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 魔女伤心谈往事 金宫盗宝话前因

 柳元甲替蓬莱魔女抹了眼泪,缓缓说道:“你一定怪我为什么要抛弃你吧?这件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时你还是未满周岁的婴儿,我和你的母亲,咱们一家三口,住在河南伏牛山下一个小村子里,我以医术维持生计,过得虽然不很宽裕,却很平静,那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蓬莱魔女插口问道:“河南伏牛山下,那不是在金国统治下的地方吗?”柳元甲道:“不错,咱们本来不是江南人氏,这里的家业,是我渡江之后,才逐渐兴置的。说下去你就明白了。”

 柳元甲喝了口茶,接续说道:“可惜这样欢乐的日子过不了多久,有一天,忽然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咱们一家人家散人亡的遭遇也由兹而起。金国的鞑子皇帝下了密令,访寻武学名家与医道高明之士入京,我的武学与医术都薄有微名,因而也受到了邀请。”

 蓬莱魔女道:“你去了没有?”柳元甲道:“去了!”蓬莱魔女变了面色,颤声说道:“你为什么不逃?”柳元甲道:“你母亲不懂武功,你又是刚出世未久的婴儿。”蓬莱魔女问道:“你是为了顾全我们母女,以至不惜丧了自己的名节么?”柳元甲道:“这是原因之一,但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说老实话,是我自己愿意去的。”蓬莱魔女又羞又气,含着泪涩声说道:“是你自己愿意去的?是为了贪图禄位?是为了怕死贪生?”柳元甲道:“都不是,应召的那些人倒是有许多是为了贪图禄位和怕死而去的,但我却不是。”蓬莱魔女大感惶惑,问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柳元甲道:“因为我探听到了鞑子皇帝要邀请这一些人的原因。这件事发生那年,距离‘靖康之耻’刚满十年,‘靖康之耻’你知道吗?”

 蓬莱魔女说道:“这是中国所受的奇耻大辱,我怎能不知?那一年金虏攻破汴京,掳走徽钦二帝,宋室因此被迫迁往江南。”柳元甲道:“金虏不但掳了徽钦二帝,还席卷了宋宫宝物,其他的也还罢了。其中却有两件世上无双的国宝,一件是‘穴道铜人’,铜人身上刻有最详细的穴道部位,经络分明,任何武学典籍与医书,关于穴道的研究记载,都没有这个‘穴道铜人’详细精微,因此这个铜人对于武学医学,都有极大的价值。武林中人,杏林国手,梦寐以求的就是能见一见这个铜人。”

 蓬莱魔女道:“你是被这个‘穴道铜人’吸引去的?”柳元甲道:“再说另一样国宝。宋太祖赵匡胤不但是本朝的创业之君,同时也是一位武学高手,这,你应该是知道的了?”

 蓬莱魔女道:“太祖长拳与二圣棒在江北也极是流行,鞑子武士也都是公然练习,如此称呼,并不避忌的。”太祖长拳即是赵匡胤当年雄称江湖的一套拳术;至于“二圣棒”的得名则包括赵匡胤的弟弟赵匡义在内,他们兄弟二人都长于杆棒,赵匡义后来弟继兄位,是为宋太宗,故此与赵匡胤合称“二圣”。

 柳元甲点点头道:“宋太祖不但拳棒双绝,内功的造诣也很不凡。”蓬莱魔女道:“这是一定的了,若无深厚内功作为基础,任何兵器也不能发挥出大威力来。”柳元甲道:“宋太祖的武功得于华山隐士陈抟的传授,陈抟在当时被人当作神仙一流人物的,其实他也是个凡人,不过因为德高望重,山尘绝俗,而且又与太祖有过这段渊源,故而受到世人极度的推崇。陈抟将他的内功心法写成了一篇‘指元篇’,附在拳经之内,都传给了宋太祖。”

 蓬莱魔女道:“你所说的宋宫第二件宝物,就是指这拳经、心法么?”柳元甲道:“不错。可惜自宋太宗以后的历朝皇帝,都耽于逸乐,无心练武,以至这拳经、心法,尘封大内之中,等于废纸。却便宜了金虏,在攻陷汴京之后,搜劫大内宝物、将陈抟毕生心血所著的武功秘笈与那穴道铜人,都搬到金国去了。”

 柳元甲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忍见这两件宝物,落于敌人之手,是以甘受屈辱,自毁名节,装作心甘情愿、贪图利禄的小人,应金主的礼召,进入宫廷。”

 蓬莱魔女道:“鞑子皇帝请你们这班人去,与那两件宝物有何关系?”

