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回 虎穴闯来饶胆气 豹房相会表心情

 公孙奇捧了三炷香,心道:“世上的事情真有些出人意表,我本是要杀他的,如今却给他上香来了。这小子也算运气,要是他当时丧在我‘化血刀’下,今日焉能死得如此风光?清波有个妹妹是跟他的,可惜如今也不知哪里去了?这个妹妹长得比她姐姐还要标致,这小子无福消受,我倒怎生想个法儿,把她弄到手才好。”

 正自胡思乱想,忽听得赫连清波尖声叫道:“妹妹,你──”公孙奇又喜又惊,“原来就在这儿,这可真是天从人愿了!”刚要回头,却不料就在这一刹那,他足踏的那两块方砖突然沉下,裂开了一个窟窿。原来这正是蓬莱魔女临时所布的“机关”,算准了他们要到灵前上香,预先把砖头挖松,然后运用内功做了一番手脚,叫他一踏上便即碎成粉未,坠下窟窿。公孙奇本领高强,这个小小的“机关”本来无奈他何,但一来他做梦也想不到会在金国的军营遭受暗算,二来也想不到他的师妹会在这儿。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之下,方觉不妙,拔足已迟,半截身子陷入了窟窿之内,与此同时,赫连清波也着了道儿。但因为她是跟在公孙奇后面,──她要表示尊敬丈夫,在“官式”场合,她是“监军”,公孙奇是她“副使”,当然由她领头;到了私人场合,她就让丈夫走在前头了──公孙奇双足踏上“机关”,她只是足尖碰着松了的砖头,未曾坠下。她那一声尖叫,是因为看见她的妹妹清霞突然在她身旁出现的缘故。

 公孙奇大吼一声,三枝香反手甩出,双足一纵,拔身而起。但蓬莱魔女身法何等矫捷,公孙奇一失足之时,她已在灵幔后如箭射出,拂尘一挥,一根尘尾射中了公孙奇的“愈气”“环跳”“伏兔”三个穴道,前两个是麻穴,后一个是“残穴”,可令他筋脉伤残。

 公孙奇武功当真是非同小可,那三枝香从他手中甩出,赛如短箭,蓬莱魔女挥动拂尘打落了两枝,另一枝香却射中了在旁边“陪祭”的吴哥儿,香头在他手臂上竟插进了几分,灼伤了他一片皮肉。

 蓬莱魔女打落了两枝香,前扑之势稍为受阻,就在这一瞬间,公孙奇已经跳出了窟窿。他内功确是深湛之极,三处穴道被蓬莱魔女的独门暗器射中,居然并未摔倒,也未伤残。不过两处麻穴的筋脉也已感到一阵酸麻,急切之间,气血不能畅通,跳跃不灵,武功也受了影响。

 说时迟,那时快,蓬莱魔女已是尘剑兼施,左手拂尘,右手长剑,一齐向公孙奇攻到,拂尘罩着他的身形,长剑霍霍展开,马上便是一招三式,剑尖刺穴,剑柄撞腰,刃口又削向他的膝盖。

 公孙奇霍地一招“弯弓射雕”,左掌如弓斜劈,右臂如箭直挺,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正中蓬莱魔女剑脊。

 掌风激荡,尘尾飘散,登时把蓬莱魔女的一招“天罡尘式”破了。可是那中指的一弹之力,却不过把剑尖稍稍弹歪,并未能将蓬莱魔女的长剑打落。

 原来公孙奇前日与柳元宗硬拼了一掌,元气颇为耗损,经过了两日的调养,虽然并无妨碍,但却只是恢复了七成功力。他练成了桑家的内功之后,与他本门的内功合而为一,本来胜过了师妹,但也胜不了多少。如今减了三成功力,穴道又受了伤,气血一时间未能畅通,此消彼长,蓬莱魔女已是反转来胜过他了。

 蓬莱魔女手腕一翻,剑走轻灵,一招未收,次招续发,剑剑不离他的要害穴道;公孙奇要使用毒掌功夫,但蓬莱魔女以拂尘护身,公孙奇此际的功力,只能勉强将她的拂尘荡开,却打不到她的身上。公孙奇虽有“隔物传功”的本领,但“隔物传功”,力量更弱,公孙奇功力已及不上师妹,无法对她造成伤害。

