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 挥剑已寒奸贼胆 挑灯夜话女儿心

 会议结束,已是掌灯时分。军情紧急,会议当中,各人都顾不得吃饭,只以大饼充饥,会议结束之后,也就各自赶回原地,部署后晚的出击。

 群雄散后,玳瑁说道:“小姐,咱们要不要立即迁移?公孙奇已经知道这个地方──”蓬莱魔女道:“完颜亮准备后晚渡江,料想他不会分散兵力来对付咱们。不过,多加小心,总是好的,你叫他们增强岗哨吧。”玳瑁应了声“是”,遂将当值的头目唤来,发下命令。

 诸事料理妥当,玳瑁这才松了口气,想起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和困难,不觉潸然泪下,说道:“小姐,幸亏你回来了,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样应付这个局面呢?”

 蓬莱魔女轻轻搂着她的肩头,柔声说道:“妹子,多亏了你了。你应付很是得宜。我让你挑这样重的担子,未能早日赶回,实是过意不去。请受愚姐一拜。”

 玳瑁慌忙跪下去道:“小姐折煞我了。”蓬莱魔女将她扶起,说道:“从今之后,你我以姐妹相称。我比你大一岁,你应该叫我姐姐才是。”

 玳瑁感激涕零,道:“小姐──嗯,姐姐,我想问一问你──”蓬莱魔女微笑道:“说罢。”玳瑁说道:“姐姐,你在江南,可曾见着珊瑚姐姐?”玳瑁与珊瑚感情最好,早就想问了,如今才有这个余暇。

 蓬莱魔女黯然道:“她做了尼姑。此事话长,待咱们打完了这一仗,我再和你说吧。”

 蓬莱魔女因她提起珊瑚,不觉因珊瑚而想到珊瑚的师父一一武林天骄的姐姐,再想到了武林天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

 心念未已,只听得脚步声响,柳元宗笑道:“瑶儿,我给你带来了一位稀罕的客人,你看看是谁?”

 说话声中,一行人走了进来,前头是柳元宗,后面是桑家堡的一位老仆,中间却是一位胡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赫连三姐妹中,最小的那个赫连清霞。

 蓬莱魔女大喜道:“赫连姑娘,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二姐呢?”

 赫连清霞道:“二姐没与我同来。嗯,你们的事先谈吧。”

 那桑家老仆说道:“禀告主人,事情很是顺利,公孙奇不出所料,果然没有回去。我们一到,吹起老主人的哨子,对桑家堡的旧人揭发了公孙奇的真相,那些人都愿意听从命令,不再跟从公孙奇了。还有一些原来不是桑家堡的,也都愿意弃暗投明。这个哨子,请主人收回去吧。”

 蓬莱魔女道:“这是你故主之物,我拿着也没用处,就送给你,让你约束下属吧。”那老仆大为惶恐,说道:“这怎么成?小人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要这哨子!”蓬莱魔女道:“为什么?”那老仆诧道:“主母移交这哨子之时,还未曾说过它的用处么?”蓬莱魔女说道:“我只知道它可以招集你主人的旧属。另外还有什么用处?”那老仆道:“这哨子等于是皇帝的国玺,谁拿了它,谁就是桑家堡的主人。”

 蓬莱魔女这才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桑白虹交给我时,那么郑重其事;而后来桑青虹见了这个哨子,又是露出那么惊奇的神色。”于是说道:“原来如此。只是你主母虽然故世,还有你们的二小姐呢。也罢,就由我暂时保管,待将来还给你们的二小姐。”

 那老仆道:“桑家堡这支人马如何处置?”蓬莱魔女道:“原地驻扎。后晚更鼓起时,听候命令出击,由左路统领宋金刚指挥。”

 那老仆接了命令退下,蓬莱魔女这才对赫连清霞说道:“今朝早多亏了你们姐妹了,不是你们引开了金国的追兵,我只怕很不容易脱险呢。”赫连清霞道:“哦,你已知道了?”蓬莱魔女说道:“我碰上了耶律元宜,那时他刚刚送走你们姐妹,回到中途。”赫连清霞问道:“宜哥他还说了一些什么?”蓬莱魔女道:“你要知道什么?”赫连清霞道:“他有没有提及一些事情,嗯,关、关于我的事情。”蓬莱魔女不知所措,含糊答道:“他称赞你机灵,这次的事情,和他配合得很好。”赫连清霞好似满怀心事的样子,低头不语。

