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索书不觉生疑虑 问讯何从煞费神

 蓬莱魔女又是一惊,玉面妖狐怎也来了?这女子的相貌和连清波简直一模一样。昨晚和笑傲乾坤同来的那个名叫“阿霞”的少女,虽然相貌也似连清波,但多看两眼,就可分别;这个持笛的女子,蓬莱魔女已是第二次和她相遇了,兀是不能分别她是真连清波还是假连清波。

 本来蓬莱魔女也早已有了疑心,心想道:“敢情玉面妖狐和这持笛的女子乃是一对孪生姐妹?用剑的那个行为邪恶,乃是真的玉面妖狐,用笛子的这个却是正派中人,是玉面妖狐的姐妹。”不过,这只不过是她的假设,假设未曾证实,她也不敢断定是假是真。

 武林天骄背后的那座假山塌了半边,显而易见,是柳元甲用掌力摧毁假山,迫他们现身的。蓬莱魔女虽然是急于要与武林天骄相见,但此时此际,她的爹爹已经发现了武林天骄,且又正在向他喝问了,蓬莱魔女又怎好出来?她总不能当着柳元甲的面,问那武林天骄,柳元甲是不是她的父亲?何况还有一个真假未分的“玉面妖狐”在武林天骄身边。

 心念未已,只听得武林天骄已在说道:“你这一记劈空掌功力大是不凡,想必你就是千柳庄的庄主柳元甲了?”柳元甲哈哈一笑,说道:“原来你这个胡儿也知道柳某的名字吗?不错,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柳元甲是我,我便是柳元甲!你们是来找我的么?”那持笛的女子忽地“噗嗤”一笑,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只怕未必是真的吧?姓柳大约不假,但二十年前,你也是用的这名字么?”蓬莱魔女听到此处,心头不禁“卜通”一跳,但随即想道:爹爹在金国闹出了天大的案子,来到江南又做了绿林大盗,他换个假名,那也是情理之常,不见得就是骗我?只是他刚才为什么不对我说出换名之事,嗯,也许是父女初会,要说的事情太多,这等细微末节,一时忘了?”

 蓬莱魔女距离他们有十数丈之遥,柳元甲又是背向着她,蓬莱魔女自是看不见他脸上的神色,但却听得出他的声音有点微颤,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笑道:“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提醒你二十年前的旧事罢了。”柳元甲道:“怎么?有话快说明白!二十年前你们还是吃奶的娃娃,知道什么?”

 武林天骄说道:“不错,我们当然不会很清楚柳庄主的旧事,可是柳庄主你却忘记了,你还有一位老朋友呢!实不相瞒,今晚我们来到宝庄,并不是我们有事要来找你,而是受了庄主那位老朋友所托,向你问一句话的!”柳元甲颤声喝道:“你说的是谁?要问的又是什么?”

 武林天骄说道:“那人托我问你,十三张穴道铜人图解,半篇指元篇内功心法,经过了这二十年,你早已揣摸熟透了吧?也应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柳元甲喝道:“你到底是奉谁之命来的?”武林天骄道:“你自己明白!”柳元甲道:“你是金国的什么人?”武林天骄道:“金超岳是不是在你这儿,你叫他出来,他自会告诉你。”柳元甲道:“你的耳朵倒是很长,不错,金超岳是到这儿给我拜寿来了,可惜,你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他早已走了。”武林天骄道:“那就不必多废话了,那两样东西,你是还也不还?”

 柳元甲惊疑不定,冷冷道:“我与阁下素昧平生,也不知阁下从哪里听来这些捕风捉影之谈,什么铜人图解,内功心法,我根本不知你说的什么?”

 武林天骄也不觉有点惊疑,心道:“难道是找错了人?”那持笛的女子冷笑道:“柳庄主名震江南,却想不到竟是个善于耍赖的泼皮无赖!好吧,你既推得一干二净,我就只好回去叫物主亲自来和你说话了。”

 柳元甲须眉怒张,蓦地喝道:“千柳庄是什么地方,可容得你说来便来,说去便去?”五指如钩,倏地一弹一抓,在电光石火之间,遍袭那女子的十处穴道。以他的功力,若然给他抓着,即使是最上乘的闭穴功夫,那也决难抵御!