 更令他吃惊的是,他已经知道了对手是谁。蓬莱魔女此时还是男子装束,但她那柔云剑法与天罡尘式却是公孙隐的独门武功,公孙奇当然认得他家传的功夫,甫一交手,便知道这个“男子”是他师妹了。不由得想道:“师妹既在这儿,他们父女重逢之后,形影不离,她的父亲想必也已来了!”当今之世,公孙奇只害怕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的父亲公孙隐,另一个就是蓬莱魔女的父亲柳元宗。但他自己的父亲,他料想碰上了也未必就会杀他;碰上了柳元宗那就难说了。他接连两次吃过柳元宗的大亏,对柳元宗更是心怀恐惧。

 心里一慌,招式更乱。蓬莱魔女一招“龙门鼓浪”,唰,唰,唰,连环三剑,公孙奇双掌封闭不住,意欲跳跃避开,但膝盖的穴道受伤,筋脉还在酸麻,跳跃不灵,避开了两剑,逃不过第三剑,这一剑正好又是刺中他的膝盖,公孙奇再也支撑不住,“卜通”倒地。幸而蓬莱魔女还是手下留情,仅是以剑尖刺了他的穴道。要不然,若是施展杀手的话,这一剑早已穿过了膝盖,令他残废了。

 另一边赫连清霞也已把她的姐姐制服。赫连清霞早已抹去了面上的油彩,露出了本来面目,赫连清波骤然碰上了她的妹妹,也是吃惊不小。赫连清霞曾得过柳元宗的指点,三姐妹中,年纪以她最小,本领则以她最强,赫连清波一着慌,就给她用小擒拿手法扣着了脉门,再也不能动弹了。

 赫连清波道:“三妹,你如此胡作非为,不怕招来阖营覆灭之祸么?”赫连清霞冷笑说道:“你以为完颜亮就是安如磐石,可以永远保你荣华富贵了么?我一门忠义,爹爹是以身殉国的英雄,母亲是含辛茹苦抚养我们成人、教导我们以身许国的女杰,我没有你这样颜事敌的姐姐!辽国的好男儿,也没有像你这样贪生怕死的人!”

 赫连清波冷笑道:“你可别忘了你的宜哥,他是金国的指挥使,生荣死哀,刚受了皇上的‘御祭’的啊!他忠于大金,你却要煽动他的下属造反,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你要累他也遭受戮尸之祸么?”

 耶律元宜哈哈一笑,露出本来面目,说道:“你看我是何人?我的尸体也早已受戮了。嘿,嘿,完颜亮害不死我,如今我可要去杀他啦!”

 赫连清波目瞪口呆,半晌,叹了口气,说道:“我一生自负聪明,不料今日却落入你们的陷阱。罢,罢,你不念姐妹之情,那就把我杀了吧!”

 这一边,赫连清波向她妹妹求情;那一边,公孙奇知道他师妹的脾气,求情也没有用,索性挺起胸脯说道:“好,我死在你的手上,总算值得,胜于让外人杀了。好,你就用我爹爹教过你的武功来杀我吧!”

 蓬莱魔女怒道:“公孙奇,你还知不知道有羞耻二字?我与你同样学的武功,如今我是义军盟主,你却变作了敌人的走狗!亏你还敢提起你的爹爹!”话虽如此,但她念及恩师只有这一个儿子,提起剑来,却毕竟下不了杀手。

 耶律元宜想起那一掌之仇,怒气勃发,抢了随从小校的一根皮鞭,照着公孙奇的头面,狠狠地抽了一顿,骂道:“奸贼,你也有今日!”“卜”的一声,皮鞭打断,公孙奇有“护体神功”,并没重伤,但也给打得面目青肿,头破血流。

 蓬莱魔女道:“请将军看在我的份上,暂且饶他一命。事情过了,我将他押给他父亲发落。”

 蓬莱魔女走过去帮忙清霞将她姐姐捆了起来。蓬莱魔女想起她那许多挑拨离间,陷害忠良的事,也忍不住怒气勃发,斥道:“玉面妖狐,看你如今还能陷害人么?”

