也多少有点顾忌。哈尔盖到完颜亮跟前请示道,“郡主谋叛,皇上是要她死还是要她活?”

 完颜亮又冷笑道:“赫连清波,朕待你不薄,你是亡国贱人,朕封了你做郡主,你不感恩图报,居然也作起反来!哼,哼,敢情你也是看上了檀羽冲了?论理你该碎尸万段,姑念你往日功劳,立即投降,还可以免你一死。”

 完颜亮直到此时,还未看出赫连清霞是假冒的“郡主”。赫连清霞受不了他的侮辱,本想说明自己身份,将他臭骂一顿,但转念一想:“让他误会也好,可以断了姐姐的后路。”

 众武士听得完颜亮这么一骂,放大了胆子来捉赫连清霞。赫连清霞舞起月牙刀,劈翻了几个武士,指着完颜亮骂道:“你对我有何恩德可言?你杀了我的父亲,却布下骗局,损毁我父亲的名誉,诬他是投降的,你当我不知道么?”完颜亮面色倏变,冷笑道:“好,你既然知道,那你就休想活了!”

 赫连清霞与蓬莱魔女背靠着背,拂尘翻飞,剑气如虹,刀光似雪,敌人从哪方攻来,都给她们杀退。武林天骄那支玉箫,在他被擒之初,已给缴去,只凭双掌应敌,虽是空手,却也无人近得了他。但他不愿多伤本国武士,只是施展擒拿手法,把攻到身前的武士摔翻,或者夺去对方的兵刃,令他知难而退。金国的武士,对武林天骄本来就颇敬畏,又见他如此厉害,更是不愿与他为敌。初时还有几个贪功图赏的人意欲擒他,给他摔翻之后,其他的人,便只是虚张声势,围着他呐喊了。不过既有完颜亮在场坐镇,他的手下当然也不能轻易让他们突围。

 还有一个竺迪罗,则给隔开一边。武士们不知他与武林天骄已经化敌为友,碍于他是客卿身份,不敢强攻。但他既然是同武林天骄一同冲出来的,武士们未摸清底细之前,也不敢放他出去。

 完颜亮道:“戒日法王是自己人,他是受了那妖女之骗的,你们不可攻他。”围攻竺迪罗的武士遵命住手。完颜亮接道:“法王请助朕一臂之力,把那蓬莱魔女拿下,朕立即封你国师。”

 其实完颜亮对竺迪罗也不是没有疑心,不过他急于要活捉蓬莱魔女,是以许以高位,意图分化敌人,引诱竺迪罗再给他效忠。

 竺迪罗一声长笑,说道:“多谢陛下的重赏了。贫僧侥幸没给烧死,这国师之位却是不敢贪图了。请陛下准许贫僧回国。”

 完颜亮怔了一怔,哈哈笑道:“法王想是有所误会了。朕岂能将你一并烧死?朕早就吩咐了他们,烧毁豹房之后,立即便抢救法王的。你及时脱险,那更好了。请法王休生异心,朕今晚还要多多倚仗呢!”

 竺迪罗已看穿了完颜亮的狠毒心肠,哪里还肯上当,冷冷说道:“陛下将士如云,能人无数,哪里在乎一个化外野僧?贫僧得全首领已是万幸,还望陛下放贫僧回国。”

 完颜亮面色一变,道:“好,你既然不愿留在此处,我也不便强留了。请你回去之后,在你国国主之前,代表朕的心意,愿两国永远修好。儿郎们,闪开条路,让法王下山。”

 竺迪罗走出人堆,合什说道:“贫僧告辞了!”刚走得几步,话犹未了,完颜亮忽地喝道:“放箭!”手下五百张“神臂弓”同时射出了喂毒的利箭,箭如雨下。竺迪罗只道他碍于吐蕃国与金国的邦交,不敢杀死他的,哪知完颜亮还是下此毒手。可怜竺迪罗武功虽然高强,却怎能抵挡几百张神臂弓的攒射?

 竺迪罗抖起袈裟,乱箭四面荡开,但肩腰腿腹,还是接连中了几枝,这些箭都是在鹤顶红(一种极厉害的毒药)中淬炼过的,只中一枝已不得了,何况是接连中箭,遍体鳞伤?

 竺迪罗大吼道:“完颜亮,你、你好狠毒!”吼声初起,宛若雷鸣,但说到最后的“狠毒”二字,已是声嘶力竭,变作哀呜了。完颜亮哈哈笑道:“你善于使毒,朕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竺迪罗眼睛发黑,叹口气道:“报应,报应!但我却不应死在你的手下!”说话之间,前心又中一枝,竺迪罗护体神功已散,蹦地跳起一丈来高,尽了最后一点气力叫道:“完颜亮,你好狠!我身为厉鬼,也要找你算账!”“砰”地跌落地上,气息已绝。

 完颜亮冷笑道:“不是朕心狠手辣,你既然对朕起疑,朕岂能放你回国,在吐蕃大汗面前饶舌?”

 竺迪罗曾与完颜长之合谋害死古月禅师,武林天骄等人对他本来颇有恨意,但见他如此下场,也不禁好生慨叹,转而痛恨完颜亮了。

 完颜亮又纵声笑道:“你们看见了竺迪罗的下场没有?你们若再负隅顽抗,竺迪罗就是你们的榜样!”

 武林天骄怒道:“大丈夫死而何惧,我纵然死了,也绝不能降你!”蓬莱魔女则冷笑说道:“完颜亮,你也是死到临头的了。人生总有一死,但只怕你身死之后,还要遗臭万年,受人唾骂。”

 完颜亮大怒道:“好呀,你这样不识抬举,朕也不能爱惜你了。儿郎们放手杀吧,活的拿不了,死的也要!”

 混战之中,神臂弓不能使用,武林天骄等人倒是不必提防毒箭。但那些武士在完颜亮亲自督促之下,却不能不卖命进攻,武林天骄等人虽然暂时还可支持,但亦已渐渐感到气力不加。

 这时已是三更时分,蓬莱魔女心道:“虞允文在长江上不知打得如何?但盼他能够火速渡江才好。那几路义军也不知突围了没有?金鼓之声沉寂,唉,只怕有点不妙。”蓬莱魔女心悬两地,大为焦急。

 心念未已,忽听得轰隆轰隆之声,宛若雷声隐隐,远远传来。陡然间,只见东方天际,又似窜起了数十百道金蛇,火光照亮了半边天。

 完颜亮眉头一皱,惊疑不定。就在此时,后路将军兀赤儿匆匆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陛下,陛下,大、大事不好了!”

 完颜亮大吃一惊,故作镇定道:“何事慌张?从容禀来!”正是:

 风雷震荡惊雄霸,举眼长江浪拍天。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