 哪知武林天骄也早已有了提防,就在柳元甲使出并世无双的点穴功夫这一刹那,武林天骄的玉箫亦已同时挥出,闪电般地凌空点下,疾点柳元甲任、督、冲、带四脉的奇经大穴。他的点穴手法虽然不及柳元甲的奥妙精奇,但却是更为狠辣,倘若双方招数用实,那女子固然要伤在他的指下,柳元甲被玉箫点中,奇经八脉受伤,只怕也得耗了十年功力。

 柳元甲武功确是有惊人的造诣。就在这双方同时发难的一刹那间,蓦地身形拔起,竟似陀螺般的一拧过来,五指分成五股力道,改抓为弹,向武林天骄插下。

 武林天骄的玉箫给他指力凌空一抓,登时失了准头,说时迟,那时快,柳元甲左掌又已拍下,用了八成的金刚掌力!武林天骄倏地变招,玉箫指向柳元甲的脉门,左掌也用了小天星掌力,硬接了柳元甲一掌!

 刚才武林天骄的玉箫是分点对方任、督、冲、带四脉,劲力分散,故而不敌他的指力,如今是只点他脉门的一处要穴,劲力凝聚,柳元甲也不得不全力应付,奇妙的点穴招数也就施展不来。只听得“蓬”的一声,彼此都给对方的掌力震退三步,同时武林天骄的玉箫也给弹开。

 武林天骄倒退三步,纵声笑道:“铜人图解的‘惊神指法’,果然是世上无双的点穴功夫!”柳元甲心头一凛,“他识得惊神指,那确是见过那人的了。早知如此,我实不该用这路功夫,如今已泄了底,那是非杀他不可了!”一声大吼,第二招闪电般地跟着发出,这一次是双掌齐挥,左掌用的是绵掌击石如粉的绝世神功,右掌则是最猛烈的金刚掌力,一掌阴柔,一掌阳刚,而且都到了极高的境界,蓬莱魔女远远望见,也觉心惊。

 武林天骄一个盘龙绕步,身形一侧,玉箫一指,先化解了他的绵掌掌力,左掌则使出四两拨千斤的“卸”字诀,轻轻一带,但听得“砰”的一声巨响,柳元甲一掌拍空,那刚猛无伦的金刚掌力又打塌了半座假山,山石滚下,轰轰之声,震耳如雷。

 那少女见柳元甲如此厉害,也自吃惊,叫道:“师兄,你怎么啦?”意思是问他有无受伤,要不要相助?她素知武林天骄极为骄傲,决不肯以二敌一,是以她刚才脱险之后,未敢即上助他夹攻。

 武林天骄吸了口气,大声笑道:“没什么,我还想见识见识柳庄主指元篇上的内功心法呢!”那少女听这笑声中气充沛,果然是毫无受伤的迹象,这才放下了心。

 那少女固然吃惊,殊不知柳元甲却比她吃惊更甚,心想道:“想不到后辈中竟是人材辈出,昨晚那个笑傲乾坤,居然和我打成平手,今晚这小子,也绝不在笑傲乾坤之下,甚至招数还更精奇,我只道学成了两门绝世神功,已足可以天下无敌,哪知接连两晚,竟奈何不了两个后生小子。”心怀妒忌,杀机更起,一掌紧过一掌,狠斗武林天骄。

