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侠女巧谋逃毒手 灵堂奇变困魔头

 耶律元宜一见,欢喜得几乎要叫出声来。原来这指环乃是他送与赫连清霞的定情之物,一见了这个指环,当然便知道了来者是谁了。

 耶律元宜抑住心中的激动,说道:“左右退下。与我紧守营门,任何人不许进来!”他身边的卫士,只道这两人当真是来禀报秘密军情的,诺诺连声,慌忙退下。

 耶律元宜这才喘了口气,说道:“清霞妹子,你好大胆。这位是──”赫连清霞笑道:“这位是柳女侠。哈,你都认不得我们了!”

 耶律元宜又惊又喜,道:“你们怎么来的?还有二姐呢?”

 赫连清霞道:“这些不太紧要的事情,都留待以后再说。──”

 耶律元宜见她神色惊惶,说话又慌慌张张的,便笑了一笑,轻轻抚拍她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到了我这里,天大的事情,我也得给你们担待下来,不用惊慌。”

 赫连清霞道:“不是我们的事情,是你的事情。竺迪罗与鸠罗法师要来取你性命。竺迪罗是使毒的高手,你得赶紧设法应付。”

 赫连清霞正要把听到的话告诉耶律元宜,耶律元宜皱眉道:“只是要杀掉这两个秃驴,那倒不难;可这么一来,咱们马上就得反出金营,可就不能再救武林天骄啦!明晚配合宋军生擒完颜亮的大计,也就都要给毁啦!”

 赫连清霞焦急万分,说道:“这怎么办?那两个秃驴就要来的了!”

 蓬莱魔女筹思已熟,笑道:“不妨事,咱们可以来个将计就计。”

 耶律元宜道:“怎么将计就计?”蓬莱魔女道:“你先服下这粒药丸,待那两个秃驴来了,你佯作不知,要恭恭敬敬地接待他们。那秃驴定要暗中下毒,倘若给你发觉,你也不能声张。仍然要装作毫不知情,放大胆子,让他下毒。比如说,他是要敬你一杯鸩酒,你也得喝了。至于怎样将计就计,待他们走了。咱们再说。没时间啦!”说罢掏出一颗碧绿色的药丸。

 赫连清霞放心不下,说道:“这是什么药丸?竺迪罗既是天下有数的使毒高手,必定有非常厉害的毒药,要他的独门解药才行。你这药丸难道能解百毒?”

 蓬莱魔女笑道:“你尽可放心,包在我身上,绝不让那两个秃驴伤了你宜哥一根毫发就是!”

 耶律元宜慨然说道:“只求大事可成,我又何惧以身试毒!柳女侠既有妙策,咱们就不必再考虑啦!”

 刚说到这里,便听得当晚轮值的营中“都护”在帐外高声报道:“鸠罗法师和另外一位大和尚求见将军,让不让他们进来?”

 不出赫连清霞所料,这两个和尚果然是一路受到盘查,此时才到。营门的守卫,遵守耶律元宜的命令,不让他们进去。幸亏这个值夜的都护是个中级军官,认得鸠罗法师,这才替他禀报。不过他也只是认得鸠罗法师,却不认得那个吐蕃国的国师竺迪罗。

 耶律元宜说道:“既然是皇上的护驾法师来了,自当以礼相见。打开中门,请他们进来吧。”

 蓬莱魔女、赫连清霞二人退藏帐后,耶律元宜另外唤来了心腹亲随伺候,他刚刚服下了那颗药丸,鸠罗法师带领竺迪罗,已在哈哈大笑,揭帘而入。

 耶律元宜站起来说道:“法师深夜到来,有何指教?请恕小将未曾出迎。这位大和尚是──”他虽然早已知道竺迪罗的身份,但因未曾见过,故此仍佯作不知,有此一问。

 鸠罗法师道:“好教将军得知,这位大和尚是咱们的国宾,吐蕃国的国师戒日法王。”

 耶律元宜故作一惊,说道:“啊呀,这真是折杀小将了。我还未曾拜见法王,倒教法王劳步,罪过,罪过。”

 竺迪罗说道:“将军不用多礼。小僧观光上国,意欲结识上国英豪。久慕将军威名,特来拜访。”

 鸠罗法师道:“戒日法王是来与咱们皇上商谈两国结盟之事的,皇上已请他留下来相助咱们大金了。”

 竺迪罗道:“大金德威远播,泽及各国。小僧得效驰驱,深感荣宠。听说耶律将军是辽国王族,哈哈,咱们都是外臣,而得皇上录用,这倒是一样的呢!”

