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立马投鞭言炎炎 挺身抗暴气昂昂

 只见剑戟如林,戈矛耀日,一排排的披甲武士,在山上隐隐列成阵势,正中插着一杆三丈来高的杏黄大纛,武士们列成的阵势,看得出就是拱卫这杆大纛的。

 柳元宗吃了一惊,心想道:“这是天子的仪仗,难道……”心念未已,只听得士兵们齐呼“万岁”!一座帐篷开处,一个披着金色袍甲、威风凛凛的中年汉子,在卫士们簇拥下,缓缓走了出来。果然是金国的皇帝完颜亮!

 蓬莱魔女热血沸腾,手摸剑柄,手指微微颤抖。柳元宗悄声说道:“瑶儿,不可造次。小不忍则乱大谋!”蓬莱魔女瞿然一惊,登时冷静下来。心中想道:“不错。我这次回来,是要聚集义军,在金虏的后方,与宋国的大军配合作战的,这责任何等重大!若然此时跑出去行刺完颜亮,成功也还罢了,倘有失手,插翼难逃,岂不坏了大事?而在剑戟森森的拱卫之下,要刺杀完颜亮也是谈何容易?”

 幸亏他们藏身的那棵大树,枝繁叶茂,距离那些兵士,也还有数十丈之遥,兵士们全神注意的是保卫皇帝,怎想得到在满山遍布岗哨的情形之下,有人已偷偷上了山,藏在树上?

 蓬莱魔女在树叶缝隙里看出去,只见完颜亮登上一座石台,眼望前方,也不知他是否看到了长江的波涛澎湃?

 过了半晌,完颜亮缓缓说道:“昨晚战事如何?江面似乎看不见敌人的舰队?”

 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站了出来,说道:“禀告陛下,昨晚那些南蛮子只是趁着黑夜,出来捣乱,发了一阵石炮,摇旗呐喊了一会,也就退了。我方损失轻微,只是被打坏了几艘船,需要修补。”

 完颜亮哈哈笑道:“人人都说虞允文是个将才,依朕看来,也是不济事!他只敢虚张声势,偷袭一下,岂敢与朕正面交锋?”

 那将军大拍马屁道:“陛下天纵圣明,智勇双绝,莫说虞允文,就是岳飞重生,也不能是陛下对手。”

 又一个将军道:“咱们的兵马比他们多了十倍,他们若敢与咱们硬碰,那就正应了一句俗话,是以卵击石了。陛下,咱们的大军如今已经齐集,就是等待陛下的御旨渡江了!”

 完颜亮道:“这个,我已早有安排。到临安过中秋嘛,也许来不及了,但总可以渡过长江,在江南欢度佳节。”

 将士们听了他的“豪语”,又是山呼:“万岁!”完颜亮拍了拍掌,止了喧哗,又向那将军问道:“听说昨夜有敌人偷渡过了江,是什么人,人数多少,已经捉到了没有?”那将军惶恐说道:“还没有。不过陛下放心,几个小贼,总是逃不了的。”

 完颜亮“哼”了一声,说道:“几个小贼,究竟是多少个?两个、三个?还是五个、六个?几十万大军,连几个小贼都捉不到!甚至连确实的数目都不知道!贼人的模样都说不出来!要你们何用?”

 那将军惶恐万状,跪下来不敢言语。旁边闪出另外一个将军,说道:“陛下息怒,我倒是查问清楚了。偷渡的那只小船,两个舟子已经死了。另外三个人上了岸。”完颜亮怒气稍减,说道:“是什么样的三个人?”那将军道:“是两个女子和一个老头。”

 柳元宗听得声音好熟,定睛望去,认得这人正是他的那个老对头完颜长之。原来完颜长之乃是宗室,比完颜亮长一辈,是完颜亮的疏堂叔叔。这次他从江南回来之后,完颜亮已恢复他原来的官职──御林军统领,并加“太子少保”衔。

 完颜亮心中一动,转怒为喜,说道:“究竟是皇叔能干。但你昨晚不是一直在这山上的么,几时下过去查问了?”