 蓬莱魔女知道她定是有些事情,不愿意当众来说,于是问道:“你吃过了晚饭没有?”赫连清霞道:“我在槐树庄吃过了。槐树庄就是桑家堡那支人马驻扎的地方。我来找玳瑁姐姐,在那里遇上你的爹爹的。”接着笑道:“想不到你的爹爹就是我的老邻居,从前我和你说起他来,还口口声声称他做老和尚呢。如今他还了俗了,我可不能再叫他做老和尚啦。”

 蓬莱魔女笑道:“多谢你告诉我爹爹的消息。那时我也还未知道你说的老和尚就是我的爹爹呢。”

 明珠出来报道:“小姐,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赫连姑娘的房间──”蓬莱魔女道:“霞妹子,你不嫌局促,就与我同房吧,时候已晚,你也该歇息了。”蓬莱魔女是想找个机会与她单独谈心,赫连清霞明白她的心意,笑道:“姐姐不嫌弃我,我也乐得亲近姐姐。”蓬莱魔女笑道:“瞧你这小油嘴儿,怪不得我爹爹喜欢你。”蓬莱魔女的父亲曾指点过赫连清霞的武功,十分夸赞她的聪明,所以蓬莱魔女这么说。赫连清霞笑道:“姐姐,你认我作你妹子,我这个作妹子的可要向你讨见面礼的啊!”蓬莱魔女笑道:“可惜我的功夫不配教你。”

 两人进房后,卸下了装,蓬莱魔女先上了床,赫连清霞却还在倚窗遥望。蓬莱魔女道:“咱们也学古人来个抵足夜谈吧。咦,霞妹,你有什么心事,又是在想念你的宜哥了?”

 赫连清霞性情坦率,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在挂念着宜哥。柳姐姐,你心上就没有挂念的人么?”蓬莱魔女怔了一怔,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赫连清霞忽道:“姐姐,我想问你一件事,可别怪我冒昧。”蓬莱魔女道:“什么?”赫连清霞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武林天骄?”蓬莱魔女满面通红,半晌,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檀公子救我脱脸,我是很感激他的。”赫连清霞道:“那么你不想嫁给他了?”

 蓬莱魔女想不到她问得如此坦率,说道:“我没有想过。我拈刀弄剑惯了,我想女子也并非一定就要嫁人。”赫连清霞笑道:“姐姐,你是在骗我。你一定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的。姐姐,你是不是心中另有他人?”

 蓬莱魔女佯作着恼,说道:“女孩儿家老是谈论嫁不嫁人的,害不害臊?咱们不谈这个──”赫连清霞“噗嗤”笑道:“姐姐假正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害臊的?我知道你口里不说,心里可在想着呢!好吧,你说不谈这个,那你要谈什么?”

 蓬莱魔女给她弄得啼笑皆非,又是喜欢她天真烂漫,又有点怕她寻根究底,说道:“我想问你,你二姐为什么不到我这里来?她是我们山寨的恩人,和玳瑁她们都是早已熟识的。前天她不是和你的宜哥来过一次的吗?怎么今天她却不陪你来了?”赫连清霞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二姐恼了你,她不高兴见你。”蓬莱魔女怔了一怔,笑道:“我可没有得罪你的二姐啊,她为什么恼了我了?”

 赫连清霞道:“她恼你没有良心,檀羽冲对你这么好,你却欢喜他人。你可知道檀羽冲是我们的师兄,我们当然是帮着他的。”

 蓬莱魔女叹了口气道:“此事不知叫我怎么说才好。霞妹,你恼不恼我?”

 赫连清霞道:“有一点儿,可没二姐恼得厉害。瑶姐,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华谷涵。华谷涵一向对我也很好的,所以你嫁给华大侠也好,嫁给我师兄也好,我都一样高兴的。只是我却认为你不该作弄我的师兄。我是有话便说的人,你别见怪。”

 蓬莱魔女道:“我正是喜欢有话便说的人。但你说我作弄你师兄,那却是冤枉我了。”

 赫连清霞道:“你要是不喜欢他,就应该让他早些知道。似如今这样,你即使不是有意作弄他,那也是害了他了。”

 蓬莱魔女心头隐隐作痛,黯然说道:“你说得不错,这都是我的罪过。但我也有我的为难之处,难以和你说得明白。嗯,如今我只盼他能够平安脱险,我心里才得安宁,也才能表白我的心迹了。霞妹,你能够原谅我么?”