 耶律元宜心里暗骂,“你这无耻秃驴,谁与你一样。”但口中却不得不道:“好说。请两位上人用茶。”

 那亲随端来了三杯刚泡好的茶,鸠罗法师笑道:“法王正是因为与将军身份相同,所以第一个就来拜访将军。同时也是奉了皇上之命。来视察各营防务。深夜打扰将军了。”

 耶律元宜道:“请两位上人多多包涵,在皇上跟前美言两句。”

 鸠罗法师笑道:“将军军令森严,我们都几乎进不来呢,佩服佩服!”

 耶律元宜道:“交兵前夕,防卫不得不多加小心,得罪了两位上人了。请用茶。”

 鸠罗法师有意和耶律元宜说些闲话,分散他的心神,好让竺迪罗施展手脚。

 竺迪罗一抖袍袖,端起茶杯,僧袍的宽袖,遮着耶律元宜的目光,说声:“请!”就在说话的当儿,小指尖一弹,指甲中预藏的毒粉,已弹入了耶律元宜面前的那一杯茶!

 这手法巧妙无伦,莫说在一旁伺候的那个亲随,丝毫也没察觉;连耶律元宜,早已在暗中加意提防的,也只是觉得他这个端茶的动作有点异乎寻常,也看不到他已经把毒粉弹入自己的茶杯,不过他虽然没有察觉,也想得到竺迪罗这个动作,定是在他杯中下毒。

 耶律元宜依从蓬莱魔女的吩咐,佯作不知,端起茶杯,把满满的一杯茶一口喝了。他明知喝的乃是毒药,虽说有蓬莱魔女的安排,心中亦总是难免有点惴惴不安。

 鸠罗法师与竺迪罗也同时把茶喝了,鸠罗法师道:“谢茶。哎呀,已是三更时分,我们该回去了。”营中更鼓,正报三更。

 耶律元宜笑道:“难得两位到来,多坐一会。”

 鸠罗法师道:“我们还要巡视别处地方,将军也该早些安歇了。”

 耶律元宜道:“如此,我明日再回拜两位上人,请两位在皇上面前多说两句好话。”

 竺迪罗道:“当然,当然。咱们今后都要彼此提携。”心中则在暗笑:“你明日要来回拜?哼,哼,等到你再世为人吧!”

 耶律元宜送出帐外,走回来的时候,只觉已有点儿晕眩,脚步也有点虚浮。那亲随道:“将军,你怎么啦?”耶律元宜说道:“没什么,稍觉劳累,不要紧的,你不必在这里伺候了。”那亲随应了声“是”,便即退下。

 赫连清霞与蓬莱魔女躲在帐后,赫连清霞一直紧握剑柄,手中又扣着暗器,防备意外,直到那两个和尚走了,方始“吁”了口气,揭开帐幕。蓬莱魔女和她一同走了出来。

 蓬莱魔女端起烛台,走到耶律元宜面前,仔细地看了一眼,说道:“果然所料不差,是中的魔鬼花花粉之毒。”

 赫连清霞听说过魔鬼花的厉害,道:“你怎么知道?”蓬莱魔女道:“你瞧他眉心。”赫连清霞凝神注视,果然发觉耶律元宜的眉心,有一道淡淡的黑气。

 蓬莱魔女道:“是魔鬼花之毒,那就不要紧了,我有他的独门解药。”前文业已交代,原来那次竺迪罗毒害古月禅师,用的就是这种毒粉,竺迪罗还用这毒粉毒古月禅师的好友释湛和尚,释湛迫他交出解药,未曾服下,便已身亡。这解药后来却落在蓬莱魔女手中。

 耶律元宜服下解药,便即盘膝静坐,用本身内功助药力的运行。赫连清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旁伺候,只见耶律元宜眉心的那道黑气,越来越淡,不过一盏茶的时分,已经淡到看不见了。

 赫连清霞知道解药已经奏效,方始放下了心上的石头,笑道:“柳姐姐,假如那秃驴另用一种毒药,将他当场毒毙,那岂不是危险得很?”

