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清浊两分心自苦 恩仇惧了意难忘

 秦弄玉道:“咱们冲出了峡谷,倘若珊瑚姐姐陷在这儿,那可就失了照应了。咱们回头再找她吧。”耿照以宝剑开路,本来只差一段路就可以杀出谷口的,闻言不觉踌躇。

 秦弄玉说道:“柳女侠已经从山上杀下来了,咱们前去与她会合。请她帮忙寻觅珊瑚姐姐。”耿照见不着珊瑚,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想了一想,说道:“柳女侠领袖群雄,她要为大众着想,越早离开险地越好。这件事情不必麻烦她了。咱们回去自己找吧。”

 话犹未了,忽听得天崩地塌似的,山谷里响起巨大的雷声,震耳欲聋,原来飞龙岛主早已在谷口两边的山峰上堆积了许多巨木,这时预先埋伏在山峰上的人,斩断了系着一堆堆巨木的粗缆,千百根巨大的木头滚了下来,堵塞了那狭窄的喇叭形的谷口!秦、耿二人,只因稍一踌躇,已被关闭在峡谷之中。

 出口道路断绝,要冲出去,除非翻过山头。但飞龙岛的人扼守山上,且有无数碉堡,乱箭从碉堡中射出,要从山下攻上山头,翻山越岭,谈何容易?这次赴会的各家寨主,各路英雄,连同部属,将近千人,其中虽不乏轻功超卓。本领高强之士,究竟也还是少数,岂能只顾自身,忍令大众成为瓮中之鳖?于是有的从山下杀上去,想要拔除碉堡,打开一条生路;有的却从山上杀下来,这些都是身为一寨之主的人物,杀下来为的是照顾他们的部属,混乱中步骤不能齐一,伤亡是越来越多。

 山上碉堡星罗棋布,要想一一拔除,那是决难办到。即使只是拔除要冲之地的数十个碉堡,恐怕也得伤亡迨尽。柳元宗叫道:“咱们的人先集合起来,再想办法。”山上山下,都在展开激烈的混战,客方人少,要集合起来,急切间也是难以做到。

 秦、耿二人回头杀入重围,秦弄玉忽道:“照哥,你看那边山坳,那女子是不是──”耿照道:“是谁?”他只道秦弄玉发现的是珊瑚,哪知跟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不觉吃了一惊,只听得秦弄玉尖声叫道:“是那妖狐!”这时他也看得清清楚楚了。

 玉面妖狐赫连清波本是与金超岳一同来的,金超岳受了伤,早已逃进山头的碉堡养伤,连清波独自一人逃上山去,这时还在半山。她似乎听得秦弄玉的叫声,向她这边看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冷笑,叹口气道:“是你来自投罗网,我也救不了你了。”脚步不停,仍然向前行去。

 秦弄玉与她有杀父之仇,咬牙说道:“照哥,咱们追上去与她拼了。”耿照道:“我也想报仇,但这一大段距离,如何追得她上?追过去危险太大。依我看──”

 秦弄玉道:“你看如何?”耿照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言下之意,即是劝秦弄玉不可轻举妄动,先要保全自己,脱了今日之险,再徐图后计。秦弄玉道:“就这样放过她不成?”正在踌躇,忽见一个女子,翠带风飘,手持玉笛,从山坳闪出,与赫连清波迎面碰个正着。秦弄玉道:“咦,这不是昨晚救了咱们的那个女子么?”耿照道:“不错。她是妖狐的妹妹赫连清云。”秦弄玉念及赫连清云的救命之恩,说道:“也罢,看在她妹妹份上,今日暂且不与她算账。”

 且说赫连清波突然看见一个相貌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女子迎面而来,怔了一怔,赫连清云说道:“姊姊,你还认得妹子么?可怜我们找得你好苦!”

 她们三姊妹的父亲本是辽国的羽林军统领,金国灭辽那年,她们父亲誓死报国,事先遣散妻女,独自留在京都守卫。母亲带她们三姐妹回乡,途中碰上乱兵,赫连清波就在兵荒马乱之中失散。

 那一年赫连清波七岁,清云五岁,清霞三岁。七岁的孩子多少也懂得一些人事了,何况她们姐妹相貌十分相似,赫连清波见了妹妹,在她张口叫“姊姊”之前,早已知道她是妹妹了。当年姊妹失散的一幕往事,登时在她脑海中重现出来。

 赫连清波又惊又喜,道:“呀,原来你们还活在人间!你是二妹还是三妹?母亲呢?她可还健在?”

 赫连清云道:“我是清云。妈已在今年正月去世了。她临死还惦记着你。要我和三妹务必把你找回来。大姊,这里不是说话之所,你和我一同走吧,翻过山头,快快离开此地!”

 赫连清波想起了母亲,还依稀记得她小时候母亲是怎样疼爱她,不觉心里一酸,说道:“我不能给娘送终,很是难过。好在我如今己有安身立命之所,你不必走了,就跟我吧!”