 完颜长之道:“我正要启禀陛下,我收录了一个女贼,本是长江水寇,投降了咱们的那个樊通的手下,名叫韩三娘子,昨晚韩三娘子碰上了敌人的那条船,那两个舟子就是她杀死的。可惜她现在受了重伤,不能来见皇上。”其实王祥、李吉这两个舟子,乃是自杀的。不过,韩三娘子虽然冒领功劳,她所报告的却确实是第一手材料。

 完颜亮说道:“哦,那么,这韩三娘子认得那三个人吗?那两个女的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

 完颜长之道:“黑暗中看不清楚。不过,据韩三娘子说,那两个女的从体态看来都很年轻,她怀疑其中的一个是蓬莱魔女。这个魔女听说是北五省的绿林领袖。武功很是高强。”

 完颜长之怕完颜亮不明白,要给他详说蓬莱魔女的身份。

 完颜亮却已微微一笑,说道:“这魔女朕是早已见过的了。那次朕在泰山封禅,这魔女跑来捣乱,可惜没捉着她,这次可不能容她跑掉了。”

 说罢,忽的朝着那仍然在跪着的将军斥道:“起来!你下去传令,务必要捉到那两个女的,只许生擒,不许伤了她们!你在御营挑选一百名最好的武士,捉不到人,你就别回来见我。”

 原来完颜亮那次见过蓬莱魔女之后,对她的美色念念不忘,因此听说是她来了,心里是又惊又喜。想道:“即使这魔女本领再高,在几十万大军围捕之下,她也是插翼难飞。待捉到了她,朕叫皇叔废去她的武功,就不怕收她作为妃子了。”

 那将军站了起来,但仍是伛偻着腰,声音颤抖,说道:“陛下,这,这……”完颜亮喝道:“你听清楚了命令没有?快去!”那将军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向完颜亮禀告,只好用求援的眼色抛给站在一边的完颜长之。

 完颜长之道:“启禀陛下,那魔女的本领很是厉害,陛下只许生擒,不许伤她,恐怕,恐怕很难。”完颜亮道:“我知道她的本领厉害,但再厉害也厉害不过我的百万大军吧?”完颜长之道:“不错,倘若发现了她,大军一拥而上,不难将她踩成肉饼。但难在不许将她弄伤。不能伤她,咱们的人就要伤亡多了。”

 完颜亮怒道:“你们一众将士,出发之前,都曾宣誓效忠于朕的。既是赴汤蹈火尚且不辞,如今去捉一个女子,反而害怕伤亡了?麻将军,我叫你挑选一百名勇士,就是准备这一百人都死光了,也要把那魔女捉来的!”

 完颜长之这时已猜到了完颜亮心意,暗自想道:“当将士的,冲锋陷阵,为国捐躯,那是份所应为。但为了一个女子,却要葬送无数勇士,岂不教将士寒心?”心中不忍,说道:“陛下,不如让我去吧。”他自忖拼着受点伤,有把握可以活捉蓬莱魔女,免得众多武士伤亡。

 完颜亮双眼一翻,说道:“皇叔,你别忘了你是御林军统领,你的职责是保护我的,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好了,不必多言,麻将军,朕限你在午时以前,将那魔女带到,否则提头见我!”完颜亮因为完颜长之是皇叔身份,不便对他发脾气,对那姓麻的将军他可就不客气了,发出了最严厉的命令!

 那将军见皇上动怒,吓得面色灰白,只好叩头道:“奴才领旨!”当下便挑选了一百名武士,立即下山。这一队人恰巧从蓬莱魔女躲藏的那棵树下经过。蓬莱魔女暗暗好笑:“我就在你的眼前,你没发现,这可活该你倒楣了。”

 完颜亮道:“皇叔,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韩三娘子,给我重重犒赏她。”完颜长之道:“是。陛下,这韩三娘子倒是有心为咱们大金效力。她还有一条妙计,可以助咱们渡江,一举尽歼虞允文的兵马。”完颜亮诧道:“她一个女流之辈,有甚力量,可助咱们渡江?”