 蓬莱魔女道:“他们奉了完颜长之的意旨,要丝毫不着痕迹地除掉你的宜哥,岂能让别人知道是他毒杀的?所以使用的毒药,必定是待他们走后方才发作。魔鬼花之毒可以令人在毒毙之后,丝毫不露中毒的痕迹,我也曾见过他使用这种毒药害人,所以断定他今晚必然也是使用这种毒药。”

 赫连清霞道:“你第一次给宜哥服下的那颗药丸又是作什么用的?”

 蓬莱魔女说道:“那是我爹爹制炼的辟毒丹,若是比较寻常的毒药,服了辟毒丹便可预防。而且,若是碰上了极厉害的几种毒药,它虽然不能解毒,也可以使得中毒不至太深。我让你的宜哥服下,这正是预防万一,即使他不用魔鬼花之毒,也还可以有挽救的机会。”

 赫连清霞十分感激,道:“柳姐姐,你计虑周详,真可说是万无一失。我刚才的忧虑,倒是多余了。”

 说话之间,耶律元宜已是行功完毕,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说道:“这解药果然效验如神,如今我神清气朗,连睡意都消失了。”

 蓬莱魔女笑道:“耶律将军,你如今却是应该死了!”

 赫连清霞怔了一怔,正待要问:“这是什么意思?”耶律元宜领悟得快,已在哈哈大笑道:“你是教我诈死?”

 蓬莱魔女笑道:“不错。你已经中了竺迪罗之毒,哪能不死?这就是我所说的将计就计了。”

 耶律元宜道:“这道理我懂得,但怎样将计就计,还得请柳女侠细道其详!”

 蓬莱魔女道:“你营中可有巧手工匠?”

 耶律元宜道:“正有一个人称赛鲁班的工匠。”

 蓬莱魔女道:“这就更好了。你叫他雕一个木人,和你一模一样的。再叫他给你造一副棺材,将你的假身放入棺中,明日一早,立即叫你的亲信向完颜亮报丧。当然,还得准备灵位香烛等物,在营中布置灵堂。除了你信得过的将领之外,风声绝不能泄漏!”

 耶律元宜笑道:“满营都是我的心腹,这场丧事一定可以假戏真做,风光热闹,包无破绽。”

 当下耶律元宜把最亲信的几个将领和那个“赛鲁班”招了进来,面授机宜。“赛鲁班”是工匠班头,手下有一班小工匠。接过命令,连夜在山上找木取材,赶制桐棺。“赛鲁班”则精心雕刻那个木人,完工之后,给木人穿上衣服,戴上假发,面部再涂上油彩,果然是栩栩如生,与耶律元宜一模一样。

 天亮之后,一切都已布置妥当,在营中设了灵堂,点起香烛,耶律元宜手下的军官也都穿上了临时赶制的孝服,气氛十分肃穆。于是一面派人向金主完颜亮报丧,一面由副帅吴哥儿出面,向阖营兵士,宣布主帅暴病身亡。兵士们信以为真,哀声不绝。轮流至灵堂吊祭。

 不久那报丧的使者回来,耶律元宜在密室接见,蓬莱魔女、赫连清霞二人躲在幕后,吴哥儿则陪同主帅,细问那使者报丧的详情。

 那使者笑道:“完颜亮果然丝毫也不起疑,他还说要亲临御祭呢!”

 耶律元宜喜道:“真的?”

 那使者道:“岂有戏言?哈,不过完颜亮也真会做戏呢,他听了将军的死讯,也不知哪里来的一副急泪,居然簌簌地掉了下来。说是将军有功于国,出师未捷,便先死了,他非常哀悼。他决定亲来吊祭,以示对将军的荣宠。”

 吴哥儿笑道:“这场戏是演给咱们看的,他要笼络军心。让咱们辽国的士兵继续为他卖命。”

 那使者笑道:“可是他也露出一点破绽,咱们的将军‘暴病身亡’,他只是叹息,‘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连是什么病也不问一声。”

 耶律元宜道:“这么说来,竺迪罗下毒之事,想必是已经告诉了他,他当然就不觉得惊异了。这且不管他,咱们只准备他来便是。他什么时候来?”

 那使者道:“午时驾到。”

 耶律元宜道:“另外还有什么话?”

 那使者道:“他‘令’吴将军暂时掌管本营指挥使的印信。听候圣旨。”

 吴哥儿道:“这是他还要另选一人来当统帅。但这也是后一步的事情了,不必管它。对付了完颜亮,咱们也早已反出金营啦!”