 赫连清霞叹了口气,说道:“论理她该处死,但我妈临死之时……”说到这里,眼圈一红,说不下去。蓬莱魔女知道此事,她母亲的遗嘱是要她们两姐妹找回大姐的,赫连清霞说不下去,一半是由于伤心,一半则是不便向蓬莱魔女求情。

 蓬莱魔女道:“赫连清波,看在你妹妹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悔改的机会。但现在可还不能放你。”说罢叫耶律元宜取来了粗大的铁链将他们两人缚在柱上,又给他们戴上数十斤重的铁枷,料公孙奇纵有天大的神通,要挣脱这样沉重的枷锁,亦是不能。

 耶律元宜叫一众军官退下,只留下吴哥儿、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三人。蓬莱魔女问道:“武林天骄囚在什么地方?”赫连清波道:“御营豹房之内。”“何人看守?”“八名金帐武士。”

 蓬莱魔女起了疑心,问道:“完颜亮就放心只让八名武士看守么?是否已把他打成残废了?”赫连清波道:“这倒不会,但竺迪罗已给他服下了酥骨散。武林天骄多好的武功也使不出来啦。完颜亮要留下他慢慢折磨。”

 蓬莱魔女暗暗叫苦,再问她道:“要怎样才能探访他?”赫连清波道:“须得皇上的允准。柳女侠,我劝你打消了救他的念头吧,你虽然本领非凡,但要救武林天骄,可是千难万难,只怕还要赔上你一条性命!”赫连清波如此劝说,却并非出于好心。她知道蓬莱魔女的脾气,越是困难,越要冒险。故此她用“激将”之计,正是生怕蓬莱魔女不去。心中想道:“她这一去,无异自投罗网,山上有三千御林军,有完颜长之、竺迪罗等许多好手,这魔女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是无济于事,乐得让她遭殃。”

 哪知蓬莱魔女胸中早有成竹,当下冷笑说道:“多谢你的好心了。只要你所说的不是虚言,待我回来便即放你。现在暂且借你的衣裳饰物一用。”当下取下了赫连清波所戴的珠宝饰物,剥下她外面的衣裳,把另外一件衣裳给她披上。耶律元宜也依法炮制,剥下了公孙奇的衣服。

 赫连清波带来的那班宫娥,也早已被军官们制服,囚在外面的一座帐幕。蓬莱魔女走到那儿,挑选了一名身材与她相同的宫娥,与她换了衣裳,扮作那个宫娥的模样,回来再给赫连清霞打扮。

 赫连清霞与她姐一般相貌,只身材略矮一些,蓬莱魔女给她把鞋子垫高几分,穿戴上郡主的衣饰,活脱脱就是一个赫连清波。

 两人从静室走了出来,耶律元宜笑道:“霞妹,你这个郡主是像到极了,包保完颜亮也看不出来。我这个郡马可并不怎样像。”赫连清霞道:“你不必去见完颜亮,黑夜之中可以蒙混过去。”

 这时已是初更时分,事不容缓,众人便按照商定的计划而行。赫连清霞扮作“郡主”,带了一个贴身的“宫娥”,便即乘坐赫连清波原来的坐骑,去见完颜亮。

 完颜亮颁下的命令是定在三更渡江,此时前头部队已经调动,开赴江边,准备下船。沿途大军拥塞,赫连清霞虽是“郡主”的身份,各个带队的军官见她们两骑马到,便即让路,但毕竟还是阻延了不少时候,到了完颜亮御营所在的那座山下,已是将近二更了。

 幸喜站岗的军士都认得这个“郡主”,无须盘问,便放她们上去。可是当她们到了“行宫”,求见完颜亮之时,却又碰上一点小小的意外。

 那守值的军官恭恭敬敬地向赫连清霞行过了礼,问了她的来意,却皱起眉头说道:“郡主,你这个时候来得不巧,皇上正在大发脾气,我,我不敢替你通报。皇上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一发脾气,哪个倒楣的人碰上了,可能就要遭殃!”