 赫连清云道:“姊姊,你有什么安身立命之所?”赫连清波道:“我如今已是金国的郡主,你们无依无靠,正好跟我共享荣华!”言下极为得意。

 赫连清云叹了口气道:“大姊,你知不知道──”赫连清波道:“知道什么?”说犹未了,忽见又是一个相貌与她相似的少女,从树林中跑出,接声道:“爹爹是被金寇杀死的,你知不知道?你还甘心为虎作伥么?”

 赫连清云道:“三妹,你也来了。有话好好说,对大姊不可如此无礼。”

 赫连清波皱了皱眉头,说道:“哦,你是清霞。爹爹死了,此话可真?你是哪儿来的消息?”赫连清云道:“城破之后,爹爹浴血苦战一日一夜,杀了金国数百武士,可怜他寡不敌众,终于死在敌人乱箭之下。”

 赫连清霞道:“爹爹的部下有逃出来的,把这消息传到乡间,还说金国要搜捕爹爹的家属,我们逃上山去,在荒山上过了十五年。”

 赫连清波道:“我知道的和你们不一样。爹爹在城破之日,知道天命归于大金,就交出兵权,愿意做个百姓。他还写了一张劝谕百姓安份守己的告示,盖有他的官印。这是我后来亲自见到的。金国皇帝对他优礼有加,也没有说要逮捕家人。”

 赫连清霞怒道:“这是一派谰言,爹爹的部属亲眼看他被金兵的乱箭射杀的。爹爹是铁铮铮的汉子,岂能投降敌人?”

 赫连清波冷笑道:“焉知那报讯的人说的不是假话?”赫连清霞道:“那是跟随了爹爹数十年的老家人!”

 赫连清云道:“你们且慢争执。大姐,依你说,爹爹城破未死,还受金主优待,那么,你可曾见到他了?”

 赫连清波道:“我失散之后,碰上金国的追兵,主将是金国的一位王爷,他收养了我。三月之后,我随他班师回到本国京城,不幸得很,爹爹恰巧在几天之前逝世,但他们还曾开棺,让我看过爹爹的遗容,这还有假吗?”

 赫连清霞冷笑道:“你这是活见鬼了!”赫连清云也极是怀疑,说道:“此事蹊跷,你当真看得清楚,确是爹爹?关于爹爹为国牺牲之事,我也曾听得金国一位贝子说过,他所说的和咱们那个老家人说的,完全相同!”赫连清波眨眨眼睛,道:“你所说的这位贝子,想必就是武林天骄檀羽冲。你可知道,他是想和当今的大金皇上争夺皇位的?”其实武林天骄只是反对金主完颜亮的暴政,并无争夺王位的企图。赫连清波听信金国贵族对武林天骄的诬蔑,将之转述,这也是不相信武林天骄的意思。

 赫连清云道:“以武林天骄的身份以及他与咱们两家的渊源,我相信他说的绝非假话。但这也无须争执,我只要问你,你确实是看到了爹爹遗体,看清楚了是他?”

 赫连清波给她这么一问,倒不敢斩钉截铁地说个“是”字了。原来她那时只是个七岁大的小女孩,别人揭开棺盖,她闻到尸臭,根本就不敢走近去看。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似乎很似她的爹爹。

 赫连清波本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此事在她长大之后,也曾隐隐感到怀疑,但她已经安于荣华富贵,也就不愿意去查根究底。此时,被她妹妹一问再问,心里不禁想道:“不错,要找一个人冒充爹爹还不容易,我不是也曾冒充过秦弄玉,杀过天宁寺的阖寺僧众吗?”

 赫连清云猜得不错,金国的种种布置乃是欺骗她的姐姐的。不只是欺骗她的姐姐,而且是欺骗辽国的百姓。

 她们的父亲,确是如那老家人的报道,是在城破之后,激战一日一夜,杀了数百金国武士,力战不屈而死的。正因如此,金国官方深怕他的英勇事迹传扬开去,激愤民心,增强抵抗,因此施用阴谋,找一个相貌与她们父亲相似的人冒充,向外宣扬,她们的父亲已经投降了。至于辽国御林军统领的印信,则是他们缴获的。人都可以假冒,假布告盖上真的印信,更是可以假冒了。

 真相当然不会没人知道,但谣言多少也收到一点效果。不过这种以假当真的手法,只能欺骗一时,久了就会给人拆穿的。例如如何让这冒牌将军在公众地方露面,就是一个难以应付的问题,初时还可推说他在养伤,日子久了,总不能让他永远都不露面。金国官方为了不让秘密泄露,待京城秩序大致恢复之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冒牌将军也拿来毒死,然后给他隆重开丧。

 无巧不巧,赫连清波恰又落在金国主帅檀道隆的手中,做了他的义女。檀道隆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告诉金国皇帝。君臣合谋,索性再来一个骗局,将赫连清波封为郡主,说是以酬她父亲降金安民之功。实则是拿来作个榜样,以招降辽国的文武官员,表示金国对降臣之“宽厚”,没有儿子,连女儿也可受封郡主。

 金国的这种作法,可说是“便宜”了赫连清波,也可说是害了她的一生。她从小就过这种“尊贵”的生活,久受薰陶,不知不觉,越来越是恋慕虚荣,死心塌地受敌人利用了。

 且说赫连清波被妹妹追问得难以回答,刹那之间,心中转过无数念头,尽管她也相信了妹妹的话,怀疑金国是她的杀父仇敌了,但终于还是想道:“金国对我可并不薄,我身为郡主,何等尊荣?若然跟这两个妹妹过亡命生涯,那不是太不值得么?”