 使者告退之后,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出来,大家都欢天喜地,笑不绝口。赫连清霞连声赞道:“柳姐姐真是女中诸葛!”原来完颜亮要来“御祭”之事,也早已在蓬莱魔女的意料之中。

 蓬莱魔女道:“也不可高兴得太早了,须得完颜亮当真来了,才能作数。”赫连清霞笑道:“他都亲口对咱们的报丧使者如此说了,皇帝‘金口’,焉能更改,哪有不来之理?”蓬莱魔女道:“总是小心谨慎,思虑周详为妙。”吴哥儿道:“不错,咱们是要作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蓬莱魔女道:“即使是完颜亮当真来了,也不能过早露出痕迹。耶律将军,这就要看你的布置了。”耶律元宜笑道:“我懂得,我会吩咐心腹将士,个个装出满面哀容。紧张的心情,决不可见之神色。待他进入灵堂,一声号令,乱刀就杀了他。”蓬莱魔女道:“好,但愿将军此次,一举成功。报辽国之仇,除宋国之患!”

 蓬莱魔女与吴哥儿虽然比较慎重,主张小心从事,但也都认为完颜亮多数会来,满心欢喜,不在话下。

 眼看午时将到,耶律元宜一切布置妥当,又在蓬莱魔女设计之下,打扮成一个在灵堂执事的小校,用易容丹化装,改容易貌,混在一众执事之中。

 午时刚报,只见营外望风的旗牌官匆匆进来报道:“来了,来了!”吴哥儿喜道:“带了多少人来?”旗牌官道:“只看见三骑快马。”吴哥儿问道:“那是何人?”旗牌官道:“还未清楚。”吴哥儿道:“后面有无大队跟随?”旗牌官道:“不见尘土飞扬!但当中一骑,擎着黄盖,却是皇帝执仗!”吴哥儿道:“赶快再去报来!”

 金主完颜亮若来“御祭”,虽然不至于带大队人马,但也决不止只有三骑。众人均在猜疑,忽听得营门外的仪仗队已在奏起肃客的鼓乐,那是专为皇室所奏的鼓乐,那三骑马来得太快,旗牌官未及再报,他们已经来到了。

 耶律元宜吃了一惊,心道:“难道完颜亮当真敢轻骑而来?”心念未已,只见那三个人已在本营将校簇拥之下,进入灵堂。耶律元宜一看,暗暗叫苦,哪有完颜亮在内?这三个人是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戒日法王竺迪罗与“护驾法师”鸠罗上人。

 完颜长之道:“接圣旨!”以吴哥儿为首的一众执事只好跪下,听他宣读。完颜长之展开诏书,朗声念道:“奉天承运大金皇帝诏曰:指挥使龙骑将军耶律元宜为国勤劳,英年早逝。朕方期与将军牧马江南,混一天下;天下佑我,遽丧股肱。朕心震悼。特遣御林军统领皇叔完颜长之奉旨吊祭,如朕亲临。钦此!”众人听了这道诏书,十分失望,但却也松了口气。

 完颜亮没有亲来致祭,众人虽然失望,但好在他也并没起疑,当真把耶律元宜当成已经死掉,故此派遣皇叔作他代表。这场戏虽然临时换了角色,大老倌没有出场,但也可以说是“假戏真做”了。

 完颜长之宣读了诏书,吴哥儿等人上前答谢,免不得说了些‘浩荡圣恩,存殁均感”之类的言语。

 完颜长之道:“耶律将军为国驰驱,不幸英年早逝,皇上如丧股肱,叫我来略表体恤将士之意,这都是应该的。还望各位也能够善体皇上之意,继承将军遗志,一同为国效力。”吴哥儿等人当然是诺诺连声,心中则都在想道:“不错,我们是要为国效力,可是要我们的‘国’乃是大辽,不是你们大金。”

 完颜长之又说道:“我与耶律将军的交情各位都是知道的,我此次一来是代皇上致祭,二来也是为我自己要与好友诀别。不知棺材已经钉上没有,我想瞻仰一下将军遗容,稍尽心事。”

 此举早已在众人意料之中,吴哥儿道:“多谢皇上皇叔对我们的将军荣宠备加,但只怕亵渎了皇叔。天气炎热,恐有秽气。”

 完颜长之道:“我与耶律将军相交至好,哪里忌讳这些。”