 赫连清霞道:“我知道你是性情中人,绝不会故意作弄我的师兄。我说过我只是有一点儿恼你,要不然我怎会上你这儿?”

 蓬莱魔女忽地心头一动,暗自想道:“她的二姐为何那样恼我?莫非、莫非──”她是过来人,隐隐猜到了赫连清云的心事,心道:“敢情赫连清云的心事,武林天骄毫不知道?连她妹妹也蒙在鼓中?”

 蓬莱魔女“发觉”这个意外的秘密,心中又是辛酸,又是欢喜,问道:“那么,你二姐上了哪儿?”

 赫连清霞道:“二姐是去找檀师兄的姐姐──慧寂神尼去了。她要恳求慧寂神尼救她兄弟。”

 蓬莱魔女道:“耶律元宜已经在设法营救了。他是最适当进行营救的人。慧寂神尼武功虽高,要进百万军中救人,恐怕于事无补,反而有害。”

 赫连清霞道:“我也劝过二姐,可是她不愿意来求你,只有去求檀师兄的姐姐了。嗯,如今已经知道,完颜亮后晚就要发兵渡江,宜哥要救人,必须在这期限之前。二姐即使一路无阻,顺顺利利地见着慧寂神尼,也是赶不及的了。可是宜哥虽然设法营救,只怕,只怕也大不容易。”

 蓬莱魔女恍然大悟,“原来赫连清霞来我这儿,是打算求我去救武林天骄的。”当下说道:“你的宜哥有什么为难之处?”

 赫连清霞望向窗外,半晌不语,蓬莱魔女拉着她的手道:“霞妹,我要救檀公子之心与你一般。有什么困难,请你不必隐瞒,我力之所及,定必助你。”

 赫连清霞回过头来,缓缓说道:“姐姐,你给什么见面礼与我?”蓬莱魔女怔了一怔,笑道:“怎么忽地又扯到见面礼来了?我爹爹他可以教你武功,我可是不配教你的啊。”武林中人讨的“见面礼”,习惯所指,便是武功了。

 赫连清霞道:“见面礼并非就一定要的是武功呀?”蓬莱魔女笑道:“我只怕别的东西你不放在眼内。好吧,你不要武功,要的什么?”

 赫连清霞道:“听说你们绿林中人经常备有一种易容丹,可以变换面貌的。是么?”

 蓬莱魔女道:“你要易容丹作甚?”

 赫连清霞道:“我想乔装打扮,扮成男子。重回金国大营。但我怕有人认得我,非得变换面貌不行。”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道:“你要回到你宜哥那儿?”

 赫连清霞道:“不错。我、我放不下,他,他独自一人。”

 蓬莱魔女笑道:“这一战过后,你们就可以相见了。只这几天的相思之苦,你也不能忍受?”

 赫连清霞嗔道:“姐姐,人家着急,你却拿来取笑。我这是为了正经事儿,我怕宜哥独自一人,坏了大事。”

 蓬莱魔女道:“什么大事?现在只有咱们两人,你可以说了吧?”

 赫连清霞这才说道:“宜哥有一个计划,要在金宋战事一起之时,活捉金主完颜亮!这计划除了我们姐妹二人知道之外,还有檀师兄也是参与密议的。

 “我们本是藏在宜哥营中,只等时机一到,便即发动。但想不到昨晚出了你这桩事情。檀师兄知道你被困在山上,山下是百万大军。他要助你脱险,不能不临时改变计划。本来他是不可以露面的,为了你的原故,他只好亲自出马。而我们姐妹,也听从了他的布置,冒充你们主婢,引开金兵。

 “如今檀师兄已是遭擒,我们姐妹也离开了。唯一行藏尚未破露的,只有宜哥。

 “宜哥是摸准了完颜亮的脾气,料他不会在渡江之前杀害檀师兄,所以才向你担保,说是他有办法营救檀师兄。

 “可是完颜亮帐下高手如云,只他的叔叔完颜长之一人,武功就远在宜哥之上,宜哥孤掌难鸣,怎不叫人担心?