 赫连清云见她眼神不定,叹口气道:“姐姐,你还是下不了决心么?”赫连清波把心一横,说道:“下什么决心?休说你这只是一种怀疑,即使爹爹当真是战死的,战争中伤亡也是难免。如今天命归于大金,宋国亡在旦夕,咱们女流之辈,难道还能与它作对么?我劝你们不如跟我的好。”

 赫连清霞在三姐妹中年纪最小,性也最刚,赫连清波话犹未了,她已勃然大怒,“呸”地啐了赫连清波一口,骂道:“你、你、你,这样的话你也讲得出口么?你认贼作父,我们也不能再把你当作姐姐了!”赫连清波面色灰白,又是气愤,又是羞愧。

 赫连清云道:“三妹,你少说一句。”正想对姐姐再作一次最后的劝告,赫连清波银牙一咬,已是冷冷说道:“你不认我作姐姐,我也不希罕你这个妹妹。不过,咱们究竟是一母所生,我放你过去,你快快走吧!”

 赫连清霞怒道:“我要你放我过去?你既然要做金国的郡主,我就不领你的情!”赫连清波道:“你要怎么?”赫连清云忙道:“大姐,这是人兽关头,你再三思!三妹,你也别说气话,让大姐先想一想。”赫连清波道:“我不用再想!……”

 她们是在山坳险峻之处说话,站在一块形如刀口,横空突出的岩石上,飞龙岛的人撤退上山,都不敢从这儿经过,所以,她们说了将近半炷香的时刻,都没有人前来打搅。

 可是却有暗中注意她们的人,赫连清波正在说话,忽听得有人笑道:“赫连郡主,怎么你们姊妹在吵架么?”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元甲。赫连清波大为惊恐,心想:“好在我还没有答应跟她们同走!”但她究竟也还有点姐妹之情,忙向她的两个姐妹抛了一个眼色,示意叫她们快走。

 可是已来不及了!柳元甲倏地就来到她们中间,他眼光何等锐利,一眼就认出了赫连清云两姐妹,都是曾经到过他的千柳庄的,哈哈一笑,道:“原来你们是赫连郡主的妹妹,以前光临敝庄,我真是失敬了!姐妹总是团聚的好,你们还何必跑呢?”双臂倏张,倏的一招“左右开弓”,左抓赫连清云,右抓赫连清霞。

 两姐妹也早有准备,齐声喝道:“老贼,我与你拼了!”赫连清云挥出玉笛,点他肩井穴,赫连清霞拔出月牙弯刀,斩他双腿,弯刀刀尖,又刺他膝盖“环跳穴”。

 这块石头,四个人在上面站立,已经是没有多余的地方,动起手来,那更是间不容发。柳元甲大喝一声,竟然不理赫连清云的笛子点穴,伸手抓她的琵琶骨;对赫连清霞的弯刀,则腾地飞起一腿,踢她手腕。

 柳元甲使出上乘的闭穴功夫,赫连清云笛子点中了他的“肩井穴”,“卜”的一声,一股力道反震回来,柳元甲已是一抓抓到。赫连清云笛子点穴无效,难以护身,只得把全身功力凝聚掌心,硬接他的一掌。赫连清霞虎口没给踢中,但月牙弯刀却给他踢出手去,柳元甲大喝道:“下去!”左掌拍出,赫连清霞失了兵刃,也发掌相迎。柳元甲双掌分敌赫连清云两姐妹,三人就在悬岩之上搏斗。幸亏柳元甲曾经过一场与他堂兄的恶斗,柳元宗虽是手下留情,他也耗了几分功力,还未曾完全恢复,赫连两姐妹以二敌一,恰恰是旗鼓相当,谁都不能把对方推下悬岩。

 这形势惊险绝伦,只是柳元甲身躯微弯,力向外推,双足牢牢钉在地上,但背后已是毫无凭藉的虚空;赫连两姐妹各自在他一边,清云右脚脚跟已露在横空巨石之外,清霞更险,一只左脚已无立足之点,只能撑着一根石笋。她们的全身气力,都集中在右手掌心,与柳元甲对抗,虽然还空下一只左手,已是不能运劲伤害敌人。

 这块石头之上,还有一个赫连清波,在这样形势之下,只要她向柳元甲轻轻一击,就可以把他打下悬岩。相反来说,若是她帮助柳元甲的话,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两个妹妹杀掉。