 蓬莱魔女心道:“原来这女子是武林天骄的师妹,这么说,那就绝不是玉面妖狐了。”但这时她亦已无暇推究这持笛少女的身份,另一个更重大的疑问已又上了心头,“武林天骄说的那人是谁?我爹爹的十三张铜人图解与半篇指元篇内功心法,难道当真是自那人手中取来,而不是从金宫所盗的么?爹爹说的过去之事,是不是骗我?若是骗我,他又怎知那片破布的来历?他又怎说得出我的生辰八字?”刚才武林天骄质问柳元甲之时,柳元甲一直含糊其辞,没有承认武林天骄所说的事实,但不知怎的,蓬莱魔女却是隐隐感觉到武林天骄比她爹爹更可信。

 蓬莱魔女正自心思不定,忽听得有人喝道:“不能放这两个金国小贼逃了!”花树丛中假山石后,登时窜出了四条汉子,这四个人是铁笔书生文逸凡,太湖寨主王宇庭,还有南山虎南宫造与龙隐大师。

 南山虎振臂大呼道:“我识得这两人身份,这厮是金国的贝子,金国武士捧他为武林天骄。那女贼是助纣为虐的玉面妖狐。”武林天骄是金国第一高手,玉面妖狐也早已是恶名远扬,文逸凡等人见闻广博,虽然不识他们,这两个名字却是听过的,南山虎一将他们的来历揭穿,文逸凡等人都是又惊又怒。王宇庭喝道:“好呀,大胆金狗竟敢潜入江南,照打!”文逸凡来得更快,一声喝道:“你这小贼有何本领,敢称武林天骄?”话声未了,一对判官笔已是向着武林天骄身上招呼!另外一边。龙隐大师则向着那持笛的女子扑去。

 王宇庭一把金针撒去,武林天骄将玉箫凑到口边,“呜”的一声吹出,但见金星闪烁,那一大把金针全都吹落,俨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飘洒下来!与此同时,文逸凡此只觉一股热风,从对方洞箫吹出,触面如烫。

 文逸凡吃了一惊,心道:“武林天骄果然名不虚传,竟已练成了纯阳罡气!”但他功力深湛,却也不惧,衣袖一拂,拂起一股气流,抵消了那股热风,双笔一个盘旋,合成了一道圆弧,仍然向着武林天骄戳去,左笔拖过,袭击武林天骄阴维、阳维二脉四穴;右笔拖过,袭击阴矫、阳矫二脉四穴。两笔同时点四脉八穴,当真是罕见罕闻的点穴功夫,与柳元甲五指抓十穴的功夫,有异曲同工之妙。

 武林天骄一个转身,食指一弹,将一枝判官笔弹开,另一枝判官笔倏然从他胁下穿过,“嗤”的一声,已撕开了他的一幅衣襟,幸而未伤着皮肉。这并非武林天骄抵敌不住文逸凡的双笔点穴,原来柳元甲此时也并没袖手旁观,武林天骄是什么身份,在他倒无关重要,但他所怕的是,武林天骄可能将他最忌惮的对头引来,是以立心将武林天骄置于死地,遂不顾武林盟主的身份,就在文逸凡向武林天骄猛扑之时,他也同时发掌向武林天骄袭击。武林天骄要同时避开双笔一掌,他的玉箫又要用来吹散王宇庭的金针,在这样三面攻击之下,仅不过毁了一幅衣襟,武功之强,已足以震世骇俗!即使是柳元甲、文逸凡二人,也不禁暗暗吃惊!

 另一边,龙隐大师向那女子扑去,发出无相掌,南山虎也跟着攻来,发出了百步神拳。那女子在掌力激荡之下,拳风虎虎之中,秀发飘飘,却是傲然不惧,冷笑道:“胡说八道,谁是妖狐?”南山虎又是一拳捣来,喝道:“你这妖狐还想赖么?”那女子怒道:“你们既是蛮不讲理,我也懒得与你们分辩。”她被人误会当作“玉面妖狐”已非一次,自知也难分辩,当下只好展开家传绝学,还击敌人。