 “檀师兄在金主渡江之前,性命或许可保,宜哥也或许可以救出他。但宜哥独自一人,要按照原来的计划活捉完颜亮──那恐怕是绝难办到了。弄得不好,连檀师兄也未必救得出来。你说,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赫连清霞这句问话就像一颗石子投入了蓬莱魔女的心湖,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湖,更给它冲击得波翻浪涌。

 “武林天骄为了我的原故,落在完颜亮手中,耶律元宜孤掌难鸣,我岂能置之不理?何况这不单单是为了救武林天骄!”蓬莱魔女想了又想,终于缓缓说道:“霞妹,我不能让你一人冒险,我和你一同去!”

 赫连清霞喜出望外,说道:“姐姐,你也要去?可是,可是……”

 蓬莱魔女道:“怎么,你不欢迎我与你结伴同去么?”

 赫连清霞说道:“不,不。我给你说了实话吧。我到这儿,本来是想求你帮助的。但到的这儿之后,我可又不敢开口了。你是众人拥戴的义军盟主,你怎能擅自离开?我也不应将义军的盟主拉走。姐姐,你肯同去,在我是‘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可是,这里的事情你怎么办?”

 蓬莱魔女道:“这里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就不用管了。我只问你,你有没有把握混进金国的军营?有人盘问,你怎么应付?我只怕弄得不好,反而连累了耶律元宜。咱们是胆欲大而心欲细,百万大军可也不能视作等闲的啊!”

 赫连清霞道:“金国的百万大军在长江北岸布防,绵延数十里。倘若不明虚实,那的确是危险重重,插上翅膀,也飞不进去的。但我知道宜哥的驻防之地,可以从一条山路走去。我还有一面巡逻队军官的腰牌,可以应付盘查。我怕的只是有人认得我,因为我们姐妹,今早冒充你们主婢引开金兵之时,曾在百万军前露面。所以我才要乔装打扮,最好能够易貌改容。”

 蓬莱魔女道:“好,你既然很有把握,我也有把握把你变作另外一个人。你现在安心睡觉吧,明早醒来,你就要自己认不得自己了。”

 赫连清霞满心欢喜,甜畅的睡了一觉。第二日一早醒来,蓬莱魔女已经准备好了男子的衣裳,给她打扮。

 赫连清霞道:“你果然有易容丹,哈,这真是太神奇了。”原来在蓬莱魔女给她化装之后,她揽镜一照,只见镜中人影,是个俊俏的少年,脸型也都已改变,果然连自己都几乎认不得了。

 蓬莱魔女笑道:“还稍嫌俊俏了一点。不似一个大兵。”又把一枚易容丹化开,给她敷上一层油膏,粉脸略带了几分古铜色,倘若是在黑夜之中混进金营,估量也可以蒙混得过去了。

 赫连清霞道:“好,现在该轮到你打扮啦!”蓬莱魔女手中拈着一颗易容丹,却似若有所思。

 赫连清霞道:“姐姐,你教我如何使用这些油膏丸散,我来给你装扮。咦,你在想些什么?”

 蓬莱魔女笑道:“没什么。我虽有易容丹,但我可从来没有扮过男子。扮作男子,走一步路都得留神露出破绽,我受不了拘束。好好一个女孩儿家,却掩藏了自己的本色,学做男人,这不是有点好笑么?”

 赫连清霞道:“但这是为了大事呀!”蓬莱魔女笑道:“不错。所以我也只好甘心受这个拘束了。”当下教晓赫连清霞如何调配那些药品,教她给自己化装。

 蓬莱魔女并没有吐露出她心中的秘密,原来她是在这个时候想起了笑傲乾坤。她记得她第一次去访寻笑傲乾坤的时候,珊瑚、玳瑁也曾劝她改装扮成男子,在江湖上行走可方便得多,她不肯依从。后来笑傲乾坤知道这件事情,曾对她说过一句笑话,赞她不肯掩藏女儿本色,也就是英雄本色了。

 如今,她为了武林天骄,却不能不改装了。虽然情况不同,但她还是不禁勾起往事,想起了笑傲乾坤。

 这两个人在她心中的位置,曾经起过许多次变化。最初是难分轩轾。后来她听了父亲的劝告,比较偏向于笑傲乾坤;后来笑傲乾坤负气离开了她,到了前晚,又发生了武林天骄不顾性命、助她脱险之事,这件事情,使她大受感动。两人的位置,又在她心中颠倒过来,武林天骄的份量是大大加重了。但想不到的是,昨晚与赫连清霞一席深谈,蓬莱魔女却又发现了一个秘密,赫连清霞的二姐清云十分关心武林天骄,甚至为了武林天骄而恼怒蓬莱魔女。这种感情,似乎不是普通的师兄妹的感情所能解释的了。蓬莱魔女是过来人,隐隐猜到了赫连清云的一份心事。虽然只是猜度,但蓬莱魔女相信是:虽不中亦不远矣。这么一来,她的心情,又发生了一度变化。她打定了主意,这次去营救武林天骄,是为了报恩,同时也为了“了结这一段相思”,她要让武林天骄明白,他们只能是好朋友,好让武林天骄另配良缘。