 三个人的性命都操在她的手中,是顾念姐妹之情呢?还是只顾自己的富贵荣华而助纣为虐?赫连清波踌躇不决,善恶交战于胸,瞬息千回,竟茫然不知所措!柳元甲与赫连姐妹都是全神应付对方,在性命俄顷之间,反而心无杂念,丝毫也不知道害怕了。

 这情形却急煞了耿照与秦弄玉二人,他们本来要下山去的,忽回头见此情形,都吓得一颗心都似乎要从体腔内跳了出来。两人只交换了一个眼色,不待商量,便不约而同地向前冲去。从他们起步之点到那块岩石,要经过好几个险峻之处,要杀退无数敌人,只怕在他们远远未曾到达之前,那一边早已决了雌雄,判了生死了。他们跑去救人,实在是于事无补。但在此时此际,他们也无暇考虑了。

 忽见一条人影,捷如飞鸟地向那危崖奔去,是个女子冷峻的声音:“老贼敢尔!”她来不及跳上那块石头,在危崖之下,手臂已经扬起!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蓬莱魔女柳清瑶。她把堂叔柳元甲斥为“老贼”,显得她的心中已是愤怒到了极点。她正在扬起拂尘,施用她的独门功夫,把数十根尘尾,当作暗器射出。

 柳元甲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若在平时,他当然不怕蓬莱魔女的袭击,但在此际,他只要给一根尘尾射中,立即就有杀身之祸。尤其蓬莱魔女的尘尾都是向他面门射来的,射瞎眼睛,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柳元甲识得侄女的厉害,当机立断,陡然间双掌一松,身形后纵,赫连两姐妹的掌力去了障碍,都攻到了他的身上。

 柳元甲也真了得,只见他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蓬莱魔女射来的尘尾根根落空。但虽然如此,柳元甲被清云姐妹掌力的冲击,额角也碰着了岩石,头破血流。他手按石笋,又是一个翻身,越过危崖,跳上了山坡去了。赫连清波呆了一呆,不敢再与她的两个妹妹说话,也跟着柳元甲跑了!

 赫连清霞拾起月牙弯刀,跃下危崖,喜极而呼:“柳女侠,多谢你啦!这是我的二姐清云。”赫连清云也跳了下来,面对着蓬莱魔女,只觉她容光照人,不禁有点自惭形秽之感,怔了一怔,心道:“蓬莱魔女果然名不虚传,不但武功绝世,而且美若天仙。怪不得武林天骄檀羽冲也要为她倾倒!”跟着她妹妹,说了一声:“多谢。”

 蓬莱魔女笑道:“清云姐姐,你救了我阖寨弟兄,我还未曾多谢你呢。”她指的是赫连清云从前在她离开山寨之时,给玳瑁报讯,因而得以击败金兵的偷袭之事。赫连清云淡淡说道:“金寇灭辽攻宋,乃是你我共同的敌人,彼此相助,理所当然。报一个讯,毫不费力,值不得姐姐一提。”

 蓬莱魔女无暇叙话,把手一指,道:“那边有条小路,可以翻过山头。老贼已经打跑,这正是你们脱险的绝好时机。咱们后会有期。”原来蓬莱魔女与东海龙潜入此岛,走的正是这条偏僻的小路,地势虽然险峻,但以赫连姐妹的轻功,料想可以通过,故此指点她们。

 各家寨主与及他们的随从,正向山下聚集,为了减少伤亡,他们是不能率领部属越山逃走的。蓬莱魔女身为北五省的绿林领袖,来到此地,遇上危难,当然也得与江南同道,共死同生。

 赫连清云道:“我姐妹俩身份已经暴露,也不怕与这班贼子作对了。柳女侠不顾自己,我们也甘愿执鞭随镫。大伙儿一齐往山下闯吧!”于是蓬莱魔女仗剑开路,又从山上杀下。

 且说耿照、秦弄玉二人,见她们已经脱险,放下了心。正想过去与她们相会,但距离颇远,山上山下,正是一片混战,蓬莱魔女也未曾发现他们。耿、秦二人刚转过一个山坳,便给六七个人堵住了去路。

 这几个人是飞龙岛的小头目,武功平平常常,但耿照不愿滥开杀戒,只是施展蹑云剑的飘忽剑法,转眼之间,已刺中了三四个敌人的穴道。余众惊呼而逃。

 耿照正要大步下山,忽见那几个逃走的敌人又回过身来,就在这时,只听得有个粗豪的声音喝道:“好呀,你这小子胆量可真是不小,在长江淹你不死,居然又敢到飞龙岛来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哈哈,这回是定要你来得去不得了!”