 赫连清霞道:“但我有紧急事情,必须觐见!”那守值军官说道:“我看你还是暂待一时,待皇上脾气过了再说。”赫连清霞道:“我这是紧急军情,一刻也不能拖延!”

 那军官搓搓双手,说道:“这怎么办?好吧,我请哈将军出来,让他给你作主。”完颜亮暴虐成性,一不高兴,便要杀人,这个职位低微的军官,实在没有这个胆量,在完颜亮发脾气的时候,跑到他的跟前。

 赫连清霞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好,那你赶快去请哈将军。”那军官却又说道:“我不能擅离此地,我是奉令守门的。要等里面有人出来,我才能叫他给你去请哈将军。”

 赫连清霞道:“好,我自己进去,皇上怪罪,我自己担当!”那军官大惊失色,颤声说道:“郡主,你不怕怪罪,小人,小人却是担当不起,这,这,这……嗯,好了,哈将军来了。”长长地吁了口气。原来哈尔盖是今晚的“值殿将军”,他听得外面有喧哗之声,其中的一个声音且是女子,便出来察看。

 哈尔盖与赫连清波是时常见面的,十分熟识,但他也认不出这个“郡主”乃是假冒,见了赫连清霞,便即笑道:“郡主,你来得正好。”

 赫连清霞道:“他却说我来得不巧呢!听说皇上正在发脾气,是么?”哈尔盖道:“他不懂的,就因为皇上发脾气,你来了可以哄他喜欢。进来吧!”原来赫连清波人既美艳,又善奉承,平日很能讨得完颜亮的欢心。守值的军官不知道,哈尔盖却是知道的。

 赫连清霞早已向耶律元宜探听清楚“觐见”的规矩,当下,叫假扮宫娥的蓬莱魔女留在外间廊下候她,便与哈尔盖走进完颜亮行宫中的“御书房”,这是完颜亮临时召见大臣的地方。

 哈尔盖叫个小黄门(太监)进内禀报,坐定之后,赫连清霞道:“皇上发什么脾气?”

 哈尔盖说道:“郑亲王在山东海上吃了败仗,已经以身殉国了。”郑亲王完颜郑嘉努是金国第二号人物,这次金国南侵,完颜亮自兼统帅,郑嘉努是副帅,分兵二十万,楼船三千艘,取海道进攻南宋,准备在连云港(今江苏境内)登陆,与完颜亮渡江的大军策应。

 赫连清霞听得郑嘉努阵亡,又惊又喜,却只装作惊惶的神态问道:“郑亲王统率的是水师精锐,宋国只有虞允文是个劲敌,他的兵力已全部放在此地守江,郑亲王怎的会遭遇这样的意外之败?我们还以为他可以一帆风顺,毫无阻碍地直捣江南呢!”

 哈尔盖叹了口气,说道:“皇上和我也何尝不是如此想呢?哪知宋国不只一个虞允文是咱们的劲敌,那些土匪,更是可怕!”

 赫连清霞故作惊诧道:“什么?土匪?郑亲王碰到的竟不是南宋官军,而是土匪么?土匪也能打败了咱们的二十万精锐水师?”

 哈尔盖说道:“那不是普通的土匪,是两股水寇结合的匪帮。一股是以前和‘闹海蛟’樊通合伙的那个‘翻江虎’李宝,樊通投降了大金,他却去归顺了虞允文,接受了虞允文的指挥,在山东海上截击郑亲王的船队。另一股是太湖的十三家水寇,奉王宇庭为首,也从太湖倾巢而出,到海上助战。还有一个能人,叫做什么‘笑傲乾坤’华谷涵的,也在这帮水寇之中。郑亲王的水师刚到灵山卫(今山东境内靠近青岛的一个海港)这一段海面,就和这两股水寇碰上了。一场激战,初时胜负未分。后来那个笑傲乾坤跳上了郑亲王的帅船,把郑亲王和护卫他的数十名武士全都杀了,结果──唉,那就不必提啦。总之是弄了个全军覆没!郑亲王船上逃出了两个水手,这才带来了真实的消息。郡主,你可不要把这消息泄漏出去,皇上恐怕影响军心,渡江之前,不许各营将帅知道。”