 完颜长之道:“她熟识长江水道,据她说,每年八月十五前后几天,长江潮汐比平时大得多,她可以给咱们带路、领航,在一个最适宜的地方,黑夜渡江,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只是她现在身受重伤,非得赶快给她医好不可。”完颜亮说道:“好!传旨叫御医去给她治伤!”完颜长之道:“她,她还有话说。”

 完颜亮问道:“她怎么说?”完颜长之道:“成功之后,她要求陛下一件事。”完颜亮道:“什么事情?”完颜长之道:“她不愿无功受禄,要事成之后才说。但却须陛下御旨许诺,灭宋后允她所求。”完颜亮笑道:“这婆娘倒是古怪,但却也公平。好,咱们就当买卖做吧。你对她说,朕允她所请就是。”

 完颜长之怔了怔,说道:“要是她所求之事,是咱们难以办到的,这──”完颜亮大笑道:“灭宋之后,朕富有四海,天下之事,哪有朕办不到的。除非她要天上的月亮!孤王的宝座!但谅她是个女流之辈,也决不至于要裂土封王。”完颜长之道:“这个谅她不敢。”完颜亮道,“好,那还怕什么答应她?嘿,嘿!何况权柄操在咱们之手,倘若她真敢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咱们不会──嘿,嘿!‘喀嚓’一刀,把她杀了?”

 完颜长之心道:“一国之主,岂能失信于妇人。”但完颜亮既已如此说了,他也只好说道:“陛下圣见,非臣可及。当今最最紧要之事,是如何渡江,这韩三娘子能为咱们带路,陛下先下御旨,允她所求,令她一心一意为陛下效力,确是上上之策。”完颜亮笑道:“现在最紧要之事,是赶快把她医好了!”当下立即传令营中太医,由完颜长之的护兵带他去给韩三娘子治伤。

 蓬莱魔女气得七窍生烟,心中想道:“这韩三娘子助纣为虐,竟要带敌人渡江,真是万死不足以偿其辜!”恨不得一箭把那太医射死,叫他救不了韩三娘子。可是在这样剑戟森严的防护之下,她纵是满腔愤恨,也只能强忍住气。

 只听得完颜亮又道:“那婆娘说八月十五前后,长江潮汐异于常时,最利渡江。但我要知道得更切实一些,什么时候起潮?”

 完颜长之说道:“这个我倒问过她了。是八月十三月亮起时。不过,在什么地方最宜偷渡,却还须她领航、带路。”

 完颜亮道:“好,那咱们就在八月十三晚上三更时分渡江。你马上叫人传下密令,叫各营总兵准备!”

 在完颜亮周围的都是他最亲信的心腹将士,他颁下密令,自是无须顾虑会泄漏出去。

 却不料隔“邻”有耳,躲在树上的蓬莱魔女已是听进耳中,心里又喜又惊,要知此刻已是八月十一日的早上,距离完颜亮所要渡江的时间,不过是三个白天和两个半晚上了。而虞允文与她约好,由义军与南岸官军配合出袭的时间,却是八月十四的白天。

 蓬莱魔女心急如焚,想道:“时间紧迫,我必须把这消息送出去,否则差不那么半天,可能就误了大事!”

 完颜亮定期在八月十三午夜偷渡长江,现在是八月十一日早晨。那么,在这三天之内,蓬莱魔女至少要做到下列三件事情:一、找到玳瑁;二、与各路义军的领袖会合;三、派人送信给虞允文,要他提前半天发动攻击。而第三件事情又必须在第一件事情成功之后,才能找得到人送信。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要做到这三件事情,一定要机缘凑巧,处处顺利,否则稍有阻碍,就要前功尽弃!

 时间这样紧迫,但现在他们还被困在山上,根本无法脱身。蓬莱魔女几乎想不顾一切,硬闯出去。但山上有金国最精锐的羽林军武士千人,山下更有数十万大军,硬闯出去,无异自投罗网!

 蓬莱魔女正自心中焦急,只听得完颜长之又道:“还有一个喜讯,禀报陛下。”完颜亮道:“什么喜讯,仔细道来。”

 完颜长之道:“柳元甲是江南一霸,水陆两路的黑道人物,都奉他为主的。如今咱们已与他接洽好了,只等陛下定夺。”

 完颜亮道:“他提出了什么条件?”完颜长之道:“咱们一旦渡江,他就在江南作为内应。他准备打出保境安民的旗号,在他力所能及的地盘之内,不许宋国官军通过。”

 完颜亮道:“很好,咱们有几十万大军,不必他出兵助战,只是这样已经大大有助于咱们灭宋了。”

 完颜长之道:“还不止呢,他现在身任江南的武林盟主,还有一位副盟主是飞龙岛的一股水寇头领,实力比从前投降咱们的那个闹海蛟樊通更大,他也与咱们约好了,咱们几时渡江,他就与咱们配合,在水上接应。”