 柳元甲道:“穴道铜人复杂精微,若能推究清楚,对于针灸疗法,以及武功上点穴的运用,都有神奇的效用,金虏当然也明白这点,但他们得了宝物之后,经过十年,集合他们本族的聪明才智之士,费尽心血,日夜琢磨,还是未能尽悉其中秘奥。还有那本拳经、心法,拳经也还罢了,陈抟内功心法所载的‘指元篇’,也是极为深奥,他们同样弄不明白。是故金主颁下密令,不论汉人、金人或是辽人,只要是武学名家、杏林国手,便都在网罗之列。目的就是要这些人帮他研究,为他效劳。”

 蓬莱魔女问道:“鞑子皇帝就敢这样相信你们吗?”柳元甲道:“他当然也有一套毒辣的手法,我们入宫之后,均被隔离,每个人都有几名大内高手严密监视。而且他也没有将拳经、心法的原本给我们过目,至于穴道铜人更是不肯让我们去摸一摸了。”

 蓬莱魔女道:“铜人不许你们摸,拳经不许你们看,这又叫你们如何进行研究?”柳元甲道:“他们倒是聪明得很,将那穴道铜人,绘成图解,分为十二经筋、十五脉络,共二十七个部位,二十七张图解,每人只得一份。拳经、心法也是如此处理,拳经割裂为八篇,那‘指元篇’内功心法,却因互有关联,只能分为上下两篇,都是另抄副本,分发各人。我因武学医学,两俱擅长,侥幸分得了‘指元篇’的上篇,还有拳经的一部,以及穴道铜人中手少阳经脉的图解,所得已是远比同伴为多,但也还不到全部的十分之一。各人均被隔离,彼此间不许来往,每个人又被几名大内高手严密监视,那自是不怕我们串通作弊了。”

 蓬莱魔女道:“金虏防范如此森严,那你的图谋岂不是要落空了?”柳元甲笑道:“俗语说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我们来说,却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有他的鬼门道,我们有我们的巧办法。我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为了同一目的,接受金主邀请的。进宫之后,虽说形同囚禁,彼此隔离,极难见面,但也总还有那么一两个机会,例如在什么庆典之中,可以见上一见的。我们早已有了准备,将金虏分发给我们的又再另抄了一个副本,秘密收藏在御园中一个所在,例如某一块假山石下,某一株大树的树窿,做了记号。到了好朋友有机会见上一面时,只须说一句普普通通的寒暄话,别人听来毫不会起疑的,只有我们才知道的隐语,我们就可以交换所得了。我们极力装作对金虏忠诚,将研究的结果,半真半假,也写了出来,‘呈报’上去,骗取他们的信任。我因为成绩特别好,后来他们又将穴道铜人的三份表解,委托给我研究,只可惜那‘指元篇’的下半篇,却始终未得。我在宫中小心忍耐,除了原来的朋友外,又结了几个新知,在彼此试探,明白了对方心意之后,也用那个秘密方法进行交换,到了年底,我已到手了穴道铜人的十三张图解、三篇拳经,一篇内功心法了。也就在这个时候,监视我们的大内高手,已似有了觉察,看得出他们是隐隐起了疑心。”

 蓬莱魔女虽然明知柳元甲后来逃了出来,但听到这里,也不禁焦急问道:“那你们怎么办?”

 柳元甲道:“我们几个志同道合的遂提早发难,趁着一个风雨之夜,杀了那些甘心为金虏利用的伙伴,抢了他们的抄本,冲出宫去。唉,但究竟是寡不敌众,在大内高手的围攻之下,和我同时逃难的良友,一个个都被他们或杀或俘,只剩下我一个人,杀了金虏十八名高手,侥幸逃得出宫。”

 蓬莱魔女泪盈于睫,又喜又悲,不由自主地靠近父亲,哽咽说道:“爹爹,原来你是具有如此苦心,孩儿错怪你了。”这是她第二次叫出“爹爹”二字,第一次叫时,还有几分勉强,这一次却是出自衷诚,孺慕之情,溢于辞表。柳元甲浓眉一展,轻轻抚摸着蓬莱魔女的头发,柔声道:“好女儿,只要你谅解为父的苦心,我这许多年所受的苦楚也值得了。”

 蓬莱魔女想起在不久之前,还把自己的父亲骂为“老贼”,不禁暗暗羞惭,心中想道:“我以往一直羡慕耿照有那么一个好父亲,却原来我的父亲所作所为,与他的父亲竟是不谋而合,一般的仁人志士之心!他深入虎穴,忍辱深谋,终于逃出牢笼,并还锄奸诛敌,更是令人可敬可佩!”羞愧当中,突然间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华谷涵那句叮嘱:“不要相信这老贼所说的话。”“华谷涵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大约他对我爹爹的往事未曾清楚,以至错疑了好人吧?”这时她不是不相信柳元甲的话,而是不相信华谷涵的话了。但华谷涵这句话,毕竟在她心上留下了一丝阴影。