 声到人到,来的正是长江水寇的领袖人物──闹海蚊樊通。他是听得手下头目的呼叫,赶忙过来,发现了耿照。

 樊通是飞龙岛主与南山虎的把弟,三兄弟中他本领最弱,但比之耿、秦二人,却还是高强得多。

 樊通使的是柄铁桨,比普通划船用的桨短,但也有七尺来长,比秦、耿二人所用的青钢剑长了一倍有多。声到人到,铁桨挟风,一招“翻江倒海”,朝着耿照的天灵盖便击下来。

 耿照还了一招“横架金梁”,“当”的一声,火花四溅,他用的乃是宝剑,樊通的铁桨损了一个缺口,但他桨重力沉,却把耿照的虎口震得隐隐作疼。秦弄玉一招“大漠孤烟”,剑直如矢,刺樊通小腹。这一招是她家传“蹑云剑法”的精妙招数,剑势凌厉之极,可惜还是出手稍慢,剑尖堪堪刺到之时,樊通已是把铁桨挡在身前,剑尖刺中铁桨,一股大力反震回来,秦弄玉打了两个盘旋,险些立足不稳。

 樊通大喝一声,铁桨横扫出去。耿照平剑拍下,他身具“大衍神功”,虽然还是不及樊通,但已把他的猛劲卸过一边,秦弄玉这才没有给他所伤。

 秦弄玉气力不济,轻功却是甚高,滴溜溜一个转身,“风刮落花”,剑光闪烁,倏忽之间,在樊通的身前、身后、身左、身右,一口气刺出了八剑,每一剑都是乍发即收,虚虚实实,避免和他的铁桨硬碰,但只要他稍一疏神,“虚”招又立即可以化为实招。

 樊通抡圆铁桨,全身遮个风雨不透。但他攻守兼顾,对耿照的威胁也就减了几分。可是桨长剑短,耿照与他正面对敌,掩护秦弄玉的侧攻,双方兵器,仍是难免有时碰上。耿照功力不及樊通,时间稍长,渐渐气喘、汗流。

 樊通手下的头目招来了一队挠钩手,在数丈之外封锁了耿、秦二人的退路。他们插不进手,但对樊通却有很大帮助。要知秦、耿二人长于轻功,本来打不过樊通,还可以逃走的,但如此一来,他们若是转身一逃,数十柄挠钩便会一拥而上,即使耿照的宝剑可削挠钩,但樊通随后赶上,只怕他还未能削断几柄挠钩,便要给樊通的铁桨打成肉饼。

 在这样险恶的形势之下,耿照只好豁了出去,拼死苦斗。再过十余招,耿照气力不支,招架也有点招架不来了。

 樊通哈哈大笑,一声喝道:“好小子,想要性命,快抛剑磕头吧!”耿照大怒,力透剑尖,唰的又是一剑。他用的力大,反弹之力也大,樊通铁桨护身,俨似盾牌,反手一按,把耿照震得脚步跄踉,连退三步。

 樊通大喝道:“好,你不肯降,我要你的命!”铁桨挟风,仍是那招“翻江倒海”的杀手,朝着耿照的天灵盖击下。耿照初交手时,还勉强可以招架,如今气衰力竭,哪里还能抵御?眼看性命不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见一道金光,疾如闪电,但不知从何处飞来,倏然间就和樊通那柄铁桨碰上。金铁交鸣,“当”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樊通那柄铁桨飞上了半空。

 樊通大叫一声,身不由己地抛了起来,半空中一个元宝翻身,恰恰向着那队挠钩手冲击过去。这几下连续性的动作来得太快,那队挠钩手陡遇意外,见是有人冲来,也来不及看清是谁,数十柄挠钩便都伸了出去,勾拿来人。

 樊通大喝道:“你们瞎了眼吗?”双臂一振,反手一拉,勾到他身上的三柄挠钩折为六段,还有两个挠钩手给他拉得四脚朝天,碰得头破血流。但樊通的手脚也被钩尖刺入,挠钩折断之后,钩尖还是深陷肉中,血流如注!

 金光落下,却原来是一个金光灿烂的圈子,它与铁桨对撞之后,余势未衰,兀是在地上滚动,碾过之处,泥土飞溅,石子裂开,轰轰之声,震得山鸣谷应。那队挠钩手几曾见过如此威势,人人都怕给这圈子碰上,哄然四散,樊通更是狼狈,和衣滚下山坡。那金钢圈碰上了岩石,滚动方才停止。

 耿照又惊又喜,叫道:“萨大叔!”来人已到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膊。耿照回头一看,果然是萨老大,但见他身上一点点斑斑的血迹,头面也是一片血污。

 耿照惊道:“萨大叔,你怎么啦?受了伤了?”萨老大跳过去拾起了金钢圈,说:“没什么,快随我来!”耿照满腹疑团,萨老大一早失踪,如今突然出现,“他去了什么地方?有什么急事要这样催我快跑?”这许多疑问,也只好暂且闷在心中,跟着萨老大先跑了。

 飞龙岛那班人十之八九已撤退上山,萨老大走的那条路山势又极险峻,根本无人堵截。这时蓬莱魔女、笑傲乾坤所率领的那两队好汉,也都已到了山下与群雄会合了。可是萨老大却并非向他们聚集的那个方向跑去。