 完颜亮道:“这更妙了,马上派人给他送信,叫他在山东海面攻击宋国水师。这里的采石矶之战,有咱们对付虞允文已足够了。朕所忧虑的是他们东面海上的援军。”

 完颜长之对完颜亮的残暴寡恩,虽然微有不满,但对他的战略部署,却甚佩服,由衷赞道:“陛下指挥若定,恰如六辔在手,一尘不惊。今番定可以并吞南宋了。那飞龙岛主有众逾万,虽然还不算很强,但在水路截断宋国援军,最少也可以阻迟他们几天。那时咱们早已渡过长江,大功告成了!”

 完颜亮道:“他们要咱们答允什么条件,你还未说呢。”

 完颜长之道:“柳元甲想请陛下把两淮南北的地区让他割据。他愿对金国纳贡不来朝,听调不听宣。”

 完颜亮道:“哦,这么说,他是要自成一国,自立为主,只做咱们的藩属了?”

 完颜长之说道:“不错,他的意思正是这样。两淮南北是江南最富庶之地,陛下圣意如何?”

 完颜亮道:“当然答允他!”完颜长之道:“是。我懂得陛下意思了。权柄操在咱们手上,渡江之后,赏罚还不是由得咱们?”

 完颜亮道:“不,这次的赏是真的,渡江之后,让他为王!”

 完颜长之自以为懂得了皇上的意思,听了完颜亮这番话,大惑不解。完颜亮哈哈笑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柳元甲的身份与那韩三娘子不同,对付他们也自当因人而施。江南未定,对这样的人需加笼络。待到天下都是大金的之后,那时再设法除他不迟。汉高祖刘邦与项羽争天下之时,韩信求汉高祖封他为假齐王,汉高祖索性封他为真齐王。但韩信最后还是免不了未央宫的一刀。汉人的史事,也可以供咱们学到一些东西的。皇叔,你身为大将,也该多读史书。”

 蓬莱魔女听了这番议论,也自不禁有点不寒而栗,想道:“完颜亮之残暴阴狠,实是人间少有!可恨我那丧尽良心的叔叔,竟然受他利用,助纣为虐。”

 完颜长之大为佩服,说道:“陛下天纵圣明,文事武功,都足以震古烁今,这番定然一举荡平江南!”

 完颜亮哈哈大笑道:“朕刚才做了一首诗,念给你们听听!”他独立石台之上,顾盼自雄,半晌,手指前方,朗声吟道:“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诗意是说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不能容南宋与大金并立。吴山是南宋首都临安内的一座山,“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那已是把临安当作囊中之物,准备进军之后,在吴山立马庆功了。就诗论诗,气概倒是十分豪迈。

 完颜长之等一众将士齐声欢呼,立即就把他们皇上这首诗唱起来,完颜亮拔剑斫石,纵声狂笑!蓬莱魔女气得心肺欲炸,想道:“完颜亮你如此狂妄,我倒要看你横行能到几时?你要立马吴山,只怕先要葬身鱼腹。”

 完颜亮的将士正在欢腾,忽见一个军官骑马上山,完颜长之喝道:“圣驾在此,什么人胆敢骑马!”那军官翻身下马,膜拜说道:“臣前路指挥使哈尔盖有紧急事情禀报,请皇上恕罪。”

 完颜亮斥道:“何事大惊小怪!难道南蛮子敢渡江来攻咱们不成?”

 哈尔盖颤声说道:“军情倒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只是──”完颜亮厉声道:“只是什么?”他做了一首自以为“气吞牛斗”的好诗,正在飘飘然接受臣下的颂赞,这个时候,当然不喜欢有人来败坏他的“豪兴”。

 哈尔盖讷讷说道:“昨晚偷渡的那几个敌人,有人看见是向着这个方向逃跑,只怕、只怕已经上了这座山了。奴才怕万一是刺客,惊、惊动了圣驾!”