 赫连清霞哪里知道她的这些心事,嘻嘻哈哈地给她化好了装,两人又在房中练习男子的走路姿态,看看已没有什么破绽,就手挽着手,一同去见蓬莱魔女的父亲。

 柳元宗突然看见两个陌生人进他房中,怔了一怔,问道:“你们找谁?”蓬莱魔女噗嗤一笑:“爹爹,你不认得我了?”

 柳元宗这才知道是女儿与赫连清霞,哈哈大笑道:“你们怎么这样顽皮,改了装来戏弄我?”蓬莱魔女道:“爹爹别怪,女儿是有正经事儿要和爹爹商量呢!”

 蓬莱魔女把耶律元宜的计划与他目前的处境,一一告诉了父亲。柳元宗说道:“这么说来,你们乔装打扮,敢情是要混进金营,助耶律元宜一臂之力了?”

 蓬莱魔女道:“不错。女儿并不仅仅是为了去救武林天骄。想目前,金国大军百万,虎视江南,咱们各方合力,为的就是要打胜这一场大战。倘若能够活擒金主完颜亮,胜利就更有把握。而且咱们可以事半功倍,双方士卒,也可以减少许多伤亡!如今有耶律元宜作为内应,这是千载一时的机会,女儿以为决不能错过!”

 柳元宗沉吟说道:“这计划攸关大局,时机也确是不应错过。但你是义军盟主──你一去,这里群雄无首,却怎生处置?”

 蓬莱魔女道:“所以女儿才来与爹爹商量,请爹爹代我做这义军盟主。”

 柳元宗笑道:“原来你是打着这个主意。但我二十年来陪伴古佛青灯,久已不理尘世之事,只怕挑不起这副重担子了。”

 蓬莱魔女笑道:“爹爹,你当年威震天下,与我师父一般,同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你来当这盟主,只有比女儿更为适当,谁敢不服?何况也只是几天的功夫?各路大军的部署,昨日也都会商好了。明晚更鼓一起,他们各依原来的计划出击便行。我想大约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爹爹,你隐姓埋名,在荒山古寺过了二十年,为的不就是等待有朝一日,一雪国恨家仇吗?如今时机已到,难道你反而消失了当年的豪气雄风?”

 柳元宗哈哈大笑,说道:“知女莫若父,知父也莫若女。好,我算是给你说动了。想当年,我进金宫盗宝,身闯虎穴龙潭,也从未想到艰难二字!做几天盟主,那又何足道哉!女儿,爹爹刚才是和你说笑的,这担子你卸下来,为父的不给你挑还有谁挑?”

 蓬莱魔女道:“好爹爹,我早知道你会答应的,所以我昨晚才一口应承清霞妹子呢。”

 柳元宗道:“但盼你此去能够事事顺利,救出檀羽冲。只是,你──”

 蓬莱魔女知道父亲的隐忧,粉脸微红,轻声说道:“女儿之事,女儿也已有了主意,爹爹不用担忧。”

 柳元宗道:“好,有了主意就好。我知道你比男儿更强,我可以放心你的。”

 蓬莱魔女叫人将玳瑁唤来,玳瑁见她们这副打扮,也很惊诧。

 蓬莱魔女把一些应该交代的事务,交代了玳瑁,叫她协助柳元宗,明晚按照原定计划进行。诸事料理妥当,便与赫连清霞悄悄离开。

 蓬莱魔女不想惊动众人,吩咐玳瑁不可声张,便与赫连清霞从后门出去,悄悄离开。她已经改容易貌,谁也认不出她就是盟主,沿途的几个义军岗哨,见她持有令箭,稍加盘问,便即放行。