 只见她踏着九宫八卦方位,把一支笛子舞弄得出神入化,龙隐大师在片刻之间,闪电般地攻出了六六三十六掌,竟是连她的衣角都未沾上,反而好几次险被她的笛子点中穴道。幸而龙隐大师的无相掌力也有了几分火候,这是佛门三大神掌(般若掌、金刚掌、无相掌)之一,练到最高境界,掌力发出,无声无息,动念伤人,龙隐大师虽然远远未到如此境界,但用于防守,亦已绰绰有余,那少女的笛子每次都是将要点中他的穴道的时候,便给他的掌力荡开。

 那少女忽地一飘一闪,倏地从龙隐大师身旁穿过,笛子向南山虎点到,南山虎的百步神拳,利于远攻,不利近守,被那女子一轮急攻,手忙脚乱。

 太湖十三家寨主王宇庭见武林天骄被文、柳二人联手所困,无须自己插手,而且这三人都是一等一的上乘武功,他要插手也插不进去,当下心想:“武林天骄名头虽大,玉面妖狐恶迹更多。”见龙隐大师与南山虎战那女子不下,遂转过方向,解下软鞭,加入战团。王宇庭虽是远不及武林天骄、柳元甲等人,但与龙隐大师却是伯仲之间,比那持笛的女子也相差不远。他这条软鞭长达一丈有余,鞭风呼响,卷地扫来,对那女子来说还当真是个劲敌,十数招一过,那女子的步法渐渐给打乱,陷入了苦战之中。

 另一边,武林天骄力敌文、柳两大高手,更是惊险绝伦。柳元甲掌劈指戳,招招都是向着武林天骄的要害痛下杀手,文逸凡的双笔盘旋飞舞,笔尖所指,也都不离武林天骄的三十六道大穴。但武林天骄虽是屈处下风,也并非只有招架之功,平均在十招之中,他也能还击三招。他招数精奇,每每出人意表,不还击则已,一出手还击,即使是柳元甲,文逸凡这等具有上上武功的人物,也不能不暗暗吃惊,须得小心防备。

 蓬莱魔女看得惊心动魄,想要出去劝解,但武林天骄是金国贝子身份,她要给他开脱,一时之间又怎能说得明白?何况还有那个持笛的女子,虽然已知不是“玉面妖狐”,但也还未曾知道她的身份。蓬莱魔女正在踌躇,不知如何处理,忽听得“嗤”的一声,武林天骄的衣裳,又被文逸凡的铁笔撕去了一幅。

 蓬莱魔女再也忍耐不住,心想:“不管别人怎样猜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我爹爹把武林天骄伤了。”

 正在蓬莱魔女从假山背后跳出去的时候,忽听得武林天骄冷笑说道:“素仰铁笔书生是江南一侠,怎的如此不明事理,听信奸言?”

 文逸凡怔了一怔,道:“我怎的不明事理,倒要请教?”柳元甲心头一凛,喝道:“你这胡儿,还想花言巧语么?看掌。”武林天骄一个“倒踩七星步”,玉箫横挥,步法轻灵,招数巧妙,在间不容发之际,卸去柳元甲的掌力,倒退三步,嘿嘿冷笑。文逸凡喝道:“你是金国的贝子,潜入江南,意欲何为?江南豪杰,岂能容你!你笑什么?”他话虽如此,但双笔却是虚晃一招,并未点下。显然是武林天骄那几句话,已引起了他的疑心。

 武林天骄仰天笑道:“金国也未必个个都是你们南宋的敌人,这且不说,我只问你,你们又怎知我是贝子身份?”武林天骄的身份是南山虎揭破的,此言一出,文逸凡果然疑心大起,心道:“对呀,南山虎怎能知道?”要知武林天骄虽是名震大江南北,但武林中人却极少知道他的贝子身份,文逸凡是个聪明人,当然便会想到,倘若他身份是实,能知道他身份的人,必是和金国王族有点关系,至少在王族之中,有人是他的好友的了。