 柳元甲接着说道:“我逃出大都(金京)之后,日夜兼程,赶回故里,幸好你们母女无恙,正在家中盼我归来。

 “我应召人宫之后,地方上的金虏爪牙,也并没有放松对咱家的监视,我逃回的当晚,就给他们发现了。我背负着你,杀出重围,连夜逃亡,意图渡过长江,逃回故国,可是你母亲不会武功,跟不上我的脚程,那是无须说了,这万里奔波之苦,就不是她一个弱质女流所能捱的。

 “我拖妻带女,一路上又不断有敌人追踪,杀了一批随着又来一批,走了半月!还不过只是到了山东境内,未过泰山,你母亲已是遍体鳞伤,又害了病,她不忍拖累我,有一日走过一条河边,她突然就投水死了。”

 蓬莱魔女听到此处,再也忍受不住,号啕痛哭起来,喊道:“妈,你好命苦,都是女儿累了你了。”柳元甲见她哭了起来,怔了一怔,这才突然想起,自己也该表示伤心,于是揉了揉眼,挤出了几颗眼泪,陪蓬莱魔女哭了一场,但他这悲伤不是发自内心,倘若蓬莱魔女保持着平时的冷静,定能瞧出破绽,可是蓬莱魔女此时正沉浸在极度的悲痛之中,哪里还能仔细分辨柳元甲这副急泪,是真哭还是假哭了。

 哭了好一会儿,柳元甲说道:“好在咱们父女今日得以重逢,你母亲在九泉之下亦当瞑目了。”蓬莱魔女要想知道后来的事,也就渐渐收了眼泪,听她父亲再说下去。

 柳元甲抹了眼泪,往下说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你母亲死去的这晚,追骑又到,这次来的是金国四大高手,厉害非常,我一手抱你,单掌应敌。一场苦斗,金国四大高手,二死二伤,我身上也伤了七处,几乎变成了血人。幸好你没有受到伤害,强敌也终于给我击退了。

 “可是我已受了重伤,无力再保护你了,倘若追兵续到,父女俩只怕要同归于尽,我左思右想,也曾想到闯进一个村庄,找个人家,托人抚养。但我浑身浴血,若然闯进人家,势将引起惊恐,那家人家也势必要追查我的来历,他们又岂肯收容一个来历不明的遁逃者的女儿?

 “我思之再三,只有一个听天由命的法子,趁着夜晚,将你放在路旁,希望明早行人路过,发现了你,或者有人会动恻隐之心,将你收留。附近有间破庙,无人看管,我在那里偷了纸笔,匆匆写下你的名字,出生的年月日时,再加上几句哀恳过路的仁人君子将你收留的话,便脱下长衫,把你包裹起来,放在路旁。那时你正在熟睡之中,一点也不知道你狠心的爹爹竟抛弃了你。瑶儿,你怪我么?”

 蓬莱魔女不禁再次哭了出来,说道:“爹爹,你爱护我无微不至,也只有这样,才有希望保全两人的性命,女儿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呢,怎会怪你。”

 柳元甲叹了口气,道:“我当时也是这样想法,但虽然如此,当我将你放下之时,心中那份难过可就不用提啦,简直比利刃剜心还更痛楚!”说着,说着,已是泪流满面,几乎泣不成声。(这次他早已有准备,哭得很是“自然”,不似上次那副急泪的突如其来了。)

 两父女对泣一会儿,这次却是蓬莱魔女掏出手绢,替柳元甲抹去了眼泪,问道:“后来怎样?你如何脱险逃到江南?”柳元甲道:“我将你放在路旁,走了几步,回头看看,又走回来,在那件长衫上撕下一片破布,准备将来留作对证,这才狠起心肠,离开了你。我是金国的钦犯,在那张纸上,不能留下我的名字,父女即使他日重逢,你也不会知道我是你的父亲,唯一的指望,就是靠这破布残笺,作为证物了。唉,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不知你落在谁家?不知今生今世,能不能再见到你,这希望极是渺茫,想是老天怜念我爱女之情,今日竟在无意之中,将你送回来了。”

 蓬莱魔女道:“我也是得老天垂佑,收留我的那家人家,对我爱逾亲生,说来也是凑巧得很,那人像爹爹一样,是身具绝世神功的武林高手,他收了我作徒弟,身兼养父与师父的职责。”柳元甲道:“这人是谁?”