 赫连清霞道:“是,这个我自然懂得,不劳将军吩咐。”心里几乎要笑出声来。

 蓬莱魔女有上乘内功造诣,听觉比常人灵敏得多,她在外面走廊等候,虽然距离颇远,对“御书房”中的谈话,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也高兴得几乎要笑出来。想道:“叫你们金寇知道我们汉人老百姓的厉害!你把我们的义军骂作土匪,骂作水寇,哼,哼,你们才是最凶横的强盗呢!”在高兴之中,她的心情也有些激荡,她想不到的是,在此处竟也听到了笑傲乾坤的消息。

 蓬莱魔女心里想道:“他当日不肯与我一路,却原来早已准备了有今日这番作为,并不仅仅是为了赌气。”但她在高兴之中,也有几分惆怅,“这两人虽然一金一宋,处境不同,却都是当世的好男儿,可说得是‘一时瑜亮’。他们本来应该是一对好朋友的,而今为了我的缘故,闹得不和,我却怎生再给他们拉拢?倘若华谷涵知道我今日来救武林天骄之事,不知会不会更增误会?他纵有几分妒意,但也是个有见识的人,想来该不至于吧?”“嗯,我如今正是身处虎穴龙潭,还不知能不能见着武林天骄呢?人未救出,就思量要给他们做鲁仲连了,这不是太可笑了么?”

 正自胡思乱想,忽听得御书房里传来完颜亮的笑声,原来他已经从寝宫里出来了。

 赫连清霞心头鹿撞,卜卜跳动。完颜亮是有两个随从陪伴着的,左面是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右面是新来的吐番国国师竺迪罗,这两个人的武功都远胜于她,她要想在这两人面前劫持完颜亮那是千难万难,必须另生他策,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完颜亮道:“郡主不必多礼。你昨日成婚,洞房未暖,今日就作监军;如今征袍未卸,又到这儿来了,真是为国勤劳,可堪嘉奖。要是人人似你,朕还有什么担忧的?郡马呢?”

 赫连清霞道:“我这个监军来了,他作监军副使的自当留在军中。陛下渡江在即,胜利可期。不知何事担忧?”

 完颜亮见了这个假郡主果然颇为高兴,但也还不能掩盖他对军事失利的火气,给赫连清霞一问,不禁又发作起来,“哼”了一声道:“朕想不到郑亲王如此脓包,朕把二十万大军付托与他,他竟然给两股水寇打败,闹了个全军覆没!他死了不打紧,我原定的两路攻势,如今却似一个人折了一条臂膊了。”

 赫连清霞笑道:“陛下不必担忧,要担忧也不必担忧郑亲王这一路。他既然脓包,死了本来就不打紧。陛下天纵圣明,如今御驾亲征,只要杀败了虞允文,江南还不是陛下囊中之物?今晚这一仗才是最紧要的,陛下独竟全功,岂不是更显明陛下圣明英武?”

 赫连清霞这一番“别出心裁”的恭维话,完颜亮听了果然极为受用,哈哈大笑道:“好呀,你这张小嘴儿真会说话。”蓦地心头一动,敛了笑容,说道:“你说不必担忧另一路,那么在这个战场上是不是还有可以担忧的?对啦,你说有军情禀报,究竟是何事?”

 赫连清霞道:“吴哥儿众将有谋叛之意,好在未曾成事,但也必须早防。是以我不能不赶来禀报。”

 完颜亮吃了一惊,道:“有这等事?朕待吴哥儿不薄,升他做指挥使,他还不感恩图报么?”赫连清霞道:“耶律元宜暴病死后,他属下将官颇有怀疑主帅是给毒死的,苦于看不出迹象,不敢公开来说,但流言蜚语,已是传遍军中。”

 竺迪罗冷笑说道:“我用的魔鬼花之毒,死了毫无异象,他们找不到证据,流言蜚语,能奈我何?”

 完颜亮“哼”了一声道:“军心不稳,对朕已是隐忧。”心道:“他们奈何不了你,但怨恨于朕,那更是大大的不妙!”但因竺迪罗是“客卿”身份,完颜亮要给他几分面子,不便当场指责。竺迪罗听出了完颜亮弦外之音,大是尴尬。

 完颜亮面色一沉,道:“怎么找到的?”