 吴哥儿道:“皇叔高义,我们做下属的也都感激,既然如此,自当遵从皇叔意旨。”当下便叫人打开棺盖,请完颜长之“瞻仰遗容”。

 棺盖一启,一股臭味便冲了出来。原来这都是预先布置好的。本来人死了不过半天,不应就有尸臭,但因是“毒死”的,中毒而死的人,肌肉容易腐烂,这尸臭就必然是应该有的了。棺中不但撒下了气味与尸臭相同的药材,而且鼻孔还洒了几滴狗血,看起来就似七窍流血一般。

 竺迪罗也跟在完颜长之身后“瞻仰”,见此形状,吃了一惊,心道:“莫要惹起众人的疑心才好。”连忙轻轻碰了一下完颜长之。

 其实只要完颜长之用手一摸,立即就可以发现那是个木人。但手摸尸体,这是大失礼貌的举动,完颜长之也不敢用手去摸。他见“尸体”果然是耶律元宜,又闻到臭味,哪里还有丝毫疑心,看了一眼,便叫人把棺材钉上了。

 吴哥儿道:“我们将军本来是好好的,真想不到突然便暴病而亡,也不知是何原故?使我们也来不及和将军说一句话。”竺迪罗生怕他们怀疑,连忙说道:“是呀,我昨晚还曾与将军晤谈,想不到今朝便成永诀。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彭祖高寿,颜子早夭,这都是大限注定的。各位也不必太过伤心了。”

 吴哥儿等人越发假戏真做,涕泪交流地哭道:“将军待我们恩重如山,情如骨肉。如今竟是死得这样,这样..嗯,这样的不明不白,教我们怎不伤心?呜,呜!”灵堂上下,登时哭声一片。

 竺迪罗暗暗心惊,想道:“什么不明不白?哼,听来他们已是疑心及我了。还幸这死鬼来不及和他的部属说一句话,便即毒发身亡,他们纵有疑心,亦是无奈我何。这吴哥儿,待事情过了,慢慢再收拾他。今日是好汉不吃亏,可得早走为妙。”但他是“客卿”身份,不便说话,当下暗暗向完颜长之抛了一个眼色。

 完颜长之也作出一副哀痛的神色,说道,“耶律将军为国栋梁,如今英年早逝,莫说你们伤心,皇上也有如折股肱之痛。但人死不能复生,渡江在即,还望诸位节哀为国。尤其是你,吴将军,你是要挑起耶律将军遗下的这副担子的,你更应该保重身子。吴将军,请起来吧,我还有话和你说呢。”

 吴哥儿抽抽噎噎地爬了起来,抹了抹眼泪,说道:“我正感到德薄能鲜,将军一死,我不知如何是好。请皇叔赐与教言。”

 完颜长之说道:“吴将军,客气了。皇上的意思,是要你暂掌印信,待平南之后,将军积下功劳,再真除(即正式任命)指挥使之职。你从现在起就可以接管印信,皇上不另颁御旨了。”

 吴哥儿道:“我只怕担当不起。”

 完颜长之道:“皇上也虑及在这战火即将大起、军务紧迫之时,怕你一人吃力,他会派一个监军来协助你的。这只是权宜之计,望将军善体皇上的意思,不可多心。我先告诉你一声。待监军来了,你们便要调赴前方了。所以耶律将军的丧事,最好是今日办妥,早早入土为安。”

 吴哥儿道:“卑将蒙皇上恩宠,不次超擢,谢恩还来不及呢,怎敢多心,皇叔吩咐,自当遵从。但不知皇上派的是哪位监军?”

 完颜长之道:“这个皇上还没有和我说。依我想来,当然是最适当的人了。吴将军,可是你心目中有什么人要想推荐么?”

 吴哥儿怕引起猜忌,忙道:“卑将只知听皇上调遣,岂敢多言?皇上圣明,安排的当然是最恰当的了。”

 完颜长之道:“好,那你就不必管监军是谁了。早早安葬了耶律将军,等候接钦使大驾吧。”

 完颜长之交代了正事,一副急泪又掉了下来,抚棺道:“耶律将军,请恕我皇命在身,不能送你入土了。”假意哭了一会,作了“诀别”的仪式,便与竺迪罗及鸠罗法师走了。

 这三个人一走,在“灵堂”充当”执事”的将校们才松了口气,曾经诈哭的纷纷举袖抹去眼泪。赫连清霞“噗嗤”笑道:“宜哥,你就在他们身边,眼看着他们对你的灵位行礼,口口声声把你当作死人,真难为你居然忍受得了,没有笑出声来。我刚才都险些笑了。”

 蓬莱魔女笑道:“怪不得我刚才听你哭笑难分,幸亏大家都在乱哭一通,他们也没心神注意及你。但霞妹,你以为他们是当真向你的宜哥行礼么?你才不知道那个皇叔多狠毒呢!你揭开棺盖瞧瞧!”