 蓬莱魔女道:“你们同是武林高手,想必彼此知名。他是公孙隐。”柳元甲身躯微微一颤,似是颇感意外,失声道:“哦,是公孙隐!”蓬莱魔女道:“爹爹,你认得我的师父?柳元甲道:“见是未曾见过,但二十年前,他名震大江南北,武林中人奉他为泰山北斗,谁不知晓?那次全国的鞑子皇帝,邀请武林高手,本是以他为首。听说他就是因为逃避征召,弃家远走,从此销声匿迹的。他还活着吗?”蓬莱魔女道:“他老人家虽是年过七旬,但精神健旺,称得起是老当益壮。只是他寡居无伴,晚景却甚凄凉。爹爹,待这场战事过后,稍得太平,女儿想把他老人家请来,与爹爹同住,也好让女儿得以侍奉你们二老,稍尽孝道。爹爹,你说可好?”柳元甲神色似乎有点不大自然,苦笑道:“好虽是好,但不知何日得见太平?这事留待以后再说吧。”蓬莱魔女道:“好,那么爹爹你再续说你的遭遇吧。女儿在师父家中之事,等下再向爹爹详说。”

 柳元甲仿佛有点精神不属,呆了一呆,问道:“我刚才说到哪里?”蓬莱魔女道:“说到你将我放在路旁,独自一人,负伤而走。”

 柳元甲接续说道:“我独自一人,负伤而走,一路上的食宿等等问题,那就简单多了。日间我躲在山洞里,晚上方始赶路,说来也真够运气,以后就没有再碰上追兵。我渐渐养好了伤,终于在一个月之后,偷偷渡过长江,来到江南。唉,想不到一到了本国疆土,又碰上了倒楣的事情。”蓬莱魔女推算了一下时间,说道:“那时还是秦桧这奸贼当权在位吧?”

 柳元甲道:“不错,我来到江南这一年是绍兴十四年。距离岳少保被害,还不过三年,秦桧正得皇上重用,官居宰相,进魏国公。他当年与金兀术勾结,害死岳飞,此事到如今是人人知道的了。但那时我刚从金人统治之下来到江南,对国家大事,懵然无知。怎料得到南宋朝廷,竟是权奸当道、忠良退避的一副乱糟糟的局面。

 “我那时正当盛年,抱着一腔热血,想把我所得的穴道铜人图解,归还大内,这图解虽不齐全,也是尽了我当子民的一点忠心。我还想投军执戟,为国驰驱。于是我到临安府求见府尹,意欲禀报这件秘密,请他转达九重。哪知这府尹是秦桧的奸党,一听说我是从金国逃来,问了我的名字之后,突然就一拍惊堂木,指我是个奸细,叫公差把我锁了起来,当天就打进黑牢去了。”

 蓬莱魔女道:“天下竟有这等狗官!”柳元甲笑道:“不过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他呢。”

 蓬莱魔女说道:“这等既糊涂又无耻的狗官,对爹爹还能有什么好处,要多谢他?”柳元甲笑道:“正是因为这狗官糊涂,只听说我是从金国逃来,意图投效朝廷,就把我拿下来了。要是他一开首先以礼待我,问明我的来意,我一定会把秘密说出来,穴道铜人的图解也会交给他了,我本来就是请他呈报皇上的啊。他这么一来,倒让我保存了我所得的宝物了。岂不是要多谢他么?”蓬莱魔女道:“与其交还皇上,也不过是令这宝物尘封大内之中,倒不如爹爹留下来自用了。”心想:“怪不得爹爹的武功如此高强,原来他得了十三张穴道铜人的图解,又得了陈抟的内功心法──半篇指元篇,经过了二十年的勤修苦练,自是足以称霸武林了。”

 柳元甲接着说道:“我被押进了监牢,这才知道我是犯了当时的流行罪。”蓬莱魔女诧道:“只听说有流行病,还有流行罪么?”柳元甲道:“这流行罪也就是爱国罪的别名,孩子,你初到江南还未懂得。”蓬莱魔女叹了口气,说道:“我懂得了,朝廷畏敌如虎,凡敢倡言保国抗敌者,就会给加上罪名。”柳元甲道:“现在已是好得多了,当时还严重呢。那时秦桧害了岳飞未久,群情愤激,秦桧一意通敌主和,不惜与民为敌,凡有口出怨言,或密谋抗金的都立即逮捕。监狱里关满了人,在我那号监房里就有这样几个犯了爱国罪的太学生(宋代教育制度,在京师设立的最高学府称国子监,在国子监就读的士子称太学生)。我也是进了监狱之后,听得同狱难友谈论,这才知道,像我这样从金国逃回,而又扬言抗金的义民,实是最犯朝廷之忌。”