 原来这哈尔盖以“前敌指挥使”的身份,昨晚亲自率领巡逻队搜查。但因这座山是他们的皇帝“驻跸”之地,在别的地方他可以随意搜查,这个地方,他的手下却是不能随便上来的,必须禀明皇上,才敢搜查。

 昨晚负责值夜的侍卫长大吃一惊,道:“哈将军,是你亲自看见的么?你拿得准刺客当真是上山了?这山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我就不信刺客能上来,而居然没有给人发现!”要知倘若哈尔盖所说是真!这侍卫长就难逃“守卫不严”之罪。

 哈尔盖虽然怕结怨于侍卫长,但更害怕敌人潜伏山上,查了出来,这天大的干系他可担当不起。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奴才昨晚率领巡逻队四处兜截,那几个黑影到了这山下就没了踪影,只怕、只怕多半是藏匿此山了。”

 完颜长之深知蓬莱魔女的轻功本领,说道:“既如此,总是小心谨慎的好。还是搜一搜吧!”

 完颜亮这一惊亦是非同小可,但随即想道:“这么多人,又有皇叔在此,怕她什么?”于是哈哈笑道:“朕正要活捉那个魔女,她若当真是自投罗网,朕正是求之不得!山下有人把守了么?”

 哈尔盖道:“奴才所部的三千铁骑,已把这座山团团围住了!”

 完颜亮大笑道:“好,这一回可要叫她插翼难逃!立即搜查!”

 蓬莱魔女暗暗叫苦,完颜亮的手下,能够纵高窜低的能人不少,这一搜他们决计难以藏匿。蓬莱魔女银牙一咬,正要请她父亲与她一同冲出,忽见父亲摇了摇头,示意叫她不可妄动,蓬莱魔女心道:“难道束手待毙不成!”这时完颜长之与哈尔盖已率领众武士,列成队形,就要向两边伸开搜索了。

 就在此时,蓬莱魔女忽听得似是有人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伺机向西北逃!”正是武林天骄的声音。他用的是上乘的“传音入密”内功,人却不知躲在何处。他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方至少要与他功力相若,方能听见。

 蓬莱魔女又惊又喜,但却不知他所说的“伺机而逃”,这一“机会”从何而来?心念未已,只听得完颜长之已是猛地喝道:“林子里是谁?”原来他的功力与武林天骄乃是在伯仲之间,后者的“传音入密”功夫,可以瞒得过别人,瞒不过他。但因武林天骄所在之处离蓬莱魔女较近,离他较远,所以蓬莱魔女听得字字分明,而完颜长之则是隐约感到有人藏在林中,悄悄说话,至于说的什么,却是听不清楚。

 武林天骄一声长啸,挺身而出,朗然说道:“你们都没长眼睛吗?我就在这儿,你们还要到哪里搜索?”

 武林天骄这一骤然现身,自完颜亮以下,人人都是大吃一惊。完颜亮喝道:“还不快快给我拿下!”众武士惊魂稍定,发一声喊,登时如潮涌上,将武林天骄团团包围。完颜长之不敢离开皇帝,取出了一对判官笔,仍然在完颜亮身边,担当保护之责。

 武林天骄不慌不忙地举起玉箫,凑到唇边,“呜呜”地吹了两声,纯阳罡气从暖玉箫中吹出,威力惊人,只见在他面前的一棵大树,树叶纷纷坠下,转瞬之间,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本领较弱的武士,耳膜如受利针所刺,慌忙把双手掩住。

 武林天骄放下玉箫,淡淡道:“皇上,这些年来,你派人到处找我,如今我自己来了,你就不能容我说几句话么?”随即玉箫一挥,双目横扫包围他的那群武士,接着说道:“我不想伤害本国弟兄,但你们若是强来,我也只好被迫自卫了!请你们稍待片时,容我把话说了,我甘愿束手就擒!”

 武林天骄在金国是一个传奇人物,对他的武功,有许多夸张的迹近神奇的传说。尽管他与金主完颜亮作对,但金国的武士,却十居八九是对他暗暗佩服的。此时见他又露了这手惊人的功夫,一时之间,竟是无人敢上。

 完颜亮听得他口称“皇上”,怒色稍霁,说道:“檀羽冲,你心目中原来还有君父么?我只道你是丧心病狂,自绝于国人的了?好,你既然还有一点良知,我就容你说几句话!”

 武林天骄剑眉一竖,朗声说道:“我此来只是劝你一句话,古人说要‘悬崖勒马’,我是劝你‘临江勒马’,早早回头!”

 完颜亮大笑道:“我灭宋已在旦夕之间,你却劝我临江勒马!我不依你,你又如何?”