 黄昏时分,开始走进金军防区,两人藏匿树林之中,待到天已经黑下来了,方始出动。由赫连清霞带路,抄一条险峻的山径,前往耶律元宜的驻地。

 她们二人都是一身上乘的轻功,这一条路上巡逻的士卒不多,赫连清霞根本不必用到腰牌,就避开了。

 两人走了一会,山路越行越险,这段路程,连一个巡逻的士卒也不见了。赫连清霞悄悄说道:“翻过这个山头,下面便是宜哥的军营了。”蓬莱魔女从高处眺望下去,只见火光点点,有如黑夜的繁星,一座座的营帐,在江边连绵伸展,望不尽头,那些灯光,就是从各个营帐之中透出来的。蓬莱魔女见了这个阵势,也暗暗有点心惊,小声笑道:“霞妹,幸亏有你带路。他们经过前晚的一场惊扰,今晚的防范又严密多了。各处军营,都没有熄灯灭火,当真是个枕戈待旦的光景。”赫连清霞道:“到了宜哥的驻地,虽有盘查,也不碍事了。”

 话犹未了,忽地隐隐似闻脚步之声,蓬莱魔女心头一凛:“这两人轻功不弱,他们却不似有意施展轻功,但也走得颇为迅速,而且发出的声音也比常人轻得多,委实不可小觑。”要知蓬莱魔女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从脚步声中,就可以判断来人武功的深浅,正因来人不是在施展轻功,而她却听出了是上乘的轻功功力,这两人的功夫就更是非同小可了。

 赫连清霞稍后亦已发觉,立即手按刀柄,意欲跃出。蓬莱魔女把她一拉,悄声道:“不可打草惊蛇,伏下来!”

 两人伏在茅草丛中,不多一会,那两人的脚步声已是越来越近,连说话的声音也听得见了,只听得其中一人哈哈笑道:“戒日法王,原来你也吃过那魔女的亏。这魔女可真是一朵带刺的鲜花呢,莫说是你,我们的皇上可也给她扎了手!前晚一场大闹,终于还是给她逃跑了!”声音铿铿锵锵,恰似一面破锣。

 蓬莱魔女心道:“原来是这两个秃驴。”原来声音似破锣的这个人,乃是金主完颜亮的“护驾法师”,法号鸠罗,蓬莱魔女第一次在泰山碰上完颜亮之时,曾和他交过手的。

 那个“戒日法王”来头更大,他是吐蕃国的国师,也就是蓬莱魔女曾经在西湖白堤上碰见过的那个番僧竺迪罗。

 鸠罗法师武功虽然不弱,也还罢了;这竺迪罗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他的武学是天竺一派的秘传,又善于使毒。那次古月庵古月禅师的被害,就是他和完颜长之合谋,嫁祸于武林天骄的。

 蓬莱魔女心中想道:“这秃驴以吐蕃国师的身份,到了南宋首都,如今又来到此地,不问可知,定是对宋国大大不利的了。完颜亮身边又多了一个能人,对我们的营救武林天骄,也是大大的不利。嗯,倘若我与清霞联手,杀不了他,至少可以令他受伤。但这么一来,我们的行藏也要破露了。”

 蓬莱魔女心念未已,竺迪罗与鸠罗法师已经越走越近,而且他们正在谈论着蓬莱魔女前晚的事情。

 只听得竺迪罗哈哈笑道:“法师说笑了。小僧也是出家人,出家人四大皆空,哪能贪恋美色?我此来只是为贵国效劳,岂有他图?”

 鸠罗法师笑道:“我不说穿你的心思也就是了,你可也不必和我高谈佛法了。哈哈,说什么四大皆空,我还指望你提携我呢!你和皇叔是方外至交,他日我大金统一天下,你也不必做一个西域小国的国师啦。”

 竺迪罗笑道:“你是皇上的护驾法师,我也还要请你多多照应。那个金老怪我瞧着不顺眼,先得把他挤掉。”

 鸠罗法师说道:“金老怪屡次吃了败仗,最近他去了一趟飞龙岛,又受伤回来,皇上很是不悦。他这国师,我看也是做不长的了。你放心,他这位子终须是你的。只是目前有件事情,皇叔可还得请你帮忙。”

 鸠罗法师说的“皇叔”即是完颜长之,蓬莱魔女心道:“完颜长之与竺迪罗乃是知交,有什么事情,何以却要鸠罗法师代表?”

 竺迪罗果然说道:“是呀,我正想问你,你邀我到耶律元宜的营中,是为了何事?这是皇叔的意思吗?”

 鸠罗法师道:“不错。只因皇叔是御林军统领,必须时刻陪着皇上,这件事说来话长,他还没有机会找你密商,而时机又必须立即动手,所以他才要我邀你同去。”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只听得竺迪罗已把她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道:“动手什么?”