 两父女相对叹息了一会,柳元甲接着说道:“后来出狱之后,我又知道,原来金国的密使,早已到了临安,将我的名字通知秦桧,请秦桧转饬属下,将我访拿。我这么一来,等于是自行向临安府投到了。那临安府尹,将我打进监牢,本是等待禀报了秦桧之后,第二天就移解给太师府,让秦桧把我当作一件礼物,送回金主的。我在监牢里知道了南宋小朝廷的真相之后,哪里还能忍受,当晚就杀了狱卒,越狱而逃。”

 柳元甲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从此之后,我对国事心灰意冷,索性就做起江湖大盗来了。我逃出金国皇宫之时,曾顺手盗了金宫的一些珍珠宝贝,十余年来,干那黑道的营生也所得不菲,因而在三年前金盆洗手,扩建了这座园林。我虽不敢说富堪敌国,也差可比拟王侯了。哈哈,想不到我有钱有势之后,昔年要缉捕我的官府中人,如今是唯恐巴结我都巴结不到了。当然也更没有谁敢追问我的来历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是得意的自豪,也是愤慨的发泄。蓬莱魔女呆了一呆,忽道:“爹爹,你有钱有势,官府中人固然是都来巴结你了,但老百姓对你却是怨声载道呢!”柳元甲笑声一收,眉头略皱,道:“你路上听到了什么?”蓬莱魔女道:“他们说你的手下几百家丁,个个如狼似虎,欺压小民。”柳元甲道:“哦,有这等事?也许是我一时失察,驭下不严,有那么几个奴才,借我的名头招摇,恃势凌人,也说不定。以后我严加整肃,也就是了。你还听到什么?”蓬莱魔女道:“这周围百里之内的田地、当铺都是你的,你的总管说一句话就是圣旨一般。”柳元甲问道:“这又怎么了?”蓬莱魔女道:“你收取贵租,盘剥重利,小百姓是苦不堪言。这些事情,爹爹难道也不知道,听从手下胡为,向来不管的么?”柳元甲甚是尴尬,打了个哈哈,说道:“瑶儿,你要知道,我是做了十几年强盗头子的,我的手下弟兄不少,金盆洗手之后,靠我食饮的少说也有千人。我虽然也颇积有赀财,但我既严禁他们再去抢劫,长此下去,也不难坐吃山空。我薄置田产,经营典当,那也无非是为维持生计,出于无奈的啊!”蓬莱魔女道:“爹爹要顾手下兄弟,也得要顾小民生计,否则岂不是有背侠义之道,反而变成恶霸了?”柳元甲更是尴尬,只好用笑声掩饰窘态,哈哈笑道:“爹爹纵是不材,也不至于做个恶霸。但既有此等弊端,我也须当加以改善。田产典押都是有人专职经管的,明日我亲去查账,若有不当之处,自当改订则例,务求当赎公平,田租合理,那也就是了。哈哈,怪不得你今晚闯进千柳庄来,敢情是听了这些怨言,要为民除害来了?你爹爹还不至于像你想象那样的凶横霸道呢。”蓬莱魔女道:“爹爹力抗金虏,金宫盗宝,杀敌锄奸,不愧是个英雄豪杰,女儿佩服得紧。只求爹爹在大节无亏之外,也能顾全小节,那就是个完人了。”柳元甲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渐入老境,精神不济,行事乖谬之处,想来也是难免的。你来得正好,有见得到的地方,可以随时提醒我。”

 蓬莱魔女道:“爹爹,请恕女儿冒昧,要问爹爹一桩事情,这可是与大节有关的了。”柳元甲皱眉道:“哦,是与大节有关的?你又听到了什么了?”蓬莱魔女道:“这不是听来的,是女儿昨晚亲眼见到的。爹爹,你为什么款待那个金国国师金超岳做你的首席贵宾?”

 柳元甲说道:“他当真是金国的国师么?笑傲乾坤华谷涵与我作对,焉知道不是他的谎言?”蓬莱魔女道:“不,我知道得清清楚楚,这祁连老怪确实是金国国师。”

 柳元甲怔了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蓬莱魔女道:“我还曾和他交过手来。他杀了山东义军首领褚大海,又要杀中原四霸天中素有侠名的西岐凤,被我撞上,我对他的身份来历,已是查得清清楚楚。”当下将那日撞见金超岳的情形,约略说了一些,但却瞒过了武林天骄以箫声助她之事。蓬莱魔女之所以瞒住此事,倒不是为了面子,而是为了武林天骄也是金人,而且还是金国的贵族。说将出来,免不了要大费唇舌,解释一番。她正急于要盘问父亲与金超岳的关系,自是暂时不要涉及武林天骄为宜。