 武林天骄冷冷笑道:“你不听我所劝,那就是丧心病狂,自绝于国人了!我只怕你未能渡江,已是身败名裂!”

 完颜亮心中怒极气极,却发为狂笑道:“你休道天堑不能飞渡,我投鞭足以断流!我为大金浑一天下,功业震古烁今,国人对我歌功颂德还来不及呢,你居然敢诽谤于我。”

 武林天骄以更响亮的笑声压过了他,说道:“你悉索敝赋,妄图侵宋,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即使你能吞并江南,对老百姓又有什么好外?老百姓早已民穷财尽了!何况前有虞允文扼守长江,后有老百姓的民军,义旗纷举,你把国运作孤注一掷,必败无疑!你说什么功业彪炳?依我看来,只是痴人说梦,水月镜花!”

 完颜亮大怒道:“住口!”武林天骄不理不睬,滔滔不绝地说下去道:“再说,你以为你有百万大军,就足以投鞭断流了吗?咱们的士兵与宋人无仇无恨,背井离乡,冒葬身鱼腹之险,所为何来?他们根本不知为何而战,岂肯为你尽力!”

 完颜亮道:“哼,哼!你敢煽惑军心,背叛朕么?你身为金国之人,竟诅咒金师,盼它全军覆没么?”

 武林天骄道:“我正是为了爱护金国,才来劝谏,请皇上临江勒马,转祸为福。那时金国百姓,才会真心歌颂陛下功德!请陛下三思!”

 完颜亮冷笑道:“檀羽冲,在你之前,也有许多人劝阻朕兴兵伐宋,你可知道他们的下场如何?”

 武林天骄淡淡说道:“我知道那些人都给你杀了。连你的亲生母亲,因为你妄图侵宋之事,说了你几句,也给你毒死了!我今日敢来劝谏,性命早已置之度外!”

 完颜亮尽杀劝谏诸臣之事,人所共知;但他毒死母亲,却是外人还未知道的秘密。武林天骄说了出来,把完颜亮气得浑身发抖。一众将士听了也暗暗寒心。完颜亮怒气稍过,才说得出话来,冷笑道:“你造谣诬蔑,诅咒王师。好,我现在不杀你,待我渡江之后,我要你亲见我的胜利,我才拿你祭旗!叫你自知愚蠢,死得瞑目!”

 完颜亮正待发令将他活擒,忽听得山下人声喧闹,完颜亮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军官驰马上山,大声禀报道:“那两个女贼,已经发现了!”

 这军官是哈尔盖的副将,奉命领兵包围此山,防备藏匿山上的敌人逃跑的。但如今已在山下发现了他们皇上所严令捕拿的两个“女贼”,所以他们必须赶紧上来请示,是该遵守原来的“将令”包围此山呢?还是遵奉皇命去追捕“女贼”呢?

 蓬莱魔女听了,大为奇怪。心道:“哪里又来的两个女贼?”

 心念未已,只听得武林天骄哈哈笑道:“完颜亮,你以为你聪明得紧么?嘿,嘿!饶你再聪明,你也须中了我调虎‘围’山之计!”他故意更改一字,把三十六计的“调虎离山”说成了“调虎围山”。

 完颜亮本是一心一意要活捉蓬莱魔女的,只因武林天骄突如其来,他的注意力才暂时移转。如今听得手下禀报是在山下发现了“女贼”,又听了武林天骄这一番讽刺的话,蓦然一省,不由得面色大变,喝道:“檀羽冲,原来你是与那魔女串通了的!”

 武林天骄大笑道:“不错,你这才知道上当了么?嘿,嘿,要不是我有心让哈尔盖这蠢材瞧见一点影子,我怎能把你这三千铁骑引来!”