 南山虎涨红了脸,叫道:“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但从何知道,他一时间却说不出来,武林天骄哈哈大笑,接声说道:“不错,你当然知道。因为你的把弟北宫黝是我国的大内侍卫,你一直和他暗通消息的,是么?”南山虎大叫道:“岂有此理,你,你,你胡说八道,乱造谣言!”声音已是微微颤抖,而且他只知咆哮,旁人一听,就知他实是心虚。

 持笛女子趁着南山虎慌张之际,倏地一个飞身箭步,绕过了龙隐大师,笛子一挥,点中了南山虎的“委中穴”,南山虎的拳力正要发出,穴道一麻内功发不出去,反震回来,登时一个倒栽葱,跌出了一丈开外。王宇庭连忙将他扶起。这么一来,就只剩下龙隐大师一人,对付那个女子了。

 柳元甲喝道:“文兄,别相信这胡儿的挑拨离间!”猛地又是一掌劈出,他用力虽猛,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幸亏他只是揭破了南山虎的秘密,未涉及我!”但也正因如此,他怕武林天骄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故而这一掌使尽了十成功力,要把武林天骄毙于掌下。

 武林天骄叫道:“云妹,走吧!”随即回头笑道:“柳庄主,自有人来与你算账,我可要少陪啦!”笑声中玉箫点出,与柳元甲的掌心一抵,借着他那股猛劲,身形如箭,倏地飞过围墙。龙隐大师挡不住那个女子,被那女子一招迫退,就在武林天骄身形飞起之时,那女子也跟着他越过了围墙。

 柳元甲正要去追,忽听得“呼”的一声,扭头一看只见另一条黑影,也正在越过另一处围墙。

 柳元甲就听得后面似有声息,只道是自己的门人弟子赶来捉贼的,加以他那时正在全力去对付武林天骄,所以没有特别留意。如今见这条黑影倏地飞出围墙,轻功之高,决非他的弟子辈所能比拟,这才放眼望去,这一看登时令他心头大震,呆若木鸡。

 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蓬莱魔女。她有满腹疑团,非向武林天骄问个明白不可。是以在武林天骄逃走的时候,她也当机立断,冲出千柳庄,拼着受父亲怪责,以后再慢慢解释。但她却不能立即去追踪武林天骄。因为柳元甲、文逸凡等人正在那边,她若从那个方向追去,只怕会被父亲拦阻,耽误她的行事。故而她从相反方向越过围墙,武林天骄既在附近,她只要逃出了千柳庄,便有找得见他的希望,总胜于自己一个人呆在庄中发闷。同时她也想到,倘若父亲向她追来,那对武林天骄也有好处,武林天骄就更可以安全脱险了。不知怎的,蓬莱魔女对武林天骄的暗里关怀,这份感情,竟还似胜于她对柳元甲的父女之情,她实是不愿武林天骄落在她父亲手中。

 柳元甲是江湖的大行家,一看出是蓬莱魔女,呆了一呆之后,也隐隐猜到了她的用心,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心里自思:“清瑶、她、她和这武林天骄竟是交情不浅的朋友?她从那边越过围墙,显然不是助我追贼,而是引我追她!”但尽管他猜到蓬莱魔女的用意,却仍是不能不抛下了武林天骄,改了方向,急忙去追赶蓬莱魔女,要知武林天骄对他虽是关系重大,但究竟还不及蓬莱魔女。他正哄得蓬莱魔女相信,要在她身上实现一项重大的图谋,如何可以放走了她?何况,倘若让蓬莱魔女见着了武林天骄,对他更是大大的不利。

 蓬莱魔女的轻功与柳元甲乃是在伯仲之间,她出了围墙之后,柳元甲才掉转头来追她,一时之间,怎追得上?