 柳元甲倒有点怀疑,道:“你能是那祁连老怪的对手吗?”蓬莱魔女淡淡说道:“这老怪的阴阳二气虽然厉害,也未见得就胜得过女儿。那时他是在大战东海龙与西岐凤之后。”她所说的也是实情,以她的本领确是勉强可以和金超岳打成平手。柳元甲一想,金超岳在大战东海龙、西岐凤之后,给蓬莱魔女打败也有可能,同时他心里也有一些顾忌,便不再盘问下去了。其实蓬莱魔女之所以知道金超岳的身份来历,都是武林天骄告诉她的。倘若柳元甲锲而不舍地追问下去,问她何以得知,蓬莱魔女就要难以回答了。

 柳元甲沉吟说道:“这么说来,笑傲乾坤之言是真,金超岳果然是国师的身份了。”蓬莱魔女道:“当然是真,怎会有假!”柳元甲道:“以金超岳过去在金国的地位与所具的本领,他不出山则已,一出山自必要给金主重用,不是国师,也是高官,这一层我其实也是早已想到的了。”说到此处,已是不由他不转了口风。

 蓬莱魔女道:“爹爹既知他不是一个普通的金国武师,何以还以首席贵宾之礼款待?”柳元甲忽又哈哈笑道:“瑶儿,听说你已是北五省的绿林盟主,也应该有点识见了。一个人行事,岂能只是有勇无谋?”蓬莱魔女道:“哦,莫非爹爹在这件事也是另有用心?”柳元甲哈哈笑道:“不错,我正是因为他不是金国的普通人物,才特别款待他的。你想,以他这样的人物,潜入江南,当然定有图谋!我要杀他容易,但杀了他却从何探听他的秘密?故而我必须先以礼相待,待探听到了他的秘密之后,那时杀他不迟。不料给笑傲乾坤来了这么一闹,却使我的打算全都落空了。”蓬莱魔女大吃了一惊,问道:“这老贼已经不在千柳庄了么?”柳元甲说道:“你想,他若果真是金国国师身份,被人揭露之后,还敢再在此地停留么?当然早已跑了!”蓬莱魔女大是失望,连声说道:“可惜,可惜!”

 柳元甲道:“现在该说到你的事了,你此来江南,又是为何?”

 蓬莱魔女略一迟疑,说道:“我师父自从将我收养之后,即到处托人查访,想知道爹爹是谁,住在何方,因何缘故,抛弃骨肉。我懂了人事之后,也在明查暗访,渴欲知道自己的生身之谜。长江以北,打听不出,是以来到江南。”柳元甲说道:“哦,原来你是来找寻我的,这些年来,我也找得你好苦!”两父女又不禁相对默然。

 蓬莱魔女暗叫一声“惭愧”,心想:“爹爹,不是我有心瞒你,实在是我也给你们弄得糊涂了。不知你们何故互相仇恨?更不知他为了何故,叫我不可相信你的说话?”要知蓬莱魔女此来江南,原是要找寻华谷涵的,由于华谷涵送她那只金盒,她也一直以为在这世上只有华谷涵一人知道她的生身秘密,是以要向华谷涵探问。哪知尚未有机会与华谷涵交谈,她已是父女重逢了,柳元甲说得铁证如山,不由她不相信柳元甲是她父亲,因而对华谷涵那一句话也就不由得疑心大起。她一想到父亲与华谷涵既是互相仇视,因而也就不想再提她本来是要找华谷涵探询身世之事了。

 柳元甲道:“除了找我之外,也还有别的事吧?”蓬莱魔女又是略一迟疑,心想:“爹爹是抗金义士,说也无妨,何况早已有华谷涵与辛弃疾先后来到江南报讯,金兵即将南侵之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当下便依实说了出来,告诉柳元甲她是想到临安去见辛弃疾,与辛弃疾商量,如何与南宋的官军配合,阻挠金国南侵。

 柳元甲喜道:“瑶儿,你真不愧是我的女儿!这也真是武林佳话,咱们父女都是绿林盟主,又正是志同道合之人!”蓬莱魔女道:“那么金虏若是南侵,爹爹你也要率江南豪杰,起而抗敌了?”柳元甲哈哈笑道:“这个当然。我虽然金盆洗手,也不能坐视胡马渡江,若到其时,说不得我也只好自毁闭门封刀之誓了。”

 柳元甲歇了一歇,又道:“北五省的绿林是否都听你的号令?”蓬莱魔女道:“十之七八,女儿可以指挥得动。”柳元甲道:“你离开山寨之后,谁人代你之位?”蓬莱魔女道:“是一个心腹侍女,她为人精明干练,可以放得下心。”

 柳元甲摇头说道:“阻止金人南侵,这是一件何等重要的大事,你让一个侍女替你代行盟主职权,这如何教人放心得下?你离开之前,可曾有了周密的安排么?让爹爹与你参酌参酌。”蓬莱魔女心道:“爹爹你也忒轻视我了,我岂能没有妥善的安排?”正要说出,不知怎的,陡然间想起了华谷涵来,华谷涵的影子出现在她的面前,似乎是在向她说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叮嘱,轻信这老贼之言?”