 哈尔盖大惊失色,心道:“原来我们的人,昨晚发现有人上山,竟是武林天骄故意布下的疑阵。上山的是他,不是那两个女贼。我却把三千铁骑都调来包围此山,这可真是中了他调虎‘围’山之计了!”自完颜亮以至哈尔盖等人,此时尽都“恍然大悟”;却哪里知道,这才真正是武林天骄的“故布疑阵”,他们的“恍然大悟”,恰巧又正是“误入迷途”。

 完颜亮大怒,指着哈尔盖骂道:“蠢材,还不快下山,飞骑追捕!呆在这里作什么?”哈尔盖忙应道:“是!”抢着跨上一匹战马!疾马下山,率领他原来围山的三千铁骑,追赶“女贼”。

 完颜亮发了命令,随即纵声笑道:“檀羽冲,朕还是要笑你是个蠢材,你故布疑阵,只是能骗得过哈尔盖一时而已。在朕的铁骑追捕之下,你的心上人始终逃不过朕的掌心!哼,你使的什么巧计,也不过是自投罗网而已。”“把他拿下!待那魔女擒来,叫他知道朕的厉害!”那班武士虽然敬畏武林天骄,但主子已经下了命令,非立即活擒武林天骄不可,他们只好豁出性命,一拥而前。

 武林天骄蓦地飞身疾掠,从众武士头上飞过,迳向完颜亮扑来。完颜长之双笔齐出,喝道:“你好大胆,冒犯皇上!”武林天骄横挥玉箫,将完颜长之双掌架开。他们功力悉敌,武林天骄固然不能前进,完颜长之也不能将他迫退。那一班武士只恐武林天骄伤了皇上,慌忙又跑过来,将他团团围住。场中登时乱成一片。

 躲在树上的柳元宗悄声道:“时机到了,跑!”展开绝顶轻功,一溜烟地向着西北角疾奔。蓬莱魔女带着明珠。紧紧跟在父亲后面。此时蓬莱魔女对武林天骄,当真又是感激,又是心伤。她知道武林天骄是有意牺牲自己,救她们父女脱险,可是她有大事在身,却只能自顾逃跑,不能兼顾武林天骄了。

 蓬莱魔女使出“八步赶蝉”的绝顶轻功,虽然拖着一个明珠,仍是迅逾飘风。那些武士都在用神对付武林天骄,十之八九,毫无发觉。有几个人发现了他们,但只是一晃眼间,蓬莱魔女等人已是翻过山头,在他们眼前消失了。

 完颜亮站在高处,隐隐还可看见一团白影。他虽然看不清楚蓬莱魔女的形貌,但看到了衣袂飘风,也大致可以分辨出是两个女子。这一下,完颜亮才当真,恍然大悟:又上了武林天骄的当了!

 完颜亮气得七窍生烟,大喝道:“务必拿下,死活不论!活擒封万户侯,格毙赏黄金千两!”

 武林天骄知道蓬莱魔女已经脱离险地,心上放下了一块石头,遂纵声笑道:“完颜亮,你连一个女子都奈何不得,还做什么吞并江南,统一天下的春秋大梦?你要杀我,我让你杀好了。我是金国的大好男儿,恨的只是暴君,决不与本国弟兄拼命。嘿,嘿,你杀了我,我也不过在黄泉路上先走一步而已,只怕你将来的下场,比我还更不如!”说罢,哈哈一笑,停止抵抗,束手就擒。

 完颜亮怒极气极,说道:“你求速死,朕偏不如你心愿!你敢小看我,好呀,我就留着你慢慢折磨,叫你亲眼看到朕‘立马吴山第一峰’之后,再挖掉你的眼珠,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今生今世,永远做个贱奴!”

 蓬莱魔女已经翻过了这座山头,但武林天骄的话语,随风吹送,她还是隐约可闻,不禁心中痛如刀割。柳元宗知道女儿的心情,低声劝慰她道:“瑶儿,你要记住你肩负的重担!只有打赢了这一场仗,彻底击败了完颜亮,这才是救了宋国的白姓,也救了金国的百姓。也只有这样,才是报答了檀羽冲救命之恩。”

 蓬莱魔女吞下了眼泪,说道:“孩儿理会得。”但她虽然懂得这个道理,悲痛仍是不易消除,心中想道:“檀羽冲舍身救我,我却不能救他。今生今世,只怕是永远也不能报答他了。”

 她因距离太远,完颜亮后来说的那段话,她没有听见,只道武林天骄落在完颜亮手中,已是必死无疑。

 背后忽地传来一阵呐喊声,原来是有一班武士,兀自想擒住蓬莱魔女领功,紧紧追来。

 蓬莱魔女瞿然一惊,如在恶梦中醒来,知道已是没有时间容她悲伤了。于是强抑悲伤,加快脚步,那班武士,怎赶得上她,转瞬之间,已给她远远甩在后面。正是:

 休夸天堑能飞渡,一女挥刀胆已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