 赫连清霞道:“皇叔代皇上御祭过后,他们因为在开棺时闻到臭气,疑心越重了。于是请来了军中的大夫,又再开棺,准备验尸,这次棺盖一开,可就糟了!”

 完颜亮道:“怎么样?”

 赫连清霞道:“根本用不着验尸,就知道他们的主帅是被害死的了。棺中的尸体似给刀斧手乱斩了一通似的,碎成了十七八块。”

 完颜亮道:“这是怎么回事?”

 完颜长之大惊失色,忙跪下磕头请罪,说道:“是臣当时为了预防万一,用内家掌力,隔棺震碎耶律元宜的尸骸。”

 竺迪罗为了要推卸责任,说道:“中了我的魔鬼花之毒,哪还有能够救活之理。皇叔,你本来应该相信我的。”

 完颜亮道:“你们不必互相埋怨了,事情已经发作,只有早早设法弥补,才是上策。后来怎么样?”

 完颜长之是完颜亮最得力的一条臂膊,又是他的叔父,完颜亮虽然心中不满,也不能就责备他。

 赫连清霞道:“他们发现之后,群情汹涌,吴哥儿在部下众将包围之下,也有了谋反之意。但兹事体大,他们还不敢公然声张、马上发动。就在这时,臣妾奉命去作监军,对他们大加笼络。吴哥儿当我是自己人,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他是想说动我参与他们举事的,我虚与委蛇,劝他们暂缓举事,骗得他们相信,留下郡马,我才能回到陛下这儿。”完颜亮十分仔细,立即问道:“你怎么骗得吴哥儿相信?”

 赫连清霞道:“吴哥儿想要知道处死他们主帅这件事情,是出于皇上的意思,还是皇叔瞒着皇上干的?倘若是皇上的意思,他也想知道,皇上是只想诛锄耶律元宜一个人,还是想把辽国旧臣一网打尽?”

 完颜亮恍然大悟,道:“哦,朕明白了。吴哥儿还舍不得他那份荣华富贵,故而要请你来探明朕的真意,以定对策。倘若他知道朕只是要除掉耶律元宜,他就不谋叛了?”

 赫连清霞道:“皇上明察秋毫,吴哥儿的心思确是如此。他相信我会帮他的忙,所以才肯放我出营。因为我一来是辽国人,和耶律元宜是世交,二来我把郡马留下,即使我不为了辽国将士,也得顾虑郡马的安全。”

 赫连清霞说得合情合理,不由得完颜亮不信,当下沉吟说道:“只要吴哥儿未有决心背叛,这还易办。”

 赫连清霞道:“可是他的部下很有些人是主张激烈的,只怕、只怕吴哥儿为势所迫,若不及早处置,就要闹了出来!”

 完颜亮道:“我们三更时分就要大举渡江,现在已是将近二更,有一部军心不稳,此事非同小可,当然要及早处置!卿等有何高见?”

 赫连清霞道:“陛下神机妙算,无人能及。臣妾不敢妄奏。”

 完颜亮眉心露出杀气,眉毛拧成一股,脸上那冷酷的笑容,更是令人心悸。只见他眼光从赫连清霞身上移开,注视到完颜长之身上,淡淡说道:“皇叔,这就用得着你了。”

 完颜长之吓得心惊胆战,忙跪下磕头道:“祸由臣起,请杀微臣给他们辽国旧部谢罪,此祸自可消除!”

 完颜亮哈哈大笑道:皇叔误解朕的意思了。朕岂肯自折股肱,讨好降卒?朕是要命你杀人,不是要杀你。你可敢去么?”

 完颜长之如释重负,忙道:“皇上有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完颜亮道:“你领一千御林军,即时驰赴该处,假作传旨要该营开拔,移往内地防剿乱匪。进营之后,召集一众将官,杀掉那些意图谋叛的。吴哥儿可以暂时留下,放在你掌握之中,有一千御林军,你够用了吧?”