 蓬莱魔女心头一凛,暗自寻思道:“华谷涵也许是胡乱猜疑,有所误会,但我总还是以小心为妙。这些秘密的安排,也没必要让我爹爹知道。”于是改口说道:“风云变化,难以预测,事先实是难作安排。我那侍女,精明干练,我已由她便宜行事,随机应变。”

 柳元甲摇了摇头,说道:“唉,你真是少不更事。你那侍女纵然怎样精明干练,也不过是个侍女,能有多大见识?她的武功威望更谈不上,又如何能够服众?这必须想个补救的法子才好。”

 蓬莱魔女只得问道:“爹爹有何高见?”柳元甲道:“和金兵作战,非同小可,不能全靠血气之勇,也不能凭藉乌合之众,必须有老成持重,善于用兵的人材。”蓬莱魔女说道:“这样的人材,一时难找。只好让他们一面打仗,在打仗中慢慢学会用兵吧。”

 柳元甲笑道:“这就更是小孩子的说话了,金虏以倾国之兵南侵,还等得你慢慢学吗?我倒有个补救法子,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蓬莱魔女喜道:“爹爹既有妙策,何不早说?”

 柳元甲说道:“打仗最紧要的是人。我的大弟子宫昭文是将门之后,熟读兵书,他以往做我的助手,战无不胜,确是一个人材。我还有六个弟子,武功智计也颇不弱。我的意思是叫我的大弟子宫昭文率领同门潜往江北,助你们抗击金兵。你写一封亲笔书信,给宫昭文带去,让你那位代摄盟主的侍女听令于他,到时由他主持军事,调度北五省听你号令的各路义军,共襄大事,你看可好?”

 蓬莱魔女心道:“合力抗金,自是多多益善。但若所托非人,祸害也是不少。我爹爹虽然要力推荐那位大师兄,但我并未深知其人,却是不敢放心。但若严辞拒绝,又恐辜负了爹爹的一番好意。”心乱如麻,转了好几次念头,最后说道:“爹爹愿意遣人相助,那是最好不过。孩儿现下精神困顿,诚恐思虑不周,待到明日,我再修书如何?”柳元甲听她已然答允,也就不便太过催迫,于是道:“你昨晚折腾了一晚,也是太过累了。你就好好歇歇吧,明日修书,也还不迟。你可以想得周全一些,有什么要吩附你那侍女的,都写上去。好,就这样吧,我明早再来看你。”

 柳元甲走后,蓬莱魔女静了下来,独自凝思,渐渐又多了几分疑心。第一件就是那祁连老怪金超岳的事情,蓬莱魔女心想道:“爹爹说是想探听他的秘密图谋,故而以贵宾之礼相待。这话也说得通。可是当时的情景,爹爹却是全力在庇护他,显得和他十分亲近,难道这也为了掩人耳目?”

 第二件是华谷涵和那金盒,这也是令蓬莱魔女百思莫得其解的事情。据柳元甲所言,那金盒乃是他的东西,内中珍藏着那片沾有血渍的破衣和写着她生辰八字的黄笺,正是留作父女相认的证物的。蓬莱魔女不禁心里想道:“我爹爹从前并不认识华谷涵,昨晚华谷涵到来的时候,还是那铁笔书生说出他的名字,我爹爹方知他是何人。然则华谷涵又从何得知我爹爹藏有这个金盒?再说华谷涵与我爹爹的武功不相上下,他又焉能穿堂入室,予取予携,将爹爹所珍藏的金盒,如此轻易地盗去?”再又想道:“我爹爹行同恶霸,华谷涵昨晚闯到千柳庄来,或许也是像我最初一样,未曾深切明白我爹爹的为人,未曾知道他过去的经历,以致有这场误会?但他又何以两次传音,叫我不可相信爹爹的说话?依此看来,他又似乎并非只把我爹爹当作一个寻常的恶霸?”