 耿照道:“萨大叔,柳女侠在那边呢!”萨老大把手一扬,“嗤”的一声,发出了一支蛇焰箭,一溜蓝火升上空中,萨老大大叫道:“向这边来!”蓬莱魔女正与群雄商议如何冲出峡谷,突然发现了蛇焰箭的讯号,看清楚是耿照、秦弄玉与萨老大三人,蓬莱魔女心中一动,说道:“萨老大是绿林的老前辈,他发这蛇焰箭招唤我们,其中必有原故。”便带领众人,向他们那个方向杀过去。

 耿照道:“萨大叔,他们来了,咱们可要过去接应?”萨老大道:“等不及他们来了,你赶快和我去救人。”

 耿照吃了一惊,问道:“救谁?”萨老大急声道:“你跟着来便是。你不认识的人,无暇与你细说了。”说话之间,他已迈开大步,超越了耿照十数丈之遥。耿照猜想是个绿林中的重要人物,便不再问,连忙追赶。

 耿、秦二人跟着萨老大走进一处荆棘丛生的荒谷,他们轻功虽然不弱,也觉难行。幸而耿照持有宝剑,仗着宝剑开路,这才亦步亦趋地跟上了萨老大。

 忽地隐隐听得似是有金铁交鸣之声,耿照四顾无人,而这声音郁闷,就似在他站立的地底下传出一般,方觉奇怪,忽见萨老大停下脚步,说道:“到了!”

 耿照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着去,只见在一处高逾人头的荆棘茅草丛中,露出一个洞口,当着洞口的荆棘已被折断,茅草亦被斩除,想必是曾经来过的萨老大与他的朋友所为。耿照心道:“原来飞龙岛上还有一个这样秘密的山洞,若非萨老大指引,决难发现,却不知是谁人在洞中受困?”当下便舞剑防身,随着萨老大冲进山洞。秦弄玉也跟了进去。

 洞中光线黯淡,人影幢幢。好在耿照是自小就练过暗器的人,视力要比常人好得多,聚拢目光,一眼看去,己看出了两方形势。是两个尼姑装束的光头女子与一群贼人厮杀。一个是捉单厮杀,另一个则在挥舞拂尘,堵截一群要攻过来的强盗。

 堵截群盗的那个中年尼姑也还罢了,捉单厮杀的那个少年尼姑,耿照一看就觉得非常眼熟,再看一眼,禁不住心头大震,又喜又惊,失声叫道:“珊瑚!”就在这时,萨老大也在叫道:“贤侄女放心,大伙儿都来了!”

 这少年尼姑正是玉珊瑚,与她厮杀的那个人则是南山虎。珊瑚左手拂尘,右手长剑,南山虎则只是一双空手。但他打出了罗汉神拳,拳风虎虎,却把珊瑚迫得近不了身。

 耿照便要挺剑上前,助她杀敌。萨老大叫道:“耿相公,你给她压阵。我侄女要亲报父仇!”耿照瞿然一省,应道:“是!”站在数丈之外,剑尖对准南山虎的后心,却不动手。萨老大与秦弄玉则助那中年尼姑,冲击群盗。

 耿照虽然并不动手,但给南山虎的威胁却是甚大。珊瑚得了蓬莱魔女的真传,天罡尘式与柔云剑法,都使得出神入化,只差功力稍欠而已。南山虎心神一乱,登时便给珊瑚反客为主,占了上风。

 要冲过来的那群强盗,其中本领最强的是龙隐大师,萨老大举起金钢圈便与他硬碰,龙隐大师的禅杖有五六十斤,打出来的力道本是非同小可,但萨老大外家功夫登峰造极,却比他还要高强!

 金铁交击,“当当”之声,比敲起大铜锣还更震耳,尤其是在山洞之中,声波碰着四面石壁,反射回来,回声隆隆,震耳欲聋,有好几个贼人,耳膜震裂,发声狂呼,抛下兵器便跑。

 两人各以气力硬拼,力强者胜,力弱者败。转眼之间,龙隐大师的那根禅杖已是弯曲如环,那形状和一个缺了口的金钢圈也差不多了。萨老大哈哈大笑:“好呀,咱们就使相同的兵器,再斗几十回合!”金钢圈滴溜溜一转,猛地套着了杖头,龙隐大师哪还有气力和他们斗几十个回合?一声厉呼,他那根弯曲了的禅杖已是被萨老大猛力一拉,脱手飞去!身形不稳,立向前倾,恰好凑上了秦弄玉的剑尖,一剑穿心而过!