 完颜长之道:“营中已有郡马坐镇,杀几个叛将,一千御林军已是够用有余。”

 完颜亮说道:“好,那就去吧。但郡主却不便此时前去,留在这里听候捷报吧。大军渡江,随时可能有紧急军情,需要朕躬亲处理,你留下来,也好助朕一臂之力。”

 赫连清霞用“调虎离山”之计,遣走了完颜长之,心中暗暗欢喜,寻思:“目下计划已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只是如何骗取竺迪罗的解药了。”

 完颜亮道:“皇叔领军前去,定可擒拿叛将,敉平祸乱,御妹不用担忧。”

 赫连清霞道:“臣妾不是担忧皇叔不能平乱。”

 完颜亮说道:“然则你愁眉不展,却又是为何?哦,敢情你是担忧郡马,他困在叛军之中,事情一闹起来,对他不利?”赫连清霞道:“不是臣妾夸耀夫婿,郡马他武功高强,不在皇叔之下,也用不着我替他担忧。”

 赫连清霞道:“臣妾是担忧武林天骄。”

 完颜亮道:“武林天骄早已被囚,还有什么要担忧的?”

 赫连清霞道:“但那魔女还未就擒,只怕会来劫狱。而檀羽冲号称‘武林天骄’,武功又确是非同小可。一旦那魔女前来劫狱,他们里应外合,几个武士,只怕看守不住。”

 完颜亮哈哈笑道:“原来你是顾虑这个。这你倒可以放心,莫说这里防范森严,那魔女倘若敢再来,便是自投罗网;即使她劫了狱,也还是无济于事。武林天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带走的。”

 赫连清霞故作惊诧道:“陛下神机妙算,臣妾却还是不明。何以那魔女就是劫了狱也不能劫走囚徒?”

 竺迪罗得意洋洋地说道:“郡主有所不知,是贫僧略施小计,在茶水中混了酥骨散,叫那武林天骄服了。他纵有天大武功,也是施展不来的了。那魔女纵然劫了狱,她总不能背着一个大人,在三千御林军之下,逃得下山!”

 完颜亮蓦然想起,说道:“这事朕记得似乎曾经告诉过你,你怎么忘了?”

 赫连清霞道:“不错,陛下是曾说过,但臣妾依然放心不下。因为臣妾新近知道一桩事情,情形就可能有了变化了。臣妾只道陛下重新有什么安排……”

 完颜亮迫不及待地打断她的话道:“你知道了什么新的事情?”

 赫连清霞道:“那日与那魔女一同出现的那个老头,是她父亲!”

 完颜亮道:“这又怎样?”

 赫连清霞道:“那魔女的父亲名叫柳元宗,听说就是二十年前在金宫盗宝的那个漏网汉人。如今他们父女会合,如虎添翼,岂可不防?”

 完颜亮心头微凛,却道:“柳元宗本领再高,谅也不能就把檀羽冲劫走了。朕叫他们多加小心便是。”

 赫连清霞道:“柳元宗不但武功高强,医术之妙,更是天下称一。倘若给他劫狱得手,解了武林天骄之毒,以他们父女的武功再加上了个武林天骄,只怕三千御林军也未必就能拦得住他们!”

 完颜亮道:“戒日法王,着了你的酥骨散,是否必须你的独门解药?”

 竺迪罗道:“除非他有天山雪莲,还得再加上几样珍贵的药品。我不相信那柳元宗就能备齐这些药品,何况他也不知道武林天骄中的是什么毒,焉能对症下药?”

 完颜亮皱了皱眉,说道:“但这么说来,总是不能十分保险的了。”

 赫连清霞道:“是呀。而且据我所知,内功练到了上乘境界,懂得逆运经脉之法,即使着了酥骨散之毒,暂时消失功力,但还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完颜亮道:“但朕又不想即时把他杀了。郡主,听你说来,你倒像是个使毒的大行家?你几时学的这个本领?”

 赫连清霞作出尴尬的神情,红晕双颊,低下了头说道:“陛下请恕郡马欺君之罪。”

 完颜亮道:“什么?郡马什么事情瞒了朕了?”