 两父女都是一等一的轻身功夫,不消片刻,已是把千柳庄远远抛在后面,柳元甲以传音入密的内功,叫蓬莱魔女回来,叫了几次,蓬莱魔女却都似充耳不闻,没有回答。她起步在先,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着一里有多,沿途又是崎岖的山地,处处有树木山石挡住视线。柳元甲凭着卓绝的听声本领,可以辨别出蓬莱魔女逃走的方向,却看不见她的背影。

 正在追逐之间,忽听得衣襟带风之声,一条黑影从柳元甲身边掠过,拦在他的前面,叫道:“柳翁,你怎可如此行事?请听一言!”这人是铁笔书生文逸凡,他的武功比之柳元甲略有不如,但若只论轻功,他却要比柳元甲稍胜一筹。

 柳元甲正愁追不上蓬莱魔女,被文逸凡拦住去路,自是大为着急。但他深知铁笔书生文逸凡的脾气,文逸凡虽然玩世不恭,好开玩笑,但一旦认真起来,却是丝毫也不含糊,宁死不屈,宁折不弯,什么人他都敢碰!柳元甲知道若不说明白,要这铁笔书生让路,除非赢得了他这对判官笔。柳元甲即使可以赢他,只怕最少也得千招开外!同时,文逸凡的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也令柳元甲暗暗吃惊,心道:“不知这酸丁又知道了什么?”只好自叹晦气,停下脚步,没好气地说道:“柳某行事有何不当之处,还请文兄明白指教。”文逸凡慢条斯理地说道:“前面这个女子是不是蓬莱魔女?”柳元甲道:“不错。”文逸凡说道:“听说她是北五省的绿林领袖,是也不是?”柳元甲道:“是呀!这却与老兄有何相干?”文逸凡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不去捉拿金国贝子,却来追赶同道中人,这不是轻重不分本末倒置了么?虽然她来到江南,未曾向你先递拜帖,是她失礼,但你也不该气量如此浅窄呀!外侮当头,南北绿林,虽有疆界之分,也该和衷共济,你却放过敌人,来与同道为难,焉能令人心服?”

 柳元甲给他弄得啼笑皆非,心道:“原来酸丁并非知道内情,却以为我是一山不能藏二虎。”原来前晚柳元甲将蓬莱魔女捉回家中,走的乃是后门,并没经过宴客的花园,所以所有前来贺寿的宾客,都不知道他们有“父女相认”之事。

 文逸凡道:“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么?”柳元甲道:“对极,对极!但你却不知其中另有隐情,误了我的事了!”文逸凡道:“有何隐情,可得闻乎!”柳元甲皱了皱眉,只得说道:“她是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我只想追回我的女儿,岂是与她为难?”文逸凡“呵呀”地叫了起来,说道:“蓬莱魔女就是你的女儿?这可真是意想不到!她既是你的女儿,为何又从千柳庄跑了出来?她还未曾知道你是她的父亲吗?”

 这种种复杂的内情,柳元甲一时间怎么说得清楚?而且文逸凡也并非他的心腹之交,他也不愿意向文逸凡披肝沥胆,毫不隐瞒。

 当下柳元甲冷冷道:“文兄,你也问得太多了。待我找回女儿,再和你说吧!”他凝神一听,又不禁顿足叹道:“文兄,你真是误了我的事了。她如今最少已在十里开外,再也追不上了!”

 文逸凡满面尴尬,做声不得,前面蓬莱魔女已是鸿飞杳杳,声影俱无,但后面的脚步却响了起来,原来是龙隐大师与王宇庭二人赶到。

 他们二人不敢追那武林天骄,故而也向这条路来。王宇庭说道:“可惜让那武林天骄跑了,柳庄主你追的是什么人,比那武林天骄更关紧要么?”蓬莱魔女的身法太快,刚才在园中越过围墙的时候,他们虽然也见着了蓬莱魔女的背影,却还未认得是谁。

 文逸凡说道:“柳庄主是追他的女儿,说来也好教两位惊喜,柳庄主的女儿正是那北五省的绿林领袖蓬莱魔女。”王宇庭果然大为诧异,连声说道:“这可真是意想不到!意想不到!”那龙隐大师却并不怎么惊异,说道:“原来柳庄主已见着了你那多年失散的女儿。柳庄主不用烦忧,令媛既来到江南,迟早总会知道你是她生身之父。王寨主,你我也可以为柳庄主尽一点心。叫手下兄弟多加留意。”听来好似他早已知道柳元甲有一个失散的女儿,这女儿就是蓬莱魔女似的。文逸凡不觉起了疑心,“龙隐大师和柳元甲的交情并非深切,他却怎的似是颇为知道柳元甲的家事?”