 赫连清霞诧道:“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古怪?宜哥,我怕‘尸臭’。你揭开来瞧瞧你自己的尸体吧。”

 耶律元宜也给引起了好奇之心,当下用金刚指力,拔起铁钉,揭开棺盖,只见那假人还是好端端的躺在里面。耶律元宜道:“柳女侠,并不见有什么古怪呀?”蓬莱魔女道:“你试一试,轻轻手触木人。”

 耶律元宜依言一试,就似碰着了朽腐的木头一样,触手之处,登时粉碎。转眼间那木人便似遭受了“肢解”,碎裂成无数小块!

 耶律元宜咋舌道:“要是里面躺的是我,这回可真是粉身碎骨了!”

 这棺材是坚实的上好桐木所制,完颜长之在行“诀别”礼的时候,曾经手抚桐棺,哭了几声,想不到他就乘机做了手脚。但棺材丝毫无损,里面的木人已给他震得触手如粉,这种“隔山打牛”的掌力,委实是令人吃惊!

 赫连清霞道:“柳姐姐,你怎么知道?”

 蓬莱魔女道:“我曾和他两度交手,看他手抚桐棺,便知他存心不良,定是要使用隔山打牛的掌力。我猜他是恐防咱们有甚玄虚,故此暗碎尸身,预防万一。”

 耶律元宜叹口气道:“这事真是糟透了!”

 蓬莱魔女道:“不过,有坏处也有好处!”

 赫连清霞道:“你们打的什么哑谜?他打碎木人,也没伤及宜哥,糟也糟不到哪里去?柳姐姐,你说的‘好处’‘坏处’又是什么,我都听不明白。”

 蓬莱魔女道:“你的宜哥平白‘死’了一场,却未能把完颜亮引来。以往他可以指挥使的身份,出入御帐,如今他已然身死,连骸骨都粉碎了,还怎能公开露面?又怎能营救武林天骄?这不是弄巧成拙了么?”

 耶律元宜道:“好在经此一来,他们更相信我是必死无疑,决计不能再活!我的安全倒是可以无需顾虑了。”

 吴哥儿道:“纵然他们不起疑心,可是他们要派个监军来管束咱们,这也分明是不信任咱们了。”耶律元宜冷笑道:“完颜亮不过是要笼络咱们替他卖命罢了,他几时信任过咱们辽国人?”

 吴哥儿道:“监军一来,咱们的行动就要处处受到监视,耶律将军又不能公开露面,这可如何是好?”

 众军官七嘴八舌地议论,有的嚷道:“不如就反了吧!”

 耶律元宜道:“迟早是要反的,但此际却非其时。出了今日之事,完颜亮还能不防范咱们吗?咱们这两三万人马要冲出百万大军的包围谈何容易?”

 吴哥儿道:“完颜亮所下的命令是今晚三更大军渡江,咱们可以趁那时候杀出金营。”

 耶律元宜道:“可是咱们的计划本来是要活捉完颜亮,配合宋军和义军的攻击的,这么一来,咱们的计划也就落空了。何况还有檀公子呢?咱们就不去救他了么?”

 众人议论纷纷,却都想不出一个恰当的办法可以两全其美。眼看日影渐渐西移,申时已过,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开始天黑了。

 蓬莱魔女尤其焦急不安,她是知道宋军与义军计划的,虞允文的水师在长江布下阵势,也是准备在三更时分,避实捣虚,渡江攻击;义军则是她自己下的命令,要在二更时分,大举杀来。三面配合,务求一举击溃金国的主力。

 可是他们如今却在这里束手无策,缺少了耶律元宜的配合,即使不能影响最终的胜负,至少也要令两方将士,增加许多倍的伤亡!只有两三个时辰的准备时间了,能有什么奇迹出现么?

 吴哥儿道:“那监军不知什么时候来,咱们须得早为之计。”耶律元宜叹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把这棺材抬出去‘下葬’,别露出破绽,就等那监军来了。”

 众人钉上棺盖,正要“出葬”,忽听得营门外又奏起鼓乐,耶律元宜惊疑不定道:“又是什么皇室中人来了?”