 那中年尼姑挥舞拂尘,内功的精妙,更在萨老大之上,但因她乃是出家人,心有慈悲之念,拂尘挥出,或是卷对方的兵器,或是拂对方的麻穴,只是要敌人消失战斗的能力,轻易却不施展杀手。山洞中的群盗亦非太多,大约有几十个,一见龙隐大师死于非命,跟着又有数人被拂中麻穴倒地,余众纷纷逃跑。

 南山虎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也自慌了。就在此时,只听得山洞外面的人声、脚步声,已是似潮水一般,越来越近。南山虎心道:“那魔女与我大师兄来到,只怕我死无葬身之地。”奋力一拳,将珊瑚冲开几步,转身便逃。

 他这一转身,恰好碰上了耿照,他也早就想好了应付之法,一转身便是“虎尾脚”,交叉踢出,跟着迅速一拳,这一拳双腿,乃是他平生绝学,杀手神招,他知道耿照武功不算太强,只道这一下便可制他死命。

 哪知耿照是今非昔比,他得了柳元宗所传的内功心法,与他原有的大衍神功结交,比从前至少强了一倍。南山虎双脚踢来,耿照一个盘龙绕步避开,宝剑已是唰的刺出,南山虎的百步神拳之力,只是将他的身形冲击得晃了一晃,却未能将他冲退,他这一剑仍然是迳疾如矢,刺中了南山虎的手腕,南山虎大叫一声,斜跃三步,珊瑚赶上,振臂一剑,南山虎未及回头,这一剑已是穿过他的腰腹。

 珊瑚拔出长剑,说道:“爹爹,女儿今日报了仇了!”正要去割下南山虎的首级,蓬莱魔女等人已是涌入山洞。

 东海龙走在前面,南山虎奄奄一息,尚未气绝,滚到他的脚边。东海龙心殊不忍,道:“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来生好好做人吧。玉姑娘,请看在老夫份上,赐他一个全尸。”轻轻给南山虎加上一掌,免他再受苦痛。南山虎气绝身亡。

 珊瑚走上前来,合什说道:“贫尼妙真,多谢耿相公。”她以前与耿照万里同行,一直是兄妹称呼,如今一个是削发为尼,一个是与未婚妻子同来,在这样的境遇下重逢,真是恍如一梦。珊瑚低声说出“耿相公”三字,声音已是不禁微微颤抖。

 秦弄玉叫道:“珊瑚姐姐,你,你,怎可削发为尼?”紧紧握住她的双手,珊瑚淡淡一笑,合什说道:“从来处来,向去处去,各有前因,随缘而住。造化安排,莫招烦恼。”似偈非偈,似答非答。耿、秦二人都是聪明人,不必她再加解释,已是明白了她削发为尼的用心,两人都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片辛酸,一阵难过。

 蓬莱魔女和王宇庭等十数家寨主,都已走了进来。她见珊瑚削发为尼,也是好生诧异。但这时大事要紧,却是无暇问她,先朝着萨老大说道:“萨老前辈,这里是怎么回事?”

 要知对蓬莱魔女而言,当前最紧要的事情,乃是如何率领众人突围脱险。南山虎尸横地上,她一看就知是什么事情,但她那一句问话却是另有意思,心里想道:“萨老大是绿林前辈,做事当知轻重。若然只是为帮珊瑚报仇,他不该发出蛇焰箭讯号,把众人都招了来。”

 这时群雄络绎进入山洞,有好些人把荆棘斩下,扎成火把,点燃起来,洞中景象已是看得清清楚楚。这一瞬间,众人都不禁发出惊喜赞叹的声音。

 只见洞中无数千奇百怪的石笋,如珊瑚、如玛瑙、如宝石、如白玉,给神工鬼斧,雕塑成如狮、如虎、如美女、如夜叉等等景物,奇丽无比。

 但惊喜赞叹,瞬息即过。群雄身处险境,关心的毕竟还是如何脱险,景物虽然奇丽,他们也是无心欣赏的了。这山洞一眼望不到头,也不知有多深多大。各路英雄,各家寨主以及他们的部属,在混乱中大约伤亡了三成以上,这时还有六七百人,都已进了山洞,也不觉得怎样拥挤。大家心里都有同一疑问:萨老大将他们招来,这是什么用意?

 萨老大在众人眼光注视之下,把声音提高,一个个字清清楚楚地说道:“这山洞的另一头通到海滩!”

 此言一出,群雄都是喜出望外,轰然欢呼!谷口被封,有了这么一条捷径,他们就不必冒着重大伤亡的危险,攻上山头,找寻出路了。

 珊瑚与那中年尼姑到了蓬莱魔女身旁,蓬莱魔女无暇问那中年尼姑是什么人,赶忙打过了招呼,便即仗剑开路。至于萨老大是怎么样发现这个山洞的,她更无暇问了。

 原来萨老大昨夜经过海上的风涛,虽然也很困倦,但他毕竟是个绿林的老前辈,江湖的大行家,身入虎穴,岂能安枕无忧?打坐了两个时辰,恢复了精神之后,天还未亮,他就悄悄溜了出来,察看岛上地形。

 今日之事,早已在柳元甲与飞龙岛主意料之中,他们的计划就是先以利诱,再以威迫,群豪若还是不肯服从,就把谷口堵死,将他们一网打尽。但这周密的计划之中却有一个“漏洞”,“漏洞”亦即这个山洞。