 鸠罗法师道:“皇叔请你助我除掉耶律元宜,但必须杀他于不知不觉之间,决不能叫人发现他是给咱们杀死的!”

 竺迪罗笑道:“这个容易,但这却是为了什么?”

 鸠罗法师道:“这个──咦,有什么不对吗?”声音忽地停止,原来这时,他们正走到蓬莱魔女身前丈许之地,竺迪罗突然停下了脚步。

 竺迪罗陡地喝道:“什么人躲在草丛里?出来!”

 赫连清霞大吃一惊,蓬莱魔女却在她的手心轻轻捏了一下,示意叫她不可妄动。蓬莱魔女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听得竺迪罗这么呼喝,立即知道他其实并未发现她们藏身之处,否则这距离只有丈余之遥,他只要拨开茅草,便能发现,何须大呼小叫?

 鸠罗法师道:“师兄,你怎么知道草里有人?”

 竺迪罗道:“我听得似乎有点声息。”

 原来竺迪罗内功深厚,听觉特灵,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的呼吸虽然加以控制,缓慢而又微弱,但还是瞒不过他的耳朵。

 那一大丛茅草高逾人头,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此时又屏息呼吸,鸠罗法师丝毫也听不出来。

 鸠罗法师笑道:“怕是你的错觉吧,我怎么就没听见一点声音?”他有事在身,言下之意,实是不愿到茅草丛中搜索。

 竺迪罗也有点怀疑,不敢肯定草中确是有人。他想了想,随手取出一把梅花针,说道:“好,管他是人是兽,我把它赶出来再说!”“呼”的便是一把梅花针,向乱草丛中撒去!

 但这把梅花针却没有射中她们,而是射到她们的后面去了。原来她们的呼吸气息轻微,笛迪罗根据一般人的呼吸轻重来判断,听声测远,判断错了。他这把梅花针打到三丈开外,却不知她们就在他的面前。

 这把梅花针没有打着她们,却误伤了草丛中一条青蛇,吃梅花针一刺,嗖的窜了出来,正对着赫连清霞的藏身之处。

 赫连清霞生平最怕毒蛇,吓得几乎就要跳起来,幸亏蓬莱魔女早有提防,及时地按住了她,折了一支几寸长的茅杆,轻轻一挑,把那条青蛇挑起,青蛇箭一般的在草丛中游走,这次却是对着竺迪罗游过来了。

 青蛇似乎知道竺迪罗是它的仇人,昂起蛇头,向着竺迪罗嘶嘶喷气。竺迪罗笑道:“原来是一条长虫,倒是我瞎疑心了。”拔出戒刀,一刀把那条青蛇斩为两段。

 鸠罗法师笑道:“如何?我说这草丛里怎能藏有个人?巡逻的士卒无须躲藏,敌人则怎敢上到这儿。快三更了,咱们赶快去吧,否则恐怕耶律元宜已经睡了觉了。”

 竺迪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可恼这条蛇儿,倒把咱们的话柄打断了。你刚才说到哪儿?对啦,为什么要把耶律元宜暗中除去,你给我说说。我虽然不大明白贵国的事情,与这位耶律将军也没见过面,但却听说他似乎很得你们皇上的宠信呢!”

 鸠罗法师道:“就是因此了。简单地给你说吧,皇叔怀疑他是奸细,但怕皇上宠信他,不肯将他除去。”

 竺迪罗吃惊道:“耶律元宜胆敢私通敌国么?”

 鸠罗法师道:“虽无实据,却是可疑。前晚有两个女子,冒充蓬莱魔女主婢,引开我们的追兵;军中又有人散播谣言,说是义军偷袭,并且在好几处营帐纵火,引起了一场大大的虚惊,以至那魔女在混乱中逃走了。这种种可疑事故,皇叔认为定是有人在幕后指使的,而嫌疑最大的就是耶律元宜!因为他本是辽国王族,部属又都是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查不到实据,又不能将他无故拿办。所以皇叔才要法王帮忙,不着痕迹地将他除去!

 竺迪罗道:“哦,原来如此!但此事未得你们皇上的许可,日后──”

 鸠罗法师笑道:“你放心,日后即使皇上知晓,也不会加罪于你的。皇叔要除去暗藏在军中的祸患,也都是一心为了大金。皇上总会知道他的忠心的。皇叔他若不是有十分把握,怎敢请你下手?”