 话犹未了,只见旗牌官进来报道:“赫连郡主驾临,请吴将军出营迎接!”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道:“赫连郡主?那不就是玉面妖狐赫连清波吗?”

 耶律元宜苦笑道:“正是清霞的大姐赫连清波!她受完颜亮封为郡主,算是金国皇室中人了。嗯,她带了多少人来?”

 那旗牌官道:“有一队戎装女兵,约十余人。另外还有个男子,与她一同骑着马走在前头。”

 吴哥儿冷笑道:“端的什么臭架子?大不了是个假郡主,完颜长之还是个真皇叔呢!完颜长之替他们的皇上亲临祭灵,也未曾要我出营迎接。哼,哼,这假郡主竟然比真皇叔还要威风!”他明知赫连清波是赫连清霞的姐姐,但气她不过,还是禁不住发了一顿牢骚。

 耶律元宜懂得金国朝廷的仪礼,沉吟道:“不对。”吴哥儿道:“什么不对?”耶律元宜道:“依此看来,只怕她不是吊丧的,那情形就两样了。完颜长之说明了是代皇上祭灵,当然不能要主家依军礼开营迎接,所以迳到灵堂,她,她──”

 吴哥儿道:“不是吊丧,来做什么,你以为她──”耶律元宜说道:“你就暂且委屈一些,打开营门,按军礼迎接她吧。不过,也不必着急,你需要换过戎装佩剑,骑马出迎。我也不知她来作什么,趁这时候,待我出去张望一下。”

 赫连清霞道:“你莫要给他认出了。”耶律元宜笑道:“我混在小校之中,偷偷到营门张望一下,料她认我不出。”

 吴哥儿脱下“孝服”,换上戎装,耶律元宜已经回来。说道:“她们刚到营门。霞妹,你猜那男的是谁?”

 赫连清霞道:“敢情不是太监就是什么臭官儿,我才懒得管她的事呢!”那次在飞龙岛上,她劝不醒大姐,心中又是气恼,又觉羞耻,早已不愿意把赫连清波当作她的姐姐了。但虽然如此,究竟还是不能毫不关心。

 耶律元宜苦笑道:“你都猜错了,那男的是公孙奇!”

 赫连清霞吃了一惊道:“是这魔头陪她来么?哎呀,只怕来意不善!”

 蓬莱魔女起初也是大吃一惊,但随即镇定下来,说道:“好,来得正好!”

 吴哥儿不知道公孙奇的厉害,道:“这是什么人,怕他何来?”

 耶律元宜道:“他是这位柳女侠的师兄。”蓬莱魔女此时仍是女扮男装,但因在灵堂中的一众军官都是耶律元宜的心腹,也就不必再隐瞒了。

 蓬莱魔女咬牙道:“不,这贼子已经撕破脸皮,公然投敌,早已不是我的师兄了。”

 吴哥儿无暇细问缘由,说道:“好,她既然要我开营迎接,我就出去看她来意如何?”耶律元宜也杂在随从之中,陪吴哥儿同出营门。

 赫连清霞留在“灵堂”,惴惴不安地悄声说道:“柳姐姐,公孙奇的毒功厉害,咱们只怕不是他的敌手。你可是想趁这机会擒他么?”

 蓬莱魔女笑道:“这件事来得意外,但焉知不是意外之福?”赫连清霞诧道:“此话怎说?”蓬莱魔女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咱们现在的处境不是看来无路可走了么?难得他们就在此时送上门来,咱们倒有了一线生机,可以盼望柳暗花明了。”赫连清霞道:“你是要在他们身上作文章么,但这文章却怎生作法?我大姐十分精明,公孙奇的毒功又那么厉害!”蓬莱魔女笑道:“事急马行田,我意欲行使险招,咱们合计合计。”

 她们二人在“灵堂”内商量什么,按下慢表。且说吴哥儿打开营门,骑马出迎,刚行过军礼,称了一声“郡主”,客套的话还未及说,赫连清波已是格格一笑,说道:“吴将军,从今日起咱们是汗马相依的袍泽啦,我奉了皇上之命,来作你们的监军。这是皇上所赐的虎符,请你验看!”金国的虎符功效等于皇帝的调兵印信,监军配戴虎符,有如皇帝亲临,可以指挥统兵的将帅。