 柳元甲淡淡说道:“也不用这样惊师动众,多谢两位有心,只暗中访查,也就是了。”

 文逸凡望了龙隐大师一眼,忽地问道:“南宫舵主呢,怎不见他?”龙隐大师与南山虎南宫造交情颇厚,故而文逸凡向着他发问。

 龙隐大师沉吟未答,王宇庭已先笑道:“南宫舵主发了一顿脾气走了。”文逸凡奇道:“咦,他发谁的脾气。”王宇庭笑道:“正是发你的脾气。”文逸凡道:“咦,我几时得罪他了?”王宇庭说道:“他说武林天骄捏造谣言,将他指责,你却似乎是相信了武林天骄的话,当时柳庄主和他全力相斗,你听了他的话,却停手旁观,让他得以胡说八道。南宫舵主也是位成名人物,气量却如此浅窄。也实是出我意料之外。”

 文逸凡哈哈一笑,说道:“哦,原来如此,他是怪我不阻止武林天骄说话,那我倒要去找着南宫舵主,向他赔罪了。”原来文逸凡确是对南山虎有了疑心,他说是去找他赔罪,真正的意思却是要去查根问底,求个水落石出。

 柳元甲如何不懂得文逸凡的意思,怔了一怔,忙说道:“文兄,这些小事,何用介怀!难得你到我千柳庄来,我还未尽地主之谊呢,你再多住几天吧。”

 文逸凡道:“柳庄主,我糊涂误事,令你们父女见面不能相认,实是抱歉。我也有责任给你找寻女儿。别的能力我不如你,跑跑腿的差事,自信还可胜任。说了这话,一声:“少陪!”便即展开绝顶轻功,如飞跑了。

 柳元甲暗暗叫苦,心道:“这酸丁爱理闲事,没的给他越理越出麻烦!”

 柳元甲担着几重心事,首先是蓬莱魔女的逃跑;其次是武林天骄来替人讨还秘笈,而那个人正是他生平最顾忌的人;再其次是文逸凡的爱管闲事,只怕也会给他惹出更多的麻烦。任柳元甲如何神通广大,总不能有三头六臂,同时料理三桩事情,对付三个武功与他不相上下的人,只有先回千柳庄,暗中再作安排,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蓬莱魔女摆脱了柳元甲之后,到离庄二十里之外,然后兜个圈子,折回来寻觅武林天骄,她一路用“传音入密”的内功呼唤,总听不到武林天骄的回答。蓬莱魔女不敢在千柳庄附近多作逗留,只好跟着武林天骄逃走的方向一路追踪。

 自从到了千柳庄之后,两日来所发生的事情,每一件每一桩都是出人意外。有父女的意外相逢,有华谷涵的传音告诫,有金超岳在千柳庄的突然出现,有武林天骄的半夜登门,代人向她爹爹索书。这种种事情,每一样又都藏有许多疑团,令蓬莱魔女百思不得其解。

 蓬莱魔女远离了千柳庄,摆脱了柳元甲之后,精神的纷扰,也摆脱了许多。冷静下来,暗自想道:“华谷涵与武林天骄都是与我爹爹作对的。尤其是武林天骄向我爹爹索书之事,所说的言语和我爹爹的自述又大不相同。这种种可疑之点联结起来、只怕这位柳庄主即使真是我的父亲,其中也定然还有隐情。唉,我只道身世之谜已经揭开,谁知还是一团迷雾!”她渐渐连柳元甲究竟是否她的父亲,也有点怀疑起来了。