 蓬莱魔女正在苦思难解,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分,有个丫头端了饭菜进来,说道:“小姐午睡过了?”蓬莱魔女道:“我一直未曾歇息。”那丫头道:“老爷有点事,请小姐一人用饭。”饭菜倒很丰盛,只是蓬莱魔女有事于心,胡乱吃了一顿,却是食而不知其味。

 那丫头收拾了碗碟之后,又拿来了文房四宝,说道:“老爷说小姐等下要写一封信,叫我拿纸笔给你,墨也磨好了。老爷说请小姐早些安歇,养好精神,好写这一封信。”蓬莱魔女说道:“我知道了,多谢你服侍周到。我可真有点渴睡了。”那丫头将文房四宝摆在书桌上,又燃起了一炉安息香,这才向蓬莱魔女告退。

 蓬莱魔女关上房门,看了看那铺好的纸,磨好的墨,不禁又是思如潮涌。她刚才答应写这封信,其实乃是缓兵之计,有意拖延,好腾出时间冷静思索,如今却已是越想越觉可疑。

 蓬莱魔女心中想道:“爹爹好像十分重视我这封信。本来他要派人去协助玳瑁,那也是一番好意。但却又为甚要我把大权交给那个什么宫师兄?我又怎放心把北五省的义军交给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调度?咦,我爹爹极力主张我写这一封信,要作如此安排,莫非、莫非是另有用心。”

 蓬莱魔女想至此处,不由得瞿然一惊,冷汗沁沁而出,登时睡意全消。心中只是想道:“我爹爹是抗金义士,他、他大约不会是骗我上当的吧?”但她这么想了,也正是她对这意外相逢的爹爹,已是隐隐起了疑心。蓬莱魔女独自凝思,不觉已是二更时分了,月光透过纱窗,蓬莱魔女倚窗遥望,神思恍惚,心乱如麻。

 神思恍惚中,华谷涵的声音又似在她耳边叮嘱道:“不论这老贼说些什么,你都不要相信!”蓬莱魔女翟然一惊,蓦地想道:“不对,这里面定然有些不对,却不知是谁错了?我一定要找着华谷涵,当面向他问个明白。他是知道我生身秘密的唯一一个人!”像过往的习惯一样,蓬莱魔女一想起笑傲乾坤,跟着就会想到武林天骄,这次也不例外,笑傲乾坤的影子从她眼前晃过,武林天骄的影子立即就从她的心头泛起。

 蓬莱魔女再次想道:“不对,知道我生身之谜的,也不见得就只是笑傲乾坤一人。”她想起师嫂桑白虹临终那一句没有说得完全的话,第一个告诉她,她父亲还活在人间的消息的是她师嫂,她师嫂是怎么知道的?知道了多少关于她父亲的事情?蓬莱魔女已是无法再问她的师嫂了。可是她的师嫂也是武林天骄的师姐,是那一次武林天骄将她救走之后,她在武林天骄那里养好了伤,再回到家中,第二次受到丈夫暗算,在毙命之际,才向蓬莱魔女吐露出这个秘密的。可以推想得到,她父亲在生的消息,多半是她师嫂从武林天骄那里听来!

 蓬莱魔女心里想道:“若是我推想不错,这世上就最少有两个人,知道我的身世之谜,一个是笑傲乾坤,一个是武林天骄。唉,只是笑傲乾坤已经难找,武林天骄远在长江以北,他又是金国的贝子,那就更是难有机会见面了。”本来柳元甲说得出蓬莱魔女的生辰八字,又说得出那片沾有血渍的破布的秘密,蓬莱魔女已是无可置疑。但她想起了父女相见之后的种种可疑之点,即使她仍相信柳元甲是她父亲,但对柳元甲的其他话,已是不能完全相信,这时她心中盘桓着两个疑问:“究竟柳庄主是不是我的父亲?究竟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他说的他那一段过去的经历,是真的还是假的?”蓬莱魔女心想:“要打破这两个闷葫芦,恐怕只有去问笑傲乾坤或是武林天骄了。”

 蓬莱魔女正自神思恍惚,心如乱麻,忽听得一缕箫声,若断若续,飘入她的耳中,她凝神静听,蓦地跳了起来,叫道:“奇怪,武林天骄怎么到这里来了?”她最初还以为是自己心有所思,致生幻觉,但如今已是听得分明,确实是武林天骄的箫声!

 蓬莱魔女精神陡振,取了拂尘佩剑,立即推开窗子,跳了出去,循着箫声,追踪觅迹。到了园中,忽听得轰隆一声,接着是她父亲的声音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因何三更半夜到我千柳庄来?”

 蓬莱魔女远远望去,只见一棵柳树之下,站着两人,不但有武林天骄,还有一个手持长笛的女子!正是:

 疑云心上起,又闻玉笛暗飞声。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全部章节(共120章)
下一章

投诉建议

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