 其实还有一个秘密,鸠罗法师未肯明白地向竺迪罗说出来。原来这件事情,并非完全瞒着金主完颜亮。完颜亮其实对于耶律元宜亦已颇有猜疑,但他怕公开地杀了耶律元宜会摇动军心。因为在他的军队之中,虽然主力乃是金人,但其他各族也占了不少,有的是原来的降卒,有的是被他强迫征来。若然无故杀了耶律元宜,军队中不是金籍的战士,定然不服,说不定还会引起兵变。所以完颜亮必须谨慎从事,他可以默然同意他的叔父暗杀耶律元宜,而不能由他亲下命令。

 竺迪罗也是个满腹心机的人,听得鸠罗法师说到这里,心中亦已雪亮,当下哈哈笑道:“你要杀人不露痕迹,这个容易!包在我的身上,略使一点毒药,就可以叫耶律元宜一命呜呼,任何人都不能看出他是受毒死的!”

 两人在大笑声中,又走过了蓬莱魔女躲藏之处,距离约有十数丈之遥了。但他们这些话语蓬莱魔女与赫连清霞都已听得清清楚楚。

 蓬莱魔女深知竺迪罗使毒之能,从前古月禅师那么深厚的武功,就是因为先中了竺迪罗的“魔鬼花”之毒,完颜长之才能够将他暗杀的。

 赫连清霞更是吃惊,悄悄问道:“怎么办?不如由咱们先杀了这两个秃驴?”蓬莱魔女心意踌蹰,忽地就在此时,起了一阵大风。

 蓬莱魔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寻思:“先阻他一阻再说。”抄起一颗石子,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便即向前弹出。

 这时正是狂风大作,沙飞石走的时候,她这一颗小小的石子,杂在风沙之中飞出哪能分别出来?鸠罗法师行走之间,忽觉脚跟一麻,不由得一跤摔倒。山路崎岖,这一摔竟变作滚地葫芦,在那险峻的斜坡上骨碌碌地滚了下去。原来他正是给蓬莱魔女这颗石子弹中了脚跟的麻穴。蓬莱魔女在黑夜之中认穴不差毫厘,所用的力道又恰到好处,鸠罗法师只道是偶然给狂风刮来的石子打中他的麻穴。哪想得到是有人暗算?

 竺迪罗吃了一惊,慌忙扑下去将他拉起,下面是石笋嶙峋的山谷,幸亏抢救及时,要不然这一跌实是不堪设想。

 鸠罗法师道:“晦气,晦气!恰恰给石子碰着了麻筋。可得歇一歇才能走啦。”竺迪罗虽觉此事太巧,但也没疑心,说道:“好,我给你揉搓揉搓。”

 蓬莱魔女悄声说道:“咱们抢在他的前头,先去报讯。”这时竺迪罗还在山坡上给鸠罗法师揉搓麻筋,医治伤足,蓬莱魔女、赫连清霞二人已经施展绝顶轻功,毫无声息地从上面这条山路走过去。

 转瞬间走到山下,正是耶律元宜的驻地,警卫的士兵,穿梭来往,守备严密,但她们二人穿的是巡逻队的服饰,又有腰牌,沿途自无拦阻,赫连清霞还告诉那些士兵,说是山上发现两个人,不知是否敌人,叫他们小心戒备。竺迪罗是新来的,赫连清霞料想士兵们没见过他;鸠罗法师虽是完颜亮的“护驾法师”,兵士们也未必认得。虽然他们必然能找到证明,最后也终须要让他们通过,但能够阻得一些时刻,也是好的。

 两人走到耶律元宜的营帐,叫人进去禀报。耶律元宜刚要睡觉,听说是哈尔盖(巡逻队的长官,金国的左路指挥使)派了两个人来,有军情要向他禀报,耶律元宜只好暂且不睡,接见他们。心中则是大大惊奇,寻思:“哈尔盖与我各领一军,互不统属,深夜派人来此,是何缘故?只怕不是禀报军情,而是怀疑我这里藏有奸细吧?”

 耶律元宜见了二人,觉得这两个人竟是“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的,心中正自狐疑,赫连清霞已上前行军官礼,说道:“哈将军有秘密军情,要我们前来禀报!”

 她行礼的时候,悄悄地掏出一个指环,套上中指,在耶律元宜面前一晃。正是:

 指环为证相呼应,掀起长江浪拍天。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