 蓬莱魔女再又想道:“上次武林天骄助我胜了那金超岳之后,曾向我倾吐心事,但却没有提起我爹爹在生之事。这事后来从师嫂口中才说出来。武林天骄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是他当时还未知道?抑或是他因为我爹爹是个坏人,不愿意让我知道?但师嫂所得的消息显然是从他那里来的,师嫂为什么又肯告诉我呢?嗯,最后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柳元甲根本不是我的父亲了?但我爹爹有破布为凭,残笺作证,又怎能不是我的父亲?”蓬莱魔女但觉疑雾重重,越想越是糊涂。

 蓬莱魔女又想到与武林天骄同行的那个女子,“这女子和玉面妖狐多半是孪生姐妹,至于那个与华谷涵同行名叫‘阿霞’的女子大约也是她们的妹妹。奇怪,玉面妖狐臭名昭彰,素为武林人士所不齿,她的两个妹妹却是武林天骄和笑傲乾坤的朋友。”想至此处,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有一丝酸溜溜的感觉,脸上也不禁发烧了。

 要知蓬莱魔女虽然在武林中叱咤风云,但却是个初涉情场的女子,而且正陷在难于抉择的苦恼之中。一个笑傲乾坤,一个武林天骄,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实是难分轩轾。这两个人都是超迈俗流的豪杰,一个曾以红豆暗寄相思,一个更曾向她明言心事。这两个人不但武功相若,年貌相当,还有许多不约而同的巧合之处。他们都是知道蓬莱魔女身世之谜的人,如今他们各自和一个女子同行,这两个女子又恰巧是一对姐妹。前几天,蓬莱魔女初探千柳庄那晚,曾因笑傲乾坤和那“阿霞”同在一起,而引起心情波动;而今她又为武林天骄和那“云妹”的形迹相亲而感到抑郁于怀了。“情似游丝无定,芳心知属谁家?”蓬莱魔女发现了自己心底的秘密,脸上发烧,情怀怅怅,过了一会儿,忽地不禁哑然失笑:“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管他们和什么人同行?”话虽如此,“春水”毕竟是已被风吹皱──蓬莱魔女本来平静的心湖也总是荡起了涟漪了。

 蓬莱魔女施展绝顶轻功,一路追踪,不知不觉已是漏尽更残天将破晓的时分,离开千柳庄估计最少也在五十里之处,兀是不见武林天骄的踪迹。蓬莱魔女心里自思:“我索性迳赴临安,先去见辛弃疾。即使在路上碰不上武林天骄,也总可以从辛弃疾那儿查访笑傲乾坤的消息。这两个人只要见着一个,我的身世之谜也就可以揭开了。”

 主意打定,蓬莱魔女趁着天未大亮,前面正是一个小镇,便到镇中,找着了一间当铺,进去盗取衣裳。原来她因为装束特别(女装佩剑,单身一人行走江湖,在江南甚是少见),一路上受人注目,所以想改换男装。当铺里故衣最多,可以选得合适的衣裳。

 蓬莱魔女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进那间当铺,扭烂了库房的铁锁,挑选了两套合身的男子衣裳,穿上一套,另一套留作替换,在镜前一照,好个俊俏儿郎,蓬莱魔女不觉在镜前失笑。笑自己雌雄莫辨,也笑自己以绿林盟主的身份来做小偷。正在得意,不料天已大明,当铺的伙计已来到库房巡视,惊得忙叫“捉贼”,蓬莱魔女信手点了他们的穴道,大笑而去!

 蓬莱魔女因为白天不方便在路上施展轻功,又到大户人家盗了一匹马,这才离开了那个小镇。一路快马疾驰,到了中午时分,那匹坐骑并非骏马,已累得口吐白沫,蓬莱魔女也感到有点饥饿,正想找个人家买些食物,忽听得后面蹄声得得,有两匹快马疾驰而来,骑在马上的是两个军官。正是:

 外侮当头仍不悟,缇骑四出捕忠良。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