 赫连清霞道:“郡马其实是曾经有过妻子的。他的前妻是二十年前武林中最负盛名的大魔头桑见田的女儿。不过他妻子已死,我既然嫁了他,也甘愿嫁鸡随鸡,不想再追究他的往事了。”

 完颜亮哈哈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郡马是个有大本领的人,前妻既死,又无子女,你做续弦,稍稍委屈一些,那也算了。这么说来,你可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整治武林天骄?”赫连清霞说道:“臣妾正是受了郡马的嘱托,前来献药。他给我的这种毒药,功效与酥骨散一般,世上无药可解。要解必须用他的独门刺穴之法。这刺穴之法,又是有正有反,可以解去毒性,也可加强毒性。这刺穴之法,郡马也授与我了。”

 赫连清霞胡扯一通,骗得完颜亮十分相信,大喜说道:“你既有整治武林天骄之法,比用酥骨散还要高明,朕可以安枕无忧了。那你就去豹房迫他服药吧。”

 竺迪罗素来自负使毒的本领,赫连清霞若是说的别人,他定然不相信。但她说起了桑见田的名字,竺迪罗不能不信了。桑见田生前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竺迪罗虽未见过,却也深知。公孙奇曾是桑见田的女婿,竺迪罗也隐有所闻。当下便道:“原来使毒这门学问还有如此奇妙的药物与刺穴手法。请陛下准许贫僧与郡主同往,让贫僧也长长见识。”

 赫连清霞听得此言,正合心意,说道:“有法王这样的大行家同去,那是最好不过。法王不用过谦,郡马对法王的毒功也是久已闻名,素来佩服的。他说法王的毒功与桑家的毒功各有所见,倘有机缘,他还要向法王领益呢。如今倒是我先有机缘了。”这番话恭维得体,挽回了竺迪罗的面子。竺迪罗自是十分受用。

 完颜亮用人之道,一向惯用权术,即使是最亲信的人,他也不能全然放心,要找另一个人互为牵制。因此他也愿意竺迪罗陪同前往,听得赫连清霞如此说了,就装作无可无不可的神气点了点头。

 赫连清霞暗暗欢喜,心道:“想不到事情竟是出乎意外地顺利。”哪知走出了御书房之后,却碰到了另一个意外──并不顺利的意外。把她的一团高兴,化作烟消。

 蓬莱魔女本是在书房外的走廊等候她的,如今却是人影杳然,不知去了何处?

 赫连清霞不由得心中七上八落,暗暗叫苦。要知此际完颜亮身边,已无高手,剩下的只有一个鸠罗法师,有几分本领,但也不是蓬莱魔女对手。赫连清霞原来的打算,是要蓬莱魔女趁此时机去擒完颜亮的,挟持了完颜亮,武林天骄之困不解自解。这是上上之策。退一步说,即使此计不成,有蓬莱魔女与她一同对付竺迪罗,那也可以更有把握制伏竺迪罗,迫他交出解药。但如今蓬莱魔女不知去向,这如意算盘可就打不通了。

 赫连清霞不知蓬莱魔女是自己走开的,还是给人发现了秘密?她“做贼心虚”,不敢向卫士查问,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只好硬着头皮,单独与竺迪罗前往豹房。只盼在冒名顶替的秘密还未揭穿之前,可以骗得竺迪罗的解药。

 蓬莱魔女是去了什么地方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蓬莱魔女在走廊上正自徘徊,御书房中的说话,她已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也是暗暗欢喜,就在此时,完颜长之领了圣旨出来,这晚是八月十三,月色相当明亮。蓬莱魔女已经闪过一旁,躲在树影之下,但完颜长之目光一瞥,还是看见了她。

 完颜长之心头一凛,喝道:“是什么人?出来!”蓬莱魔女只得出来向完颜长之请了个安,说道:“婢子是伺候郡主的贴身宫女。”故意捏着嗓子说话,连声音也改变了。

 蓬莱魔女身上穿的是宫装,面貌也已扮作那宫娥模样。完颜长之哑然失笑,心里想道:“这宫女的身裁体态,和那魔女倒是甚为相似。但谅那魔女有这胆量,也没这神通,冒充得了郡主的贴身宫女。”正是:

 巧画双眉闯宫禁,谁能识此一英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