 这山洞是岛上土人,以前当做避难之用的,洞口故意种上荆棘,年深月久,高逾人头,外人很难发现。飞龙岛主也是在大会的前几天,因为要围困群雄,对全岛地形作了一个详细的勘探,这才发现这个山洞的。

 时间短促,洞又太大,要将这洞堵塞,已来不及。于是临时作个安排,由南山虎与龙隐大师带了一部份喽,看守此洞。料想如此隐密,群雄也未必能够发现。派人看守,不过是预防万一而已。

 哪知无巧不巧,萨老大在今早天蒙亮的时候,溜出来察看地形,却碰上了南山虎手下的两个头目。这两个头目正要到那山洞去担当守卫。

 他们已知今日可能会有一场恶战,以为奉命驻守山洞,那是最安全不过的了。于是一路眉飞色舞,忍不住和同伴谈论。却不料萨老大跟在他们后面,将他们的话都听去了。

 萨老大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不知道被邀请来与会的群雄住在什么地方,时间急迫,也无暇去找群雄报讯,于是只好暗暗跟踪那两个头目,先探听清楚这个唯一可以令群雄脱险的山洞的所在。

 萨老大本来不想进入那个山洞的,他远远跟踪那两个头目,看见他们进了山洞之后,正想回头,却不料又碰上了珊瑚与那中年尼姑。萨老大和珊瑚的父亲乃是至交好友,她父亲被南山虎害死之后,珊瑚与他还曾见过面的。那中年尼姑,萨老大则不认识,珊瑚说是她的师父,萨老大虽觉有点诧异,也无暇细问根由了。

 珊瑚一知是南山虎看守那个山洞,坚持要进去刺杀仇人。萨老大一想,如今有了两个帮手,倘能把南山虎除掉,那也可减少意外的变化。否则若任由他们在洞中布置,只怕又要给群雄增加了脱险的障碍。于是同意了珊瑚的主张。

 却不料洞中除了南山虎之外,还有龙隐大师与几个武功颇高的头目。一场混战,萨老大受了点伤,杀了对方几个头目,一看形势,珊瑚与那中年尼姑勉强可以支持,而这时他又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大石滚下,堵塞谷口的声音,知道外面群盗已经施展辣手,时机紧促,只好抽出身来,向外间报讯。

 且说群雄听得另一边洞口竟然是通向海滩,这当真是绝处逢生,人人喜出望外。洞中残敌,都已逃走净尽,一路前行,再无阻碍,洞长约六七里,不过半个时辰,就走到了另一边的出口。

 只见海阔天空,惊涛拍岸。出了山洞之后,横在他们面前的果然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海滩上也并没有敌人埋伏,可是群雄一见这个景象,都不由得暗暗叫苦,一天的欢喜,都化为乌有。

 你道为何?原来在港湾停泊的船只,一只都不见了。没有船只,仍然是插翼难逃!

 群雄都是又惊又怒,王宇庭说道:“飞龙岛主使的好个阴毒手段,把咱们的船也都开走了,他要围困咱们,咱们可不能束手待毙!”

 就在此时,只听得有人哈哈大笑,山头上出现了一队贼兵,飞龙岛主与樊通二人站在前面,立足危崖,向他们纵声狂笑。

 王宇庭道:“咱们与他拼了!”飞龙岛主大笑道:“不怕死的你就攻上来吧!”把手一挥,箭如雨落!

 临海这一面山势更陡,要攻上去谈何容易?只怕未到半山,就要伤亡殆尽。飞龙岛庄等人所在的山头,离地数十丈高,群雄所发的箭射不到他们,他们居高临下,乱箭射将下来,群雄却是只有挨打的份儿,毫无还击的力量。

 幸好距离太远,贼众射下来的乱箭,难以取准,群雄受伤的也并不多。可是如何脱困,则是束手无策了。文逸凡大叫道:“是好汉子下来决一雌雄!”飞龙岛主笑道:“是好汉子你上来分个胜负!”文逸凡气怒交加,就想凭着绝顶轻功,冒险上山,与他厮拼。蓬莱魔女道:“文大侠不可中他激将之计,咱们这边,即使有几个人可以攻上山头,但毕竟还是寡不敌众,枉自送命。”

 飞龙岛主大笑道:“你们也知道害怕了么?我并不想要你们的命,你们抛下兵器,一个个上来,我决不伤害你们。你们肯依从柳盟主的,我会好好款待你们。不肯依从的,我们也不勉强,只委屈你们当几天俘虏,待大事定了,便释放你们回去。”

 王宇庭冷笑道:“你想我们跟从你卖国求荣,那是做梦!大丈夫死则死耳,死得轰轰烈烈,胜于你苟且偷生!”

 飞龙岛主大怒道:“好吧,你们自己求死,那我就成全了你们吧。我也不来杀你,就让你饿死滩头。哼,哼,这样的死法,滋味可不好受呢!也不见得是什么轰轰烈烈。”

 王宇庭道:“柳女侠,与其饿死,倒不如真个与他拼了。”商议未定,忽听得华谷涵说道:“你们瞧,那是什么?”正是: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