 双方都下了马,典印的宫娥交上虎符,吴哥儿验过无误,心中大大吃惊,忙双手捧还,道:“想不到郡主来作监军,恕小将有失迎迓了。”这才明白,赫连清波为何要他以军礼出迎。

 赫连清波笑道:“将军不必多礼。皇上因为我本属辽人,我家与耶律将军又是世交,耶律将军不幸逝世,皇上想来想去,想不到更合适的人选,才叫我来监军。我一介女流,本来不敢接这虎符,但想到你们阖营将士,都是本国弟兄,倘若换了他们的人来作监军,只怕你们受气。因此我也就不自量力,权充此职了。吴将军,咱们都是自己人,今后还望将军戮力同心,辅助皇上。平了南朝,辽国可以建为‘藩国’,那时将军也少不了一个裂土分茅的藩王。”

 赫连清波的父亲本是辽国以前的御林军统领,耶律元宜的父亲则是副统领,所以赫连清波说了这番话。完颜亮要她来作监军,目的就在于利用她的身份,安抚辽国军心。辽、金、西夏等国女子与男子一样骑马射猎,参与征战,所以用女子作监军,虽属于“破格用人”,但也算不得特别稀奇。

 赫连清波当然体会得到完颜亮的意思,是以与吴哥儿说话,口口声声说是“自家人”,对他大加笼络。吴哥儿心中暗暗骂她无耻,口头上却还不能不奉承一番。

 赫连清波道:“公孙副使,上来见过吴将军。”

 公孙奇上来大模大样地唱了个诺,却受了吴哥儿一礼。吴哥儿心中有气,寻思:“哪里钻出来的这个副使?”

 赫连清波道:“你们二人以后多多亲近。”吴哥儿道:“公孙大人是新来的吧?咱们似乎未曾会过。”他看出公孙奇是个汉人,很是奇怪,何以他一来就得重用。

 赫连清波身后的宫娥“噗嗤”一笑,说道:“这位公孙大人是我们的郡马,昨日刚成婚的,你当然没有会过。”

 吴哥儿吃了一惊,道:“恭喜郡主大婚,请恕小将不知,未备贺礼。”

 赫连清波心中得意,忸怩作态,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说道:“这是皇上的意思。皇上很赏识他,说是要成就一段烽火姻缘,留为佳话。我奉旨完婚,军旅中不拟铺张,是以未发请帖。且待平定南朝之后,再请将军补喝喜酒。”

 原来公孙奇因前日一役,假面具已给蓬莱魔女当众撕破,再也不能在汉人面前冒充英雄豪杰,只好投奔金营。金主完颜亮要笼络他,赫连清波早已失身于他,也怕夜长梦多,意欲定下夫妇的名份,双方都有意思,于是一拍即合,由完颜亮“御旨赐婚”。

 公孙奇野心不小,他本拟仗金人之力,在山东自成一国,“自立”为王的。如今失意来归,只得了一个“监军副使”,心里很觉委屈。但却指望灭了南宋之后,他“夫凭妻贵”,还有封王之望。故此对赫连清波百依百顺,就像他从前对桑白虹一样。他自恃武功卓绝,又有“郡马”的身份,自是不把吴哥儿放在眼内。

 耶律元宜心里很是难过,想道:“霞妹与她这个大姐虽早已断了姐妹之情,但总还希望她有回头悔改之日。如今她竟嫁了这个魔头,只怕更难回头了。嘿,怪不得她敢来作监军,原来是仗着有这个大魔头撑腰。”想到公孙奇的厉害,给他来到军营,无异心腹之患,以后恐怕更难动弹。

 耶律元宜心念未已,赫连清波已说到了他的身上,道:“吴将军,如今公事已经交代完毕,该说到私事了。耶律将军是我世交,他未曾下葬吧。请引我到灵堂一拜。”

 耶律元宜心里暗暗叫苦:“这妖狐极是精明狡猾,倘若她也要开棺一视,棺中木人已成粉碎,事情马上就要发作,这可如何是好?”

 吴哥儿也想到了这一层,但却是无法推辞,只好带领他们二人进入灵堂。那班宫娥则留在外间一个帐幕。

 赫连清波道:“哦,已经钉上棺盖了,咱们夫妇上一炷香,略表寸心吧。”原来她已经知道了完颜长之掌震桐棺之事,这次不过想走个“过场”而已。正是:

 卖国求荣来吊丧,愧对灵堂一炷香。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